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百年好合
    “我就知道!”黄羽翔一拍大腿,道,“早就看到岳父与魏前辈眉来眼去的,其中果然有鬼!”联想到以前任雨情初见张梦心的时候,脸色就怪怪的,而两女都是长得绝美无匹,因为一个娇艳,一个冷清,都是美到了极点,反倒没有注意到两女容貌中相似的地方!

    单钰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臭小贼,就是对这种事特别敏感!你怎么没有发现有人埋炸药要害我们!而且那个鞑子前些日子已经用过这种诡计了,你为什么就没有发觉呢?”

    黄羽翔在她的腰上轻轻捏了一记,道:“好莹儿,你敢顶撞你的夫君吗?”

    任雨情轻轻一叹,悠悠道:“其实娘很可怜的!就是因为门规的限制,不能与爹爹长相厮守!娘当初认识爹的时候,爹爹还没有成亲,那时爹爹正要去挑战当年的天下第一人王天明,而娘知道王天明正是魔门的门主,知道爹爹还敌不过他,于是便想去阻止爹爹!但爹爹的脾气太过犟强,哪肯听从娘的话,结果还是去了!”

    黄羽翔接口道:“谁知王天明与修赖阿耶一战之后,却是旧疮未愈,结果反而被岳父所败!”

    任雨情点点头,道:“娘倒是被爹爹的犟脾气给吸引住了,在爹爹挑战王天明之后,与他把臂同游一月有余,直到有了我之后,方才醒觉过来,不辞而别,返回了问剑心阁。娘亲原想狠心不要我的,可是娘还是下不了这个毒手,假称闭关一年,将我生了下来!爹爹虽然四处寻觅,但因为不知道本门所在,因此也无从找起。后来遵从了家中的安排,娶了心妹妹的母亲。”

    “好在你娘及时改变了主意!”黄羽翔将任雨情搂得更紧了些,道,“看来我颇有先见之名,这声岳父倒真是没有白叫!原来我早知道,我的雨情终归会做我的媳妇!”

    虽然心中隐隐觉得这次脱困的希望不大,本该将全部感情都毫不加掩饰地展现出来,但任雨情兀自为黄羽翔的厚脸大感气恼,嗔道:“哪个答应嫁给你了!你这个人啊,就是没有一个时候是正经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耍贫嘴!”

    黄羽翔大叫冤枉,道:“我哪有,总不能让大家不明不白得死掉吧!雨情,你究竟爱不爱我,我都快要死了,难道你不想在我死前将这句话说给我听吗?”

    任雨情大是窘迫,虽然字里行间都是透露着心意,但要她明明白白地说出肺腑之言,对于她这个从小就接爱严格门规管束的性子来说,实是不可思议的奇事,双手将黄羽翔的左手紧紧抓住,道:“娘亲告诉我,做为一个问剑心阁的传人,爱上一个男子就等于慢性自杀一般!百年前的水祖师便是最好的例子!她总是警戒雨情,这一辈千万不要与情字搭上边!雨情原想天下男子都是碌碌无为、平淡无奇,怎可能让雨情倾心呢!但、但……雨情只道自己已经跳出红尘,但绕了半天,却是一直在红尘中打转而已!”

    如此说法,恐怕是她能够承受的极限!虽然她低着个头,但黄羽翔能够清晰地看到她雪白的颈项已经变成了绯红一片。

    心中充满着爱怜,黄羽翔轻抚着她的秀发,道:“雨情,我早就应承过你了!只要你喜欢我,便算将问剑心阁给拆了,我也会让你师父、不,我的丈母娘答应将你许配给我!”

    “格格”,任雨情却是轻笑一下,道,“不是雨情小看了你,不过黄兄若想拆了问剑心阁的话,除非集合三大宗师的力量,方能将本门的长老打败!你道问剑心阁是纸糊的吗?”

    单钰莹也笑道:“任姐姐,这小贼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吹牛!”

    “敢说你夫君的坏话!”黄羽翔假意怒道,右手在单钰莹丰挺的臀部上一拍,道,“是不是要我用家法伺候?”

    单钰莹突然大笑起来,道:“臭小子,在家里面,就只有我们几个妻妾才能用家法罚你!你啊,天生就是受压迫的命!”

    黄羽翔哑然失笑,道:“这是什么时候定出来的规矩,是不是又是你和心儿的主意?哎,你们两个家伙凑在一起,搞得我头都大了!心儿看上去温温柔柔的,但肚子里的鬼花样却是最多!”

    “人家还不是因为喜欢你,怕你一天到晚地给家里添筷子!”单钰莹支起身体,白了他一眼,索性趴在他的胸膛上,拿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他,道,“就你这个家伙没心没肝没肺,不明白人家的一番心意!”

    从她满含深情的双眸中,黄羽翔便完全知道了她的心意,也知道了其他诸女的心意。伸手抚摸着她的秀颊,黄羽翔道:“我明白,我什么都知道!莹儿,谢谢你这么久一直喜欢我,一直陪着我!在我最艰苦的时候,都是你挺身而出!人家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是莹儿却像我的影子一般,一直伴在我的身边,出生入死!”

    “小贼,你真得明白吗?”单钰莹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支起了上半身,见他的目光清澈凝重,又道,“总算你小子识相,知道好歹!”

    “莹儿,你不觉得我们缺了什么吗?”黄羽翔脸上绽开了一抹笑意。

    “缺了什么?”单钰莹的脸上突然现出了羞涩的表情,道,“就这么短的几天,我们怎么可能有孩子呢?不过幸好没有,不然的话,要让咱们的孩子也随我们一块走的话,那不是太可怜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我是说我们还没有拜堂成亲,做真正的夫妻!你难道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遗憾,还是立刻嫁给我?”

    “什么?”单钰莹又惊又喜,随即便颓然道,“这里既没有红烛,也没有礼服,怎能拜堂呢?”

    “傻妮子!成亲的话,就一定要红烛礼服吗?我们只要拜天拜地夫妻交拜,不就礼成了!”黄羽翔已经感觉到身上另一具娇躯正在瑟瑟发抖,却是故意装作不知。

    “可以吗?”单钰莹犹豫起来,“没有媒人,没有父母,这是做不得数的!”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红烛在我们的心里,礼服就在我们眼前,这片狭小的山洞就是我们的洞房,你的这双一手就是我们的媒人!若不是当初它拉着我上马的话,我怎可能与你相伴到如今呢?”

    想到当初见面时的温馨景象,单钰莹小嘴一扁,不由地哭了出来,哭咽道:“死小贼,我不要死,我要和你一起白头到老!我要同你生好几个孩子,看着他们长大,看着他们成家立业!呜,小贼,小贼……”

    “好了,不要哭了!莹儿,我们来拜堂吧!”黄羽翔拍了拍单钰莹的肩头,突然将颤抖得更加厉害的任雨情的下巴给扳了起来,道,“雨情,你也一块嫁给我好不好?”

    听着两人卿卿我我的谈话,任雨情不禁越发地感到孤单,刚刚才将心中深藏的情感展现在心仪男子的面前,谁知他转眼之间便同另外一个女人谈起了婚事,对自己竟是不理不睬,岂不是让她伤心难过!她虽然外表冷清,但内心却是更加地孤独,比别人更需要细心地呵护。正在自怨自艾之际,突然听到心上人说出了自己极想听到,又极不想回答的问题,不由地发愣起来。

    “怎么了,欢喜得傻了吗?”黄羽翔轻笑一下,直起身体,将两女都是拉了起来,道,“来,我们跪下,开始拜堂吧!”

    单钰莹无论是身心都已经向他完全敞开,闻言先是双腿一曲,已是跪倒在地。任雨情却是犹豫起来,低下秀颈,不敢向两人看上一眼。

    黄羽翔柔声道:“雨情,你怎么了?难道说,你现在还在顾及师门吗?这一刻,你便是你自己,这一刻,你只要做你的任雨情便行了!什么问剑心阁,便让它扔到一边去吧!”

    任雨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终是点点头,道:“羽郎,我愿意嫁给你,我愿生生世世都作你的妻子!”若不是陷于洞中绝境,恐怕这冷清的女人怎都不会说出这番话来!

    黄羽翔颇是满意,拉着她一起跪了下来,道:“老天爷在上,弟子黄羽翔与单钰莹、任雨情,今日在此结为夫妇!此后生生世世,愿做比翼齐飞,永不分离!”

    单钰莹双掌合什,道:“观音娘娘,信女单钰莹,今日与黄羽翔结为夫妇,愿娘娘保估我们,下辈子投胎转世,还能成为一对夫妻!”

    任雨情却是解下了缠在秀发上的白色发带,将它系到了黄羽翔的手腕上,任满头青丝直瀑到了腰间,道:“祖师爷,弟子任雨情不肖,没能遵守问剑心阁的门规,动了凡尘俗念!今日雨情要嫁于黄羽翔为妻,乃是心甘情愿的,若是祖师爷要责罚的话,便让一切都留给雨情一个人来承担!是雨情自己爱上他的,不关羽郎的事!”

    “莹儿、雨情!”黄羽翔牵着两女的手,三人一齐叩拜起来。一拜天,二拜地,再是相互交拜。

    单钰莹扑到了黄羽翔的怀中,道:“小贼,我好高兴,我终于可以做你的妻子了!”

    任雨情也挤了进去,道:“羽郎,我终于明白了娘的感受!为什么她每次提到爹爹的时候,神情虽然很落寞,但眼神却满是幸福!我有时候很恨爹爹,他明明是中原第一高手,为什么却是连心爱人的心愿也满足不了!但现在我知道,只要能够与你见上一面,便是一年只等这一天,我都是无怨无悔!”

    黄羽翔咧嘴一笑,道:“单钰莹、任雨情,你们从这一刻起就是我黄家的人,以后我就是你们唯唯一一、真真正正、亲亲密密的好丈夫!所谓夫为妻纲,以后我就是你们的顶梁柱,你们一切都要听从我的,你们都记得了吗?”

    单钰莹将嘴巴扁扁,显是对此不以为然,但随即想到此时已没有多大的生望,便让他逞一下最后的威风,只是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身,轻轻将头点了下。

    任雨情道:“羽郎,我现在真得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如果这是一场梦,我希望永远也不会醒!”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么梦醒之后,我也会像现在这样,将你拥在怀里,让你成为我的小娇妻!”见两女都温温顺顺地倒在自己怀里,他终是换上了一抹正经之色,道,“好了,现在我们得想办法出去了!”

    “死小贼,你又不是不知道,外面总有蒙人的铁骑在这里胡乱冲撞,我们纵是百般努力,也是无济于世!”单钰莹最大的心愿已遂,似是觉得便是死在这里,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得,语气颇为平淡。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谁说我们要从洞口往上爬!”

    “那怎么办呢?”任雨情求生的愿望却是比单钰莹来得强烈得多,听他说得颇为自信,不禁精神大振。

    黄羽翔故作高深地一笑,道:“你们有没有发现,照这个山洞的狭小来说,我们早就应该闷死了!”

    任雨情猛然从他的怀中站稳身体,道:“不错,昨日这里全部堆满了冰块,若是这里没有通路出去的话,我们受到的压力会大上很多!可是我们却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不错!”黄羽翔接口道,“在昨天的时候,这里的空间便只能容下我们三人,可是经过一晚上,这里的空气还是颇为充足,我便猜测,这山洞的某一处是不是另有一条通道!”

    单钰莹终是打起了精神,道:“照这么说,那我们就可以顺着这条路走出去了!”眼珠子一转,她突然柳眉一竖,道,“好你臭小贼,明明知道有条路可以出去,却还装作不知道!害得我平白落了这么多的眼泪,你真是可恶透了!”

    “莹儿,刚才你可是答应过我,这一辈子都要听我的话,永远也不能反抗我的!”黄羽翔连忙使出了杀手锏,“何况,即使有通道,我也不知道在哪儿,也不知道这通道到底有多大。若是像老鼠洞般大小,那你要我们如何才能过去!”

    任雨情拉着单钰莹的纤手,道:“鬼才相信你的话呢!你啊,定是为了骗我们和你成亲,才故意瞒到现在!若不是这样,岂会在我们答应听你的话之后,就立刻露出了狐狸尾巴来!”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总而言之,你们总是我的妻子了!而且,也各自答应要听我的话,咱们武林中人,向来一言九鼎,可不能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啊!”

    单钰莹与任雨情对看一眼,都是满脸的笑容,齐声道:“我们是女人,你不知道女人从来就不需要说话算话的吗?”

    黄羽翔为之气急,却听单钰莹又道:“而且,从现在起要修改家法,以后我们家,妻子是排在第一位,小白是排二,以后种了花花草草的,就是第三,再然后就是椅子、柱子、窗子……你嘛,就勉强排在第九的位置吧!”

    任雨情俏脸晕红,嗔道:“羽郎,雨情苦苦修行了二十余载的清心寡欲,却被你毁于一旦!你把雨情的尊严矜持都践踏得一点不剩,我可饶不了你!”

    四只粉白的秀手如轮般飞舞起来,纷纷向黄羽翔砸了过去,一时之间,狭小的山洞内顿时充满着某个男子痛苦之中带着得意的哼声。

    一番胡闹之后,黄羽翔志得意满,在他厚颜无耻、下流*的贴身攻击之下,单、任两女终是败下阵来,被他占去了颇多的便宜。看着任雨情两眼蒙胧,鼻翼翕张的样子,便知道她已然情火大动。

    黄羽翔暗暗骂了自己几声笨蛋,任雨情这副榜样,倒是与张梦心动情时一模一样,自己早该猜到两女之间的联系!

    虽然还想再胡闹一番,但终究仍是没有脱困,实是大意不得。黄羽翔站起身来,向山洞走去,道:“你们快过来,山洞后面的通道应该就在这里!”

    [***]

    没有了黄羽翔的管教,没有了单钰莹的束缚,赵海若起初这几日真是过得颇为自在写意!虽然为黄羽翔两人的不告而别大生了一会闷气,但没过多久,她便将这丢在脑后,与山中的动物玩成了一片。况且小白并没有被黄、单两人带走,一人一骑没事干就在山里大肆捣乱,将整座忘云峰搅得鸡犬不宁。

    魔门五长老虽是对她大为头痛,但一来她是继任教主的好友,二来这丫头的武功也太强悍了点,偏又滑溜无比,实是没有制住她的把握。才三天不到的时间,便将魔教上下搞得人人自危,生怕什么时候天上会莫明其妙地落下一只狼啊狗啊什么的。虽然魔教教徒个个都有一身本事,制服几匹野狼自是不在话下,但若是换成了大灰熊,可就不好对付了!

    随着这个小妮子的渐感无聊,整人的手段也在不断升级,到得第五天的时候,整个石头堡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地方被这个妮子肆虐了一遍!魔教左右双尊齐齐丧命,三圣女就成了最高统御,楚心月每天都被无数教众的抱怨给淹没,不得已间,只好将另外四个长老也请了出来,商量如何才能送走这个小瘟神。

    由于这个惹事精是由惜花婆婆带回魔教的,送人的任务自然也落到了她的身上。好在这时候赵海若终是耐不住在魔教的无聊,跑过去向惜花婆婆打听百年约战的比斗所在。

    这时候惜花婆婆哪还顾及得到百年约战乃是魔门最是隆重、正统的比斗,见这妮子有走人的架势,想也不想,立时将惊天崖的所在告诉了她。而且还生怕她找不到地方,会跑回来重新找麻烦,还特意让教众画了一张地图给她。

    终于将煞星送走,魔教上下齐是以手加额,三呼万岁。自此之后,“小孩子姑娘”成了魔教谈虎色变的人物。若是要魔教教徒在张华庭和赵海若中找一个人来决斗的话,恐怕十个人中有九个会挑张华庭,因为与张华庭为敌,大不了一死而已,但与赵海若做对的话,恐怕便是求生不得,求死不得了!对了,最后那个人应该是被赵海若的名字给吓晕的。

    本来凭着小白的脚力,纵是山路难走,到达惊天崖也只需一天不到的时间。但赵海若却偏偏将地图拿颠倒了,结果越走越远,白跑了一天,这才重又折回了正道,到达惊天崖的时候,已是九月十四。

    从底下往上爬的时候,这妮子拿着地图,边是小声嘀咕道:“这是什么烂地图!上下左右都没有标示清楚,让别人怎么找得到呢!这便是惊天崖吗?怎得这么矮,叫矮子崖还差不多,嘻嘻!”

    策马而行,行到半途之中,便已经见到到处滚落的雪块。赵海若轻吐一下丁香玉舌,道:“好家伙,打得这么厉害!我一定要向单姐姐和任姐姐请教一下,怎么才能练得这么厉害!”

    等到终于爬到半山腰时,却见这里哪有什么惜花婆婆所说的石坪,整个就是一片平滑如镜的冰面!

    “老妖婆,居然敢骗我!”赵海若顿时大发娇嗔,正待返回魔教去找惜花婆婆算账,却注意到了散落的石块。她原就是个聪明人,看到断口的痕迹,立时感到不对!

    骑着小白跑到山顶,却见整个山顶都是平坦一片,都是刚刚才断开的样子。她从小就摆弄炸药,立时猜到了其中的前因后果。俏脸变色之中,已是驱着小白直往魔教赶回去。

    她知道以自己个人的能力,实是无法将这些厚冰挖开,立时忍下心中的冲动,向魔教求援。若是黄羽翔他们被压在底下的话,恐怕只有门派的力量,才能将黄羽翔他们给挖了出来。

    一路直行,到达魔教的时候,却是只用了六个时辰。她将正在熟睡的魔门长老一一唤醒,说明自己发现的情况,拉着一帮正睡眼蒙胧的家伙,向惊天崖又急赶而去。

    可怜这些魔教教徒虽然个个心中怀怨,却都不敢说上半句,毕竟没有觉睡事小,若是惹翻了赵海若,那就不是普通的惨了!

    待得大规模的开山运动开始之时,已是九月十六,离黄羽翔三人被困之始,已有五天的时间。

    听惜花婆婆说了山间的布置,赵海若不知是瞎猜还是聪明过人,立时便动用七成以上的人手开掘那一带。一时之间,轰轰的敲击声震得四野回响。好在山顶已被炸飞,积雪全无,不然的话,光凭这巨大的震动,就足能引发另一场雪崩。

    只是掩在上面的雪块都被重物压过,非常得厚实坚硬,光凭着铲子等物挖掘的话,实是进度缓慢。第二天的时候,便从教内调来了擅长放火的教众,在厚冰之上洒上柏油沥青等物,用大火焚烧,这才将进度加快了不少。

    所谓人多力量大,到得九月十八的时候,终是挖到了底下。

    赵海若心急如焚,立时跳到了底下,钻进洞中,扬声道:“臭小子、单姐姐、任姐姐,你们在哪里?”连叫了几声都是无人回答,这个小妮子脚下快捷,已是在洞中转了一圈,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若是躲在这个山洞之内,凭着他们三人深厚的功力,又有积雪可以融化当水喝,支持着十来天应该不成问题。但若是直接被压在冰堆之下,恐怕只需要两三天,便要一命呜呼了!

    正不知所措间,猛然听到头顶之上一片喧哗,接着便是一阵拍掌欢呼声。赵海若哭丧着脸走到洞口,抬眼向上看去,怒声道:“臭小子和单姐姐他们不知道跑哪去了,你们还高兴什么!哼,我要让你们也尝尝痛哭的滋味!”

    脚下使力,赵海若已是纵出了深坑,将脑袋到处乱转,正要随便找个人痛揍一顿,出出心中的怒气,却听一个懒洋洋地声音道:“小丫头,你是在找我吗?”

    这个声音真是再熟悉不过了!赵海若惊喜地叫道:“臭小子,你在哪里?”转身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却见黄羽翔与单、任两女正并肩而站,虽然三人的身上都是散发着一股狼狈肮脏的味道,但眉宇之间,却个个都是神采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