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小歇片刻
    崔英爱的身形仿佛流云,夜风轻拂中,她身形连摆,一片灰影闪过,已是将粗厚的衣服脱去,露出了一身雪白的轻衫。长长的秀发直泻到柳腰间。若不是她手中兀自执着两把寒光森森的匕首,有谁会相信此女刚才险些将黄羽翔刺死呢?

    单钰莹仍在替黄羽翔包扎伤口,赵海若、于雅婷却是冲到了门外,形成包夹之势,向崔英爱走了过去。

    崔英爱娇笑一声,道:“既然那一剑刺不死你,就算你命大好了!不过你可要记住,你的小命总有一天会送在我手里的!”莲足轻蹬,身形已是纵到了树枝之中,柔软的枝条轻轻一弹,已是将她的身形弹出了老远。

    赵海若与于雅婷才追出几步便颓然而止,这崔英爱的武功高低虽然还看不出来,但一身轻功绝不她们之下,为人又极是机敏,见两女出来,已然远遁,哪里还追得上!

    单钰莹终是替黄羽翔包扎完毕,虽然包得乱七八糟,但总算也有点像那么回事。她直起腰身,对惜花婆婆道:“师父,你为什么不去追她!若是你出手的话,她肯定逃不了!”

    竟然敢伤害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岂不让她将崔英爱恨得咬牙切齿,以惜花婆婆“千里一瞬间”的绝顶轻功,当可以将她轻易拦下。只需有个两三招的时候,赵、于两女定可以赶上。

    惜花婆婆微微一笑,道:“她只是个女娃子,要老身以大欺小吗?”

    黄羽翔哈哈一笑,不过牵动了小腹的伤口,立时又将眉头皱了起来,道:“恐怕不见得吧!婆婆许是不想得罪金焕成,或是希望晚辈一命呜呼,这样便可以更好地控制莹儿了吧!以大小欺小,当初你不就是这么对付莹儿的吗?”

    惜花婆婆对他狠狠地看了一眼,目光之中凶光一现。她身为魔门长老,自然一切以魔门之事为重。若是得罪了金焕成,即使以魔门的势力,也是颇感头痛!况且单钰莹并没有多大的权力欲望,一门心思就是想做黄羽翔的妻子,真个让她当上了教主,恐怕掌实权的还是黄羽翔。若是不能将黄羽翔诛除,实非魔教之福。

    她的脸色倒真是变得极快,立时又换上了一副笑盈盈的慈祥样子,道:“莹儿的夫婿也可以算是老身的徒弟,我岂会如此!”

    单钰莹半信半疑地看着惜花婆婆,于雅婷走了过来,道:“此去圣教,尚有几千里路。龙皓天若是想要暗算咱们的话,恐怕这一路都将不得安宁了!”

    “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当真是防不胜防!”黄羽翔皱眉道,“看来龙皓天在中原还颇有势力,耳目众多,便是我们现在改道而行,恐怕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只能处处留意,万事小心了!”

    单钰莹向他飞了一眼,眼神又是痛心又是恼恨,道:“若不是你被那小妮子迷了心神,又怎么会受伤呢!第一个要小心的人就是你,若是你还是如此好色风流的话,哼哼,便是……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恨恨而言,但终是将一个“死”字硬是掐住不说。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她装得那么像,开头不是连你们也上当了!若不是我闻到她女子特有的香味,也是当她是男人!”

    赵海若在内屋中转了一圈,出来道:“里面有两具尸体,看样子像是这里真正的掌柜店伙!”这丫头也是面含煞气,虽然她行事古怪,却是满怀正义感,已是对龙皓天伤及无辜的作法起了激愤之心。

    黄羽翔叹了口气,道:“将他们埋了吧!”

    五人经过这般担搁,到达常德府中投宿时,已是酉时之末。黄羽翔又成伤号,终是坐上了小白,由单钰莹在身后照顾着,一路缓行。

    躺在床上,黄羽翔轻轻抚摸着小腹,暗道:“自己这阵子怎得如此倒霉,才被林绮思这女人刺了一剑,如今又被高丽女人在原处补上一记!难道说,是我上辈子欠了女人什么债!莫不是我前世辜负了良多女子,老天爷要罚我这辈子总被女人拳打脚踢,刀来剑往?嘻嘻,林丫头竟然敢刺我一剑,非要让她用下半辈子来偿还不可!其实当个附马也蛮威风的!”

    他的护身真气强横无比,纵使出奇不意,被崔英爱刺上了一剑,但却是入肉不深。但关键是他的小腹原被林绮思刺了一剑,旧疮还没有痊愈,如今新疤裂开,却要难以愈合得多。

    不过他先前曾经服下的灵药实在太多,单以复原能力而言,倒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人了!只是左手骨断未愈,小腹又添新伤,实是有碍于他的英雄形象。

    单钰莹端了个盘子坐到床边,道:“小贼,我特地叫厨房做了水煮蛋,你快趁热吃了吧!”垫了个枕头在他的背下,让他支起上身。

    黄羽翔将嘴巴张大,道:“你喂我,我的手动不了!”

    单钰莹咬着嘴唇犹豫一下,道:“好好好,黄大爷,让小女了来服侍你!”左手执碗,右手拿勺,俏丽的脸上爬满了温柔的笑意。

    “喂喂喂,这么烫,你也不吹一下!”见她直接将一勺子蛋汤送到自己的嘴边,黄羽翔不禁叫道,虽然以身体的强横,绝对不惧怕这点温度,但这妮子太不会服侍人了,总得找个机会教导她一番。

    单钰莹将面孔一板,便要发作起来,却又硬生生地止住,道:“臭小子,有得吃你就吃吧,还挑三拣四的!”嘴里骂得凶,但还是在汤勺上轻轻吹了几下。

    “单姐姐,什么东西这么香,我也要吃!”赵海若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黄、单两人齐齐向窗口望去,只见赵海若正倚在窗口,双手支额,正贪婪地看着单钰莹手中的碗。

    黄羽翔摇摇头,道:“海若,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能趴在别人的窗口的!”

    “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怎么不记得了!”赵海若从窗口跳了进来,挠挠头说道。

    “那是昨天的事!”想到昨晚临别之际,正想与张梦心好好亲热一番,刚到火候时,这妮子突然在窗边大叫一声,惹得两人都是兴致大减,而让黄羽翔的大计终告失败!

    坐到床边上,赵海若握着单钰莹的手,打了些蛋汤,将勺子送到了自己嘴里,嘴巴啧啧啧地咂了几口,道:“嗯,味道真好!单姐姐,还是这里的东西好吃,苏州的菜都太甜了,吃得我的牙都快掉下来了!”

    单钰莹道:“这碗水煮蛋大哥已经吃过了,难道你不嫌脏吗?若是换了你刘师兄、李师兄,你还会吃他们剩下的东西吗?”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刘师兄每次有好吃的东西都吃得特快,好像怕我抢了他一般!小不点的脑子有问题,老是向碗里吐口水,咦,谁要吃他的东西!”

    黄、单两人面面相觑,都万分地同情刘、李二人,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东西不被赵海若抢去,都是各出奇谋。黄羽翔向赵海若不怀好意地笑笑,道:“怪不得你三思四次地晚上来看我,又吃我剩下的东西,原来你是喜欢我!”赵海若之事已是得到了单、张几女的认同,是以他敢当着单钰莹的面说这种话。

    赵海若拍手笑道:“我是很喜欢你啊!你这个家伙挺有意思,跟你在一起老是可以打架看戏,嘻嘻!”

    见她的眼光又向自己手中的碗瞄去,单钰莹索性将碗递了过去,道:“海若,你想不想嫁给他啊?”

    “那是我的蛋汤啊!”黄羽翔连忙叫道。

    单钰莹向他扫了一眼,道:“你连人家的身心都夺走了,一碗蛋汤却还要斤斤计较,真是个小气的男人!”

    “嫁给他?”赵海若小巧的嘴巴中已是塞满,不清不楚地道,“嫁给他有什么好处吗?单姐姐,你为什么要嫁给他?还有心姐姐、真真姐姐、楚楚姐姐!”说到后来声音已是清楚连贯,已是将口中之物咽下。

    将碗放到自己嘴里,咕嘟咕嘟地几下,已是把汤全部喝完,将袖子在嘴边一抹,意犹未尽地看着单钰莹,似是希望她再变一碗出来。

    “嫁给自己所爱的男人,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单钰莹缓缓道,“况且,你嫁人之后,以后便有人养着你,每天照顾你,不用你动一分脑筋!”

    赵海若顿时双眼放光,道:“原来嫁人这么好啊!”眼睛向黄羽翔瞄了瞄,却是摇头道,“这家伙不行!他已经有了你和心姐姐她们,看他那副穷样,恐怕连自己也养不活,怎么照顾我呢!”

    单钰莹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是啊!海若,以后眼光可千万要放得准些,不能找上像这般的穷小子!”

    “喂,你们两个女人怎么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当着我这个男人的面说这些!你们当我是透明的啊!”见两人将自己贬得一钱不值,黄羽翔连忙叫了起来。

    单钰莹与赵海若互看一眼,齐声道:“我们当你是个好色无耻,风流花心的小贼!”

    “对了,什么是风流花心啊?”赵海若一本正经地问道。

    “小丫头!”黄羽翔轻骂一声,道,“莹儿,你要小心着你师父一点!她虽然要你回魔教夺取教主之位,但谁知道她骨子里卖得是什么药。她肯定知道以你对我的感情,便是做了魔教教主,也是万事都听我的!我虽然不白不黑,但心儿、雨情却是彻底的白道中人,与魔教势如水火。她肯定不会这么便宜地让你当上教主的!”

    “谁说万事都听你的!难道说我像是那种言听计从的女人吗?”单钰莹发起了娇嗔起来,道,“任姐姐连理都懒得理你了,你却把她也抬了出来,你还不是一般的厚脸皮呢!”

    “我脸皮厚吗?”黄羽翔抓住单钰莹的纤手放到自己的颌下,用短短的胡须刺了她几下,惹得她吃痒,格格格地娇笑起来,道,“我这个厚脸男人好歹也长出了胡子,可你们女人却是半根也没有,看来脸皮要比我厚得多啊!”

    “不会啊!”赵海若毫无顾忌地在黄羽翔的脸上捏了一把,然后又摸摸自己的脸颊,道:“我的脸皮又嫩又薄,为什么长不出胡子来呢?”

    单钰莹轻笑道:“我们女子是长不出胡子来的!只有男人才有胡子。”

    “为什么?”赵海若勤学好问,将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发扬到了极处。

    单钰莹哪会知道荷尔蒙素之类的东西,将眼睛眨眨,道:“没有为什么不为什么!反正只有男人能长胡子,若是女人也长胡子的话,就成男人了!你说猫为什么没有翅膀呢?因为猫有了翅膀之后,就成了鸟,不再是猫了!”

    听她说得跟绕口令似的,赵海若连眼睛都直了起来,喃喃道:“男人、女人、猫、鸟,男人是鸟,女人是猫,女人有了翅膀就成鸟了……”

    黄羽翔倒被赵海若刚才的偷袭吓了一跳,仿佛正被人窥浴的女子,过了良久才道:“你这个小妮子敢占我的便宜!”

    赵海若看了他一眼,眼睛一眨一眨,突然凑脸到他的跟前,道:“要不,顶多让你捏还就是了!不过,你可不能用太大的劲,不然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看着她皙白如玉的粉颊,黄羽翔怎都下不了手,鼻中又传来她身上淡淡的处子体香,不禁一阵意乱情迷,将嘴巴向前一伸,在她的玉颊轻轻啄了一下。

    赵海若回过头来,小嘴半张,对单钰莹道:“单姐姐,这小子又想害我了!”俏脸一阵晕红,却突然笑了起来,道,“哈哈哈,心跳得还是很快,但却没有像上次那般难受了!臭小子,我再也不用怕你了!”顿了一下,复道,“其实这样子也蛮有意思的,心跳地快快的,脑袋轰隆轰隆的,真是好玩!”

    指了指自己的右颊,道:“你再在这里亲一下试试!”

    “海若!”单钰莹突然对这个调皮捣蛋的小麻烦充满了怜爱感,张臂将她搂到了怀中,两女齐齐滚在床上,躺在黄羽翔的身边,单钰莹故意将赵海若挤在了中间。

    赵海若的身体触到黄羽翔裸露的肌肤上,顿时浑身一阵滚烫,叫道:“单姐姐,我是怎么了!我的身体好像僵住了,动都动不了了!”

    “海若——”黄羽翔张臂将她搂住,手却握住了张梦心的纤手,道:“说正事,莹儿,刚才我已经说了,你师父可能没安什么好心!”

    “师父一直很很疼我,应该不会害我的!”单钰莹摇摇头。

    “那倒不见得!莹儿,你想,魔教二十几前教主突告失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失踪算是什么意思呢?你可还记得杨家将?”

    “穆桂英挂帅!”单钰莹对这个巾帼英雄可真是佩服无比,一提到杨家将,立时想到了穆桂英。

    “我是说那个投靠番邦的杨四郎!众人都以为他死了,结果他却成了番邦的附马!你说魔教的那个神秘教主会不会也跑到番邦去了?”黄羽翔缓缓说道。

    “你是说他到番邦做附马爷了?”

    黄羽翔轻笑一下,道:“我只是举个例子,不一定他真得做了附马,可能是大臣将军也说不定!魔教的总部在昆仑,当地少有汉人,对大明朝原就没有什么归属感!西出昆仑,便是蒙古人的地界,若是他们要勾结蒙人的话,可真是轻而易举的事!”

    歇了一下,复道:“若是如此的话,这趟西行之途可真是吉凶难测了!”

    单钰莹一怔,道:“若是如此的话,那我们还是不要去昆仑了!”

    “我只是胡乱猜测而已!事情是怎样,还要待以后方知!”黄羽翔笑道,“你不是还要让我当个大将军来向你爹爹提亲吗?若是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那还拿什么去见你爹爹!”

    容色转正,道:“蒙古人凶残狠辣,扶桑人更是没有丝毫人性,若是让他们统治中原的话,我们千千万万的汉人可就要遭殃了!眼下中原内乱未解,诸侯林立,国库空虚,一旦打起仗来,胜算真得不大!若是能得到魔教的支持,出兵抵抗鞑子,取胜的机会便会大增!这个险怎都要冒一下!”

    单钰莹温柔地点一下头,道:“大哥,我都听你的!”自己的心上人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能不让她欣喜不已吗!

    黄羽翔脸色转柔,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从雅婷的反应来看,此次魔教之行,应该有惊无险!”

    单钰莹立时脸色微变,道:“你就知道那个小妖女!难道也要她刺你一剑,才能让你看清她的真面目吗?”

    “莹儿,你又吃醋了!”黄羽翔轻笑道,“我看得出来,她同你们一般地爱着我,不会害我的!”

    “好啦好啦,你是大情圣,每个见到你的女人都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总行了吧!”单钰莹撇撇嘴,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睡了!”

    “你就睡这吧,反正我受了伤,也不会对你怎样!”黄羽翔坏坏一笑,指了指赵海若,道,“你看,海若已经睡着了!”

    赵海若的俏脸仿佛六月的石榴,沉睡中的她,没有了平时的飞扬顽皮,晶莹的肌肤仿佛吹弹得破,闪动着典雅高贵的气息,只是脸上兀自挂着一抹笑意,看起来多了几分亲切感。

    “小贼,你究竟要骗多少个女孩子才会收心!”单钰莹轻轻抚了抚赵海若的秀发,抬起头看向黄羽翔。

    黄羽翔抬手在她的脸上轻抚一下,道:“莹儿,生命中有很多无可奈何!原先我只想同你和心儿平平静静地过完下半辈子,但真真之事出于巧合;对楚楚又是由怜生爱,原先还道要老死谷中,这才有了夫妻之实;雅婷之事乃是由救人而起,当然她也有自己的目的;海若却是天真烂漫,我被她的个性所吸引,被她的天真所感染,被她的美丽所触动,在她的身上,我能看到你的影子!”

    “就你这么会辩!明明是自己风流,却还要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单钰莹将他的大手合在自己的掌中,轻笑道,“我同海若在哪里像了?”

    “心儿、雨情、雅婷都有自己的责任、野心,都是束缚着自己的性格;而真真太过温柔,初时还颇为刁横,可是一旦跟了我之后,却是百依百顺,与以前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楚楚从小生活在惊惧之中,个性早被磨去,只剩下强烈的自我保护,所有的人中,她是最可怜的!而你和海若却都是奔放的性子,追随着自己的性子做事,不会为别人而曲折了自己的意望!我想,便是你们日后嫁给我之后,恐怕也不会对我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的吧!我也很高兴有你们两个永不屈从,却永远爱着我的小娇妻!”

    有什么能比心上人对自己的理解更高兴的事呢!单钰莹拉起他的大手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磨蹭了几下,口中却道:“你应该很希望我对你言听计从才是吧!若是那样子的话,你便可以没有人管着,又去惹下众多风流债了!”

    “莹儿——”黄羽翔深情的目光让单钰莹情不自禁地坐起了身子,躺进了他的怀里,“我爱你!”

    烛火轻轻一跳,终是熄灭,但两人火热的心却是熊熊燃烧起来,浓郁的爱意让整个屋子荡漾起甜蜜的涟漪。黑暗之中,两人深情相拥,直到良久,方才各自眼皮沉重,渐渐睡去。

    黄羽翔虽是腹伤未愈,但要勉强赶路的话,倒也无妨。不过单钰莹却是坚持要等黄羽翔伤好之后才重新赶路,说到若是再在路上遇到殂杀,黄羽翔岂不是危险之极。

    好在这小子的身体当真是坚韧无比,才休息了三天,便已经结疤,虽然还没有完全愈合,但已经不影响行动了。五人这才重新上路,向昆仑进发。

    这三天里,黄羽翔自是每天都与单钰莹、赵海若纠缠在一起。好笑的是赵海若被黄羽翔又偷吻了几次之后,竟说吻后那种心跳的滋味颇是好玩刺激,竟是时不时凑脸让黄羽翔吻她。反倒惹得单钰莹吃起醋来,勒令黄羽翔养伤期间不得动手动脚动嘴!

    单钰莹的禁令对黄羽翔有效,对赵海若可不见得管用,到得后来,赵海若索性自己跑过去亲吻黄羽翔。单钰莹无可奈何,又不肯白白吃亏,只得自己也加入了游戏之中,与赵海若争抢起来。

    于雅婷也时不时地加入战团,以一敌三,黄羽翔自是惨败!恐怖的是赵海若,丝毫没有接吻经验,每次对他总是又啃又咬,将他的嘴唇都给咬肿了!原本提前一天便可以勉强上路,但黄羽翔的嘴唇上伤痕累累,岂敢出去见人,只得再休息一天,死守自己的嘴唇。

    “格格格”,看着黄羽翔与单钰莹两人一骑,走在最前头,赵海若轻策小白,对身后的于雅婷道:“于姐姐,我们追上去给那小子一点厉害瞧瞧!”

    小白的速度是何等的迅速,才三两下的功夫,已是将黄羽翔二人追上,赵海若得意地笑了起来,道:“臭小子,你来追我啊,追得上我,今天我就不找你的麻烦!”

    娇笑声中,已是驾着小白飙飞出去。

    黄羽翔哈哈大笑,已是策着身下的坐骑赶了上去。但他的坐骑虽也是匹良驹,但岂能与小白媲美,若不是赵海若故意不让小白全力奔跑,恐怕早就被甩得无影无踪了。

    两骑四人在山下小道上急驰而行,惜花婆婆跟在最后面。一路前行,突到一片狭小的山道,仅容一骑前行。

    黄羽翔勒马而止,皱眉道:“若是龙皓天在这里伏击我们的话,前后堵截,那可是大大地不妙!”

    “小贼,你担心什么?海若已经穿过去了,要有埋伏的话,她们早就发现了!”单钰莹双手搂着他的熊腰,将头靠在了他的背上。

    “我总有些担心!”黄羽翔策骑又行,一路行到山道中间,突然只觉一阵山动地摇,从山上不停地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块,铺天盖地的向两人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