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救星祸星
    虽是极不想与此人为敌,但身处敌我双方,已是没有可以和解的可能。黄羽翔体内的战意熊熊如火,流明剑剑身上的剑芒吞吐不定,仿佛正欲择人而噬的灵蛇。

    沈复言脸上浮起了一丝微笑,笑容之中满是沧桑的感觉。不同于黄羽翔的剑拔弩张,他的目光中没有丝毫戒备之色,回过头看了龙皓天一眼,突然道:“你要等的人已经来了!”

    龙皓天一怔,万分诧异地看着此人。

    听他的同门师兄弟说,此人应该是金焕成门下最是无用之人,但看他在黄羽翔如山的气势下还能谈笑自如,光这份修为,便已经在自己之上。况且,当他拦在自己身前的一瞬,仿佛自己一下子融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带着几分凄凉之气,让人无限怀念的世界。

    但更令他吃惊地却是他后面那句话,要知道他心中的图谋,所知之人绝对不会超过五人,其中还包括了两大宗师与他自己!

    自己肯定不会泄密,最最可能的便是金焕成告诉他的!这么看来,此人不但不是金焕成座下的无用弟子,反倒是最受他器重之人!但为何金焕成有了如此杰出的弟子却要隐瞒不说呢,还要摆出一副此人根本不重要的样子呢!

    摩珂罗与金焕成虽然因为张华庭而联手,但两人分处两国,终有一天还是要兵戎相见。两人座下的弟子已然开始勾心斗角,互相防备起来。

    脑子里思忖不已,脸上却已经浮起了笑容,道:“沈兄已经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吗?”看来对方的功力远在自己之上,他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才隐隐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门口一阵人影闪动,七八个人已是拥到了客厅门口,当先之人正是久久没有搞出点明堂的林绮思,身后却是少林四知与三个道士打扮的六旬老者。

    “哟,好热闹啊!”林绮思一身翠绿色的宫装,当真又是秀丽又是妩媚,眼睛一瞥地上的两个死人,突然啧啧道,“非法斗殴,还闹出了人命……黄羽翔怎么有你在的地方总没有好事呢?”

    眼睛向黄羽翔扫去,触到他双目微赤、浑身战意凛然的样子,不禁微微一怔。

    客厅中的众人因着他们几人的到来,已是停止了打斗,又划归两个阵营。黄羽翔这边的人原就心情不好,听她又在一边说着风凉话,个个都是脸有愠色。

    龙皓天淡然一笑,道:“林小姐,可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林绮思向他扫了一眼,目光没有丝毫的变化,道:“你是谁,岂敢与我这般说话?”

    “在下龙皓天,见过平靖公主殿下!林小姐,喔,不对,应该叫你朱小姐才对,怎得会突然到此呢?”龙皓天微微一揖,脸上却是看不到丝毫恭敬之色。

    林绮思的脸色微变,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怎么会姓朱呢!”

    龙皓天哈哈大笑,道:“朱小姐应该是洪武二十年四月初九出生的吧,其他的还需要我再说吗?”

    林绮思微微一怔,突然换过一副微笑的

    神情,妩媚无比地道:“难不成你想要当驸马不成,怎得连我的生辰八字都弄得这么清楚!”

    龙皓天毫不为她迷人的微笑所醉倒,淡淡地道:“恐怕朱小姐只能到地府去找黑白无常当你的夫婿,在下已经有了未婚妻了!”言下之间,竟是对林绮思的美貌颇为贬低。

    林绮思格格一笑,道:“那你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打听别人的生辰八字吧?”

    “当然不会!”龙皓天的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道,“只是为了能够确认你是否真得是平靖公主,免得你到了地府却是做了个枉死鬼!”

    “格格格”,林绮思掩口直笑,道,“就凭你们几个也能杀得了我?便算你们是摩珂罗的弟子,但我身后可是少林四知、武当三云,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人能够在他们七人的保护下将我杀了!”

    龙皓天微微一笑,道:“那公主殿下就等着瞧吧,在下尽量不让公主失望就是了!”

    单钰莹凑到黄羽翔的身边,关切地问道:“小贼,你、你怎么了?你这个样子好怕人啊!”

    黄羽翔渐渐冷静下来,将暴躁的怒意渐渐收敛起来,身体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苦着脸道:“我的手都断了,你帮我绑一下,这样子甩来甩去,都快痛死我了!”他一旦从怒意中解脱出来,立时感受到了身体的痛楚。

    单钰莹满脸的心痛之色,双手扯住他的袖子一拉,已是扯下了一段布帛来,将他的左手断骨之处绑好。她虽然小心翼翼,但有些人纵使再小心,做起来事来就是粗枝大叶,几次使力过度,痛得黄羽翔差点儿连眼泪也快要流下来了。比起受伤之时,小妮子此时给他的痛楚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哥,是你通知林绮思来这里的吗?”张梦心虽然也是心疼黄羽翔,但此女的全局观远在单钰莹之上,眼睛关切地看着黄羽翔,嘴巴里说得却是全不相干的事。

    “嗯”,黄羽翔点点头,道,“此事牵涉到了蒙古与中原的纷争,便不再是纯粹的武林之事,通知她一声,也是应该的!现在咱们还指望她救咱们的性命呢!”

    单钰莹包扎完毕,接口问道:“那么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们?”

    张梦心却是眉头一皱,道:“大哥,你该不会以为我们几个会吃醋,怕我们为难了你,才故意不告诉我们的吧!”

    被她一语说中,黄羽翔尴尬一笑,道:“以前一直与她为敌,若是跟你们说了,你们肯定会以为我又看上了人家什么的!”

    单钰莹气得将双手用力一扯,道:“我们是这么小气的人嘛!”布帛猛地收缩,黄羽翔“哎呀”叫了一声,呼痛道:“你疯了,想要谋杀亲夫啊!”

    此时林绮思正好与龙皓天说完,闻声向黄羽翔看去,突然格格一笑,道:“黄公子,这位便是张梦心张小姐吗?嗯,果然美貌无比,除了问剑心阁的那个任小姐外,恐怕再无一人及得上她了!”

    张梦心向林绮思淡淡一笑,道:“公主殿下,对方不但有摩珂罗的弟子,更有高丽第一高手金焕成的门下,可千万不能小看他们!”

    林绮思“喔”了一声,道:“怪不得那家伙竟然口口声声说能够取我的性命,原来还有这道援军!”转头看向龙皓天,扬声道:“现在你的底牌全都掀了出来,不过凭着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恐怕还奈何不了本小姐吧!”

    黄羽翔念头飞转,突然感觉不对起来,只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

    龙皓天露齿一笑,道:“能不能奈何得了公主殿下,稍后便自有分晓。你们叙旧也叙了,在下总算也对得起你们了,准备应战吧!”

    这龙皓天是不是个自大狂啊?少林四知、武当三云,可是除开张华庭之外,武林最为声名赫赫的人物,成名之早,远在张华庭之先,与郑冶剑是同属一个年代的高手。有了他们七个生力军的加入,龙皓天这边的实力顶多也就与黄羽翔他们在仲伯之间。

    “边关鞑子,居然敢犯我中华!”林绮思冷冷地向龙皓天看去,手一摆,道,“各位大师道长,这次是同异族人交手,你们总不会心不甘情不愿了吧!”

    知心低喧一声佛号,道:“对抗外族,便是老衲等方外人也是义不容辞,请公主放心!”

    武林三云分别是清云、孤云和玄云,清云道:“不错,知心大师所言甚是!老道虽是不愿管武林之事,但既然是与外族抗争,当无袖手之理!”

    林绮思格格一笑,道:“那就好,请各位大师道长将这些蒙古高丽人都擒下来吧,一并带回应天去!”

    知心大师唱了一声佛号,道:“遵喻!不过公主乃是万金之躯,若是有个什么损伤,老衲等岂不是无颜再对玉漱令!”

    林绮思轻轻一掠颈边秀发,道:“我还道大师关心我呢,原来只是为了玉漱令啊!格格,不妨事的,那小子会保护我的!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总不会不管我的生死吧!”

    嘴里说着,媚眼儿向黄羽翔轻轻一瞥,突然掩口娇笑起来。

    单钰莹与张梦心都皱起了眉头,虽然极承她的援救之恩,但此女的性情不定,心狠心辣,对黄羽翔又似颇有他意,岂能不对她视若猛虎。

    林绮思轻移莲步,已是挪到了黄羽翔的身侧,在他微略苍白的俊脸上看了一眼,道:“黄公子,你怎得如此好勇斗狠,二十来天不见,你却又受伤了!不知道你腹下的那道剑伤好了没有,你可怪我当初刺了你这一剑啊?”

    听她提到前仇,单钰莹猛然站了起来,道:“对了,我还没有和你算这笔帐呢!哼哼,等离开了这里,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林绮思突然笑得花枝乱颤,高耸的胸脯毫不掩饰地掀起了一波荡漾,道:“单小姐,天底下人人都可以说这番话,就你不成!你可还记得你父亲给你的家书吗,上面是怎么写着来的?”

    单钰莹大为色变,向黄羽翔狠狠地瞪了一眼,自是怪他将这个“主子”给搬了来,略一犹豫,便细声细气地道:“单钰莹见过林小姐!家父有言,一切当要依着林小姐的意思!”

    林绮思的脸上绽开了一个妩媚之极的笑容,道:“嗯,不错!”向场中已然又开始了剧斗的人群一指,道,“那你还不赶紧去帮忙!若是再待在这个鬼地方,我可受不了了!况且,你的夫君也需要找个医生!”

    单钰莹小嘴一呶,看向黄羽翔,对他使了个眼色,回头对林绮思道:“遵命!”心中却道若是有朝一日你落到我的手里……嘿,等离开这儿,今天晚上便要好好教训你一顿,居然敢使唤本小姐!

    摩珂罗的座下尚有四名弟子,金焕成也有六个弟子,再加上两个佝偻老者,还有郑家的郑冶剑与四五个郑仕成一般的高手,实力倒也是不容轻估。少林四知与武当三云向他们攻出的同时,刘恒与李梓新也加入了战斗。

    沈复言仍是没有动手,反倒坐回了椅上,又是一口一口喝起了酒来。

    虽然对方少了一个最强的高手,但黄羽翔这边仍是落在了下风,只是少林四知与武当三云都是久炼成精的人物,除非对方都是像郑冶剑一般身手既高、经验又丰富,不然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败得了他们几人。

    黄羽翔抽眼向赵海若看了一眼,道:“海若,你也去帮忙!”

    赵海若转过脸,不敢看向他的眼睛,嚅嚅道:“我、我……你不是让我照顾着心姐姐吗?若是我走开了,她可怎么办呢?就你这副样子,不让别人照顾你便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黄羽翔一想也对,但己方几人虽是不致落败,但没有他和赵海若加入战团的话,恐怕取胜却是极难,当下念头转过,道:“林小姐,我先送你下山……你的那些锦衣卫,还有那些神机营的兵士呢?”

    林绮思微微皱眉,道:“我到这里的时候,便碰到了湘王——哦,他是此地的蕃王,他还道我带着这些人是来拆他的王位的,死活不让我带人入湘,所以我只带了这七个人来!”

    黄羽翔大感意外,道:“你不是有圣旨吗?难道不可以号令他吗?”

    “外敌、蕃王、武林,乃是影响社稷的三大因素!老头子以蕃王之身取了王位,最怕得就是别的蕃王依例照搬,但凭着如今的国力,也只能任凭他们坐大!两湖乃是鱼米之乡、富饶之地,湘人又天性强悍,战力极强,若是得罪了湘王,可是老头子极不想看到的事!再说了,”林绮思突然换上了一副贼笑,压低声音道,“这道圣旨原是我偷出来的,怎么能真得用呢!”

    “咦?”黄羽翔与张梦心都是对此女大感惊叹,张梦心道:“公主殿下,这可是要灭九族的大罪,此事万一被皇上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赵海若却是大起志同道合之感,道:“皇宫里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吗?带我去玩玩好不好?”

    林绮思将脸一昂,道:“老头子想要治我罪的话,我便哭死给他看!他能拿我怎么样,顶多骂两句也就是了!”

    “好了好了!”黄羽翔见赵海若的眸子已经睁大,显是来了兴趣,赶忙道,“我们还是先从这里撤出去再说,外面有很多武林中人,只要与他们汇合,使算安全了一半!”

    见三人都是点了点头,黄羽翔当先开路便要往门口走去。

    才不过走出半丈,心中突起警兆,猛然间身边的那根粗大的柱子突然裂了开来,一道人影已是扑了出来,只听赵海若娇叱一声,几十道凌厉的劲风已是向他们四人打来。

    长剑划了个圈,青色光华的翻涌之中,所及之物顿时纷纷掉落到了地上,却是几十把极小的飞镖,支支深陷到大理石砖中,显然刀口实在是锋利之至。

    黄羽翔与赵海若分别护在两翼,将张、林二女挡在其中。黄羽翔游目四周,却见绍是四个黑衣瘦矮之人,连手脚头发都包裹在了其中,只露出两只精光湛湛的眼睛。只是这四人的身形实在太矮,比之张梦心、赵海若几女都是要矮了近一个头。

    “你们是什么人?”黄羽翔沉声喝问,这龙皓天刚才说要杀林绮思,敢情还伏下了人手!怎得刚才在与他们打斗的时候不出动这些人手呢?要知道刚才他们完全处于劣势,若是被他们乘隙偷袭的话,完全就不可能防御得了!

    难道说,龙皓天真正的目标并不是他们几个,而是林绮思!

    黄羽翔脑中念头电转:若是林绮思死在这里的话,朱棣必然会迁怒武林中人,听林绮思适才的口气,朱棣对这个异姓的女儿当真是疼爱无比,难保他会不会对武林大开杀戒!这件事又发生在湘王的地头上,他肯定难辞其绺,况且又是他拦下了林绮思的大队人马,方会导致眼下的局面。若湘王的势力如林绮思所说的那般强大,必定不会束手就擒,说不定便要造起反来。这样一来,中原算是彻底给惹乱了!

    两大宗师齐出,将中原的顶天巨柱张华庭殂杀,到时候蒙古、高丽的联军乘势扣关!国有内乱,武林中失了张华庭这个精神之柱,肯定大大折了抵抗之心!若是魔教再来搀和一脚,那大明朝当真是摇摇欲坠了!

    这龙皓天当真是好深沉的心机,说不定当时与韩清月密谈的内容,便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不然的话,光凭张氏门徒便可以横扫郑家,哪还需要张华庭还跟在身后。他们要殂杀张华庭,必然要掌握到他的行踪,将他引到郑家来,当是最好的计策了!而林绮思既然要掌控江湖,不管黄羽翔通不通知她,张氏门徒与郑家约斗如此大的事情,她肯定不会不知,依着她的脾性,岂有不至之理!

    一瞬间,黄羽翔已将前前后后的事情想了一遍,看来龙皓天袭杀林绮思才是正题,消灭自己几人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那四个矮小汉子只是冷冷地看了他几眼,突然齐齐单手一扬,向地上扔出一物,顿时白烟迷漫,将他们全部包裹起来。等到烟雾散开的时候,四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羽翔大惊,道:“心儿,你看他们是什么来路?怎得这么奇怪!”

    张梦心微一摇头,却听林绮思道:“他们是海外扶桑国的刺客,自称是什么忍者,最近常在沿海打劫民众!”

    黄羽翔“哦”一声,道:“原来是倭寇啊!”他往年跑到惠州等地时,曾听当地人提到过倭寇,他们经常在雷州、潮州一带出没,袭击规模小的村镇。这帮人极为残忍,所过之外,全无半个活口留下,便是七旬老者,三岁稚童也难逃过他们的毒手。

    赵海若探过头来,道:“什么是倭寇啊?”一句话未完,突然三丈外的地砖上突然浮起了一个人影,双手向她连挥,“嗖嗖嗖”几声破空声中,七八点寒星已是向她疾射而去。

    这人不知道用了什么藏眼法,居然看起来与地砖全无二异,端得是奇怪异常!

    黄羽翔“小心”二字还没有出口,却见赵海若已然转身挥剑,一下子便将寒星全部劈了个干干净净,她不屑地道:“这便是什么忍者吗?唔唔唔,一点用也没有!”

    那人一击落空,立时又抛出一颗烟雾弹,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羽翔见赵海若颇有追击的意思,忙道:“先不要去管他,将心儿和林小姐护送出这里再说!”

    如果龙皓天的目标的确在林绮思身上的话,这一路到大门外恐怕是步步荆棘,绝对伏下了不知道多少的杀手!

    “跟我走!”黄羽翔沉声说道,一边用神识飞快地搜索三丈方圆的距离。

    无声无息中,又是一块大理石突然变化成了一个人形,扬手甩出了七道半月形的弯刀。

    好在黄羽翔的神识早在他身形乍动的时候便已经将他锁定,身形纵出,长剑如虹,不但将他七道刀影破去,还乘势突到了那人的身前。

    “看剑!”黄羽翔暴喝一声,自听人说过倭寇的凶残后,实是对他们有着莫可名状的憎恶感,这一剑毫不留情地直削向他的头颈!

    “当”一声脆响,那人也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弯弯的长刀来,双手握住,架向了流明剑。但流明剑是何等的锋利,两兵交击,那把长刀发出一声轻吟,突然化为两截,流明剑已是重重落下。

    正值此际,那人猛然转过身体,他的背面赫然也有一双眼睛、一双手臂,正举刀又向流明剑递去。

    黄羽翔大吃一惊,手中的剑势受此影响,顿时略显滞涩,被那人一刀点在剑僧上,流明剑终是击了个空。

    那人避过一击,又是故技重施,消失无踪。

    黄羽翔惊讶过后,已是恍悟过来,知道必是两人背对背倚靠,方能出现如此景像。初时还道他是什么怪物,倒真是被他吓了一跳。他此时的精神已是将那两人牢牢锁定,知道他们正在离自己一丈处的地面上。

    “你们快过来!”黄羽翔不动声色,却是招呼起张梦心三女,道,“对方的目标是林小姐,我们只要逃出这里,便算赢了!”

    “为什么他们想要杀我?”林绮思一愣之后,立时醒悟过来,微笑道,“这龙皓天倒是好深沉的心机,这般计谋都被他想了出来!”

    黄羽翔向她瞪了一眼,道:“这份上你还有心思笑?”

    林绮思毫不客气地将白眼奉还给他,道:“难不成我还要哭吗?”

    “哼,你若是再这么疏忽大意的话,便是连哭得机会都没有了!”黄羽翔嘴里说着话,但精神却是丝毫也没有漏过那两个忍者的一举一动。

    林绮思双手插腰,道:“哼,你若是再敢用这种口气与我说话的话,小心我让你一辈子都当个太监!”

    “我若是做了太监,非要娶你做我的妻子,让你一辈子守活寡!”说到斗嘴,黄羽翔岂会怕她。

    赵海若一怔,道:“心姐姐,什么是太监啊?那小子好像很怕似的!咦,你怎么脸红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张梦心赶忙劝架,这两人若是不分轻重,在这里吵起来的话,大家都要遭殃了。

    林绮思的脸色说变就变,已是微微一笑,道:“小色鬼,不知道你当了太监之后,有多少女人会为你伤心?”

    目光流转,向黄羽翔扫过去,说不出的妩媚动人。饶是黄羽翔看惯了美女,仍是心中扑扑扑地狂跳起来,精神恍惚之际,差点儿连那两个忍者的行踪也掌握不住了。

    “乖乖,这小娘皮练过魔教希奇古怪的东西,就跟雅婷一般,都是精通媚术之人。怪不得朱棣对这个女儿这般疼爱,肯定是她母亲已是将朱棣迷得七晕八素了!”

    猛然之间,杀气滋生,那两个忍者乍然分开,一人向黄羽翔连发十几道寒芒,一人向他的脚跟削去!

    黄羽翔大喝一声,“浩然一剑”已出,自上而下一剑,向两人削去!他的神意早将他们锁住,这一次岂能让他们再次逃出生天,流明剑仿佛天际流星,划过一道灿烂的光芒!

    绚丽过后,黄羽翔收剑而立,而那两个忍者已是横尸倒地,再也不能变成什么花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