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优劣立判
    郑仕成的脸色一阵变幻,手中的宝剑扬了再扬,终于还是没有出手。武功越是高明之人,越是能够感受到张梦心在这一招上的后势有多厉害。此时她仿佛昏睡中的巨龙,只要稍一触碰,便会引起强烈的反噬。从眼前张梦心表现出的气势来看,若是被这一招轰个正着的话,估计便是连一根完全完整的骨头也剩不下来。

    夺人心神的压力越来越是强烈,让郑仕成的每根神经都感到了莫名的震颤,一如昔年他跟随父亲练武之时,毕恭毕敬地聆听父亲的教诲,丝毫也起不了抗争之心。

    他犹豫了半响,终是垂下长剑,低声道:“张小姐不愧是张宗师的女儿,郑某自愧不如!”

    国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毕竟失面子是小,万一丢了性命,那郑家即使日后称王称霸,也与他没有半分关系。便算是被追谥个太上皇什么的,又有什么用呢!

    这样一来,双方又成平手之局。韩清月这边的人都是一片惊讶,早听说张梦乃涫且淮谑χ螅词遣欢涔γ训浪恢辈刈荆缰沓曰⒉怀桑?br>

    张梦心微微一笑,将流明剑放了下来,突然之间,一股沉厚的力道以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推展过去。郑家这边的有些人都是低嘿一声,退出了好几步才算站稳了脚步。

    “郑前辈承认了!”张梦心俏生生地向黄羽翔走去,行到近处,突然左眼一眨,嘴角勾起了一道迷人的微笑。

    “大哥,你觉得我怎么样?”张梦心将流明剑插回他的剑鞘中,笑兮兮地道,“你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啊!”

    黄羽翔点点头,道:“你的‘自然之道’倒是使得像模像样的,究竟是怎么被你胡弄出来的?”

    “被你看穿了啊!”张梦心丁香玉舌轻轻一吐,道,“什么胡弄?这么难听!这可是爹爹特意教给我的,专门用来吓唬那些武功比我高,又没有大哥高的人!”

    “怎么说得跟绕口令似的!”黄羽翔左手拉着她,右手牵着单钰莹走到自己几人的座位旁。赵海若一见他走来,立时将脸藏了起来。

    “嘻嘻”,张梦心得意地笑了起来,道,“爹爹发现心儿竟然拥有魔教的‘红日照天下’*,而且体内全是先天真气,能与自然非常容易得结合,所以就教了心儿一个偷机取巧的办法,利用‘红日照天下’能够提升功力的特性,模拟出‘自然之道’来!格格,大哥,你看郑老头果然上当了!”

    “怪不得刚才你收剑的时候真气会外流,原来你根本控制不住你的内力,别人还以为你特意要让他们看看这一招的威力呢!”黄羽翔也是笑了起来,突然眉头一皱,道:“若是对方换了像是查刚拓一般的蛮横之人,恐怕便不会顾虑太多,早就一盾牌砸上来了!心儿,你若是没有真正练成‘自然之道’,可千万不能再这么冒险了!”

    张梦心眼珠子一阵转动,露出了可爱的眼白来,道:“我就是吃准了这家伙必然不会冒险,才会这么做的!你以为人家像你一般鲁莽吗?是不是啊,单姐姐?”

    单钰莹点点头,深以为然地道:“不错,这小子就是爱胡闹闯祸,让人一天到晚替他提心吊胆!”

    如果再说下去,恐怕又要翻出陈年旧帐来了。黄羽翔忙向秦连看去,道:“秦兄,这次看来要你出马了!”对方派出的正是韩清月。

    秦连低哼一声,表示知道,站起身来向韩清月走去。

    “秦兄,自苏州一见,韩某就特别想与秦兄较个高下!想知道到底是秦兄的‘五岳手’厉害,还是韩某人的‘逐月惊风掌’来得高明!”韩清月的眼神中爆射出一团精光。

    秦连沉声道:“既然韩兄如此跃跃欲试,就以三掌定胜负吧!”

    韩清月微微一怔,道:“好!既然秦兄想要这么快去见阎罗王,韩某人也没有什么异议!”

    “韩兄,半月不见,你耍嘴皮子的功夫好像又有长进!就是不知道你掌上的功夫是不是也一样厉害?”秦连丝毫不动声色。

    韩清月哈哈大笑,道:“我原还道秦兄只是个木讷汉子,想不到口锋竟也是如此之厉,倒还是小看秦兄了!”

    秦连拉开马步,左掌前、右掌后,道:“请!”不再与他多言。

    韩清月脸色一紧,他虽然一直在调侃秦连,实是对他大为岂惮,原想在语言上将秦连激怒。不料秦连虽然看似高大粗壮,却是心思极为沉稳,并没有落入他的圈套。

    他深吸一口气,顿时将所有的杂念全部抛在脑后,道:“请!”

    秦连大喝一声,猛然向韩清月冲去,双掌也在同一时间推了出去。

    人未至而力先及。韩清月面色凝重,猛然之间身形暴闪,双掌也是推了出去。

    秦连这一掌纯朴扎稳之极,但掌上的劲风却是奇大无比,仿佛能将整个大厅摧毁似的。而韩清月的掌力发出之际,却是半分破风之声也没有,但他的双掌所经之处,周遭的空气突然起了一丝极为剧烈的波动,仿佛煮沸的开水一般,正在不断地翻滚着。

    双掌相抵!

    没有众人想像中的巨响声,也没有砖破人飞的景像,两人双掌相抵之时,竟是没有丝毫动静,仿佛两人只是和和气气地将双掌放在一起而已!

    众人都有些不太适应的感觉,就好像明明知道天上要打雷了,已是将手伸到耳边准备捂着,但就是只见闪电横飞,却是丝毫也没有雷声,颇有些难受。

    正值此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韩清月与秦连已是分了开来,纷纷向后激射开来。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重物触击声传来。秦、韩两人仿佛怒矢被激射而出,速度奇快无比,将所遇之物纷纷撞得粉碎。

    最后只听“怦怦”两声,两人俱是撞到了厅墙之上,将厅墙一下子撞了个粉碎,这才能够缓得住身形。

    众人都是面有惊色,想不到两人的比掌竟是如此浩然博大。黄羽翔吃过秦连的苦头,知道他一身功力有多么了得,韩清月在这一掌上看似竟能与秦连平分秋色,当真是极为了得!

    两人不约而同地从墙外走了进来,浑身都是散发着让众人隔了老远都能感受到的强烈战意,只是两人皆有些灰头土脸的感觉,倒是颇让人觉得好笑。

    “我看,不用第三掌了,若是秦兄的技仅如此,这第二掌便能让秦兄一命归西了!”韩清月的脸色突然变成了一片青蒙蒙的,随着他的话声,竟连手足颈部等露在外面的部位,也都纷纷染上了一层青色,奇怪的是,他的双掌却仍是原来的颜色。

    “青煞白玉掌!”秦连低低说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得凝重。

    黄羽翔将脸转向张梦心,道:“心儿,他用得是什么功夫,怎么会如此奇怪?”

    张梦心也是脸色极为凝重,道:“如果他这种掌法真得是青煞白玉掌的话,那可就极为麻烦了!相传青煞白玉掌乃是百多年前‘青魔’的成名绝技,专破内家真气,极是厉害!除非修成先天真气,不然的话,任何内家真气在‘青煞白玉掌’之一,都没有半丝抵御之力!后来‘青魔’遭到百余个武林好手的围击,终于葬身华山山下,怎得他的功夫会碌碌传到了塞外呢!”

    这青煞白玉掌的名字倒也颇合韩清月的现状,浑身发青,双掌却是一片雪白,若是改在半夜里现身街头,估计能吓死一大帮人。

    “那秦兄岂不是糟糕之极!唉,早知道就应该我上场的!”黄羽翔抓耳挠腮,颇有后悔着急之色。

    张梦心淡淡一笑,道:“大哥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秦师兄还未臻至先天之境,但爹爹的‘真阳诀’他也曾稍有涉猎。在‘真阳诀’的护体之下,又有秦师兄的深厚的内力,自保应该没有问题,但要击败韩清月的话,倒真是件麻烦事!”

    说话之间,秦连的双掌之上已是如同镀了一层金,发出淡淡的黄色光晕。

    黄羽翔轻咦一声,秦连这架势倒是与当初的白乘风颇有几分相似,只是白乘风已做乱箭之下的冤魂,倒也有几分物是人非的感觉。

    “心儿,秦兄这一招算是什么功夫?”黄羽翔简直把张梦心当作无所不晓的百事通了,什么不懂就向她问去。

    张梦心苦笑一下,道:“大哥,这个我也不知道!”

    “真笨!”赵海若忍不住骂了一声,眼睛一瞥到黄羽翔正向她看来,忙将头颈垂下,喃喃道,“秦师兄只是将‘真阳诀’的力道用到了手上,自然就是这样的了!”

    黄羽翔嘴里虽然说着话,眼光却只溜赵海若一下便放回了秦、韩两人的身上,只见两人俱是缓缓抬步向对方走去。

    两人的气势已是催发到了顶点,浑身真气鼓荡,每走出一步,地上便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足迹,直陷到大理石中。总而言之,郑家的这个客厅已是被破坏得支离破碎,看来必要大修不可!况且还有黄羽翔这个专门搞房屋破坏的人还没有出手,此人的“浩然一剑”、“灭世之剑”都是极尽破坏的绝招,一旦用上来,恐怕这座客厅便要步了青荷剑派那间礼堂的后尘了!

    “嘿!”两人俱是沉哼一声,双双向对方推出双掌。

    一股无可名状的沉闷感让每个人都感觉到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难过得想要吐血!

    秦连与韩清月相隔半丈,狂暴的真气便已经冲撞成了一片,再也难以寸进。

    “呀!”韩清月再度大喝一声,整个人突然又往前直突过去。他的脸色在一瞬间恢复成了原本的颜色,但双掌却是变得绿油油的,直向秦连推去。

    “啊!”张梦心惊呼一声,失声道,“原来这才是‘青煞白玉掌’的真面目!”浑身发青,只是在蓄力而已,直到给予轰然一击的时候,浑身的真气才会涌到手上,将双手染成了绿色!

    赵海若拍手笑道:“格格格,真是好玩!秦师兄,给他点厉害瞧瞧!”

    叫声未落,韩清月已是冲到了秦连身前,两人四掌已是打到了一起!

    一股极为古怪的力道犹如尖锥一般,仿佛在自己的双掌刺开了一洞,痛得连浑身的血液也要倒流了!秦连身处其境,终是明白了“青煞白玉掌”的功意,原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将所有的真气聚合起来,仿佛针刺水牛,即使对方的劲道远在自己之上,但己身的力量却胜在集中,当可突破对方的防御而将对方一击败亡!

    韩清月的功力原就不差他多少,此番秦连如何能够阻止得了对方,浩荡的内力已是顺着他的双臂直往胸口涌去。

    韩清月颇有几分得意之色,原来若是凭着真实本领互斗的话,胜负也是五五之数,即使自己能够取胜,也要在千招以上。但秦连却偏偏要与他这个身擅“青煞白玉掌”的人拼掌,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正得意间,只觉双手一紧,已是被秦连双手握住,在秦连的大喝声中,他的双掌猛然被秦连推回,重重地撞在自己的胸口之上。一股奇大的力道顿时狂涌直入,自己的护体真气虽是浑厚无比,但大半的功力已是用到了“青煞白玉掌”上,如何还能挡得了对方如此浩荡的内力!只觉胸口一痛,自己的双手连着秦连的双掌已是撞断了胸口的肋骨,在“格格格”几声脆响之中,四只手都是没入他的胸腔之中,整个内腑已是被秦连的力道冲击得乱成一片。

    四手分开,韩清月踉踉跄跄地连退几步,鲜血从他的的身上狂流而出,转眼之间,衣襟脚下,都已经满是血迹。猛然“哇”地一声,他吐出一口鲜血来,血中兀自带着片片杂物,估计便是腹中碎成一片的内脏了,颤声道:“你好厉害,在我的掌力之下,竟还能反击,真是好毅力!”

    秦连却也不比他好上多少,他性格坚毅,此番又是为师门而战,当真是宁死也不肯认输。本来他在“青玉白煞掌”的劲道之下,原可以抽身而退,纵使负伤,凭着他的修为,也不会有多大的关系。但他一心求胜,索性大撤内防,任凭对方的内力冲击他的身体,却是将全身的内力全部用到了双掌之上,全凭硬力,将韩清月的双掌逼回,但自己的内腑也在青煞白玉掌的掌力之下碎成一团,再也找不到半块完整的内脏。

    惨烈的气氛顿时笼罩了全场,众人没有想到他们在第二招上便生死相搏,斗得如此残酷!众人为这股杀伐凄厉之意所笼,竟是一个都没有稍动一下手脚的意思。

    韩清月将满是血迹的双手向天际升出,喃喃道:“大漠,我的故乡,我要回来了!”成群的牛羊,一眼望不到的草原,连绵的群山……韩清月已然感觉不到身体的痛楚,在微笑之中,突然仰天倒下。

    “师兄!”赤莲香等人终是大叫起来,纷纷向韩清月扑去。

    “你、你、你……”赤莲香在短短的时间内连缓死了两个师兄,才哭红稍敛悲色的双眼中再度流下了两汪清泪,指着秦连却是说不出话来。

    “秦师兄——”黄羽翔这边的人也是拥了过来,张梦心的手才刚搭到秦连的身上,却见他已是应手而倒。

    温漠然忙将秦连扶抱起来,伸手在他的脉门一探,突然悲声道:“秦师兄已经死了!”

    原来秦连至死都要为张华庭撑着脸面,竟是死了也站得稳稳得!

    “什么?”黄羽翔等人都是大惊色失色,生怕他情急之下糊涂,刘恒也伸出手来,放到了秦连的脉门之上。

    他摇了摇头,满脸的黯然之色,道:“秦师兄他……真得去了!”

    “秦师兄——”张梦心已是哭了出来,这个亦兄亦父的中年人实是与她有着极深的感情,眼见他身体毫无异状,却是已然生死相隔,一时之间只觉头晕气闷,已是昏倒在了黄羽翔的怀中。

    黄羽翔抱着张梦心回到座位之旁,吩咐单钰莹道:“莹儿,你好生照看着她!”抬步向龙皓天走去。

    还没有走到近处,却见赵海若突然抽剑在手,挡在秦连的身前,森然直指一众蒙古高手,冷冷道:“本小姐心情很不好,谁想出来受死!”

    秦连与韩清月倒是公平比武而死,又是个双双败亡的局面,双方都已经替自己报了仇。但与自己相处了好几年的亲人突然阴阳相隔,心情岂能平静,只是没有想到第一个发飙的竟是赵海若!

    龙皓天眉头一皱,正欲说话,却是听到几声“嘟嘟”的声音传来,伸手拉住了正欲暴跳的赤莲香,脸上现出一丝奇怪的神色,道:“黄兄,没有想到今日的比斗竟已是死了三人之多。若是各位还不敛一下自己脾性的话,可能这里躺下的尸体便又要多几具了!”

    黄羽翔虽是与秦连并没有多深厚的情义,但对他的为人却是极为敬佩,见他身死,也是心中大痛。只是秦连是死于公平比斗,这番怒气却也只能放在心底,眼见龙皓天竟然说出了这番话来,顿时怒气上涌,沉声道:“那依着龙兄,咱们又该如何呢?”

    龙皓天突然展颜一笑,道:“黄兄一定是在奇怪我会用什么方法将各位的魂魄都留在此处吧?嘿,你不用急,我会告诉你的!不错,凭着师尊门下一脉,即使加上郑家的高手,也难以将各位一网打尽!”说到高手两字时,眼睛向郑仕成一瞥,嘴角边还勾起了一丝微笑。

    “龙兄请说,在下洗耳恭听!”黄羽翔越是遇到大事,心情反倒越是平静,也愈发来得沉着。

    “黄兄想必在奇怪既然在下要将各位杀死,又何必还要来上一场比武呢?嘿!”龙皓天收起笑容,复道,“一来,我是想看看各位的实力,二来,也是在等几个人!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将两个师兄弟也折在这里!”

    他双手倒剪,对着客厅外面扬声道:“李兄、朴兄,请进来一叙!”

    七八个人影出现在门口,向龙皓天走来。他们几人走得看似很缓,但脚下却是极快,转眼之间便已经走到了龙皓天的身边。

    黄羽翔看向最后一人时,心脏不禁猛然跳动起来,那人是个三十来岁的邋遢汉子,浑身不修边幅,身材颇是瘦长,他左手提个酒葫,正在不停地向口里灌着酒。他满脸沧桑落莫的表情,每喝一口酒,眉头都会皱一下,残酒顺着他的嘴角滴下,将他的整件上衫都给打湿了。

    但让黄羽翔震惊得并不是他的外表,也不是喝酒时的邋遢相,而是他腰间那把刀给他带来的震悚感!他虽然没有拔刀出鞘,但每当他的右手不经意地滑过腰间刀柄时,整个人顿时散发了一股惊天动地的威慑感,便是昔日对阵张华庭,所感受到的气势也只比他稍稍强上几分而已!

    天底下竟然还有在实力上如此接近张华庭之人!而且很明显,对方肯定不是另外两大宗师——另外两大宗师岂会如他一般落魄不修边幅!

    “龙兄,怎么不给在下等介绍这几位仁兄呢!”黄羽翔压下心中的惊惧,脸上仍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瞧我这记性!”龙皓天朗声一笑,道,“这位是李东英李兄、朴西清朴兄、郑旭民郑兄、金先宇金兄、尹秀珍尹小姐,还有这位——”他看了看那个让黄羽翔都惊悚不已的男人,却是怔了一下,向离他最近的李东英道:“李兄,不知道这位也是尊师的弟子嘛?”

    李东英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轻蔑之色,道:“正是,他叫沈复言。不过龙兄大可以不用去理他,他早在六年前便已成为废人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求师父的,竟然让他也来到了中原!”

    黄羽翔微微色变,没有想到这李东英竟敢如此小视这个沈复言,转头向沈复言看去,只见他依旧在不停地喝酒,怎么看都没有半丝绝顶高手的样子。他心中已然想到,这沈复言定然从不显露武功,只有像他这般在精神修为上已到颠峰之人,才能感觉到对方无与伦比的强大!若是与他为敌的话,黄羽翔完全没有半分胜算!

    “当然,想必黄兄也应该猜到了,这几位都是来自高丽的!”龙皓天脸上的微笑越来越是浓烈,“不过黄兄可能没有猜到,他们的师父便是高丽第一击技大师,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金焕成金宗师!”

    虽然已经有几分猜到,但听他道来,黄羽翔几人都是轻咦一声,仍是为这个消息而震惊:如此说来,另外两大宗师已然要联合起来向张华庭发难了不成!

    “还有,黄兄可别指望张宗师跑到此地来救诸位了!”龙皓天微微耸一下肩头,抬起右手食指在眼前轻摇一下,道,“家师和金宗师已然亲自去迎接张前辈了,恐怕便要同诸位一样,只能让后辈每年在此时凭奠了!哈哈哈!”

    一桩桩的消息纷至沓来,黄羽翔这边都是脸色大变,若是另外两大宗师抛下脸面,联手合击张华庭的话,任他修为再深厚,也只能以饮恨收场了!

    张梦心才刚刚清醒过来,恰恰听到了龙皓天最后的一句话,一张俏脸顿时煞白无比,颤声道:“爹爹!”娇柔躯摇摇欲坠,单钰莹忙伸手扶住了她。

    “黄兄,在下还想再劝一句,只要你立誓向我效忠,我便可以不与你计较两位师兄弟的大仇,依然对你重用!”不理赤莲香已然色变的脸孔,龙皓天神光灼灼的望向黄羽翔。

    黄羽翔淡淡一笑,道:“龙兄好像身分不低啊,这种深仇大恨都可以一手抹平!”

    “我原是劝黄兄归降的,怎么黄兄反而套起了我的底来!”龙皓天失笑起来。

    “既然如此,龙兄便不必再废话了,我们兵刃上见高下吧!”黄羽翔轻拍一下剑鞘,满脸的豪气。他愈挫愈强,经历了几番生死之局后,早将神经练得无比得坚毅。

    “黄兄难道认为你们可以从高丽与蒙古高手的联手之下逃出生天吗?”龙皓天眼睛看向黄羽翔,道,“若是你们束手就擒的话,我倒可以考虑一下给你们一条生路!”

    所谓困兽犹斗,若是被黄羽翔他们临死之前反扑一击的话,可能自己这方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只有大大地打消他们的死斗之心,方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