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赶赴约战
    想到这个女人就是让于雅婷性格大变的罪魁祸首,黄羽翔打心眼里泛出强烈的杀机,只是目前身处魔教,实是不能轻举妄动!饶是如此,森冷的目光仍是让楚心月大感心寒。

    意识到无论是自己的前辈的身份,主人的优势,都不该在这个后辈面前落了下风,楚心月冷哼一声,道:“雅婷受了这么重的掌伤,除非有千年人参之类的灵药,方能将她起死回生!我纵是本事再大,又岂能给你变出一株千年人参来!”

    “楚师叔,不用这么麻烦的!”单钰莹脸上挂着笑容,但却是一点笑意也没有,“于师姐的伤同我一个姐妹一般,只要以千年血蛤蟆续接经脉,再用千年玄玉固化,便能恢复如常!若是有千年人参的话,自然是锦上添花!”

    楚心月的脸上并无欣喜意外之色,道:“忘云峰虽然盛产血蛤蟆,但师姐也是花了三年的功夫,才凑巧找到过一只,况且那只血蛤蟆已经死了!若是还要花上三年的话,雅婷早就一命呜呼了!”

    将怀中的玉盒取出,黄羽翔微微一笑,道:“我这里正好有一只千年血蛤蟆,只是不知道用法,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至于千年人参之类的药物,于姑娘已经服过好些了,只要将她的经脉续接,药力定能散入四肢百脉,发挥作用!”

    楚心月微微有些意外,毕竟千年血蛤蟆、千年人参都是难得一遇的奇物,但听黄羽翔说来,好似在大街上随便就能拣到似的,岂能不让她生出惊异之情。

    将玉盒接过,楚心月终是露出了几分关怀之色,问道:“雅婷现在在哪里?”

    黄羽翔道,“于姑娘在我的屋子里待着!当日前辈走得快,我又寻不到前辈,只好将于姑娘带到了自己的屋里。”

    当时魔门五长老一旦脱困,立时如惊弓之鸟,在教众的护翼下隐到暗处,楚心月更是让徒弟在一边躺着,连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黄羽翔深知这些人天性凉薄,纯以利益为中心,是以言下颇不留情。

    楚心月乃是媚术高手,平时就是讲究得就是修心,再加上几十年的阅历,岂会被黄羽翔激怒。她微微一笑,道:“雅婷没事我就放心了!”一脸宽慰的表情,竟是将黄羽翔的暗讽全当没听见一般。

    惜花婆婆轻哼一声,道:“百年约战,向来便在昆仑的惊天崖举行。虽然也在这座山里,但昆仑太大,走到那里的话,也需要两天的时间,今日已是九月初五,莹儿,你最迟明天就要出发!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一定要为圣门争出气!”踱步到单钰莹的身边,凑耳过去,轻声道,“这几天不要行房事!”

    男女沉溺于房事,便会大大影响功力的精进,甚至还会不进反退。在惜花婆婆看来,单钰莹乍识男女之事的滋味,必会食髓知味,乐此不疲!

    若是单钰莹以处子之身迎战任雨情,必能将功力发挥到淋漓尽致!惜花婆婆恼怒地瞪了一眼将单钰莹的完美之身破坏的大恶人,方才踱了回去,重新坐下。

    只是她却不知,黄羽翔的内功乃天下最为神妙的“抱朴长生功”,在男女*时,能够将阴阳之气互补。黄羽翔自然不会在做那种事的时候还考虑到功力增长的事情,但“抱朴长生功”已能自动运行,让双方获益,虽然及不上黄羽翔主动施为来得好,但总也对双方极是有利,倒不会出现像惜花婆婆想得那么情形。

    单钰莹脸色大羞,立时低下头来,连头颈也是通红一片。

    惜花婆婆虽然说得极轻,但以黄羽翔先天真气修成的耳力,岂有听不到的道理,再说,惜花婆婆也没有刻意运功压低声音,估计是有意也让黄羽翔听到的。这个家伙嘻嘻一笑,脸上没有半丝不好意思,道:“那好,我们这就回去拾掇拾掇。楚前辈,请随我一行,于姑娘还需要你的照顾。”

    楚心月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迟!黄少侠,请!”

    黄羽翔拉了单钰莹便走,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处处都是重九邪恶的气息,让人感觉极为不适。

    三人两前一后,一路行到黄羽翔所在的房间,推门而入,进到里屋,终是见到白衣似雪的于雅婷平静地躺在床上,脸色也是苍白无比,看上去极是柔弱可怜。

    楚心月毕竟与她有了近十年的师徒之情,看到她的时候,终是神情大变,现出关怀激动之色,一个箭步冲到于雅婷的身边,轻抚一下她的秀发,道:“雅婷,师父来了!”

    黄羽翔暗暗一叹,道:“前辈,请立刻为雅婷施救吧!救人之事,万万不可拖延!”

    楚心月乃是修心高手,闻言立时将激动之色收起,从怀中取出那个玉盒,道:“黄少侠,请你暂退片刻。单师侄,你帮我将雅婷的衣服脱下来!”

    黄羽翔看了单钰莹一眼,道:“莹儿,好生照看于姑娘!”转身出了屋子,轻轻带上了房门。

    在屋外无聊地等待,终是开始漫无边际的思考起来:“海若这小丫头跑哪去了,难道还在生我的气吗?嗯,等一下去看看她,顺便‘安慰’她一下!虽然亲吻之事都是由她而起,但若是说给岳父知道的话,恐怕不会相信天真纯朴的小丫头会干这种事!肯定以为是我教坏了小孩子!唉,这丫头看*历了情感上的波折,怎得还是长不大!”

    “心儿她们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么些天了,她们也该到苏州了吧!唉,我确实该写封信回去!”寄信之事,也只能说说而已,他的几个大字写得连他自己都极难认得出来,若是寄回去的话,恐怕又要被张梦心几女多了个笑话他的材料。

    胡思乱想了许多,终是听到背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房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单钰莹在背后轻声道:“小贼,要不要去看一下你的于姑娘啊?”

    黄羽翔回过头来,见她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也不知道她在动什么脑筋,道:“那是自然!嗯,莹儿,你最近好像越来越好看了,只要一会不见,我就觉得你好像又变美了几分!”

    “瞎说,哪可能这样!”单钰莹轻啐一口,但脸上却是浮起了喜色,毕竟得到心上人的赞许,心中总是高兴。

    楚心月也走了出来,道:“雅婷的伤势太重,不能受到惊动,就让她住在你这里吧!反正你们明天就要走了,我便搬到隔壁去住,以便照顾雅婷!只是千年玄玉这等奇物又要到哪里去找呢?”

    想不到偌大一个魔教,传承了千载的魔门,竟然没有几件宝物传下来:掌教令符已被单、张两女毁去,怜花剑又落到了黄羽翔的手中,所剩下的,只是几门武功而已。

    黄羽翔道:“前辈,这你不用担心!晚辈的朋友那里有千年玄玉,等到百年约战过后,便去寻她求取灵药!”

    千年玄玉这等宝物可不是常人能够拥有!想不到这个无行浪子还认识这么多的奇人异士,楚心月不禁暗暗奈闷起来。心中虽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淡淡道:“你们明天就要上路,现在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事关圣门的荣耀前途,单师侄一定要全力以赴!”

    单钰莹偷偷向黄羽翔呶了呶嘴巴,意思是这个女人好烦!随便转过脸来,恭敬地道:“是,钰莹一定不会辜负各位师伯师叔的期待!”心中暗暗想道:等我继任了教主之后,就让你们一个个都上山采药去,免得看到就烦!

    楚心月点点头,长袖一甩,已是飘然而去。

    “莹儿,到底血蛤蟆是怎么用的?”虽然这只血蛤蟆已经被捉了很久,但黄羽翔却始终不知道用法。

    单钰莹轻轻一笑,道:“能够派上用场的是血蛤蟆的鲜血,只是此物本小,鲜血就更少了。所以只能割开它的四肢,轮流放血!每次又不能取得太多,不然的话它便要失血而死了。这样过个六七天,便重复一次。到得一个月左右,估计所取的鲜血便能涂遍全身了!”

    “照这么说,便是将雅婷的伤治好了,这只血蛤蟆也死不掉了?”黄羽翔颇有松了口气的感觉,总算可以将这只血蛤蟆再送给赵海若了。一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暗暗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对这个小丫头居然这么在乎起来。

    “是啊!只要每取割取鲜血的时候小心一点,血蛤蟆是不会死的!”单钰莹刚从楚心月那里知道了这些东西,立时搬过来卖弄一番。

    黄羽翔伸了个懒腰,道:“这下子总算是解决了一件事情!莹儿,值得庆祝一下,今天晚上我们……”

    “好好地睡一个安稳觉!明天要开始赶路了!”单钰莹生怕他又说些让自己脸红的话,连忙将话头接过。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她轻轻搂住,道:“莹儿,你是跑不了的,难道你还有没有这种觉悟吗?”

    单钰莹在他怀中轻轻打了他一记,道:“小贼,你什么时候才会娶我啊?”

    眼下连身子都交给他了,若是不幸或是幸运地已是蓝田种玉,那真要挺了个大肚子成婚了!单钰莹是官宦人家出身,未婚生子对她而言,实是不可想象的灾难!

    “我知道你担心的。”黄羽翔在她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道,“等到这里的事情一结束,我们便举行婚礼。你爹爹那里,便让林绮思先稳住了。等我做出一番事业的时候,再上门补道工续!”

    “什么补道功续!”单钰莹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是什么破烂玩意吗?”

    黄羽翔哈哈一笑,道:“若是这么美丽动人的莹儿也是破烂玩意,那我真想要去做个拣破烂的,天天拣到像你这般美丽的破烂!”

    单钰莹俏脸微微一红,随即却是大怒,嗔道:“臭小子,你天天都想换新的!就知道你们男人没心没肝没肺没脑子,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大浪子!”

    “说到这个,怎得好久没有看到海若这个丫头了!该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有这个小丫头在身边,虽然吵吵嚷嚷的,但却是时常带来欢笑,实是不可多得的调解气氛的高手。

    “我才没有这么小气呢!”屋顶突然掀开了一块,艳丽的阳光射过来,一个淡淡的人影探头从洞中望进房间,赵海若撇撇嘴,道,“我生什么气啊,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这女人神出鬼没,已是超脱了高手的范畴,只能用无所不在来形容了!黄羽翔轻笑一下,道:“海若,你爬在屋顶上干什么?”

    赵海若的脸上立时现出兴奋的神色,道:“我在抓老鹰!这里的老鹰飞得太高,我又够不着它,只好躺着装死,让它飞下来吃我!”

    黄羽翔与单钰莹面面相觑,再次为此女大异常人的思考方式而感到好笑,黄羽翔挠挠头,道:“那你干嘛跑到屋顶上去呢,而且还爬到我的屋子上去!”

    “你这个人好笨!”赵海若从洞中一跃而下,道,“躺在地上的话,老鹰看不到怎么办?你的屋子在这一圈又是最高的,当然要跑到你的屋顶上去了!”

    “那你有没有抓到呢?”黄羽翔笑嘻嘻地问道。

    “抓到的话,我还会躺在上面吗?”赵海若轻哼一声,道,“上面的太阳那么毒,你倒是爬上去试试!”看了自己依旧纤白的玉手一下,脸上现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喃喃道,“还好,没有把皮肤晒黑了!”

    “对了,海若!”黄羽翔向她招招手,道,“我和莹儿明天要出去,可能要过十来天才能回来。你便留在这里看着赤莲香这个蒙古人!另外,雅婷这里你也多来看看,我总怕有人会对她不利!”

    赵海若立刻跳了起来,道:“你们要到哪里去玩,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黄羽翔终是苦笑一笑,道:“难道你听不懂得我的话吗?你要留在这里,听到了没有!”

    赵海若立时将樱唇噘了起来,将单钰莹从黄羽翔的怀中拉了出来,道:“单姐姐、钰姐姐、莹姐姐,你让臭小子答应带我出去玩好不好!我要玩,我不要待在这里,闷都要闷死了!”

    单钰莹轻笑一下,道:“海若,我是主内的,管管家务事!至于其他的事情,一切都由小贼作主,我可帮不了你!”向黄羽翔眨了下眼睛,绽开了一抹浓浓的笑意。

    赵海若松开了抱着单钰莹的双手,又绕到黄羽翔的身边,抓住他的双肩便是一阵猛烈的摇动,道:“臭小子,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被她摇得连骨架也快要散了,黄羽翔忙抓住她的双手,又怕她继续做乱,索性将她搂在了怀里,道:“你想要出去玩的话,以后机会还多着呢!我和莹儿去得地方又不好玩,除了山就是雪,又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赵海若轻哼一声,虽是被他搂着,却也没有反抗,突然在他怀中转过身体,与他迎面相对,羞郝地道:“要不,你答应带我去,我就让你亲我一下!”

    将抱着她的双手紧了下,黄羽翔皱眉道:“海若,这种事情怎么能够用来讨价还价呢!”脸上泛过一抹笑意,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道,“再说了,我想吻你的时候就吻,哪需要和你做交换!”

    “哼!”赵海若使力将黄羽翔推开,转到单钰莹的身边,道,“单姐姐,臭小子欺负我!你要替我作主!不如这样,我陪你去参加百年约战,让这臭小子留在这里吧!”

    单钰莹立时现出意动之色,想道若是让黄羽翔同去的话,这小子难免要与任雨情勾勾搭搭,虽说任雨情不染世情,修习得更是*两绝的功法,但黄羽翔这小子死缠烂打的无赖功夫却是最好,怎都要提防一二。自己肯定会全力以赴,将任雨情远击败,而人在失意的时候,感情最是薄弱,若是黄羽翔乘隙而入,那任雨情倒真有可能陷落在他的魔掌中。

    “不行!”单钰莹心中暗道一声,“任姐姐长得那么漂亮,又像冰山一般,大哥二哥三哥也说,他们比较中意冷若冰霜的女子,因为这样更能让男人有征服感!小贼肯定会千方百计地讨她的欢心,岂不是要将我们都丢在一边!”

    黄羽翔向赵海若看看,脸上现出好奇的表情,道:“喂,你是怎么知道我和莹儿去参加百年约战的?”

    “你看我像个笨蛋吗?”见黄羽翔摇了摇头,赵海若格格一笑,道,“这种事情连笨蛋也猜得到,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单姐姐,这小子太笨了,不知道他是怎么骗到心姐姐、楚楚姐姐、真真姐姐的!”

    “我笨吗?”黄羽翔喃喃自语,不过在赵海若的面前,自己是好像变得格外的笨拙。究竟是这个丫头太过聪明,还是自己被她搞得头晕脑涨,连平常的判断力也没有了。

    “不要胡闹了!”黄羽翔倒确实打下了这个主意,要与任雨情好好叙叙,怎都不能让赵海若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当下双手抓住她的衣服,已是将她扔了出去,道,“你给我老老实实、安安份份地待在这里!”双眼向她一瞪,“怦”地一声将门关了起来。

    转过身来,却是迎上了单钰莹一脸古怪的表情,黄羽翔道:“莹儿,你怎么了,干嘛用这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

    单钰莹轻哼一声,道:“小贼,你究竟是陪我去,还是想要找人家任姐姐叙叙旧情?”

    “哪有什么旧情!”黄羽翔忙将双手连摇,道,“旧情没有,不过我倒是希望借这个机会,与她生出些情意出来!”知道以单钰莹的聪明,自己的心思必然瞒不过她,还不如老实交待,想来她虽是刁横,但当时订下赌约的时候,可是她一手促成的。

    单钰莹轻哼一声,道:“就知道你这个小子没有安什么好心!好在你老实坦白,不然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黄羽翔暗捏了把冷汗,将单钰莹抱住,道:“莹儿,我知道对不起你,见一个爱一个!有时候,连我都管不住自己的感情,看见漂亮的女子,就想上去搭讪!不过,日后我一定会收敛的!”

    “哼,明明自己花心好色,却要找这么多的借口!你们男人真是……”单钰莹跺了跺脚,道,“好了!这次我不和你算账了!你现在已经有我、张妹妹、楚楚、真真、海若、雅婷六个姐妹了,顶多再加上一个任姐姐,若是你娶上一个,我就剪了你一根手指,手指剪完就剪脚趾,等到脚趾也剪完了,你就等着去当太监吧!”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莹儿,我若是成了太监,那你可怎么办呢?”

    见单钰莹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连忙改口道:“好了,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明天就走!”

    第二天的时候,惜花婆婆只丢给他们两人一张地图便不负责任地走了,说什么历来的百年约战,双方都是只有一人可以参加。黄羽翔因为不是魔门的人,自然不受这个限制。

    两人躲着赵海若,偷偷地离开了魔教。直到下了坐忘峰,这才按图索骥,一路向惊天崖行去。按两人卓绝的轻功而言,到惊天崖只需要一天多的时间。但两人都是不识山路,走了好多的冤枉路。况且单钰莹初尝云雨滋味,与黄羽翔正是如胶似漆,好不容易甩开众人,能够与黄羽翔单独相处,自是要怜惜这难道的机会,一路上自是与黄羽翔百般缠绵。

    越是往西行,山势越是陡峭,气温也越是低下。到达惊天崖的时候,只见处处都是常年不化的积雪,四下都是白皑皑的一片。好在两人都修成了先天真气,已是寒暑不侵,倒也无甚大碍。

    这惊天崖实是一座陡峭无比的孤峰,直插云霄,比周围的群峰要高上许多,“惊天”之名,倒也取得颇为合宜。

    黄羽翔在峰下寻了个山洞,生了一堆火,与单钰莹相拥坐在洞内。他们一路担搁,到得这里的时候,正好是九月初八的晚上。

    单钰莹缩在黄羽翔的怀里,怔怔地看了一会篝火,道:“小贼,你希望我们两个谁能获胜?”

    黄羽翔倒是从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想道:若是任雨情输了的话,她肯定要回转问剑心阁,自己岂不是再难与她见上一面;可若是单钰莹输了,魔教便又要蜇居百年,抵抗异族的时候,这股势力便派不上用场了。不对,百年约战只是魔门与问剑心阁的约定,魔门正是因为这个,才创立了魔教,借着这个触角,插手江湖!便是单钰莹输了,受约束的也只是魔门的那些长老和雷冬邪、于雅婷等人,魔教的教众可是不受此约束!

    虽然心中的天平已有倾斜,但当着单钰莹的面,他可不敢说希望她输的话,忙道:“我自然希望你赢了!况且,雨情自承她的修为及不上你,这场比武,你是稳操生券!”

    单钰莹打了个呵欠,在他的怀中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躺得更加舒服,喃喃道:“小贼,就知道讨我开心,不肯说实话,你以为我不明白你的心思吗?”双眼微微合上,已是进了了梦乡。

    黄羽翔微微一笑,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看着她在睡梦中平和的脸蛋,心中充满着感激之意。

    若是没有遇上单钰莹,恐怕自己怎都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每一次凶险的背后,都有她傲然的身影!虽然她喜欢吃醋,但又哪个女人不是呢?况且,纵使她心中不满,但还是默许他风流花心,此等佳人,真个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蒙蒙胧胧间,只觉一股极为平和清淡的气息传来,黄羽翔猛然睁开了双眼,双目之中神光大射。

    任雨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