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再赴昆仑
    一片五彩斑斓的云朵在头顶飘过,突然变幻成了一只肥大的猪头,赵海若格格地娇笑起来,躺在青翠如碧的草地上,无聊地将眼睛眯了起来。

    突然颈间一痒,她猛然回头,却见正有一只毛耸耸的灰熊在舔自己的玉颈,赵海若又是一阵娇笑,猛然一个翻身,竟将这只硕大的灰熊给压在了身下。

    “好你个小灰,竟敢偷袭我,还不老老实实替我按摩按摩!”赵海若双眼一瞪,那只灰熊立时老老实实地停止了挣扎,任她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

    赵海若格格一笑,道:“这才乖嘛!”面对面躺在灰熊的身上,柔柔软软的,说不出的舒服。她将眼睛闭上,静静地“享受”着熊掌的服务。

    不知不觉之间,两只粗大的熊掌变得好不规矩起来,竟然在她的臀部上上下其手。

    赵海若嗔道:“小灰,叫你按摩,你乱摸乱摸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跟那个臭小子学坏了!”猛然间睁开双眼,四眼相对,她不禁傻了!自己正倚靠的东西哪里是什么灰熊,而是黄羽翔这个臭小子!

    “啊——”她一声尖叫,正待挣扎而起,却被黄羽翔一把抱住,还被他反过来压在了身下。她欲待挣脱,却是怎么也使不出力来,只能软绵绵地任凭黄羽翔将她搂住,闻着他浓厚的男子气息。

    一片黑影在眼中越变越大,黄羽翔的大嘴已是向她直压过来,厚厚的嘴唇还在一张一合,赵海若只觉一阵心惊肉跳,连忙用左手将他的嘴巴捂住,叫道:“心姐姐,快来救我!”

    “心儿说你不乖,要好好地罚你,不会理你的!”黄羽翔将她的左手拉开,又将头低下去。

    赵海若忙用右手护驾,又叫道:“单姐姐、任姐姐,臭小子又想害死我啦!”

    黄羽翔用另一只手将她的右手挪开,道:“莹儿和雨情都是我的小娇妻,怎么可能会来帮你!”

    眼看他的俊脸已是在瞳孔中无限放大,赵海若忙支起双膝,将他硬生生地给拱了起来,喊道:“真真姐姐、楚楚姐姐、快来救命啊!于姐姐,你不是要和我一块拿这小子出气吗?你再不来,我可要死啦!”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压下她的双膝,黄羽翔的嘴唇终于印到了她的唇上。

    “啊——去死!”赵海若推掌而起,叫道,“打死你!打死你!”连连喘了几口粗气,这才平静下来。

    浮云、碧草、黄羽翔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正躺在床上,四周灰暗。赵海若突然开怀地笑了起来,喃喃道:“原来是做梦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突然家皇溃骸罢飧龀粜∽樱闶窃诿卫镆彩强啥裢付ィ〔唤莺萁萄狄欢伲沟牢液闷鄹海「撸慕憬恪⒌ソ憬恪⑷谓憬恪疾焕窗镂遥∥乙院笤僖膊焕砟忝橇耍?br>

    从床上跳了下来,也不穿鞋,赤着脚就开门而出,也不顾自己浑苫穿件薄薄的睡衣而已。

    怒气冲冲从三楼下来,向黄羽翔所在的二楼跑去,才转到楼梯口,便听张梦心道:“大哥的情形有些不对头,单姐姐,他竟然连你和我都不认得了!”

    随即便听单钰莹道:“都怪你爹爹,把小贼都给打呆了,只知道怔怔地看着天花板!这可怎么是好!”声音惶急,又是苦恼又是气愤。

    “也不能全怪爹爹,或许是大哥将那些药吃多了!”两女一时之间都没有了话。

    黄羽翔原本只是受了断骨的小伤,若是有上好的接骨之药,快则十天,慢则二十天必能痊愈,根本就用不着浪费这些灵药。两人都是一心为夫,结果弄巧成拙,反倒累得黄羽翔竟成了白痴一般。

    赵海若大喜,猛地跳了出来,拍手道:“真得吗?这小子再也不会找我麻烦了!”

    单、张两女齐齐向她看去。单钰莹眉头微皱,道:“海若,若是小贼永远不认得你,永远不和你说话,永远不和你玩,你还会开心吗?”

    赵海若一怔,道“永远?永远是多久?”

    单钰莹与张梦心对看一眼,都对此女大是无奈。张梦心叹了口气,道:“怎么办呢?冬前辈又不在此地,还有谁能让大哥恢复正常呢?对了,让任姐姐来看看他吧,说不定她会有什么办法!”

    赵海若格格一笑,道:“臭小子怎么了?真得被打成白痴了!”

    张梦心将她的小手拉到自己怀中,道:“大哥也才醒了没多久,他刚醒的时候,看到我和单姐姐,竟然问我们俩是谁?惹得单姐姐还差点同大哥打了起来!”

    单钰莹苦笑着摇摇头,道:“只是他好色的脾性倒是没有改掉,一双眼睛还是贼溜溜的!”

    赵海若大感兴趣,道:“我去看看他!嘿嘿!”光着脚丫子便往黄羽翔的房中走去。

    单钰莹忙道:“你去看着海若,我去找任姐姐!”

    两女正要各自转身,却听黄羽翔的房中传来一阵喧哗之声。两人对看一眼,嘴里都刚吐出“海若”两个字时,猛然听到“嘭”地一声巨响,房墙突然间破了开来,一个巨大的物事已是被重重地扔了出来。

    “大哥!”“小贼!”两女齐齐惊呼,这件巨大的物事正是黄羽翔。

    赵海若笑嘻嘻地从破开的洞口钻了出来,道:“看我赵神医的本事!”她的身体才钻了出来,却见她后面紧紧地跟着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两人,都是向她怒声斥道:“海若,你疯了,你想杀死大哥啊!”

    张梦心也道:“海若,你在干什么?”低下身子便要去看黄羽翔。

    赵海若双肩一耸,道:“书上说,失忆的人只要受到重击,便会恢复正常的!我这不是正在替他治病的,嘻嘻,你们不用这么感激地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感激?”单钰莹双手握拳,猛然间发出噼里啪啦的骨节碰撞声,满脸的杀气盈然。

    赵海若大惊失色,退后两步,干笑道:“单姐姐,有话好好说,我真得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啦!”

    “好痛!”一声大叫中,黄羽翔猛然间跳了起来,直落到赵海若的跟前,怒声道,“小丫头,你疯了啊!你当我是什么,竟拿我的脑袋去撞墙!”

    赵海若被他吓得一惊一愣地,道:“师父说你的命比蟑螂还硬,不妨事的,书上又说这样子能治病的……”

    黄羽翔怒气不减,道:“幸好我刚才在屋子里,若是在野外的话,你岂不是要把我往石头上撞了!”见赵海若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怒气更甚,“那你要不要自己也来试试,看看是你的脑袋硬还是石头硬?”

    “大哥,你没事了?”“小贼,你都记得我们了!”“夫君,你真得好了?”众女一片莺莺翠翠,将黄羽翔齐齐围拢起来。

    黄羽翔伸手抓抓脑袋,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是好好的嘛!”说话之间,猛然左手一阵剧痛。他的左手原本用夹板固定住了断骨,但被赵海若这么一摔,却是将夹板给撞歪了,断骨立时挪位,刺到了他的肉中,痛得无以复加。

    南宫楚楚忙走了上去,替他将骨位移正,又重新绑好了夹板,道:“大哥,你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们了!你醒过来之后,竟是谁都不认识,一个劲地问我们是谁,有没有婆家!嘻嘻,真是个大色鬼,便是失忆了也改不了这个坏毛病!”

    “是啊,夫君最坏了!虽然记不起来自己是谁,坐在床上发呆,却还偷偷地摸人家的手!”司徒真真双手掩在酥胸之上,笑得花枝乱颤。

    众女都是纷纷摇头,对这个家伙的好色无耻都是无可奈何。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任雨情白衣飘飘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是不是我们的羽郎要霸王硬上弓,结果被人打了出来!”于雅婷从另一角落走了出来,正掩口直笑。

    黄羽翔尴尬一笑,道:“霸王硬上弓?我哪敢,你们个个都是比我厉害,便是给我安了个豹子胆,我也是有色无胆!”

    “哈哈哈”,众女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荒谬好笑的事情,俱是笑得前仰后翻,连任雨情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你是天底下最最大胆无耻、好色风流的大浪子!”众女齐声娇叱,声势倒也颇为壮观。

    赵海若眨眨眼睛,道:“什么是好色风流?”

    众人立时哑口不言,只有于雅婷倚在门口吃吃而笑。

    黄羽翔伸出右手,将正要离开他身侧的南宫楚楚搂在怀中,向赵海若挑了个眼神,道:“就像这样!”

    “这样吗?”赵海若伸臂将张梦心搂到自己怀中,道,“那么我也成好色风流了?”

    众人见状,又是哈哈大笑起来。只觉赵海若虽然天真烂漫,不通事理,但有她在身边,总是充满着欢笑。

    南宫楚楚轻轻从黄羽翔的怀中挣脱出来,道:“大哥,你的手还没有好!你就老老实实地养病吧,千万不要再胡来了!”

    众人齐声应是,将他硬架着抬回了房中。赵海若伸了懒腰,喃喃道:“到什么地方去玩呢?”

    ※※※※※

    第二日的上午,却是来了个不速之客。黄羽翔正与单钰莹四女在房中说笑,于雅婷突然窜入了房门,道:“羽郎,圣教来人了,要见你和单师妹!”

    “哦!”魔教应该忙着应付百年约战,怎得会来看望自己呢!莫不是为了单钰莹而来。黄羽翔从床上爬了起来,道:“来的人是谁啊?”

    “你最怕见的人!”于雅婷格格一笑,眼神向黄羽翔勾了过去,道,“羽郎,你这几天都不理人家,是不是厌弃雅婷了?”

    “怎么可能有你说得那么夸张!三天前还不是……”黄羽翔猛然恍悟过来,忙住口不说,道,“是莹儿的师傅吗?”

    于雅婷的脸上艳光四射,道:“你还有别的惧怕之人吗?”目光流盼,嘴角勾起了一抹荡人的笑意,“羽郎,待会到人家的房中来一下,人家有事和你说!”

    在四女薄怒微嗔的目光中,黄羽翔拉着单钰莹便往门往走去,生怕再待下去会被四女的浓醋给酸死。

    “不许去!”单钰莹岂是省油的灯,道,“你若是敢踏进她房门一步的话,我就永远……永远不理你!”

    “好了,莹儿,说不定她有正经事呢!”于雅婷此女实是床上不可多得的尤物,黄羽翔这个好色小贼岂会轻易放手。

    “你——”单钰莹将小嘴嘟起,道,“你要她还是要我!”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你吃醋了?”低下头来,在她的小嘴上轻轻一啄。

    单钰莹立时红晕满面,连眼睛里也荡起了一抹水汪汪的艳色,佯嗔道:“小贼,你可别妄想插诃打诨,就这么应付过去!”

    黄羽翔又低下头去,在她的樱唇上品咂起来。一路行到大堂,终是将单钰莹吻得天昏地暗,成功地将醋意丢到了一边。

    惜花婆婆仿佛一年到头都穿着件黑色的衣服,从她的服饰上绝不可能看出季节的变换。黄、单两人走到大堂的时候,她正端坐在椅上,静静地品着茶。

    “师父!”单钰莹脆生生地叫了一声。

    黄羽翔也做了个揖,道:“周前辈!”

    惜花婆婆放下茶杯,向两人点点头,道:“黄少侠,老身今日前来,乃是来问你一声,可否近日到圣教一行!”

    黄羽翔猛然想起自己曾经应承过她,要到昆仑一行。只是刚回苏州,便遇到了南宫楚楚这档子事,然后又赶到长沙对付郑家,根本就忘记了此事。被她这么一说,心中顿时也翻起了久藏的念头,道:“晚辈原就应承过前辈要到贵教一行,前些时候一直忙着他事,这几日倒也没事,便随前辈一行!只不知道前辈邀我们到贵教又是为了何事?”

    惜花婆婆饶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道:“在聪明人面前,就不用装腔作势了!圣门与问剑心阁的百年约战还剩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圣门却还没有选出参战之人!此事关乎着圣门的前途荣耀,只能胜不许败!莹儿既然修成了圣门‘红日大圆满’的绝顶神功,自是参加约战的不二人选。但其他长老还是颇有些异意,一定要莹儿与其他几个竞争对手比试个高低,才能下定论!”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怎么适合女孩子做呢!莹儿嫁给我之后,便要放下刀剑,拾起女红,安心做我黄家的媳妇了!”

    惜花婆婆也是笑了一下,看着单钰莹正要伸手去掐黄羽翔,道:“黄少侠,你莫要忘了,圣教的掌教令符可是毁在了你的手里!这件事情对圣教而言可是至关重大,难道你想每天都被圣教的人马追杀吗?再说莹儿在你身边的哪一天不是刀光剑影的!”

    黄羽翔转头看向单钰莹,问道:“你师父是怎么知道掌教令符已经毁了?”

    单钰莹本在气恼他要自己安心做女红之事,舞刀弄枪她拿手,但此等细活却非她所长,若是要她做件衣服,耗时长久也就罢了,便是做了出来,估计也没有人能够穿得上。正恼恨他揭己之短,听他问来,便没好气地道:“以前被师父抓住的那阵子,她就问过我了!”想到昔时被擒之事,芳心更是恚怒,一只纤手又伸到了他的腰间。

    黄羽翔对她的“虎抓功”大是忌惮,忙伸手将她的右手捉住,握在手中,再也不肯松手。

    惜花婆婆看着两人打情骂俏,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好似也回忆起年青时的景象,道:“若不是老身替你们拦了下来,圣教的人早就杀到你们的门上来了!黄少侠,若是莹儿能够代表圣门出战,便可以稳坐教主之位。到时候,毁掉掌教令符之事自然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听前辈这么说,好像我们根本没有选择!”

    惜花婆婆道:“莹儿以女子之身修成了圣门千年以来仅有三人能臻达的‘红日大圆满’,此等不世神功,岂能埋没尘间!况且,莹儿当上圣教教主之后,你便是圣教的护教法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到时候,你左领白道,右统圣教,天下之大,还有谁是你的对手!”

    黄羽翔缓缓摇头,道:“晚辈前些时候确实有些私心,但此时此际,心思已经变了!高丽、蒙古、扶桑正欲犯我中原,我若是如前辈所想,岂不是要误国害民了!”

    惜花婆婆也道:“那你应该更希望莹儿能坐上教主之位!圣教座下弟子过万,高手盈千,用于战事之上,不啻十万雄师!你若是统领这支军队,当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定可助你拜候封相,成就一番大业!”

    黄羽翔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大将军、宰相大臣什么的,但单钰莹却是怦然心动,道:“小贼,若是你能当上大将军,以后便可以风风光光地来迎娶我了!”林绮思的心思谁也摸不清楚,指望她可能没有多大的希望。

    黄羽翔微微一怔,想道抵御异族原是份内之事,若是能够得到魔教之助,又能顺利解决莹儿之事,那又何乐而不为呢!当下便点点头,道:“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呢?”

    惜花婆婆站起身来,道:“现在!”

    单钰莹满脸兴奋之色,仿佛已然看到黄羽翔穿着威风凛凛的战甲,到自己家来提亲!一想到这里,恨不得插上翅膀立时飞到魔教之中。她挣开黄羽翔的大手,道:“好,我这就回房收拾一下!”

    黄羽翔却是思忖道:“郑家隐匿于江湖之中,一时半会之间也是找不到他们的下落!离除夕尚有四个半月,便是跑一趟魔教,想来也不会误了大事!”

    心中打定了主意,也就任得单钰莹兴奋地跑进内院中去,道:“周前辈,请稍坐片刻!”

    惜花婆婆点点头,重新坐回了椅中,又品起了茶来。

    一会儿的功夫,莺莺燕燕的声音传来,张、司徒、南宫三女已是奔了出来,挤到了他的身前。张梦心道:“大哥,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也得等伤好了之后才能出门!”

    司徒真真却道:“夫君,人家晕迷了好些天,好不容易才见到你!我不管,你要带真真去昆仑!”

    南宫楚楚倒是没有说话,只是拿一双眼睛盯着黄羽翔。

    黄羽翔伸出右臂,将司徒真真搂进了怀里,道:“我这次可不是去玩的!魔教之人居心叵测,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埋下陷阱害咱们!若是把你们带过去了,难免增加我的负担。再说此去昆仑,肯定要花个七八天的功夫,我的骨伤也差不多好了!”

    张梦心将红艳艳的樱唇嘟了起来,思忖了良久方道:“那你要把海若带去!她武功高,人有机灵,一定会派上用场的!”

    “她?”黄羽翔失笑道,“她只知道一天到晚调皮捣蛋,什么时候见她做过一回正经事!”说话之间,只听楼上传来“轰”地一声巨响,随即便是赵海若格格格的娇笑声,黄羽翔一耸肩,道,“你都听见了吧!”

    “不行,你一定要带着海若!”张梦心凑嘴到他的耳边,道,“你已经将海若的心偷去了,若是你不在的时候,她作起怪来,我怎么收拾得下!”

    黄羽翔向她看去,见她的神情似笑非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得,犹豫道:“这丫头对我像是生死大敌一般,岂会答应同我一起去!要是她肯答应的话,除非猪能飞上天!”

    ※※※※※

    一只肥大的小白猪扇动着两片薄薄的翅膀,在单钰莹的眼前飞过。赵海若格格地娇笑着,左手提缰,右手拿着面人的竹杆,道:“单姐姐,这里竟然有卖这么大的糖人!”

    辞别众人,在众女不舍的目光中,黄羽翔、单钰莹、赵海若、于雅婷与惜花婆婆五人终是踏上了去昆仑之路。于雅婷本是魔教之人,又是为了夺取教主之位才与他们接近,跟着去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经过市集的时候,赵海若便抢着要买这只硕大的面糊小白猪,一路逗弄玩耍,一点儿也没有离开张梦心的不舍之意。

    看着她们两人合骑在小白身上,黄羽翔快步走上几步,道:“喂,我是伤号,应该让我骑小白才对!”

    赵海若回过头来,对他灿然一笑,道:“你是男人,怎么总爱和女人计较!这么小气,单姐姐,你会不会后悔选他做丈夫啊!”

    单钰莹深以为然地摇摇头,道:“若是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我当初一定会把这小贼擒住,然后交给爹爹发落!”

    黄羽翔忙一个纵身,翻身坐在单钰莹的身后,右手已是将她搂住,道:“小丫头,你可不要挑拨离间!宁拆十座桥,不毁一桩婚,你懂不懂!”

    单钰莹一个后肘打出,将他重重地击落下来,两人都是一阵娇笑。

    黄羽翔抚了抚小腹,道:“便是不让我一个人骑,三个人合坐总行了吧!小白皮粗肉厚,绝对做得起三个人的!莹儿你又何必可怜这个畜生!”

    小白马身一停,待他走过,猛然将后面双腿踢出,向黄羽翔重重地砸去。

    黄羽翔连忙一个闪身,险而又险地将双蹄避过,拍拍胸口道:“人善被人欺!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啊!咳咳!”小白四足乱踏,扬起了满天的灰尘,顿时将黄羽翔掩在灰尘之中。

    “嘶!”小白一声长叫,已是绝尘而去。惜花婆婆轻策坐下良驹,也是尾随其后。

    “雅婷,还是你最好!”见于雅婷仍然策骑一旁,黄羽翔诞着脸笑道,“我一定会好好奖赏你的!”

    于雅婷格格一笑,道:“羽郎,你怎么到现在才想起人家!雅婷光是吃这份醋就把你恨得半死了,你还指望雅婷帮你吗?”马鞭虚打,转眼之间也是消失无踪。

    黄羽翔一边摇头一边后悔,早知道这三女如此狠毒心肠,当初怎么都得多准备一匹马!怪也只能怪自己,居然想要一箭双雕,前拥后靠,大享齐人之福,结果却是落得如此下场,真是自作自受,怨不得他人。

    展开轻功,向四人三马追去。一路打打闹闹,终在傍晚时分行到了常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