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阴盛阳衰
    单钰莹本不是个笨人,只是她的性子太野,因此有些事宁愿用拳头来解决,而不愿多花几分心思去想。如今见王海川在魔教现身参加下任教主争夺之战,立时联想到了黄羽翔所说,在怜花剑中看到的奇异景象:四百年前,“冰封三千里”还是那代教主的得意神功!结合得自于雅婷的资料,与肖无月武功有关描述的教典又全部不翼而飞,答案已是呼之欲出!

    难道说,是有人要故意要按下“冰封三千里”乃是魔门的武功?难道说王家原就是魔教的一个秘密支流,打到正道中的一颗棋子?

    她思绪翻腾,浑身的功力却是活泼泼地运转开来,真气沸腾中,功意已然冲到了“死寂天下”的境界。王家是正道精英也好,魔教的秘密棋子也罢,反正与她这个官家大小姐无关。在她心中,武林原无黑白之分,只有看得顺眼、看不顺眼而已。

    昔时虽为王海川的情意感动过,但早在八百年前便已经将这个傲气的男子扔到臭水沟中了,哪还记得他是谁!若不是他唤自己的称呼和讨厌的梅三表哥一模一样,谁还记得这么一号人!只是这个傲气男子原本的功力比之郑雪涛也只是高明少许,怎得一下子就成了能够匹敌自己的高手了!这天底下到底是怎么了,自己认识的每个人都变得如此厉害!

    娇俏的脸上笼上了一层晶莹之色,内力流转如意,双眼之中隐隐泛出了赤红之色。

    “莹妹!”王海川又看了她一阵,终于收回了魂来,道,“你还是认输吧!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但他的脸上却是丝毫没有傲慢自得的神情,反倒显得极为黯然。

    “格格格”,单钰莹不怒反笑,道,“王大公子,你究竟练成了什么恐怖的神功,竟敢要我不战而降!”笑话,当初即使对阵张华庭时,也没见她认输投降过!

    王海川仰天一叹,冰寒的气息顿如潮水般涌向单钰莹,将她绍半丈处的空气全部凝成了一团冰雾,蒙蒙胧胧的,竟是人影也难辨出。他缓缓道:“我练了‘修罗诀’,无限刺激了本身的潜力,如今我的功力比之当初,起码高了五倍!只是作为相应的代价,我只能活到三十岁!嘿嘿,我还有六年的性命可活,足够我创下一番大业了!莹妹,你嫁给我吧,小小的圣教教主算什么,将来,我会让你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满脸的嫌恶之色,单钰莹娇叱道:“王海川,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可真要对你不客气了!”只能活到三十岁吗?也太长了点,最好现在就去死!

    “莹儿,你不用自惭形秽,我不会介意你已非完璧之身!”王海川虽然眼中有痛,但便多的却是无比的渴望。

    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见他正揭中自己的创疤,单钰莹这下子怎也忍不下心中的怒气,蓬勃的真气浩然而发,赤红色的光芒闪动中,顿时将身前的冰雾化解穷尽。炽热的气流卷过,每个人都感到浑身一阵躁热,仿佛投身到了熔炉中一般。

    单钰莹踏前一步,狠狠地道:“管你练了什么‘修罗诀’还是‘阎罗诀’,我都要让你化为一片飞灰!”盛怒之下,气势已是完全催发,惊人压力如同万斤巨石,猛然向王海川砸去。

    “哈哈哈”,赵海若跳起来拍手道,“母老虎终于要发威了!单姐姐,狠狠地揍那家伙一顿,看了就讨厌!”

    王海川的眼中闪过几丝失望之色,随即便换过一副笑容,道:“莹妹,我会将你收服的!我要让你留在我的身边,与我共创一番大业!”

    “要打就打,哪里还这么多的废话!”单钰莹身形纵起,猛然向王海川劈落。

    王海川双手轻轻一挥,周遭的空气顿时被迅速冻结起来,好似他身前多了一层奇厚无比的冰制盾牌!

    单钰莹双手劈落,按在冰罩之上,浑身赤影微闪,触手之处,所有的寒冰顿时纷纷融解。

    王海川的双手一瞬间变得晶莹透明,仿佛冰石所制,连每一根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猛然双眼大张,空气中的游荡的水气受到他功意的催发,立即迅速结合到了一起,形成一道道尖利的冰锥!

    “嗖嗖嗖”,毫无征兆,这些冰锥平空出现,向四面八方向单钰莹疾刺而去。此等神出鬼没般的暗器,比之以暗器名闻天下的姑苏梅家,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初王天明在世之时,王家位列四大世家之首,当真有其不容轻估的实力。

    单钰莹袖子一卷,发出一道炽热无比的真气,所及之处,冰锥一一被化成了水汽,重新还原到了空气这中。但袭身的冰锥实在太多,而且冰锥一旦化成气体回到空气中,立刻又被王海川重新冻结成了冰锥,再向单钰莹打去!

    这样下去要打到何年何月!单钰莹身形落地,突然轻斥一声,身上已然结出一道赤红光圈。被王海川气得怒火冲冠,恨不得将这个自作多情的男人一把捏碎,单钰莹终进入了“红日大圆满”的境界。

    “嗤嗤嗤”的声音不断地传来,所有袭来的冰锥袭到单钰莹绍三尺之处,无不化为乌有。动人的双眼终是赤红一片,这妮子的怒气已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接招!”双掌猛然向王海川推开,身后的赤色光圈如影随动,也向王海川狂卷而去。

    惜花婆婆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向萧海月道:“萧师兄,你现在总相信了吧!莹儿已经修成了圣门史上仅有三人达到过的‘红日大圆满’!这教主之位,若是不由她来承当的话,还有更好的人选吗?”

    向王海川看了一眼,脸上带时浮起一股厌恶之色,道:“就凭这小子的‘冰封三千里’,比之昔日明哥的修为,还是差得太多,若是让他代表圣门出战问剑心阁,恐怕十有八九是落败的局面!况且这小子练了‘修罗诀’,已然命不久矣,若是让他当上了教主,岂不是几年之后又要为教主之位打个你死我活!”

    萧海月看着单钰莹,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道:“王世侄的功力应该不仅于此!况且,按照门规,他也有参加这次比试的资格,非是我故意与师妹做对!况且,若是单师侄功力在王世侄之上的话,当可以击败他,进入下一轮的角逐。”

    “冰天雪地!”见单钰莹使出了最强的杀招,王海川也不敢再留底牌。随着他的喝声传出,整个后殿顿时飘扬起了片片雪花,奇寒无比的气息让惜花婆婆等人都是退开了好远。

    单钰莹突然轻咦一声,原来双足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是被冻在了厚厚的地砖上。浑身的血液受到这股奇寒之气的影响,竟然连流动的速度也缓了下来,无论是心跳、感觉、反应都要比平时慢了很多。

    “嘭嘭嘭”几分脆响传来,好些大理石终是承受不住寒气,纷纷暴裂开来。

    “轰”地一声巨响中,王海川已然接下了单钰莹以“红日大圆满”发出的一记攻击。他猛然后退三尺,脸上泛过一片赤潮,随即便恢复了苍白无比的脸色。但单钰莹霸道无比的攻击,却也被他化于无形了。

    好家伙!赵海若看得连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心中痒痒得,恨不得将单钰莹拉了下来,自己跑过去与他打个痛快!一边看一边求神道:“老天爷保佑,单姐姐千万不要把这家伙打死打残打成重伤,我还想和他打上一架呢!”

    “这样子才有些意思!”真气流转一周,将侵入绍寒气一一驱走,单钰莹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意,但看在王海川的眼中,竟有几分残酷的感觉。

    她展了展双臂,道:“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了!既然惹出了我的真火,你也只能后悔你母亲为什么要把你生出来!”

    霸道真气四溢的同时,庞大的精神力也流转开来,向王海川同时压挤过去!纵使王海川能够在短时间内通过“修罗诀”而将修为提高许多,但精神修为却是要在不断的杀伐打斗中才能壮大起来,非是“修罗诀”所能速成的!

    果然,单钰莹双管齐下,王海川的脸上立时现出了几分犹豫之色,真气也出现了几许波动。

    “诚然,你的功力已然接近于我,但刚才与我能够打成平手已是你的极限了!”一步步地向王海川逼去,狂暴的气势压迫得王海川的心神都开始震颤起来,单钰莹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我很佩服你为了修成神功,竟然连寿命也可以不要!不过,纵使如此,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脸上显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道,“为了那小贼,我可不会把教主之位让给任何人!”

    纵使不知道那小贼为何人,但久经风月的王海川看到她脸上那副表情,便知道她心中必然想着黄羽翔这个家伙!猛然大喝一声,终是从被单钰莹压制的心神中挣脱出来,浑韶新燃烧起了战意,右手轻握成拳,王海川气急败坏地道:“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叫声之中,身形如苍鹰般飞起,向单钰莹急扑而去。

    “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在“红日照天下”*之下,单钰莹的身形已不是肉眼所能捕捉,娇躯迎上,白生生的双掌在瞬间化出千万道幻影,“七巧翻天手”在“红日大圆满”的劲道之下,每一道幻影都像是死神的镰钩,随时都能夺走对方的性命。

    庞大的精神压力无孔不入,在王海川的心灵上投下了一道道失败的阴影。

    “嘭嘭嘭”,刹那之间,两人的双掌交击已不下百余记。他们的真气性质绝然相反,一寒一热,实是两个极端。寒热气流相互抵消时,空气中都是闪动着一片水雾,弥散在两人的周围。不过王海川以牺牲寿元为代价所增长的功力果然威力无穷,硬拼百余下,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萧海月摇头一叹,对身边的古清道:“师弟,你看他还能支撑几招?”

    “最多五十招,说不定再过三十招便要认输了!”古清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眼睛却是从来没有离开过两人的剧战。

    “想不到这丫头的武功竟然高明到这种程度!师弟,你有把握胜过她吗?”萧海月看向单钰莹的眼神简直带着几分惊惧。

    古清苦笑一下,道:“或许师兄、重师兄、朱师兄还能与她打个平手,我肯定已不是她的对手了!五百招过后,输的肯定是我!”

    惜花婆婆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不但是因为自己的徒弟能够取胜,更有一种说不清的快意在其中。

    “七巧穿心掌!”单钰莹娇喝一声,一连七掌,齐齐往王海川的胸口拍去。这七掌一气呵成,仿佛七个人同时向王海川打去,速度偏又奇快无比,让王海川根本无从闪避。

    惜花婆婆又惊又喜,以她之能,使出“七巧穿心掌”来,也只能劈出五个掌影来!单钰莹已然青出于蓝,而远胜于蓝了!

    “嘿!”王海川的双掌招架过去,“噼哩啪啦”一阵脆响,五道掌影已然消失无踪,但王海川的双掌已是一片麻木,怎都避不开剩下的两掌,只得将全身的功力全部聚于胸口。

    “啪啪”两掌,单钰莹白玉般的右手已是印到了王海川的胸口,大力翻涌之下,王海川整个身躯顿时被抛飞出去,重重地撞在将前后殿隔开的墙壁之上。

    “轰”地一声巨响,以坚石之厚,兀自不能挡住王海川的去势!在王海川浑厚的护身真气之下,石墙已被硬生生地打了个洞出来,整个人顿时从洞中向前殿飞去。

    与此同时,石墙的另一边也突然破了个口子出来,碎石激飞,散落了一地。

    “啪嗒”一声,一个高大的人影掉落在地上。但他才一着地,便立刻翻身站了起来。

    “白毛鬼!”赵海若拍手笑道,“小宝宝,滚元宝;跌得重,长得高!哎哟,你现在已经这么高了,再长的话,岂不是要撑破天了,嘻嘻!”

    这高大之人正是雷冬邪,于雅婷终是凭着深厚的内力,在三百招之后,将他硬生生地击败!

    萧海月与朱红侠齐声道:“这场比赛单师侄胜!”“这场比试雅婷获胜!”

    从破开的洞口望去,单钰莹的眼神直压在于雅婷的身上。于雅婷立即生出感应,向单钰莹回望过去,两女的眼神一经触碰,积蓄了许久的醋意、不满顿时在一瞬间暴发出来。

    “两位师侄女先休息一下吧,调息恢复元气,过半个时辰再接着来吧!”萧海月看着破败不堪的大殿,心中不禁暗暗后悔让他们四人在殿中比试。虽然知道这四人的武功已是极高,但还是估不到竟到了这种程度!

    “我看不用了,马上就接着打吧!”依着单钰莹的火暴脾气,怒气一发,岂能再等半个时辰才发作出来!若是硬要按着萧海月的话来,估计这大殿会先被她给拆了。

    向于雅婷挑衅地挑了挑眉,单钰莹道:“于姑娘,你可敢吗?”

    于雅婷格格地一笑,道:“既然单师妹这么急,我做这个做姐姐的岂有不答应之理!”她刚战胜宿敌雷冬邪,气势已是燃烧到了最高点,况且得了黄羽翔的内力,后力绵绵,气力竟似半分也没有折耗!

    萧海月微微一怔,便朗声道:“既然两位师侄女都一意求战,那就继续比试吧!大家都到前殿去吧!”

    单钰莹冷哼一声,从破开的洞口直接窜到了前殿,喝道:“打就打,还这么多废话!”气势在“红日照天下”*之下已是催运到了顶点,身形犹如怒矢一般。

    见她如飞将军一般的袭来,于雅婷丝毫不惧,双掌一翻,向单钰莹硬架上去。

    “轰”地一震,两女的身体都一阵巨颤,俱是齐齐退后两步。

    于雅婷的内力虽然还在单钰莹之上,但受身体的限制,双掌劈出,却顶多发挥出七成的力道,倒是与单钰莹势均力敌,难分高下。

    惜花婆婆见两人在这一掌上平分秋色,原本已然板起的脸顿时轻松起来。只要单钰莹在力道上不输给对方,论到招式技艺,于雅婷可万万不是单钰莹这个天纵奇材的对手!

    两女相隔一丈,冷冷对视,沉重的压力对峙起来,外溢的力道竟然让萧海月等人要略提内力,方才能够站得稳当!

    单钰莹本就不满于雅婷竟将她这个黄羽翔的正妻视若无睹,不像其她几女,不管年纪比她大还是小,都是毕恭毕敬地叫她一声“单姐姐”!况且,于雅婷根本就是为了练什么劳什子功才跑来亲近黄羽翔的,岂能不让她气愤不已。

    原先有黄羽翔作为缓冲,是以将矛盾一直藏在心中。此时心中的恼怒无人可以压制,当即暴发出来,便要趁着黄羽翔不在的时候,将这个风骚妩媚勾引别人夫君的女子好好教训一顿!即使要进到黄家,能说得上话、做得了主的,还是咱单*奶!

    于雅婷却是内心有鬼,骗取黄羽翔功力之事可万万不能被众女知道,否则的话,若是引来了张华庭,自己羽翼未丰,实是难以对付!当务之急,便是要将黄羽翔最最亲近、也是自己争夺教主之位最强的对手给诛除了!至于赵海若,此妮天真浪漫,应该颇为好骗!

    “单姐姐,加油!”微微顿了一下,复道,“于姐姐,加油!”赵海若大声叫了起来,两眼之中满是兴奋之色。

    单、于两女同是转头向她看去,道:“你到底帮哪边?”

    赵海若左手指着单钰莹,右手指着于雅婷,道:“我支持你们两个!”

    单钰莹冷哼一声,转过头来,对于雅婷道:“别理她,我们继续!”庞大的精神力已是狂涌而出,重重地击向于雅婷。

    但于雅婷虽然还未如她一般臻至宗师境界,不过“天魔魅心”*本就是一种对精神修炼的功法,她的功力已至九媚的程度,虽然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萧海月也兀自被她撼动了心神,便可知道她的精神修为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狂涌的精神力仿佛遇到了一块极厚的堤坝,竟是被重重地反击了回来。单钰莹双眼神光大射,背后赤红光圈又现,看来一上来就要以最强的功法给于雅婷轰然一击!

    “轰”地一声巨响,却不是单、于两人所发,而是从殿外不远处传来。

    “何处弟子,竟胆擅闯本门圣地!”一个高嗓门的人喊道,话声粗鲁,中气十足,显然功力不弱。

    另一人却道:“老大,我们很久没有动过手了,正好拿这小子开刀!你的‘混元三合四变五聚六散刀’究竟练到几成火候了?”

    “滚开!辣块妈妈,老子正在气头上,见人就打,再不让开就是你们自找苦吃了!”一个暴怒的声音大吼道。

    单、赵、于三人同时一怔,赵海若欢叫一声,已是冲了出去,一连串的笑声如铜玲一般,响遍了殿中的每一个角落:“臭小子,你总算出来了!”

    于雅婷却是微微色变,忖道:“守护神殿的乃是圣门四大金刚,浑浑噩噩,嗜杀无比!羽郎身无半丝内力,若是与他们动起手来的话……”情急之下,也没有想到黄羽翔既然身无内力,又是如何能从秘室中脱身而出!

    她虽然狠心盗走了黄羽翔的全部真元,但无论是她的本心,还是受药力的作用,对黄羽翔的爱意却是丝毫不在单钰莹几女之下。所谓关心则乱,一想到黄羽翔可能要遭四大金刚的毒手,哪还忍得下去,足下一纵,已是往殿外跑去。

    单钰莹微一耸肩,没有想到于雅婷竟是如此在乎黄羽翔,对她的恼意却是稍减几分,思忖之间,也跟着跑出了宫殿。

    “嘭嘭嘭嘭”,四声闷响传来,四个红衣打扮的高大身影已是分向四方飞去,俱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此处的路面都是坚石所铺,这四人摔了个结结实实,直痛得他们挤眉弄眼。

    黄羽翔傲立场中,雄厚的气势有若实质,一波波震撼着每个人的心神。

    “臭小子——”赵海若身形扑出,已是勾住了站在中央的黄羽翔的脖子,身形荡起,划出一道美丽的曲线,这才重重地撞在了黄羽翔的身上。她俏眼含媚,突然略一踮脚,在黄羽翔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伸手勾住赵海若的腰肢,黄羽翔对她微微一笑,道:“海若,你今天真漂亮!”

    赵海若大喜,道:“臭小子,你喜欢吗?我可是为了让你看到,才特地选的!”

    黄羽翔心中一阵感动,将王霸的气势收敛起来,手中的力道却是紧了一些,将她修长的身躯毫无阻隔地贴到了自己的身上,感受着她充满弹性的*。

    “哪里来的野小子!”跌在西方的红衣人爬了起来,咒骂道,“老子的‘混元三合四聚五变六散刀’还没有使出来,你小子耍赖,竟然趁我运功之际偷袭伤人!奶奶个熊,再跟老子打过!”右手一扬,果然是把明晃晃的大刀,只是恼羞之下,竟然连刀法的名称也说错了。好在黄羽翔早被这么长的名字弄晕了头,却也没有听出什么破绽。

    骂声之中,其他三个红衣大汉也站了起来,个个都是人高马大,几与赵海若在山中捕到的灰熊一般。八只铜铃般的眼睛直瞪向黄羽翔,若是手中再执金刚杵,倒真是与庙里的四大金刚无异。

    “羽郎——”于雅婷依在殿门口,可怜兮兮、垂垂欲泣地叫道。

    微风拂过,将她雪白的衣裙掀起了一片涟漪,衣袂飘飘,仿佛云尘间的仙子被狂风打落,谪为人间,化作翩翩佳人。

    我见尤怜!

    黄羽翔呢?他还会不会怜取眼前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