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百年约战
    任雨情依旧一身白衣胜雪,艳阳高照之下,整个人如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彩,仿佛九天降下红尘的仙子,衣袂飘动中,仿佛要驾着凛冽的山风,飞回到孤单冷清的天庭。

    问心剑已是握在了手中,她背转身子,眼光投向了无尽的远山,虽然听到了黄、单两人走来的声音,却仍是没有回转过头来,只是淡淡地道:“你们看,这一片山河多么的壮丽!”

    惊天崖的半山腰有个约摸七丈见方的大石坪,黄羽翔两人走来的时候,就看到任雨情正注目远山,似是要凌空飞去的样子。

    昨天晚上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但黄羽翔却是不敢提及,生怕会影响了她的情绪。两女与他的关系颇为微妙,此次比试,他却也只能两不偏帮,在他的内心深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谁胜谁负!

    他走上前几步,也向远山看去,道:“这一片山河如此美丽,无论怎样,我都要将美丽保存下去,不会让异族人的铁骑蹂躏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

    既然任雨情说比武结束,便要回转问剑心阁,黄羽翔便也只能扛下抵抗异族的重任,在她面前许下承诺,让她回去后可以安安心心,脑子里只用来想他一个人便是了!

    任雨情自是知道他话中的意思,脸上现出又是疲惫又是欣慰的神色,道:“那就一切拜托黄兄了!”

    黄羽翔点点头,心道:“你既然想要躲避,那就乖乖地待在问剑心阁,我就不信青灯古佛可以冲淡你内心的情感!待到边关之事解决,我便到问剑心阁去接你!哎哟不好,问剑心阁的实力肯定足以比拟魔教,凭着我单枪匹马的话,怎么斗得赢那些长年缺乏男人关怀,以致心理不正常的老女人!若是找莹儿她们帮忙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不禁露出几分苦色,任雨情一见,还道他为抵抗异族而忧心犯难,哪知道这好色之人已经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心中还想道:“此人虽然惫懒成性,又天性好色,但在民族大义面前,还是挺得住腰!”若是她知道黄羽翔此时所思,不知道会不会一剑把他劈下万丈深渊!

    单钰莹慢慢走了过来,道:“任姐姐,今天的天气不错,倒是适合大战一场!”

    任雨情回过身体,向单钰莹看去,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这就开始吧!”

    走到石坪的左边,任雨情向单钰莹摆摆手,道:“此战关系到师门荣辱,雨情必会全力以赴,绝不会手下留情!单妹妹你也要全力尽出,无论是胜是败,我们都不要留下遗憾!”

    单钰莹点点头,移到石坪的另一角,与任雨情对峙起来,道:“任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口中如此说着,心中却是想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姐了!看小贼那副狠劲,恐怕不娶到你是势不罢休,你纵使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无用!不过,现在虽然叫你一声姐姐,但过了门之后,你却也是我的妹妹!哼,今天一定要把你给打服了!”

    魔门对她而言,只是不知道所谓的一个名字,她心中欲求一战的原因,竟是要让任雨情这个日后的姐妹知道她的厉害,免得入了门之后,仗着黄羽翔的宠爱,而不将她放在眼里。若是魔门长老知道这个魔门最杰出的传人的想法,不知会有什么表情!

    黄羽翔缓缓退到了一边,道:“我便权当你们的公证人吧!”从怀中取出一声汗巾,又道,“当我抛起汗巾,等它落地的时候,比武就开始!记住,这只是比试,点到即止,你们姐妹一场,我可不想看到任何人流血!”

    见两女都是点了一下头,黄羽翔沉吸一口气,右手一松,汗巾便慢慢飘落。一阵山风吹过,将汗巾扬起老高,在空中滴溜溜地转过一个圈子,终于往地上落去。

    雪白的汗巾轻轻落到了积雪之上。

    “嘿!”两女同时娇叱一声,齐齐向对方扑去。

    “锵”地一声,问心剑突然发出一声脆响,一道寒光流转之中,已是如同匹练一般向单钰莹挥洒过去。

    单钰莹的功意在对峙之间已是冲到了“死寂天下”的境界,移动的速度当真是快得惊人。黄羽翔为了避免自己的气息影响场中的两女,便将自己的功意牢牢锁定,不让霸道的气势外溢一分,因此便只能纯用肉眼来观察两女的举动,单钰莹一旦臻至“死寂天下”的境界,她的动作便不是黄羽翔的所能捕捉。

    没想到她一上来就用上了自己最强的功法,看来她嘴里虽然不屑一顾,但还是相信黄羽翔对任雨情功力的评价,尽量将战斗迅速结束,绝不拖到千招以上。

    只觉单钰莹的身形突然一跳,蓦然便在眼前消失,等到重新捕捉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纵到了任雨情右手半丈处,再度向她冲击过去。

    任雨情一剑落空,心神却已将单钰莹锁定,剑锋一转,已是向她迎了过去,森冷的寒意让站在远处的黄羽翔都打了一个寒颤。

    问心剑如同划开天地的盘古巨斧,明丽的光芒让艳阳都几有失色的感觉,势不可挡地削向单钰莹的腰间。

    单钰莹终是出手,双掌连击,每一掌都是打在了剑僧上,一连十七掌,终是将任雨情的剑意化于无形。她回气极快,掌边过后,身形丝毫不停,猛然向任雨情欺近,右掌聚积了全身的功力,猛然向她打去。

    回剑护身已是不及,任雨情娇叱一声,左手先合再张,一团青色光华翻动中,向单钰莹迎了过去。

    “轰”,脚下的积雪顿时飞舞起来,激射的雪花将两女完全掩盖了起来。单钰莹暴退三尺,脸上头一次露出一凝重之色。

    “小贼说她功力出现了大进步,此言果然不虚!能在一掌之上与我平分秋色之人,除了小贼之外,恐怕在年轻一辈中再也找不出什么人来!可究竟她是用什么办法将功力提升的呢?难道也如雷冬邪、王海川一般吗?”

    心中思忖不已,浑身的功意却是缓缓调动起来,刚才那一击只是试探险性的攻击罢了,真正的比试现在才刚要开始!

    任雨情长剑一圈,所有飞舞的雪花在她凌厉的剑气之下,立时跌落在地,重新回归了积雪之中。山风飘荡,荡起了她雪白的衣袂,飘飘然洒脱无比。

    “红日照天下”*全力发动,炽热的气流顿时从单钰莹的身上向四面八方延展开来,她整个人的身形却是突然矮了一截。原来她脚下的积雪在她炽热的真气之下,已然融化开来,再也承受不住她的重量。

    随着她功力不断地拔高,单钰莹绍三丈处的积雪都开始融化,雪水在她狂暴的真气之下,已是变得滚烫,又将附近的积雪也融化开来。而离她身体较近处,因她发出的温度实在太高,竟是将雪水不断地蒸发成了气体,游离到了空气之中。

    但山上的气温实在太低,水汽爬升到单钰莹上空半丈处,因为已然脱离了她的功力所及,被严寒所结,又重新变成了细小的冰粒落下。可一遇她炽热的真气,立时又化为了一团气体,如此往复,浮到她头顶上的水汽已是越积越多,在她的上空出现了一道奇怪的景象。

    可惜当事人都无暇观看如此美丽的景象,黄羽翔却是暗暗赞叹无比,心道:“若是能够再娶到王家通晓‘冰封三千里’的女子,与莹儿凑成对的话,那岂不是每天都有这种奇景可看了!”

    单钰莹缓步踏前,带动着头上的那片雨云,浩浩荡荡地向任雨情移动过去,声势倒真是赫人之至!

    任雨情的脸上满是慎重之色,问心剑轻轻一挥,身形已是扑了出去,剑影舞动之间,长剑突然幻化出了万千道瑰丽的剑光,向单钰莹疾刺而去。

    “剑轮舞!”黄羽翔轻叹一声,当初任雨情就是用这一招化解了陈天劫的“血影千杀”,让他叹为观止。如今使来虽与当初大为迥异,但其中的功意却是一般无二,只是被她略略变通罢了。

    像他这般没有真正学过招式之人,反倒不会被陈招旧式约束了灵感的发挥,在他而言,将招式变化是再正常也没有了!但任雨情身为当世两大武学底蕴最是深厚门派之一的弟子,能将师门绝招加以灵活变通,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能够创新推出新招,实是具有宗师级的眼光学识了!

    万千道剑影仿佛流星雨般坠落,森寒的剑气让单钰莹头顶上空的雨云都猛然向后移动了数尺。

    单钰莹轻轻笑了一下,双眼在瞬间变成了赤红之色,背后的赤红光圈乍然出现,在“红日大圆满”的功意之下,头顶之上的雨云顿时冲高到了一丈来高,显是她的功力又出现了激增!

    死灰暗灭之气顿时笼罩全场,沉重的压抑感让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剑光如雨,打到单钰莹身前三尺之处,便悉数为她厚实的护体真气化解。“噗噗噗”的一阵闷响后,万千道剑影顿时归化为一,而单钰莹的护体真气也减退到不足半尺!

    任雨情一声娇喝,右手一沉,问心剑已是重重地劈落!

    “呀!”单钰莹也是娇叱一声,双手挥动,浑厚的真气带着炽烈的气流,猛然向任雨情打了过去。

    她蓄势待发,比之任雨情先有折耗的剑势相比,着实占了很大的便宜!狂涌的真气暴井下,在任雨情的长剑还未及僧前,沉厚的掌力已是打到了她的身前。

    任雨情的脸上显出一丝奇怪的表情,左掌猛吐,一道青金之气交杂的光华狂涌而出,竟是将单钰莹如此霸道的掌力化解穷尽。但身体受到单钰莹这股大力的抵触,终是停了下来,只是她的剑气实在凌厉,最后一剑之上所蕴含的力道极大,竟是将突破了单钰莹的护身真气,重重地打到了她的左胸之上。

    交战至此,竟是任雨情稍占上风!

    黄羽翔惊呼一声,刚才任雨情的功意明显出现了一丝别样的涌动。原本他虽然收敛气息,但任雨情逸开的真气仍是与他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但刚才,仿佛两个亲蜜爱人之间出现了第三者,硬生生地挤到了两人的中间,让黄羽翔生出一种极不愉快的感觉!

    但这波功意他实在是熟悉无比!

    真阳诀!张华庭的真阳诀!

    “怎么可能?岳父的内功心法怎会出现在这个问剑心阁的传人身上?虽然岳父不是那种挟技自珍的人,但雨情既是问剑心阁的弟子,无论怎样,都没有理由修习这门武功的啊!况且贪多嚼不烂,她师门的武功和岳父的‘真阳诀’都是当世奇学,无论修习那种,只要练到最高层次,都足以成为一代宗师,实在没有理由再去修习别的功法!”

    黄羽翔百思不解,想到以前与任雨情接触的时候,直到赶赴郑家之前,都没有感觉她的功意有什么变化,就是在郑家遇上她的时候,她的功法明显出现了一丝异样!也就是说,她现在所修习的真阳诀是在从苏州出发到郑家这十来天内学到的。

    任她如何天纵奇材,也绝不可能将一门陌生的内力心法推到很高的境界!况且,她原有的功法本就霸道之极,岂会允许体内另有一种功法的存在!唯一的可能,便是出在张华庭身上了。这个中原第一大高手肯定不能以常理来估量,许是他能在短时间内造出一个绝世高手也说不定!

    单钰莹一旦进入到“红日大圆满”的境界,脸上便没有了喜怒哀乐的表情,虽是被任雨情的剑气打中,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化。她突然露齿一笑,浑身的功意受到痛意的刺激,又出现了一波荡漾!

    纵使任雨情的功力出现了大增长,她也绝对不能输!因为这是关系着黄家大妇的威严,绝不是什么魔门与问剑心阁百年约战如此鸡毛蒜皮的事情所能比拟!

    “我一定会赢!”受到内心强烈求胜欲望的刺激,单钰莹的真气越来越是强盛霸道,无止无境地荡漾在山间!受到她霸道气势的牵引,融化的雪水都是泛动着气泡,仿佛沸腾了一般。

    没有想到小挫之下,反倒让她的功力出现了疯一般的增长!任雨情暗暗心惊,再也不敢有丝毫藏拙,全力发动了并不纯正的“抱扑长生功”,再夹杂着“真阳诀”,青、金两色的光华不断地在她娇躯上翻涌,仿佛正踏云而去的仙子,虽然执剑而立,却是丝毫也感觉不到紧张的战意。

    张华庭不愧是一代宗师,光看他能让任雨情身兼两门绝世神功而互不排斥,这份本事便足以让人佩服不已了!

    单钰莹身形动了!

    淡淡的身影仿佛流光石火,沉厚的压力却如泰山般凝重,小负的单钰莹已经开始了反扑,这个傲气的大小姐还没有输给过任何年龄相左之人,岂能容得下这口气!

    若不是体内另有这股“真阳诀”的帮助,在单钰莹如此迅捷无比的身法之下,恐怕会头晕目眩,落得个只有招架之力吧!两股内力合在一起的威力当真是大得惊人,任雨情虽然仍是辨不清单钰莹的身影,但一点神识却是将她牢牢锁定,便是闭着双眼,也能没有丝毫妨碍。

    不过要与单钰莹如此迅捷无俦的身法比速度的话,那无异是在自讨苦吃!任雨情将功力内敛,只等单钰莹逼到近处,这才回剑反击,极力化解对方速度上的优势!

    两女都认真起来,也将对方视为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大敌,顿时激斗成了一片。

    单钰莹的身形虽是不可捉摸,但她头顶之上的雨云却是最好的招牌,总是如影随形,跟着飘飞不止。黄羽翔看得暗暗好笑,心道:以后若是要洗澡的话,只需要单钰莹如此施为,连搓背也可以省了。

    黄羽翔起初是万分紧张,生怕有哪个受了伤。因为无论是哪个人,都是他心疼的女人。待看到她们斗了个不相上下时,心情便更加紧张起来,两女的争斗已是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俱是将功力催发到了顶点,只要稍一不慎,便是被掌风剑气刮到一点,都会受到极重的伤害。无论是谁,都无法在这种情形下手下留情。

    他提心吊胆地看了几有半个时辰,但两女仍是平分秋色,在大石坪上从东打到西,又从西打到东,丝毫没有胜负可分的迹象。反倒两女的精妙招数尽出,让他可以与自己的武学印证,看得入迷之时,已将两女的胜负忘了个干干净净。

    看到心痒之处,忍不住自己也在一边拳打脚踢,恨不得自己也冲上去打个痛快,哪里还顾得上将自身的真气收敛。好在两女的心思全放在对方身上,没有受到他的影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女的出招渐缓,每出一招都会停顿好久。黄羽翔终是回过神来,知道两女本身的招式已是使尽,像她们这般的高手,使过的招式自是不会用上第二遍,都是苦苦思索新招,以求变化,将对方击败。

    但两女的内力相左,又都是武道上的奇才,实是一时瑜亮,难以分出高下!纵然对方想出了新招,也必可以看出对方的破绽,将她的招式化解。

    单钰莹的头顶依然雨云聚集,任雨情的头顶上也产生了一道白色的汗气,聚而不散,直飘起了老高,一张俏脸已是隐隐泛着艳红之色。

    黄羽翔终是将注意力转到周围时,却发现此时已是月上中天,原来不知不觉间,两女已是激斗了大半天!一想到这里,顿时觉得肚子一阵大饿!只是要让他抛下两女不理,跑到山下去取干粮的话,却是怎都不能放心。

    窥得两女互拼之后,又再沉思之际,黄羽翔立刻道:“莹儿、雨情,你们先停一下!”

    单钰莹充耳不闻,过了老半晌,才回过神来,皱眉道:“小贼,你叫什么,没看到我们正打着呢!”

    黄羽翔微微一笑,指着天上的月亮道:“你们都打了一整天了,还是先吃点干粮,休息一下,明天再打吧!”

    单钰莹转过脸去,看向任雨情,道:“任姐姐,你说呢?”

    任雨情也看了下天色,道:“好吧,我们先吃饭,明天再继续比试!”

    见她转身便要往回走,黄羽翔连忙道:“雨情,你不用回去了,反正我们带的干粮甚多,我去取出,大家分分就行了!”

    任雨情一愣之际,却听单钰莹道:“任姐姐,我还想同你说说刚才比武的事,你有几招真是精妙,害我差点儿上当呢!”

    任雨情回过身来,笑道:“我也一样,单妹妹的功力真是高深,若不是……我绝难赢得了你!”

    黄羽翔见她肯留下来,忙飞身往峰下跑去,到了自己落脚的山洞,将干粮取出,复又向大石坪跑去。行到山腰的时候,却见两女已是各找了块大石头坐下,低着个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走到两女的身边,将干粮袋递给了单钰莹,道:“莹儿,你来!”自己也去找了块大石,放到了两女中间。

    单钰莹接过干粮后,正在解开绳子,看到他挡在自己与任雨情中间时,不由得冷哼一声,道:“女人说话,男人让开!你干嘛要坐在这里,让开些!”

    任雨情也笑道:“黄兄,是不是昨晚被我们俩打得不够惨,今天还想再被揍一顿!”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谁被推揍,现在说还为之过早!你们两个的招式我都看过了,破解的方法也被你们各自找出来了!而我的招式你们却是从来没有看过,怎还斗得我!”

    单、任两女互看一眼,都是格格地娇笑起来。

    好像自己一文不值,黄羽翔不禁有些生气,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单钰莹一脚踢在他身下的那块大石头,硬是将他挪到了一边,再也不能干扰到她与任雨情的交谈,对他白了一眼,道:“你那鬼画符般的乱打乱砍也能叫做招式,真是笑死人了!少在一边丢人现眼!”说着,将一块干粮丢了过去。

    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不受重视,大男子的尊严立时让他恼怒不已,接干粮接过,纳入怀中,又从大石上一跃而去,道:“来来来,我们来比划比划,看看到底谁输谁赢!咕!”长此下去,自己岂不是夫纲难振,在自己的妻子们面前老是抬不起头来。

    最后一个声音却不是由他口中所发,黄羽翔尴尬一笑,又坐回了大石上,重新取出干粮,狠狠地咬上一口,道:“现在你们的夫君大人肚子饿了,没空管教你们!不过你们给我记住,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们!”

    任雨情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比斗完了就从此不见黄羽翔,也任黄羽翔自称是两女的夫君,只是娇笑一下,道:“单妹妹,你的武功高、家世好、人又长得漂亮,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就是挑选丈夫的时候眼光好像太低了些!”

    单钰莹也是颓然一叹,道:“是啊,我也觉得这辈子什么都是趁心如意,就是这个家伙太让我失望了!”

    “喂喂喂!”赶紧将口中的干粮咽下,黄羽翔道,“你们是怎么了,我有哪里不好了!长得帅、浑身的正义感,实是不可多得的佳婿,你们可要懂得珍惜!”既然任雨情没有反驳他,他也乐得顺着竿儿往上爬。

    单钰莹将纤手一阵乱摇,道:“哈哈,什么正义感,想要勾搭女孩子才是真得吧!我们来算算,你都干了哪些好事!在西湖救张妹妹,结果张妹妹被你偷了芳心!在巫山援手楚楚,用心更是不用多说了!唉,你说说看,你做这些事的背后,有哪一桩不是为了让家中多几个姐妹!”她将指头扳来扳去,一桩一桩的数过来。

    其实也有很多是纯出于正义感,但两女既然认定他的为人,自是百般辩解也是无用。不过说说笑笑,倒也是其乐融融。用餐过后,两女又探讨了一下各自的心得,黄羽翔也不时加进了自己的看法。他旁观者清,自有许多两女想不到的东西。

    一直到深夜时分,这才各自返回山洞,等到明日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