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出乎意料
    单钰莹已然在功法上冲到了“红日照天下”*的最高境界,与张华庭一战之后,虽然功法、内力没有什么进益,但精神修为却是开始疯涨起来。赤莲香会有如此反应,实是被她强大的精神修为所影响!

    能将精神与肉体的力量结合在一起,便是迈向宗师级别的台阶了!单钰莹以女子之身,原是吃了体力上的亏,但却神奇般地修成了“红日照天下”*,以弥补自身功力不足的缺点,又屡获奇遇,冲破后天的束缚,达到了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先天之境!而在与张华庭一战之后,终于在精神上也得到了极大的煅练,开始进军宗师级的进境!

    虽然她此时的精神修为远远不能与张华庭相提并论,但对上赤莲香这个对手,却是稳稳地将她吃定。

    这一战,赤莲香未战便已经输了!

    赤莲香娇叱一声,地上的马鞭仿佛重获生命,猛然间弹跃起来,再度向单钰莹挥洒过去。她虽然心中惊惧,但却是更加得不服气,以她公主外加蒙古第一国师弟子的身份,岂能在另一个女子面前俯首称臣!

    黑色的鞭影仿佛游动的灵蛇,突然之间幻化成了万千条,从四面八方向单钰莹卷去。

    随着她鞭子的舞动,惊人的劲气也向单钰莹狂压过去,间或有几鞭抽在地面上,顿时将底下的大理石打成了片片碎碎,纷纷激扬到了空中。而较大的石粒又被飞舞的鞭影打碎,化成更小的颗粒,整个大厅渐渐灰尘迷漫!

    郑仕成板着张脸,也不知道家中的地砖被她如此破坏,会不会心痛。不过郑家反正财大气粗,应该不会在乎这几块大理石吧!

    单钰莹丝毫不为所动,浑身虽然已无往昔的黑光缭绕,但所有飞进她三尺之内的灰尘俱都化为一团灰烬而掉落在地。她任凭赤莲香将鞭法发挥到淋漓尽致,没有丝毫干涉于她。到得后来的时候,索性将双眼闭上,纯以精神将赤莲香的长鞭锁定,无论她从何方攻来,只需食指轻弹,便能将对方的攻势化解得干干净净。

    “狂龙乱舞!”随着赤莲香的一声娇叱,整根长鞭突然轻颤起来,如同蛟龙抬头,向单钰莹怒抽过去。她的气势再度飙升,乌黑的长鞭突然像是抹上了一层金色的磷粉,发出“啪啪啪”地巨响!整个大厅仿佛浸在了水中,而赤莲香的马鞭却是水中的蛟龙,正在兴风做浪,劲气乱涌之下,仿佛大厅都在晃动一般。每个人都生起一股自己的身体正在浮动的错觉!

    “好家伙!”黄羽翔心中暗赞一声。虽是分属敌我两方,但赤莲香长得实在是俏丽无比,而实力当真是不俗,这一招使来将她的修为完完全全地表现了出来!若不是她的对手正是单钰莹,恐怕这小子便要大声叫出来了!

    单钰莹的双眼猛然张开,乌黑的眸子在一瞬间变成了赤红色,只是身后那道赤红色的光环却没有出现。

    这“狂龙乱舞”恐怕是赤莲香压底箱的功夫了,这一招使来,连单钰莹也不敢轻忽以对,功意已是冲到了“红日大圆满”的境界。

    “啪啪啪”,一连串的巨响声传来,赤莲香的马鞭已是将单钰莹团团缠住。

    博儿赤古大喜,用蒙古话道:“师妹赢了?”

    单钰莹的武功之高,让韩清月这边的人都是大皱眉头,恐怕只有龙皓天与查刚拓才有实力与她一较高下。但见她居然被赤莲香的马鞭缠住,俱是大喜。要知道,在赤莲香的马鞭缠绕之下,便是巨岩也要被挤成了一团碎屑!

    龙皓天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道:“没有!”

    赤莲香心中有数,自己的马鞭看似将对方缠住,但在距离她身体三寸之处便虚空而停,被一股无形劲气给生生挡住了。

    单钰莹微微一笑,身后的赤红光环已然显现。一点声音与征兆也没有,缠绕在她身上的马鞭突然化作了一团乌有,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余势不消,身后的光环突然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一下子将赤莲香先前辛辛苦苦布下的气场给冲击得支离破碎!

    仿佛一个大浪打来,众人俱是身体微震,纷纷感受到了单钰莹强大无比的力道!

    赤莲香的心神已然与马鞭结合在一起了,此时马鞭受损,她自己也是如遭重击,猛然后退一步,仿佛被人在胸口狠狠地打了一拳,一张白里泛红的瘟扯偈鄙钒孜薇取?br>

    单钰莹抬起莲步往赤莲香挪去,凝厚的压力如山岳一般向赤莲香压了过去。

    韩清月这边都紧张起来,知道单钰莹的修为远在赤莲香之上,连她威力最强的“狂龙乱舞”都被单钰莹轻易破去,便可想见两人的功力的差距有多大了!

    赤莲香突然小嘴一嘟,将剩下的半截马鞭重重地扔在地上,嗔道:“不打了!不打了!我打不赢你!”转身便往龙皓天这边走去。

    单钰莹一怔,不过见她已然认输,却也不能再追击于她,微微耸一下肩,退到了黄羽翔身边。

    黄羽翔轻轻握了一下她的纤手,心中却是想道:“这赤莲香到底是天真浪曼,当真是不想打了;还是她心机深沉,明知道打不赢,便认输以保实力呢?”

    龙皓天突然站起身来,扬声道:“什么时候魔教与张宗师也勾搭到了一起呢?”这家伙眼光不赖,竟然认得出单钰莹所使的功夫。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莹儿乃是我的妻子,所谓出嫁从夫,她以前虽然身属魔门,但既然已经嫁与黄某,便不算是魔门中人了!再说了,无论怎样,魔门尚算中原一脉,此番是抵御异族,自是比某些出卖自己良知的人要强得多!”

    “你——”郑仕成大怒失色,双眼瞪着黄羽翔,直欲喷出火来!

    “既然如黄兄所说,女子出嫁从夫,那么张小姐已然嫁与了黄兄,便与张宗师再无关系。此间之事,应该也与黄兄无关啊!”龙皓天抓住了黄羽翔的语病。

    “哈哈哈”,黄羽翔又是一番大笑,笑得爽朗这极,让人觉得龙皓天完全是胡说一气,没有丝毫站得住理的地方,“心儿虽然嫁与了我,但在下也非鄙薄之人,难道老丈人家有事,我这个做女婿的要袖手旁观不成!”

    龙皓天微微一笑,道:“黄兄果然口绽莲花,小弟自愧不如!”复坐到椅上,不再说话。

    “下一场谁出战呢?”等两人舌战结束,刘恒沉声问道,眼睛却是瞄到了温漠然的身上。

    温漠然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绝不会给师父丢脸的!”手中提着他那把绿色的大弓,向场中走去。

    黄羽翔眉头微皱,对张梦心道:“温兄虽然修为不差,但使用弓箭适合在远处进攻,如果近身拼斗的话,可能便要吃亏了!”

    张梦心转头对他妩媚一笑,道:“大哥你放心吧,温师兄其实是我们师兄弟之中武功最是博杂之人,他手中的弓、箭皆可以当作兵器来用!”

    黄羽翔却是摇摇头,道:“所谓术业有专攻,温兄既然通晓这么多的兵器,必然没有专研一门的来得精奥!听你道来,你们师兄弟几人只有海若和刘兄修到了‘紫气东来’的境界。秦兄是带艺投师,功法不对;而李兄弟年岁尚轻,修不成也不足为怪,为何温兄身为岳父的大弟子却是进境最慢呢?”

    张梦心终是面有忧色,道:“这么看来,温师兄浑身都是兵器的特点反倒成了他的致命伤了?”

    黄羽翔点点头,道:“若是在两军相斗的时候,温兄的长箭势大及远,必能直取敌酋,但在武林中人的拼斗之中,却是只有敌人在远处时才有优势,万一对手冲到他的近处,必然陷于被动!”

    两人说话之间,韩清月这边已是派出了博儿赤古出战。不同于其他师兄弟的高大,这博儿赤古身材倒是只有中等,也略略偏瘦了一些。

    黄羽翔面色凝重,道:“恐怕这个家伙精于轻功和贴身搏击,这一场,看来温兄不好对付啊!”

    果不其然,温漠然除了射出第一箭让他狼狈招架之后,便被他突入到了近处,无法再发出第二箭。

    博儿赤古使得是两把小锤子,仿佛木匠一般,绕着温漠然不停地敲击起来,模样儿甚是好笑。

    但温漠然却是丝毫也笑不出来,博儿赤古每敲出一锤,必有一股凌厉的劲风直透过来。他左手执箭,右手拿弓,顿时与博儿赤古斗到了一起。

    温漠然倒真是技艺博杂,竟可以把长箭当作利剑来用,而长弓的弓弦极为锐利,在他的真气贯注之下,如同剑锋无异,而弓身又极是坚韧,既可挡架,又可以结合弓弦当锁子钩用,端得是奇妙无比!但正如黄羽翔所言,温漠然虽然擅使各种兵器,却是失之精通,对上比他差得对手,那倒是无妨,但遇到博儿赤古这个实力毫不逊色于他,又精通贴身肉搏的高手,顿时显得缚手缚脚。

    两手交手百余招,温漠然终是左手吃了他一锤,连长箭也拿捏不稳,掉落在了地上。

    温漠然脸色微变,满脸的失望痛心之色,道:“兄台果然武功高强,小弟自叹弗如,这一场,小弟想不认输也不行!”他出师已经四年多了,今日一战却是他第一次败北,而且是为师门争夺荣誉的关键之局,也难怪他输了之后会如此失落颓废。

    博儿赤古傲然一笑,也不理他,径自向自己的阵营走去。

    “温兄,你不用放在心上,反正现在只是各胜两场,我们是绝不会输的!”黄羽翔淡然笑道。

    温漠然一声不吭,倒在椅上,双眼轻闭起来。

    韩清月又将下一个比斗之人给选了出来,却是郑家的老一辈高手郑冶剑。

    郑冶剑成名之时,黄羽翔这边的人除了秦连之外,都还没有出世。此人功力之深、经验之老,恐怕已是座中诸人之冠了!

    刘恒站了起来,道:“黄兄要压轴,秦师兄又不擅用兵刃,这一战便由我接下了!”

    他们都知道黄羽翔与张华庭比斗的事,出发之前,张华庭也曾略略提到了黄羽翔,言下对他颇为赞赏之意,先不管他是否是老丈人对女婿的自夸,但能得到中原第一高手的赞赏,实力绝不会差到哪去。

    刘恒继承了张华庭的衣钵,“真阳诀”也达到了“紫气东来”的境界,算得上年青一辈中的佼佼之选,但对阵郑冶剑的话,胜负恐怕是三七之数,就算凭着郑冶剑老到的经验,也有七成取胜的把握。

    两人都是使剑的高手,一旦对上仗,立时剑影摇曳,劲气四射。两道白光从东打到西,又从西折到了东。

    过不多时,刘恒便已经将功意提升到了“紫气东来”的境界,连手中的长剑也微微泛起了一层紫色。

    这“真阳诀”不愧是张华庭成名武林的绝顶内功心法,刘恒立时声势大振,一连串的攻击之下,压得郑冶剑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温漠然双目闭上才一会,便重又将注意力集中到场中。他自己输了一场,使双方变成互为平手的局面,若是刘恒再输了此局,实是陷入了极为被动失利的局面。

    眼见刘恒攻势如潮,不由地道:“这一局看来刘师弟赢定了!”冰冷的脸上一扫漠然的神情,颇显兴奋之色。

    黄羽翔与秦连交换了一个眼色,黄羽翔面有忧色地道:“若是刘兄有秦兄深厚的内力做为支撑,当可以将郑冶剑一路压制下去,终可突破对方的防守而取得胜利。但恐怕不等郑冶剑露出破绽,刘兄首先便要内力无以为继了!”

    虽然刘恒的剑术足以与郑冶剑相提并论,但终是吃亏在比郑冶剑少活了那么多年上,比起做战经验,却是差了个老远。郑冶剑虽然始终处于守势,但却如汪洋中的一叶孤舟,虽然风雨飘摇,浪大船晃,却终是稳稳当当得没有倾翻。

    韩清月那边显然也看清了这一点,都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再过两百招,郑冶剑终是发起反攻,一举将气力渐衰的刘恒给逼退回去。一连十数下连续交击,已是震得刘恒右手发麻,差点连剑也拿捏不住了。

    刘恒再退两步,突然收剑而立,道:“郑前辈武功高明,晚辈自叹不如,这一场是晚辈输了!”他不愧是一代宗师之后,即使认输,话声之间仍是清朗平和,没有丝毫躁意。

    郑冶剑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欣喜之色,他以大欺小,方要斗过三百招后,才能凭着比对方多修练了四十余的内力将对方击败,实是胜不为武。

    刘恒回转到自己这边,向黄羽翔苦笑一下,道:“这下有些麻烦了!”张梦心此局必输,那就要秦连与黄羽翔连赢两场才能维持不胜不败的局面。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不妨事的!”正在思忖直接让张梦心认输之际,却见张梦心已然俏生生地站了起来,向他道:“大哥,你将流明剑借我一下!”

    黄羽翔一怔,道:“你不用比了,我和秦兄会扳回后面两场的!”

    张梦心傲然一笑,道:“张家的门人,岂有不战而认输的道理!”

    刘恒双掌一击,道:“师妹,果然好样的!”话锋一转,复道,“不过今日一战却是生死相搏,丝毫大意不得!若是让师妹受到了些许伤害,日后让我们有何面目去见师父啊!”

    “我不管!”张梦心已是扑到黄羽翔的怀中,将流明剑给抽了出来,直直向场中奔去。

    “黄兄,你不将她追回来吗?”刘恒眉头大皱。

    黄羽翔向场中移前一些,道:“心儿外柔内刚,她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她的!便让她试试吧,若是不行的话,我会在旁边照拂她的!况且,她的武功也还可以!”看过那日她与张华庭交手的一击,威力倒还不差,只需让她支撑个十来招,尽了心意,再将她拉回来。

    见对方竟然派出了张梦心出场,韩清月这边都是大喜,他们这边还剩下韩清月、龙皓天与郑仕成三人,无论是谁,想必都能将张梦心轻易拿下。这样一来,便已经取得四场胜利,立于不败之地!

    但若是韩清月或龙皓天出战的话,郑仕成绝对赢不了秦连或是黄羽翔,最后一战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想到这里,郑仕成已经走了出去,脸色尴尬的迎向张梦心。他身为四大世家之一的掌权人,如今却要对付一个柔弱纤纤的妙龄女子,当真是让他大觉无颜。好在对方今日绝难走出这里,也不怕传出去让他声名扫地。

    韩清月与龙皓天相视微笑,接下来只需两人随便赢下一场,张氏一门便已经败了!

    单钰莹也移到黄羽翔的身边,低声道:“小贼,咱们为什么要跟他们一场一场比武啊!又没有外人在,他们想要杀我们的话哪需要这么麻烦,直接打就可以了,还要这么罗嗦干什么?”

    黄羽翔一怔,心中却是思忖起来:“若是郑家要讨个公道的话,便应该当着武林人士的面;若是摩珂罗要与张华庭一争长短,互比门下技艺的话,更应该召告天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张华庭的门下击败,以打击张华庭在中原武林人士中神一般的地位!可为什么偏偏要关在这里比斗呢?即使分出了胜败,双方都可以耍赖不认,郑家搞得此次约斗天下皆知,可为什么厅中没有半个其他武林人士呢?”

    “听韩清月与龙皓天的谈话,他们分明是要设计杀死自己一行,但为何要多此一举来场比武呢?照他们目前的实力来看,怎都不可能将自己几人擒杀,难道还有未现身的高手吗?”

    “还是说,龙皓天知道自己的计谋败露,又重新想出了什么计谋吗?”

    他越想越是奇怪,越是没有头绪,连张梦心什么时候与郑仕成开始打了起来也不知道。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见张梦心白衣飘飘胜雪,流明剑剑寒如冰,随着她的轻舞飘摇,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与人打斗,倒像是洛水之神,正在翩翩起舞!

    郑仕成虽然老脸羞红,但下手却是又快又狠,郑雪涛之死虽然出于绺由自取,但归根结底还是此女之祸。他对这个儿子极为疼爱,此时颇有仇人相见之恨,又想着自己的身分,实是不宜与女子缠斗,便想在三数招之内结束战斗。

    岂料张梦心的身形极为得油滑,一连十余招过后,竟是连她的半片衣角也没有碰着。

    刘恒微微一笑,对温漠然道:“师妹已经将‘九宫迷仙步’练倒了六成火候了,不比我们差多少了!”

    温漠然点点头,道:“师妹以前不能修习内力,偏偏又颇好武功,什么武技都被她学了些,想不到今日却是派上了用场!郑仕成虽然身为四大世家的家主,但武功在八人中却是只能排在最后,刘师弟,你说师妹有没有取胜的机会?”

    刘恒失笑道:“师兄,你是太想赢一场了吧!师妹能够习武不过一个来月,你怎么能让她一步登天打败四大世家的家主呢!”

    温漠然也笑道:“就怕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说不定郑仕成便要折在师妹手里说不定!”

    半天没有说话的赵海若见黄羽翔已然离自己远远的,立时将椅子移到了温、刘两人的身边,道:“怎么样,心姐姐厉害吧!都是我教她的!”

    “你?”温、刘两人互看一眼,刘恒道:“该不会也是你怂恿师妹出场比斗的吧?”

    “是啊!”赵海若答应得没有丝毫犹豫。

    “唉,师妹若是有个闪失,你叫我如何向师父交代!”刘恒终是微微一叹,心想这个顽皮姑娘教出来的徒弟又会高明到哪去。

    赵海若眼睛一眨一眨,羞赧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了!”

    “没有人在夸奖你!”

    郑仕成冷哼一下,终是将郑家的家传剑法给使了出来,瞬时之间,纵横的剑气已是在场中激射纷飞。

    黄羽翔心中大急,一拉单钰莹的纤手,道:“莹儿,我们让心儿认输吧,反正她她已经打了十余招了!”

    单钰莹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道:“听心儿说,张伯父传了她几招剑法,威力很大!”

    黄羽翔仍是不减忧色,道:“岳父传心儿功夫,也就十几天的功夫,她就算天资再高,这么几天,能有什么进展?”

    一句话刚说完,张梦心突然暴退一丈,举剑指天,沉厚莫名的气势已是齐聚她的剑尖之上。一时之间,她仿佛一尊傲立的女神,充满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气!

    郑仕成为她的气势所赫,硬是没有趁势追出。

    “自然之道?”黄羽翔万分惊讶,想不到张梦心竟也能使出这等终极绝招来!要知道,便算是赵海若,虽然功力不比单钰莹逊色多少,但却是输在了功意之上,要让她发出自然之道,恐怕还需要十年以上的苦修之力!

    张华庭真乃神人也,竟能在十余天内让一个原本只谙内力的女子通晓这等连神鬼都要变色的超强技法!

    流明剑雪白的剑身发出一丝淡淡的黑色光晕,浩荡的劲气在她的剑尖之上盘旋不止,仿佛蓄满了洪水的水库,只需稍稍受到外界的刺激,便会倾泄直出,将所有的一切都冲击成片片碎碎!

    郑仕成骇然色变,以他的修为阅历,当然知道张梦心这一招的威力有多强!便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硬捍此等人力难以匹敌的惊世之技。

    黄羽翔惊喜之余,却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与丁平、张华庭都曾交过手,对自然之道也算有些熟悉了,总觉得张梦心这一招自然之道有些怪怪的,但一时之间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况且,张华庭如果能够让自己女儿在十来天内修成自然之道,当无不教另外五个徒弟之理!怎么看怎么想,张华庭都不是那种挟技自珍的小气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