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又逢噩难
    第二日的情形也同前日一样,两女在一夜休息之后,都是想出了一些新招。开头的时候打得颇为流畅,也极是凶险,看得黄羽翔着实捏了把汗。但中午过后,又回到了想一招出一招的情形。

    黄羽翔虽然对两女的智谋武功大是叹服,与自己的功法相印证,也颇能改善自己的技艺。但到傍晚时分,终是看得不耐烦起来,无聊地在一边坐了起来,玩起了傲天剑上的流苏。

    傲天剑原来的流苏经过几百年的时间,早已经腐烂完全。单钰莹特地买了新的红线,替他编好了流苏。虽然歪歪斜斜极是难看,但毕竟是单大美人一片心意所在,黄羽翔心中顿时大起涟漪,看着兀自冥思苦想的两女,不由地希望比斗赶紧结束。

    不知不觉间,又是月上中天,黄羽翔饿了这么久,又怕两人饿着了身子,忙叫道:“莹儿、雨情,老规矩,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再战!”

    单钰莹略一犹豫,道:“这样下去要打得何年何月,不行,这次不分出胜负的话就绝不罢休!”

    任雨情也道:“单妹妹武功与我相左,若是打打停停地话,恐怕便是打上一百年,也是分不出个高下!好,我们再战!”

    两女不理黄羽翔,复又战成了一团。

    黄羽翔暗暗苦笑,心中不由地暗恨昨天为何要将干粮带回了洞中,不然的话,生起一团篝火,将干粮微一烘烤,定可以将两人的魂给勾了过来。若是现在要回去取的话,虽然不过短短的一会,也明知两女定然仍会处在僵持的状态,但心中却是不敢冒这个险,生怕就是这一瞬,酿成了滔天大恨!

    单钰莹与任雨情不愧是当今武林中最杰出的人才,两天的比斗,将她们的才华展现得淋漓尽致,仿佛展屏怒放的孔雀,都已将美丽完全现于世人,再也不会留下丝毫遗憾。

    东方渐白,骄阳初升,两女从绞尽脑汁想出新招克敌制胜,变成了完全是内力互拼的局面,每一掌推过,必会激起层层激雪,将宽广的石坪上空完全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黄羽翔又困又累又无聊,心中不由地将当初定下百年约战的魔门三祖师与问剑心阁的老祖师恨得牙痒痒的。

    经过一天一夜的比拼,两女的内力都是大耗,如玉般的脸上都是出现了一道红霞。黄羽翔暗叫心疼,如此耗损元气的拼斗,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的休息,绝不可能恢复得过来。

    蓦然之间,单钰莹背后的赤色光圈又现,强大而让人窒息的气息又蔓延开来。

    任雨情脸色微变,其实两人的内力都已经折得七七八八了,已是无力发动这等最终极的武技了!单钰莹强行将功力提升到“红日大圆满”的境界,便是要以残存的内力做最后的比拼了!恐怕这一招之后,胜负便能分出来了。

    全身的真气拼命流转,将所有的内力都聚到了双掌之上,连护体真气也全部撤空,等待着这石破天惊的最后一击!

    “嘿!”单钰莹娇叱一声,双掌推开的同时,背后的赤色光晕也是如影随行,奇快无比地向任雨情推去。

    任雨情双目大睁,黑白分明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凌厉的煞气,随着她双掌的推出,整个人如同浸染在了一团金光中,颇有宝相庄严之气。

    两团劲气逼近,猛然发出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峰头一阵巨大的回响,地面隆隆的震颤中,山顶上竟然落下了无数的雪块,向底下的三人狂压而至!

    好家伙,在两女最后一击的莫大威力下,竟然引起了雪崩!

    单钰莹受到任雨情霸道十足的劲力反击,整个人顿时不由自主地弹飞起来,重重地跌落到了地上。内腑一片激荡,左手半边的身体已是完全失去了知觉,便是要动一下手指,也是有心无力。只是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便已被山上冲下来的雪块给淹没在了其中。

    任雨情在雪地上平空退后了三丈,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顿时煞白无比,终是站稳了脚步。诚如黄羽翔所说,任雨情从小筑基,根基比之十三四岁才开始练武的单钰莹强上了许多,经过这一天一夜的比斗,还是她占了上风。雪块落下,她强提一口真气,飘出了三丈,落到了石坪的入口处,由入口的巨岩挡下这些雪块。只是她原本就在单钰莹强悍的内力之下大受挫伤,这时再提真气,顿时又吐出一口鲜血来。

    黄羽翔眼见这些雪块狂卷而至,便心中暗呼不妙,见单钰莹一交跌倒之后,竟然没能站得起来,刚想冲过去将她抱起,落下的雪块已是重重地砸了下来。他才拨开两块,便被随后压过来的雪块给填平了!

    一片碎雪激飞中,山头终于安定下来。

    任雨情的身形摇摇欲坠,让她不得不用手撑住身边的巨岩,这才稳住了身形。向石坪中望去,只见这片宽广的场地上已是堆起了三丈来高的雪块,厚厚实实地将一切淹没在了其中。

    还好这次的雪崩还不算强烈,否则的话,这块大石坪肯定连一点踪迹也找不到。

    任雨情催动体内的真气缓缓流动,运转了三周天后,这才稳下了紊乱的呼吸,将乱成一片的内腑稍稍平稳下来。她飞上雪块横积的石坪,急声道:“黄兄,单妹妹!黄兄,单妹妹!”

    一时之间,只觉心中慌乱成了一片,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十来年苦禅般的生活已是让她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只是眼下却将一切都抛在脑后,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他们两个可千万不能出事!

    此时的她,也无暇顾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乎两人的生死,是为了抵抗异族,还是因为她心中深藏的情感呢?

    “啊!”一声狂吼中,黄羽翔破雪而出,牢牢地站在了雪块之上,向任雨情扫了一眼,急问道:“雨情,莹儿呢?”

    任雨情在他乍然现身的时候,脸上猛然现出了惊喜之色,那种喜悦仿佛全身都在微笑一般,美丽得无以复加。脚下微微一动,待听到黄羽翔的话后,突然强行停了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道:“我也不知道,她应该还在这片雪块下面吧!”

    黄羽翔二话不说,已是跃到单钰莹原先跌落的地上,双手如铲,飞块地将厚实的雪块一一搬走。

    任雨情虽是有心帮忙,但她浑身却是绵软无力,实是无法援手。看着黄羽翔已然挖开了六七尺之深,终是坐倒在地,全神恢复功力。外面的雪块比较好搬,但越到底下,互相压挤的雪块也越多,非得将洞挖得极大方可,难度极大。她只有尽快恢复了几分元气,方能帮得了黄羽翔。

    浓重的痛苦在全神流转,左半边的身子已是麻木不堪,便是要动一根手指,也是犹不能也。浑身上下都压着厚实的雪块,痛得单钰莹每根神经都似在灼伤一般,难过得就想如此死去。

    “我还不想死!我还不能死!”还没有与小贼厮守百年,怎么能就此死去呢!单钰莹奋力想要抽手推开压在身上的雪块,但她双手双足都被压得严严实实,实是分毫也不能动弹!

    蓦然之间,已是听到雪块上传来咚咚的声音,她知道黄羽翔他们已开始搬开雪块来救她了,心中顿时安静少许。只是浑身都被雪块压得痛苦不堪,内腑之中更是震荡得乱成一片,实是难受已及。若不是她原来的功力比较深厚,尚能支撑着她的元气,恐怕早压死了!

    等待之中最是觉得时间漫长,何况身体还难受之及,单钰莹虽是浑身无力,还是想将黄羽翔痛骂一顿,只是脸上也被压着雪块,樱桃小嘴一张,恐怕便先要吞落满口的碎雪,端得是划不来!

    也不知等了多久,突觉一阵头晕眼花,她悚然一惊,原来底下的空气有限,经过长时间的耗损,已是余量不多了!一念至此,单钰莹不由地大惊,若是黄羽翔不能很快救她出困的话,恐怕她便要活活闷死了!

    强提真气,引导着内力缓缓在体内流转,全力臻入内呼吸的境界,以减少空气的使用。不过她原本就受伤颇重,怎都难以将真气聚积起来,林林散散地在体内乱成了一片,无法进入内呼吸。

    尤其是左半边的身体,根本就好像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连真气也是极能通达。单钰莹又急又气,忍不住又想骂人,只是这次的对象换成了任雨情而已。

    好半晌才算安下心来,重又聚积真气,在体内流转开来。只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顶上的声音虽然又近了很多,但离她埋僧处,还是隔了老远,可底下的空气却已是越来越少!

    真气缓缓活络,在“红日照天下”*的催运之下,在体内渐渐流转开来,每流转一个周天,真气便稍稍恢复一分。只是左半边身体内的真气却是不听使唤,自发地形成了一个小漩涡,自成一体的在体内盘旋。

    单钰莹自是不甘体内的真气不听她的指挥,在恢复功力的同时,又调动部分真气去统御这些涡漩状的细小真气。谁知这些真气虽是细微,但却有极强的吸附力,她原本用来“收拾”这些杂乱真气的力道又不够大,发出去的真气反倒被一个个漩涡悉数吸收过去。

    此时她已恢复了三成的内力,顿时将这些真气全部调动过去“镇压”这些反叛的真气。岂料原先那些漩涡状的真气在吸收了她的真气之后,立时壮大了好多,吸引之力也是大增,几团离得较近的真气,已是互相合并了起来。

    合并之后的漩涡真气吸引之力更是大增,将它旁边的小团真气再度吸收过去。如此往复,单钰莹左边的身体之内在瞬间形成了三团极强的涡漩真气。

    此时却是强弱易势,单钰莹区区三成内力反倒不是它们的对手!好在这三团真气都想吞噬掉对方,让单钰莹还有几口喘息的时间。她的个性好强,岂能向体内的真气认输,立时将残存的真气在右半边的身体流转,加紧真气的复原。每流转过一周,便同那三团真气互斗一下。起先自是落在下风,只能堪堪与其中之一较劲。但随着真气的不断壮大,主体真气渐渐在四道真气中占了上风。

    此时之际,她一门心思地与体内的真气缠斗,却是将其它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

    当她恢复了五成的真气后,主体真气顿时占了绝对的上风,那三团真气便是两两联手,也不是它的对手,非要三道真气联合在了一起,才能与主体真气匹敌。又斗了四五个回合,三团涡漩真气终是合成一体,向主体真气发动了反击。

    这时两道势力倒是势均力敌,斗了个难分高下。单钰莹立时又将主体真气在右半边的身体流转,欲图加强本身的力量。受到这股力道的牵引,那团涡漩真气也在她左边的身体盘旋起来。不过,倒霉的是,那团真气行走的路线却是与她平时行功的方向完全相反。

    左边的身体原本已经适应了她的真气涌动,此时突然转过方向,顿时让她难受得想要吐血,只觉胸口巨涨,仿佛凸起了老大的一块,似是要将胸*开才会舒服。

    难受之下,四肢不禁猛烈地抽动起来,只是神经已被痛苦灼伤,浑没注意到自己的四肢力道奇大无比,硬是将雪块抬高了半尺来高。

    感觉到底下的震动,黄羽翔终是知道单钰莹还没有出事,心中顿时喜成一片,连带着下手也快了几分,生怕晚了片刻,单钰莹真得要支撑不住。

    痛苦!除了痛苦还是痛苦!娘亲老是说生孩子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若是也像这般难受得话,那自己还是不生了!反正张妹妹、真真、楚林肯定会为小贼生的,肯定不会断了黄家的根!单钰莹难受异常,终是连眼泪也流了出来,将杏牙紧咬,把与此事相关的人全部一一骂了个遍,罪魁祸首非是黄羽翔莫属。若是黄羽翔知道她心中转过的歹毒念头,说不定会立刻将跳出雪坑,搬过几块大石来,将这里填得更加严实些!

    主体真气加强的同时,涡漩真气也在不断地加强,始终斗了个难分高下。但底下的空气终是用罄,单钰莹的脑袋越来越是迷糊,胸口的烦闷感越来越是强烈。

    仿佛用针刺破了水囊,虽然只是豁开极小的口子,但两股生死大敌般的真气终是开始互通起来,共同维系着寄主的生命。从涓涓细流到洪水滔天,互相吞噬,互相融合。

    两道真气原就是单钰莹体内一脉相承的力道,只是其中一道受到任雨情的打击,从而散乱一片,不听主人的指挥,终是在生死关头,重新融合回了体内,结束了刚才短暂对峙的局面。

    仿佛一道清泉流过,整个人突然清醒起来,单钰莹双眼大睁,猛然四肢使力,随着她双手将顶上的雪块抛飞,身形已是纵出了雪坑。

    重新沐浴到温暖的阳光,单钰莹不禁大口大口地急喘了几下,心中猛然一阵欢畅。她的性子比较单一,立时想到了动作迟缓的黄羽翔,怒声道:“小贼,你在哪里,手脚这么慢,想害死我啊!”

    话声未落,被她掀飞的雪块却是落了下来,其中一块黑影却是在空中一折,落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紧紧搂住。黄羽翔满脸的欣喜之色,道:“莹儿,你没事就好,差点儿把我给急死!”

    单钰莹看了看他欣喜无比的脸庞,心中的怒气顿时不翼而飞,嘴里却是喃喃道:“臭小贼,又来假惺惺,骗人家的感情!”

    任雨情也收功而起,道:“单妹妹,好在你出来了,不然的话,黄兄恐怕要将这座山头都给铲飞了!”

    单钰莹嘻嘻一笑,将黄羽翔推开,道:“来来来,我们继续打,我还没有打得过瘾呢!”在底下受了这么久的苦,心中的怨气怎都没有办法就此散去,非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不可!

    黄羽翔摇摇头,道:“莹儿,你已经输了!”

    单钰莹轻哼一下,道:“我怎么输了!只是在底下困了一会,又不是你救我出来的,还不是我自己跳出来的!”

    “嗯”,任雨情点点头,道,“确实,单妹妹还没有输!”

    “我们再比过!”单钰莹拉开马步,虽然只恢复了六成不成的功力,但冲动暴怒的性子却是让她不打上一架,心中实是憋得发慌。

    黄羽翔见两女又再比拼,忙道:“别打了,小心又要雪崩!”

    单钰莹朝他微微一笑,道:“要是雪崩了,你就抱着我们两个逃到山下去,便宜你这个臭小子了!”

    黄羽翔苦笑一下,心道:这种便宜我却是不希望占!

    任雨情胜在一开始受伤便较轻,经过此番运功,却是将功力恢复了七成不成,六成稍多的程度。比起单钰莹来,她却是略占上风。

    单钰莹娇叱一声,已是将内力完全发动。怪事出现了,虽然刚才那团涡漩真气已是重新融合回了体内,但一旦运起真气,右边的身体一切正常,左边身体内的真气却是逆转而行!只是好像左边的经脉已在瞬间改造完成,虽然仍是逆向运转,微微有些难受,但比起原来的疼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单钰莹是个火暴性子,虽然心中奇怪,但现在只求打上这一架,其他的事情自可以留到以后再说。轻喝声中,“红日照天下”*全力运转,双眼之中赤光隐现。

    右边依然酷热无比,将脚边的雪块不断融熔;可左边的身体却是散发着犹如腊月严霜般的寒意,将身边的积雪冻结得更加坚硬,仿佛她的真气逆行之后,连带着将“红日照天下”*也变得性质相反,从酷热变成了奇寒。这一下她头顶上空的景象更是奇特,一边雪水蒸发,热气腾腾,另一边却是雪珠猛落,但才落下半尺,立时又被烧熔。

    她的“红日照天下”已是修到了绝高境界,此时功意出现绝然相反的变化,等于是修成了奇寒无比的“冰封三千里”!史上最强的奇迹终是发生在了单钰莹的身上,一人身兼奇寒与奇热两道绝然相反的力道,任是三大宗师从头再修习一次武功,也绝不可能练成如此性质截然不同,偏偏又能同时施展的武功来!

    “呀!”单钰莹轻嘿一声,双掌猛然推出,奇热奇热的两道真气顿时向任雨情狂卷而去。因是两道真气同是从源于“红日照天下”*,虽然寒热相差,但却没有丝毫抵触的地方。

    任雨情骇然失色,问心剑猛然出鞘,浑厚的真气已是狂涌而出,向单钰莹如冰似火的真气打去。

    “轰”,一声闷响,两女都是同时向后退出好几步。因为在力道上任雨情稍占上风,单钰莹却是比她多退了两步。

    任雨情浑身一阵巨颤,虽然在力道上她稍胜一筹,但此时单钰莹的真气太过诡异,寒热交击之下,震得她浑身一片难受!“锵”地一声,她才刚举问心剑,这把同样有着千年历史的宝剑顿时断成了两截!断口之外,正是原本被傲天剑削断,后来被续接的那部份。

    前天晚上受到傲天剑的煞气所逼,现在又被单钰莹奇热绝冰的力道交击,问心剑断口所接的部分终是承受不住,又告断裂开来!

    任雨情立时现出落寞的神色,将断刃拣回手上,合上双眼,一阵出神。

    单钰莹没有想到自己的功法大变之下,竟然一击之下便毁了任雨情的宝剑,心中怨气也算出得七七八八了,凑到她的身边,道:“任姐姐,对不起,我没有想到它这么容易坏!”

    任雨情张开双眼,向单钰莹瞄了一眼,道:“没关系!这把剑纵使再宝贵,终是死物,坏了便坏了!千年前能将它续接,现在肯定也行!”

    单钰莹本来颇有些内愧,后怕她要自己赔偿起来,自己无剑可以抵赔,说不定便要被她将黄家大妇的宝座给抢了过去,见她如此豁达,始是放下心来,道:“嗯,任姐姐,我陪你一块去找有名的铁匠去!”

    见两女似有罢手的迹像,黄羽翔忙道:“好了,我看你们也不用比了,双方算是平手如何?这样既不伤和气,也不用丢了师门的面子!”

    任雨情微一犹豫,道:“魔门现在由单妹妹领导,绝不会为祸江湖!虽然魔门的那些长老桀骜不驯,但论武功,恐怕无一可以超过单妹妹了!只要单妹妹使出铁腕来,料想他们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既然如此,便以和局收场吧!单妹妹,你看如何?”

    师门荣誉对她而言完全一文不值,只要黄羽翔不被夺走便行了!单钰莹嘻嘻一笑,道:“我肯定没有意见!哎,打了一天一夜了,又累又困又饿,我们还是赶紧去吃饭吧!”

    黄羽翔正想答应,却听一声巨大的轰轰声传来,整个山头一片颤动,无数雪块已是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同刚才相比,这次落下的威势至少要强上十来倍!

    黄羽翔反就最快,左手拉住单钰莹,右手牵任雨情,猛然向山下跃去,叫道:“我告诉过你们要雪崩的,你们偏又不听!这次来得威势这么强,要是被压到的话,起码有二三十丈厚,非得死个彻彻底底!”

    一番胡说八道中,身形却是疾纵如电!两女终是反应过来,反过手抓住黄羽翔,脚下猛然施力急跃,虽然两人都是功力未复,但速度却还稍快些!

    但人力岂能匹敌自然的威力,轰轰的雪块急涌而下,转眼之间,离三人只不过十来丈的距离!雪块横飞之中,竟然还带着碎石,比之雪块激飞得更快,有些已是打到了黄羽翔他们的身前。

    “妈的个王巴羔子!”黄羽翔在心里暗骂一声,看这些碎石裂开的地方兀自很“新鲜”,显然是才刚裂开,结合听到的那一声巨响,他已然明白定是有人故意将山顶炸飞,引发了如此浩大的雪崩。

    只是这点燃炸药之人在这等让天地色变的大威力之下,恐怕早就先一步下地狱了!

    “到那边的山洞去!”黄羽翔大喝一声,单、任两女顿时会意,脚下再一加劲,身形已是扑进了黄羽翔与单钰莹原先寄居的山洞。身形才刚扑进洞中,雪地、碎古已是轰然追至,重重地打在山洞口的岩山上!

    一阵灰尘碎屑直落中,整个山洞巨颤一下,洞口的巨石纷纷落下,将洞口掩得结结实实!

    整个山洞顿时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