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互有胜败
    查刚拓突然叽里瓜啦地又说了几句,伸手指着赵海若,哈哈大笑起来。

    即使赵海若听不懂蒙古话,也知道他定是在讥笑自己是个女子,说些看不起女人的话。这妮子原就是个无法无天之人,哪能容别人对她无理。盛怒之下,顿时将对黄羽翔的异样感觉抛在脑后,“真阳诀”已然运转如意,双眸之中隐隐有一道淡紫色的光晕。

    “你叫什么叫,你还不是女人生的吗?”管他听得懂听不懂,赵海若岂能在口头上吃了对方的亏,立时回骂了过去。

    她虽然行事古怪,不按常理,但为人却是十分的机敏。这查刚拓虽然大大咧咧地站着,但浑身气势天成,极具威慑之意,显然外功已是修到了绝顶境界。

    娇躯轻轻一晃,已是滴溜溜地绕着查刚拓转起了圈子,猛然之间,白光一闪,袖剑已出,直圈向查刚拓的脖子。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查刚拓初时还看不起赵海若这个小姑娘,但见她出手之间,森冷的剑气已是将浑身每根毫毛都刺激得直竖起来,便知道这小姑娘实是劲敌!

    单手扬起,一圈乌光闪过,已是架在赵海若的剑僧上。

    “哐”一声巨响,赵海若翻飞出了两丈,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笑兮兮地道,“你这个大黑柱力气好大,把我的手都振酸了!”落地之间,已是将袖剑收了起来。她甩甩了右手,作出一副受痛的表情。

    韩清月与龙皓天对看了一眼,都是对赵海若表现出的实力大感惊讶。这查刚拓虽然武技不是他们师兄弟中的顶尖之流,但却胜在一身蛮力,由外入内,修成了一身极为强悍的内力。单以力道而论,已是摩珂罗座下弟子之冠。

    原以为对方必会派秦连出战,以秦连强悍的修为,方能与查刚拓一较高下。但万万想不到对方竟派出了赵海若这个小丫头,虽然知道她曾一剑击败“小碎花剑”张忠,但毕竟只是传说而已。这查刚拓可是他们两人深知熟识的,还道赵海若在他的一磕之下,必然会震得剑毁人亡,谁知却仅仅是让她手酸而已!

    赵海若溜了一下查刚拓手中的兵器,却是一个圆形的盾牌,同他的皮肤一般,都是灰灰的,只是四周都镶着极为尖锐的刀片,寒森森地直冒蓝光。

    她从未见过此种兵刃,当下大起好奇之猓觳阶叩讲楦胀氐纳砬埃溃骸按蠛谥憧炖创蛭野。毖劬χ惫垂吹乜醋潘种械亩芘疲薏坏冒锼倨鸨欣磁蜃约骸?br>

    查刚拓又不知道她的脾性,还道她看不起自己,竟然送到了自己的门上来,当下哇哇地大叫几声。在蒙古,女子的地位更是低下,查刚拓又看不起汉人,自是将赵海若的轻视当作奇耻大辱,右手一抡,那块大盾牌顿时旋转起来,如同一片乌云向赵海若的腰间斩去。

    “格格格”,赵海若一阵娇笑,身形翩若惊鸿,在盾牌袭身的一瞬间纵闪开来。

    查刚拓一击落空,顿时将盾牌狂舞起来,追着赵海若打去。

    赵海若仿佛遇到了一件极为好玩的玩具,脸上现出兴奋的神色,总是在盾牌袭身前纵闪开来,嘴里从来没有停止过嬉笑的声音。

    这查刚拓的内力修为实是高深之极,这盾牌原是极为沉重的武器,在他的抡舞之下,却如一张薄纸一般,显得一点份量也没有。但厅中却荡漾起他浑厚的内力,如同水波一般,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旁观众人为了比斗方便,原就腾出三丈见方的空地,但查刚拓沉厚的内力却如惊涛拍岸,饶是众人隔得老远,仍是能感觉这股惊人的力道直压心肺。

    黄羽翔这边都是内家好手,自是夷然不惧,但郑家这边虽也是高手尽出,但岂能与黄羽翔等人相提并论!在这股力道的逼压之下,都是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留在原地的,也只有郑冶剑、郑仕成、郑雪英以及另外三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郑雪英虽然留在原地,却只是在强自支撑,一张粗旷的脸上已是青筋直跳!赤莲香轻轻一嘟小嘴,脸上满是鄙夷的神情。

    赵海若开始还能纵跃自如,但五十招之后,整个空间全是查刚拓浩荡惊人的内力,以致她的身法都有些滞涩起来。

    黄羽翔虽然内力大进,但比之查刚拓,却也是自叹弗如。转头向张梦心看去,只见她双眉紧蹙,一副紧张莫名的神情。

    知道她关心则乱,将右手伸出,握住了她的纤手,道:“你放心,这家伙虽然一身蛮力,海若还及不他,但也不会相差太多。况且,海若的身法远在他之上,绝不会有危险的!只是这家伙长力绵绵,仿佛永不会累一般,兵刃又极是擅守,在他强横内力的操控之下,当真是如同铜墙铁壁一般,不知道海若怎么才能突进去!”

    若是换作是他,当可以以“浩然一剑”和对方硬拼一击。估计他的蛮力再横,也赶不上张华庭浩荡无比的内力,定然会不支退开。如果他的盾牌是凡铁所制,当可以一击将其粉碎!只是在他的内力反噬之下,若是自己也踉跄后退,估计便伤不了对方了!

    查刚拓一连百余记,齐齐击了空,突然停了下来,恼怒得哇哇大叫,冲着赵海若又是叽里呱啦的一大堆话。意思是你这小丫头光会躲闪,怎得不与他打斗,若是还要如此,便要算她输了。

    赵海若又听不懂他的话,耸耸肩,心中却想着如何才能将他的盾牌给夺了过来。

    叫声方停,查刚拓右脚跺地,大理石所铺的地面顿时被他踩出了一道深深的印记,整齐划一,仿佛半边身体都深陷其中一般。突然之间,那块大理石附近的八块地砖齐齐发出“嘣”的一声,纷纷碎成无数块。

    这下子连黄羽翔也是微微变色,想道:“没有想到这个大个子看来浑浑噩噩的,怎得一身内力竟是如此精纯!”若是真气驳杂,脚底下那块大理石定然首先碎成一片。但此时却是脚底那块只有一个脚印,余下的八块纷纷破碎,显然他的内力已是纯厚无比,溢出体外之后,还能控制如此长得距离!

    韩清月扬声道:“赵姑娘,查刚拓师弟说,若是你还一直躲让的话,便要算你输了!”

    赵海若小嘴一撇,道:“大黑柱,你神气什么?本小姐难道还会怕你不成吗!”

    说罢,猛然纵起,袖剑再出,疾刺查刚拓。

    刚才她一意玩耍,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本身的实力,如今受韩清月一激,顿时将凌厉的气势展现出来,不断地冲击着查刚拓原先布下的力场,随着她一剑的刺出,仿佛一把巨大的锤子,重重地敲开了所有拦在身前的异物!

    查刚拓咧嘴一笑,手中的奇形盾牌又舞动起来,向赵海若重重地磕撞过去。

    他的兵器本就沉厚,体积又大,一旦舞起来,仿佛一道乌光将自己团团围住,当真是密不透风。赵海若若想从正面进攻的话,势击首先要破开他厚重无比的盾牌。但一旦硬拼起来,恐怕也只有三大宗师能够稳胜于他,如黄羽翔、秦连之流,胜负便在五五之间。

    赵海若猛然之间一个后仰,左脚支地,右脚抬起,向查刚拓磕撞过来的盾牌踢去。

    那盾牌原是向她的腰间削去,这么一来的话,顿时又击了个空。查刚拓轻嘿一声,手中盾牌收发由心,已是自上而下向她的腰间劈落。

    赵海若出脚奇快无比,趁着他起手之际,已是冲破盾牌的封锁,在他的右腕上猛然踢了一击。适当此时,查刚拓的盾牌也轰然撞下。

    黄羽翔只觉右手一痛,原来张梦心惊急之下,反手抓住了他的右手,长长的指甲已然深深地掐到了他的肉中。黄羽翔知道她心中紧张,又不能运功抵抗,反将她伤了,只得强自忍住痛,没有发出痛哼来。

    白光一闪,赵海若手中的袖剑迅捷无比地架在了盾牌之上。

    “轰”地一声闷响,查刚拓手中的盾牌猛然被反弹起来,势道之大,竟是连他也扎不稳马步,“登登登”连连向后退出七八步,这才站稳了脚步,黑脸之上一片通红。

    赵海若受到他这么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整个人却是“吱”地一声,硬生生地破开底下的大理石砖,深深地陷了进去,直没到大腿处。一张俏脸上紫气萦绕,整个人肃穆端庄无比!

    若不是她的内力修为极是了得,恐怕便要在查刚拓如此猛烈的一击下化为一团肉泥了,但她有“真阳诀”护身,身体实是强横之至,竟是远在脚下的大理石砖之上!

    “嘿”,赵海若左手一拍地面,整个人顿时蹿了起来,随着她起身的动作,身下的衣物顿时化作千万只飞舞的花蝴蝶,漫天飘散起来。她的身体虽是强横,但衣物却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穿破地面之际,已是被划成破烂一片。

    双条修长如玉的大腿,晶莹剔白,极富有弹性,赵海若单手插腰,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露光,满脸的气恼之气,怒狠狠地瞪着查刚拓。

    这副打扮,倒是与赤莲香有得比。

    张梦心惊呼一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却见身边青影一闪,黄羽翔已是纵跃而出,挡在了赵海若的身前。

    黄羽翔沉声道:“这一场我们认输了!”笑话,这赵海若俨然他的囊中物了,岂能让别人大饱眼福。

    赵海若欲待反对,但看到他的背影,心跳又是没来由地一阵加快,脑子昏昏沉沉的,哪还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待到神智略复,却是已经回到座位上,身上也披了一件青袍,遮住了她乍泄的春光。

    见张梦心正看着自己,赵海若忙道:“心姐姐,其实我没有输,都是那个臭小子把我拉下来的……我一见那小子脑袋里便没有了主意,心姐姐你一定不能食言,要教我不怕那臭小子的方法啊!”

    韩清月这边的人都是向查刚拓叽哩呱啦地说了一通,自是恭喜之词。但查刚拓却是没有一丝高兴的神情,眼睛直盯着赵海若,满是兴奋之意。他生平遇敌,从无人能将他逼退,但赵海若既是一个女子,年龄又是如此稚嫩,力道却是如此巨大,已是让他起了惺惺之意,颇想与她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

    韩清月道:“承蒙黄兄礼让一场,不知你们这次会派谁出场呢?”

    在张氏五徒中,赵海若武功之高,俨然还在秦连之上,黄、张、李三人原想让她取个开门红,没有想到女子的身份竟成了她落败的原因。三人面面相觑,这该拿下的第一场却是意外落败,实是有些打乱了计划。

    李梓新突然闷声不响地站了起来,向场中走去。

    黄羽翔三人对看一眼,刘恒高声道:“这一场,我们请李梓新师弟出战!”

    韩清月与龙皓天略一商量,人群之中却是站起了一个三十来岁的高大汉子,虽然还赶不上查刚拓的身形,但也相去不远。

    “我们便请萨摩多师兄出战!”韩清月微微一笑,这李梓新用剑,但萨摩多却是使双钩的好手,这一场,又将稳操胜券!

    萨摩多慢慢走向李梓新,他不像查刚拓那般漆黑,反是皙白无比,若是光看他的肤色,完全是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

    “请!”这萨摩多竟然会说汉话,向李梓新轻轻说了一句。

    李梓新毫不理他,俊俏的脸上木无表情,只是右手握在剑柄之上,缓缓将长剑抽了出来。

    萨摩多也是将双手扬起,双钩仿佛噬机而动的灵蛇,直直对着李梓新。

    横剑在胸,李梓新突然道:“你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什么?”萨摩多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失笑道,“你凭什么认为不但可以赢我,还可以杀了我!”

    “这便是你的遗言吗?”李梓新冷冷地看着他,不知为什么,萨摩多竟然浑身都起了一丝颤抖,仿佛这个年轻人是地狱中的恶魔,正在择人而噬,而自己正是那个不幸的人!

    他明知道若是被对方的气势压倒的话,便是处在了下风。但李梓新的眼神太过无情冷酷,竟让他这个久经刀光剑影的大高手感受到了极为浓厚的死亡气息。

    李梓新看着他,仿佛正看着一个死人一般,清明的眸子中没有丝毫感情。

    “叮”,手中长剑发出一声清鸣,李梓新身形忽动,仿佛游鱼一般,向萨摩多逼近过去。

    萨摩多压下所有的胡思乱想,凝神面对着这个与年龄不符,满身杀气的年青高手。双钩顿时挥洒开来,两条乌龙盘旋着他的身体,将自己护了个水泻不通。

    以两人的兵器而论,萨摩多却是占了老大的便宜,原是应该主动进攻。但他岂惮李梓新适才所发出的杀气,竟是不敢抢先出招,先是将自己防御起来,欲等看清了李梓新的招式,方才拟定反击之计。

    李梓新掩至,身形突然纵起,在空中盘旋起来,向萨摩多卷袭而去。

    “叮叮叮”,一连串清脆的兵刃交击声传来,李梓新已是突入到萨摩多的身前。

    萨摩多却是不惊反喜,这几下兵刃交击,他已是试出李梓新的深浅,虽然为他如此年轻就拥有此等深厚的修为而暗暗惊讶,但对方的功力却并没有超过自己,甚至还比他逊上一二分。

    左手之钩划向他的右胁,右手上的利钩却是削向了他的咽喉。他占了两把兵刃的便宜,而且钩在先天上对剑有克制之用,李梓新冒然突进到此,必然要让他付出极大的代价。

    猛然之间,李梓新突然将左手举起,挡在了自己身前,身形却是继续往前扑去,长剑迅捷无比的向他的胸口疾刺!

    “龙翔九天!”李梓新低哼一声,“灭杀!”

    “噗”地一声闷响,萨摩多左手之钩重重地打在李梓新的左手之上,但却没有想像中的手断血流,只是深深地嵌到了他的臂上,在萨摩多的惊愕之中,华丽的剑光闪过,没有丝毫停顿犹豫,李梓新的长剑已是洞穿了他的胸口。

    浑身的力气顿时随着鲜血的狂涌而消失殆尽,右手上的攻势再也发不出去,在李梓新颈边半寸处停了下来。萨摩多踉跄后退三步,左手中的钩子已是掉落在地,他满脸的不可置信,道:“你怎么知道我左手之上的攻击是虚招,右手才是杀招之伏!你只要刚才左手稍稍吃痛,右手没有平时的速度,便会先被我刺到,为什么……”

    双眼一阵暴突,萨摩多似是死不瞑目,非要等听到李梓新的答案才肯闭目。

    李梓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回身便往回走。

    “哇!”萨摩多仰天大叫一声,颓然摔倒在地,已然气绝!一代高人之徒,在蒙古纵横无敌,没有想到甫入中原,便被一个年仅十七,功力还略逊于他的年青人一剑灭杀,当真是冤枉之极!

    韩清月这边都是乱哄哄起来,纷纷抢到萨摩多的身边,又是一阵叽哩呱啦。赤莲香猛然走向黄羽翔这边,对着李梓新道:“小子,你竟然敢杀了我师兄,我非要将你碎尸万断不可!”

    黄羽翔这边也颇为萨摩多的身死而震惊,这么一来,两大宗师算是结上了深仇大恨,再无化解的可能了。只是两人的胜败分得太快,纵是黄羽翔想要阻止李梓新杀人,但浑没有想到两人竟会在一招间便生死已判!

    李梓新原来才刚坐下,闻言又站了起来,冷冷地向她看去,目光之中没有半丝感情!左手之上,鲜血兀自在点点滴下。

    乍看他如同金童一般的样貌,赤莲香竟有几分意乱情迷的错觉,随即又被怒意充斥了所有的心神,恨声道:“死在战场之上,乃是我们每一个蒙古勇士的最大愿望!你光明正大地杀了他,原也是公平之极。但你为何还要让他死不瞑目,你说!”

    李梓新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情,冷冷道:“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说那么多的废话干嘛!”

    “你——”赤莲香又气又急,她原是蒙古某一族的公主,自幼便被摩珂罗收为弟子,向来颐指气使,无不如意,便是几个师兄弟,也是当她宝一样地捧着,从来没有违逆过她。况且,她的美丽在关外也是少有,平日不知被多少人追捧,以致养成了自大傲慢的脾性,哪能容得李梓新如此不将自己当回事。

    气怒之下,已是将兵器取了出来,却是一根一丈来长的马鞭。

    她恨恨道:“第三场由我出场!矮冬瓜,你敢出来吗?”她的身材修长,远在李梓新之上,这“矮冬瓜”的三字批语,倒也是中肯。

    “师妹,万万不可!”韩清月忙阻止赤莲香,又对黄羽翔等人道,“按规矩,打过的人便不能再上场!贵方这次又会派何人上场呢?”他的眉目之中虽然也是隐含怒气,却是强自克制住了。

    “师兄,难道你竟看着萨摩多师兄就这么死去吗?”赤莲香双目已然红肿起来,颇是楚楚可人。

    “你不要胡闹!”韩清月怒声道,“萨摩多师弟死在战场之上,原没有半丝遗憾,难道你想要让他在死后蒙羞吗?”转而低声道,“反正他们今天绝不可能逃脱出去的,你就先忍一忍,给我赢了这一局!龙师弟正看着你呢!”

    赤莲香回头向龙皓天看去,只见他目含鼓励,不禁俏脸一红,点了点头。

    “这一场我来打吧!”黄羽翔见到美丽的姑娘,不禁大起怜香惜玉之心,生怕双方杀红了眼,都是不死方休,忙挡在了前头。

    单钰莹对他微微一瞪,道:“哼,这个对手交给我了!”将他扯到了一边,还不忘了加了一句:“大色狼!”

    韩清月等人已是将萨摩多的尸体搬出了客厅,只是地上兀自残留着一大滩的血迹,极是触目惊心。

    两个美丽的女人便隔着这滩鲜血而站,赤莲香狠狠道:“既然那个矮冬瓜不敢应战,那就算你倒霉了!”

    一来不是辱骂黄羽翔,二来她对李梓新也没有多大的好感,单钰莹轻轻一笑,道:“好啊,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眼光一瞄她弹挺的酥胸,心中却道:“这番邦女子真是不知羞耻,怎得敢穿这种衣物见人,连肚脐也是露了出来!啧啧啧,这么些的布料也算得上是衣物吗!不过,她的胸部可真是大,却不知道她吃些什么东西才能长这么大的!若是我……”

    正胡思乱想中,赤莲香已是踩步直进,一声娇叱中,马鞭划过七八个圈圈,向她抽了过去。鞭未至,而劲风先到,凌厉的劲气已是铺天盖地向她狂涌而去。

    食指伸出,轻轻在狂卷过来的马鞭上弹了一下。两女充盈沛然的劲气顿时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在“红日照天下”*的功意之下,单钰莹的力道已是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大增长,弹指之下,整根马鞭突然一阵抖动,像死蛇一般掉落在了地上。

    韩清月等人骇然失色,这马鞭柔不受力,便是赤莲香也是借助挥手的动作才能挥洒如意。像这种软兵器,最是不怕遇到内力深厚之人,但单钰莹竟能凭着弹指的动作,便能将马鞭上的力道化尽,显是内力已达登峰造极之境,除了龙皓天、查刚拓之外,恐怕无一人能在内力与她一较高下。

    死灰暗灭之气突然充斥着整个大厅,无边的黑暗仿佛暗夜降临,单钰莹狂霸的气势顿时占领着整个空间,力道之雄,丝毫不下于适才查刚拓以百余记攻击造成的雄厚力场!

    虽然还没有上升到“红日大圆满”的境界,但单钰莹已如统治黑暗的魔王一般,以君临万物的姿态,俯看众生!

    赤莲香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虽然贵为一族公主,虽然是一代宗师的得意弟子,但她的心中兀自颤抖不已,为单钰莹如此令人惊惧的气势所赫,仿佛自己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只要对方轻轻动一根手指,便能将自己碾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