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各遇强敌
    将右手展开,露出四张折叠好的纸片,萧海月道:“谁先来?”

    单钰莹性子最急,一个箭步抢了上去,随手拿了一张纸片,退到一边。

    萧海月看了她一眼,微微笑道:“拿到甲或丁的话,就到前殿等着;拿到乙或丙的话,就到后殿去。两边同时开始比试,以免有人作弊!”

    于雅婷缓缓向萧海月走去,一张俏脸仿佛百合花开,绽放着动人的味道。饶是萧海月这个喜好娈童的家伙也是心情浮躁,浑身一片沸腾,忙运功将心头的涟漪压下。

    青葱似的右手轻轻夹起一片折纸,于雅婷格格一笑。她刚才拿萧海月当试剑石,果然,揉和了黄羽翔的内力,她的九媚连萧海月都几可撼动!一想到这里,她对“十媚惑天”的至高境界更是憧憬无比。可惜她受了“七香情人草”的药力,终其一生也休想将黄羽翔忘怀,无法在功法上更进一步!

    “单姐姐,你拿到的是什么?”赵海若抢过单钰莹手中的纸片,展开一看,道,“是乙!于姐姐,你的呢?”跑到于雅婷的身边,突然轻声道,“那臭小子怎么还不出来?”

    于雅婷微笑道:“羽郎为了陪我练功,大大地折伤了元气!他现在正在静养,等这里结束了,我们再一块去看他!”将手中的纸片展开,却是个丁字,她向单钰莹道,“单师妹,看来你我一战,还要再等一阵子了!只是我看雷师兄经过这么多天的闭关,好像功力精进异常!而这位神秘人浑身虽然一点气息也没有流露出来,但能得到萧、古两位师伯的推崇,想来功力也该不弱了!格格格,我的第二个对手说不定未必是单师妹!”

    单钰莹冷哼一声,别转过头,心中恨恨不已:这个死小贼,要不是他这么卖力,于雅婷哪有资格说这番话!

    雷冬邪大步踏前,也取了一张纸片,打开一看,行到于雅婷的身边,邪气一笑,道:“于师妹,你觉得你有可能与单师妹交手吗?你不是一直很恨我吗,你现在有机会报仇了!”右手竖起,向于雅婷轻轻一展,道,“只是不知道你能否赢得了我!哈哈哈!”

    笑声之中,掌中的纸条突然化为了一团灰烬,雷冬邪的双眼之中更是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于雅婷眉头一皱,随即便又是一脸妩媚的笑容,道:“既然雷师兄这么念着小妹,那雅婷定然不会让雷师兄失望的!”

    黑衣人转头便往后殿走去,既然三张纸片已然揭开,那么剩下的一张看不看已经没有区别了!

    “重九师弟、楚师妹、朱师弟,你们三人做雅婷和冬邪的公证人;我和古师弟、周师妹做单……师侄与黑衣人的公证人。”萧海月淡淡道,“请各位师侄务必点到即止,你们几位都是圣门将来的希望!我可不希望为了争夺教主这个位子,而让圣门反倒一蹶不振!”

    众人都是点头称是,正要分开之际,突然听到了一记沉闷的巨响传来。声音浩大无比,地面也是一阵剧颤,几块三尺见方的地砖竟是从地上直跳而起。

    “好厉害的声势!”朱红侠向于雅婷看了一眼,道,“想不到除了雅婷外,圣教之中竟还有一个内力如此深厚的高手!”

    “怕什么!”惜花婆婆冷哼一声,道,“本门六大长老在此,便是张华庭来了又有何惧!”以他们六人的联手之力,天下之大,恐怕已经找不出百合之敌了!除非三大宗师到了两位,以联手之威,说不定还能将他们六人各个击破!

    萧海月微微一愣,但这声巨响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他迟疑半晌,道:“开始比试吧!若是有人胆敢在圣教捣乱的话,嘿嘿嘿,老夫已经好些年没有出手了!”

    众人按照他原先的吩咐各自分开,单钰莹牵着赵海若,道:“等一下我比武的时候,你可不能到处乱跑,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将她东扭西转的螓首固定住,又道,“你听到了没有?”

    “好了,我知道了!”赵海若不耐烦地将她挣脱,指着黑衣人道,“单姐姐,这个家伙身上有股老气,好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是吗?”单钰莹将信将疑,喃喃道,“既然这是年青一辈人的事,怎么会让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参加?噢,怪不得他头上蒙着黑布,莫非真得是教内哪个老而不死的家伙装扮得不成?难道要故意要让我输不成!哼哼,我倒要看看,有哪个人可以击败我!”

    穿过一堵石墙,便到了后殿,六大长老都是退到一边,萧海月沉声道:“开始吧!”

    于雅婷浑身的内力运转如沸,周身都环绕着一圈如玉般的莹莹光泽,看上去宝相庄严,如同九天仙子,让人一见之下便自惭形秽,不敢正视。

    雷冬邪嘿嘿嘿一笑,道:“于师妹,你可以省些力气了!你知道我这一月来每天都看到了什么,都做了些什么吗?”猛然踏前一步,霸道的气势顿时狂涌而出,直撞向于雅婷以九媚布下的力场。

    二力接触之下,两人都是一震剧颤,但于雅婷胜在内力浑厚,轻颤一下便恢复了正常;雷冬邪却是猛退两步,这才重新站稳。

    双目一紧,猛然透出有若实质的杀气,惨烈的气氛顿时将于雅婷团团裹住。雷冬邪丝毫也没有因为内力稍逊而显得颓然,反倒还浮起了一丝笑意,道:“听说你闭关三天,今天一出来,内力居然如此精进!我虽然不知道你用得是什么方法,但速成之学,肯定不若稳扎稳打!我就让你看看,将‘红日照天下’融合到‘雷动九天’中的威力!”

    双手五指微曲,五指之上已然显出两团黑色的光球,隐隐然传出雷声轰鸣的声音,雷冬邪的脸上显出几丝傲气,道:“我将这称之为‘红日落雷’!”

    猛然大喝一声,双手齐挥,两道黑光同时打出,向于雅婷直飞而去。这两个光球虽然体积不大,但声势当真是不小,巨大的雷鸣声震得人的耳膜都快要裂开了!

    于雅婷轻笑一下,声音仿佛灵泉出涧,格外的清脆动人,虽然不是十分的大声,但在轰轰的雷鸣中,依然清晰可辨!她微微转身,右手轻轻一招,水袖已是奇快地将两团黑光卷住。

    “雷师兄,你就这么点能耐吗?会让小妹很失望的!”于雅婷身形停下,向雷冬邪微笑道。

    话声未落,猛听“轰”地一声脆响,于雅婷右手的袖子已是被炸成片片碎碎。好在她的护身真气已是强横至极,并没有伤到雪白如玉的手臂。

    向雷冬邪扫了一眼,于雅婷的脸上显出几分正容,道:“雷师兄的武功竟也能精进若斯,小妹真是佩服!只是你刚才那一招分明还是‘雷动九天’,怎得还有如此后劲?”

    雷冬邪知道自己只是出奇不意而让于雅婷吃了一惊,论内力,却还在他之上。他微微一笑,道:“于师妹可还知道‘红日照天下’*的特性,能够将己身的内力、速度、反应都大大地加强!若是想要将‘红日照天下’*修到‘死寂天下’的程度,恐怕便是一年也不够!况且,便是达到了‘死寂天下’,恐怕仍然敌不过单师妹!于是,我便想出了一种方法,将‘红日照天下’*融合到了‘雷动九天’之中!”

    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雷冬邪复道:“在‘红日照天下’*的催运之下,‘雷动九天’便能冲上绝高境界,却又不同于单单修习‘雷动九天’的威力!这便是‘红日落雷’!”

    “雷师兄还真是天纵奇材!”于雅婷又娇笑起来,道,“可惜,你遇到的是我!我管你是‘雷动九天’也好,‘红日落雷’也罢,在我的‘天魔魅心’面前都要将你化成绕指柔!”

    “好啊,于师妹尽可以一试!”雷冬邪双手再曲,又是一团黑色光华聚合于他的手掌之中。

    于雅婷吃过一次亏,岂会再容他从容进攻,身形纵跃如飞,猛然向雷冬邪飞扑过去。她此时内力大进,连带着轻功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大飞跃,当真是奇快无比。

    “哈哈哈”,雷冬邪大笑一声,双掌猛然推出,向于雅婷的胸口印去。掌风犹如雷动,光论场面,威势可远在于雅婷之上。在“红日照天下”的功法下,他的精气神都出现了大飞跃,虽然还比不上于雅婷,但相差也不是极远。

    双掌未到,掌心之中却是各出现一团黑光,隐隐有炽白的光华闪动,才推出两尺,那两团光华便足有脸盆般大小,犹如两个小盾牌,向于雅婷当先砸了过去。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于雅婷轻斥一声,白玉似的双掌猛然劈到了“盾牌”之上。她的双掌之上虽然光华不显,但却有一股无形劲气,掌缘还未触到“盾牌”,沉厚的真气已经与雷冬邪短兵相接!

    轰然一声巨响中,雷冬邪被平空抛飞出去一丈。而于雅婷吃他“红日落雷”的特异掌力,虽然内力已然超出雷冬邪,但以功法而论,却是比他逊了一筹,这番硬拼之下,她虽然略占上风,但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经过这两下交击,双方都隐隐知道了对方的实力。

    观战的重九、朱红侠、楚心月都是脸现凝重之色,于、雷两人的功力增长太快,已然超过了他们的想像,纵是以他们的功力,想要稳胜这两个后辈的话,恐怕也没有这个把握了!

    于雅婷妩媚一笑,“天魔魅心”*的九媚已然使出。她只是将黄羽翔的内力融合而已,所增长者,唯有后劲而已。全身的经脉又没有相应的开扩,一掌劈出去,威力比之先前却并没有多大的增加。好似凿桶取水,若是不将洞口开大,便是桶再大再深,在一定时间内流出的水量却也不会多多少。

    她原本就精于媚术,若是不扬己僧长,反以不擅长的手脚功夫与雷冬邪硬拼,那可真是个笨人了!

    雷冬邪不动声色,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于师妹,除非你已经达到‘十媚惑天’的境界,不然的话,就不用对我施展什么‘天魔魅心’*了!你知道我这一个月都经历了多少事情吗?嘿嘿嘿,你以为我现在的心志还会受到什么影响吗?”

    看他一头黑发已然变白,便知道此人的神经肯定受到过极大的刺激!想来‘碎魂洞’号称有进无出,关在里面的不是疯子便是白痴,雷冬邪不但能活着出来,而且还没有变傻变疯,心志之坚毅,实是惊人之极!

    于雅婷虽然媚笑不止,但心中却是叫苦连天。拳脚功夫本非她所长,若是凭此与雷冬邪争斗的话,虽然不一定会落败,但想要取胜的话,可真是大费手脚了。

    雷冬邪的眼神越来越冷,雪白的头发无风自动,飘扬在他的额前,发际之末,隐隐有黑色的光华流动,飘动之际,竟如出“滋滋”的电流交击声。

    “嘿!”雷冬邪大喝一声,身形猛然扑出,如同苍鹰一般,高高跃到空中。

    “九天落雷!”双掌合什举在头顶,随着他的一身大喝,猛然分开,向于雅婷隔空推了出去。一瞬间,千万道幽黑无比的光华如同流星雨般直向于雅婷打去,劲气四溢,连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奇怪的扭曲。

    楚心月终是脸色大变,想不到雷冬邪的功力之高竟已是达到了此等地步!她们一脉的武功原来就不注重拳脚,相较武技和内力的话,实非自己所长。虽然于雅婷的内力大进,但武技却是没有变化,实非雷冬邪的对手!

    在这等以力拼力,以功对功的情况下,媚术已无用武之地。于雅婷娇叱一声,停下“天魔魅心”*,全力运起“回玉功”来,娇美的身躯顿时变得奇肿无比,霸道的劲气顿时鼓荡开来。

    虽然她只是偷盗了黄羽翔的内力,但真气之中,终究有几分“抱朴长生”真气的特质,雄霸天下的王者之气隐隐然直透而出。隔在后殿的赵海若轻咦一声,已然感觉到这股特有的功意波动,只是单钰莹与黑衣人的激斗已到了激烈无比的程度,实是不克分心他顾,只好硬是将好奇心给按捺下来。

    全身的护身真气大张,挡下了所有袭来的黑色光雨。每一团光雨落下,与她的护身真气相抵,总会让空气出现一阵波动,扩散向四面八方。

    于雅婷的护身真气实是浑厚至极,况且内力盈盈然充沛莫名,实是后力无穷。她虽然游刃有余,但真气却是只守不张,双眼直盯在雷冬邪落下的身影之上,丝毫不敢有半丝大意。

    雷冬邪身形纵落,浮在于雅婷的上空,突然双掌互击,仿佛雷鸣一般,一股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传来,无坚不摧的破坏力已是如泰山般压了过来。

    受到这股巨响的影响,于雅婷的神情猛然一怔,反应就慢了片刻,适正此时,雷冬邪的攻击已至!

    “呔!”在雷冬邪的一声虎吼中,浩浩荡荡的莫大威力终于压到了于雅婷的护身真气之上。

    “嗤”地一声刺耳的尖响之中,“红日落雷”心法驾御着狂暴的能量已是突破了于雅婷的护身真气,向她的头顶直贯而下!

    “小心——”楚心月终是忍不住叫了一声,她就于雅婷一个徒弟,岂能眼睁睁地看着丧生在雷冬邪的掌下。但她的内力比之于雅婷尚还略逊,便是想要施救,也是有心无力。

    重九却是满脸微笑,伸手轻抚着颌下的胡须,仿佛于雅婷是生是死,都与他没有半分关系。

    “破!”在于雅婷的娇叱声中,她绍三尺的所有地砖全部浮空而起,在她浑厚的真气之下,已然碎成千百块碎屑,齐齐往上飞去。她举掌向上,白玉般的双手翻折中,两人的内力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嘭”,雷冬邪整个人顿时被弹飞出去,他在空中轻轻一个翻身,已是灵巧地落在了地上。

    于雅婷却是哇地一声,猛吐出一口血来。双腿齐膝以下,已是深埋到了坚硬的山石之中。她终是吃了分心之亏,虽然内力稍胜,却仍是吃了个小亏。但随着一口鲜血的吐出,浑身的真气反倒更显狂暴充盈,双眼之中煞气直透。

    她缓步向雷冬邪走去,每走出一步,地上便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沛然的真气流过,将身下所有的地砖全部碎成了一片。灰尘弥漫之中,她涨得硕大的身躯如同死神一般,散发着凌厉无比的杀意。

    两人的争斗,这才真正开始。

    ※※※※※

    单钰莹俏然站在殿中,对着黑衣人冷冷地道:“快点快点,我没空与你纠缠!”食指轻勾,示意他立刻动手。

    黑衣人怔怔地看着,双眼之中流露出一种极为奇怪的神色。

    “喂,你是傻了吗?”单钰莹向萧海月看了一眼,见他木无表情,微微耸一下肩,又对黑衣人道,“别以为你装老实,我就会饶过你!吃我一掌!”她说到便打,身形一跃,已是举掌向黑衣人劈去。

    她的修为已臻宗师之流,虽然还未用上“红日照天下”*,但这一掌七分发,三分收,隐隐伏下了六七个变化,庞大的精神力更是将他牢牢锁定。

    黑衣人身形飘飘,猛然跃了开来,双掌一划,带出一道螺旋劲气。单钰莹的身形受到这股劲气所逼,竟是被逼停了下来。

    但她的精神已是将黑衣人锁住,身形轻晃,已是将黑衣人的螺旋劲气化为无形,身形再度急纵而出,左掌右拳,只等跃到他的身边,给他重重来上一记。

    黑衣人连眼睛也不眨一下,仍是身形后退,再度打出一道劲气,将她硬生生的阻了下来。

    单钰莹本就刁横得可以,怎能容忍旁人如此戏耍她,当真是气得七窍生烟。只是对方的功力也极是高明,又擅长最难修成的螺旋劲气,想要将他击倒,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樱唇已然嘟起,“红日照天下”*终于发动,凌人的霸气顿时四下扩散而出。不同于雷冬邪已然变质的“红日落雷”,单钰莹的气势只是狂霸,凌厉得要将一切摧毁。

    黑衣人的瞳孔猛然收缩,好似也知道单钰莹“红日照天下”*的厉害。双掌摊开,如同白玉一般没有丝毫皱纹,修长而有力。森冷的寒气直从他的身上发出,刹那之间,后殿三丈方圆的地方已然回到了腊月寒冬,冻得人的心肺也快停止跳动了。

    单钰莹眉头一皱,隐隐感觉到了对方功意有几分熟悉。但此时正在气头上,哪有功夫多做它想,轻叱一声,身形再度向黑衣人袭了过去。此时她已然运起了“红日照天下”*,速度之快,当真是匪夷所思。

    黑衣人终是不再躲闪,双掌迎出,森冷的寒气仿佛要将单钰莹生生冻僵,厚重无比的掌风发出刺耳的声音。

    单钰莹的内息是无物不融的炽热,而黑衣人的功法却是极地冰寒般的奇冷。两人的功意是完完全全的两个极端,这一记互击,正如水火互碰,顿时斗了个你死我活。

    仿佛双手触到了冰堆里,冻得连缩手也极是困难!单钰莹猛然一声娇叱,倒退两步,暴炎的真气立时在全身流转不已,将对方侵入体内的寒冰真气化解得干干净净。

    那黑衣人却也不好过,虽然看不到他的脸色,但仍是能看到他全身一颤,猛然也是向后退出两步,这才稳下了身形。

    “冰封三千里!”单钰莹终是记了起来,对方的功意分明是京城王家的不传绝学,“你是王家的什么人,怎么跑到天魔圣教来了?难道说,身为四大世家之一、百年行侠的王家也要投靠本教了?”

    “莹妹——”黑衣人终于说话了,声音苦涩,仿佛历经沧桑般的苍老。

    “王海川?”搜刮肚肠,终于记起了这个人名,单钰莹看着眼前这个不露头脸的黑衣人,试探着问道。

    “莹妹,你竟还记得我!”黑衣人的双眼中顿时显出激动的神色,猛然将脸上的布条撕下,露出一张英俊傲气的脸来,眉宇之间满是欣喜之意,果然是王海川!

    “我不是记得你这个人,而是记得你对我的称呼,跟那个讨厌的梅三表哥一模一样!”单钰莹心中暗骂一声,虽然叫出了他的名字,但仍是不可置信,呆了半晌,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你不是锦衣卫吗?你不是京城王家的人吗?”一连串的疑问浮上心头,单钰莹不禁大是奇怪。

    “单师侄,你要注意,现在是比试时间!你同他有什么私事,可以留到以后再说!”萧海月皱眉道,“王世侄,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无论如何都不能将本来面目露出来!哼,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对不起,萧叔叔!但莹妹是我最心爱的人,既然她已经认出了我,我岂能再瞒她!”王海川向萧海月躬身行礼,眼神却是半分也没有离开过单钰莹。

    听他将自己称为“最心爱的人”,单钰莹心中大感肉麻,却是没有同他争辩。反正萧海月又不是自己熟悉的人,随他两个人乱猜乱想乱说好了,只要黄羽翔这个臭小子不会误会就行了。

    惜花婆婆却是满脸怒容,道:“萧师兄,你让这小子来这里,怎得不先和我说上一声!你还认我这个师妹吗?”

    萧海月眉头大皱,缓缓道:“这是他生前的意思!既然王世侄已然练成了‘冰封三千里’,便没有理由不回圣教为圣门出力!”

    “这当儿你倒是记得他的话!”惜花婆婆瞪了他一眼,道,“当年怎么没有见你这么毕恭毕敬过!”

    “好了!”萧海月摆了摆手,道,“现在是他们比武的时间,有什么事情,等到结束了再说!同问剑心阁的百年约战,乃是我圣门最紧要的事情,什么恩怨都先放在一边吧!”

    安抚下惜花婆婆,萧海月又对单、王两人道:“你们先分出胜负再说!有什么事情,等到过了今天,随你们想说多久便说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