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高丽怪人
    果如龙皓天所说,大殿之外虽是围着近千的教众,但都只是各执兵器,将大殿团团围住,硬是停在了大殿的五丈外,不敢越雷池一步。单钰莹又是赞叹又是摇头:谨遵命令自是表明魔教上下政令通达,纪律森严,人人凛遵;但目前大殿之中如此混乱,这些人却仍是不敢上前,不知变通,不知要赞扬他们还是责骂他们。

    龙皓天一行人多,武功又各有高下,等到单钰莹四人追出大殿的时候,他们也才刚走出五丈。

    假冒孙剑恩的那人突然叫道:“众教徒听令,左尊大人被困圣殿,情势危急。雷冬邪勾结外人,欲图谋权夺位,众弟子还不将他快快拿下!诛除叛徒,保我圣教!”

    左尊不在,自以孙剑恩马首是瞻。魔教子弟本就憋得发慌,如今得到“孙剑恩”的命令,个个都是大喝一声,往单钰莹四人冲了过去。

    赵海若抢上一步,喝道:“给我让开!”见众人都是奋不顾生的样子,猛然双掌一推,沉重的劲气推出,硬是将最前面的十几个人掀飞了起来。

    此女虽然顽劣成性,但手上却是还未伤过一条人命,虽是将十余人齐齐打飞,却都是没有伤了他们的性命。

    但魔教之人却俱是悍不畏死,打退了十余人,后面却是还有二十余人。赵海若娇叱一声,又是双掌推出,轰然一声巨响中,这二十余人又是被她打飞出去。

    她洋洋得意起来,道:“单姐姐你看,我的内力又有进步了!”

    “啊!杀死这些贼人!”“犯我圣教者,定要你们生不如死!”“杀死他们,保护左尊大人!”

    赵海若脸上的笑容未收,却见四十余个各执刀剑的汉子又是扑了过来。她不禁傻了眼,能一气将二十余名武功不凡之人抛飞,这已是她的极限,但何况纵使能够将这四十余人解决,可背后却仍有成百上千之人!

    王海川嘿嘿冷笑一下,冰冷的气息顿时延展开来,寒冷的味道让尚处初秋的石子路上突然出现了一层严霜。好些人不能适应这气温的突变,都是身形一愣。

    气息流转,王海川的眼中隐含杀气,他的“冰封三千里”对上功力比他逊色之人的效果最好,光是这寒冰般的真气,便足能去掉对手一半的功力,况且真气所及的范围又广,实是对付群斗最好的武功!

    正要将这里变成冰天雪地,王海川却觉右腕一紧,已是被人握住。他转过脸去,却见正是单钰莹,佳人玉手轻盈,温润软绵,王海川心中一荡,才聚起的功力一下子又散回了丹田。

    “不要伤了他们的性命!”单钰莹低低道,“先退回大殿去,让他们的左尊与他们说清楚!”

    她的心中自有另一番思量:来魔教夺取教主之位,便是要为黄羽翔日后抵抗异族提供助力,好让他凯旋而归,风风光光地到自己家提亲;眼前的这些汉子都是日后杀场上的勇士,岂能平白伤了他们的性命!

    王海川还道单钰莹突然对自己有了好感,两只眼睛顿显温柔之色,怔怔地看着单钰莹,连她什么时候收回纤手也是不觉,脑袋中轰然一炸,立时浮想连篇。

    右手牵着赵海若,单钰莹猛然往大殿中急跃而去。王海川自是如影随形,雷冬邪也是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背后近千个黑衣汉子狂吼大叫着,向大殿中急追而去。

    “杀!”

    ※※※※※

    沈复言收刀卓立,如同激流中的一块巨岩,永远也不会被任何力道推倒。他淡然一笑,道:“黄兄弟,既然你执意与我一战,那我就用我平生最得意的三招刀法与你过过招吧!”

    右手执刀,直指黄羽翔,沈复言复道:“我七岁学武,随师尊学习击技之术。但师尊擅剑,我却喜欢用刀,二十岁之后,终是将师尊的剑法融合到了刀法中!我这三招刀法名为刺虎刀,黄兄弟可要小心了!”

    黄羽翔朗声一笑,道:“能遇上沈兄这般的对手,是在下难得的机会,请沈兄指教!”真气活泼泼地运转开来,盈盈然百脉齐动,精气神已是高度集中。沈复言既然说这三招刀法是他最得意的功夫,岂容小视!

    “第一招,困虎!”沈复言双目之中寒芒一闪,手中的破阳刀金光大射,映得他全身都成了金色!

    气势突变!

    原本沈复言仿佛一直在游戏,只是将气势提到足能与黄羽翔对抗的程度,博大的力道只是维持着两人势均力敌的局面。但随着他“困虎”这一记的使出,内敛的气势仿佛出闸的猛虎,势如万钧地向四面八方狂压过去。

    饶是黄羽翔以先天真气筑起的护体真气,也在他有若实质的气势之下大有不支之像!

    若是气势被对方压下,这场打斗不用再进行,黄羽翔便已经输得彻彻底底。他突然大喝一声,全力运转“抱朴长生功”,王者般的气势顿时喷薄而出,将沈复言的气势给*住!

    “啊!”沈复言大喝一声,猛然向黄羽翔扑去,身如九天神龙,极尽矫健之意,破阳光洒出万点金光,从四面八方向黄羽翔包围过去。

    视觉在一瞬间失去了作用,眼中全是一片金芒,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刀势是从哪里逼近。黄羽翔双眼微闭,停剑在胸,庞大的真气完全展开,向对方探测过去。

    仿佛怒吼的巨浪被堤坝所阻,黄羽翔的真气才一释放,便立刻被弹射回来,根本无比探知对方的举动。

    这一刻,他仿佛又聋又哑,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这沈复言不愧是几可匹敌张华庭等人的高手,一旦认真起来,立时主导了场中的大局。

    知道沈复言的内力修为也是极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在内力上压倒对方,从而判断出他的刀势,一举取得胜利。黄羽翔当下将精神力无限提升,纯凭感知来“观看”对方——他要的是“流光之剑”的功效。

    万千道金光在眼前一一消失,最后只剩下沈复言在左手边的一道淡淡的影子,而凛冽的刀气已是逼到了自己近处!

    黄羽翔大喝一声,怜花剑终于削了出去,直抵破阳刀的刀身!

    怜花剑才转出三寸,破阳刀便已劈至,“轰”一声大响,黄羽翔已是被他逼退了半丈之余!

    沈复言的脸上露出微微惊讶之色,道:“黄兄弟,你是第一个能够判断得出我刀势方向的人!以你目前的功力,也只比我稍逊而已,假以时日,那还了得!况且,你似乎只在力道和速度上下过大功夫,但在剑艺上的水平,真是差得可以!”

    黄羽翔颇有些恼羞成怒,他的功力增长太快,连对内力的控制,也是在这半个月内才取得一定的突破。而他的“浩然一剑”、“流光之剑”对付如龙皓天一般的高手都是绰绰有余,哪有功夫去琢磨自己的剑艺!

    嘻嘻一笑之后,黄羽翔脸上换过端庄的面容,沉声道:“沈兄,你不是还有两招刀法未施吗?还是让在下看一下你刀法的全貌吧!”

    沈复言淡淡一笑,道:“第一招困虎只不过试探性的攻击,接下来的两招可就是生死立判,稍一不慎,便是性命不保!黄兄弟,可还要试试吗?”

    毫不怀疑他的话,黄羽翔不禁有些犹豫起来。他虽然极希望提高自己的功力,但要白白送死受伤的话,却也不愿做这等傻事!况且他现在有妻有妾又快要有儿子,怎都不能拿自己的小命犯险。

    正值此际,单钰莹四人却是突然退进了大殿之内,俱向魔门六长老跃去。

    黄羽翔又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不禁问道:“莹儿,你们怎么跑回来了?”

    赵海若已是叫道:“那个假右尊说我们几个是坏人,要他们都来杀我们!我本想好好教训他们,但单姐姐又不让,只好被他们追回来了!单姐姐说只有左尊这个老家伙才能镇得住他们,于是我们便跑进来了!”

    黄羽翔虽然听得头都有些大了,但终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此时龙皓天已走,与沈复言再战已无意义。况且真得与他再斗下去,恐怕真要以一人倒下而告终了。

    收剑回鞘,向沈复言略一抱拳,黄羽翔苦笑道:“沈兄,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还是请便吧!”

    话声才落,大殿门口一阵喧哗,已有几十人个人窜了进来。

    沈复言也将破阳刀收好,道:“黄兄弟,你若是在剑艺上再有长进的话,恐怕连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了!论到剑术,恐怕只有家师与令岳两大当世剑术泰斗才能与黄兄弟一战了!”

    转身行到赵海若的跟前,突然从怀中取出一物,递了过去,道:“小妹妹,这个东西送给你!”

    赵海若一愣,从他手中接过一块晶莹白皙的一佩,口中却是羞恼地道:“酒鬼,谁是小妹妹,我很像小孩子吗?”

    沈复言的眼中闪过一道宠溺的神色,向她深深地看了一眼,猛然双袖一甩,已是向大殿外飞跃而出。外面虽然有近千个人,但在他这等高手的眼里,几与蝼蚁无异,灰影闪动中,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呀,这个老家伙死了!”单钰莹将扶起半人高的萧海月猛然放下,双手一摊,道,“这下子麻烦大了!”原先蒙古射手第一波乱箭射出的时候,六大老长身不能动,又不能躲避,萧海月已在利箭之下一命呜呼!可怜一代魔门长老,竟是死在了一个蒙古射手的利箭之下,真是冤枉之极!

    看到殿中的魔教教徒越来越多,黄羽翔忙纵到朱红侠的身边,伸手便要去探他的鼻息,却听朱红侠怒道:“老夫还活着,你在做什么?”黄羽翔大喜,忙将他抱起,放在椅上,道:“你没死最好,快快让这些人停下来,不然的话,一打起来,死得可都是你们魔教的人!”

    朱红侠向他怒瞪一眼,道:“老夫自然明白!你助老夫一臂之力!”

    黄羽翔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他的内力被断肠散的药力压制,虽然不妨碍说话,但声音却是难以及远。若没有黄羽翔输送内力给他的话,怎么能一下子让这近千的人听到。

    浩大的内力泉泉涌入,朱红侠顿时精神一振,喃喃道:“小子好高深的修为!”略一提气,便扬声道:“各位教众,右尊孙剑恩阴谋叛变,已然将左尊杀害!你们看到的右尊,其实是假冒的,真正的右尊已被我们击杀!”

    众人顺着他的右手所指,向地上孙剑恩的尸体看去,果然是本该在圣殿外的右尊孙剑恩。众人面面相觑,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黄羽翔撤回双掌,高声道:“各位赶紧封锁下山的道路,绝不能让他们这些人逃走!”朱红侠失去了他的扶持,顿时从椅上掉了下来,重重地跌到了地上。

    “过河拆桥,这小子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朱红侠喃喃自言,却是不敢说得得大声,若是黄羽翔“不小心”踩了他一脚的话,他的一世英名可就要付之东流了。

    随着众教徒的散去,魔教的这场风波这才告一段落。六大长老除了萧海月外,其余诸人都是无恙,只有重九小腿上中了一箭,伤势也是不重。在雷冬邪的安排下,众长老都被安置妥当。

    黄羽翔抱起于雅婷,向单钰莹道:“莹儿,我们先走吧!于姑娘的伤势比较麻烦,却要好好思量。”看了赤莲香一眼,复道,“这个小姑娘却要怎生处理?”

    原先将她擒下,不无拿她与龙皓天讨价还价的意思,谁料自己的武功竟然又有突破,完全凭着一己之力,便将蒙古人的阴谋再次挫败,这小丫头就变成鸡肋!况且龙皓天走得时候,竟是丝毫不提放人之事,而此女的身份又是极为特殊,到底该怎么处理她呢!

    “莹儿,你也把她带下去吧!”黄羽翔左思右想,若是将赤莲香交到魔教手里的话,以雷冬邪、重九的心性,天知道他们会干什么事来。

    抱着于雅婷,看着她苍白无比的脸孔,黄羽翔不禁暗骂道:“臭小娘,叫你害人!害了人还不算,还要我来给你收拾烂摊子,若不是瞧在我儿子的面上,才懒得救你呢!”

    王海川怔怔地看了单钰莹一阵,突然大声道:“莹妹,你随我回京城吧!跟着这小子,只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将抱到手中的赤莲香交到赵海若的手中,单钰莹大踏步走到王海川的跟前,怒声道:“喂,你不要再做白日梦了!我这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你的!”

    “那再下下辈子呢?”赵海若笑嘻嘻地道,不顾王海川已然变得铁青的脸色,兀自打趣起来。

    向黄羽翔恨恨地扫过一眼,王海川将眼神转到单钰莹的身上,大声道:“莹妹,我可是为了你才去学什么‘修罗诀’的!我只有六年可活了,难道你连这么短的日子都不肯陪我吗?”

    黄羽翔暗暗一叹,这人已经可怜到要女人施舍的程度,又有哪个女子会喜欢他呢!向赵海若扫了一眼,道:“我们走吧,这里莹儿会处理的!”

    “你这个人有病啊!照你这么说,你为了皇帝的女儿修习这劳什子的功夫,那皇帝的女儿也该嫁给你了!一厢情愿、自作多情、厚颜无耻、毫无自知之明!以后你离我远远的,不要再靠近我,不然的话,我看你一次,就揍你一次!”

    在单钰莹的骂声中,黄羽翔与赵海若已是出了大殿,赵海若嘻嘻一笑,道:“臭小子,单姐姐还真是凶巴巴的,怎么你竟会受得了她!”

    黄羽翔扫了她一眼,低笑道:“你也不是又傻又笨又顽皮!我连你都受得了,便何况莹儿呢!”

    “我、我真得有你说得那么好吗?”小妮子红晕上脸,又假装糊涂起来。

    出得大殿才十余步,只听“轰”一声巨响,两人猛回头看去,只见那座雄伟大殿的半截殿身已是倒塌,一阵灰尘飘散中,单钰莹的娇躯从废墟中窜了出来。

    黄羽翔哑然失笑,道:“看来,喜欢拆房子的可不只我一个!希望魔教的人不会找我赔钱!”

    “哈哈,单姐姐,你可真是威风!”赵海若看得艳羡之极,她的内力虽也极是浑厚,但却比不上单钰莹的刚阳,要拆毁这座大殿的话,恐怕要花上半天的光景。

    “她、她真得是女人吗?”赤莲香躺在赵海若的怀中,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就想嘛,你又没有被我封住哑穴,怎么老是不说话,还当你是哑了!”黄羽翔不解地道,“刚才龙皓天走得时候,怎么没见你大叫大嚷!”

    “哼,我是铁木真、拖雷、忽必烈的后代,绝不会像你们汉狗一般哭哭啼啼的!”赤莲香的神情又是高傲,又满是不屑。

    黄羽翔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姑娘动怒,笑笑道:“是吗?你看你,连眼角的泪都没有擦干,还逞什么强?”

    适才被黄羽翔擒住时,那一记摔得可真是结结实实,赤莲香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罪,眼泪便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只是她个性好强,见龙皓天等人离去,竟是半声也不吭一下。

    被黄羽翔说中了软档,赤莲香嘴一噘,将脸转向赵海若的怀中,道:“我不跟可恶的汉狗说话!”

    正说话间,单钰莹已是走了过来。黄羽翔道:“莹儿,怎么了,火气这么大,竟然把这大殿都给拆了!若是你师父知道了,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到我的头上!对了,你有没有把那小子给杀了啊!”

    “差不多了!”单钰莹突然灿烂一笑,眼角眉梢全是笑意,“小贼,若是你日后也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我会让你比他还惨!”

    黄羽翔悚然一惊,忙笑道:“莹儿,我岂会对不住你,你莫要胡思乱想!”单钰莹嘴硬心软,绝不会搞什么“棒打薄情郎”之类的事情,但此女在后宫极有号召力,其余诸女都以她马首是瞻,若是惹翻了他,黄羽翔便是孤家寡人了。

    “不会吗?”向于雅婷扫一眼,单钰莹轻哼一下,道,“于姑娘的功力会出现如此长足的进步,难道说不是你在背后搞鬼!还说没有对不起我!”

    黄羽翔眉头一皱,道:“好了,雅婷受了重伤,我们还是先回屋中。有什么事,待会再商量吧!”

    单钰莹在大事上却也不与他抬杠,拉着赵海若已是走在了前头。

    一路行到自己的屋中,赵海若先将赤莲香丢到了自己的床上,顺便点了她十七八个穴道,一脸奇怪的笑容让赤莲香浑杀起鸡皮疙瘩。她又吃上几口特地从厨房偷来的烧鸡,这才抹抹嘴巴,往黄羽翔的房中走去。

    “小贼,你的内力不是能救人的吗,还发什么愁?”单钰莹见黄羽翔一副紧张的样子,不禁心中来气,道,“你跟她又不是没有……那个过,当着我的面,你倒是扮起君子来了!”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莹儿,非是我不想用那种方法来救她!只是若是那样做的话,她便会功力全散,成为废人!她受伤如此之重,若是内力散尽的话,恐怕便要一命呜呼了!”

    “怎么可能这样?”单钰莹自是不解其中的曲折,扫了黄羽翔一眼,道,“救人这么大的事情,我岂会同你生气!你也不用编这种理由来欺骗我!”

    黄羽翔想了一阵,终是将于雅婷为了骗取他的功力,以“七香情人草”的药力来谋算他一事说了出来。只是他恢复功力后,差点儿闷死在光罩一节,却是略过不提,免得原本就暴怒的单钰莹会将于雅婷以“红日照天下”*焚成灰烬。

    “大概就是这样!”黄羽翔将事情说完,一副安慰人的样子,道,“莹儿,你也不要太过生气!雅婷虽然将事情做得过火了些,但……她肚中可能已经有了我的孩子!再说,我的功力已经恢复了,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因祸得福!咦,你笑什么?”

    单钰莹白了他一眼,道:“鬼才会生气!我倒希望于姑娘将你吸得干干净净,让你再也不能惹事生非!”展臂将黄羽翔抱到怀中,低声道,“这样的话,我便可以整日个抱着你,免得你到处留情,害我生气!”

    赵海若看得有趣,从门口钻了进来,行到黄羽翔的身边,拍拍他的头,向单钰莹道:“单姐姐,你喂他喝奶吗?你的小孩子呢,让我看看!”

    “才这么几天,哪可能有孩子!”单钰莹话才说完,一张俏脸顿时涨得绯红,嗔道,“海若,你总是胡说八道!对了,那个高丽人送了什么东西给你?”

    “哎哟,我差点忘了!”赵海若猛地右手击落,重重地敲在黄羽翔的头上,道,“好像是一块玉佩,我把它放哪了?”

    黄羽翔从单钰莹的怀中弹了起来,摸着脑袋大叫道:“喂,不要打头好不好!这样子会变笨的,你总不希望你未来的丈夫是个大白痴吧!”这番话似是对赵海若而说,但他的眼睛却是瞄在了单钰莹的身上。

    单钰莹心中一动,已然想到了与他初见之时,他正是这样调侃自己。心中柔情忽生,伸手拉住黄羽翔,连眼神也变得格外的妩媚。

    “咦,在这里啊!”赵海若从颈中取下了一玫玉佩,放在手中把玩起来。

    黄、单两人回过神来,黄羽翔轻轻一笑,道:“海若,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把这带上去了!”

    赵海若两眼一眨一眨,突然又从袖中摸出一块玉佩,左右手各执一块,道:“呀,原来他送给我的玉佩在这里啊?单姐姐,他干嘛要送玉佩给我,是不是爱慕我啊?”

    “小丫头,这种话女孩子是不能说的!”黄羽翔将赵海若拉到了自己怀中,板着脸道,“况且,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不准再去想别的男人!”

    眼睛瞄向两块玉佩,突然轻咦一声,黄羽翔道:“你们看,这两块玉佩好像一模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