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逆转胜败
    “嘿!”赵海若咳出一口血后,浑身的气势反倒便显雄厚,猛然间急起直纵,手中袖剑散出万点寒芒,如同狂风卷花一般,向德川五犬急笼而去。

    “龙翔九天!”赵海若身若九天飞凤,“灭杀!”

    龙翔九天乃是“龙翔剑法”是三大杀招之一,因是剑法玄奥,极难练成。而李梓新在十五岁那年便已经将此招悟彻,更将此招修改得更具杀伤力,名为“灭杀”!这“龙翔剑法”到了张华庭的手中,经过他的修改润色,已是颇具王者之气。而李梓新天生杀性极重,“灭杀”此招当真是狠如其名,一旦使出,非要见血不可!

    赵海若乃是顽皮好动之人,乘着李梓新练武之际,已是将“灭杀”偷学了过来。以她“紫气东来”催发的“龙翔九天”,比之先前李梓新所使,杀伤力更显惊人。

    所谓杀招,就是能将己身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的招式,就如黄羽翔的“浩然一剑”。只是招式太过笨拙的话,对方便能轻易避开,所以要用上精神修为,将对方锁住,使之产生只有硬拼的错觉。

    赵海若使出“龙翔九天”来,就是逼德川五犬只有硬架这一途。

    德川五犬双目大睁,突然左手一抛,将手中的剑鞘扔在一边,左手也握到了剑柄之上,猛然间向赵海若迎去。这一剑又快又狠,因是速度太快的缘故,剑锋之边已是起了一层狭小的真空地带,仿佛黑洞一般,竟然连光线也无法透过,乍看起来,这把怪剑仿佛带着妖气的魔剑一般。

    他左手上的剑鞘原是当盾牌之用,但赵海若这一招上的威力实在太大,竟是让他生出单手无法接住的感觉,非要双手齐齐发力不可!

    “真空之奥义,极玄破!”在德川五犬低快的扶桑语中,手中之剑已是劈到了赵海若的袖剑之上。

    达到他们这种境界的高手,招式上的变化已是变得次要,关键是较量内力的深厚和对内力的操控。若是赵海若想要耍些小花样,变幻出几式虚招来,难免用力不纯,早在对方的纯朴至刚的一剑下芳魂归天了!

    “锵!”一声脆响,德川五犬脚下的砖瓦终是吃不住他的力道,猛然尽数裂开。他身形才落,手已经在旁边的瓦上轻轻一拍,又飘了起来,落到了三尺外的地方。

    赵海若受了他一剑之力,身形顿时被打得往天空中飞去,直窜飞起了五丈来高,这才重重地落下。

    黄羽翔见她正落向自己身侧,忙内力轻发,柔和的真气已是将林绮思弹了开来,收剑还鞘,等赵海若落到与自己不过半丈距离的时候,身形猛然直迎过去,猿臂轻舒,已是将她搂到了怀中。

    好在赵海若虽然发狂,却还没有到六亲不认的地步,见他的身形扑近,虽然本能的用手推拒,却是没有用上大力,任他将自己搂住。

    两人落在地上,黄羽翔忙将赵海若松开,把她推到张梦心的怀中,道:“心儿,你好生看着她,别再让她胡闹了!”向赵海若猛然瞪了一眼,重新拔出流明剑,直迎向德川五犬。

    “心姐姐,我好怕啊!”赵海若伸手搂住张梦心,道,“刚才好像有另一个人在我的脑子里一样,指挥着我做这做那的,把我却是挤到了一边,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干不了!”

    她的娇躯微微发颤,又道:“可是那个臭小子抱住我之后,我突然觉得好安宁,然后我的手脚又能动了!心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梦心微微一叹,知道又有一颗纯真的芳心陷落到了这个大浪子的手中,苦笑一下,道:“海若,你原来不是很怕大哥的吗,现在呢?”

    赵海若一怔,随即喜道:“哈哈,我不怕那小子了!嘿,竟敢对我指手划脚,非要整得让他当我的马骑不可!”

    张梦心知道她的心思单纯,便是心中爱着黄羽翔,恐怕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此时此景,还是让她继续保持着这份心思,免得一旦揭开,她反倒不适应起来。

    “噗!”赵海若才拍手笑了几下,已连连吐出几口鲜血,衣襟之上,已沾满了腥红的血色。一脸俏脸也不复以往的白里泛红,而是赤红无比。

    她的发狂倒与黄羽翔在情绪激动之下能够充分释放潜力有几分相似之处,只是黄羽翔有“抱朴长生功”做为强大的后盾,虽然无止境地激发生命的潜能,但对身体的影响却是不大。

    而“真阳诀”虽也是玄奥无比,但比之这门上古奇功,却也要逊色很多,赵海若连续两次激升内力,本身的体质却是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力量。此时因着她对黄羽翔特殊的情感,神智已是恢复过来,但体内狂暴的力量却是没有得到宣泄,顿时反噬自身。

    赵海若身体已是软倒在张梦心的怀中,星眸半闭,喃喃道:“我的身体好难受啊!心姐姐,这是不是又是那个臭小子害得?哼哼,臭小子,我们的仇结大了!小灰、小熊,给我狠狠地咬他!”她脑子里可能正想着黄羽翔被她的宠物欺凌的样子,嘴角已是绽出了一丝笑容。

    张梦心眉头紧蹙,上次赵海若发狂之后也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才算恢复过来,如今硬捍功力直追张华庭的德川五犬,岂不是要更糟!

    林绮思却是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瓶药丸,递到张梦心的手边,道:“这是宫内秘制的‘龙虎回神丹’,无论有多么严重的伤,都能把命吊住!”

    古时帝王若是缠绵病榻,生死垂危之际,太医便会用这种药丸将他的性命暂时吊住,让他将后事交代清楚。林绮思还道赵海若已然要一命呜呼了,竟是将这药给拿了出来。

    张梦心苦笑一笑,道:“海若只是受了内伤,她需要的是能补身的药丸,就像雪参灵芝之类!”

    “你不早说!”林绮思嘴角一撇,又从怀中掏出五六个瓷瓶来,一一摆在瓦面上,道:“千年人参丸、天山雪莲丹、九叶灵芝散……”照着瓶上所贴的字条,将名字一一报了出来。

    张梦心的一双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这些药物无一不是千金也难购得的灵药,常人即使能够拥有其中的一种药物,便等于性命有了一层保障。而林绮思竟能毫不在意取出如此多来,这皇宫之内果然是天下众宝的汇聚之地。

    林绮思见张梦心毫无表情,又将手伸到了怀中,道:“还不够吗?我这里还有鹿茸丸、雪蟾丸……”

    “够了够了!”张梦心忙劝阻于她,道:“我只是在想究竟要给服用什么药?”

    衣袖一紧,张梦心低头看去,却见赵海若抓住她的袖子,断断续续地道:“不管……是什么……药,千成不能……是苦的!”

    林绮思微微一笑,道:“那就每样都让她吃一粒吧!”

    张梦心本也知道服药讲究君臣搭配,但眼前放着这么多的灵药,心中却是起了私心,想道若是海若一下子吃了那么多的灵药,即使不会功力大长,也必可以大大地改善体质!这林绮思现在与我们同舟共济,方会如此大方,错过这次,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再说了,如此大补之药,又怎么会害人呢!

    两女将瓶丸一一打开,各取出一粒来,塞到赵海若的口中。

    这些药丸乃是专门用来给皇帝补僧用,加入了许多蜜糖之类的甘甜之物,味道极是香甜,以免皇帝吃得大皱眉头。而这些灵药本身就有一股清香之气,一点儿也没有平常药物的苦涩。

    赵海若连吃两粒后,索性张嘴巴张得老大,任凭两女将药丸塞了进去,这才合起小嘴一阵咀嚼。

    一声长啸入耳,林绮思猛然向黄羽翔看去,颤声道:“你们看那小子怎么了?”

    “***”

    “龙皓天究竟许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竟然让你们这些倭寇不远万里,从海上来到此地?”黄羽翔傲然而立,站在德川五犬两丈外的地方,道,“想我中华在大唐之时,派遣了很多使者出使你们扶桑,帮助你们造桥养桑,将中原的富饶带到了你们的扶桑!嘿,便是你使用的武功,也是从中原学来的!可你们现在却用中华民族教给你们的技术,用中华民族教给你们的武功,反过来杀戮中华儿女!哼,你们还有脸做人吗!”

    德川五犬虽然只听懂了一半的话,但大概意思还是知道的,沉凝了半晌道:“你们已经堕落了,不再是大唐天子统治下的天朝国民了!做为一个低等的种族,你们不配占据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只有在我们德川将军的统治下,中原这块土地才能重新恢复昔日的荣耀!”

    “荒谬!”黄羽翔一抖流明剑,道:“你们只是同蒙古人一般,想要占领我汉人的大好山河,却要把自己说得像是拯救天下的大英雄一般!既想当婊子,又要立贞节坊!如此无耻之尤,当真是连狗都不如!”

    “八格牙鲁!”贞节坊、无耻之尤这些词太深奥,但“婊子”、“狗”这两个词德川五犬还是听得懂得,脸上的神色已是颇为难看。

    他自负扶桑第一高手,向来目无余子,随着倭寇来到中原,沿海打劫,也曾遇到了几个中原高手,无不被他一剑碎尸,让他越发来得狂傲自大。直到见识过黄、赵两人的身手,这才将傲气稍敛。

    他虽然将扶桑武术发挥到了极处,但扶桑武术原只是出自中原最普通的斩马刀,与中原武林博大精深的武功相比,却是远为逊色!只是经过几百年的演变,历代扶桑人又加进了许多变化和改善,自成一脉。但其剑术之祖,还是脱胎于斩马刀,终是落了下乘!德川五犬内力深厚,又久经沙场,杀人之术已是登峰造极,但却远远没有走到天道这一步,终其一生,也不可能修成“自然之道”!

    若是黄、赵两人联手,光凭着他的杀人之术,恐怕很难匹敌两人。只是他的杀意气势实在是太过雄厚,简直可以与张华庭相提并论!

    “你到中原之后,共杀过多少人?”黄羽翔胸中的怒气越来越盛,连骂他也是懒了。

    德川五犬微微一笑,道:“四百七十三人!你将是第四百七十四个死在我村正剑下的汉人!”他说到自己的杀人纪录时,仿佛在宣告一件得意之事,连眼睛也眯了起来。

    民族大恨突然充斥于心,黄羽翔一阵心情激荡,胸口仿佛压着一块重物,直欲将眼前这个倭人碎尸万断方能平息心中怒气!他猛然仰天一声长啸,勃然而发的中气顿时直冲云霄!

    心中浮起了前所未有的恨意,不是惋惜身边之人的逝去,而追悼昔日丧身在此人剑下的亡魂!浑身的真气开始暴窜起来,一波波刺激着体内熊熊燃烧的战意!

    双目一片红肿,热泪已是夺眶而出。黄羽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只是想到了在倭寇手下丧身的无辜平民,在他们欲望之下受到凌辱的汉家女子,一股强烈的悲伤感顿时笼罩住了他的全部心神。

    “啊——”他再度狂啸一声,啸声之中,足少阴肾经,足厥阴肝经两脉已是霍然而通,全身的真气顿时一阵暴涌,无止无境地将他的战意尽情地向四面八方推展出去。

    他又通两脉,功力在刹那之间又攀上了一个台阶。胸口所受的内伤在真气的流转之下已是尽去,只是左手的断骨乃是硬伤,却是不能马上痊愈。

    黄羽翔双目尽赤,在这种恨怒之下,功意已是直跃升到突破生死的境界,他此时功力大进,燃烧出的生命潜能却要比往昔强上了近乎一倍!无边的杀意仿佛一把把凌厉无比的尖刃,随着他的眼神扫过,所有躲在暗处、伺机暗袭的忍者个个都是血液激流,再也控制不住激跳的心脏,一声声惨呼声中,已是心脏暴裂而死!

    这些忍者原是精于暗杀、偷袭,本身的功力并不是十分的高明,在黄羽翔动荡的真气之下,连半分反抗之力都出不了,已然横尸倒地。

    他体内原就有一股戾气未消,在清荷剑派时,也曾经差点儿让他将在场的众人屠尽,但终于还是克制得住。此时却是整个民族的愤怒,他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气,精神修为已是与博大的真气结合在一起,等闲之人,根本便连他的一个眼神也抵受不住,盖因四野八方,已是被他的真气所统治!

    他根本不想克制心中的杀气,强烈的愤怒只想让他将眼前这些异族人渣一一捏个粉碎,这才能略慰黄泉之下的那些冤魂!

    “八格牙鲁!八格牙鲁!”德川五犬见手下的忍者一一丧命,顿时连声怒斥,但黄羽翔此时的状态实在太过恐怖,竟是让他也不敢轻易出手!

    “你不用性急!你马上就会去陪他们一道的!”黄羽翔冷然说道,声音之冷,仿佛来自地狱的死神。

    举剑指天,灿烂的光芒已是从流明剑的剑身上四射开来,一圈圈赤红的光华绕着剑身不断地泛着涟漪,炽烈地杀气已是漫山遍野地散布出来。

    德川五犬双手握住剑柄,连额头之上都滴下了一丝冷汗。

    他的修为虽然直追三大宗师,内力深厚莫名,但因扶桑本土武术的弊端,却是无法引发“自然之道”,真正臻入宗师级的水平!面对这个让张华庭兀自也要使出“自然之道”才能相抗的“灭世之剑”,岂能不让他生出无可抗争的颓废感!

    有生以来第一次,德川五犬感受到了心底的惧怕!黄羽翔的精神乘虚而入,不停地撼动着他的抵抗之意。

    “呀!”德川五犬暴喝一声,以杀伐之心终是将黄羽翔施加给他的精神压力给破开,“塔塔塔”的踩步声中,村正剑已是直冲而来。

    “快走!”张梦心与林绮思齐齐架住赵海若,从原来断裂开的地方向底下纵去。两女都曾经见过这一招的莫大威力,哪里还敢留在屋顶之上。

    “怎么样了?”林绮思抬首从屋顶上看去,却见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灭世之剑”已然发动,屋顶之上的瓦片顿时齐齐往空中卷去,厅边花园中的鲜花枝叶受到黄羽翔庞大力量的牵引,已是齐齐飘浮到了空中。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黄羽翔暴喝一声,流明剑猛然划下,半丈来长的剑气如同青龙吐爪,直迎向德川五犬。

    随着他挥剑的动作,几千块瓦片、碎花、残叶也向德川五犬齐齐狂舞而去。

    “真空之奥义,极玄破!”德川五犬的村正剑终是迎上了流明剑!

    两剑相触,顿时激射出道道激射的火星,即使在晴日之下,也是清晰可见,惊天动地的颤动感从两人的脚下传出,刹那之间,整个岳麓山都开始颤动起来。

    堤防再厚,又岂能阻得住滔天的洪水!黄羽翔虎吼一声,全身的力量借着德川五犬这个宣泄口,连带着无比的愤恨,齐齐向对方狂涌而去。

    “叮!”村正剑终是抵受不住毁天灭地般的强大力量,化为一团晶莹的碎屑,飘荡到了空气中!在德川五犬的惊愕不甘之中,所有的力道连着瓦片、碎叶残花齐齐打到了他的身上。

    受到这股沛然莫名的力道相击,德川五犬整个人平空被掀飞起来,庞大的力道顿时从四肢百脉中齐齐侵袭而入,已是将他每一根筋骨都碎成了一片。

    碎瓦枯叶又至,如同一把把锋利的飞刀,已是将他的身体划成一片片碎肉。

    这个横行沿海,杀人无数的魔拐于一命呜呼,死无全尸!

    “轰”然一声巨响中,两人霸道的真气终于完全外溢开来,脚下的屋顶首当其中,在暴横的真气下已是碎裂成了一片!但黄羽翔的真气实在是太过狂烈,竟连大厅的墙壁也是抵受不住,纷纷如同纸糊一般酥软塌掉。一时之间,飞灰四起,断砖碎瓦齐落,将底下的人全部埋了起来。

    袖子一卷,充沛的内力已是将身前五丈处的烟尘齐齐卷开,黄羽翔落回大厅,大叫道:“心儿、莹儿、刘兄、海若,你们在哪里?”

    猛然之间,一道莫名的压力直投了过来,黄羽翔眉头一皱,向对方看去,却见那人正是沈复言,正坐在一块碎石上,仰天喝了一口酒,向他微微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轰”“轰”几声中,一道道人影已是从碎石之中跃了出来。少林四知、武当三清因是结成了阵势,连同刘恒与李梓新都护得安然无恙,单钰莹却是向黄羽翔纵了过去,道:“小贼,你想砸死我啊!”

    赵海若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也是冲到了黄羽翔的面前,嗔道:“臭小子,你把我的手指甲也弄断了,你要怎么赔?”

    张梦心却是轻轻把发上的灰尘弹去,道:“大哥,你打赢了那个扶桑人?”

    林绮思白了黄羽翔一眼,也道:“臭小子,尽知道搞破坏,你好像除了拆房子之外,就是喜欢抢亲,整一个大浑蛋!”

    龙皓天这边,却是折了不少人手,那些武功较次的郑家人和扶桑忍者,已是有好些人被断梁碎墙压断了手脚。

    四女齐齐拥来,问得黄羽翔的头都大了三分,正不知道先回答何人时,猛听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嗵”地一声巨响中,紧闭的大厅之门已是被人用力踹开,一大群的武林人士拥了进来,当先之人,却是白衣素淡,清冷如月的任雨情。

    “打死这帮鞑子!”“高丽人也不是好东西,杀光他们!”一连串的怒喝声,厅中已是挤进了百来个大汉,门口还在不断地拥进人来。

    围在郑府外面的武林人士不下五六百名,虽是被郑家婉拒于门外,但还是有几个自负武功高明之人偷偷潜了进去。但进去没多久,无不变成一具尸体被人抬了出来。众人方知郑府实是卧虎藏龙,虽是起了众怒,但因无人带头,还是等在了门外。

    林绮思一行人到达门口,立刻便被郑府的人迎了进去。众武林人士虽是不甘,却也只是骂了几声,不敢再硬闯进去。等到里面打得惊天动地时,都是个个心痒难忍,想要一睹高手比斗的风采。

    等到黄羽翔发动终级之技时,外面的众人无不感受到了黄羽翔无穷的愤怒与憎恨,接着便见郑家的大厅在一片烟雾弥漫中化为了一堆废墟。

    适正此时,任雨情翩然而至,一剑将大门削开,道:“郑家勾结蒙古、扶桑、高丽人,枉图颠覆中原!大家请随雨情诛除这帮叛国之人!”

    有些人曾在苏州见过任雨情,纷纷都呼起了她的名字。问剑心阁向来主持武林正义,身为心阁传人,绝对不会信口胡诌,胡乱冤枉人。众人原就憋着一肚子气,有了任雨情撑腰,都是向厅内挤去。

    龙皓天和那些高丽人同中原人倒是没有多大的分别,但查刚拓、博儿赤古却是一眼便可看出是蒙古人,众人哪有怀疑,被蒙古异族统治百年的屈辱感顿时直塞胸腔!

    事情演变到此,恐怕已是全盘失败,龙皓天淡淡一笑,毫无失意之色,道:“黄兄,我最大的失误,就是低估了你的杀伤力!不能将林小姐送入地府,当真是让我有几分遗憾!不过没有关系,至少张华庭已然不在人世,中原少了这么一根精神支柱,又如何抵挡我蒙古的百万大军!”

    他知道张华庭这三个字在武林人士中意味着什么,此番话说来,不但可以大大打消众人的士气,让他们从容脱困,更是借众人之口,将张华庭丧身的消息散布江湖!

    “胡说八道,张宗师乃是中原第一高手,谁能伤得了他一根毫毛!”

    “蒙古鬼子打不过咱们,便枉想骗人!”

    龙皓天微微一笑,道:“送张华庭到地府的是家师摩珂罗和高丽第一高手金焕成,不知道这两位够不够资格呢!”

    一句话说完,众人都是脸上变色。天下另外两大宗师联起手来,还有谁能挡得下呢!

    “各位,请莫要着急!”任雨情微笑道,“家师已然出山,正好遇到了张宗师,有他们两位的联手,绝对不会让异族人的阴谋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