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开胃小斗
    任雨情微微一笑,向单钰莹道:“单妹妹,你醒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说得太大声了,把你吵醒了!”

    单钰莹一个纵身,跃到了任雨情的身边,抓住了任雨情的纤手,道:“任姐姐,你都在客气什么?你都来了,我还能睡吗?”头颈一转,向黄羽翔扫了一眼,“小贼,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啊?”

    搞了半天,还是在吃醋,还以为她转了性呢!黄羽翔道:“没有什么,只是问了些关于魔教的事!”天地良心,与任雨情的谈话大多是关于魔门秘辛的,至于男女私情,真得只是廖廖数语而已。

    单钰莹满脸的笑容,也不知有没有相信黄羽翔的话,道:“哦,我还以为你们许久重逢,必有很多话要说,生怕自己这时候出来,会打扰了你们呢!”

    完了完了,醋坛子开始发酵了!酸气都快冲到天上去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用眼睛挑了下任雨情,道:“我也希望能与雨情说些肉麻的话,只是雨情一心想要跳出红尘,却是不肯给我半分机会!”反正自己的用心单钰莹知道的清清楚楚,若是遮遮掩掩的话,反倒要惹她嗔怒了。

    任雨情却是容色不惊,道:“单妹妹,你可不要乱猜!黄兄,你也不要胡说八道!小心雨情要对你不客气了!”

    单钰莹拍手道:“任姐姐,我们联手教训这小贼一顿可好?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是他现在的功力进步太快,我一个人已经斗不过他了!想找海若吧,这丫头古灵精怪的,整天都在想些奇怪的念头,别人的功力又差得太远,又被他骗得死死的!”

    任雨情的脸上现出淡淡的笑意,道:“黄兄,你可是哪里得罪了单妹妹,还不快向她赔礼道歉!小心情海生波,酿成滔天之恨!”

    单钰莹格格一笑,道:“他不是得罪了我,而是太不争气了!任姐姐,那场赌约可是我代小贼定下的,可是到现在任姐姐还是对我们家的夫君若即若离的,岂不是他还不够殷勤,没能打动任姐姐的一片芳心!”

    黄羽翔又惊又喜,什么时候这个最是刁横、自主性格极强的妻子竟然默许了他对任雨情的野心,更是帮着他说起话来了!

    “单妹妹,你不要开玩笑了!”任雨情赶紧摇了摇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雨情一心向道,生命之中,唯一能长伴左右的,就是一盏青灯而已!”

    “我才不要呢!”单钰莹搂住了她的削肩,道,“任姐姐长得这么漂亮,若是终生与孤灯相伴的话,那岂不是太可怜、太可惜了!任姐姐,我们家的夫君虽然有些风流,有些好色,但总体来说,还算体贴,还算温柔!”凑耳到任雨情的嘴边,轻轻嘀咕了几声。

    任雨情立刻双颊通红,跺脚道:“单妹妹,你都在胡说些什么啊?”

    单钰莹的声音一出现之后,黄羽翔便向后退了几步,两人隔开约半丈左右的距离,以避嫌疑。可怜他虽然内力深厚无比,但单钰莹这几句话说得实在是太轻微了,以他的耳力,兀自没有听到半个字。看着任雨情红晕扑面的样子,于清丽之中平添了几分妩媚,当真是说不出的娇丽动人,心中更是痒痒得,直想跑过去问问单钰莹讲究说了些什么,竟能让平和冷淡的任雨情现出如此娇人的一面。

    单钰莹格格娇笑起来,又凑到任雨情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黄羽翔看得实在心痒难止,大大地跨前一步,凑到两女的身边,将耳朵凑了过去。谁知还没有听到她们说话,却觉耳朵一痛,已是被单钰莹单手拎住。

    “痛死了,莹儿,你可是想要谋杀亲夫啊!”黄羽翔低笑一下,伸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滑过。

    单钰莹最是怕痒,立刻将肆虐黄羽翔耳朵的右手收了回来,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嗔道:“小贼,走开些!我们女人说私房事的时候,你们男人走远点!”

    黄羽翔涎着脸道:“好莹儿,我也想要听啊!况且,你们不都是要做我的小娇妻吗?跟我说说有什么关系!”

    任雨情摇摇头,道:“怪不得单妹妹说要揍你一顿!黄兄,依着雨情现在的心情,确实也想将你打上一顿!”

    仿佛树敌良多!黄羽翔总搞不清楚这些女子明明对他怀有深深的爱意,但无论是谁,在没有与他定下关系的时候,总是喜欢口是心非,非要将那张纸捅破,坦陈相见之后,才会将赤裸裸的内心承现在他的面前。

    单钰莹松开了搂着任雨情的双手,猛然向黄羽翔急扑而去,“红日照天下”*在瞬间发动,凌厉的掌力划破空气,硬是挤压出一道真空地带,竟是让掌风都没有发出来!

    没有想到这妮子竟然玩真的!黄羽翔丝毫不敢存有大意,瞧单钰莹这副样子,便是对付生死大敌,也不过如此!他双手一圈,浩大的先天真气已是泉泉涌出,向单钰莹毫不示弱地反击过去。神识展开,瞬间充满了整个山头,将全场的形势一一浮现于心头。

    “嘭”地一声大响,黄羽翔猛地后退三步,身形轻晃之际,双足已是深深地陷到了积雪之中。

    单钰莹的身形却被抛飞起来,凌空荡起。她在空中轻轻一折,道:“任姐姐快来帮忙!”说话之间,真气终泄,落到了地上。

    碎雪横飞之中,黄羽翔已是长蹿而起,重新落到积雪之上,哈哈大笑道:“莹儿,你现在是斗不过我了!不过这场架不能白打,若是你输了的话,可有什么赔偿?”

    任雨情显出几分意动之色,身上的衣袂突然逆风而动,显然已是在聚积浑身的真气。

    单钰莹格格一笑,道:“若是你能赢得了我和任姐姐的联手,我们便任你处置!”向黄羽翔悄悄眨了个眼,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

    黄羽翔立时明白过来,原来单钰莹这番举动原是为自己出谋划策,用意还是要掠夺任雨情的芳心。待会恐怕不是她与任雨情合击自己,而是他们这对欢喜冤家联手打压任雨情吧。

    再次娇叱,单钰莹已是将功法提升到“死寂天下”的境界,整个人发同鬼魅一般,若不是黄羽翔已用神识控制了这片区域,恐怕连她的身影也捕捉不住。

    任雨情适时而动,虽未出剑,但骈指如剑,寒气森森,仿佛天际流星,也是奇快无比。虽然她的速度还赶不上单钰莹,但指上的力道却是奇大无比,将黄羽翔绍三尺的距离全部笼罩住了!

    黄羽翔大喝一声,身如游鱼,避实就虚,已是向边上闪躲开来。

    但两女实可算是当今武林中修为最高的年轻一辈了,两女的联手合击,岂能如此轻易避过!单钰莹如影随形,双手连晃,已是幻出七道掌影,原来已是把“七巧穿心掌”给使了出来。任雨情却是浑身青气大盛,整个人突然一阵加速,再度向黄羽翔急追而去。

    黄羽翔原本的轻功算是不赖,但比之这两女来,还是略逊了几分,若是光凭躲闪的话,根本不可能摆脱得了对方。况且两女颇有默契,联手之下,居然丝毫不露破绽,不给黄羽翔各个击破的机会!

    不过即使单打独斗,除非黄羽翔使出“灭世之剑”这等毁灭性的终极技法,否则的话,便是要赢两女,也非要千招以外。此时他又不能拔剑迎战,想要取胜的话,除非单钰莹倒戈,不然的话,他不被揍成猪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浑身先天真气一阵急速流转,精神力无限提升,终是臻入了“流光之剑”的境界,将两女的每一个举动都清晰捕获!

    其实进入“流光之剑”的境界后,并不是身法出现了大飞跃,只是由于“抱朴长生”真气的聚积,大量集于手腕之上,让他的出剑速度达到了鬼神难及的程度!否则的话,他只需掩到对手的身后,给别人的来上一剑,就将事情结束了!

    虽然两女的配合极为默契,但终究还是有几分空隙!黄羽翔要捕捉的,就是她们攻击间那极其细小的先后差别!怜花剑连鞘而出,猛然向先至的任雨情点了过去,直指她的胸口。

    若是两女没有那极其细小的攻击差别,任雨情自可以对他的攻击置之不理,让单钰莹替她架下这一击。但单钰莹此时却是偏偏落后了一瞬,而黄羽翔的剑势却是急如闪电,若是她不招架的话,等于是送上门让他击中自己。

    纵使知道他不会下狠手伤了自己,但像她和单钰莹这般高傲的性子,又岂会忍得下这种失败!任雨情硬生生地止住了身形,右手急伸,已是向怜花剑抓了过去。

    黄羽翔微微一笑,怜花剑说收便收,剑身一折,又向单钰莹刺了过去。

    转眼之间,单、任两女的合击之势已被他化解开来,“抱朴长生功”的神妙当真是匪夷所思!

    “噗噗噗”,单钰莹的每一道掌力都击在怜花剑的剑僧上,七掌过后,身形终是停下。

    黄羽翔哈哈大笑,浑身的气势陡然上升,霸道的眼神一扫两女,浑厚的真气已是四下溢开,一波波撼动着两女的护身真气。

    单钰莹被他的眼神一扫,顿时手脚一阵发软,恨不得立刻扑到了他的怀中,尽着地享受着他的轻怜蜜爱。即使清冷的任雨情,也是娇躯一阵发颤!

    “莹儿,看来你们今天要输得精光了!”黄羽翔霸气十足地说道,语气之中不泛淡淡的邪气,惹得两女都是情不自禁地脸红起来。

    单、任两女互看一眼,都是齐齐娇叱一声,向他再度扑了过去。

    黄羽翔已是成竹在胸,哪里还会怕她们。将神识无尽地展开,在“流光之剑”的境界下,避重就轻,总能将两女的招式化开,时不时还能乘隙追击,与两女顿时斗了个不分上下。

    三人打得都是极快,一沾即走,转眼之间,已是百招开外!

    到得后来,任雨情也将腰间长剑连鞘使出。她手中有剑,虽然还没有出鞘,便威力比之刚才以指当剑,当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她一全力以赴,黄羽翔顿时落到了下风。但这小子的“流光之剑”当真是神妙无比,硬是让他又支撑了两百多招,这才完全处于防守的状态,再也没有进攻之力。

    “叮”,一声脆响,任雨情的长剑与怜花剑首度相触,大力狂涌之下,两人都是微微后退几步。他们打得太快,绝少有较力的场面出现,是以打了三百来招,这两把剑才碰触了一回。

    猛然之间,这把千年神兵发出龙吟一般的脆响,套在剑僧上的剑鞘突然跳脱半尺,骇人的杀气狂涌而出,无止无尽地向任雨情包围过去。

    受到这股杀气的影响,黄羽翔双目尽赤,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整个人的气势突变,森冷得一如九天十地的魔神。

    任雨情猛地停下身形,沉声道:“黄兄,清静明心,抱元守一!”

    被她用“大悲明王咒”这一喝唱,黄羽翔身形一阵巨晃,猛然跌坐在地,大声地急喘起来。

    单钰莹大惊,连忙纵了过去,急问道:“小贼,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黄羽翔站起身来,眼中的赤红之色已经淡去,他再度喘了几口大气,方才道:“这把剑好邪门!刚才我只觉一股奇冷的感觉从手上传来,突然从心中伸起一股杀戮之意,好像雨情是我的生死大敌一般!”

    任雨情微微一叹,道:“将雨情视为生死大敌的,不是黄兄,而是这把傲天剑!”她将自己的长剑拔出鞘来,指着剑身道,“黄兄、单妹妹,这把问心剑上有道补痕,你们可看得出来!”

    黄、单两人仔细一看,都是点了点头。

    任雨情接着道:“这把剑乃是本门祖师所佩,却被当初的‘天魔魅女’用傲天剑削断。后来请了名匠,这才把剑韶接!只是傲天剑的煞气太重,虽然将佩接好,但这道痕迹却是终难消除!”

    回剑归鞘,任雨情盯了黄羽翔一会,道:“黄兄,你可要小心!这把傲天剑煞气太重,刚才可能是受到问心剑的刺激,勾起了这把剑潜藏的魔性,这才会影响黄兄的心神!其实它不是想对付我,而是为了将问心剑再度削断!这等绝世神兵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傲气,怎都不会让自己的手下败将再存于世!若是黄兄长久使用它的话,可能便要被它的魔性所染,变成嗜血的大魔头!”

    单钰莹悚然大惊,道:“任姐姐,这可怎生是好?”

    “很简单,要么换一把剑,要么尽量少用!刚才黄兄入魔未深,所以会被我的‘大悲明王咒’立刻唤醒,但若是入魔久了的话,恐怕‘大悲明王咒’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任雨情看了看天上的明月,又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一下!单妹妹,我明天可不会手下的留情的!”

    “嗯!”单钰莹道,“我也一定会全力以赴的!不过,任姐姐你也不必再找地方了,我们那个山洞很大,多待一个人也不会挤的!”

    任雨情微微一笑,道:“惊天崖的两边各有一个山洞,正好给两边的人歇息。我本来要到另一边去的话,谁知正好感觉到了黄兄的气息,这才跑过来看看!”

    见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任雨情连忙摇手道:“你们可不要误会!我只是过来看看,可没有别的意思!”有些事情只会越解释越糟,虽然不知道任大姑娘跑过来到底是不是想要私会情郎,但她越描却是越黑。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傲天剑系回腰间,心中暗道:“这家伙这么狠,差点害了我的雨情,以后还是叫你傲天剑吧!怜花、怜花,嘿,摧花还差不多!”

    任雨情的脸上又笼上一层红晕,道:“好了,我要走了,有些事情我还要理理清楚!单妹妹,我们明日巳时再见!”

    “任姐姐,我还有好些话同你说呢!”单钰莹连忙叫道。

    任雨情浅浅而笑,脸上现出了几丝落寞之情,道:“明*斗之后,无论输赢,我都会与单妹妹长谈的!既然是单妹妹继任魔门之主,必然不会为害江湖,我也就可以放心地回转问剑心阁,从此以后,将不再踏足江湖!”

    向黄羽翔投下了一瞥,她转身便行,瘦削的娇躯投下了长长的身影,在雪地上轻轻摇曳,说不出的楚楚动人。明月半残,天地之间,一个绝美的身影缓缓而动,淡淡的身影仿佛孤独了一万年。

    黄、单两人都是看得痴了,不知不觉间,单钰莹已是泪流满面。

    她回身扑到黄羽翔的怀中,轻声道:“任姐姐好孤单,小贼,我能感觉得到!你一定要将她娶过门来,用全部的身心来化开她心中的冰雪!”

    黄羽翔又何尝不是,只觉喉咙一阵发苦,想要唤任雨情的名字,可是话到嘴边,却是硬生生地收了回去。他轻轻拍了拍单钰莹的背,再扫了一眼任雨情已然消失得地方,道:“莹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她追回来的!便是拆了问剑心阁,我也要让她答应嫁给我!”

    话锋一转,黄羽翔责问道:“莹儿,你不是说要帮我取胜的吗,怎得老是尽顾着打我?”原来她曾向黄羽翔打过眼色,示意会帮着他,谁知只看到她发了疯似地向自己拳打脚踢!

    单钰莹一呆,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道:“我打着打着就忘了!”

    黄羽翔摇了摇头,叹气道:“我老是想不通,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怎得会如此喜欢打架,跟海若倒是很像!”提到赵海若的名字时,他不禁左看右瞧,生怕这古灵精怪的妮子又突然从哪里钻了出来,将他大大吓上一跳。

    单钰莹嘻嘻一笑,道:“我若不凶一些,你就更加不把我放在眼里!便是如此,你还不是一个姐妹一个姐妹地往家中添吗?”

    “我哪敢不把你放在眼里!”黄羽翔抓住她的双手,放到自己的胸膛上,“我把你放在这里!只要它在跳动,我就时时刻刻地记着你!”

    单钰莹嘤咛一声,扑到了他的怀中,轻声道:“纵使你是在骗我,纵使你只是在哄哄我,我也还是很开心!小贼,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被男人一哄,便是要将她连心都掏出来,她都心甘情愿呢?”

    黄羽翔一阵感动,将她紧紧地抱住,道:“你是待放的鲜花,我是夜间的甘露,受到我的滋润,你自然会绽放出美丽的花朵!我的真情就是甘露,你的心就是鲜花!我把真情给了你,你把真心给了我!”

    “嘻嘻,死小贼,骗女孩子的话一套接着一套!不过,我喜欢听!骗我也好,哄我也罢,小贼,在我耳边一直说好吗?我要听到耳朵生茧,要你陪着我一起白头到老,永远不停地听你说着情话!一百年,小贼,人只能活一百年真是太短了!我真得希望能够早些遇上你,能够早些让你抱着我,听着你的甜言蜜语!夫君,我傻吗?”这个刁蛮的小姐终于将水晶般的心完合向黄羽翔敞了出来。

    “傻妮子,我的傻媳妇!我会永远爱着你!我不知道永远是多久,但我有生之年,都将把你铭记在我的心里!莹儿,我不想对你许下什么诺言,但我希望,百年之后,我会死得比你晚!因为,我不想让你带着忧伤的眼神,在痛苦中死去!我要你开开心心地,在我怀中走完人生的道路!纵然一直到最后,也有我陪着你!”黄羽翔坐倒在了雪地上,紧紧地拥着单钰莹,虎目之中竟已有些泪光闪动。

    “嗯,我一定要比你先死!小贼,说好了,你可不能赖账啊!你什么事情都可以骗我,就是这件事你一定要向我保证!”单钰莹的脸上浮起了幸福的光彩,她喃喃道,“娘亲一定会为我高兴的,因为我找到了她没有寻到的幸福!小贼,跟我去见娘亲,爹爹虽然现在不会承认你,但娘亲一定会知道你是莹儿的好夫君……”声音渐低,终是复又睡了过去。

    在心爱男人的怀中,她睡得仿佛一个婴儿,嘴角兀自挂着一抹纯真的笑意。

    黄羽翔静静地搂着她,用宽广的胸膛将她紧紧抱着。外面的气温虽然很低,但黄羽翔的内心却已经完全燃烧了起来,温馨的情意将这一片冰天雪地都变得暖洋洋的。

    九月的天空突然洒下了片片雪花,黄羽翔抬头望月,冰冷的雪花掉在脸上,冷冷的,却是半分也没有减退心中的热火。

    紧紧地拥着单钰莹,拥着他今生的最爱,任凭天上的雪花将两人的身体掩盖。银妆素裹之中,两人的身形已是完全被雪花所掩盖,只留下两个相拥的雪人。

    人的生命固然是有限的,不过百年的弹指光阴,但这一刻却是隽远的!天地似在见证两人的情意,用冰雪将两人深情的相拥永远凝固起来!

    ※※※※※

    “死小贼,你到底脑袋有没有病啊!竟然让本小姐在冰天雪地里待了一个晚上!”单钰莹大发娇嗔,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身后,将身影投到了黄羽翔的眼前,张牙舞爪的样子,与昨晚的温柔判若两人。

    双手插腰,嚣张的气焰让黄羽翔顿时缩成了一团,单大小姐大声道:“若是我生病了怎么办?若是影响了我今天的发挥怎么办?你说,你说,你赔得起吗?”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好了,莹儿,算我错了总行了吧!”搂住了她,用温柔包裹着她,免得让她再度化身成母老虎。

    单钰莹突然噗哧一笑,道:“小贼,要不要我手下留情,让你的雨情多走上几招,让她留几分颜面?”

    黄羽翔怔怔地看了看她,突然哈哈大笑,道:“不是吧!雨情的功力不知怎得,突然增强了不少!你便是要赢她,也非得在千招以后!她自幼筑基,底子与你在这些天功力的突飞猛进相比,可要厚实好多!斗得时间越长,你的胜算就越少!”

    “哼!”单钰莹颇不服气地转过身体,道,“啧啧啧,还没有过门,你就这么偏帮着她!”

    黄羽翔嘻嘻一笑,在她的俏脸上轻轻一弹,道:“你不也是还没有过门吗?”

    单钰莹大羞,当下不依起来,与黄羽翔顿时闹成了一团。直到太阳渐高,这才向惊天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