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生死关头
    黄羽翔脑子飞转起来,缓缓道:“龙兄,杀我们几个人还用得着你设下这么大的圈套吗?恐怕你的目标本来就是岳父吧!”

    龙皓天微微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道:“黄兄现在说什么都是废话,我数到十,若是你们还不投降的话,我只好狠下心肠,将各位送去与张宗师相见了!”

    这当儿张梦心已是冷静下来,沉声道:“爹爹虽然不可能赢得了你们两个师傅的联手,但要脱身自保的话,定然不成问题!”

    龙皓天失笑道:“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那当然是了!不过,张宗师可是特地赶来救你们的,怎么可能自己跑开呢!时间无多,我开始数数了!一、二……”

    张梦心俏脸之上再度色变,忖道:“爹爹那么疼我,若是知道我有危险的话,肯定会拼命赶来救我的!我、我岂不是害了爹爹!”

    黄羽翔伸手在她的腰上轻轻一捏,低声道:“心儿,不管岳父是否出事!我们都要将这条命保住,否则的话,岳父若是看不到心儿的笑容,不知道会有多难过!”

    张梦心外柔内刚,极是果断,知道事情已然发生,再想也是无用,向秦连的尸首再看一眼,沉声道:“等下全力脱围,绝不要恋战!秦师兄的尸体便留在这里,日后再来将他风光大葬!秦师兄泉下有知的话,也必会同意我们这么做的!”

    李梓新自秦连死后,眼中的杀机便越来越是强盛,一张红润的俊脸因是失血已是显得苍白,眼下却是越发得惨白。他哑着嗓子道:“我来开路!”

    “五、六……”龙皓天慢慢悠悠地数着,却是不停地打着手势,安排众人将黄羽翔几人给围了起来。

    黄羽翔与单钰莹互看一眼,道:“那好,李兄弟与刘兄、温兄开路,海若保护心儿,我与莹儿断后!”

    六人齐齐点头,这当儿连赵海若都没有与黄羽翔唱起了反调,却听龙皓天已是数到了八。

    “九!”话音刚落,两大宗师的十来个弟子已是齐齐向黄羽翔七人发起了攻击。

    一般人总要等到对方数到十的时候,才会将战意拔到最高,数前面几个数字的时候,心却是最为紧张,龙皓天他们选在此时进攻,倒是颇合战术。

    黄羽翔连卑鄙一声也没有骂出来,便已经看到查刚拓的盾牌迎头打了过来。

    “呀!”他大吼一声,流明剑已然出鞘,寒光闪过,气势滔天的迎向查刚拓!

    此时情势危急,已是容不得他藏拙,“浩然一剑”已然发动!

    狂霸的心法驾御之下,黄羽翔的心中已是万念俱无,壑幸裁挥辛硕苑降拇嬖冢皇且唤;映觯∫蛭庖唤v螅械亩鞫冀桓创嬖冢?br>

    恍如电光石火,两年兵器正要相接之际,突然旁边伸出了一截短棍,奇快无比迎向黄羽翔的剑身。

    “叮——”“轰——”一记清脆的金属交击声中,流明剑与盾牌、短棍已是重重地交击到了一起。随即便是轰然一阵巨响,流明剑剑僧上发出奇亮无比的青色光华,顿时将盾牌、短棍一起给挡了回去。

    “登登登”,查刚拓与龙皓天齐齐后退三步,止不住的全身一阵微颤!

    龙皓天原本跟在查刚拓的身后,他吃过黄羽翔这一招的苦头,在两人兵器正欲交击之际,忙身形一纵,抢到了查刚拓的身侧,与他合力挡下了黄羽翔这声势惊人的一击!

    黄羽翔也颇不好受,虽然将两大高手硬生生地逼退,但他们两人的联手之力岂能等闲视之!他浑身也是一阵气血翻腾,若不是这些天对内力的操控越发来得精妙,这一击上力量聚而不散,节省了好多内力,恐怕一时半会还不能回得了气来!

    饶是如此,仍是咽喉发甜,难受得直欲喷出血来。

    他一身功力原是从血与火的战斗中得来,虽然身体难受,但却早已习惯,浑身的气势受到“浩然一剑”的刺激,已是开始发出君临天下的庞大压力。

    沈复言自一进到客厅后,便一直喝着闷酒,眼神懒散无比。但七人一动,他正好瞥到了赵海若,无神的双眼中顿时爆射出无穷无尽的光彩,深邃得如同星空一般没有尽头。

    众人动手之时,他却只是将眼睛放在赵海若的身上,便是半刻也没有眨动一下,直到黄羽翔骇人的气势传来,他才耸然一惊,略有几分动容地向黄羽翔看去。

    扭头再看了赵海若一眼,沈复言轻轻一叹,终于收回了恋恋的目光,仰天“咕嘟咕嘟”喝了老大几口酒,脸上又现出了往日的落寞之色。

    查刚拓天生异禀,气力绵长,才一颤之后,已是回过气来。他是个武勇之人,见黄羽翔能够一剑劈退他与龙皓天两人,顿时大起战意,扭头对龙皓天用蒙古语道:“师弟,这个人让我一个人来对付!”

    龙皓天摇摇头,道:“不行!此人不除,对师尊的大计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师兄,可不能因为你的好战而对师尊的计划起了什么影响。”

    查刚拓气得哇哇大叫,但却也不敢不听他的话,以致坏了师父的大事。叫声之中,他又舞动着盾牌冲了上来,虽然不能单挑独斗黄羽翔,至少也要与他硬拼几招,略慰渴战之心。

    黄羽翔气势正盛,岂会怕他!流明剑一圈,已是奇快无比地迎了上去。

    查刚拓身体的强横远在龙皓天之上,他这一招攻出的时候,龙皓天仍是手足发麻,极难动弹,便是欲与他合击也是不得!

    “锵!”一声闷响传来,流明剑竟然与盾牌僵持住了。

    两人齐齐“哇”地一声,吐出了老大一口鲜血来。这次查刚拓下了狠意,任是黄羽翔的“浩然一剑”如此了得,他竟是硬挺着丝毫不退,但这一剑上的劲道便是张华庭也要岂惮三分,他岂能如此便宜便招架下来。

    内腑一片翻腾,查刚拓终于吃受不住,踉踉跄跄地连退五六步,每退一步,便都要吐出一口鲜血,但退到最后一步时,他猛然站定,乌黑的脸上一片神光湛然,显然身体虽是负伤,但战意却更是高昂,连内力也似是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他再度挥舞起盾牌来,谁知才一举起,一块大盾牌顿时化为了两截,没有握手的那一边顿时掉落在了地上。他微微一怔,随即便大喝一声,举起残缺的盾牌再度砸了上来。

    龙皓天终是回过气来,与查刚拓合力向黄羽翔击去。黄羽翔的“浩然一剑”虽然沉厚莫名,但合两人之力,却还是能够硬架得下来,虽然龙皓天极不喜欢这种战术,好似就凭蛮力在硬拼一般,但查刚拓要如此打斗,若是自己不配合他的话,说不定便要被黄羽翔逐个击破了。

    黄羽翔虽是将查刚拓击退,更将他的兵器破成了两片,但查刚拓的天生神力倒也是不容小视,震得他浑身都欲散了似的,差点儿连剑也握不住了。

    他心知查刚拓体力过人,若是光与此人对敌,当可以以力硬拼,但身旁还有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龙皓天,当时他的“碎星大神通”还差点让他魂飞魄散!若是再与查刚拓斗力的话,恐怕便要被龙皓天乘隙而入了。

    待到查刚拓的盾牌逼近,身形微微一偏,已是让了开去。长剑收束在胸,静神留意龙皓天。查刚拓虽然力大招猛,但以他的轻功而言,却是远远不能对黄羽翔构成威胁,但龙皓天此人却是一身神通,虽然内力还赶不上查刚拓,但杀伤力却是远在他之上。

    龙皓天手中的短棍化作判宫笔,直向他的胸口点去,凌厉的劲风已是让黄羽翔透体生凉。

    “嘿!”黄羽翔低喝一声,流明剑挑出,直刺龙皓天的印堂。他的长剑及远,后发而先至,正是攻敌之必救。

    龙皓天微微一笑,身体一侧,已是避了过去,手中的短棍却是顺势而下,直敲向黄羽翔的脚背。

    这当儿查刚拓又是举了个盾牌砸了过来,看他一脸大怒的样子,显是在气愤黄羽翔竟然不敢与他以硬碰硬地架上几把。

    黄羽翔这时除了后退之外,便只有硬架一途了。但他身后就是张梦心与赵海若,若是后退的话,自己便起不了断后的作用了!当下一咬牙,狂吼一声,也不顾两人的兵刃,突然流明剑横削,向两人的腰间横扫过去。

    若是查刚拓能够拦得下此剑,龙皓天便可以乘势伤了黄羽翔!但他眉头一皱,却是不敢冒险让查刚拓硬挡此剑试试,看他是否能在这一剑之下护得了两人的性命!毕竟刚才那一击之下,查刚拓连自己的兵器都化为了两截!

    脚尖点地,龙皓天已是飘飘疾飞,退出了剑势所及!向查刚拓一瞥,却见这汉子正一脸兴奋的举盾向黄羽翔迎去,不禁暗骂一声笨蛋!像黄羽翔这种耗力极大的剑法,只需暂避其锋,等对方胜极转衰的时候,便可以一举将对方击伤败亡!

    “啊!”查刚拓一声虎吼,手中盾牌已然与黄羽翔的流明剑再度碰撞在了一起!一声极其低沉的闷响之后,查刚拓手上的盾牌已是化为星星点点,凌乱地散飞到场中各处。

    而他硕大的身躯也被两兵相击时的巨大力量给震得凌空飞起,在他的一声怪叫中,已是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黄羽翔执剑正对龙皓天,剑尖森然直指此人,沉声道:“龙兄,若是你刚才不退的话,小弟恐怕已是不能站着与你说话了!”他虽是一鼓作气将查刚拓击飞,但自己也是颇不好受。

    龙皓天淡淡一笑,道:“无妨,反正有得是机会!只要今天不让黄兄走出这个大门便是!”

    黄羽翔暗暗皱眉,这个龙皓天软硬不吃,并没有中了他的激将之计。

    查刚拓跌得重,爬得却是更快,已然又冲了过来,突然伸出了右手,对着黄羽翔翘了翘大拇指。蒙古人崇尚英雄,黄羽翔能凭一己之力将他这个蒙古第一大力士连续三次击退,已是让他大起赞佩之情。他性情爽朗,想到什么便做什么,倒是让黄羽翔微微一怔。

    不等黄羽翔有什么反应,他的大脑袋左看看右溜溜,突然弯下腰来,一声闷喝之下,双手之中已是多了块三尺见方的大理石砖来。

    黄羽翔暗呼厉害,这个粗鲁汉子好像是铁做的一般,吃了他三记“浩然一剑”,竟仍似没事人一般,身体之强横,当真是从所未遇!

    “呀!”佩服归佩服,打还是要打!查刚拓举起石砖直向黄羽翔砸去,虽然这石砖不若盾牌趁手耐用,但胜在体大沉重,仿佛一座小山般向黄羽翔直压过去。

    龙皓天却是没有与查刚拓分进合击,只是游伏在黄羽翔的身侧。

    但黄羽翔却是不敢对他存下丝毫大意之心,心知肚明他的杀伤力远在查刚拓之上。流明剑刺出,直点在大理石砖上。他若是再用“浩然一剑”,难免要给龙皓天可乘之机,长剑点出,却是留下了四成力道护身。

    “砰!”大理石虽然质地坚硬,却也匹敌不过流明剑的锋利,况且两大高手的合力之下,这块大理石岂能幸存之理。一片乱尘飞舞之中,这块大理石已是化作了一团粉末!

    黄羽翔狂退三尺,身侧的龙皓天却是没有乘势攻击,显是在等待更好的机会。

    因为没有使出“浩然一剑”来,这一记拼斗上,却是查刚拓占了上风。他眼睛一眨,显是有些不可置信,突然又低下身来,重新搬起了一块大理石砖来。

    “啊!”他再度大叫一声,向黄羽翔直砸过去。

    黄羽翔暗暗叫苦,若是换了个时间地点,定然要让他尝尝“浩然一剑”真正的厉害,但此时此景,却是容不得他意气用事。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向大理石砖硬架过去,继续充当破坏郑家家当的罪魁祸首。

    “砰!”黄羽翔的气血再度翻滚起来,而查刚拓像是上了瘾一般,不停地拆搬起郑家的地砖来,一连十数下,三人的周围已是出现了一个红渣渣的地表来,再也找不到半块完整的地砖来。

    查刚拓砸完最后一块地砖,正要再度弯腰,却见周围全是泥土一片,便是巴掌大的砖头也是找不出来。他一愣,两手抓头,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要再做些什么。

    适正此时,龙皓天忽动,短棍如电,直向黄羽翔的头顶敲去。

    黄羽翔与查刚拓硬拼十余下,虽然每次都预留了几分内力,仍是浑身气力却已折了个七七八八。而对方的内力却是还在他之上,若不是仗着手中利器的便宜,早被查刚拓乘势击败了。

    不需要神经的反应,身体已经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右臂举起,流明剑已是迎向了龙皓天的短棍。

    “叮”,一股大力涌下,黄羽翔原来就气力渐衰,哪当得住龙皓天的蓄力一击,流明剑一歪,短棍已是乘势而下,仍是向他的头顶敲去。

    一时之间也来不及多作思想,黄羽翔赶忙身体一侧,左手已是护在头顶之上。

    “卡”地一声,短棍重重敲在了黄羽翔的手臂之上,厚重的压力之下,已是将黄羽翔的手骨打断!若不是这短棍先被他招架了一下,依着短棍之上的力道,足以将他的左手给生生砸断!

    黄羽翔后退三步,痛楚之下,额头之上已是泛出了黄豆般大小的冷汗。

    龙皓天收棍直立,一副不惊不喜的样子,道:“黄兄,看来你们的大势已去了!”

    黄羽翔眼光微微一扫,却见己人众人都是大大地落在了下风。温漠然的对手仍是博儿赤古,刘恒依然单挑郑冶剑,两人原就不是对方的敌手,落败只是时间问题。而李梓新的对方却有两人,一个是高丽的李东英,另一个正是赤莲香,显然此女对他最是怀恨,虽然手中已没有了兵器,但出手之间,依然狠辣无比。而李东英却是个使剑好手,绝不贪进冒然,守得中规中矩,以致他这个开路先锋根本就开不出路来。

    赵海若的对方也是两人,却是高丽的郑明旭和尹秀珍,这两人都是使剑。所有人之中,以这三人斗得最是眼花缭乱,寒光激闪中,剑气横飞,让张梦心根本插不进手。

    尹秀珍的功夫与赤莲香倒是差不多在仲伯之间,但郑明旭却是明显高出了这个师妹一截,两人合击之下,已是占了上风。

    唯一游刃有余的便是单钰莹这个女魔头了,她的对手虽然也有朴西清与金先宇这两个高手,但她的功法一旦冲到“死寂天下”的境界,两人都为她暗灭嗜杀的气势所慑,任她游走腾挪,丝毫奈何不了她!但高丽这边尚有两个年近六旬的老头站在一边没有动手,看他们虽然佝偻着背,但想必只是真人不露相吧!

    但黄羽翔最最岂惮的却是沈复言,这个场中的最强高手却始终在一边喝着闷酒。奇怪的是,他这个酒葫芦虽大,但照他这般饮法,早应该喝完才是,怎得他喝来喝去却始终还有剩下!

    左手已是完全不能动弹,锥心的痛楚却是将他的战意给完全燃烧起来,双目大睁,黄羽翔举剑森然一直龙皓天,冷冷道:“若是在下要死在此处的话,你们都要与我陪葬!”

    语声并不是十分得森冷,但龙皓天却是浑身都起了一丝震颤,他微微定了下神,道:“既然黄兄这么急着想要送死,那就让我来送你一程吧!”

    身形再度向黄羽翔扑去,短棍在递出之时,突然幻化出了千万道瑰丽无比的幻影,如同千万道流星一般,直落向黄羽翔。

    痛意刺激之下,虽然战意大升,但内力一时半会却是恢复不过来,硬拼之下,当然全无获胜之道,黄羽翔猛然脚步一错,已是让开了少许。他的内力含有雷电的特性,恢复起来比较快,欲借退避之机,恢复几分功力。

    但论到武技,黄羽翔哪里是龙皓天这个蒙古第一高人弟子的对手,除开他的“浩然一剑”之外,他的剑术当真是没有丝毫可取之处。龙皓天早料到他定然不敢硬生生地架下他一招,已是在计算他的退路。见他后退,手中短棍也是应变急速,又向他追递过去。

    这一下黄羽翔已然陷入了绝对的被动,仓促之间向后匆匆递出一剑,好在他虽慌却还不乱,这一剑还算中规中矩,直指龙皓天的胸口。

    “叮叮”,两道光影一闪,已是将黄羽翔的流明剑荡开,龙皓天直踏中宫,万千道光影直打向黄羽翔上背心!

    已是退无可退,黄羽翔只得将全身的内力全部聚到背心之上,硬受对方这一击!

    “砰砰砰”,仿佛敲鼓一般,龙皓天每一记攻击都是硬生生地打在了黄羽翔的身上。

    黄羽翔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猛然“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浑身每一根骨头都仿佛要碎了似的,五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一般,难受得让他只想一动不动静静等着死亡的来临。

    单钰莹、张梦心一个个美丽的倩影飞过他的脑海,他硬是给坐了起来,脸色惨白一片。逆天而行的功法受到连续重击,已是开始流转开来,但身上只有痛楚,没有愤怒,却是难以将身体的潜能给激发起来!

    “小贼!”单钰莹见黄羽翔受伤,猛地惊叫一声,向黄羽翔疾扑而去。朴西清和金先宇虽然都是当世高手,但对上她这种奇快无比的速度,却是丝毫办法没有,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几分惊讶恐惧!

    她的身形才刚扑出,一边的两个佝偻老头早有准备,已是拦到了她的身前,四只枯如木槁的手掌向她推了过去。凝厚的掌风之下,竟是生生将单钰莹给遏停下来!

    “温师兄!”与此同时,只听张梦心惊呼一声,温漠然被博儿赤古一锤打在了腿骨之上,身形踉跄而退,却被一边的郑仕成拣了个便宜,一剑刺向他的后背。他原值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际,勉强将要害避过,左手肩骨之处还是被刺了个透心凉!博儿赤古适时赶上,补上一锤,正中他的胸口!

    温漠然猛然大叫一声,握箭向博儿赤古刺去。但手才伸出三寸,便再也用不出力来,双手一垂,已是跌倒在了地上。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张华庭已是连死两个徒弟!

    张氏门徒都被各自的对手缠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温漠然横尸倒地,都是救援不得。赵海若浑身紫气直生,剑上的威势大增,猛然将郑旭明与尹秀珍逼退,向温漠然移动过去。

    “啊——”黄羽翔虎吼一声,终是从心底最深处燃烧起了仇恨的快感,浑身都流淌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刺激得每一根神经都似要爆炸一样。胸口仿佛被塞满了东西,饱涨得直欲裂开似的!

    痛楚依然在灼烧着每一根神经,但黄羽翔却是几近愉悦地享受着这种感觉!既然别人可以让自己痛苦,便也让对方尝尝这种滋味吧!漆黑的眸子在一瞬间变成了赤红色,黄羽翔仿佛从地狱中爬出的复仇使者,渴望着仇人的鲜血。

    骇人的气势开始无止无境地攀升起来,一波一波在大厅中荡漾开来,“啪啪啪”,一连串的脆响声传来,所有放在桌上的茶杯水壶全部一一被黄羽翔霸道的真气被震成了粉碎。

    “呀!”浑身的怒意似是找到了一个宣泄点,狂暴的真气涌入流明剑内,顿时生出一道两尺来长的剑芒,黄羽翔冷冷地看着龙皓天,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最最头痛的就是这种能在生死存亡之际暴发出无比潜力的家伙!龙皓天眉头紧蹙,饶是以他的武功修为,也是在黄羽翔此时狂霸的气势下大受影响,似是连神经都开始呻吟起来。浑晒不住的无力感传来,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尚比自己年轻一两岁的青年人,而是让他尊敬害怕无比的摩珂罗!

    要知道,黄羽翔的精神修为在当初可是连四知以联手之力都吃了大亏,龙皓天虽然杰出,但毕竟不比黄羽翔刀头舔血的惨烈生涯。此时黄羽翔一旦冲上近乎暴走的状态,哪里还能与他相抗!

    突然之间,狂涌的气势仿佛撞在了一座高山之上,竟是无法再向前推进一寸。黄羽翔立时生出感觉,赤红的双眼已是向对方望去,正是沈复言!

    沈复言终是将酒葫芦收了起来,如同山岳一般地站在龙皓天的身前,所有压过去的气场顿时如惊涛拍岸,都被一一弹射回来。他虽然还没有拔刀出鞘,但整个人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刀,傲立在天地之间。

    ——卷九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