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山崩地裂
    黄羽翔与单钰莹的武功都已到神而明照的地步,心中警兆一起,身体已是自然而然腾空而起,两人携手一起从马前上急蹿向前方半丈处一块极大的突石之下。

    护身真气勃然而发,落下的碎石无不纷纷震开。单钰莹的真气最是霸道,所有袭身的石块无论大小,一一被她无形炽热的真气焚成了灰烬。

    黄羽翔站在突石之上,眼睛向山上看去,道:“肯定又是龙皓天!这家伙阴魂不散,看来非要置我们于死地不可!”

    鼻子一嗅,黄羽翔突然脸色大变,道:“莹儿,你闻到了吗?”向来懒散不惊的他,此时的语声之中竟然带着几分惶急之气。

    “什么?”单钰莹对龙皓天实是恨得半死,双手一扬,一股无形真气顿时打了出去,暴卷的真气将落在近处的石块打成了粉碎。她满肚子的怒气无处发泄,只好拿这些石头出气。

    “火药!”黄羽翔的鼻子抽动着,眼睛四处乱转,突然停在了头顶之上地方,倒抽了口凉气,失声道,“这龙皓天可真是不惜血本,竟然拿这么多的火药来送我们去见佛祖!”

    只见离地一丈来高的地方,都是塞满了火药,无数黑色的引线露在外头,一直连绵到视线被遮住的地方。看那架势,足以将整个山道都给炸飞了!

    黄羽翔两人的护身纵然再强横,但岂能以血肉之躯硬挡火药之威!单钰莹也是脸色大变,道:“我们快突围出去!”先前两人都没有留意两边的山壁,连他们一路走来的上方都是摆满了火药!

    “来不及了!”在黄羽翔的大叫声中,无数的火把、焦油、火箭纷纷从山中直飞下来,奇快无比地向地面落去。

    “……”

    小白猛然长嘶一声,身形急向后转去,赵海若轻咦一声,道:“小白,你怎么了?”

    才奔出一两步,便见天上落下无数块碎石,将山道的两边都掩埋起来。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于姐姐你看,下石头雨了!”

    于雅婷猛然从马背上翻身落下,向乱石之上急蹿而去。赵海若撇撇嘴,道:“凭着臭小子和单姐姐的功夫,这些碎石算什么东西,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话音才落,猛然间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狂猛的气流从山道中狂涌而出,将于雅婷的身形顿时平空抛飞起来。

    赵海若眼急手快,身形纵起,已是将于雅婷接住。只是于雅婷受力太大,两人的身形顿时又往后直飞而出。

    身形还未落地,原先落在山道口的落石突然被一一击飞而出,向两女激射而去。呼呼的厉啸声中,恍如投石机所抛出的巨石,一下了将天空都遮得一片漆黑!

    赵海若与于雅婷双手互握,各出一掌,护在自己身前。赵海若的真气已是催发到“紫气东来”的境界,淡淡的紫色光华顿时将两人全部包在了其中。

    于雅婷擅长旁门左道,真气之深便及不上赵海若,但一身修为却也非同小可。这激飞的石块虽然蕴力甚大,但一来两女已是离得较远,二来她们都是当今武林中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修为极是深厚,终是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

    “好厉害的炸药!”于雅婷心有余悸地说道,脸色一片煞白。

    赵海若却是大感惊险刺激,正要拍掌欢笑,突然脸色一变,道:“臭小子还在里面!”身形如电,顿时往山道内急纵而去。只是才刚奔出几步,整座山便是一阵巨摇,轰轰的巨响中,无数块大大小小的石头猛然落下,已是将山道给填平了!

    赵海若脚下一个踉跄,身形却是丝毫不停,转眼之间已是纵到了碎石填满的山道中,双目所触,全是碎石红土,哪里还有黄羽翔的半分影子。

    “臭小子,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啊!单姐姐——”赵海若在碎石之中团团转了起来。

    “你再不出来的话,可别怪我以后对你不客气啊!”莲足猛踢,将脚下的石块一一踢成了粉碎,赵海若大声道,“不要跟我玩躲猫猫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气!”

    说到后来,语声渐急,都快要哭出来了。

    于雅婷从背后走来,伸手环住了她的肩膀,道:“海若,你冷静一些,千万不要急!说不定羽郎正躲在下面,等着我们去救他呢!若是你再这么哭哭啼啼,羽郎便没有人可以救他了!”虽然如此说着,但她自己的声音已是抽噎起来,在这等威力莫名的炸药之下,又有谁能够逃得了性命!

    赵海若一声不吭,猛然伏身,全凭双手开始挖掘起来。

    于雅婷低低一叹,也伸出双手搬起石头来:“羽郎,你可千万不能有个万一啊!我——我的‘十媚惑天’还没有修成,你怎么可以死对不对?你还没有看我当上圣教教主,怎么可以丢下我呢!你不是说要收服我做你的小娇妻吗,你怎么可以食言呢!”

    眼泪滴下,爬满了秀丽的双颊,便是身下的碎石,也是沾满了星星点点的泪水。

    “哈哈哈,你们是在替自己挖坟吗?”清朗的声音传来,龙皓天从山上急跃而下,身后跟着十几个人,崔英爱赫然也在其中,“也好,免得待会还要麻烦我们!唉,如此千娇百媚的小姑娘,连我也是不忍心辣手摧花!”

    赵海若向他怒目而视,全身的恨意突然找到了渲泄的地方,娇叱一声,已是向他向急纵而去。

    龙皓天轻笑一下,身形未动,身后却是抢出四个黑衣大汉,护在了他的身前。

    手上寒芒暴闪,袖剑闪着淡淡的紫气,杀气十足地向那四人狂卷而去。这妮子向来大大咧咧,没有半丝正经,如今受到黄羽翔罹难的刺激,芳心之中顿时生出了全所未有的杀气!

    “叮叮叮”,四声连续的脆响中,袖剑已是将四个大汉的大刀一一挑开,身形急闪进四人中间,“龙翔九天,灭杀!”

    血光四射,四个大汉纷纷倒地,赵海若身形不停,袖剑再向龙皓天卷去。她吃了好些灵药,浑身的经脉已比往日加宽敞了很多。原本要分三息时间才能吐出的内力,如今却只要两息而已,虽然内力未有多大的精进,但威力却是大增。换作以前的话,少说也要十来招之后方能击败那四人,但此时在她的盛怒之下,竟是一招之下便被她败杀!

    龙皓天右手一扬,手中的短棍已是奇快无比地架住了她的袖剑,浑身真气一阵波动,已是将赵海若弹飞回去,赞道:“好你个丫头,才几天不见,功力竟能出现如此长足的进步!”

    换过一副笑脸,龙皓天淡淡一笑,道:“只是任你们如何了得,今日都要葬身此处!你们不是顶喜欢黄羽翔那家伙吗,便让你们在这里长眠陪伴于他!”

    于雅婷狠狠地瞪了龙皓天一眼,道:“便是要死,也要拉你陪葬!”她的心情被悲痛所笼罩,“天魔魅心”*却是难以展开,功力已是大打折扣。

    “我说过了,这小子的命肯定是要送在我手里的!”崔英爱满脸甜甜的笑容,道,“是我想出来要在这里送这小子下地狱的!你们要算帐的话,找我便是了!”

    “这么说来,老身的徒儿也算死在你的手里了!”惜花婆婆鬼魅般的身形突然闪了出来,落在了于雅婷的身边,声音奇冷无比,道,“早知道你这女娃子竟是如此心狠心辣,三日前就不应该放过于你!既然如此,就让老身亲自送你一程吧!”

    崔英爱轻轻一哂,道:“老太婆,你凭什么依老卖老!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回去抱孙子来得好些!”

    话声才落,猛然只见灰影一闪,一道人影已是以肉眼难见的高速向自己直冲过来,崔英爱忙将双手护在身前。一股劲风扫过,颈边一痛,崔英爱左手抚颈,双眼狠狠瞪向已落回原处的惜花婆婆。

    她一时大意,而惜花婆婆的身法又是是奇快无比,虽然护住了要害,但玉颈还是被劲风划出一道血记。女孩子最注重的容貌,而像崔英爱这等大美人,更是将容貌视为性命,哪有不将惜花婆婆恨个半死的道理!

    一声清叱之中,崔英爱的身形已是扑了上去,两把寒光森林的匕首犹如两道银蛇,将惜花婆婆完全裹在了其中。

    龙皓天手一挥,手下众人顿时与赵海若、于雅婷战成了一团。

    “哟,我还到处找你们,原来都在这里啊!”正酣斗间,只听一个懒散的声音传来,黄羽翔已是从山上急跃而下,怀中搂着单钰莹,双目之间一片煞气!

    “……”

    “莹儿,咱们合力打出一个大坑来!”时间已经不够,来不及发动“灭世之剑”,流明剑出,黄羽翔虎吼一声,“浩然一剑”的心法驾御着利剑直向身后的山壁上打去。

    长剑奇快无比的削落,“轰”然一声巨响,无数碎石纷纷迸射而出,背后已是出现了一个半丈来深的大洞!

    单钰莹娇叱一声,双掌猛然齐推而出,炽烈霸道的真气狂卷而入,顿时又将那大洞加深了半丈不到!此时性命交关,虽然都是来不及发动各自的终极技法,但俱是全力尽出。只要这洞挖得深些,等下受到爆炸的波及便可以少上数分,便多了几分活命的机会!

    来不及再出第二击,火苗已是纷纷落下,黄羽翔与单钰莹携手往洞冲去!受力所致,这个洞外大内小,最深处只能容纳一人,黄羽翔将单钰莹一推,自己挡在了外面。

    “轰”,惊天动地的巨响首先传来,接着便是一股庞大惊人的气流直涌向黄羽翔两人!黄羽翔受到这股大力的压逼,身体已是不由自主地向单钰莹压去。

    他忙运功相抗,双手撑在巨岩之上,青蒙蒙的真气顿时狂涌而去,死命地对捍着这股爆炸产生的巨力!

    但龙皓天埋下的炸药的数量也太多了一些!想当初赵海若能够全凭护身真气挡下“雷震子”的爆炸威力,但仅仅是一枚“雷震子”而已,眼下却是相当于千百枚“雷震子”同时爆炸,所产生的威力绝非人力所能相抗!

    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传来,他虽是死命相抗,维持着双手支撑的姿势,但巨大的力道已是将他的双手硬生生地插进了巨岩之中!虽然才过五六日,但依着他身体的条件,左手的断骨已然渐合,但在如此大力之下,仍是骨节一阵暴响,几有重新断开之势。流明剑还来不及收回鞘中,当下竟是连剑身也直压进了巨岩中。这把剑虽然也算是切金碎玉的好剑,但与巨岩如此相抗,仍是剑身发颤,发出阵阵轻吟,仿佛在呻吟一般。

    原本依着人类的血肉之躯,根本不可能在静止的状态下掌穿巨岩;但此时黄羽翔的身后仿佛万马齐推,所产生的力道便是整座山也能够掀飞!他的身体在护体真气的保护下,已是强横无比,竟硬是将巨岩给破了两个洞出来。身形猛然向前,顿时与单钰莹变得贴身相拥,紧密得找不到一丝空隙。

    气流涌过,将整个刚挖出来的山洞震得一阵乱晃。

    黄羽翔虽然与单钰莹凹凸分明的娇躯全无一丝间隙的贴在一起,却是无暇体会这醉人的感觉,知道这股气流只不过爆炸的前奏,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炸药之力。

    才不过半下呼吸的时候,耳中猛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在劲风呼啸、碎石激撞的声音中,无数块碎石挟着爆炸产生的威力,猛然向黄羽翔直飞而去。

    任何武林高手所发出的暗器与这些激飞的碎石相比,顿时变成了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突突突”,一瞬之间,已是有几百块碎石击打在了黄羽翔的护身真气之上!

    原来浩浩然然形诸体外几有三尺光景的护身真气在这一波打击之下就骤减至半尺,庞大的压力之下,两人又猛地被向内推进了两尺!

    仿佛无数把尖锥在死命地戳扎着自己的身体,每一块碎石之后,黄羽翔都是难过得想要吐血!他此时全凭体内真气硬捍这些挟着庞大力道的数百块碎石之力,虽然只是短短的数息功夫,但浑身的真气竟已有不支之象!

    正值此际,单钰莹的双掌却是抵到了他的腰间,绵厚浩然的真气已是泉涌而入,源源不绝地向他体内输去。得此大力,黄羽翔的护身真气再度大张,维持与原来相当的水平。

    “莹儿,快将真气撤回去,不然你会死的!”黄羽翔惊急而叫,单钰莹虽然没有直接面对碎石的攻击,但在庞大的压力之下,她的娇躯却是直抵在巨岩之上。她将功力输出,难免自身的护僧力就要大降,在这股排山倒海的巨力之下,估计便要被压成一团肉泥了!

    他一分心说话,难免用力不纯,送到他体内的别种真气顿时失去指挥,护身真气骤然减退了一尺之距。

    “你若是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单钰莹轻笑一下,背心受到巨岩的撞击,护身真气已是支撑不止,柔嫩的娇躯被尖锐的石刺所扎,背心之处已是一片鲜血淋漓!

    她不欲让黄羽翔分心,竟是强忍着痛,硬是没有呻吟出来!只是吃痛之下,贝齿已然深深地咬到了樱唇之中,额头之上已是流下了黄豆般的冷汗!

    黄羽翔本就在担心于她,岂有不知之理。眼见她的俏脸已是益发得惨白,连樱唇也失去了血色!心中又痛又悔又怒又伤,百感交集之下,猛地升起了一股狂躁之意,心道若是莹儿有个好歹,非要让整个世界都来陪葬不可!

    心中的躁意越来越盛,猛然间长啸一声,身形硬生生地向后退出了半步!

    他身后全是被炸药所推射出来的石块,这一退后半步,不啻是要将一座高山推动半尺!洞中所有的碎石有了击打的目标,纷纷向他的身上疾打而去!

    单钰莹身形一歪,已是倒在了他的身上,但双手仍然贴在他的腰间,依旧源源不断地将内力输送给他。

    黄羽翔悲嚎一声,左手将单钰莹搂住,右手挽起流明剑,借着身后碎石的推力,猛然又向洞中狂斩而去。浑身的潜力终在他暴怒的情绪之下全部激发出来,双眸已然透出淡淡的血红之色。

    “轰轰轰”,一剑一剑劈在巨岩之下,每一剑破开,身形便能往前推出一丈左右。五剑之后,背后的碎石击打终于稀疏下来。黄羽翔心中浮起一丝生机,最后几剑破开,已然听到巨岩上传来“窟窟”的声音,与原先大为迥异,显然巨石之后绝对不是相同的石头。

    只是最危险的才刚刚开始!

    脚下猛然开始了一阵巨颤,身后的地皮竟然开始上下抖动起来,坚硬的巨石在这股犹如地震一般的威力之下,根本就没有半丝抵抗之力便已经四分五裂!

    要是被这股最终之力波及,恐怕便要活埋在山洞里了!人类的身躯再强横,恐怕也不能与孙大圣相媲美,这只猴子可以在五指山下活了五百年,人若是被山岳所压,恐怕便要一命呜呼了!

    流明剑挟着黄羽翔超越自我、完全潜力之能向身前的巨岩避出最后一剑!若是能够将巨岩打穿,背后说不定会是山洞,或是泥土所在,还有一线生机。

    身后粉碎性的巨力已至!黄羽翔身随剑走,猛然向洞中扑去,流明剑与巨岩相触,摩擦出星星火花,如切豆腐一般将巨岩碎开!“叮”一声脆响中,流明剑突然断裂,化作一团碎屑洒落在地!

    这巨岩终究不是豆腐,流明剑在他狂暴的内力与巨岩坚硬的抵抗之下,终是吃受不住,顿告破碎!

    适正此时,背后的巨力已至,猛地将黄羽翔掀飞起来,将他往巨岩上激撞而去。

    黄羽翔双手将单钰莹搂住,只能任凭这股巨力将他们两人抛向生死之门。他微微一笑,看着怀中单钰莹苍白平静的脸庞,心中想道:“至少,我和莹儿能够死在一起!不知道后人开山采石,见到我们两人的尸体,会怎么想呢!”

    念头转过,身形已是被重重地撞击到了巨岩之上,轰然一阵巨响中,他们两人的身体竟然穿透了这块巨岩。

    黄羽翔的身体尚在飘飞,脑袋却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身体又撞在一块石头之上,猛然跌落时,这才恍悟过来:“哈哈,天无绝人之路,这块巨岩之后果然是个山洞!”

    狂卷的气流涌过,脚下一阵晃动,在整个山洞一阵巨颤之后,头顶落下瑟瑟的灰尘,这股爆炸之力终于完全过去。

    “莹儿!”来不及查看这个山洞,黄羽翔蹲下身形,先是搭了一下单钰莹的脉搏,感觉到她的脉象还算沉稳,他才稍稍安心,略一凝神,将全身的真气往她的体内送去。

    单钰莹的背后虽然鲜血淋漓,但却只是皮肉之伤,只是她使力太过,将内力全部折耗完了,身体倒是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只是黄羽翔在原先的地方多担搁一下的话,她的粉嫩娇躯必然要在与巨石的相抗中化成一团肉泥了!

    受到他的真气催激,她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一下,惨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道:“小贼,我们还活着,还是已经到了地狱?我很开心,无论是到地狱还是活在人间,都有你陪在我的身边!”

    她的身体微动,立时感受到了背心的痛楚,忍不住哼了一声,道:“我的身体这么痛,估计还没有死!”

    “傻妮子,你怎么会死呢!”黄羽翔将她搂在怀,心中充满着死里逃生、失而复得的喜悦,“你为什么这么傻?难道你不明白,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活下去呢!”

    “至少你还有张妹妹、海若、真真她们,我死了的话,你这个好色小贼许是会伤心一阵,但以后一定会快快乐乐!但我只有你一个心爱的人,若是你死了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伸手抚了抚黄羽翔棱廓分明的俊脸,单钰莹又道,“刚才我就在想,若是我能够再抚摸一下你的脸该有多好!嘿嘿,老天爷还真是厚待我!”

    “好了!”看她中气渐足,黄羽翔终是松了口气,伸手向她的胸口摸去,“你还是受了伤,多多休息、少说两句吧!”

    单钰莹的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只是浑身泛力,又推拒不得,嗔道:“你这个好色小贼无耻之尤,竟然趁着人家受伤的时候欺负人家!我、我……”

    “傻姑娘,我是在替你拿药啊!”黄羽翔已从她的怀中拿到了一个药瓶,听到她大发娇嗔,索性在她高挺的胸脯上摸了一把,这才将药瓶取了出来,成功地制止了她化身为母老虎。

    张梦心见他们要远赴魔教,便将林绮思给她的药丸分出了大半,让单钰莹带着。

    倒出一粒药来,送到单钰莹的口中,黄羽翔道:“莹儿,快些吃了吧!”

    单钰莹俏脸飞红,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张口将药吞了下去,道:“死小贼,你给我记着!”

    黄羽翔微微一笑,将她抱了起来,朝原先进来的地方走去。却见那入口早在方才山崩地裂的巨颤中被碎石填没。黄羽翔心知纵使能够沿着这条路一直回到原处,但在那些炸药之下,恐怕整个山洞都被填平了,也是无路可遁。

    他回过头来打量一下这个山洞,却见这山洞奇大无比,虽然漆黑无比,但以他的目力,仍是能看得清清楚楚。游目四周,终是看到了一个出口。

    “但愿这个出口可以通到山上!哼,竟然让我的宝贝莹儿受伤,非要将这帮畜生生吞活剥了!”黄羽翔闪身从那出口急蹿而出,狠狠道,“竟然还将岳父送给我的‘流明剑’给弄坏了!要是被心儿知道,肯定要伤心死了!”

    单钰莹嘻嘻一笑,道:“死小贼,你到底是怜惜剑,还是怕张妹妹会怪你啊!”

    张梦心虽然看似温温柔柔,但厉害之处比之单钰莹有过之而无不及,端得不好等闲视之。黄羽翔挠头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快点出去,海若和雅婷见到山谷崩塌,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说不定她们见你被活埋在山底下,情急之下便要殉情而死!”单钰莹开玩笑道。

    黄羽翔却是脸色大变,道:“说不定她们真个会如此也说不定!”展开身形,发同游鱼一般在山洞里快速挪动。但洞内道路曲折,虽然他的目力极佳,终究难以将身法完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