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小别情郎
    赵海若一声娇呼,猛地长身跃起,向黄羽翔扑去。修长的身影带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轻盈地落到了黄羽翔的身边。她双手张开,猛地将黄羽翔一把抱住,笑道:“臭小子,就知道你的命比蟑螂还长,绝对死不了!”

    周围旁观的魔教教徒见状,都是拍手怪叫起来,脸上个个都是喜气洋洋。这里的民风纯厚,又远离中原正统的教条束缚,青年男女便是在公众场合搂搂抱抱,也是无人会引以为怪。这赵海若虽然将忘云峰上大大小小的人差不多都戏耍了一通,但每一个人都对这个天真纯善的小姑娘颇有好感,眼见她脸上散发着出自内心的喜悦,人人都为她芳心找到了归宿而高兴。

    回过头来向众人扫了一眼,赵海若嘟着小嘴道:“臭小子,他们高兴个啥,又没拣到什么宝!倒是我,终于还是把你给拣到了!臭小子,你到底是不是躲在这山洞里啊?”见黄羽翔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黄羽翔轻笑一下,凑到她的耳边道:“小丫头,想知道的话,就嫁给我啊!这件事情,我只能说给我的媳妇听!”抬起头来,扬声道:“各位大哥大叔大伯,谢谢各位不辞辛苦,为了营救我们几个而忙活了好几天,我们三人感谢不尽!”

    说着,与单钰莹、任雨情齐齐行礼,向周围诸人致谢。眼前的这股力量他将来可要用在沙场之中,总不能在他们的心中留下自己傲慢无礼的映象。

    一众教徒见他居然能收服顽皮好动的赵海若,个个都是对他大为敬仰,纷纷道:“黄公子客气了,你今后便是我们圣教的护教法王了!对教内的兄弟加以援手,原是义不容辞的!”

    “你臭美什么,哪个要知道了!再说了,你要道谢的话,也是该冲着我来啊,要不是我去搬救兵,他们哪会在这里!”赵海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向单钰莹道,“单姐姐,你告诉我好不好?”

    单钰莹向黄羽翔看一眼,笑道:“我、我……你还是去问小贼吧,我答应一切都听他的!”

    赵海若的小嘴嘟得越来越高了,气乎乎地转到了任雨情的身边,道:“任姐姐,你应该没有被这小子给骗到吧?你告诉我,好不好?”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雨情现在也是我的亲亲好宝贝,她也不会理你的!”

    “黄兄!”一句黄兄顿时将黄羽翔打回了原形,任雨情早就恢复了冷冷清清的样子,道,“你用诡计欺骗雨情,还枉想雨情答应你什么吗?”

    黄羽翔大急,道:“连天地都拜了,我们可是确确实实、真真正正、童叟无欺的夫妻,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任雨情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还不是黄兄一手策划的!再说了,既无媒妁之言,又无家长作证,这怎能做数!”见赵海若脸上的不耐烦之色越来越是浓重,便对她道,“海若,这山洞内原有一条暗河,入口之处极小,若不仔细观察的话,是很难发现的!我们三人在河内潜了也不知道多久,出来的时候,却是在对面的山脚处!看到这里火光冲天的样子,便想过来看看情况,谁知就看到你们了!”

    “怪不得你们的衣服那么脏,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赵海若已是用双手将鼻子捂了起来,道,“唔,好难闻!”

    魔门五大长老原是说好轮流督工,今次正好轮到楚心月。她见三人已是脱困,便道:“圣教弟子听令,既然继任教主已是平安无事,大家便返回圣教,三日之后,便为继任教主举行继位仪式!”

    魔教教徒都是齐声欢呼,向单钰莹一一恭敬行礼后,纷纷返转魔教。

    见众人都是走得差不多了,楚心月向任雨情扫了一眼,道:“单师侄,不知这次百年约战,到底谁胜谁负?”

    “平手!”对于这个师叔,单钰莹可没有丝毫的好感,只是冷冷淡淡地回答她。

    楚心月却是毫不为杵,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妩媚,暗道:既是平手之局,那问剑心阁便再也不能干涉圣门之事,一统江湖的日子终于还是要来了!

    “楚前辈,不知道雅婷好些了没有?”黄羽翔忍不住问道,“你和海若都跑到这里来了,可还有人照顾她吗?”

    楚心月突然格格一笑,空气中顿时扬溢着让人心乱情迷的气息,目光流盼,风情万种的味道顿时齐涌而出,让人觉得,她哪是年过五旬的老妇人,分明是春闺怨妇,正等着夜不归宿的丈夫,期待着良人的恩宠。

    “雅婷乃是我的徒弟,自然不乏人照顾!眼下只将她双手的经脉接驳上了,过几天才是双足,最后才是胸腑。之所以这样,是不想让她早些醒来,发现自己如废人一般,精神颓废,反倒影响了疗伤!”

    黄羽翔点点头,对她的媚态视若无睹。她虽然看似三十来岁,但黄羽翔已然知道她大概的年纪,哪里还起得了兴趣。他的“抱朴长生功”经过蜕变之后,更是霸道王气,楚心月哪能盅惑得了他。

    眼前这个年轻人真是让自己猜不透!楚心月知道单钰莹大大咧咧,不是那种热衷权势之人,接任教主之位后,真正主事的,定然是黄羽翔无疑!若是能将黄羽翔控制在自己手里,那等于将圣教的大权握在了手中!想到于雅婷的功力出现了如此突飞猛进,自是从黄羽翔的身上得到了好处,凭着她远超于雅婷的九媚,难道徒弟都能得手的猎物,她这个做师父的反而不行!

    还道黄羽翔顾着身边三女,强自忍了下去,楚心月暗自佩服他的定力,微微一笑,道:“各位,你们的衣服也该换换了,跟我回圣教吧!”衣袖摆摆,已是如飞般向后跃去。反正来日方长,等个无人的时间,再将黄羽翔给“吃”了,若是自己也能像于雅婷一般得到如此深厚的内力,虽然不能说力敌三大宗师,但在魔门之内,恐怕再无对手了!

    到时候大权在握,又得修成魔功,环顾天下,还有余子可以相抗吗?忍不住发出一连串得意的笑声,从远远的地方传到四人的耳中。

    任雨情嘴角轻勾,道:“黄兄,你要小心此人!她的‘天魔魅心’*已是修到了九媚的境界,端得厉害无比!”

    她却不知,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在没有蜕变之前,便已经能够抵御一切媚功。现在的他,端得是百“媚”不侵!

    黄羽翔忙道:“雨情,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性就是这般,就是再怎么小心,也是无用!还是你留在我身边吧,只要你用‘大悲明王咒’一叫,我就会立刻清醒过来!再说了,这把傲天剑你不是说它有魔性吗,若是没有你在身边,我变成了嗜血恶魔,这一切可都是你的错了!”

    任雨情自然知道他只是借辞要自己留在他身边而已,凭着此人的软磨硬泡,自己说不定要重走上其母的旧路,失身于此人也大有可能,虽然心中颇为意动,仍道:“黄兄若是真得意志如此薄弱,我倒可以将这‘大悲明王咒’教给单妹妹,反正她总在你的身边,也是一样的!”

    “雨情,莹儿太笨了,学不来的,还是你比较好!你反正也没事干,又已经嫁给我了,自然要留在我的身边!”腰间一痛,已是遭了单钰莹的“毒手”,黄羽翔呲牙咧嘴,“雨情,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想到若是能在床上看到她与张梦心这对绝色姊妹并蒂花开,与自己颠凤倒鸾,那将是何等的美事!

    任雨情摇了摇头,道:“黄兄,雨情原以为会死在洞中,这才会同意嫁给黄兄!既然脱困,雨情自然要回到问剑心阁,面壁思过,洗清自己犯下的情孽!”

    “任姐姐,我们这几日不是过得很开心吗?”想到在地下河中求生的情景,单钰莹不禁大是缅怀,“你不要走了,留下来和我们一起住吧!”

    “你觉得感情可以洗得清吗?”黄羽翔沉声道,言语之中带着强大的征服感,“我早就说了,你不能像水玲珑一般逃避!你还没有你母亲勇敢,至少她认识到自己的真爱,虽然一年只有短短的一天,但也勇敢地走了出去!”

    这小子便是对付强敌的时候,也没见他拿出这种慑人心神的威势!看来他对任雨情果然是势在必得,将她看作是超级强大的对手一般。

    任雨情微微一怔,道:“黄兄,雨情的心意确实已经向你明明白白的敞开了!但雨情绝不能原谅你对我的欺骗,你可以骗我一次,当然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雨情纵使要嫁人,也绝不会嫁给一个对自己妻子都不忠诚的人!”

    “雨情!”黄羽翔厉声道,“你到现在还在欺骗自己、欺骗我吗!难道我是瞎的吗,难道我看不出你眼中的深情吗?你到底是怎么了,闭上眼睛,让你的情感来说话,说出自己真实的感情!”

    “任姐姐!”单钰莹走到任雨情的身边,将她抱住,道,“小贼虽然也算欺骗了咱们,但我们不是更开心吗?有时候,忠诚是需要看情况的,像那次的话,幸福远远要比忠诚来得重要!”

    任雨情的脸上现出软弱之色,无力地倒在单钰莹的怀中,轻声道:“羽郎,你道雨情不想同你在一起吗?可是、可是本门的长老已将你视为最最影响本门发展的人!若是雨情再和你待在一起的话,就是为你惹来杀生之祸!更何况说还要嫁给你,便是爹爹和娘亲也保不了你的!”

    看她的样子绝不是危言悚听,看来问剑心阁的那帮老姑婆的实力确实还在魔门之上,不然的话,凭着魔门的野心勃勃,也不会甘心隐伏百年之久!这些老姑婆不像魔门之人一般充满权力欲望,她们大多都是感情失意之人,一门心思地都是借练武来排除内心的寂寞,只要天资好一些的,都是可以成为强横无比的高手!黄羽翔大感棘手,道:“雨情,你们问剑心阁到底有多少人马?”

    任雨情向他投下深深地一瞥,道:“本门共有长老二十三位,寻常弟子约七十个,其中也不乏修为达到长老级的高手!长老之中,有四人的武功仅比娘亲稍逊一筹!羽郎啊,你是绝对不会有胜望的!还是尽早忘了雨情吧!反正你已经有妹妹她们相伴了,便是少我一人,也绝不会有什么的!可是你只有一个,若是你出了点事,你叫妹妹她们怎么办?”

    “你好傻!”黄羽翔将她从单钰莹的怀中拉了出来,紧地搂着着她瑟瑟发抖的娇躯,道,“这样子你岂不是太可怜了!雨情,我对你们几人都是殊无二致的,若是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问剑心阁,而我却远远地躲在天边的一个角落,只能想像着你凄楚的样子,你又叫我如何才能安得下心来!”

    赵海若眨巴着大眼睛看了良久,小声地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任雨情原是颇为凄苦,听她问来,不禁噗哧一笑,道:“你这个小鬼头,听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赵海若摊摊手,道:“又没有人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小丫头,这些事你又不懂,待在一边去,等吃饭的时候再叫你!”黄羽翔硬生生地将赵海若推到了单钰莹的怀中。

    好不容易才将气氛搞得有些情调,却被这丫头一番打扰,将一切都给打乱了。黄羽翔还不忘瞪了她一眼,意思是警告她,若是再胡说八道的话,自己可要不客气了。

    赵海若哪会怕她,若不是被单钰莹抱着,恐怕便要大发一阵娇嗔。她喃喃道:“臭小子,不识好歹,人家好心关心你,却是如此不领情!哼,早知道,就让你闷死在山洞里,鬼才来救你呢!”言语之间,已是将黄羽翔三人脱困的大恩算到了自己的头上。

    黄羽翔将任雨情紧紧地抱了一阵后,突然放手松开,坚定地道:“你先回问剑心阁吧,现在我还斗不过你们的那些长老,但总有一天,我会踏上问剑心阁,让你母亲亲口答应将你许配给我!”

    任雨情神色一紧,道:“羽郎,你可千万不要干傻事!你要知道,单妹妹她们都需要你!其实,有妹妹在你的身边,你完全可以忘了我!”

    “什么叫做傻事,我现在已经知道什么叫做静等时机了!若是有朝一日我踏上问剑心阁的话,必然是有必胜的把握!雨情,你放心地回去吧,只需每天都想着我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你一概不用管!”黄羽翔的目光中闪动着强大的自信,看得任雨情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小贼唬起人来还是有板有眼的!”单钰莹喃喃道,“以后可要留神,可不能被这家伙的这种眼神给骗了!”

    任雨情想了一阵,道:“羽郎,莫不这样吧,我也像娘一样,每年都出来见你一次!其实本门的长老都知道事情的始末,只不过都没有点破而已!想来她们也会默许我们这样的!”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我可舍不得一年只能见你一次,我要天天都握着你的手,踏遍这片美丽的山河!”他双手轻拍,道,“对了,照这么说,这场赌约看来是我赢了雷冬邪,嘿嘿,叫他做什么好呢?哎哟,楚楚的丫环小绿还在他的手里,等把她要回来!”

    任雨情向他白了一眼,道:“难道雨情的情意就这么不值钱,让你随便用来与人交换?”

    黄羽翔连忙道:“我已经答应过楚楚了,一定会将小绿给她带回去!不过,这里是魔教的地头,难道我能把剑架在雷冬邪的脖子上,逼着他交人吗?”看了单钰莹一眼,笑道,“不过,等莹儿做了教主之后,倒是可以下这么一道教旨,呵呵!不过,这样就显得我太没本事,在楚楚面前也太没面子了!”

    “好了,雨情也懒得管你!”任雨情替他整整衣容,细心就像一个小娘子,道,“以后你要万事小心,对人都要留个心眼!傲天剑少用为妙,万一真个着了魔相,记得在心中细想大家对你的情意,用这份情感觉来驱逐心中的魔气!”

    黄羽翔抓住她的双手,以唇边轻轻一吻,道:“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地回去吧,还有,别忘了告诉我问剑心阁在哪里!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来的!非有十足的把握,我是绝对不冒险的,家里这么多的娇妻,我怎么舍得扔下她们,而丢了自己的小命呢!”

    任雨情轻轻一笑,道:“你呀,就是没有一个正经的时候!”她仿佛知道黄羽翔必不可能从问剑心阁强大的力量中将她解救出去,是以即使在单、赵两女面前,也表现将极尽温柔深情。

    经过黄羽翔再三探听,任雨情终是将问剑心阁的所在告诉了黄羽翔。

    “羽郎,若不是有十成的把握,你可千万不要到这里来!本门自经过肖无月之事后,对前来闯派的人极为无情!你、你……一切好自为之吧!”任雨情向他再看一眼,看得无比得深情凝重,似是要将他的样子完全刻在脑海中,这才转过身体,向山下走去,“雨情走了!”

    依旧是一片白影飘逸,与她来得时候一般的美丽醉人,但黄羽翔却感觉到了几分沉重的味道。

    轻轻叹了口气,黄羽翔转头向单、赵两女道:“好了,我们也回去吧!”

    “卡卡卡”,两女都将指骨捏得一阵乱响,赵海若道:“臭小子,竟敢把我推推搡搡,你将我当成什么了?”

    单钰莹更是眼露凶光,道:“小贼,你当我们两个是死人啊!尽顾着和人家卿卿我我,难道不知道我们听着会有多难受吗?”

    见两女都似有大发雌威的迹象,黄羽翔赶忙将左右手伸出,将两女都圈在怀中,一人一个热吻送了过去,道:“此番与雨情一别之后,我尚有好些事要做,短时间内没有机会到问剑心阁去!当然要将一切都交待清楚,好了,你们就用不吃干醋了!”

    单钰莹将眉毛一挑,长长的睫毛一阵轻晃,道:“哪个同你吃醋了!呸,谁稀罕你啊!”

    赵海若却是用力将他推开,道:“臭小子还真不是白叫的!唔,真得好臭!”

    黄羽翔哈哈大笑,正欲转僧际,却见小白也缓步踱了上来,他得脱困境,自是见着了什么故物都很高兴,搂着两女迎了过去,道:“小白,好几天不见,不知道你有没有在这里找到几头母马?我可比你强多了,你又要多个女主人了!”

    猛然之间,只觉左右双肋都是一阵大痛,低头看去,却见单钰莹对他怒瞪一眼,道:“小贼,我们也是母马吗?”

    小白欢嘶一声,将大脑袋凑了上来,一条血红的舌头已是向他的脸上舔去。

    黄羽翔正欲躲闪之际,却见小白猛然收回了舌头,连连后退了几步,对着他一个劲地打喷嚏,模样儿可笑至极。

    黄羽翔捏起衣服的一角,放在鼻子底下轻轻闻了一下,道:“真得有那么难闻吗?”

    说说笑笑间,三人也向魔教赶回。行到一半,天色便黑,三人找了个地方歇下。黄羽翔暗叫倒霉,他们所带的干粮早已用罄,已然饿了两天,刚才魔教之人一哄而回,却是没有半个人给他们留点干粮腊味。赵海若这个小丫头自是不能指望的。无奈之际,黄羽翔只得忍着肚饿,自己出去打了两只雪鸡来。

    不过,他对雪山又不熟悉,为了这两只雪鸡,花了几有一个时辰。好不容易才将雪鸡烤熟,却被单钰莹与赵海若一人一只,先将四只鸡腿给撕了去,看得他欲哭无泪。

    可怜他啃着两块鸡脯,吃了半天,肚子还是咕咕地直叫。只好强行闭目睡觉,到了第二天清晨,复又赶路,在中午的时候终于赶回了魔教。赵海若本是个贪吃鬼,早上饿了一顿之后,自是食欲大增,三人头一桩事便是到伙房大吃了一顿。

    看着三人狼吞虎咽的样子,围在一边的教众都是暗暗心惊,想道:果然高人自有高人的样子,不愧是继任教主之人,连吃饭也是比常人来得霸气,非是他们几个所能望其项背。

    待洗去一身的污迹臭味后,黄羽翔先是去看一下于雅婷,见她仍是昏睡如旧,陪着她说了阵话,这才休息下来。

    被困山洞的两天内,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后来下到暗河之中,却是少有换气的空间,最长的一段路,竟是一口气潜了两个时辰,若不是黄羽翔拉着两女,恐怕她们都绝对没有余力游到下一个换气的地方。在地下河的这两天游行,实是耗折了他们所有的精力。

    他这一睡之下竟是花去了两天的时间,等到第三天赵海若蹦蹦跳跳地来叫他的时候,却是单钰莹继任教主的大典即将举行。

    他出得门来,却见整个石头堡都是处在一片欢乐之中,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表情。毕竟堂堂天魔圣教已经二十年没有教主了!龙身再大,若是无头的话,终究是个死物。如今盼来了新任教主,当可以扬眉吐气,一统武林!

    典礼搞得非常的隆重,显然魔教的人花了很大的功夫。但黄羽翔此人却是对这一切极不感兴趣,若不是尚有穿着花衣,在翩翩起舞的魔教美女对他轻吟浅笑,早让他不顾一切跑回去了。

    虽然这些美女看向他的目光都火辣辣的,带着强烈的挑逗感,奈何身边还挂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大小姐,实是无暇“宠幸”这些热情的少女艳妇!黄羽翔连连暗悔,心道以后无论如何,再也不能将赵海若带在身边了!

    一场庆典举行了大半天,待到单钰莹在历代教主的牌位前跪下,接过象征教主标志的七道彩色玉符时,整个魔教都是大声欢呼起来,持续了几有一柱香的时间。

    事后黄羽翔才知道,因为原先的掌教令符太过冰冷,是以一直用这七道彩色玉符充当令符,如今掌教令符碎成了一片,这七道彩色令符也顺理成章地升级了。

    因为于雅婷的伤仍需千年玄玉,赵海若又一心思归,到了单钰莹接任教主后的第三日,黄羽翔便同两女,带着俘虏赤莲香,以及从雷冬邪那里要回来的小绿姑娘,一同向苏州进发。

    有这么多的女人凑在一起,黄羽翔的耳边当然整天都是不得安宁。赤莲香虽然身为俘虏,但与赵海若相处几天后,也为她的天真纯善感动,虽然当着黄羽翔的面仍是不敢说话,但一旦见他背转过身子的时候,说得话却是比谁都多。

    一路吵吵闹闹,行程极慢,七天之后,才出了昆仑之境,进入了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