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破茧重生
    四周静悄悄地没有半丝声响,连自己的心跳声也是清晰可闻。黄羽翔已然打坐了两个时辰,丹田之中还是空空如也,挤不出半丝真气来。苦笑一下,他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暗道:“你这个笨蛋,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想道恼恨之处,不禁挣地而起,双手伸张,猛然劈出几掌。

    “呼呼”,原本应该功力丧尽的身体,却是发出了几丝沉重的破风声!黄羽翔不禁一怔,想道:“我不是功力全失了吗,这股真气又是打哪来的!”

    “难道是……”十二正经,因为与魔教朱红侠、丁平几人一战,无法承受突然暴发出的潜力,而将其中的六大经脉齐齐封闭。而在以后功力不断地增长中,终于将其中的四道经脉一一打通,目前还剩下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还处于闭塞状态。

    早先在体内各个经脉处搜刮,想要找出几分残余内力,却是独独漏过这两道经脉。因为以前功力运行到这两条经脉处便窒涸起来,无形再行半分,因此刚才压根儿就没有考虑到这两条经脉!

    可是适才双手挥动,竟能发出内力,难道说竟是从这两条经脉中发出的不成?

    黄羽翔重又盘膝坐下,全心探索这两条被他忽略的经脉。

    果然,微弱的真气仿佛涓涓细流,偶尔从这两道经脉中溢出!黄羽翔大喜,忙将这些溢出的真气存于丹田之内。虽然真气溢出的量极少,但积少成多,两个时辰后,终是聚积起了少许,能够支持起在体内流转了。

    其实他的经脉被封之后,倒如同一个大黑洞,所有运转过的真气,无不被一一吸走。但黄羽翔往日的内力充沛莫名,失去了些许内力也是不曾查觉,况且这些经脉的承受能力总有个底限,到了一定程度,便达到了饱和,不再吸取他的真气。但真气的质量也有优劣,这些经脉便专门吸取先天真气,存储在了其中。

    黄羽翔以前每打通一道经脉,功力便会飞长,便是这些经脉中其实储有大量纯之又纯的先天真气!得到这些真气,功力岂有不突飞猛进的道理!

    此时他的功力若废,最后两道未曾解开的经脉失去了往昔真气的压制,顿时有少量的真气流溢出来,反倒成了黄羽翔的救星。

    探手入怀,取出一只瓷瓶来,倒出一料龙眼大的丹丸,因是上次吃过大苦头,实是不敢再一次服上好几粒。黄羽翔将这珍贵异常的药丸倒入口中,轻轻一阵咀嚼,在清新的香气涌动中,丹丸已是下到了腹中。

    导引着这些微弱的真气在体内流转不止,虽然每运行一周,功力恢复甚微,但毕竟还是有所助益。况且所服的药力也开始渐渐发生作用,虽不能增长真气,却是起了固元培本之用。也不知道运行了多少周天,黄羽翔的身体上发出了青蒙蒙的光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光华越来越是炽烈,将他团团裹住,好似春蚕吐丝,将自己包围住一般。

    他整个人也失去了白天黑夜的意识,只知道一味地将真气流转、壮大,“抱朴长生功”最精妙的地方终于发挥出来了。

    黄羽翔第一次得到突破的时候,便是初遇张梦心的时候,受了秦连一掌,反倒被他洞破了“抱朴长生功”的精奥,恍如脱胎重生,将三流的内力一下子推进到了当世一流!

    此后内力虽然疯涨不止,却是在功意上并没有突破原先的层次,所增长的只是量而已。如今他在功力的顶峰时期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内力,“抱朴长生功”此等上古奇功,岂能坐以待毙,在他不断地调息一下,以纯之又纯的先天真气做为基础,终开始了第二次的变化,开始了自我完善的过程。

    呼吸已是完全停止,进入了完全的内息之境。若是于雅婷这时进来看看的话,恐怕会以为黄羽翔心情大变,抑郁而死!他的神智开始模糊,意识已是失去了对身体的主宰,取而代之的是蓬勃的真气,在体内无限地循环起来。

    死中求活,破茧重生!

    青色的光华越来越是炽烈,将整个屋子照得纤毫可见。但屋中的黄羽翔、屋外的于雅婷,都是各自沉浸在奇妙的功法之中,谁都不知道这个异像的发生!

    到了第三天清晨,这些青色光华便开始收缩,在黄羽翔的身外结成了厚约三寸的圆形光罩。光线也转为射向黄羽翔,若是从外界看来,黄羽翔的停身处只是一团圆形的黑影。

    于雅婷适时收功,因是心中有愧,不敢再看黄羽翔,以免影响了自己比武时的心情,只是在秘室的门口轻轻一怔,便出门而去,并没有发现他的异状。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黄羽翔终于从最深层次的的打坐中恢复了神智,浑身盈盈然真气涌动,虽然仍是不及往昔的水平,但也有六七分的实力,而且尽是纯净无匹的先天真气!虽然量还及不上原先,但以质而论,却是大大地跨出了一步。

    真个如浴火凤凰,在熊熊烈火中振翅重生!

    他正待撑地而起,猛然惊咦一声!原来护在体外的光华竟是从无形转固,仿佛牢笼一般将他困住!

    他用力推出一掌,但浑厚的内力触到这道光墙上,竟是生生弹了回来。他的身体又不能挪动,立时被自己的掌力击个正着,猛然一阵剧颤,难过得快要吐出血来。好在这股内力原是由他所发,“抱朴长生功”又有吞噬之能,虽然受了反震之力,但这道真气还是被他吸收回了体内。

    这道光墙乃是他三天来调息时外溢的真气所成,受到他本身真气的吸引,因此聚而不散,而随着他“抱朴长生功”的异变,这些外溢的真气也出现了奇怪的变化,竟是坚硬无匹。黄羽翔暗暗叫苦,好不容易恢复了几分功力,正要去找于雅婷这个小娘皮算账,岂料自己却又被束缚于此,还真是祸不单行!

    原先他处于打坐之中,连呼吸也停止了,此刻一旦从调息中醒转过来,呼吸也自然恢复了。思忖之间,却发现呼吸竟有几分窒涩之感!原来这光罩也太可恶了,竟是封密得连空气也透不进来!

    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若是光困在这里,凭着单钰莹和赵海若的修为,再加上他在里面施力,合三人之力,定能将这光罩破开!但此刻却是最最不可或缺的空气即将用尽,再也拖不了多长时间!恐怕只要一柱香的时间,他便成为一具死相可怖的尸体了。

    “这个小娘皮,竟然把老子害得这么惨!老子出去后,突然要将她大卸八块!哎哟不对,这臭小娘说在‘七香情人草’的药力之下,她定然会怀上我的孩子!若是将她杀了,岂不是连老子的儿子也要搭上了!不如,等她先将孩子生下来再说吧!”嘴里虽然说着狠话,但黄羽翔也知道,若是要等于雅婷生下孩子才将她杀了的话,恐怕这十个月的时间,足能将他又迷得晕头转向了!

    “呸呸呸!怎么处理这个小娘皮还是以后再说吧!当务之急是要怎么出去!”眼见空气越来越是稀薄,黄羽翔终是无法再静坐思考了,猛然拳打脚踢起来。

    “怦怦怦”,打出去的拳脚像是撞到了高山之上,一一被弹了回来。圈内狭小,根本不容出剑,黄羽翔双手握拳,首次赤手空拳地施展“浩然一剑”。

    抛开一切顾虑、焦躁、急烦,黄羽翔虎吼一声,双拳已是直往光罩上击去!

    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整个人顿时腾空而起。黄羽翔大喜,双足一展,便欲站起,谁知四肢撑开,却仍是被光罩所阻。原来光罩未碎,但受到此等大力,已是被地面反弹而起。

    巨力反震而回!以他“浩然一剑”的威力,连张华庭也是不敢轻撄其锋,他自己更是吃受不住。猛然灵机一动,双手在返回的力道上轻轻一拨,已是将巨力折了个方向,往光罩上继续撞去。同时双掌再度发力,向光罩上打去,这一次却是不敢再用“浩然一剑”的心法了。

    虽然每道劲气都被弹了回来,但黄羽翔身处其中,已然感受到了光罩的震颤,知道只要自己再多出几拳,便能将这光罩打碎。这一下,以前随张华庭所学,对内力操控的手法顿时派上了用场。

    十指轻拨如弦,不断地导引着纵飞的劲气,往光罩上*而去。他曾经能如意操控十八朵水花,经过郑家一战,受到德川五犬的启发,对内力的操控更是灵动,十几道劲气在他翻飞的手指之下,猛烈地向光罩上冲撞过去。

    虽然光罩不停地颤动着,但躬道它什么时候才会裂开!感觉到呼吸越来越是困难,黄羽翔终于豁了出去,所有的内劲毫无保留地狂涌而出!他现在对内力的操控最多也就是同时控制二十三朵水花的水平,情急之下又多加了十几道劲气,再加上身处罩中,身形实是难以翻转,哪里还能忙得过来。

    “怦怦怦”,几下呼吸的时间内,黄羽翔的身上已是挨了不知多少下重击!

    每一道劲力过后,都打得他眼花耳鸣,差点儿就要摔倒在地。但他的求生意志在经过这么多的波折后,已是坚韧无比,当下咬着牙,一边操纵着纵飞的真气,一边还在将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送出,冲击着体外的光罩!

    身体受到的重击已是达到了极限,但笼于体外的光罩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黄羽翔的呼吸也如老牛拖破车,发出呼呼的声音。虽然已经吸不到新鲜的空气,但呼吸的本能却是没有停下来。

    也不知道是他成功破开光罩,保住小命;还是余力不够,先是闷死在了光罩之中!

    “啊!”狂吼一声,身体却是受不住暴横的真气,几欲裂开!正值此际,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齐齐冲开,大量纯之又纯的先天真气涌进四肢百脉!

    在生死关头,受到剧痛的刺激,黄羽翔终是再发潜力,将最后剩余的两道经脉全部打开!此时十二正经流畅如意,内力涌动自如,随着他四肢伸展的动作,浩荡的真气顿时狂涌而出。

    仿佛天地乍开般的骇人威势,光罩在瞬间被他猛涨的真气冲破,强横的气流顿时在狭小的密室内涌动不已!

    光罩之中实是积累了他不下百余记的内劲,世人已无一人能够完全承受得下这股大力!若不是这些内力全是由他发出,“抱朴长生功”又擅吞噬真气,恐怕他早就在这些真气的冲击下变成一团肉泥了!

    这秘室是用坚固的厚石所制,但黄羽翔发出的真气实在是太过霸道,气流所触之下,虽是稍稍一顿,但后续之力却是如摧枯拉朽一般,将石墙撕成片片碎碎!

    “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中,整个石室连同顶上的屋子顿时被沛然莫名的真气轰上了天去,大大小小的碎石纷纷落下,方圆半里之内,仿佛下起了石头雨,砸得底下的人一阵哭爹喊娘!

    带着泥士芳香的空气涌入胸肺,黄羽翔贪婪地猛吸起来,双眼闭上,一脸的沉桩色!

    此时的他,正如破茧重生的蝴蝶,原先的一切,已然同体外的光罩一般,被碎成了一片!“抱朴长生功”盈盈然流转如意,得到另外两道经脉中的先天真气,内力顿时追回到了原先的水平!但从死至生,精神又经历了一次绝大的考验;况且,此时他的体内全是醇正无比的先天真气,若是光以内力拼斗的话,恐怕已是无一人能够胜得过他了!

    好在怜花剑并没有被于雅婷取走,仍是挂在他的腰间,也省下了他要在废墟之中寻找的麻烦。轻轻一拍剑鞘,心中突然伸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仿佛这把怜花剑有了灵性一般,正发出欣喜之意,似是庆贺他的大难不死,黄羽翔喃喃道:“这把鬼剑,端得那么多的名堂!刚才有困难的时候,不见你出来将罩子弄破,现在倒来拍马屁!”

    抬眼看一下已是升起老高的太阳,黄羽翔的眼睛也不眯一下,突然纵身而起,在魔教的大本营中四处乱窜起来。

    “于雅婷你这个小骚娘们,竟然阴谋暗算老子!他妈的,差点将老子害死!要是老子就这么死了,心儿她们岂不是要伤心死了!”一连串的脏话不绝于口,他本是市井无赖,只是在遇到单钰莹诸女后,才硬生生地将地痞相给收了起来。如今死里逃生,又将于雅婷恨得半死,哪还顾得着文雅不文雅。

    好在教中之人即使看到他纵过,一来轻功与他相差实是太远,二来也知道他是惜花婆婆请来的贵宾,没有人在这个气头上自讨苦吃,找他的麻烦。他一路瞎转,猛然间感受到了于雅婷的功意波动,立时向大殿方向飞奔而去。

    才跑到大殿前,便突然出现四个红衣大汉,先是当头来上一击,才警告他什么魔门圣地,不得乱闯!黄羽翔火气正大,立时拍出四掌,将这四大金刚一一抛飞了出去。

    冷冷地扫了于雅婷一眼,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痛心,黄羽翔将赵海若搂得紧紧地,道:“你还有脸叫我吗?”

    单钰莹行到他的跟前,轻笑道:“小贼,人家哪里得罪你了,犯得着这么凶吗?”虽然与于雅婷争风吃醋,但也只是众妻间的私下争斗,但扯上黄羽翔的话,便成了丈夫在管教小妾了!单大小姐最是护短,岂能让黄羽翔当着她的面欺负她后方联盟中的一员。

    黄羽翔犹豫起来,思忖着要不要告诉单钰莹事情的经过。若是将此事揭开的话,恐怕单钰莹会比他更愤怒,在她的“红日照天下”*之下,恐怕于雅婷便要死得连灰都剩不下了!他虽然对于雅婷暗恨不止,但毕竟还是对此女留有几分感情。况且,于雅婷极可能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岂能将她杀了!

    这下倒是大大地麻烦起来。

    “快松开我,我快要被你勒死了!”赵海若在黄羽翔的怀中拼命挣扎起来,待得他松手之际,张口在黄羽翔的臂上狠狠咬了一下,嗔道,“臭小子,谁准你抱我的!”

    “小辈,你是什么人,竟敢在圣教放肆!”萧海月飘然而出,插在腰间的笛子已经取到了手中。黄羽翔表现出的功力太高,他已经没有把握空手制胜!

    一肚子的火气正没地方发泄,这萧海月出来的太是时候了!黄羽翔森然一笑,猛然将眼神移到了他的身上,道:“我叫黄羽翔,就是来捣乱的,谁想和我打上一把!”

    他的精神修为在诸人之中已是无人可以匹敌,沉重的压力如同山崩般狂烈,竟是让萧海月生出要将眼光从这个男人身上移开的感觉。

    若是在这后生晚辈的眼光下不支退开,萧海月当真要买块豆腐撞死了!全身的真气在瞬那间运转起来,硬是在体外结成一道无形气劲,将黄羽翔无止无境的精神力隔在其外:“原来你就是损坏本教圣物的那个小辈!哼,本教还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你倒跑到圣教来撒野了!”嘴里虽然说得凶悍,但双掌掌心已然满布汗水。

    黄羽翔不急不徐,显得游刃有余,冷冷地道:“你们魔教三番五次地追杀于我,又伤我爱妻,这个大仇我还倒还没有与你们清算,你倒先喊冤起来了!”

    跑到自己的地头上,还敢如此嚣张,若是萧海月还能忍下去得的话,恐怕真是活回去了!虽然心中盛怒,但心中却是颇为犯难,黄羽翔的功力太高,说到单打独斗,恐怕只有单钰莹这个已然达到“红日大圆满”的小魔女才能与他一较高下,自己这边可无一人是他的对手!可小魔女与他明显是一个阵营,若是对她指手划脚的话,恐怕会先反过来对付自己诸人。若要群殴的话,又有些落不下面子。

    “黄羽翔你这个恶贼,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暴喝声中,一条人影如飞般向黄羽翔急扑而去。

    “王海川!”黄羽翔微微一怔,“此人怎会出现于此!”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右手一扬,一道无形劲气已是勃然而发,将袭来之人的身形硬生生地阻了下来,停在了他身前两丈之处。

    这王海川因为敌不过单钰莹,心中羞愧,一直躲在大殿之中。后来听到几人的交谈,终是明白来人正是将自己的幸福一手摧毁的黄羽翔,所谓情敌见面,份外眼红,情急激动之下,哪还管别人对黄羽翔的忌惮。从当初在张梦心的小舟上与他一战看来,黄羽翔那时还比他稍逊一些。纵使黄羽翔功力飞进,焉赶得上他以牺牲寿元为代价换取的功力增长!

    但世上的事情如果尽如人所料的话,那便没有奇迹一词了!

    王海川被硬生生地拦了下来,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虽然黄羽翔的真气柔和,远不如单钰莹来得霸道,但却是后劲绵绵,仿佛永无止境一般。而且柔和的真气中却是隐隐带着一股尊严无比的傲气,仿佛帝王般的威严。

    单钰莹见他敢向心上人挑衅,白玉般的右手探出,戟指王海川,怒道:“王海川,是不是还没有被我揍醒!海若,你不是老是嚷着无趣吗,去狠狠地揍他一顿!”既已将赵海若视为黄家的一员,她这个大妇自是要摆出正妻的样子。

    赵海若偷眼看了黄羽翔一眼,道:“师父说,整天打打杀杀,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情!”

    黄羽翔哑然失笑,将她重新搂回了怀中,道:“这下子你怎得记得岳父的话了?”

    在他胸口猛地捶了一拳,赵海若再次从他的魔爪下逃脱出来,躲到单钰莹的身后,探出脑袋,道:“喂,你警告你,不要老是对我搂搂抱抱的,再要这样的话,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见这三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起来,魔教诸长老都是大怒。惜花婆婆沉声道:“黄少侠,今日乃是圣教鳞选教主,接下来便是莹儿和雅婷最后的决斗,想来你也想看到最终的结果吧!”

    言下之意,便是提醒他,再要一意孤行的话,就要和他当初来魔教的初衷相违了。

    于雅婷终于从震惊中清楚过来,双眼之中毫不掩饰的爱慕敬佩之色,道:“羽郎,你真是天上下凡的神人,竟然如此神通广大!嘻嘻!”

    被她一言提醒,单钰莹转过脸去,悄声问道:“死小贼,你究竟对于妖女做了什么,怎得她的武功竟是一下子进步了那么多?”

    若是她的武功精进甚微的话,反倒显得自己的功力实在太逊!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她是个小妖女,自然有她的妖术!这几天可把我给坑苦了!”左思右想,终是把于雅婷害他一事藏在了心中,只等与于雅婷私下见面的时候,才与她好好地算账!

    可这账要怎么算呢?对女子最大的伤害便是强暴她!可若是自己真要强暴她的话,恐怕她更是求之不得,说不定还能将他的功力再吸走一次!若是叫别的男人……呸呸呸,老子的女人怎么能便宜别的男人,这不是给自己戴绿帽吗?对了对了,这娘们不是说过,只要再和自己*的话,便会功力尽丧!哼哼,她将自己害得也是如此,反过来整整她,也是应该的!

    若是这娘们功力尽失的话,教主美梦便永远不可能实现!她害得自己险些丧命,又欲谋害莹儿等人,让她失去心中最渴望的东西,永远只能臣服在自己的跨……手下,岂不是对她最好的惩罚!

    将赵海若推到了黄羽翔的怀中,不理赵海若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单钰莹踏前数步,森然直指于雅婷,道:“于姑娘,你我一战,已经担搁太久了,我可不想再等了!”

    轻飘飘地飞了黄羽翔一眼,于雅婷吃吃笑道:“好!在羽郎的面前,我们便将前恩后怨了断个清楚!”

    左手仅剩的水袖轻轻一挥,她已是向单钰莹纵了过去,反倒是抢在单钰莹这个脾气暴躁之人的前面,先是攻了出去。

    “这女人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黄羽翔喃喃说道。于雅婷的拳脚功夫比之单钰莹,相差得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天壤之别。为何这个妮子竟会一反常态,不以自己深厚的内力见招拆招,伺机制胜,反倒要主动进攻,此举无异大开空门,已是失了胜算。

    百思不得其解间,连赵海若贴在他的怀中,娇躯扭动带来的曼妙感觉也是毫无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