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过犹不及
    “雨情,你怎么回来这里的?”黄羽翔偷眼看着林绮思的离去,终是将目光放到了任雨情的身上,道,“当天出发的时候你突然不见了,怎么现在又来得这么巧呢?”

    任雨情淡淡一笑,道:“我和张前辈一直跟在你们的后面,正好遇到了倪前辈。听倪前辈说,高丽出动了不少高人潜入关内,连金焕成也出动了!他担心高丽人有什么图谋,于是便一路追踪到了长沙,刚好听闻了郑家与张前辈约斗之事,便恍悟金焕成必定是为了对付张前辈而来,于是便向张前辈报信!”

    “爹爹现在在哪里?”虽然听任雨情说得很有把握,但张梦心仍是颇有些担心,毕竟张华庭的对手是天下另外两大宗师!

    “魏前辈怎么会来啊?难道她也是查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魏雅心身为问剑心阁的当代门主,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出来呢?难道说她与张华庭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小子自己是个风流中人,立时将张、魏两人的关系联想到了男女之事上去。

    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便知道他此时动得什么脑筋,任雨情少有的俏脸含嗔,向黄羽翔瞪了一眼,方才转向张梦心道:“张前辈与家师、倪前辈在桔子洲头与另外两大宗师决战,由倪前辈压阵,家师与张前辈合战对方,已然将他们击退!现在他们不是隐在暗处,便是到了客栈之中等着我们!”

    “哦——”黄羽翔的眼睛骨溜溜地一转,道,“令师也在吗?”早就听人说过魏雅心是个大美女,按年龄算来,也不过四十来岁,风华尚在,倒要看看她究竟长得怎样,竟能醉倒了如许多人!不过看任雨情的样子,便知道问剑心阁是个专出美女的地方!

    张梦心终是挂心不下父亲,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等见了爹爹再说!大哥的手骨也断了,不知道冬前辈在不在?”

    黄羽翔一直分心他顾,也没有想到断骨之事,被她这么一提,顿时哼哼依依起来。其实断骨之伤只是初时会疼痛一下,只要不去动断骨之处,是不会感觉到疼痛的。除非受到震动,将断骨刺到肉中,这才会触到神经,引起疼痛感。

    单钰莹虽是练武之人,但从小娇生惯养,哪有这方面的经验,见他这副样子,立时大为紧张,道:“张妹妹,你不是问姓林的要了很多药吗,快给小……大哥服上一些!”如今当着众人,这妮子终是顾着黄羽翔的颜面,没有将“小贼”的口头禅挂在嘴边。

    张梦心也是关心则乱,忙取出几个瓷瓶,各倒出一粒药丸,放在手心之中,道:“大哥,你快将这些药吃了!”

    黄羽翔原想继续假装下去,让她给自己喂药,但周围数百个武林人士都是齐齐将眼睛瞪在了他的身上,饶是以他的脸皮,兀自大感吃不消,忙接过药丸,往口中一丢,也没尝出什么味道便已经咽到了肚中。

    他神色一正,向众人高声道:“各位英雄好汉,今日之事大家也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郑家竟然勾结异族,谋我汉人山河,当真是罪不可赦!请各位大哥大叔将这个消息广为传播,定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郑家的所作所为!”

    他虽然年纪尚轻,但一来身边围着的众女都是大有来头,二来大家也知道他是张华庭的爱婿;第三,“浪子”黄羽翔在江湖上风头正劲,已是无人不晓,听他说来,都是轰然应是。想到蒙古人的凶残,无不对郑家咬牙切齿!

    张梦心、单钰莹见到自己的夫君竟是如此有面子,都是脸带微笑,比别人赞扬自己还要来得高兴。

    “各位刚才也听到了,异族军队可能要在除夕前后攻击我朝!我们江湖人虽然向来不理官府之事,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若是国家陷亡,我们又袖手不管的话,又有何面目去见后世子孙!”

    黄羽翔略略一顿,见众人都是露出倾听思索的神情,好些人已经显得热血激昂,又道:“我黄羽翔虽然只是一介浪子,但也知道有国才有家,各位英雄,有谁愿意同我到边关一起抵御外族?”

    “黄少侠,我愿同你一块去砍蒙古鞑子的脑袋!”“黄大侠,我刘四钱这条命算是交给你了,刀山火海,任你说一声,我绝不皱一下眉头!”“我们白水门愿意与黄少侠共进退!”众人纷纷叫道。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各位,当务之急,便是要拔除郑家这颗毒瘤,若是让他们留在中原继续捣乱的话,那情形可真有些不妙了!请各位发动一切关系,将郑家给揪了出来!谁若是能建此大功,我们便请无双玉女张小姐亲自给他别上一朵大红花,以后咱们的孩子也认他做干爹,各位看好不好啊!”

    张梦心立时红晕满面,将头埋在赵海若的怀里,一只手却是暗暗伸到了黄羽翔的腰间,轻轻捏了一记,嗔道:“什么孩子不孩子的,好不羞人!”

    众人都是豪爽之人,听了黄羽翔之言,都是大笑起来,有些人叫道:“黄少侠,我这个干爹是当定了!”

    “怎么可能是你呢!当然只有我钻地鼠梁成,才能有这个福份!”

    “你省省吧,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哪是这块料!”

    在众人的大笑中,黄羽翔道:“好吧!事不宜迟,就请各位赶快行动起来,早一天找出郑家的潜藏之地,中原便多一分安全的保障!除夕之时,咱们再到边关杀敌,用敌人的鲜血来洗清我们受到的屈辱,用伟大的胜利来庆祝我们的新年,用我们的凯旋来为自己挣得荣誉!”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黄羽翔一字一字地吟道。

    众武林人士个个热血沸腾,也跟着大声念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整个山头顿时一片激昂人心的慷慨之意。

    在岳将军的《满江红》中,众人一一向黄羽翔等人辞行,分赴各地。自此以后,黄羽翔一扫以前浪子毁誉参半的声名,以横空出世之势,隐隐然已是正道武林的领军人物!

    与德川五犬一战,更是奠定了他迈向宗师级的基础!每个人都知道,除了张华庭之外,尚有一颗年青的新星正在扯起中原武林一面新的旗帜!

    ※※※※※

    “哎,总算将人都打发掉了!”见众武林人士已是走得干干净净,黄羽翔立时一改肃穆的表情,又没了正经之色,道,“我们也走吧!”

    单钰莹却是一把拉住了他,道:“小贼,你有没有好点?”

    任雨情轻笑道:“单妹妹,黄兄刚服下药,哪会这么快就见效的!”

    “可能是吃得太少了!张妹妹,你再给小贼吃几颗药吧!”单钰莹恨不得黄羽翔马上好起来,哪会吝啬什么灵药。

    张梦心拗不过她,只得又倒出几粒药丸来,交到她的手中。这些瓷瓶中原就只装了四五粒药丸,被赵海若与黄羽翔分食了这么多,只剩下一半不到了。

    众人都向原来的厅中走去,从废墟中找出秦、温两人的尸首,由刘恒、李梓新两人分负,向众人寄居的客栈行去。原来打退了强敌,又死里逃生,众人的心情都是不错,但看到秦连与温漠然已然面目全非的尸体,都是心中戚戚,张梦心忍不住又开始流泪了。

    众人回到客栈,刚走到大堂之内,便见有三个人正在椅中,正在谈论着什么。听到他们的声音,都是向黄羽翔等人转头看去。

    张梦心小嘴一撇,已是向左首那人冲去,叫道:“爹爹,秦师兄和温师兄都……”

    张华庭俊美的脸上显出一丝激动,已然看到了背负在刘、李两人身上的尸体,猛然直立而起,双目之中顿时暴射出一道精光,浑身隐隐有几丝紫气缭绕。

    “张兄,节哀顺便,人死已矣!况且两位世兄都是为了大义献身,死得其所!”右首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张国字脸,极为英俊帅挺,眉目之间,隐隐有着不羁狂野的叛逆之意。

    中间那人却是个三十来岁的白衣妇人,满头的青丝都盘在了头顶之上,浑身除了头顶束着青丝的发钗外,便再也没有一件饰物,看起来素雅异常。她淡淡一笑,道:“是啊,张兄,既然事情已然发生了,痛苦也是于事无补!你可是我们中原的一棵大树,若是你倒下了,让我们可怎么办呢!”她原来清冷异常,但一笑起来,颇有些鲜花怒放,让天地失色的味道。

    这两人不用说便是魏雅心与倪英了。

    张华庭点点道,猛然双手握拳,只听屋外“卡卡卡”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重物倒落声。

    黄羽翔大奇,转头向门外看去,只见客栈周围的三十几株大树,俱已齐根而断,整整齐齐倒在了地上,一片烟尘迷漫。这下子顿时让他看得目瞪口呆,这张华庭的修为之深,当真是强得惊人。而且他能够在众人全没有查觉的情况下,将外面的大树一一震断,此份对内力的操控,当真是高明到了极点。显然他在盛怒悲伤之下,兀自有很强的自控力,没有将这股沉厚的力道发泄到了客栈之中。

    震惊之余,让他过了外久才想起自己的疑问,转过头看了任雨情一眼,又向魏雅心看了一阵,回头对单钰莹低声道:“莹儿,你看她们两个长得像不像?”

    单钰莹白了她一眼,道:“这还用说,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后知后觉!”

    张华庭摆摆手,道:“你们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可违逆的尊严之气,众人随着他摆手的动作,都是情不自禁地向内院走去。

    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已是迎了出来,纷纷道:“大哥,你可回来了!”“夫君,你没有事吧!”于雅婷跟在最后面,向黄羽翔妩媚一笑,道:“羽郎,你再不回来,这两个妮子都要跑到郑家去了!好在她们两个不认得路,被我硬是劝下了!”

    见到任雨情也站在一边,于雅婷神秘一笑,道:“任姑娘,怎么到哪里都能看到你呢!”

    “除魔卫道,乃是我问剑心阁的职责所在!雨情到这里,又有什么不对吗?”任雨情清清冷冷,也看不出有没有生气。

    于雅婷格格一笑,道:“除魔卫道?恐怕是私会情郎吧!魏门主我见过了,长得与任姑娘可真是一模一样,如果有人说你们不是母女,便是打死我也不相信!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任姑娘莫不是要来与我抢夫君吗?”

    于雅婷这番话虽然颇为恶毒,但黄羽翔几人心中也都有这样的疑问,这两女也长得太相像了!

    任雨情仍是平静不惊,道:“师父是我的姨娘,长得与我相像有何奇怪!既入问剑心阁,便要抛却俗家之念,以前的亲戚关系,自然不会再提!”

    问剑心阁神秘莫名,根本无人知道这个门派座落何处,任雨情便说魏雅心是她的姐姐,恐怕也无人能够查证!

    “唔,我好热啊!”赵海若猛然大叫道,双手连挥,朝自己的头颈不停地扇着风。

    众人都知道她喜欢胡搞,哪会上当理她,司徒真真仍是与黄羽翔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张梦心却是拉过赵海若的手,道:“海苦,你不要胡闹……”话犹未完,突然大叫一声,道,“呀,你的身体好烫啊!”

    黄羽翔心中一跳,忙转了过去,道:“心儿,她怎么了?”

    赵海若伸出鲜红的舌头,道:“热、热、热死我了!”双手向胸口扯去,已将翠绿色的外衣扯开,露出粉红色的肚兜。

    黄羽翔顿时双目圆睁,连呼吸都窒了一下。好在刘恒与李梓新去买棺材之物安顿秦、温两人的尸体,并不在此处,不然的话,光这份干醋就足够让他吃得酸死了!

    张梦心忙用双手将她抱住,道:“海若,你疯了!”

    看来赵海若确实热得够呛,双手猛然使力,又抓住了肚兜的一边,便要扯开。她的力气远比张梦心来得要大,双手使力之下,已是扯开了三寸。

    单钰莹忙挡了过去,双手伸出,也将赵海若给圈了起来。

    “她的力气好大!”连单钰莹也有些吃受不住,道,“任姐姐,你快来帮忙!”

    任雨情忙走了过去,抓住了赵海若的双手,皱眉道:“她是怎么了,浑身的真气怎得如此暴躁!”

    南宫楚楚却是伸手将黄羽翔的双眼遮住,道:“大哥,不许你偷看,小心要生针眼的!”

    张梦心略微一想,道:“可能是海若发狂的后遗症!她上次发狂之后,曾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才能下地走路,今日服了一些药后,便突然恢复了正常!”

    任雨情一怔,道:“她服了什么药?”

    “千年人参丸、天山雪莲丹、九叶灵芝散、鹿茸丸、雪蟾丸……”张梦心将赵海若服用过的药物一一报了出来。

    任雨情苦笑一下,道:“这些药都是大补之物,常人便是服用其中之一,也要十天半月才能将药力化尽吸收!现在她一次服用了这么多的药物,如此多的药力同时作怪起来,不啻好些内力绝顶之人在她体内互斗真气,也难怪她如此难受!恐怕要等她将这些药力全部发挥掉,才能恢复正常!”

    话声之中,只听赵海若猛然大叫一声,圈住她的三女顿时都被她弹飞出去。单、任两人都是修为绝顶之人,凌空一个翻身,已是稳稳当当地站住。而张梦心却是惊呼一声,向院中的池塘摔去。

    “心儿!”黄羽翔忙急纵而出,身形奇快,在张梦心飞到池塘上空之际已是将她抱住,身形落下,双足在池中的莲花上轻轻一点,已是借得纵起之力,落到了地上。

    张梦心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俏脸上已是飞起了两道红晕,低声道:“大哥,若是能一直抱着你,该有多好啊!”

    “傻妮子,以后你想要抱多久都由你!”黄羽翔将她在地上放稳,看着已是在院中大搞破坏的赵海若,浓眉顿时皱了起来,道,“这丫头又要打烂多少东西才能结束啊!”

    “糟糕!”他突然失声道,“心儿,那些药丸,我好像也吃过不少吧!”

    张梦心立时脸上色变,道:“大哥,你吃得好像比海若还要多……”

    “死了死了!”黄羽翔看到院中已经没有半件完整地东西剩下来,忙摇头苦叹道,“这丫头才吃了几颗就闹得这么凶,待会我若是也发起狂来,这间客栈肯定要被我毁了!”

    单钰莹与任雨情互看一眼,两人已是向赵海若夹攻过去。以硬碰硬,与赵海若互较内力,将她体内的药力发挥掉。

    赵海若的内力虽还赶不上单、任两女,但也相差无几了,再加上体内药力的支持,与两女互拼倒是不落半丝下风。

    黄羽翔略一思忖,便道:“心儿,我还是一个人先跑到山林里去吧,免得呆会将这客栈都给毁了!”他一旦使出“浩然一剑”来,以药力摧发的力道,必然无一人可以抵挡得了!若是再用上“灭世之剑”的话,恐怕便要尸横遍野了!

    张梦心乃是实大体之人,虽然心中忐忑,但也知道若是黄羽翔留在此处的话,恐怕便要殃及无辜了!当下点点头,道:“我去找爹爹!”

    黄羽翔长啸一声,已是往客栈后面的山林中跑去。

    “大哥——”“夫君——”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都是不解黄羽翔为何要不顾离去,正待要追,却被于雅婷拦了下来。

    “你们不要去!”于雅婷轻笑道,“羽郎同赵丫头一样,等下药力一旦发作,便要六亲不认,乱打一气,若是不小心将你们伤着了,那他醒过来后,岂不是要后悔死了!”

    说话之间,张华庭已是赶至,向赵海若看了一眼,朝身后的魏雅心道,“雅心,海若便交给你了!”将袖子一挥,已是向黄羽翔消失的地方急追而去。

    单钰莹打得性起,“红日照天下”*已是发动,身形当真是如同鬼魅一般,一连七掌向赵海若打去。沉重的掌力之下,赵海若顿时连退七步,方才站稳。但她体内的药力实在是太过霸道,虽然连连后退,却是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身形一停,立时又向单钰莹打去。

    魏雅心看到单钰莹一身“红日照天下”*竟是如此精奥时,脸上不禁显出了一丝动容之色,向任雨情看去。若是魔门挑选单钰莹作为百年约战的代表,任雨情的胜算恐怕不到三成!

    “咦?”魏雅心发出一声惊咦,暗道:“怎得雨情的功意之中竟隐隐有那人的味道,难道说……”

    适正此时,猛然间远方传来“轰”地一声巨响,整个客栈都开始颤抖起来。

    张梦心走到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的身边,苦笑道:“爹爹与大哥开始打起来了!”

    司徒真真杏眼半眯,道:“你们说大哥能不能打得赢张伯伯?”

    南宫楚楚格格一笑,道:“小丫头,你是太崇拜大哥了吧!张伯伯名垂武林已近三十载,大哥便是能撑上百招,便已经难能可贵了!怎么可能赢得了张伯伯呢!”

    张梦心也是微微一笑,道:“是啊,大哥离爹爹的差距还大着呢!没有十来年的苦修,大哥是怎么也追不上爹爹的!不过大哥吃了那么多的药,可能或许赢得了爹爹一招半式也说不定!”

    所谓女生外向,看来张梦心的心中,倒还是希望黄羽翔能够胜得了自己的父亲,成为新的中原第一高手!

    三女互相看看,都是格格格地笑了起来。

    “轰轰轰”,一连串的巨响声传来,整个岳麓山又开始颤抖起来。附迫的居民还道发生了地震,纷纷逃离自己的家,往长沙城中跑去。

    南宫楚楚终是面有忧色,道:“大哥会不会有危险?”

    张梦心迟疑了半晌,道:“爹爹下手应该会有分寸,肯定不会伤了大哥的!”话是这么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却也不是十分地肯定。

    三女双手互牵,都开始为心上人求神拜佛起来。

    “呀!”赵海若劈出最后一掌之后,娇躯猛然从天上落了下来。魏雅心早有准备,身形纵出,已是将她接住。

    伸手按在了赵海若的背心上,一股柔和浩然的内力已是泉涌而入,魏雅心缓缓道:“她没事了,只需修养一两天,便可以恢复正常!而且她的经脉受到了药物的催发,比之以前能够容纳更多的真气,对她日后在武道上的进益极大!”

    总算这些灵药没有白白浪费,张梦心松了口气,又将心神放到了黄羽翔的身上,喃喃道:“怎么爹爹和大哥还不回来?”

    话音才落,猛然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巨声轰轰,竟连每个人的耳朵都是一阵轰鸣,好些时间内竟是听不清别人在说些什么。两道明亮的光柱直升天际,大地开始了剧颤,池水仿佛沸腾一般,不停地翻滚着,院中的大树都不停地摇动起来,树叶纷纷落下!

    惊鸟飞起,整个天际全是大大小小的鸟类,岳麓山的飞禽走兽算是倒了大霉,都是狂吠乱叫不止。

    光柱消失,巨颤过后,一片突然安静了下来,便是连落叶之声也是清晰可闻。

    “没几天未见,这小子的内力又精进了不少!照这么下去,恐怕他不出三十便可以超过我了!”一道身形奇快无比地落到了院内,张华庭右手拿着流明剑,左手挟着黄羽翔,浑身都流露出一种狼狈的感觉。

    “爹爹!”张梦心口里叫着张华庭,眼睛却一点儿没有朝他望上一眼,只是盯着他肋间的黄羽翔。

    张华庭摇摇头,将黄羽翔放倒在地上,道:“这小子发起狂来,当真是颇为厉害,连我也只能出重手才将他制住!”

    众女向黄羽翔看去,只见他满脸红肿,浑身衣服片片碎碎,若不是心中有了先入之见,绝对不会认得出这个猪头一般的男人,便是风流俊逸、风度翩翩的黄羽翔!

    一时之间,单、张、任、于、司徒、南宫六女的目光全部向张华庭投去,眼中满是责怪嗔怒之色!饶是张华庭心性修为已到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地步,兀自心头一颤,道:“你们带他回房好生歇息,我到前面去看看!”

    一代宗师,终是惜败在了六女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