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大器早成
    黄羽翔哈哈大笑,突然揉身向赤莲香扑去,双手伸展,如同苍鹰一般。

    赤莲香娇叱一声,刁钻的马鞭舞成了一团,猛然一展,已是向他的脚跟缠去。

    “啪”地一声,马鞭已是将他的右足缠住。不过黄羽翔既然敢托大跃起,将自己暴露在马鞭如此长的兵器之下,自然早有后着。马鞭才缠住,怜花剑已是向马鞭削去。

    赤莲香正待收鞭将他拽倒,岂料黄羽翔的怜花剑就是比她稍快一瞬,抢在她使力前切在了马鞭之上。

    当时她与单钰莹一战,从头到尾一直缚手缚脚,全是她的精神远逊于单钰莹,一举一动全为对方探悉。如今情形也是相同,黄羽翔的精神修为又远在单钰莹之上,赤莲香便是每一根毛发的牵动,也休想瞒得他的感知。

    锋利无比的怜花剑轻轻削过,缠在黄羽翔脚跟处的马鞭立告断开,在黄羽翔张扬的真气之下,余下的马鞭已是反弹开来,从脚踝上掉了下来。

    赤莲香的反应倒也不慢,马鞭犹如灵蛇一般,立时又盘回老巢,舞成了一团灰影,全神戒备起来。

    龙皓天得到赤莲香的援手,已是缓过一口气来,他深知赤莲香与黄羽翔之间的差别,当下虎吼一声,向黄羽翔急追而去。

    黄羽翔身形落地,又向赤莲香纵去,怜花剑探出,硬是从鞭影之中穿过,直刺她的胸口。

    赤莲香骇然失色,这一招“灵蛇盘身”乃是她的鞭法之中,防守性最强的一招!任何穿进她鞭影之中的东西,都会被她凌厉的劲气打飞!环舞成团的鞭影中,只有短短的一息之间,存在一丝丝的间隙,但黄羽翔就是抓住了这一线缝隙,直刺她的胸口。

    所谓鞭长莫及,像马鞭这等长兵器被人欺到近处,便失去了很大的灵动性!赤莲香在鞭法上的功力当可直追“蛟龙鞭”李明栋,便是被对方欺到近处,也有她的处喇道。但黄羽翔的修为实在太高,速度又快得惊人,让她根本就来不及将鞭身撤回来。只得怒斥一声,猛然暴退几步。

    黄羽翔得势不让人,一连追击几剑,迫得她接连后退。两人一个退、一个追,速度都是奇快,身后的龙皓天虽然奋力急追,但与两人的差距始终难以减小到两丈之内!

    三四招功夫下来,赤莲香已是全无招架之力,只是一味退避,心中又气又怒又惊:除了师尊之外,还没有一个人能够迫得她如此狼狈!这个该死的汉人,一定要杀了他!

    黄羽翔轻嘿一声,身形突然加快,猛地突入到赤莲香绍三尺之处,左手五指曲张,向她的腰间抓去。

    被惯性所误导,又被黄羽翔的武功所震惊,赤莲香的念头只剩下退避一途,尽量与龙皓天汇合在一起,再合击黄羽翔。猛然间见他攻至,心中也只剩下要加快后跃而已。但她的轻功已是施展到了极致,如何还能再快上半分!

    黄羽翔就是料到了这点,这才会突然出手!左手抓落,强大的劲气笼罩之下,赤莲香哪里还躲得开,只觉腰间一麻,已是被他封住了腰间所有的经脉。

    黄羽翔虽然对异族入侵者极为厌恶,但赤莲香一派天真,个性坦率,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战争为何物。看着她娇美的身躯,哪里还下得了狠手,一脚踹出,正中她的臀部,在她一声羞怒的呼声中,已是飞向了萧海月等人所在的地方。

    重重地摔在地上,半边身体顿时一阵麻木,接着便是浑身大痛。赤莲香羞恼之下,连眼泪也快要流下来了,心中更是将黄羽翔翻天覆去骂了个遍!只是她经脉已被封住,没有人施救的话,两个时辰之内是绝对难以动弹的!

    回身收剑,黄羽翔笑嘻嘻地转向龙皓天,心中弃满着战胜一切的信念。他刚才仗着卓绝的武功,对全局的把控,将龙皓天和赤莲香强自分开,不让他们有联手之机,硬是在龙皓天追到之前将赤莲香制住!这个情形一如当时他和单钰莹联手合击张华庭,却被张华庭控制战局,若不是张梦心突然出手,恐怕两人怎都休想站到一块。

    这种要风得风,生杀我予的感觉,便是战场中强者的味道!黄羽翔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以前对张华庭武功高强的认识只是停留在感知上,如今他也渐渐臻至这种境界,终于明白到了张华庭这种武功境界,要对付他的话,凭着人多已经没有丝毫优势!

    怜花剑轻颤不止,黄羽翔已然感觉到神剑渴求一战的强烈愿望!这把封存了数百年的神剑,天生是属于杀场的,只有不断地饮血,才能让宝剑的锋芒无坚不摧!

    庞大的气势一波波地延展开来,如同潮水般地在大殿中荡漾开来,无远弗及的精神将大殿中的情况不分巨细地反映在脑海之中。

    黄羽翔轻抚剑身,向龙皓天淡淡笑道:“龙兄,看来这次你的运气又很不好,又只能狼狈而逃了!只是这一次,我看你又能用何种方法逃得了性命!”

    龙皓天身形停下,扫了趴伏在地的赤莲香一眼,皱眉道:“你把她怎么了?”

    看他那副在意的样子,恐怕不是因为赤莲香是她的未婚妻子,而是她背后掩藏的身份吧!黄羽翔摇摇头,道:“龙兄当知我是怜香惜玉之人,赤莲香长得如此美丽,我岂会伤了她!只是封住了她的经脉罢了,只是龙兄想要将她夺回去的话,恐怕要大费一番手脚了!”

    龙皓天转头向激战中的众人看去:查刚拓独战单钰莹,虽然身形失之灵活,被单钰莹耍得团团转,但他内力却是浑厚异常,虽然不能取胜,但也不至落败;崔英爱与赵海若战成了一团,这个高丽女子稍处下风,但她心思灵便,出招诡异,一时半会之间,还不致落败;博儿赤古与王海川战得最是激烈,显然这个蒙人已然认出这个年轻人正是当年败杀修赖阿耶的后人,恨不得他碎尸万断,但在王海川寒冰般的真气之下,也是占不到半点上风;自己这边唯一有取胜之望的只有朴西清和金先宇了,在两人的合击之下,雷冬邪已是连连后退。他们这边尚有十来个弓箭手,不时地向单钰莹等人射箭,保护自己这边的人。

    龙皓天心中略一算计,便叫道:“弓箭手向地上的人射箭!朴兄、金兄,快快将对手解决,援救己人!”

    听他这么一叫,黄羽翔顿时暗暗叫糟,这些箭手的威力他可是亲自试过,十来支利箭之下,武功便是稍次一点,也难以躲避得开,更何况全身功力若废的魔门长老!他们死便死矣,却还有个于雅婷还混在其中,自己未来的儿子若是未出世便一命呜呼,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莹儿、海若,保护雅婷!”黄羽翔大喝一声,身形猛然向弓箭手扑去。

    龙皓天的反应也不慢,突然叽哩呱啦说了几句,查刚拓已是向弓箭手的方向退去。

    “嗖”,一轮箭雨射过,黄羽翔的身形已至,怜花剑挥散如虹,一片寒芒闪动之中,挡在眼前的箭手才来得及将腰间的佩刀抽出一半,便已被他割破了喉咙。

    此时人命交关,尤其还关系着自己儿子的一条小命,实是不能手下留情!那名弓箭手滚热的鲜血还未喷出,黄羽翔的身形已是向下一个目标扑去,怜花剑轻颤不已,得到鲜血的洗礼,连剑身也好似变得更加明亮了!

    一连三剑,已是杀了三人。待到袭杀第三人时,对方已然取刀在手,但兀自被一剑削断了佩刀,在他的颈边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适正此时,查刚拓终于赶至。

    查刚拓对眼前这个能够在力道上与自己硬拼的人颇是敬佩,但看到他毫无表情地斩杀自己的同胸,不禁哇哇大叫起来。他的双盾在郑家的时候已经毁了,因是时日尚短,还来不及打造新的,只得不知从哪里拿了块石碑,权当兵器使用。

    看了黄羽翔一阵,查刚拓大喝一声,举起石碑已是向他当头砸去。

    龙皓天的身形也向黄羽翔急跃而去,改用蒙古语大叫道:“快放箭!”

    见到查刚拓如同山崩海啸般的攻势,黄羽翔不禁有些心痒起来。他内力虽没有大进,但在质上却是出现了飞跃,以前与查刚拓打斗之际,凭着浩然一然的心法,已是稍胜过他一筹,倒要看看先天真气的威力有多大!

    “锵”地一声,怜花剑已然收回鞘中,黄羽翔功聚双掌,纯然以浩然一剑的心法击出双掌。无胜无败,只是为了追求至刚至阳的一击!

    “轰!”黄羽翔的双掌硬生生地架到了石碑之上!在两人沛然莫名的内力之下,石碑已是碎成一片,点点碎屑激飞在空气之中,偶尔有几块弹到旁边的箭手身上,所挟带的余力兀自让他们大声呼痛不止,连箭也没有办法射出去。

    虽然内腑一片激荡,但黄羽翔却知道对方所受的创伤却还在自己之上。先天真气比寻常真气快上好几倍的速度流转起来,片刻之间,已是缓过气来。他右手一招,已是挟了好些块的碎片,猛然大力甩掷,向众射手身上打去。

    一声声惨呼声中,又有七个箭手丧身在他的手下。

    龙皓天气得连眉毛也快要掉下来了,他的轻功略逊黄羽翔,又不如黄羽翔一般,精神修为直追三大宗师,能够对全场的细节一一了然于心,竟是被黄羽翔耍得团团转。

    查刚拓终于回过气来,怒目向黄羽翔瞪去,又是大叫一声,双掌齐吐,向黄羽翔打去。身后的龙皓天也适时而动,双棍之上带着极强的劲气,向黄羽翔的背心打去。

    从开始战斗到现在,黄羽翔的精神便在无限延伸着,庞大的精神力仿佛在突破某种阻碍,却是苦于找不到门路,惹得他的心都有些烦躁了!见两人向自己夹攻过来,黄羽翔的右手已是搭在了怜花剑之上。

    奇妙的感觉来了!

    天地仿佛停止了运转,时间也像滞涩起来,龙皓天和查刚拓的速度突然减缓下来,连掌风的卷折也是清晰可辨。

    黄羽翔知道自己重新臻入“流光之剑”的境界了!

    原来这种极速之剑的使用,需要己身的精神修为达到绝高的程度,看到对方动作的,其实不是眼睛,而是无所不在,庞大至极的精神力!

    怜花剑出,抛却了一切的花招,一切的曲线,直直地向查刚拓的胸口刺去。“噗”地一声,锋利的剑身已是透胸而入!黄羽翔轻轻推出一掌,抵在查刚拓这才轰然而至的双掌上。

    “嘭”,查刚拓硕大的身影被猛然抛飞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下子飞得远远得!

    黄羽翔长吸一口气,真气奇快无比地流转一周,缓解受了查刚拓沛然莫名一掌带来的酥麻感。两道灼灼发亮的眼神,已是向龙皓天投了过去。

    被他这么一瞪,竟让这个冷血无情,心机深沉的男子硬生生地止住了身形!虽然没有多少的血腥气,没有外溢的杀气,但龙皓天就是感觉到,黄羽翔的身上正发散着冷酷无情的味道!就是这种没有丝毫感情的东西,让他强自将蓄满的攻势收了回来,连查刚拓是死是活都没有心思去查看。

    “抱朴长生功”经过第二次转变,破茧重生后,终是将黄羽翔的功法推进到了宗师级的境界!虽然他的修为比之三大宗师还要远逊,但凭着他纯厚的先天真气,要追上他们,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黄羽翔黯然一叹,虽然他对查刚拓这个坦坦荡荡的人并无恶感,但若是剑下留情,他日在杀场之上,此人必是蒙人的一员悍将!两军交锋,对敌人仁慈,便是将己方送进万劫不复的境界!

    若是杀了眼前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会不会让蒙人的野心晚几年才暴发吗?若是有个五六年的时间,凭着朱棣的雄材大略,天下必可锦绣繁荣,国势昌隆,再也不惧异族外敌!

    杀机隐现,黄羽翔的精神力立刻将主人的心思完整地体现出来,浓烈的杀气仿佛池水中的一波涟漪,向四面八方投射开来。厚重的气势开始无限延伸,庞大的精神力将龙皓天团团罩住,黄羽翔有把握将龙皓天在十招之内杀死!

    凭着他厚重的浩然一剑,奇速的流光之剑,便是对上三大宗师级的人物,也有一拼之力了!

    精神开阔延伸,猛然间另一股极其强烈的压迫感直逼过来,将黄羽翔的气势硬生生地给逼退了回去。这股气势出现得极为突然,但又好像它原就该在此处出现一般,让人产生不了一点突兀感。

    黄羽翔眉头大皱,沉声道:“沈兄,又是你吗?”除了三大宗师外,能够达到这种级数的高手曲指可数,最最可能的却是仅有沈复言一人。

    果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殿门口缓缓走了进来,落魄的神情,提在手上的酒葫,若是没有见识过他的厉害,谁人能够将他当作天下顶尖的高手!

    苍桑的脸上绽开一丝明朗的笑容,真挚的让人找不出一丝虚假之意,沈复言道:“黄兄弟,我平生从来都没有吃惊过!但看到你两次,却是连续让我吃惊了两次!我是在二十七岁的时候才突破天我的桎梏,将修为推进到先天之境,被师父许为古往今来的第一奇材!呵呵,看来,这个赞语要拱手让给你了!”

    黄羽翔也是轻轻一笑,道:“谢谢沈兄的夸奖!若是沈兄能够离开这里,我会更加感激沈兄的!”

    沈复言拔开酒塞,往嘴里倒了一口酒,道:“黄兄弟的进步真是一日千里,我奉师命,要保住这些家伙的小命,可是黄兄弟的实力又出现了如飞般的增长,我竟然来不及施援!唉,可惜、可惜!”

    “哼,今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龙兄的!”黄羽翔扬了扬怜花剑,道,“沈兄可以带着你师门的人离去,但龙皓天必需留在这里!温、秦二兄是因为他的野心而死的,我绝不会放过他!”

    “带着你的人走吧!有这个冒牌货在,魔教的人不会阻拦你们的!这里就交给我了,”沈复言对龙皓天道,声音淡然,也听不出他的喜怒。

    龙皓天微微一愣,心中却极是不甘。魔门六长老已被药倒,要将魔教的势力控制在手,这乃是千载难得一遇的机会,若是就此错过,以后便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但若是不听沈复言的,凭着自己诸人,实在敌不过修为突然出现大增长的黄羽翔!

    他们一行在魔教已待了两天,有孙剑恩作为耳目,自是将众人行动了如指掌。是以能一举将六大长老齐齐谋算,只是由于赵海若的关系,单、赵两女饮食的场所不定,无法下药;于雅婷的练功之所又是极是隐蔽,是以也没有机会下手!原本想到黄羽翔助人行功,必然功力大亏,凭着他们这些人,必然可以将赵、单、于三女拿下!

    岂料半路上又杀了个王海川,雷冬邪的功力又出现了长足的进步,都让一切在计算下的局面出现了变数!最后横空出世的黄羽翔更是达到了众人不可仰望的高度,武功之强,已是远远超过了他的预算,终是一子错,满盘错!若不是沈复言出现于此的话,恐怕现在他已是一具开始变冷的尸体了!

    此人的心性倒真是坚毅果敢,脸上的懊恼之色才一出现,便强自压了下去,朗声道:“黄兄,看来这次你又要眼睁睁地看我跑了!哈哈哈!”最好是将黄羽翔激得性起,与沈复言斗个你死我活!这两人分别是高丽、中原继两大宗师之后最杰出的人材,若是他们能够拼个两败俱伤的话,对蒙古可有莫大的好处!

    “崔姑娘、朴兄、金兄,三师兄,你们都过来,我们要走了!”龙皓天脸上笑意盈盈,心中却是谋算起来:黄羽翔功力如此之高,又处处与他为敌,端得是个麻烦无比的人物!到底要怎样才能将他诛除呢!

    触到黄羽翔适才发出的霸气,崔英爱等人都是心中大悸,斗志大减,闻听龙皓天之言,都是向他这边移动过去。

    龙皓天扫了赤莲香一眼,又向黄羽翔道:“黄兄,赤莲香小姐可是我们蒙古某个族的公主,若是你伤害到她的话,恐怕所有蒙人都将会视你为生死大敌,满天下的追杀你!对了,小香喜欢吃你们中原的麻婆豆腐,可不要让她失望啊!”

    扬声对赤莲香叫道:“小香,你且忍耐些日子,师兄一定会救你的!”他知道黄羽翔定然奇货可居,要拿赤莲香与他讨价还价,索性根本不提要交回人质之事。

    赤莲香生为摩珂罗的弟子,又是公主的身份,任何人想要伤害她的话,都要三思一下自己是否能够惹得起这两股势力!

    沈复言仿佛大山一般,将黄羽翔挡在内殿之中,龙皓天等人已经开始撤退。

    “莹儿,沈兄交给我来应付,你们快去将他们截下来!”黄羽翔的眼神不离沈复言,迅速对单钰莹说道。

    “可是你——”单钰莹微微一怔,显是不放心让黄羽翔一个人对付沈复言。

    “我没有关系!”黄羽翔声音已是急迫起来,道,“快些追出去,不然的话就太迟了!”

    单钰莹终是应了一声,拉着赵海若的手便往殿外走去。王海川立刻跟在她们的身后,雷冬邪微一犹豫,也跟了上去。

    沈复言微微一笑,右手已是握到了刀柄之上,凝厚无比的气势仿佛高山崩塌,向单钰莹四人狂压过去,让他们的身形都是缓了下来。

    黄羽翔大喝一声,怜花剑出,浩然一剑挟着让万千生物跪伏的王霸之气向沈复言直击过去。

    “哈哈哈”,沈复言的气势说收便收,一道金光闪动中,已是迎上了怜花剑。

    “轰”地一声大响,黄羽翔与沈复言各是连退七步,方才各自站稳脚步。

    黄羽翔的先天真气回复速度奇快,才一稍停,身形再度扑出,两丈的距离只是一个跨步而已,纵到沈复言的身旁,又复以“流光之剑”向对方攻了过去。

    纯粹靠肉眼的话,已是捕捉不到如此迅捷无比的剑法了!沈复言在看到他击杀查刚拓的时候,心中便已经在盘算对付他如此快速剑法的法子。

    见怜花剑袭来,沈复言庞大的精神已是延展开来,只是捕捉黄羽翔血脉的涌动之声,凭着骨节移动的微弱声响,判断出他的剑势,破阳刀适时而出,“锵”地一声,已是架住了怜花剑!

    沈复言轻喝一声,一瞬不停,破阳刀猛然向黄羽翔的头顶砍下,沉厚的劲气让他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凭着“流光之剑”的速度,必能抢在对方落刀前将对方先刺中,但破阳刀上的劲气实在太过霸道,黄羽翔可没有把握在生受这一刀后保住小命!当下怜花剑上迎,“锵”一声清鸣,两件兵刃又架到了一块!

    沈复言得势不让人,横刀再削,向他的腰间劈去,一往无回的霸气让黄羽翔只得再度硬架。

    “锵将将”,连续几声脆响,两人已是硬拼了十余招。最后一击过后,两人各自弹开,相距几有一丈。

    黄羽翔虽然练成了奇快无比的流光之剑,但在对阵沈复言的时候,竟然毫无用武之地!对方修为之深,实在是强悍得惊人!

    不过沈复言是个难得的对手,既然单钰莹他们已经追了出去,便将一切将给他们吧!黄羽翔凝神静气,深深地吸了口气,真气盈盈然地流转一周,双目之中寒光大射。

    就来好好地斗斗这个仅次于张华庭的超一流高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