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殂杀行动
    黄羽翔停下身形,只觉浑身的真气被这么久的奔跑所激发,已是盈盈然充沛莫名。他又冲开两道经脉,所服的补药虽是将他折腾个半死,但终究还是补药,还是颇有些益处。他奔行了如此之久,却是半点汗星也没有,连呼吸也没有半丝紊乱。

    “这几个女人怎么什么地方不好找,偏偏要到这么小的酒店落脚,再走个十来里就可以进到常德城中了!”这酒店也确实小了点,只有前后两进,而且异常得破烂。黄羽翔看着小白正在啃着青草,另外两匹马与它隔得远远得,竟是不敢走到它的近处。

    “你这个家伙倒也霸道!”黄羽翔走到小白的身边,轻轻拍了一下它雪白的马背,原想趁它不注意踹它一脚,以报原先它给自己吃灰之仇,谁知小白的一条后腿已然提了起来,看架式,或是黄羽翔胆敢踢它的话,这家伙也绝对不会“蹄”下容情。

    黄羽翔讪讪一笑,甩头就往酒店之内走去,边是嘀咕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改明儿给它找头母马,人有了相爱之人,脑子就会糊涂,不知道这马儿会不会也一样呢?”一番胡思乱想,已是走到了店中。

    赵海若正趴在桌上,左手拿着一只烧鸡,右手的筷子上挟着长长的米粉,正吃得不亦乐乎,听到他进来的声音,却是连头也没有抬起来看他一眼。她们四人正好一人一边,惜花婆婆坐得与他最远。

    单钰莹向他瞥了一眼,道:“小贼,你好慢啊!海若都快吃完了!”她毕竟是官府家的千金小姐,吃相比较文雅,但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也不比赵海若逊色多少,看来这家店的菜烧得还真是不错!

    黄羽翔游目一周,却见店中共有四张桌子,除开他们一桌之外,其余三张桌子上都是坐满了人。左边那桌是四个黑衣汉子,右边那桌是五个劲装男子,还有一桌则是五个白衣男人。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另外三张桌子恰好将单钰莹这桌围在了其中。

    他们十四人虽然都是大男人,但吃相却极是文雅,竟连半丝喧哗之中也没有发出。

    黄羽翔笑嘻嘻地走到她们身边,正想说话,却见于雅婷向旁边挪了挪,将自己的长凳空出老大一个地方,向他妩媚地道:“羽郎,坐到我身边来!”

    这小子被于雅婷飞了这个媚眼,一下子连骨头也酥了,情不自禁地坐在了她的身边,心道:“这妮子怎得越来越妩媚动人了!照这样一去,老子岂不是要被她迷得众叛亲离了!”偷眼向单钰莹看去,这单大小姐虽然最近有所收敛,在大庭广众之下颇给他几分薄面;但一回到家中,众女都是唯她马首是赡,若是惹翻了她,自己当真只能喝西北风了。

    单钰莹向他白了一眼,不屑地道:“你看什么看!你以为我真的是老母虎吗?哪个要跟你吃醋!”轻轻甩了甩秀发,道,“等我做了教主之后,定然要将你们二人发配边疆,永不录用!”说着,自己却是笑了起来。

    于雅婷右手执筷,还在东挟西翻,左手却是伸到了桌子底下,放到了黄羽翔的腿上。

    恍如偷情一般,黄羽翔的心中顿时上下翻滚起来,在单钰莹与赵海若的目光下,于雅婷手上带来的挑逗感越发来得强烈!况且明知道这十四个男人竟会拥挤在一间狭小的酒店中,其中必有蹊跷,对方肯定没有安下什么好心!

    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身体的感觉反倒越发来得灵敏。黄羽翔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打熬不住,也顾不得单钰莹会起疑心,放下右手中的筷子,也将手伸到了桌下,将她“作恶”的纤手一把抓住。

    为了引开单钰莹的注意力,口中却低声道:“莹儿,这帮人显然有些古怪,会不会是对付我们来的?可咱们是临时决定从这里走的,怎么会有人知道,并在这里设下埋伏呢?”嘴巴对着周围的那帮人一呶。

    单钰莹将柳眉一挑,道:“就凭他们几个?给我塞牙缝都嫌不够!”她这句话说得颇为大声,但周围三桌上的汉子都仍是闷声吃饭,连看都不看向她一眼。

    这帮人要么是来对付自己几人,要么有急事待办。不然的话,以江湖客傲慢的脾性,岂会在听到单钰莹的这番话后一点反应也没有!黄羽翔也感觉到这几人的功力平平,不过二流的水平,自己这边五人可都是超一流的好手,岂会有半丝惧意。

    只是——底下的那只手虽然被抓住,但却在他的掌心中轻轻搔动着。黄羽翔闷哼一声,向于雅婷看去,只见她脸带浅笑,目光之中却是海一般的深情。

    他心中一愣,这种目光他在很多女子的眼中看到过,莹儿、心儿、真真……只是这魔门小妖女什么时候对自己深情至斯呢!

    “小……大哥你怎么了?”见他脸上似是带着痛苦的表情,单钰莹心中一紧,道,“是不是刚才赶来的时候牵动了骨伤?”

    见她给自己找了个藉口,黄羽翔忙点头道:“正是!”

    赵海若却是嘻嘻一笑,将大大的双眼在黄、于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黄羽翔怕她会说出些什么让人起疑的话,正待打伯际,却听一人走了过来,道:“客倌,当心头,请不要动!”

    转头看去,却见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店伙,模样儿甚是纯朴,硇问萑酰徽帕车挂裁记迥啃悖俗鸥雠套诱驹谏肀摺<饭矗堑昊锿蝗唤劬妨思罚侄宰胖芪切┻瘟诉巫臁?br>

    黄羽翔虽是不解他的动作,但也知道他必是在提醒自己要小心那几个人,微微一笑,道:“你把菜放这儿吧,我都知道了!”

    那少年人却是十分地死心眼,借着放下盘子的动作,又道:“客倌,离这不到五里的地方,有个客栈可以投宿。不过等到天黑之后,这里的路就很不好走,几位若是想要找个客栈落脚的话,还是尽快动身的好!”

    黄羽翔哑然失笑,没有想到这么一个老实之人竟也会说出这般婉转之言。正要说话,却听左边那桌有个汉子叫道:“小二,给大爷们再上一壶酒!”

    他不说话则已,声音出口,黄羽翔立时听出他的口音绝对不是中原人!一瞬之间,心中已然恍悟,这必是龙皓天埋伏下的人手!郑家既是这里的地头蛇,虽然本家已毁、身败名裂,但在楚中盘踞了也有百年之多,岂会因本家被毁而烟消云散!他们在此地必然伏下了众多耳目,将自己几人的一举一动都监视起来。

    他依旧不动声色,倒想看看,这几个二流水平之人怎么刺杀自己几人!

    “他妈的!这是什么酒,味道怎么这么淡!”那少年人走到那桌人的旁边,却猛然被其中一人泼了一脸的酒。

    苦着张脸,那少年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颤颤道:“这是咱们浏阳河出的名酒,味道最是醇正,怎么可能淡呢!”

    “那你是说我冤枉你了!”

    单钰莹听得心头火起,忍不住便要站起来。黄羽翔早知她的脾性,忙道:“莹儿,先别急,看看他们搞什么鬼?”

    赵海若黑白分明的双眼转个不停,突然道:“单姐姐,我也让你看看这小子在搞什么鬼!”纤手在桌上一拍,整张桌子突然凌空飞了起来,直直窜升到了空中,将时将桌下黄、于两人的小动作给显现出来。

    桌子落地之际,她右手在桌身上轻轻一按,桌子便稳稳地落到了地上,竟连半滴汤也没有晃出来。惜花婆婆一脸的激赞之色,道:“好个娃儿!不愧是张华庭的弟子,就凭这一手功夫,在中原武林中当可列在前十了!”

    赵海若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她为人机灵,早知道单钰莹醋意极浓,又极想整整黄羽翔,发现两人的异状,立时耍了这一手出来。

    果然,单钰莹一张俏脸在刹那之间变得铁青无比,于雅婷却仍是笑意盈盈,反倒像是局外人一般,看着黄羽翔与单钰莹两人。

    “臭小子!”单钰莹也学着赵海若的腔调骂了一句,双足猛然一跺,只听“轰”地一声,底下的砖头顿时纷纷破碎。她狠狠地道:“小贼,我定要让你好看!”

    惜花婆婆暗暗后怕,她原想将单钰莹许给自己徒弟浪风的,但见此女竟是如此刁横时,不禁有些庆幸黄羽翔将这个祸害给扛了过去。

    “当心!”在那个少年人的一声惊呼中,十四个汉子顿时向他们纷纷抽剑刺去。这些人的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出手的时机倒真是掌握得不错。趁着他们争吵分心之际,立时发动了凌厉的攻击。

    黄羽翔见这些人攻了过来,心中却是大喜。他原就在头痛如何应付单钰莹这个醋坛子,如今有人送上门来替他解围,简直让他高兴得快要抱住他们每人亲上一口了!

    当下右手轻挥,也不用拔剑,浓厚的力道勃然而发,已是将当先四人给弹射回去,“龙皓天真个是座下无人可用了吗,竟然派你们几个来充数?”

    说话之间,右腿弹出,飞快地在冲过来的五人身上各印上一个脚印,将他们重重地踢倒在地。

    还剩下的五人见才动上身,自己这边便已经躺下大半,都是纷纷后退,十四人站在一起。突然俱是左手向地下一甩,掷出一物来。顿时,一股白雾弥散,将这些人给掩了起来。

    黄羽翔将衣袖一甩,沛然莫名的掌风已是将白雾扫除得干干净净,那十四个人却突然都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服,头上也围了几圈黑布,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手中的剑却不知跑哪去了,赫然是扶桑的忍者。

    黄羽翔猛然脸色一寒,道:“又是你们这帮扶桑人!”对于扶桑人,仿佛有着一种打从心底发出的憎恶感,立时让他想起了在潮州、惠州一带横行的倭寇。

    赵海若却是双手连拍,欢声道:“单姐姐你看到没有,他们一下子就将衣服换过来了!好有意思,若是我也可以这样的话,那每天早上穿衣服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见她颇有艳羡之色,单钰莹微微一笑,道:“那便擒下他们中的一个,不过,我看他们未必肯教你!”

    说话之间,内堂之中突然跑出了一对中年男女,俱是四十不到的年纪,男的五大三粗,浑身乌黑,腰间围着一块布,右手兀自拿着一把菜勺,显然是本店的厨子;那女的相貌平平,但腰身纤纤,一摇三摆,颇有几分勾人之色。

    “客倌,本店只是小本经营,经不起这么大的折腾,各位有什么争执的话,还请到外面去解决!”这厨子虽然看来粗鲁,但声音倒是极为清朗。

    “杀!”十四个忍者齐齐大喝一声,俱是双手一阵挥舞,铺天盖地的寒芒顿时向黄羽翔齐笼而去。身形却是俱向各个角落纵去,转眼之间都是隐匿无踪。

    黄羽翔右手微张,护身真气已然展开,所有射来的暗器俱被一道青蒙蒙的光华给阻了下来。他知道这些忍者只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当下展开六识,已是将小店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俱是搜了个遍。他向那厨子和妇人看了一眼,道:“这里危险,你们还是到里面去吧!”

    那两人看到地上寒光闪闪的各种暗器,俱是吓得脸都白了。那厨子身形一歪,已是重重地靠在身后的桌子上。他的个头也太大了点,那张桌子也不知用了多少年,早已经破烂不堪,哪经得起他这么一压,立告寿终正寝。在“哐啷”一声中,他已经摔了个四脚朝天。

    无巧不巧,他身下正好有一玫被弹飞的暗器,这一摔,那玫暗器顿时结结实实地扎进了他的屁股中。“哦——”这厨子跌得快,但爬得更快,已是起了两尺来高,双手捂着屁股大叫道:“痛!痛死我了!”

    那妇人忙伸手去抓他,叫道:“大黑,你怎么了!”

    黄羽翔忍俊不住,已是笑了出来。赵海若更是双手连拍,道:“真好玩!”

    “当心!他们不是真得掌——”那少年人原本捂着个头躲一边,见到厨子与那妇人,突然没头没脑地叫了一声。话犹未毕,突然从酒店的各个角落都是暗器齐飞,向众人打去。

    黄羽翔身形急纵,喝道:“扶桑小辈,就知道在暗处伤人,还不给我滚出来!”流明剑出鞘,猛然挥出一剑,华丽的剑光扫过,只听“啊”地一声,满是油烟的墙壁上已是多了一摊鲜血。

    他身形连扑,转眼之间已是连杀四个扶桑忍者。

    这些忍者倒也狡猾,每射出一波暗器,都会换一个新的地方躲匿起来。但在黄羽翔的神识之下,岂有不知之理。他将气机锁定在胖厨子的身后,猛然间身形急跃,向胖厨子急掠而去。

    那胖厨子原本痛得又蹦又跳,突见一道寒芒刺来,马上将头捂了起来,往地上蹲去。

    “啊”,一声惨呼声传来,又一个忍者被他无情地一剑刺死,黄羽翔正待收剑,猛然间只见一股强烈的杀意直透心肺,一道凌厉的劲气已是直打向自己的腰间。

    同一时间,背后也是一道劲风袭来,力道之强丝毫不逊于袭向腰间的那股劲气。

    黄羽翔哈哈大笑一声,道:“我就等着你们现出真面目呢!”流明剑奇快无比地回挡过去,“叮”地一声,已是将袭向自己腰间的兵器架住,却是根一尺来长的乌黑棍子。

    “抱朴长生”真气沛然而发,已是将对方震退三步,流明剑却是毫无滞涩地向后削去。“锵”一声脆响中,黄羽翔飞快地转过身来,另一人所使的苗刀在流明剑的切削之下,已是断成了两截,黄羽翔大笑一声,左腿踢出,已是将对方重重地踢了出去。

    棍子的另一端赫然是握在那胖厨子的手中,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将菜勺换成了黑棍;而被他踢出躺在地上的,却是那个三旬妇人。

    “小行者段明,什么时候当起了酒店的大厨来了?”单、赵、于三女都是知道黄羽翔本事的,都是笑盈盈地看着几人动手,惜花婆婆却是两眼翻张,向那胖厨子看去。

    胖厨子将身上的围巾扯掉,向黄羽翔沉声道:“你是怎么会发现我不是真得厨师的?”

    黄羽翔淡淡一笑,道:“这些扶桑人目标这么大,而且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龙皓天这么聪明,怎么会将事情做得这么明显,肯定伏下了另外的杀招!况且,那才你那个店伙也把你们两个揭穿了!”

    段明狠狠地向那浑身正发抖的少年瞪了一眼,道:“若不是为了装得像点,早就将这小子杀了!”又向地上的三旬妇人看去,道,“柳媚,我早跟你说了,这小子肯定会将咱们的底给漏了出来,让你早点杀他你就是不听!”

    这柳媚被黄羽翔踢得可不轻,在地上躺了这么久兀自爬不起身来。听段明如此说,怒声道:“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便是张华庭来也不是你的对手,现在却在这里罗嗦个什么?”

    段明大怒,道:“要不是你这娘们看这小子长得俊俏,想要啃几口嫩草,不肯早就他杀了,刚才又岂会失败!”

    “你自己没本事,怎得怪起老娘来了!”柳媚毫不示弱,一双眼睛立时瞪了过去。

    这两人不精诚团结,反倒窝里斗起来了。黄羽翔正待喝止他们,却见前一瞬还在争吵不休的两人突然俱是向他疾扑而至,凌厉的劲气纵横飞舞,端得惊人。

    惜花婆婆微微一叹,道:“段明这人武功不错,原是我圣教极欲网罗的好手,谁知却投到了异族人的阵营之中,当真是该死!”

    黄羽翔也沉喝道:“纵是杀人越货,放下屠刀,尚可立地成佛!但你们卖国求荣,已是十恶不赦,纳命来!”

    “浩然一剑”的心法驾御着流明剑,势无可阻地向两人猛挥过去!他此时内力大进,这“浩然一剑”的威力比之先前又强大了许多,厚重的气势让惜花婆婆都是脸色大变。

    华丽的剑光之中,流明剑仿佛上古神兵,已是将段明手中的铁棍碎成一片,余势丝毫不减,暴烈的真气涌入,段、柳两人已是被他的“浩然一剑”劈得浑身经脉寸断,死得彻彻底底。残劲未消,势如千钧的力道仿佛刀削一般,剑气所及,已是将酒店的屋顶给整个掀飞了起来!

    他内力大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出手有多重,不然的话,这屋顶是绝对不会被过剩的力道给掀飞掉的。

    已然感觉到剩下的扶桑忍者都已经撤退,黄羽翔收剑回鞘,走到少年人的旁边,讪讪一笑,道:“不好意思,将你们的店都给弄坏了!你不要难过,我会赔你银子的!”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向那少年人递去。

    这酒店如此破烂,一百两银子足能买下五六间这样的屋子了。

    那少年人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苦着脸道:“张大叔和张大婶都被他们杀了!我、我要了钱有什么用,从我懂事之后,就是张大叔他们收养我的,现在他们不在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将眼睛放到黄羽翔的身上,双目之中透着炽热的光芒,满脸的希冀之色,道:“大侠,你收我做徒弟吧!我什么事情都愿意替你做!”

    黄羽翔连忙将双手连摇,道:“那怎么成,我自己也没比你大上几岁,怎么能当你的师父呢?”

    “可是……可是我好想学武,做个大侠客,为民除害!”那少年见黄羽翔不肯答应,已是“扑嗵”一声拜倒在地,道,“师父,你若是不肯答应的话,我就不起来了!”

    自己是个无赖,没有想到竟会遇上一个更无赖的,黄羽翔向单钰莹看去,道:“莹儿,这可怎么办?他无亲无故,要怎么安置他才好!”

    单钰莹见他一副为难的样子,不禁笑道:“刚才他好歹也帮过咱们,小贼,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莹儿,你这不是在替我添乱吗?”

    那少年这当儿倒变得十分地乖巧,已是向他连连磕起头来,道:“师父!徒儿李英白见过师父!”

    “好了好了!”黄羽翔连忙伸手去搀他,笑道,“我还没有答应收你做徒弟,你倒自己架上了!”

    双手扶住了他的肩,却发见他的肩膀出奇地柔软,仿佛女子一般,正待将他扶起时,猛然间两道森冷的寒气直逼胸腹!黄羽翔立时恍悟过来,双手透出一道大力,向那少年打去,脚下猛然发劲,向后疾退而去。

    那少年的武功着实不低,黄羽翔又全没提防着他,终是没有完全避开他手中的兵器,只觉小腹一阵冰冷,鲜血已是涔涔而出。

    这个变故谁都没有料到,单、赵、于三女便是想要援手也是不得。一怔之下,都是娇叱一声,向黄羽翔扑去。

    黄羽翔的力道击落,那少年的身体却如游鱼一般,左晃右摇,已是将他的力道化于无形。他脚下一错,又向黄羽翔扑去,手上赫然两把寒光森森的匕首。虽然刺中了黄羽翔,但匕首之上却是没有丝毫血迹,显然锋利之极!

    就这一瞬间的功夫,单钰莹三女终于赶至,齐齐护在黄羽翔的身边。

    那少年甚是机灵,见三女已是将黄羽翔护在其内,已然抽身疾退,与众人离了五丈远的距离,方停下身形,笑道:“看来黄羽翔也不过如此,若不是你身边的女人保着你,你早已成为我剑下之鬼了!”

    原来此人才是真正的刺客,原先种种,只是为了掩饰他的身份而做的一场戏。看来龙皓天当真是对黄羽翔恨之入骨,为了让这个少年能够骗取到他们的信任,竟是让先前几人白白送死。

    “你是什么人?”黄羽翔已然点住了小腹间的穴道,止住了鲜血的狂流,任单钰莹替她包扎伤口,向那少年望去,道,“恐怕你是个女儿身吧?”

    那少年一怔,左手在自己的头顶上一拉,满头的长发顿时直披下来。刚才还是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立时变成了一个美貌无比的大姑娘,她啐了一口,道:“浪子果然是浪子,别的本事没有,鼻子倒是真灵!我叫崔英爱,我的师父便是高丽第一剑手金焕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