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吐露芳心
    踉跄地冲到洞中,在背后巨大的空气波动之下,三人都是刹不住身形,齐齐跌倒在了地上。

    若是刚才他们晚了一步,终是要埋身在如此浩大莫名的雪崩之下!虽然置身山洞,但兀自能感觉到脚下的颤动,山洞的巨晃,饶是三人的武学修为俱是顶尖之流,但在这等最是浩大的自然力量面前,却也只有相互拉着对方的手,心惊胆颤的份!

    轰轰的声音终于渐渐停止,大地轻吟之后,终是一切归于了平静。黑暗之中,只是传来三人沉重的呼吸声,刚才的那一番狂奔,似是消耗了三人所有的力气,都是一个个动弹不得,直想躺着就此睡去。

    头枕在一个软绵绵的物事上,黄羽翔不用抬头看,便知道头下所枕,正是女子高耸的胸脯,他一时之间也辨不出到底是单、任中的哪个,只是将下颌轻轻一磨擦,加强对那团软绵物事的感觉。

    “小贼,你在做什么?”一声娇叱,单钰莹的声音从头顶的上方传来。

    确认自己所枕的正是单钰莹的胸脯,黄羽翔不禁有些失望,但此人天性风流,纵使被困在这等险境之下,兀自不肯安心脱困,心中已被撩动了几分情火,不禁将嘴巴张开,在她高耸弹挺的胸部上咬了一口,心中却道:“想不到莹儿才与我几度春风,胸部便变大了这么多,虽然与真真的天生媚骨是不能比的,但绝对不会输给雅婷这个臭小娘!”

    “呀!”任雨情惊呼一声,声音又是惶急又是偷悦,还夹杂着几分说不清的兴奋。

    黑暗之中,只觉一道劲气直袭自己的脸颊,黄羽翔的反应虽然不慢,但毕竟全副身心都在享受身下的*上,对方的来势又是太快,虽然昂头急退,但兀是被刮到了一角,“啪”地一声,嘴角已是被重重地打了一记。

    这一抬头,终将底下的人看得清楚,哪里是单钰莹,却不是任雨情是谁!再一瞥,却见自己的左手正探在单钰莹的胸口之上,凭着他的天性,这只手自是不肯安份守己,正在上下其手,也难免单钰莹会大叫,引起了他的误会。

    一将事情弄清楚,黄羽翔不禁暗暗后悔:早知道刚才怎都要多躺一会!不过看任雨情如此红晕满脸,明眸似水的娇俏样子,真是什么都值了!虽然知道此时此际,绝对不宜分心想这些男女之事,但身体与两女都纠缠在一起,鼻中更是传来两女隐隐的体香,一波波撩动着他的激情,原始的*已经开始熊熊燃烧!

    任雨情与他正面相对,已是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反应,一张俏脸已是晕红得快要滴出水来了!明知道如此不妥,但在黄羽翔的挤压之下,身体却是软绵绵的,便是要抬起一根小指来,也是有心无力!心跳快得似是要跳出胸膛,沉重的鼻息便是旁边的单钰莹也是清晰可辨。

    同黄羽翔一般,单钰莹也修成了先天真气,已是可以黑夜视物。她已不是不解风情的青涩少女,自是知道她沉重呼吸背后隐藏的是什么!以她对黄羽翔的了解,哪会不知道定是这小子使鬼,竟是让清丽如仙的任雨情都成了快要堕入凡尘的世俗女子!

    秀手一伸,毫无半分偏差地伸到了黄羽翔的腰肢间,毫不留情地就是一把捏下!一声惨呼过后,一切终是归于平静!

    许久之后,黄羽翔才喘着粗气道:“莹儿,你疯了,想要捏死我啊!这么黑的地方,若是你差了分毫,抓到那地方怎么办?以后黄家若是断子绝孙,那又怎么办?”

    如今身处困境,让这小子更是肆无忌惮,况且刚才才让清冷若冰的任雨情差点化成一汪春水,心中已将两女视为一家人,自是出言更加没有克制!

    虽然与黄羽翔“坦承相见”已有一段日子了,但仍是吃不消这个大浪子的风言风语,俏媚的双眼一瞪,单钰莹道:“臭小贼,你是皮痒了,又想挨揍了是不是?”

    任雨情终是回复了几分力气,用力将黄羽翔从自己丰盈的娇躯上推开,自己滚落到了一边,又是连喘了几声粗气,连连暗自禅唱了几声“大悲明王咒”,这才将呼吸稳定下来。但眼前仍是一阵晕花,仿佛黄羽翔那张懒洋洋、充满坏坏笑意的脸庞就在眼前,怎也挥拂不去。

    休息了一下,终是慢慢回复了功力,黄羽翔站起身来,行到洞口之处,一阵观察之后,向两女道:“看来我们要辛苦一点,把这些石块都搬开了!”

    任雨情眉头大皱,道:“不但是这些石头,还有外面的那些雪块!看刚才雪崩的威力,恐怕外面的雪块足有三四十丈深,又有不少的石块,要挖掘的话,恐怕需要不少时间!希望我们能活着挖出一条道路来!”她的修心功夫倒也不差,就这么点时间,已是恢复了正常,只是声音之中,仍是带着微微的颤抖。

    单钰莹怒声道:“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竟然用炸药来引发了雪崩!”眼珠子一转,又道,“肯定是那个蒙古鞑子!小贼,你为什么不早点杀了他?”因为龙皓天前次使用炸药,在她的背上留下了一道伤疤,让她记忙深刻无比。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说到会干这种事情的人,恐怕不止龙皓天一个人!雷冬邪至少也要算是其中之一,这小子一心图谋教主之位,却是被你和雅婷悉数破坏,自是心中不甘!若是我们两个死在这里,雅婷又受了重伤,他只要耍个手段,将雅婷杀了,再嫁祸到人生地不熟的王海川身上,恐怕也不是件难事!”

    单钰莹柳眉一竖,道:“还不是你手慈手软,该狠的时候不狠,不然的话,哪轮得到他们在暗中下手!”

    黄羽翔沉思一下,又道:“这件事还是雷冬邪的嫌疑最大,因为他是魔门中人,对百年约战的时间、地点都比较清楚,换作是龙皓天的话,恐怕不可能在这几天埋下炸药!”

    单钰莹想了想,道:“你不要忘了孙剑恩,他是魔教的右尊,虽然不大清楚魔门的事情,但肯定会知道一些内幕!有他的人手在暗中帮助,龙皓天想要在这里下手的话,恐怕也不是件难事!”

    “好了!”任雨情将两人的争论打断,道,“现在最紧要之事是如何才能脱困!其他的事情,等离开这里再说吧!”

    黄、单两人都是齐齐点头,黄羽翔道:“你们都打了一天一夜了,还是先调息一阵,回复几分元气。这里先由我来挖,等到我撑不住了,你们再来接替我!反正这洞口狭小,顶多让两个人并排而站!”

    两女互看一眼,都是点了下头,各自坐下调息。

    黄羽翔将袖子一卷,将傲天剑抽了出来,向塞落洞口的石头削了过去。心中道:“傲天剑啊傲天剑,这下子真是委屈你了!好歹你也是把千年名剑,现在却要沦落到此地步,不过,你也端得锋利,用来挖山洞正是刚好!”

    只是,要将石头削下虽是容易,但散落的石头若是不搬开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向前挖进。黄羽翔想了一阵,终是将傲天剑收回了鞘中,纯用双手将石头搬到一边。

    “看来,莹儿她们也别想安心打坐了!只能搬开一些石头,就往前移到一点,不然的话,这工作量也太多了些!”

    乘着两女还在调息之际,黄羽翔将干粮取了过来,背在身上,心道:“若是短时间内不能脱困的话,这些干粮便是我们的活命父母了!还好当初莹儿这妮子说要在山间多玩几天,将干粮多带了些!只是现在要供给三人之用,便是省着点用,四天之后,应该也告用罄了!”

    将堆在地上的石头搬开,放到两边的山洞,黄羽翔又向前挖进了深尺。在两女醒转之际,终是将落在洞口的石头搬开,露出了白色的雪块,偶有几丝光线通过层层折射,照射进了洞中,虽然光线不是很亮,但却如黑暗中的一点明火,让心头都为之一阵欢畅。

    单钰莹与任雨情齐齐站了起来,单钰莹见他忙了这么久,才挖进了这么点的长度,不禁大是不满,嘟着嘴道:“小贼,干了这么久,你怎么才挖到洞口啊!是不是刚才一直在偷看任姐姐,看傻了眼,才没有做该做的事情?”

    “都在这份上了,我哪还会这么做!”黄羽翔轻笑一下,道,“莹儿,你若是还像现在这般蛮不讲理的话,可别怪我打你的屁股!”

    单钰莹大羞,道:“臭小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威风了!”

    “好了!”任雨情又出来当和事佬,“黄兄,外面都是雪块所积。要将这些厚积了千百年的雪块打碎的话,恐怕也不太容易!我们还是赶紧动手吧!”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看来麻烦还更大呢!你们看,这雪块之间都挟杂着石头,它们的断口处都很新,应该都是在山顶爆炸时落下来的!从它们的大小来看,这些炸药可是不少啊,足能将半个山头都给炸飞!积在这洞外的雪块碎石,可能不是二十丈、三十丈,而是六十丈、七十丈!”

    将干粮袋一拍,他又道:“我们的干粮只剩下这么一点了,顶多支持四天之用!”

    好在两女都是久处险情,也没有为此惊慌失色,任雨情沉思一下,道:“那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开路吧!”

    “挖下来的东西要堆在我们身后的地方,这样才能一点一点往前进,所以大家都不能休息,挖开一些,便要往前移动一些!”黄羽翔拍了拍寒气直射的雪块。

    单钰莹突然拍手道:“那用我的‘红日照天下’*来烧出一条路来!”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么一来,融开的雪水就会涌动洞中来,说不定便要将我们给淹死了!即使没有淹死,恐怕在这种情况下也使不出力来!这里的温度这么低,恐怕底下的泥土都冻结起来了,积水肯定排走不了!再说了,这些雪块都挟着大量的泥沙石块,一旦雪水融开,你想想,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单钰莹想出一个自以为是的妙计,本来颇为洋洋得意,但听黄羽翔这么一说,顿时变成一文不值的超级馊主意!将小嘴一嘟,道:“臭小子,不行便不行嘛,干嘛一点面子都不留给我!”

    黄羽翔用力将一块雪块从积压的况态下抽了出来,道:“好家伙,竟然这么沉重!而且被压挤的极紧,端得费力!”

    三人都是依法施为,昏暗之中,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不知不觉间,洞中又全是一片漆黑!

    若是向左右四方挖掘,那真得不知道这次雪崩的威力有多大,能够掩盖多大的范围!因此三人都是向上挖掘,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使力太过困难,三人虽然努力了很久,但却只是挖开了区区六丈的距离!

    黄羽翔跃回地面,道:“大家先停一下吧,吃点干粮再说!”此时应该月上中天,只不过月光的强度远不及太阳,是以光线不能透过折射,穿到洞中。

    单、任两女早就饿了一天,刚才只是一鼓作气,忘了肚中的饥饿,此时被他一提,顿觉肚中大饿,再也支撑不住。接过黄羽翔递过来的干粮,就是一阵狼吞虎咽,一点淑女的风范都没有了。

    黄羽翔笑意盈盈,出神地看着看着两女狼狈的样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是明显。

    任雨情终是回过神来,看到他坏坏的笑容时,不禁俏脸一红,将手挡在脸前,改成了细嚼慢咽。只是手中的干粮已是所剩不多,没吃几口已是全部落到了肚中。她颇为不好意思,仍是将手挡在脸前,不肯放下来。

    黄羽翔看得有趣,正想放声大笑,突然头顶之上传来轰轰的声音,细小的冰块已是抖落下来。

    “不好!”黄羽翔大叫一声,双手伸出,拉住两女,已是往洞中急纵而去。

    “轰”地一声大响后,他们三人辛苦了一整天所挖的通道已是被冰块填平。好在他们原本就进度缓慢,掉落下来的雪块都堆积在山洞之内,若是再挖上几丈,山洞中便也没有多余的空间,他们刚才便要生生埋在了雪块之下!

    “嗵嗵嗵”,一连串的声音在头顶之上响个不停,单钰莹怒道:“可恶,才挖出了这么长,便全被毁去了!这是什么声音,吵死了!”固体的传音远比空气中要来得快捷巨大,这个山洞到处回荡着巨响,震得三人的耳膜都要裂开了!

    黄羽翔与任雨情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几分惊惧。黄羽翔定了定神,道:“看来莹儿猜得不错,这次的事情就是龙皓天搞得鬼!上面肯定是他所带的铁骑在到处跑动!娘的,这龙皓天真是聪明狡诈,心机深沉!怕雪崩还没有把我们压死,又用铁骑将这里踩平!”

    三人都是颓然坐下,听上面杂乱的声响,这些铁骑的数量恐怕在百来匹左右。吃了这些重量,恐怕山洞上方的雪块都是挤成一片,想要搬动的话,更是难上加难!

    马蹄声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渐渐稀落,终是全部散去。

    黄羽翔三人已是全无气力再继续挖掘,单钰莹倒在黄羽翔的怀中,道:“小贼,我们先睡一阵子,明天再挖吧!我就不信那些人会天天来这里踩上一次!”

    她与任雨情激战了一天一夜,精神气力都是大耗,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却只是将内力恢复了七八成,但疲劳的身体却是一定要经过长时间的休息才能复原。

    一句话才说完,已是沉沉地睡去,纤手抓住黄羽翔的衣襟,似是生怕在睡梦中,黄羽翔便会不翼而飞一般。

    黄羽翔向任雨情投去一眼,这个孤寒的女子与两人隔开了三尺远的地方,已是靠在山岩上闭目而睡。雪白的脸上兀自泛着一层红晕,在冷清之中带着三分的明媚之色。

    若不是洞中的空余地方实是太小,恐怕这个女子怎都不会睡得离自己如此之近!黄羽翔搂着单钰莹,合上双目,也渐渐睡去。

    第二天醒来,三人都是斗志昂然,势要为自己的生路拼搏。因为洞中太过狭隘,实是没有空间使力,黄羽翔只得让单钰莹使出“红日照天下”*来,将洞中的雪块融化。

    果如黄羽翔所说,融化的雪水开始虽然极快地渗入了地表,但在减退三分之一后,速度便减得极缓,一直过了两个时辰,剩下的雪水在严寒之下,又是结成了厚冰。

    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再加上这些雪块被昨天的铁骑所踩,更加地难以挖掘,这天的进度便大大地比不过昨天,到得太阳落山之际,他们也才挖出四丈而已。

    不幸的是,没过多久,头顶上的马蹄声再度传来,将他们一天的辛苦付之一炬。单钰莹气得哇哇大叫,双掌连击,将山洞拍得回声响荡,瑟瑟地石块直落,倒是将另外两人紧张得半死,生怕还没饿死,却先要送命在这个暴躁的小姐手里!

    将单钰莹牢牢抱在怀里,生怕她再做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黄羽翔拍了拍她的香肩,道:“莹儿,你不要生这么大的气了!有力气就留着,明天还要继续挖呢!”

    转念一想,道:“莹儿、雨情,若是我们这些天都没有返回各自的门派,他们会不会派人来找我们?”

    任雨情摇摇头,道:“历来百年约战,最长的一场比斗持续了三个月,就是当年肖无月与本门水祖师的那一次!最短的一次,也有三天之久,想来本门之人在这半个月内是绝对不会派人来的!”

    黄羽翔挠挠头皮,道:“那这么说,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单钰莹突然在他怀中蜷缩成了一团,轻声道:“小贼,虽然我不甘心就这么死掉,可是比起张妹妹她们来,我还算是幸福的!因为我至少可以和你死在一块!小贼,说好了我要比你先死,可是看来你做不到了,我们要一起死了!”

    将黄羽翔的脖子搂地紧紧得,这个傲气的小姐终是露出了软弱的一面。

    黄羽翔拍拍她的香肩,道:“莹儿,你不要这么沮丧,若是你现在就放弃了,那我们就真得绝望了!”

    “那你说我们还能干什么?”单钰莹的双手不松,将头枕在他的胸膛上,“我们每天挖,他们每天破坏!我们挖上一天,他们只需要捣乱一两个时辰!你又不是齐天大圣,被压了五百年还能脱困而出!”

    黄羽翔黯然一叹,将单钰莹紧紧搂住,没有再说话。

    任雨情见他们两人似是已经放弃了生机,不禁道:“黄兄、任妹妹,你们振作一点!黄兄,你刚才不是还说了,若是现在放弃了,就等于绝望了吗?我们只要活着,就一定还会有希望的!”

    黄羽翔抬起头来,向任雨情看去,双眼闪动着奇怪的光芒,道:“雨情,事情总要做最坏的打算!有一件事你总是不肯回答我,现在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难道还不肯回答我吗?”

    任雨情看着黄羽翔炯炯有神的双眼,过了好半晌,才低下头来,道:“真得没有活着出去的希望了吗?”她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抹奇怪的笑容,又道,“那也好!我一直都在逃避,可是到头来还是逃不了!黄兄,你想知道什么,雨情的心意吗?其实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她低下头来,随即又抬了起来,白皙的脸颊上布满了红晕,轻声道:“你是雨情命中的魔星!不但夺去了雨情的狼、感情,眼下却还要同黄兄死在一块!嘿嘿,生不能同衾,死却能共穴!老天爷也算没有薄待了雨情!”

    “任姐姐!”单钰莹低唤一声,道,“果然你也没能逃脱出这小贼的魔掌!”

    “啪!”黄羽翔在她的*上轻拍一下,向任雨情招招手,道,“过来,到我这边来!”

    任雨情虽然吐露了心思,但长久所受到的师门教条岂能让她这么快就放开手脚,当下只是支支唔唔地,将头一转向一边,不敢看他。

    “雨情,现在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难道你想在临死前才爬到我的身边吗?说不定我比你先死,便是连抱你的机会也没有了,你难道不会后悔吗?”黄羽翔的声音盅惑之至,眼神越来越是明亮。

    任雨情情不自禁地走到他的跟前,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黄羽翔伸出左手,将她圈到了自己怀中,也让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胸口。

    任雨情的娇躯顿时一阵僵硬,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道:“黄兄,雨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这种感觉的。每次看到你的时候,都会从心中翻过一阵喜悦!师父说,本门的功夫,一定要收心静神才能达到大成!雨情在未出师之前,已将本门武功修到了‘*两绝’的境界,可是自从见过黄兄后,内力虽然增长很快,但功意却是退步了很多,再也无法达到‘*两绝’的境界了!”

    黄羽翔将下颊顶在她乌黑秀丽的长发上,轻轻磨擦了一下,道:“爱上一个人原就是人的天性,七情六欲原就是人生来就有!你用了二十一年的时间,只是将这些情感掩盖起来罢了,怎都没有办法消除的!”

    “是啊,”任雨情的眼中现出了几分迷茫之色,道,“爱一个人是很痛苦的!身为问剑心阁的传人,未来的门主,爱上一个人,更是想像不到的灾难!”

    “你是说水玲珑吗?”闻着两女淡淡的体香,黄羽翔出奇地没有联想到色欲方面,只是纯粹地想要抱着两女,直到地老天荒。

    “水祖师的境遇虽然悲惨,但毕竟已经是四百多年前的事情了!”任雨情的娇躯渐渐柔软,在他的怀中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我说的,是我娘!”

    “你娘?”接话的却是单钰莹,“任姐姐,你娘就是魏前辈的姐姐了?”

    任雨情微微摇摇头,道:“其实,我娘便是我师父,我师父便是我娘!”

    “什么?”黄、单两人都是惊呼一声,黄羽翔道,“你们门派不是禁止门人涉足男女私情的吗,怎得魏门主……”身为门主尚且不能洁身自守,那叫底下的门人如何自律。

    任雨情凄然一笑,道:“要不是门规的限制,娘早就与爹爹长相厮守了,也用不着现在一年才能见一次面!若不是门规的限制,我用不着做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活到现在,也不敢在人前唤他们一声爹娘!”

    “照这么说,任姐姐你知道你爹爹是谁了?”虽然个性开朗,但身为女性,单钰莹也免不了对这些事情特别好奇。

    一张张面孔在眼前闪过,自己所认识的武林前辈一个个都变成了大色鬼,黄羽翔想了半晌,突然道:“你爹爹该不会就是——”

    “——张华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