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初到贵地
    “这便是魔教——噢,不,这就是天魔圣教吗?”一句魔教出口,立时召惹得四面八方的人齐齐向他怒目而视,黄羽翔看着这几如村落一般的地方,不可置信地说道。

    眼前这一派景象,完全是平和的农村,哪里有半分魔门总坛的味道。三三两两的,还能看到七八岁的孩童一路嬉闹着走过。

    于雅婷格格一笑,道:“羽郎,你还道圣门是个怎么样的所在?非要阴气森森,连鬼也怕进来吗?”

    赵海若立即问道:“于姐姐,你见过鬼啊?真得有鬼吗?我一直让师父捉一只鬼给我,可他就是不肯答应!”

    “傻妮子,这世界上哪有鬼!”黄羽翔落魄的时候,差点儿沦为盗墓贼,自是不相信鬼神之说。

    “你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没有鬼的?”赵海若立时来了精神,从小白的背上一跃而下,与众人走在了一起。这妮子最近与小白打得火热,除了吃饭睡觉,整天都腻在一起,看得连黄羽翔都吃醋起来。

    知道同她分辩起来,可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说得清楚,黄羽翔忙道:“每个聪明人都知道世上没有鬼的,难道你是个笨人吗?”不理已经因不满而将小嘴嘟起的赵海若,向于雅婷道,“这些人都是你们的教众吗?”

    “有些是,不过大多数都是这里的居民!”于雅婷笑道,“其实圣教的总坛还要再往里边走一些,这个村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这些村民平时受了我们圣教的恩惠,对圣教极是崇敬!便是要他们献出生命来,他们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五人行到一个小树林的前面,于雅婷当先在前,已是往林中钻去。

    “就是这?”黄羽翔挠挠头,道,“雅婷,你是不是犯糊涂了!难道你们圣教是建在树上的?”见四人已是鱼贯而入,黄羽翔耸耸肩,也跟了进去。

    黑漆漆的树林,昏暗的几乎连五指也看不真切。黄羽翔虽然视线不受影响,但也被丛生的树根绊上了好几记。一路嘀嘀咕咕。于雅婷因是主人,自是在前面引路;而赵海若来到这种地方,早就兴奋得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单钰莹虽然在失身于他的那晚还颇为大方,不过早上一醒过来,好似变了个人,忸怩无比,竟是半分都不敢向他看来,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整天都要赵海若陪着。

    一个人走在最后面,心中却是想到了真真与楚楚,想道若是换作她们两女,必然会将自己像皇帝一般供着,绝不会像眼前三女这般对自己视若无睹。正想得恼恨间,猛然听到赵海若欢声尖叫起来,黄羽翔再出几步,前方已然现出了一团亮光。

    猛然间眼间一片开阔,一大片空旷的草地之后,便是连绵几十里的石头房子,随着山势的起伏而显出一道弯折的曲线,极是壮观。

    于雅婷俏然转过身躯,脸上现出妩媚的笑容,道:“欢迎来到天魔圣教!”

    [***]

    柔软的被子丝毫不下于苏杭最著名的客栈。山上的气候阴寒,躺在这种温暖的被褥上,当真是说不出的舒服。黄羽翔躺在床上,看着屋顶,想道:雅婷出来这么久,说是有事要同她师父禀报,不肯来陪我;海若这妮子到了这个石头城堡来,怎都不肯安份起来,估计又到处乱窜去了,看来惜花婆婆这次是引狼入室!莹儿也真是的,反正大家都知道了,还在一边害什么羞,竟是不让我见她!

    “不行!自己的媳妇怎么都得听自己的话,怎么能任她使性呢!黄羽翔啊黄羽翔,你一定要重振夫纲,第一步便是要将莹儿彻底收服,绝不能让她争风吃醋!这里刚刚看到几个妮子,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啊!哎呀,我又在胡思乱想了!先去看一下莹儿,内部不团结,怎么能应付强敌呢!以后再去找雷冬邪这个混蛋,把小绿给要回来!听楚楚说,这小丫头爱吃贪吃,又做得一手好菜,绝不能便宜了雷冬邪这厮!”

    黄羽翔从床上一跃而起,猛然向门外跑去。穿过两个石屋,在木门上轻敲一下。

    “谁啊?”单钰莹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淡淡地问了一声。

    “送热水的!”黄羽翔运起内力,将自己的声音稍稍变粗了一些。

    过了半晌,才听木门轻开,单钰莹站在门口道:“你把水壶放在门……啊,怎么是你!”

    “我怎么了?”黄羽翔挤进门内,将单钰莹搂在怀中,道,“好莹儿,你究竟是怎么了,怎得这两天都不理我!”

    “我哪有不理你!”单钰莹将螓首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我不是每天都和你一起吃饭,每天都和你见面吗?”

    黄羽翔在她的唇上轻吻一下,道:“那你干嘛见着我就躲,好像你是老鼠我是猫似的!”

    “是你自己太多心了吧!”单钰莹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躲到了床边上,道,“我只是要好好想想,所以忘了和你说话!”

    “喔”,黄羽翔怪笑一声,道,“你现在想明白了!原来是又想和我上床了!来来来,我的宝贝莹儿,我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

    “上你个大头鬼啦!”单钰莹才刚坐下,闻言立即将娇躯弹了起来,走到他身边,将他往门外挤去,道,“你先出去,让我好好想想!”

    黄羽翔环着她的腰,道:“傻妮子,从女孩到女人,是你必然要经历的一件事情,你又何必惶惶不安呢!”

    单钰莹一怔,道:“你怎么知道的?”忙将话声一转,道,“我哪里害怕了,我只是不习惯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人而已!你和我都没有穿衣服,感觉好别扭!”

    “这样啊!”黄羽翔松开了单钰莹,向门口走去。

    单钰莹道他要出去了,终是松了口气,但内心之中却也有一丝丝的渴望,希望他突然转过身来。

    “哐啷”一声,黄羽翔将木门关上,回过头来对单钰莹极尽恶心的一笑,惹得这妮子浑身都发毛起来。

    “你想干什么?”见黄羽翔竟然开始脱起了衣服,单钰莹骇然色变,吓得缩到了床上,道,“大白天的,你脱衣服干嘛!你怕热吗,我可以陪你到山顶上去,那上面有万载玄冰,保你从头到脚凉个彻头彻尾!喂,你脱就脱吧,走过来干嘛!啊,色狼,你爬到我床上来干什么!”

    见她低着头不敢看他,黄羽翔也不逼她,只是双手却是动作起来,灵活地替她宽衣解带。单钰莹忙将身体团起,双手将膝盖抱住,犹如醉虾一般,愣是将这好色之人挡在了一边。

    左右下不了其手,黄羽翔将双手放到她的颈边,扯住她的衣领,喘着粗气道:“莹儿,这件衣服蛮好看的,我还希望你多穿上几次!你若是也不想见到它坏掉的话,最好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话!”

    “你不会的!”碰到黄羽翔坚定之中满是邪气的眼神,单钰莹便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好了,你放开我,我自己脱!”

    黄羽翔嘻嘻一笑,坐躺在床上。单钰莹乘此机会,猛然身形急闪,向门口急纵。谁知才跃到门边,便已被黄羽翔一把抱住。

    “莹儿,你不乖,我要好好得罚你!”黄羽翔将她抱回了床上,身形一扑,已是合身压到了她的身上。

    “让开,你好重啊!”单钰莹挣扎着要将黄羽翔推开,谁知这家伙比猪还重,偏偏她双手无力,心脏通通地激跳着,“你想干什么?”看到黄羽翔突然变得淫靡不堪的俊脸,她嘻嘻笑道,“不若我们起来聊聊天,吃些点心吧!嗯,肚子好饿啊!”

    “比起聊天,我喜欢听你的呻吟;比起吃点心,我更喜欢将你吃了!”伸手探到她的衣内,右手已是抚上了她的丰胸。

    “恶心!下流!无耻!流氓!”单钰莹气得急喘吁吁,总算恢复了昔时的几分刁蛮。

    “嗯,我现在这个流氓就要欺负你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了!”大嘴向单钰莹的唇上凑去,黄羽翔的俊脸猛然在她的眼中无限放大。

    “去死!”双掌推出,单钰莹昂然站起,喝道,“好你死小贼,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房来了!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啊!哼,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哈哈哈”,黄羽翔郎声大笑,道,“这才是我的好莹儿嘛,去学人家忸怩做态干什么!”

    单钰莹俏脸晕红,复又坐回床上,低声道:“娘说,嫁了人之后,便要收起大小姐的脾气,以后要温温柔柔,夫君说东,我便不能往西!若是惹怒了夫家,被休了回去,便是女人一生的耻辱!可是我总得别扭,要我对你和颜悦色,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似的!”

    “我哪敢休你!你这么凶,我是敢怒而不敢言啊!”黄羽翔将她搂到怀中,“况且,我就是喜欢你对我凶,对我管东管西的!你越凶,我越喜欢你!”

    “照你这么说,我好像很凶,对你很不好了!”单钰莹双眼一瞪,“小贼,我哪里对你凶了?”

    “没有!”黄羽翔的双手已是成功地脱去了她的外套,“莹儿,不管你有没有嫁给我,有没有做我儿子的娘,你只需做我认识的莹儿就行了!任何束缚都只会让你的美丽失去颜色,任何矫揉做作只会让你的动人蒙上阴影,原来的你,才是我最爱的人,才是我要一生一生珍惜的人!”

    “小贼,你真得这么想吗?我真得不需要要改变自己来换取你的欢心吗?你真得会一生一世爱我这个刁蛮的大小姐吗?”单钰莹怔怔地看着黄羽翔的眼睛。

    “我的真心早就交到你的手里!莹儿,虽然我还有心儿她们,可你要知道,我最爱的人只是你!对于真真和楚楚,我对她们更多的是责任。我承认我是一个好色之人,但我这个好色之人总也有个最重视的人,就是你,我的莹儿!”

    单钰莹陶醉地闭上了双眼,过了半晌才睁开,道:“若是你的双手能够老老实实地不动,我就会更加相信你的诚意!”

    “怎么了?”将她最后一件衣服从身上褪去,晶莹白皙的肌肤再度出现在眼前,黄羽翔倒抽一口冷气,道,“莹儿,你真美!”

    两人的身体完美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黄羽翔在心中又加了一句,“若是能够再主动一点,再风骚一点,再*一点,那就更好了!”

    单钰莹终于解开了心结,不再刻意去扭曲自己的性格,做一个柔顺听话的小娇妻,恢复了往日的脾性。两人云收雨霁之后,漫步在石头堡中,黄羽翔才瞥了几眼旁边的美貌女子,便被她暗地里捏了不知道多少把。

    黄羽翔摸着受创惨重的臀部,不禁有些暗暗后悔起来,早知道就该晚些让她恢复本性的。不过,看到她灿烂明朗的笑容,便一切都得到了回报。

    “格格格,单姐姐,你看到捉到了什么?”遥遥地听到赵海若的声音传来,一个庞大的身影向他们两人如飞般奔来。

    黄羽翔以手加额,道:“若是让她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的话,这里的野兽都该搬家了!”

    “小贼,你不是还想娶她为妻吗?你可要做好准备,说不定十天半个月就得重建一次屋子了!”单钰莹担心的不无道理,若是赵海若脾性不收敛一下的话,估计到哪里便破坏到哪里。

    将手中的灰熊重重地扔在地上,赵海若喘气道:“好家伙,这么重!起码有一千多斤,真是累死我了!”

    那只灰熊估计是吃够了她的苦头,虽然被重重摔在了地上,已然翻身爬起,却是老老实实的坐着,哪有半分凶残的样子。

    “海若,难道你就不能养些小狗小猫的动物,非要惹上这种大家伙吗?”黄羽翔苦笑一下。

    “小猫小狗啊?那多没劲,都是小孩子玩的东西!好吧,既然你想要,我明天就去找几只来,送给你好了!”赵海若摊摊双手,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喂,我们来玩捉迷藏,你躲,我来找你!”一脚踹在灰熊的屁股上,将它踢出去了老远,赵海若格格格地笑道,“明天我来找你,你可要好好地躲啊!若是被我抓到了,明天就有熊掌吃了!”

    拉过单钰莹的纤手,赵海若边跑边叫道:“肚子饿了,要吃东西,单姐姐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啊?”

    [***]

    “叮叮叮”,连敲了几下盘子,赵海若无精打采地地道,“于姐姐,你半个时辰之前就说马上要吃饭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菜端上来啊!”

    于雅婷轻轻一笑,道:“马上就要来了,你再等一下!为了迎接你们几个贵客,好像左尊也要来见一下各位!”

    左尊?李道情偷出魔教的掌教令符,便是充当萧海月的男宠而取得机会的!等一下这老家伙见到自己之后,会不会见“色”起意呢?此处是他的地头,怎也斗不过他的。黄羽翔暗暗捏了把冷汗,转头对单钰莹打了一个眼色。

    单钰莹哪知道他脑子里动得什么龌龊念头,向于雅婷道:“既然本门已经二十来年没有教主,这教中事务又是由何人处理呢?”

    “小事自然由左尊作主,大事就需要七大长老协同商议!只是林师叔已经二十来年没有回圣教了,通常都是六大长老作主的。”于雅婷的眼睛一直在黄羽翔的身上瞄着。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身穿黑衣的汉子走了过来,向于雅婷躬身道:“于小姐,左尊大人说,今日有事,不克与几位贵宾相见!等到九月初三鳞选教主之时,再与大家一叙!”

    于雅婷点点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黄羽翔大大地松了口气,口中却道:“真是遗憾,竟是没有见着这位让白道武林闻之色变的大人物!”

    不用等萧海月等人,这饭菜自是如流水价地送了上来。赵海若一双筷子在手,哪还有功夫搭理别人,早已吃得昏天暗地了。

    “羽郎!”于雅婷只是浅尝辄止,如蜻蜓点水般地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道,“从今天晚上开始,雅婷便要闭关修炼了!羽郎可要遵守对人家的承诺,陪雅婷练功!”

    单钰莹眉头一皱,道:“你是要练功,还是……”俏脸一红,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于雅婷吃吃一笑,道:“师妹,你吃醋了?”拿眼睛瞄了一眼黄羽翔,对单钰莹道,“你放心,只是练功而已,不会做别的事情!瞧你吃醋吃成这样,只需要三天便成,不会将你的小贼给吃了!”

    单钰莹将眉毛一挑,道:“只有你将这个臭小子当宝一样,谁稀罕他啊!”嘴里虽然如此说着,手却伸到了桌下,在他的腿上重重捏了一下。

    于雅婷向黄羽翔抛过一个媚眼,道:“师妹,你难道不怕我练成了绝世神功,从你手中将教主之位夺了过去吗?”

    单钰莹对教主之位本无多大热心,只是她心中希望黄羽翔能够借助魔教的人马抵抗异族,从而博个大英雄的称号,好风风光光地上门提亲,对这个教主之位倒也是势在必得。她轻轻一哂,道:“就三天的功夫,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花样倒是没有,不过说不定便要让师妹大吃一惊!”于雅婷转向黄羽翔,突然娇嗔地道,“羽郎,你到底答不答应人家嘛!”

    连骨头也似要酥了,这女人的媚功果然越来越有精进,虽然他不惧媚功,但却好色无比,哪里能够匹敌得了她的娇艳样子,忙不迭地点头,道:“男子汉大丈夫,自然一言九鼎,哪有说话不算话的!”他知道于雅婷的权力欲望大,若是让她做了教主,估计便不会要他这个鼎炉了。但他也如单钰莹一般想法,三天之内,她岂能修成不世神功呢!

    况且,便是于雅婷能够修成“十媚惑天”,但与单钰莹的“红日大圆满”一般,都已是武道的最高境界,从功法来看,原无高下之分。而且单钰莹渐至宗师级的水准,进境一日千里,岂是旁人三日之内所能追上的。

    “那好,等下吃完饭,羽郎便随雅婷走吧!”向单钰莹扫了一眼,于雅婷笑道,“师妹,有什么事要同羽郎说得就赶紧说,他这三天,可是一刻都不能踏出练功秘室的!”

    单钰莹初尝情爱滋味,自然食髓知味,芳心一直荡漾不已。但她岂能在于雅婷面前示弱,冷哼道:“正好落得三日的清静,我还求之不得呢!”

    “那好,我这便同羽郎去了!三天之后,师妹便直接去练功场吧,羽郎陪我练功,肯定会累坏的,等咱们比完了,再去看他!”走到黄羽翔的身边,拉着他的手便往外走。

    “去去去!最好让这个好色小子累成人干!”单钰莹心中负气,将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拍,顿时将满桌的盘碗都震得齐往天上飞去!

    “我的肉!”赵海若出手如电,一股真气笼罩之下,已是将自己爱吃的菜给护了起来,“单姐姐,你怎么了,气得快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咦,那个臭小子呢,怎么跑没了!”

    “海若,下次见到那小贼的时候,一定要把他狠狠地揍上一顿,你帮不帮我!”单钰莹气得将牙齿直咬,这个死小贼,跑出去竟然连吭都不吭一声,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好啊好啊!”赵海若拍手笑而道,“这臭小子老想害我,我早想将他揍一顿了!”这妮子唯恐天下不乱,像这种热闹岂有不凑一下的道理。

    [***]

    “喂喂喂”,黄羽翔大叫道,“不是说好练功吗,你的舌头在我脸上舔来舔去算是什么意思?”仿佛一个弱女面对暴徒,一进到秘室之中,于雅婷便如蛇一般将他缠了起来。

    “格格格”,于雅婷妩媚一笑,道,“人家修习的是媚功,当然只能通过男欢女爱才能提高功力啊!”

    黄羽翔故作清高,皱眉道:“可是你刚才可不是这么答应莹儿的!”

    “羽郎——”于雅婷在他的耳边轻唤一声,“我若不是这么说,师妹岂肯让你陪我‘练功’呢!”

    黄羽翔仿佛傻了一般,任她将两人的衣服一件件脱去,丢在了秘室中的各个角落,直到两人结合前的一瞬,才笑道:“这一切都是你逼迫我的,可不关我什么事!”

    “你这个坏蛋!”于雅婷与他可算是“合作无间”了,喘着粗气道,“羽郎,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开放你的心灵,释放你的元气,让一切由我作主!”

    “你真是床上……的小妖妇!”黄羽翔开始疯狂起来,尽情地放纵着自己的欲望。

    淫靡的气息散布着秘室中的每一个角落,两条雪白的人影纠缠在一起,于雅婷的肌肤已从雪白晶莹之色变成了粉红色,细细的香汗布满了柔美的娇躯。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黄羽翔虎吼一声,将生命的精华倾泄而出。随着生命的种子,浑厚的阳气也进入于雅婷的体内。

    “咦?”黄羽翔惊呼一声,不像往日阳气的轻发即收,这一次仿佛长堤决口,一发而不可收拾,汪洋大海一般地不停外溢!他的忙提气聚神,要将外溢的阳气阻住,但浑身的真气好像都不听指挥一般,竟随着阳气的涌动,也向于雅婷的体内涌去。

    “羽郎——”于雅婷不知什么时候已是泪痕满脸,脸上的神情又是满足又是痛苦又是兴奋又是凄楚,“这密室之内已布满了‘七香情人草’,在这种药力下*的男女,男子便会将所有的阳气内力度到女子的体内,而女子也会终身对男子相思入骨,还会为他怀上孩子,但今生今蓼,绝对不能再与那个男子*,否则的话,便会功力全丧,手足若废!”

    喘了几口粗气,于雅婷接受着黄羽翔庞大的真元,哭道:“羽郎,我是真得爱你,无法自拔,无法入情而忘情!我今生今世都不能修成‘十媚惑天’了,可我一定要做圣教的教主,我不能让给别人的!我只能食言了,我不能乖乖做你的妻子,我要做千千万万人之上的圣教教主!”

    黄羽翔又是气恼又是痛心,想不到于雅婷竟会对他用出这等招数来,但身体却仍是不由自主地享受着欢愉,终是大吼一声,纯厚无比的真气随着他最后的一丝颤动,已是完全转渡到了于雅婷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