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战事将起
    龙皓天微微一怔,道:“我还忘了告诉你,除了两大宗师外,尚有扶桑的七大上忍,专是精于暗杀!张华庭与家师、金宗师剧斗,难免会有疏忽的地方,恐怕以他之能,也难逃一命!啧啧啧,原本只想除了张华庭,如今却能将白道第一门派问剑心阁的阁主一并消灭,也算是无心插柳了!”

    “卑鄙!”众武林人士都是怒声大喝起来。

    “哈哈哈”,龙皓天放声长笑,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等到我蒙古铁骑重新踏上中原时,有谁会记得张华庭!只有人人景仰的蒙古国师,摩珂罗!”

    任雨情淡淡一笑,神情不变,道:“我也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与张前辈同行的,不但有家师,还有百败刀王倪英倪前辈!在倪前辈的‘四象四生刀’之下,恐怕没有一个人可以搞得了鬼!”

    张梦心大喜,她原就对自己的父亲担心得半死,如今听到这个消息,终是松了口气,吊起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龙皓天一窒,没有想到魏雅心、倪英这等超级好手竟会在同一时间聚合到张华庭的身边,此次图谋中原之策,可算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黄羽翔挺身扬剑,道:“龙皓天,你枉图谋我汉人河山,温兄、秦兄都因你而死,今日必要你血债血偿!”

    数百名武林人士群情激愤,俱向龙皓天怒目而视,大明朝成立未久,好些人都对蒙人残酷的统治心有余悸,此时见蒙人竟妄想重回中原,还要暗算中原武林的顶梁柱,都是愤怒不已。

    按照原计划,本来是要将黄羽翔一行与林绮思等人一并消灭,郑家的人马诈死脱身,另起炉灶。经过十余年的苦心经营,郑家在各地已是颇有气候,只需将中原之局搅乱,便可以乘势出兵,里应外合,配合蒙古铁骑,一举倾覆大明朝,与蒙人瓜分中原。

    眼下却是阴谋败露,林绮思、张华庭一个都没有杀成,自己诸人却是陷入了重围之中,郑家三十几个族人都是脸有忧色,不知道如何是好!其实只需出得厅外,行到后花园中,便有一处秘道可以直达湘江边上,只是被这么多人围着,便是想要挤出半步,恐怕也要踩到几个人头,想要脱身却也当真不易!

    “温师兄!”赵海若的怒火顿时被点燃起来,猛然间纵起向龙皓天急扑而去,喝道,“赔我两位师兄的命来!”袖剑如练,洒过一道寒芒,向龙皓天直卷过去。

    这妮子说打便打,没有丝毫犹豫。

    龙皓天正要躲闪,却见眼前一花,身前已是多了一人。

    沈复言右手一伸,已是向赵海若的袖剑抓去。他的手掌奇大无比,仿佛一把大葵扇,向赵海若的剑上包去。

    赵海若身形忽停,向沈复言怒目看去,道:“喂,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说你是坏人吧,你却一直在喝闷酒;说你是好人吧,你却老袒护着这小子!”

    这沈复言当真是高明之极,虽是以肉掌抓向赵海若的袖剑,但掌势之间隐隐伏下了三个后着,赵海若绝对相信,若是自己不撤回剑的话,必会被他一把将剑夺去!

    沈复言向她深深地看一眼,目光中带着极奇古怪的情意,看得竟连赵海若也吃受不住,将俏脸掉转了过去。若是她没有被黄羽翔偷去了芳心,一片浑浑噩噩,恐怕会对他的目光视若无睹,眼下却是让她浑都起了一股躁热之意。

    “我只是奉了师命,要保证这些人的安全,其他的事情我可不管!”沈复言微微一笑,终是收回了目光,放到了黄羽翔的身上,“黄少侠,今日此事能否到此为止,他日有缘,咱们再见江湖!”

    “那怎么成!”黄羽翔还没有回答,张梦心便抢着说道,“温、秦两位师兄的大仇岂能不报!”

    黄羽翔少有的木无表情,道:“沈兄,如今已不是武林中的私相结怨,你们意图染指中原,便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大敌!换个一个时间地点,我当与沈兄把酒言欢,沈兄虽是一直没有出手,但你我的立场已经注定我们必要兵戎相见!”

    沈复言拔出塞子,又喝了一口酒,道:“今日流得鲜血已是够多了,我不想再看到血染大地的景象了!黄少侠,你们看似多了很多帮手,但这些人恐怕顶不了一点用吧!真个要动上了手,恐怕你们也不见得能够占得了上风!”

    众武林豪士听了齐齐大怒。对于大部份武林中人来说,面子却是比性命还重要!所以,他们会为一个“剑王”、“刀霸”之名拼个你死我活。听沈复言竟敢如此小视他们,都是恼怒不已,暗道:“你这个酒鬼,一会动上了手,非要将你的嘴巴打烂了不可!”

    沈复言的表相实在太过平淡无奇,甚至还有些邋遢,除了黄羽翔这等天生对别人的气机极为敏感的高手来说,别人只道沈复言是个平庸无奇之人。

    沈复言将酒葫芦系在了背上,突然踏前一步,双目之中神光湛然,一股排山倒海的雄厚气势顿时狂涌而出。

    立在前头的武林人士顿时抵受不住,纷纷向后退退去。但厅中围了几百个人,都是挤在了一起,前面的人一往后退,顿时将后面的人的脚给重重踩住了。于是前面的人拼命往后退,后面的人却是吃痛使劲地推开身前之人。一时之间,场中顿时一片大乱,俱是“哇哇”大叫之声。

    没有想到沈复言光凭随便展露的气势便可以引发场中的混乱,张梦心诸人都是面有惊色,始知这个酒鬼一般的人物是与张华庭同在一个档次的绝顶高手。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沈兄,你想打架的话,找我便是,又何必拿他们这些人来出气呢!”

    他此时一下子连通两脉,浑身真气充盈,又挟着败杀德川五犬的气势,战意之盛,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敢同他架上一场。

    沈复言微微一笑,无形的气势突然变幻为一股大力,一片惨呼声中,几十个站在前排的武林人士在他的外力作用之下,已是纷纷摔倒在地。他回过头对龙皓天等人道:“走,快撤退!”

    龙皓天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对他而言,这沈复言是友是敌连他都有几分不解。若是原先他肯出手的话,恐怕黄羽翔一行早已经一命归西了,他们也可以从容撤退,哪里会落到眼下这副景象!

    若是行到地道之中,他们来个前后堵截的话,自己几人当真是成了瓮中之鳖,上天不能,下地不得,非要困死其中。

    他犹豫一下,终道:“大家快往回撤退!”若是沈复言要对付他们的话,只需与黄羽翔他们联手,自己诸人肯定匹敌不住。

    龙皓天他们原就正对着厅后的大门,一堆人顿时往厅后撤去。

    沈复言挡在最后面,脸上又恢复了落魄之色。若是刚才没有见过他实力,谁会相信此人竟是个绝顶高手!

    黄羽翔猛向前走出几步,向沈复言疾跃而去,长剑如虹,冰寒刺骨的剑气已是直逼了过去。

    沈复言一拍刀鞘,顿时一股仿佛要让大地都为之颤抖的大力狂涌而出,如同一把巨大锤子,向黄羽翔狠狠地砸去。

    “轰”一声闷响,黄羽翔的身形给硬生生地逼停了下来。他冷冷地看着沈复言,道:“沈兄,你既然习得一身如此上乘的武功,当知道天道常论,岂可以用这身神功充当侵略他国的帮凶!”

    “民族大义之前,私人的事只能放到一边!”沈复言威态稍敛,道,“我对你们这片美丽的土地一直都怀着思念之情,只想来看一下她的故乡,倒是没有想到要侵占这片江山!此次是师命难违,定要保了几个师弟的安危!黄少侠,我已经七年没有动过手了,希望能一直都是这样!”

    赵海若大感兴趣,道:“她是谁啊?”若不是沈复言老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她,她才懒得问呢!

    沈复言的脸上显了一丝温柔之色,道:“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长得与你倒真是一模一样!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又活过来了!”脸上浮起了无比的落寂之色,在他的精神之力的影响之下,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悲伤。

    “大敌当前,国事为重!”任雨情见龙皓天诸人都快从厅中消失了,众人却还是沉缅在沈复言的悲伤之中,已是发动了“大悲明王咒”,如同禅唱一般将众人唤醒。

    “她死了吗?”赵海若心性跳脱,原不受沈复言的影响,任雨情的“大悲明王咒”也难以撼动她的心性,只是她连失两个亲人,心情正也悲痛,正好起了共鸣。

    “她死了……因为她得了一种没有人治得好的病!”沈复言眼中已没有了他人的存在,只是怔怔地看着赵海若。

    “黄兄,我们联手对付他!”任雨情白衣飘飘,剑明如水,已是与黄羽翔并肩而站。

    黄羽翔点点头,突然回过头对她道:“雨情你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刚才我几乎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是吗?”任雨情淡淡一笑,道,“黄兄不也是有了很大的变化!”长剑一圈,已是向沈复言纵去。

    黄羽翔哪舍得让她一个人冒险,流明剑一抖,也跟了上去。

    他们两人的功意相合,“抱朴长生功”千年传承,合在一起的威力,远远超过两个功力简单的叠加。两道匹练的挥洒之中,两人飘飘如仙,仿佛一对神仙眷侣。

    林绮思微微一怔,道:“他们两个倒也蛮般配的!”

    旁边的单钰莹、张梦心都是心中一震,暗自道:“这小子什么时候……”

    面对他们两人联手,饶是沈复言之能,也不敢托大,一声“锵”地脆响中,腰中的配刀已然出鞘!

    如同浑沌灰暗的宇宙被一把光明之刃劈出了天地;仿佛旭日东升,将黑暗的天地照亮,一道极奇明亮的金光随着刀身的拔出,将众人的眼睛都刺得发痛!

    “嘿!”沈复言隔空挥出一刀,森冷的刀气如同山岳一般向黄、任两人直压过去。

    黄羽翔与任雨情在“抱朴长生功”的牵引之下,心意已可互通,俱是纷纷出剑,削向了那道厚重的刀气!

    “嗵”的闷响声中,黄、任两人都被沈复言强悍无比的刀气劈落。两人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感觉到了对沈复言的惊惧。

    沈复言左手轻抚刀身,缓缓道:“这把刀叫做‘破阳刀’,乃是用天外殒石所制,不但锋利无比,而且专破内家真气,两位要小心了!”

    黄羽翔一抖流明剑,道:“莹儿,你们去阻止龙皓天他们逃走,这里交给我和雨情来应付!”于公于私,都不能让龙皓天逃出生天!

    单钰莹一拉赵海若,向林绮思道:“林小姐,请让四位大师与三位道长随我一道追捕敌人!”

    林绮思柳眉一挑,道:“你们还不快去,若是走脱了他们,我便拿你们治罪!”

    赵海若刚想说话,已是被单钰莹一把拉住,将她扯到一边,低声道:“今天晚上,我们便去好好教训她一顿!”

    赵海若眼睛一眨,道:“可是林姐姐答应送她的宝衣给我,若是我恩将仇报,师父要责怪我的!”

    “我将小贼拿来与你交换!任你处置他!”若是没有赵海若引开知心大师等人的注意,她一个人绝对敌不过四知与三云,单钰莹眼睛都不眨地将黄羽翔给出卖了!

    “好!”赵海若双手一拍,道,“一言为定!”

    两女说话间的功夫,四知与三云已是向厅后急掠而去。刘恒与李梓新因着温、秦两人的缘故,早就跟在龙皓天三人的身后尾随而去。

    “啊!”沈复言虎吼一声,“破阳刀”势如千钧,猛然向四知与三清同时卷去。

    便算是张华庭在此,没有发动“自然之道”的话,恐怕便连四知也难以匹敌。沈复言竟敢以一敌七,不知是对自己的武功有着绝对的自信,还是狂傲到家了!

    他的武功远在黄、任两人之上,虽然抛下两人向四知三云袭去,但黄羽翔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是从后面急追而去。

    少林四知同时停步,八只枯掌顿时向沈复言打去,浩大的掌风让四周的武林中人都是胸口一窒。好些人顿时叫了起来,道:“四位大师好样的!打死这个高丽鬼!”

    沈复言突然哈哈一笑,身形顿时不可思议地一个大转折,金光闪闪的“破阳刀”已是向武林三云卷了过去。

    少林四知一击落空,都是收掌向沈复言追去。这样一来,就成了武林三清跑在最前头,沈复言紧随其后,而后是少林四知,黄、任两人追在最后面!

    这沈复言也真是厉害,仅凭一人便牵制了这么多的兵力!

    他的修为在场中乃是最高之人,横飞纵跃,当真是势无可阻。追到三云身后,“破阳刀”已是直劈过去!

    此时四知离他尚有一两丈的距离,还无法适时出手,三云只得回转过身,三柄松木剑已是向他回刺过去。

    论到防守,太极剑法当可算作天下第一防御之学,三道剑光舞成一团,便是光线也极难穿透!

    沈复言右手一甩,借助“破阳刀”沉厚的重量,已是将身形止住。他缓过一口气,立时往后厅窜去,后发而先至,身形已是消失在了厅中。

    少林四知、武林三清、黄、任几人都是面面相觑,俱为沈复言不可思议地武功应变大感头痛。几人稍稍一怔,便又往厅外追去。单、赵两女反倒落在了最后面。

    追到后花园中,只见沈复言站在一座假山处,刘恒与李梓新则正对他怒目而视。

    沈复言向黄羽翔他们微微一笑,道:“黄少侠,说实话,我绝不想伤害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摩珂罗已经与家师商定,三个月后将乘着年关临近,向中原发兵!到时候扶桑先从海上大规模骚扰,引走你们大批的兵力,再以铁骑扣关!中原腹地又有郑家做内应,里应外合之下,依你看,中原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黄羽翔微微色变,道:“郑家竟有这么大的野心?你又为何要将这些事情告诉我们?”

    “为什么?凡事一定要问个为什么吗?”沈复言淡淡笑道,“我从来没有骗过人,信不信在你!”

    他回身一拍,击在假山的一个角上,在“卡卡”的声音中,假山已是裂开了一道能容两人并行的通道。他微微一笑,道:“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与你们是友非敌!”

    身形急闪而入,只听“轰”地一声巨响,脚下的大地一片颤动。

    黄羽翔才追出两步,便颓然而止,道:“他将地道给弄塌了!”

    前半截的时候,黄羽翔他们虽然一直处于劣势,但最后关头,却是斩杀德川五犬,终是扭转了败局;而沈复言仅凭一人便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众人甩得团团转。

    转过头看向已然翩翩而来的林绮思,道:“林小姐,你相信他的话吗?”

    林绮思还没有说话,赵海若便抢着说道:“我相信他!”

    “你?”黄羽翔眉头一皱,道,“你还是个小孩子,哪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你——”赵海若气急,小嘴一下子便嘟了起来,道,“谁是小孩子?”

    众人虽是因龙皓天等人逃走而略显沮丧,但看着她这副样子,都是浮起了淡淡的微笑。

    林绮思却道:“我相信你!”

    赵海若大喜,拍手笑道:“还是林姐姐最了解人家!”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小孩子的心思最是纯真,别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倒是比咱们看得清楚!”

    “是啊是啊!”赵海若又拍了下手,忽然笑容微敛,道,“你还是说我是小孩子!”

    张梦心将她搂到自己身边,道:“海若,你别闹了!”

    林绮思沉吟半晌,道:“既然蒙古、高丽、扶桑要联合起来对付我朝,此等大事,我还是要回应天一趟!从今日起,关于朝廷对江湖门派的限制将全部取消!郑家藏匿于江湖之中,也只有江湖人才能将这颗毒瘤拔去!”转而对黄羽翔道,“臭小子,这件事情我便交给你了!”

    黄羽翔眉头一皱,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第一,国家利益之下,你个人的意愿又算得了什么!第二,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引起的,自然要由你收拾这个烂摊子;第三,”林绮思目光流转,轻轻一笑,流露出万千风情,腻声道,“这是我要你做的啊!”

    黄羽翔的心脏一阵激跳,“小骚货!”他心中暗骂一声,却是一阵口干舌躁,道:“那我有什么好外?”

    这个女人心狠手辣,翻脸无情,若不趁眼前捞些好处,说不定白干一场也就罢了,还要被她在背后捅上一刀,那可就大大地划不来了。

    “格格格”,林绮思一阵娇笑,道,“你若是帮我这个忙,我便放你的宝贝莹儿一马,而且还尽力撮成你们两个的好事!”

    南宫楚楚的父亲不义在先,黄羽翔倒是可以明目张胆地同他做对;但单定坤却是朝中二品大员,实是不可轻辱,单钰莹在男女之事上又是极为传统之人,总是犹豫不决,不肯先斩后奏!黄羽翔虽说要到她家提亲,但心中却是毫无把握,若是有这个朝廷公主出面,当可以将事情解决一半!

    单钰莹一怔,道:“你真得肯帮忙?”双眼之中,已是掩不住的喜色。

    “啧啧啧”,林绮思笑道,“如今的女子真得是不懂含蓄!”

    单钰莹立时双颊通红,但一直悬在心头的难题有望解决,脸上仍满是喜色。

    “好,一言为定!”便是没有林绮思开口求助,他也绝对不会放过郑家,黄羽翔平白捞了这个好处,自是要趁她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将事情给定了下来。

    林绮思伸出雪白的纤手,道:“我们击掌为誓!”

    “你还怕我耍赖吗?”黄羽翔淡淡一笑,手却是伸了出去。

    两人轻轻击了一掌,黄羽翔只觉一只温柔的小手擦过掌心,颇有些痒痒的感觉,不禁将食指轻勾,趁她的手掌划过之际,在她的掌心轻轻搔了一下。

    林绮思收回纤手,脸上红红的,明丽的双目之中更增妩媚,突然转头对众人道:“搜一下这里,凡是郑家的人,一律送交官府严办!”

    张梦心心中不忍,知道纵使有人留下,也都是老人妇孺,道:“林小姐,郑家一意谋反之人都已经逃了,剩下的可能就是些佣人仆妇,抓了也没有用!不如就将郑家给查封了,再将郑家的大罪传告天下!”

    林绮思略一犹豫,眼睛却是向黄羽翔瞄了一下,见他也流露出不忍之色,迟疑了半晌才道:“好,就依你之言!”水袖一挥,便要转身离开。

    “林小姐,请你再等一下!”张梦心追上一步,道,“大哥受了伤,手也断了!你不是有好些灵药吗,能不能给大哥一些!”

    林绮思轻轻一笑,朝黄羽翔眯一眯眼睛,道:“你倒好,结识了这么多爱你关心你的红颜知己!”伸手怀中,抓出五六个瓷瓶来,扔到张梦心的手中,道,“全送给你吧!这小子天生是个受伤的命,这些药就留着给他以后用吧!”

    虽然被她触了霉头,但一下子得了这么多的灵药,张梦心还是喜动颜色,嘴里却道:“这些都是救命之药,林小姐将药都给了我,那你自己怎么办呢?”

    林绮思岂有不知之理,嘻嘻一笑,道:“宫里还有一些,我反正要回去,无妨的!”其实像这种灵药,即使以皇室的力量,也绝对不多,林绮思也不知是充大方,还是不舍得黄羽翔将小命给丢了,竟然如此慷慨!

    向黄羽翔妩媚一笑,林绮思已是转身而去。少林四知、武当三清紧随其后,转眼之间,身影已从黄羽翔等人的视线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