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无心插柳
    “楚楚,你想夫君吗?”司徒真真无聊地坐在椅子,靠在窗子边上,看着窗外青翠连绵的群山。

    原本他们一行人应该取道苏州,在那里等黄羽翔三人的。但张梦心三女都是以在长沙离黄羽翔比较近为由,一定要留在此处等他。若是留在长沙的话,那么比之回到苏州,起码可以早上三四天见到自己的心上人。

    张华庭疼爱女儿,自是不会拂逆她的意思。刘恒和李梓新两人无论是哪方面的原因,都只能留下来陪伴左右了。李梓新杀性太重,好似一日不见血心情就不快似的,伤势还未大好,就开始在岳麓山大肆杀戮起来。满山的野兽这十余日算是倒了大霉,像狼、野猪这种大点的动物已是无处寻觅。倒是张梦心一行每天都有野味吃,受了这个好处,倒也少有人劝他放过这些可怜的动物。任雨情因为重阳百年约战将至,已是同魏雅心回转问剑心阁。

    “嗯——”南宫楚楚应了一声,突然回道,“真真,你会不会想家吗?”

    “家?夫君居无定所,有夫君的地方才是家,我当然想家了!”司徒真真回过头,看向南宫楚楚。

    “不是的!”南宫楚楚见这妮子三句话离不开黄羽翔,不禁笑道,“我指的是你原来的家!真真,你想家吗?”

    “哦”,司徒真真想了想,道,“大哥、二哥一天到晚都就知道去青楼赌场,爹爹又一天到晚忙着应酬,娘就知道拿家里的东西贴补娘家,隔三差五的就要回娘家一趟,一去就是四五天,仆人们个个见了我怕,哪有人陪我玩!在这里,还有你和张姐姐陪着我,等夫君回来了,又会多了单姐姐,海若也肯定跑不出夫君的手掌!嘻嘻,到时候就更热闹了!”

    这妮子在认识黄羽翔之前,可是个刁蛮不输单钰莹的大小姐,只是不知怎得,在追随了黄羽翔后,就变得如此温柔大方,还真是个异数。

    南宫楚楚微微一笑,道:“是啊,我们聚在一起,远远要比原来那个家要温馨快乐得多!只是,你同大哥私底下结为夫妻,难道不怕家里人责骂你吗?”

    “怕什么!女人就是泼出去的水,早晚要嫁人的,我只是碰巧走得快了些!况且,以后是夫君养我,关他们什么事!嘻嘻,大哥二哥是标准的势利眼,如今夫君的名声这么大,他们拼命巴结还来不及,哪会责骂我!爹爹只有我一个女儿,肯定不会为难我和夫君的!”司徒真真嘻嘻一笑,走到南宫楚楚的椅边,从背后将她搂住。

    “真真啊,家丑不可外扬!我们是一家人,那倒没什么,若是被旁人听到了,那却是不太好!”

    “怕什么,反正我现在是黄家的人了!”司徒真真一脸偷笑的神情让南宫楚楚觉得以前一直没有看透过这个妮子,她又道,“那你呢?想不想家,怕不怕被家里人知道呢?”

    南宫楚楚苦笑一下,道:“我没有兄弟,家父原本有意让我做南宫家的下一任家主,只是……唉,爹爹已经不当我是他的女儿了!我对南宫家从小就怀有一种恐惧之心,能够逃出那里,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只是我娘亲却仍留在那里,以前爹爹骗我回去的时候,就用娘亲生病为理由!但娘亲的身体真得不好,我很担心娘亲!”

    “楚楚,你放心好了!等夫君回来了,他一定会带你去将伯母接回来的!”司徒真真将双手搂得更紧些。

    “嗯,夫君现在不知怎么样了?”南宫楚楚端起茶杯,欲待喝上一口,猛地上身前倾,干呕了一下。

    “楚楚,你怎么了?”司徒真真忙转到南宫楚楚的身前,关切地道,“哪里不舒服?”

    南宫楚楚俏脸微微一红,道:“我没事,只是觉得有些恶心罢了!”

    司徒真真点点头,道:“说来也怪哦,楚楚,你最近好像特别喜欢吃这里的桔子!那么酸,我和张姐姐都不敢吃,偏就你一天要吃上四五个!该不会……”右手抚上了她的小腹,轻轻摸了几下,“楚楚,你是不是有小宝宝了?”

    南宫楚楚也将双手放到了自己的小腹之上,道:“我这两个月那个都没有来,看来好像是有了!”

    “真的?”司徒真真猛然转到了南宫楚楚的身前,蹲了下来,将脸颊凑到她的小腹上,道,“让我听听小宝宝的声音!”

    “真真,才两个月多一些,哪里会有什么声音,我的肚子都还没有开始变大!”南宫楚楚脸上闪现着幸福的光晕,“原本我一直很害怕,一个还没有嫁人的女人就已经有了孩子!可是一想到要做母亲的时候,就感觉什么都是次要的了!这是我跟大哥的孩子,我好高兴!”

    “嘻嘻,那我也要做娘亲了!”司徒真真跳起来拍手大笑。

    “真真,难道你也有孩子了?”南宫楚楚看着她欢跳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司徒真真停了下来,道:“我没有啊!不过,楚楚生得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就是心姐姐、单姐姐的孩子!你当了娘亲,就等于我们也当了娘亲啊!”

    南宫楚楚的脸微微一红,原本她颇为得意自己第一个怀上了黄羽翔的孩子,心中不无挟此与众女别苗头的意思,岂料司徒真真最是不嫉,只是纯粹地替她高兴、替黄羽翔高兴,反倒让她颇为不好意思。

    “嗯,我们大家的孩子!”南宫楚楚的脸色转得越发得温柔。

    司徒真真拍了拍南宫楚楚的秀肩,道:“这么天大的喜事,为什么你不告诉夫君呢?”

    “以前我也没有确定是不是真得怀孕,等到我知道真得有了大哥的孩子时,大哥却已经去昆仑了!”南宫楚楚轻笑一下,道,“不过这样也好,等大哥回来的时候,就给他一个惊喜!”

    “你说夫君会不会兴奋得也像个孩子啊?”司徒真真吃吃低笑起来,“说不定夫君还会跟小宝宝吃醋起来,生怕你有了宝宝之后,就再也不理他了!”

    “小丫头,就知道胡思乱想!”南宫楚楚在她的*上轻拍一下,道,“应该让大哥多宠幸宠幸你,让你当个真正的娘亲!”

    司徒真真格格格地笑了起来,道:“那好,这可是你说得!以后夫君跟我亲热的时候,可不许你们争风吃醋!”

    “小丫头,就知道想些羞人的事!看我不打死你!”南宫楚楚从椅上弹起,伸手去搔她的痒。

    司徒真真最是怕痒,立时跑到床边,缩成了一团,娇笑道:“像我这么喜欢做羞人之事的人都没有怀上小宝宝,你却已经有两个月了,看来你比我还要喜欢和夫君亲热!”

    “不是的!”南宫楚楚的娇躯压到了司徒真真的身上,“有没有怀上孩子,只是很巧的一件事情,并不是次数多了就一定会有!我好像和大哥第一次的时候就有了!”

    司徒真真笑得在床上转来转去,道:“那我真是太不巧了,天天缠着夫君亲热,都没有种玉!你却无心插柳,反倒柳树成荫了!”

    两女正嬉戏间,却听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司徒真真一愣,南宫楚楚却道:“又不是在敲门我们这边的门,好像是张姐姐那里的!”随即却是眉头微皱,道,“这家客栈已被我们包了下来,没有别的客人了!难道有大哥的消息了?”

    两女齐齐向床上爬了起来,向屋外冲去。跑到门外的时候,却见张梦心正在关门,司徒真真忙问道:“张姐姐,是不是有夫君的消息了?”

    张梦心将樱唇一撇,道:“大哥啊?每次出去都是不肯捎些音讯回来,害得别人为他操心不已!”指了指大堂的方向,又道,“林绮思在外面,不知道又有什么事了?”

    司徒真真嘻嘻一笑,道:“看来这个大明公主也对我们家的夫君念念不忘,又跑过来看夫君了!”

    张梦心摇摇头,道:“以林绮思的耳目之灵,肯定知道大哥已经离开长沙了!不知道这次来做什么?我们一块去看看吧!”

    当先领路,向客堂走去。司徒真真向南宫楚楚打了一个眼色,道:“我才不信林绮思能够抗拒得了夫君的魅力!”拉着南宫楚楚,也跟随而去。

    三女行到大堂,却见林绮思穿了一身紫色的宫装,模样真个是高雅端庄,美丽无比。她的身后却是站着梅、菊两个嬷嬷,武当三云、少林四知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见到张梦心三女出来,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各位,十数日小别,不知可还好吗?”

    张梦心微微一欠身,道:“多谢公主挂心,民女等一切都好!”

    司徒真真却是眼睛一眨一眨,道:“公主,你可知道夫……黄大哥的下落?”

    林绮思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是司徒真真吧!那臭小子竟然没有联系你们吗,哎,就知道这小子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他现在正在魔教,帮着他的新欢闭关修行呢!”

    张梦心也是一笑,道:“公主殿下,原来你在魔教也伏有探子!不过民女对黄大哥有信心,他决不会忘记我们在这里等他的!”

    林绮思露齿一笑,道:“你们也别叫我什么公主了,不如我们姐妹称呼吧!我对各位妹妹都是心有好感,各位不会嫌弃我做这个姐姐吧!”

    张梦心三女都是脸有异色。林绮思此举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她确实要想进到黄家的门来!不过,以她的公主之尊,自然不能曲居妾侍,自然要当正妻!让大家称她为姐姐,是不是就是这个原因呢?

    张梦心连忙道:“公主殿下乃是万金之躯,岂能与我们这些民女姐妹相称!”

    “那就算了!”林绮思的脸上喜怒不现,道,“三位请坐吧!我回了趟京师,伏在高丽、蒙古的探子也送回了信息,这两国确实一直在屯积军粮,军队调动频繁,看来沈复言所言倒也不假!不过,最麻烦的却是那些扶桑人,一直在沿海打劫民舍!哼,仗着船身坚硬,火炮又利,经常将渔民的船只撞沉!他们颇是狡猾,遇到小规模的水军,便会连般带人一齐轰沉;遇上大规模的部队,却是逃得飞快!”

    张梦心听黄羽翔说起过倭寇的凶残,虽是没有亲眼目睹,却已在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皱眉道:“对付蒙古与高丽的联军,只需军民一心,当可以保家卫国!但倭寇如此扰民,若是不尽快消灭他们的话,恐怕会引起民众的不满,也会影响赋税的征收!朝廷原就国库不足,若是再被这么一搅和,可真是不妙之极!”

    林绮思苦笑一下,道:“你以为我不明白这个道理吗?只是这些扶桑人的船身坚硬,便是被火药炸到,也是很难炸毁!除非有两发火炮轰到同一个地方,这才能破个洞出来!他们的操船之术远在我们的水师之上,想要消灭他们,又谈何容易!”

    南宫楚楚心中一动,猛然想起了一事,问道:“公主,他们的船身比之铁杉木还要坚硬吗?”

    “那倒没有!”林绮思摇摇头,道,“只是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铁杉木!便是神机营所佩的弓箭,虽然都是铁杉木所制,但也是从奴儿都司(今黑龙江)、真部山(今辽宁)那边运来的!即使是那里,也才区区几十株铁杉木而已!想用铁杉木制船的话,恐怕便是将全国的铁杉木全部加起来,也不够做一艘出来!”

    南宫楚楚笑了笑,道:“公主殿下,黄大哥可能有办法帮你,你可以找他商量一下!”

    有哪个女子不想自己的夫婿出人投地!南宫楚楚已然想到了在“钱谷”中的那片铁杉木林,以那些铁杉木的量来说,恐怕足能打造十艘以上的战船。若是黄羽翔能够乘着铁杉木所制的战船,与倭寇相抗,便不会落于下风!凭着大明水师的兵器之利,荡平倭寇应该易如反掌。此等天大的功劳,对正想博个声名,到单府提亲的黄羽翔来说,可是久盼的佳音!

    “这小子会有什么办法?”林绮思满脸的不信之色,道,“这小子除了会使蛮力打架,到处骗骗女孩子外,还有什么能耐吗?”

    南宫楚楚微微一笑,道:“公主,大哥有一次跟我提过,他曾经到过一片铁杉木的林中,若是将这些木材取出来,足能打造十余艘大型战舰!”

    林绮思显出意动之色,道:“真的吗?那我便留在此地!等他回来的话,立刻让他带我去找那片林子!一定要在年底之前消灭这帮扶桑人,否则的话,等蒙古、高丽扣关,朝廷两线作战,我们便要陷于绝对的被动了!”

    张梦心三女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林绮思会有住在这里的决定,是真得如她所说,要等黄羽翔带她去找铁杉木林,还是她原本就有这种打算!不过,看到梅菊两个嬷嬷立刻拿出两个包袱,将各种日常用品放进她选中的房间时,便全都明白了。

    ※※※※※

    于雅婷的伤势虽重,但有从林绮思那里得来的灵药中吊住性命,十天半个月倒也无事。黄羽翔犹豫了许久,终是没有用那招最有效的方法替她疗伤。直到第二天的时候,他突然恍悟过来,既然于雅婷的伤势与司徒真真一样,当可以以千年血蛤蟆、千年人参、千年玄玉这三千年替她冶伤。

    想明了此节,便立刻拉了单钰莹去找赵海若,合三人之力,再加小白的帮助,对付千年血蛤蟆时,应该有很大的把握将其擒住。只是忘云峰上的千年血蛤蟆已被捉去了两只,不知道还没有第三只老而不死的怪物剩下来。想来那座山虽然盛产血蛤蟆,但千年以上的异物,恐怕也不会多到想要就有的地步吧。

    冲进赵海若的屋里,却见这妮子正难得待在屋里,趴在地上,也不知在干什么。

    黄羽翔道:“小丫头,别玩了!赶紧跟我走,有事要你做呢!”

    “什么?”赵海若刚回头看了他一眼,却见一道乌光急蹿如飞,猛然向门口纵去。

    神经在千分之一息的时间内已是反应过来,黄羽翔猛然将右手兜出,向那道乌光罩落,脸上满是惊喜之色,原来这道乌光竟是一只血蛤蟆,背上的印记已做金黄色,显然已有千年以上的火候了。

    衣袖罩落,还没等衣袖裹起,血蛤蟆却是立刻借势折了个方向,向后急跃耐而去。

    赵海若大急,道:“这是我的东西,不许你跟我抢!”右手急伸,也向血蛤蟆笼去。

    谁知那血蛤蟆竟是多变曲折之至,又在赵海若的衣袖上借得反弹之力,向旁边纵去。动物的本性让它又往门口纵去,迎向那片自由之光。

    适正此时,黄羽翔再次出手,右手奇快无比,竟还在血蛤蟆纵跃的速度之上!原来他这几下的功夫,已是臻入使用“流光之剑”的境界,速度奇快无比,血蛤蟆的纵跃路线也变得清晰可见。右手伸出,已是抢在了血蛤蟆的前头,衣袖兜落,将血蛤蟆收住。

    “还给我!还给我!”赵海若跳到黄羽翔的身边,道,“抢小孩子的东西,你羞不羞啊!”

    黄羽翔嘿嘿一笑,道:“这只血蛤蟆恐怕是你从冬前辈那里抢来的吧,现在正好物归原主!”

    司徒真真因为没有用到千年血蛤蟆便已经沉疴尽去,这血蛤蟆就被冬天下要了去。想来想去,这只血蛤蟆便应该是那只大难不死的老怪物了。只是古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此言未必有理。这只血蛤蟆虽然逃过了一劫,但落在赵海若的手中,恐怕是生不如死吧!再说了,重新落到了黄羽翔的手中,恐怕还是要走上断头台,真是不幸之至!

    赵海若将嘴巴嘟得老高,道:“臭小子,抢我的东西,我回去一定要告诉心姐姐……不、告诉师父,你偷偷地亲我,对我动手动脚的!”

    “事情还像弄反了吧!”黄羽翔从她的手中抢过玉盒,将血蛤蟆收在了其中,又在她的脸上轻拍一下,道,“一直偷亲我的,可是你啊!再说了,我哪有对你对手动脚,反倒是你一直对我拳打脚踢吧!”

    赵海若转过脸不去看他,生起了闷气来,道,“我生气了!再也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抚了抚好的秀发,黄羽翔道,“那丫头还安份吗?”

    “哼!”赵海若转过身体,大踏步地出门而去,“怦”地一声,重重地将门带上。

    “她好像在发呆!”单钰莹从内室中走了出来,道,“你准备怎么安置她?该不会又打算收为私房吧!”

    黄羽翔笑了笑,道:“我像是那种人吗?”看到单钰莹心中深以为然的神色,又道,“等我们从魔教离开的时候,顺便也将她送走!龙皓天倒也狡猾,丝毫不提要我们放这娘们回去!她昨天被我吓了下,回去之后应该安安份份的了!”

    牵着她的手往门外走去,道:“虽然我们不知道千年血蛤蟆应该怎么用,但魔教这么大,又专门做这种生意,总有人知道用法才对,等一下去问问他们。林绮思给的那些药倒是不输千年人参,只是千年玄玉却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寻!”

    “小贼,若是有一天我也受了重伤,你会不会这么在意我啊?”单钰莹低笑着看着他。

    伸手将她搂在怀中,黄羽翔道:“小傻瓜,你是我一辈子最珍惜的人,便是赔了我的性命,我也会救你的!”脸色一转,轻笑道:“不过像你这么厉害的女人,不去惹别人已是大大的幸事了,谁还能斗得过你!”

    能够稳胜单钰莹的,天下之大,恐怕也不会超过六七人!

    单钰莹将俏脸一板,道:“那你是说我凶残野蛮了!”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难道不是吗?”

    单钰莹瞪了他一眼,道:“好,我就凶给你看看!”右掌作势在向他打去。

    黄羽翔眼疾手快,已是将她的右手握住,放到嘴边顺势吻了下,道:“晚上再凶给我看!”一脸嗳昧的笑容,眼神更是挑逗无比。

    单钰莹轻啐一口,道:“臭小子,就知道满肚子的花花肠子!”

    拉着她的手再行,黄羽翔笑道:“难道你不想吗?”在单钰莹不依的笑骂声中,两人已是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因两人在魔教都算是陌生人,惜花婆婆等人可能生怕自己余毒未消,又有人来暗算他们,都是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黄羽翔二人自是找不到魔教的大夫。直到第三天,五大长老所中的药力散尽,这才将他们二人请了过去。

    “莹儿,你那天的表现很好,不但赢得漂亮,更是一手平息了本教的叛乱!所以,经过我们五个长老的商议,决定推举你为圣教的继任教主,圣门的新任门主!”惜花婆婆沉声说道,眼睛瞥了瞥黄羽翔,“等你参加百年约战回来的时候,便为你举行接任大典!想来以你的武功,必可以压倒问剑心阁的传人,为圣门争一口气!”

    单钰莹嘻嘻一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心中却也在想:任姐姐比我长得漂亮,小贼对她肯定怀有野心!若不借百年约战的机会将她狠狠地教训一顿,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恭喜师妹调教出这么一个高徒来!圣门史上虽然出过几任女性门主,但实是风毛麟角!如今单侄女功力大成,当可为圣教再创辉煌!哈哈!”重九皮笑肉不笑,仿佛只是嘴角牵动一下而已。

    楚心月扫了一眼黄羽翔,道:“雅婷呢,她可还活着吗?”语声冰冷,仿佛在问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一般。

    黄羽翔冷笑一下,道:“她还有希望治好伤势,就看你帮不帮忙了!”脸上浮起鄙夷的神色,对此人的凉薄大感不满!当初于雅婷有希望接任教主的时候,就把人家当成宝一般。如今大权落到单钰莹的手中,却是连她的生死也漠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