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兄弟阋墙
    “这丫头疯了!”楚心月大惊失色,忍不住高声叫道:“雅婷,你是怎么了?可不要中了别人的激将之计!”

    惜花婆婆扫了她一眼,轻笑道:“无论怎样,雅婷都不是莹儿的对手,差别仅在于她是在第几招落败而已!看来雅婷侄女颇有自知之明,懂得知难而退的道理!”

    楚心月大怒,道:“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脸上闪过一道奇怪的神色,惊道,“难道你们是利用雅婷爱着那个男人的破绽,故意逼雅婷认输?师姐,你们太卑鄙了吧!”

    惜花婆婆双手一甩,冷冷道:“师妹,说话注意点,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凭着莹儿的功夫,还有什么敌不过的对手!”

    “哼!反正这里面有鬼!不然的话,雅婷开始还是稳扎稳打的,怎得一见到这个男人之后,就变得如此冲动!”楚心月就快要冲到黄羽翔的身边,掐着他的脖子问他究竟是使了什么鬼花样,竟然把她这个擅长媚术的徒儿给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哼哼”,惜花婆婆冷笑一下,道,“我看这里面有鬼的人是雅婷侄女吧!师妹,你可知道天底下有什么心法武功能让人在三天之内功力近乎增长了一倍?怕是雅婷对人家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此时心中有愧,这才乱了方寸吧!”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惜花婆婆虽然没有目睹,但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这“七香情人草”原是于雅婷在偶然的一次机会中采得,因是见它长得娇艳美丽,于是带了回去。岂知翻阅书籍之际,竟发现这株草还有它种妙用!她对雷冬邪恨之如骨,原想用这草来对付他的。但因为受了药力之后,却会爱上对方,于雅婷对雷冬邪的恨意已是深入骨髓,岂肯日后每日思念着这个仇人,是以一直留而不用。

    恰好黄羽翔赶在这么巧的时候出现,于雅婷终是抵受不住权力的诱惑,利用“七香情人草”的特有药力,吸干了黄羽翔一身的内力。她原就深爱黄羽翔,虽然下狠心谋算黄羽翔,但一直打下了要伺奉他一生的打算。谁知黄羽翔偏偏奇迹般地恢复了功力,她一见之下,顿时悔恨交织,又是替他高兴,又是羞于见他,心慌意乱之下,只想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将教主之争倒是忘得一干二净。

    世上原无几人知道“七香情人草”的功效,“抱朴长生功”的神奥更是传自上古,此间的变化曲折,除了黄羽翔外,已是没有一人能够弄得清楚。

    说到拼斗,单钰莹岂会惧怕于她!娇叱声中,身形疾扑而出,双掌推出,已是重重地迎向了于雅婷。

    看两人过了两三招,凭着黄羽翔的眼光,自是可以看得出来,论内力自是于雅婷强于单钰莹,但她的武技实在是不怎么样。而且连“回玉功”都没有使出来,在单钰莹的反攻之下,立时变得捉襟见肘。

    猛然间只觉一双恶狠狠的眼光瞪在了他的身上,黄羽翔转过脸去,却见王海川正一脸怒容,双眼之中几欲冒出怒火来一般。“这小子也是魔教的人?冰封三千里……难道说,王家竟是魔门的一脉!神秘的魔教教主,一直没有露出真面目来见人,难道是因为他本是正道中人、王家的子弟不成?”

    王家声名最着的高手,便是王天明了。他二十年前突然逝世,而魔教教主也是二十年前神秘死亡的,难道说,两者便是同一个人?等等,若是王家乃是魔门一脉的话,又怎么会在西湖之上伙同清荷剑派的人冒充魔教袭击心儿?

    改为握着赵海若的纤手,不然的话,这妮子恐怕要发飙了,黄羽翔微微偏过身体,对王海川朗声道:“王兄,你既是魔教中人,为何要在西湖之上和清荷剑派的那帮家伙行刺心儿呢?难道说,这是你们故意将计就计,想要让我们与清荷剑派结怨吗?”

    当初想到王海川的身份,素以侠名著称武林的王家岂会与魔教同流合污,自然是清荷剑荷故意要嫁祸给魔教!他与张梦心略一分析,便知道此事必是清荷剑派在背后搞鬼!岂料如今峰回路转,这王海川还真是魔教之人!

    王海川一愣,道:“想不到你这个恶贼倒也不是个笨蛋!”言下便是承认黄羽翔所说的了。

    “王天明便是魔教的前任教主?”黄羽翔突然厉声道。

    庞大的精神力挟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在一瞬间攻克了王海川的心防,他神情一愣,情不自禁道:“你怎么会知道?”脸色突然大变,怒声道,“你敢诳我!”

    黄羽翔微微一笑,将双肩耸一下,道:“这是你自己笨,关我什么事!”

    心中思绪翻飞,这王家已无疑是魔教处心积虑打进正道的一颗棋子!当年王天明俨然天下第一奇侠,更是击毙蒙古第一高手修赖阿耶,成其不败美名!若是他登高一呼,当真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可惜他英年早逝,还没有进行什么活动,便已经溘然而逝。

    听到两人的谈话,魔门六大长老都是脸上变色,齐齐阴森森地看向黄羽翔,目光之中毫不掩饰的杀意。

    黄羽翔暗呼不妙!既然魔教煞费苦心,将教典删节,连魔教内部的人都不知道王天明的身份,想来他们对王家在正道中的作用极是重视。自己冒冒然将他的身份揭开,岂不是要成为别人灭口的对象。

    好在他与赵海若、单钰莹三人俱是武功一流,想要脱身的话,但也不是件难事。他心中大生警惕,眼睛向单钰莹瞄去,忖道:“若是莹儿能够夺得教主之位,他们要依仗着莹儿对付雨情,定然不会现在就对付我!咦,于小贱人在做什么?”

    于雅婷手上招式突然变得大起大落,犹如樵夫劈树,一掌一拳之间极尽开阔。若是对方对她稍逊,当可凭着沉厚的内力,逼迫得对方动弹不得!可单钰莹虽然内力比她稍逊,但在“红日照天下”*的催激之下,内力与她相比,可说在仲伯之间。况且,单钰莹不但精于拳脚功夫,暴炎的真气更几有融熔万物的作用。

    她用上这等招式,势必要让单钰莹也全力尽出,不能留有后手。两女此时的拼斗,却是已经到了生死相搏的程度。

    虽然将于雅婷恨得咬牙切齿,但此女的肚中毕竟可能已有了自己的孩子,黄羽翔不禁有些惴惴,想道:莹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手下留情,这可怎么办呢?

    单钰莹突然娇叱一声,双掌猛然击出,十四道雪白的掌影直击于雅婷,“七巧穿心掌”已然发动。只是这次竟然双掌齐使,又让观战的惜花婆婆吓了一大跳。

    于雅婷的脸上绽开一丝奇怪的笑容,也是双掌劈出,直向单钰莹的头顶打去,竟是对袭身的十四道掌影视若无睹。

    单钰莹在这十四掌上已是全力尽出,无法再中途变招,身形也是无法再变。于雅婷使出这等同归于尽的招式来,便要看哪个的掌力先打到对方的身上,方能尽量减少自己所受的伤害。

    “嘭嘭嘭”,十四道排山倒海的掌力全部重重地劈在于雅婷的胸口,半息之后,于雅婷的掌力也是劈到,扫过了单钰莹的头顶。

    “啊——”一道血箭飞过,于雅婷整个人顿时被打得平飞起来,直往大殿的方向撞去。楚心月早有准备,一声怒斥中,已是将于雅婷抱住。

    黄羽翔心中大急,松开了握着赵海若的右手,身形如飞般向单钰莹跃去,惊问道:“莹儿,你没什么吧?”于雅婷得了他的一身内力,力道岂可轻视,这双掌扫拂之下,单钰莹非受重伤不可!

    才跃到单钰莹的身边,却见她缓缓转过身体,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低声道:“我没事!只是,于姑娘好像有些奇怪,她刚才那双掌击落的时候,竟然把力道全部撤走了!不然的话,我纵然不死,也非得躺在这里不可!”

    见她无事,黄羽翔这才略略松了口气,握住她的纤手,柔声道:“莹儿,以后千万不要便出这种没有退路的招式来!”若不是她双掌尽出,也不至于会没有后手招架于雅婷的攻击,显些落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嗯!”单钰莹点点头,眼睛瞄向已被楚心月放平在地上的于雅婷,道,“可是,小贼,于姑娘刚才之举好像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这妮子会自杀?”黄羽翔暗暗皱眉,忖道:“难道是她见到我之后,心中有愧,不敢再与莹儿争夺教主,以致神情大乱,才会做出这些事来?”

    思忖之间,却听楚心月怒声道:“姓黄的小子,你过来!雅婷有话同你说!”

    此时他倒是疑神疑鬼起来,依着于雅婷的脾性,既然能狠心将他谋算,应该不会因为看到他而神情大变!此番硬拼受伤,会不会又是她的一个圈套呢?

    正犹豫间,却被单钰莹反手拉着往于雅婷那边跑去,她道:“于姑娘生受我十四掌,恐怕要性命不保了!”

    “什么?”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虽然将她恨得要死,但此女毕竟与自己同床共枕过,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虽然痛惜她对自己下了毒手,但却也不能完全割除了心中的感情。听闻她竟然要重伤垂死,心中不禁百感交集,糊里糊涂间,已是被拉到了于雅婷的身前。

    鲜红的血迹散满了衣衫,于雅婷无神的眸子看到黄羽翔时,不禁闪动出几分神采,颤声道:“羽郎,我对不起你!”

    前恩后怨,尽随着她脸上红润的褪尽而烟消云散,黄羽翔半跪在地,抱住了她的头,道:“你到底在发什么疯!我虽然心中怪你,可又没有说不会原谅你!”

    “咳咳”,檀口微张,腥红的血液吐在黄羽翔的衣襟上,于雅婷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这个人嘴巴说得凶,但心肠却软!虽然把我恨得半死,却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咳咳”,她又吐出两口鲜血来,黄羽翔忙将双手一紧,道:“你不要说话了,我给你找大夫!楚前辈、周前辈,你们教中的大夫呢,快去找来,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楚心月向他怒瞪一下,道:“要不是你这小子突然出现,雅婷又岂会做这等傻事!现在她百脉齐断,生机将绝,还有谁能救得了她!”

    “羽郎,让我说完!”于雅婷拉着他的袖子,低声道,“我处心积虑,为了谋夺教主之位,一门心思地想要从你的身上修成‘十媚惑天’,但我入了情,却是出不了情!我原也想待在你的身边,一辈子侍奉你,可是,师父……师父对我的恩仇我都忘不掉,她的心愿便是我能够领导圣教。便是我对她怀恨,也要先还了她的恩情!而且,我一定要杀了雷冬邪!只有我当了教主之后,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

    声音越来越是微弱,于雅婷的双眼渐渐无神,道:“可是,我还是斗不过单师妹!她不用耍什么阴谋诡计,不用负愧疚在心,她始终在我之上!连你,也是爱她胜过爱我!既然当不成教主,所爱之人又对我恨之入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格格格,死在自己最嫉妒人的手上,让她永远也忘不了我也好!羽郎,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还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杀了雷冬邪!”

    “羽郎,你以后对人,千万不能再心软了!特别是对像我这样的女人,否则,吃亏的便是你!”于雅婷的眼睛缓缓合上,喃喃道:“如果有来生,我希望第一个遇到的男子便是你!我不要再受这么多的折磨了!我不要再去想什么功名权力了!羽郎,我好喜欢你抱着我……”

    “今生还没有完呢,来生的事,过一百年再去想吧!”双掌抵在于雅婷的背上,绵厚的真气已是涌到了她的体内。黄羽翔已然经历了司徒真真的一次生离死别,再也经受不住心爱的女人在身边惋逝!

    这种眼神,跟当初的司徒真真一模一样,怎么能让你就这么死掉!带着如此悲伤的眼神死去!

    给我活回来!

    “抱朴长生”真气带着无限生机流遍了于雅婷的百脉,但她受创太重,功法虽奇,却也只能将她的小命暂时吊住。

    “莹儿,快从我的怀中取两粒药丸出来!”黄羽翔向单钰莹匆匆扫过一眼。

    “哼,人都要死了,却在这里假惺惺!你赔我徒儿的命来!”楚心月怒喝一声,双掌如勾,直向黄羽翔划去。

    于雅婷会有如此转变,她的师父至少要负上七分的责任。若不是她的逼迫,于雅婷也不会失身于雷冬邪,也不会如此热衷于权力,想要颠覆男尊女卑的社会现实。

    黄羽翔冷哼一声,腾出右手,猛然一掌劈去。轰轰的掌声如同雷鸣般巨大,楚心月在这一掌之下,竟是连黄羽翔的衣角也没有摸到,便被抛飞出去。

    单钰莹倒出两粒丹药来,点了于雅婷的颊车穴,让她微张檀口,右手一倾,已是将药丸倒入了她的口中。

    黄羽翔上身一歪,已是凑嘴到于雅婷的樱唇上,真气轻吐,将药丸送到了她的体内。虽然这两粒药丸比不上少林大还丹,但毕竟是用千载难遇的灵药所制,况且于雅婷的内功底子比司徒真真要强上很多,有了黄羽翔“抱朴长生”真气之助,一缕香魂算是暂时保住了。

    这当儿单钰莹也顾不得吃醋了,问道:“小贼,她怎么了,还有救吗?”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她百脉齐断,倒是与真真当时所受的伤差不多!要救她的话,恐怕又要用到那招了!糟了!”猛然想到于雅婷因为“七香情人草”的药力,若是再与他*的话,一身功力便要流失殆尽!虽然他的本意是想用这一招来惩戒于她,但她此时性命垂危,若再失去一身功力,说不定真要一命呜呼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暗恨起来:这个小娘皮,没事偏偏来害老子干嘛,看,现在遭报应了吧!

    楚心月从地上一跃而起,又向黄羽翔扑去,喝道:“还我徒儿的命来!”

    身形扑出一半,却突然“啪”地一声,摔倒在了地上。赵海若凑到黄羽翔的身边,问道:“臭小子,你的武功怎么这么厉害!”能够将一掌的力道在楚心月这等高手身上滞留如此长的时间,此等功力,恐怕便是三大宗师也无这般实力。

    黄羽翔一愣,道:“我不知道啊,她怎得会摔倒在地!”

    惜花婆婆纵到楚心月的身边,探了一下她的脉门,突然惊呼道:“她的内气阻塞,好像是中了断肠散的药力!”

    萧海月立刻纵跃过去,道:“断肠散是三仙教的独门药物,怎得会出现在圣教?”伸手搭在楚心月的脉门上,凭着他的阅历,已然确定这确实是断肠散。

    与惜花婆婆对看一眼,两人都是脸上现出凝重之色,各自查看了一些丹田之气。

    “大家退回圣殿!”萧海月大呼一声,“四大金刚,守护圣殿,不管来者是谁,如有犯者,诛!”

    话声之中,魔教六长老、雷冬邪、王海川都是向殿中迅速移动。

    单钰莹两眼眨眨,不解地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恐怕他们中了断肠散的毒!”黄羽翔眉头微皱,道,“莹儿,海若,你们检查一下,是否也中了这等毒物!”他的内力刚刚才修习得来,况且又是三天没有进过水米,怎都不可能中了这种药力。

    单、赵两女闻言都是默查一下,齐齐摇头,赵海若道:“真气平稳,气海旺盛,不像是受了什么毒物!”

    正说话间,却听大殿的顶上一阵钟响声,清脆响亮,传得老远,连远山也似起了应和,整个山间顿时热闹一片。

    惜花婆婆从大殿中走开,向单钰莹道:“莹儿,你快些进来!敌人此次的阴谋不小,圣门六大长老,竟然都中了断肠散!现在警钟已响,整个圣教已进入了戒备状态!”

    黄羽翔与单钰莹对看一眼,都是有些不可置信,魔门六大长老的实力是何等雄厚,天下间竟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拔毛,当真是胆大之至了。

    看了于雅婷一眼,黄羽翔道:“莹儿,雅婷受不了震动,我们还是先到殿中去吧!否则的话,我们这几个外来人,必然要遭到魔教的群起而攻!”

    抱起于雅婷,三人齐往殿中走去。才进大殿,便见魔门六长老都已是盘膝坐下,想是正在运功抵抗药力。

    但断肠散无色无味,药力也只是让人在三天之内动用不了真气,于人体倒是没有什么妨碍。正因为如此,反倒更是防不胜防,乃是三仙教密藏的药物这一。魔门六长老虽然都是修为极深之人,但在这等无色无味的药力之下,还是都吃了大亏。

    雷冬邪与王海川倒是无事,见三人进来,王海川向黄羽翔怒声道:“能够将六大长老一起谋算,恐怕只有内部人才能做到!圣门之中,就只有你们两个外来人,嘿嘿,一个是张华庭的徒弟,一个是名动江湖的黄大少!你们还不承认吗?”

    “承认什么?”赵海若一脸笑兮兮的神情,道,“你们两个不也没有中毒吗?保不定是你们两个阴谋篡位,暗地里下了毒手!啧啧啧,也只有你们两个的身份,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让这六个老家伙中招!嘿嘿,就像我当年给师父下泄药,还不是马到功成!”

    见六大长老都是有个变色,雷冬邪忙道:“师父,各位师伯师叔,你们可不要相信这个小丫头的话!弟子前些天一直在‘碎魂洞’中修行,前天才出关!哪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王海川也道:“各位师叔,小侄也是初到圣教,人生地不熟的,怎都没有机会做出这些事来,千万不要相信这个小丫头的胡说八道!”

    赵海若摇摇头,双手一摊,道:“我是个小姑娘,自然不会说谎!”双眼灵光闪动,果然一副天真纯善的样子。

    “你们都不用同她争了,老身心中有数!”惜花婆婆自然知道赵海若的脾气,若说这次下毒事件是恶作剧,恐怕只有赵海若才有这个本事与心思去玩这种把戏。但若不是她的话,那么来敌的目的恐怕就非同小可了!

    清脆的钟鸣声终于停了下来,殿外猛地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临到近处,便听四大金刚道:“右尊大人,此处乃是圣地!没有左尊大人的允许,便是你也不准进入!”

    “大敌当前,哪有功夫管这一套!我有要事要见左尊,还不让路!”一个阴侧侧的声音响了起来。

    话音才落,只见“啊啊”几声短促的惨呼传来。调息中的六大长老齐齐睁开双眼,重九冷哼一下,道:“我早说过孙剑恩野心极大,绝不甘心臣服人下,要乘早诛除!你们几个偏偏不听,我们会中这断肠散的毒,恐怕必是他使人下得!不然的话,以圣教的防御之严,外人哪有机会让咱们六人齐齐中毒!”

    黄羽翔也是心中一凛,刚才那几声惨呼,必是四大金刚遭到孙剑恩的毒手发出的!想不到魔教内部的争权夺利,已是上升到了内乱的地步。本来魔教乱就乱,关他何事!但单钰莹既然已是下任教主的继位者,抵抗异族时,又是一大臂助,实是不忍心将这枚棋子毁去。心中念头传过,想道:这魔门的六大长老大可以死上几个,但魔教的元气却要保住!

    “嘿嘿,六大长老日理万机,怎得现在却像小孩般坐在地上,岂不是拿本教前途和命运开玩笑吗?”殿门口现出了几道人影,二十几个服装各异的人拥了进来,当先之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模样甚是清癯,只是眉宇之间也太阴沉了些。

    黄羽翔的眼神却是投到了他的身旁,傲然卓立的那个男人身上——龙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