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大战魔门
    每次看到此人的时候,都不会有好事发生。黄羽翔暗暗摇头起来,看着与他同行的崔英爱、查刚拓等人,心中忖道:“这个阴侧侧的家伙便是右尊孙剑恩了,看来魔教的势力也被蒙古人渗透了!早该想到,魔教偏处一隅,西出昆仑,便进到了蒙古地境。以龙皓天的精明、图谋,定然不会错过这个势力!”

    “原来黄兄也在啊!呵呵,黄字颠倒过来不知道怎么念,黄兄若是改姓王的话,那就方便多了,反正再颠来倒去,都是岿然不动!”龙皓天哈哈大笑起来,神色一点也不急迫,反倒嘲讽起黄羽翔来了。

    反正断肠散的药力可以持续三天,现在魔门六长老又都在调息对抗,看来功力还没有散尽,大可以再等上一段时间再从容应付!

    赵海若扁扁嘴刚想说话,却被单钰莹一把拉住,对她低声道:“海若,交给小贼应付!你是个女孩子,不要每次都扯在最前头,会让小贼不高兴的!”赵海若一愣,瞪了黄羽翔一眼,却是依言一声不吭。

    黄羽翔的脸皮奇厚无比,哪会为他所动,淡淡笑道:“在下才疏学浅,又以为龙兄必会与我一战,谁知龙兄竟会学了三十六计中最上乘的谋略,在下只好认输承败了!”

    龙皓天与黄羽翔的几次交锋中,都是以失败撤退收场,在他的面前,实在是丢尽了面子。本来他涵养颇深,但受了黄羽翔的这番反讽,不禁脸上微微赤红,冷然道:“黄兄,你耍嘴皮子的功夫越来越高明了!可就不知道,今天你又怎能逆转败局,再让我放过你一次呢!”

    “哪里哪里,小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龙兄能让魔教的右尊倒戈谋反,不知又许给了右尊大人什么好处?龙兄嘴皮子上的功夫,才是让小弟佩服不已的,哈哈!”黄羽翔脸上笑得欢愉,心中却是想道:“此人口才甚佳,颇具领袖的风范,天生就有一股慑人之气,与人交谈间,不知不觉便能鼓动对方,实是最危险的人物!此人不除,不但日后不得安宁,恐怕日后边关对阵,此人都是个棘手的敌将!”

    只是对方此次随行颇多高手,龙皓天本人的功力又是极强,想要杀他的话,可能自己的一条小命先要丢在这里了!

    龙皓天立时恢复了正常,朗声道:“我国国力鼎盛,兵强马壮,四十年前之所以被你们中原人打败,乃是顺帝用人不当,脱脱宰相又为你们中原人刺杀,这才会被逼退出关外!如今我国大汗武勇双全,英明睿智,知人善用,朝廷人才济济,国库充实,重掌中原,只是时间问题!孙前辈乃是识大体之人,自然知道该往哪边走了!”

    朱红侠沉声道:“右尊,圣教有哪些地方对不起你,你竟敢反出圣门,难道不怕‘蚀心’之刑吗?”

    孙剑恩的老脸微微一动,随即阴侧侧地道:“朱长老,要受蚀心之刑的人恐怕是你们才对!左尊一除,本教就以我为尊!哈哈哈,真是搞不懂你们魔门的人,明明都是垂帘听政的元老,却还要安个低下的身份,在教中谋个职务!楚长老是三圣女之一,朱长老又是四传令使!哼哼哼,自己几个人每天都在这里议论、商讨!我可是本教的右尊,论地位,只在左尊之下,却是进这个门还要人批准!不过,以后便不同了,我会把这里拆了,算是给你们陪葬吧!”

    “看来魔门的这些长老都是老谋深算之人,知道魔门掩在魔教之中,难免会有离心现像的出现!便安排各个长老在主要的职司上担任要职,旁人便是要谋反,也聚积不起力量来!”黄羽翔暗暗忖道,“看孙剑恩身边的高手廖廖,便知道此人在教内的势力根本就为萧海月等人控制住了!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竟会勾结蒙人,用断肠散化了他们的一身内力!嘿嘿,也算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

    “右尊大人——”,黄羽翔笑道,“龙皓天许给你的承诺便是帮你夺得教主之位吗?嘿嘿,不过龙兄蛇蝎心肠,反脸无情。以他的为人,定然不会让魔教落在一个不听话的人的手里!”

    龙皓天与孙剑恩互看一眼,齐齐放声大笑起来,龙皓天道:“孙前辈,这小子竟然天真到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孙剑恩的眼中却是闪过几丝异彩,道:“小子,不用胡说八道,反正你们就快要死了!以后事情怎样,都与你们无关!”转头看向萧海月等人,冷然道,“你们不是还要和问剑心阁举行什么百年约战吗?嘿,真是一帮白痴,本教实力如此强盛,何惧一个小小的问剑心阁,竟要为誓言所累,近百年来都是碌碌无为!”

    他缓了一下,复道:“我不是你们这些魔门的白痴,才懒得理会这帮思春发情的女人!圣教在我的领导下,必然可以一统武林!日后出兵天下,我孙剑恩便是圣教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三祖师算什么东西,以后人人都会只记得我,我孙剑恩才是将圣教带向辉煌的人!”

    孙剑恩振臂高呼,神情之间说不出的得意,仿佛已是个一统天下的帝王。

    重九微微一叹,低声道:“白痴!竟敢小看问剑心阁,嘿嘿,这帮娘们若不是愤世嫉俗,不愿再入凡尘,又有哪个门派能够与之相抗!老夫如此火躁性子,兀自要忍下一口气,你算什么东西!”

    他的声音虽低,但以孙剑恩的耳力,仍是听得清清楚楚,当下踏前数步,戟指道:“哼哼,武功强有什么用,你们还不都是在我的掌握之中!至于问剑心阁的那班寡妇怨妇,只需塞给她们些男人,恐怕便是天塌了,也不会去理会吧!哈哈哈!”

    笑声之中,萧海月、朱红侠、重九、古清四人突然齐齐跃起,猛然向孙剑恩攻了过去。

    这四人的联手恐怕可以算是当今天下最是声势浩大的合击了!朱、重两人都是使掌,萧海月使剑,古清却是踩着一种极为古怪的步法,在孙剑恩面前绕走。

    黄羽翔盯了几眼古清的步法,不禁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忙收功慑神,心道这家伙竟然可以凭着身法迷乱人的神智,与于雅婷的“天魔魅心”倒是颇有雷同之处。

    “锵!”孙剑恩腰间长刀已出,猛然向最先袭来的萧海月架了过去。一声闷响之中,萧海月猛然退后半丈,狂吐一口鲜血,整个人顿时萎顿于地。

    孙剑恩长刀一划,顺势往扑近的朱红侠和重九的腰间削去。

    他以一敌四,却是丝毫不乱,将对手的反应、出招的快慢都算得精准之至,实是高明之极!听任雨情说,此人的刀法足以与百败刀王倪英相提并论,果非虚言!

    重九的手中闪动着炽白的光芒,猛然间拍到了刀僧上,狂躁的真气涌入,顿时让孙剑恩浑身都是一颤,但随即便听他虎吼一声,重九矮小的身体已是被他震飞出去。

    朱红侠倏然睁开了双眼,顿时,一股强烈的霸气直从他的身上狂涌而出,浩大的力道如同潮涌一般,向孙剑恩狂卷而去。

    刀身巨颤,孙剑恩的右手一阵抖动,身体已是平空飞起,往后直跌过去。

    朱红侠暗暗一叹,若不是当时为救丁平,将蓄积了十年多的力道一下子用尽,刚才那一击,便足以让孙剑恩这个叛徒魂飞天外了!

    古清身如游龙,后发而先至,已然追上了孙剑恩,双掌吞吐,已是向他的胸口推去。

    好个孙剑恩,虽然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仍是将右手一拨,长刀已是直迎古清。他虽然无力再躲开古清这两掌,但若是古清将这双掌击实的话,也会被他的长刀贯穿胸口。

    “嘿!”在古清的一声暴喝中,双掌已是重重地劈在了孙剑恩胸口之上。此时孙剑恩的护身真气已为朱红侠震散,古清的力道毫不受抵抗便进到了他的体内,将他的经脉一一震断。

    “噗”,长刀贯体,夹着孙剑恩强大的力道,长刀直没至柄!两人的身体顿时撞成一团,从空中跌落下来,已是双双气绝。

    魔门四长老知道自己所中的毒物乃是断肠散之后,便知道凭着调息运气是不可能驱逐药力的,只能将功力流失的速度最大可能的缓下来。等到背后之人走出帘幕之后,便借着重九之言,引诱孙剑恩上当,合四人之力,将他击杀!只是四人的功力连原来的一半都没有了,不然的话,光凭着先前萧海月和重九的一剑一掌,便足能将他击成重伤了!

    龙皓天哈哈大笑,拍手道:“魔门传承千年,果然有其奇妙之处!中了断肠散几有一个时辰,还能有力气将功力不输己身的孙剑恩击杀,真是厉害!换了别人的话,恐怕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人端得冷血,孙剑恩怎么算都是他的同伴手下,但他只是冷冷地看了孙剑恩的尸首一眼,便将目光放到了萧海月等人的身上,复道:“可惜,你们这些人桀骜不驯,断不会听从我的指挥,呵呵!这几下的功夫,各位的功力应该散得差不多了吧!”

    黄羽翔将于雅婷抱到楚心月的身边放下,拦在了龙皓天身前,轻拍剑鞘,道:“龙兄,你要想行凶杀人的话,恐怕要先过了我这一关!”

    说话之间,单钰莹和赵海若也站在他的两侧,齐齐向龙皓天怒目瞪去。

    “啧啧啧”,龙皓天摇头叹息道,“黄兄,这两个美丽的小姐竟也要陪你丧命,想想真是可惜!”

    赵海若再也忍不住了,朝他做了鬼脸,嗔道:“你这个恶人,害死了我温师兄、秦师兄,今日便要你血债血偿!”

    龙皓天失声笑道:“就凭你们三个吗?”他身后尚有查刚拓、博儿赤古、赤莲香、崔英爱、金先宇、朴西清六个高手,况且还有十来个当初将黄羽翔逼退的箭手,从实力上讲,确实大占上风。

    “黄兄,不管我们有多大的过节,这一刻,便让我们并肩作战吧!”雷冬邪满头的白发轻轻飘扬,站在了赵海若的身侧。

    赵海若虽然对龙皓天满是怒火,但看到雷冬邪站在身边,还是忍不住向这个“白毛鬼”看一眼,嘴边已是裂开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好!”异族强敌乃是最大的敌人,与雷冬邪的恩怨,乃是私下所结,黄羽翔目光紧锁龙皓天,直欲以怜花剑发出惊天一击,将此人袭杀!

    “莹妹,不管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王海川便是舍了性命,也是护了你的周全!”王海川也站到了单钰莹的身边,将灼灼的眼神投到了她的身上。

    惜花婆婆在腿上轻拍一击,怒声道:“那个贱人生的儿子就是没有大志,满脑子只有女色!哼,明哥泉下有知,只怕也要为这不肖子羞愧!”

    单钰莹却是理都没有理他,脸上的神色也看不出什么变化。王海川黯然一叹,双手之上寒气渐生,将满腹的失意沮丧全部转到了这些蒙古人的身上。

    “龙兄,你最大的错误便是没有救孙剑恩!”黄羽翔轻轻一笑,猛然长啸一声,直如九天龙吟,将大殿的砖瓦都是震得一阵瑟瑟发颤,方圆十里之内都是清晰可闻,“这里毕竟是魔教的总坛,魔教教徒见没有外敌入侵,自然会蜂拥至此。若是孙剑恩还活着的话,只需他在外面阻隔,对于大部份尚还不知道魔教之中还有一个魔门的教众人来,既然没有左尊的命令,自然要遵从右尊的号令!嘿嘿,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阻得下成百上千的教众!”

    “啧啧啧,原来黄兄尚还有几分小聪明!”龙皓天轻轻一笑,道,“只可惜,魔门的这些长老作茧自缚,曾经命令说不管发出何事,任何人都不能闯进此地!哈哈哈,便是我们这里打得天翻地覆,外面的人也只会听,不会进来的!况且,孙剑恩吗?呵呵,既然黄兄这么关心他,我就再变一个给你好了!”

    右手轻轻一挥,一个黑衣包头的人已是走上前来,龙皓天道:“给他们看看你的脸!”

    那人将头上的黑布扯开,露出一张清癯之中微带阴险的脸来,与横尸在地上的孙剑恩倒真是一模一样。

    黄羽翔眉头一皱,道:“原来龙兄早就打下要将孙剑恩杀死的念头,可怜这个家伙还蒙在鼓里,一心做着他的教主梦!呵呵……”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萧海月几人,复道,“那这位就死得冤了!”指了指古清,心中却是拼命谋划起来。

    “师兄,你还跟他们罗嗦什么!”赤莲香深蓝色的双眼中满是杀气,死死地瞪着黄羽翔几人,“他们杀死了两位师兄,便要让他们偿命!”

    “格格格,还真是个小姑娘!”崔英爱扫了龙皓天一眼,细声细声地道,“布了网,下了饵,自然要好好地享受钓者的乐趣!怪不得龙兄不喜欢你,原来……”她突然掩口直笑起来,娇躯一阵轻晃。

    “师妹,注意自己的话!”朴西清扯了扯崔英爱的衣角。

    赤莲香大怒,向崔英爱怒目瞪去,道:“师兄是我的未婚夫婿,是大汗亲自赐的婚!你在一路上老是纠缠着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格格格”,崔英爱娇笑道,“蒙古的汉子彪悍勇武,我们高丽的女子都以嫁给蒙古人为荣!龙兄仪表堂堂,乃是我们高丽女子最钟爱的类型,我喜欢纠缠他,也是很正常的!况且,你们还不是没有成婚吗?嘻嘻,说不定龙兄会改变主意哦!”

    对上这种妩媚风骚、野心极大的女人,反倒便容易刺激像龙皓天、黄羽翔这种大男人的傲气,想要将她收伏在身边,拨开她高傲的外表,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身下!

    龙皓天心中也不知泛过什么念头,脸上却是木无表情,对崔英爱道:“崔姑娘,大敌当前,不要为了这种小事争吵了!小香,你也不要说了,你的心意我都明白!”在气鼓鼓的赤莲香手上轻轻一握,转向黄羽翔,道,“时间不也早了,该送各位上路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倒要看看龙兄这些天有没有什么进步!要取在下的小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赤莲香与崔英爱争风呼醋的时候,黄羽翔这边也略略商议了一下,原想只带着于雅婷突围而出,由雷冬邪这个圣教的大少爷来揭发龙皓天的阴谋。三圣女,四传令使都牢牢掌握在魔门的手里,只需得到他们之助,必能让教众上下一心!至于那几个长老,重九、萧海月都是穷凶极恶之人,朱红侠又是伤害司徒真真的帮凶,便是死了也不会让黄羽翔皱一下眉头。

    他自己差点被闷死在了光罩之中,性情之中难免沾染了些许魔性,对人命看得也不若以往那么重了。但单钰莹却是不肯抛下惜花婆婆,一定要连同她也救出去。被她这么一提,雷冬邪也好似良心大发,怎么也要将重九搬出去。

    黄羽翔略一思忖,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单钰莹对大部份魔教中人来说,只是一个陌生访客而已。若是六长老齐齐逝世,于雅婷又伤重难愈,教中便没有人可以和雷冬邪争夺教主之位!可若是救出惜花婆婆的话,凭着这个硕果仅存的元老的一句话,他的教主之位定然落空!是以他只能抬出重九来,方能压制惜花婆婆。

    见此人在生死关头还想着争权夺利,黄羽翔不禁对此人十分鄙夷起来。只是他们这边的势力本弱,若是再起内哄的话,恐怕龙皓天只需命人放放箭,便能将他们置于万劫不复之地了!若是要带着惜花婆婆三人突围的话,那可真是天方夜谭了!

    商量的结果还是留在原地,走一步算一步。

    从身后抽出两根铁棍,龙皓天摇头叹道:“为了对付黄兄的利剑,我可把家师当年的成名兵器都借来了!嘿嘿,若是再被黄兄削断的话,在下就真得无颜再见家师了!”

    “哈哈哈”,怜花剑出鞘,仿佛一汪清水,寒气直逼向龙皓天诸人,黄羽翔笑道:“龙兄,这便不是我能够手下留情的了!若是你的兵器不够坚韧,被我一剑刺死的话,那真是大大得冤枉了!”

    “是吗?”龙皓天淡淡一笑,道,“这对兵器上充满着师尊战无不胜的气息,随着家师一生征战,也不知道折断了多少兵刃!倒是黄兄,可别把这把绝世宝剑损在了这里!”

    两人的修为都已到了绝高之境,未斗之前,便要先以言语将对方的气势打落下去!像这种高手对敌,精气神缺一不可,每一项都是至关重要的。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战无不胜吗?好像摩珂罗三战岳父,都是折羽而归吧!龙兄与我几次相遇,好像也每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吧!嘿嘿,难不成,我们一家是你们一门的先天克星不成!”

    龙皓天的双眼中终于闪现出了几丝怒火,猛然大喝一声,扬起双棍向他直敲过来!随着他的抢先出手,赤莲香、崔英爱等人也纷纷向单钰莹几人攻了过去。

    黄羽翔朗笑一声,怜花剑清鸣一声,已是架住了袭来的短棍,道:“龙兄,你干嘛这么性急呢?咦!”原以为龙皓天含怒出手,真气必然会失之纯厚,黄羽翔原本伏下了三个变化,待架开了他的短棍之后,便乘隙反击,取了他的性命!这一剑上,倒是只用了七分的力道。

    谁知龙皓天的真气平稳浩大,根本就没有半丝波动。黄羽翔已然醒悟到此人是故意装作受激,反而引自己上当。他的体内全是精纯至极的先天真气,反应速度要比别人快上好多,惊咦之中,已是加了一分的力道。

    “锵”地一声,两人各自退开一步。黄羽翔轻笑一下,道:“龙兄心机之深,真是让在下佩服之至!再接我一剑!”浩然一剑的心法已然发动,怜花剑仿佛怒龙一般,猛然向龙皓天直卷过去。

    受到黄羽翔先天真气的反震,龙皓天的手臂都有些微微发麻,他的心中一片惊愕,只觉得黄羽翔的功力进步,简直已是超脱了人的范畴!才十天不到的时间,此人的功力竟又会出现如此的进步,恐怕不用多久,便是三大宗师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寻常的剑法尚自不能匹敌,更何况沛然莫之能御的浩然一剑!好在龙皓天的精神修为也是不差,并没有被黄羽翔锁死,他身形猛然后退,已是弹开了半丈!

    他知道这种刚性的剑法必然不可能连贯,后退的身形还未稳住,但已做好了前跃的准备。只等黄羽翔的剑势荡落,便乘隙进攻,将先手扳了回来。

    怜花剑劈空,黄羽翔右脚猛然向前踏出半步,剑身一挽,借着上一剑的余势,怜花剑又向龙皓天急追而去,挟着前一剑的余威,这一剑上的威势更是猛烈!

    这正是借鉴了德川五犬的步法,将浩然一剑这种强刚的剑法变得圆润起来。虽然其中还颇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除非遇到三大宗师、沈复言这等人物,不然的话,以龙皓天这般身手根本找不出两剑之间的缝隙!

    龙皓天骇然失色,身形再度暴退,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气恼!若是黄羽翔的剑法能够一直这样使下去,恐怕他永远只能落得个四下逃窜的局面。明明己方大占上风,若是自己狼狈而逃的话,对士气可是个沉重的打击!

    黄羽翔出得两剑,全身的精气神已是被充分调动起来,真气活泼泼地流动开来。庞大的精神浩浩荡荡地展开,场中所有人的一举一动莫不全在掌握之中,那种奇妙的感觉,让他生出几欲闭上双眼的冲动。

    猛然间真气一涩,一道凝厚的劲气已是打向了自己的腰间,黄羽翔不会回头便知道对手必是赤莲香无疑。怜花剑轻轻向后一挑,正中背后的长鞭之上,浑厚的先天真气透出,顿时与对方的内力来了个大冲撞。

    长鞭剧震,几欲脱手飞出,赤莲香娇叱一声,右手加力,已是将长鞭抽了回来,一团黑影绕着她的娇躯回转不止,仿佛一条咆哮不已的黑龙。

    她这一方在场面上颇占优势,见龙皓天被黄羽翔连续两剑已然逼落了下风,当下抛开自己的对手,赶来与自己的心上人联手对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