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兵戎相见
    “哈哈哈”,看到赵海若仿佛新嫁的小媳妇,低着个头紧紧地跟在张梦心的身后,温漠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也顾不得保持往日冷漠淡然的神情。他转过头,对黄羽翔道:“黄兄,你究竟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让我们这位小师妹变成这副模样了?唉,若是能够早些认识黄兄,我们师兄弟几个也可以早点脱离苦海啊!”

    说罢,又看了看踩着小碎步的赵海若,温漠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哪里!”黄羽翔也颇为赵海若的表现所惊讶,眼光一扫周围越来越是拥挤的人群,不禁皱眉道,“想不到今日竟会来了这么多人!照这个样子看,什么时候才能到郑家!”

    当年张华庭在清荷剑派现身,挽救正道联盟于危难之中,温漠然、刘恒、秦连都曾随师一行,是以有很多武林人士都认识他们三人。而温漠然的“寒羽剑”、刘恒的“青衫公子”的外号,也是在当年一役中得来的。

    此时他们才从客栈中出来没有多久,便驯灰恢谖淞秩耸课я似鹄矗追孜识饰鳎行┣闼哐瞿秸攀弦幻诺男囊猓m芄话萑胝攀弦幻拧s行┰蚴乔亓奈羧站墒叮г谝槐咚敌┚帽鹬椤;褂行┤耍词抢凑锰煜碌谝幻廊说姆绶丁?br>

    刘恒不负张华庭的接班人,虽然一脸淡淡然的微笑,但说话之间面面俱到,既含蓄又不失一代宗师之后的尊严。而温漠然却总是板着脸,好在众人都知道此人号称“寒雨箭”,最是漠然,也很自觉地不去与他搭话。

    听他笑得爽朗,众人都是向他看去。温漠然猛然查觉自己笑得实在有失“寒雨箭”的声名,当即又将脸板了起来,只是眼角之中却仍是掩不住的笑意。

    “各位,今日我张氏一门要与郑家约斗!家师有事,也不知道等会能不能来,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当然师有事,而弟子要执其劳,代替师尊一战。各位的心情刘某都清楚,但若是大家一直挤在这里,恐怕便是到了晚上,我们几人也到不了郑家!光是迟到也就算了,但我们几人今天是代表家师出战,便是迟到半分,也要被人小视了家师,还道我们张氏一门胆怯了呢!所以请大家让个道,等我们回来后,当与大家喝酒叙个痛快!”刘恒团团作揖。

    周围的人都是大叫道:“刘少侠客气了!咱们谁都知道,郑家只是借这个机会自抬身价而已,他们岂能与张宗师相提并论呢!”“秦大侠,你们一定要狠狠地教训郑家一顿,煞煞他们的威风!”

    说话之间,众人都是让开了一条路,让黄羽翔、张梦心等人通过。

    今日早上起来,用过早饭之后,众人便向郑家进发。从岳麓书院到郑家,不过区区五六里的路。但两地却是分处岳麓山的两侧,颇多山路,原就崎岖不堪,又围了这么多的武林人士,当真可以说是寸步难移。若是没有刘恒的这番话,众人恐怕便要一路打到郑家了。

    他们几人之中,除了于雅婷、司徒真真、南宫楚楚外,都是一同到郑家去了。于雅婷是魔门中人,自是不好冒充张氏门徒,而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修为较差,便是去了也帮上不忙。况且司徒真真大病初愈,实是不宜见这些刀光剑影之事。

    有于雅婷这个魔门顶尖高手护佑在侧,南宫楚楚武功也还不弱,况且还有小白这头不比一流高手逊色的异驹,当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花了大半个时辰的功夫,八人终于赶到了郑家的门口。这郑家占地极广,顺着院墙看去,竟是一眼望不到头。

    郑家显然早有准备,门口四个站立的家丁一见到他们几人,都是微怔一下,随即已有一人往内里跑去。余下三人纷纷上前,一人道:“请问各位莫非就是黄羽翔、张梦心一行吗?”看到几人微微点头,他复道,“家主早就吩咐小的们,见到各位的话,要将各位请到屋中!各位,请!”

    八人在这个家丁的带领下,俱是往门内走去。而剩下的两个家丁则是将尾随在八人身后的武林人士给挡了下来,说道郑家今日已请了许多贵宾,若是再让这么这些人进去的,恐怕便是连立足之地也挤不出来了。

    进了大门,便是一个极大的花园,一条青石所铺的小路婉转通向客厅。两边都是花木,山风吹来,香味颇是浓郁。

    行了十余步,突见客厅之中涌出好些人来,直向八人迎了过来。

    走到近处,当前一人停下脚步,向八人微微一揖,道:“郑某人忝为郑家家主,四年前一别,今日有幸再睹秦兄、温世兄、刘世兄的尊容,实是难能!”他的身材颇是魁梧,与郑雪英颇多相似之处,只是脸上多一股威严之气,倒也不负郑家家主的威风,正是郑仕成!

    他将眼睛一扫张梦心与赵海若,复道:“这两位莫非就是名动江湖的‘无双玉女’张小姐,还有最近轰传武林,在清荷剑派一剑击败‘小碎花剑’张忠的赵小姐吗?”

    若是赵海若还是以往那般脾性的话,肯定会得意洋洋地自吹自擂一番,这当儿却是掩在张梦心的身后,只是用眼睛的余角偷偷地瞄向黄羽翔。若是黄羽翔不曾发觉,她便会迷迷糊糊地一直看下去,万一被他发现了,便突然将头埋在张梦心的秀肩上,任凭一张俏脸红得像块红布似的。

    张梦心微微一笑,道:“不敢,郑家主乃是前辈,梦心万万不敢当得前辈的谬赞!这位便是赵师妹!”

    郑仕成哈哈大笑,道:“张小姐过谦了!若不是张小姐美貌无比,天下无双无对,小犬岂会因你而死!”他的脸色倒也转得极快,又向黄羽翔瞄了一下,道,“恕郑某眼拙,不知这位两位少侠又是何人?”他指得是黄羽翔与李梓新两人。

    张梦心轻轻拢了下秀发,道:“这位是家父的另一个弟子,名叫李梓新,因是初出江湖,是以大家还不知道他的声名!这位是黄羽翔……郑家主,他总不需要梦心介绍了吧!”

    “黄羽翔?”郑仕成却是皱起了眉头,道,“今日郑家邀请的是张宗师与他的座下弟子,却不知道与黄少侠有什么关系?”

    如今黄羽翔与单钰莹俨然武林中青年一代中的翘楚,声名直逼老一辈的人物,若是能将这两人撇开,对敌张家,实可少了两个最具威胁性的对手。

    刘恒爽朗一笑,道:“郑家主,你还不知道吧!黄少侠已经蒙家师赐婚,如今已是家师的乘龙快婿了!难道凭着这层关系,黄少侠还不算咱们张家一份子吗?”

    郑仕成微微一怔,没有想到张华庭竟然如此开明,不计较黄羽翔浪荡的声名,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他。

    “哈哈”,微怔之后,他的脸上已是换上一副笑容,道,“来来,各位请到客厅一叙,都别在这傻站着!”

    明明是他自己要先分化张家的阵营,如今却是轻描淡写地一言带过,这郑家家主果然不是白当的。

    众人都向客厅走去,分宾主坐下。虽然同为四大世家,梅府的客厅已是极大,但比起郑家的来,却要逊色好多。这郑家的客厅,足足要比梅家的大上两倍都不止。郑家这边约有二十来人,再加黄羽翔这边共有三十几人,坐在这客厅之中,竟是颇有几分空空荡荡的感觉。

    黄羽翔眼光一扫,已是看到了韩清月正淡笑着坐在郑冶剑的身边,依然不停地向自己的口中灌着香茗。而郑雪英却是坐在郑仕成的身侧,看来已是被确认为郑家的接班人了。除了韩清月与郑冶剑这两个超一流高手外,郑家就以郑仕成武功最高,若是凭此与张家抗争,恐怕张家随便拿出三人来,都足以将他们横扫了。

    “张小姐,虽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但郑某还是想再问张小姐一声,小犬究竟是如何死的?”郑仕成的脸上显出痛心之色,也不知道确实是心伤爱子,还是在演戏。

    “郑家主,梦心在给贵门的信中已是说得清清楚楚,郑雪涛多行不义,被秦师兄一掌打死了!”张梦心脸罩寒霜,这郑雪涛竟两次欲非礼于她,淡月在很大的程度上也是因他而死,实是让她从心底讨厌憎恶此人!

    “一掌打死?”郑仕成颤声道,“涛儿浑身已经没有半根完整的骨头剩下来!秦兄,小儿便是罪大恶极,你一掌打死他也就恩怨全消,你又何必让他死得如此凄惨!”

    秦连眉头一皱,道:“你家儿子欲图非礼小姐,秦某人能将他的尸首送回来,全是因为小姐的菩萨心肠!否则的话,依着秦某人的脾性,早将他丢到太湖里去喂鱼去了!”

    他没有跟随张华庭之前,便嫉恶如仇,生平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仇家。若不是张华庭救他,恐怕早已死在仇家手里。可若不是他一片除恶之心,张华庭也不会插手救他。

    秦连此话说完,郑家这边立时沸腾起来,纷纷叫嚷起来,俱是说道郑雪涛绝对不会做出这些事情,定然是秦连诬谄于他!

    郑冶剑冷然道:“秦连,涛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脾性难道我还不清楚吗?这孩子从小就豪侠仗义,岂会做出于理不合之事!”

    郑仕成也道:“涛儿好歹也是我郑家下一代的家主,若是他心术不正的话,郑家岂能立他为接班人!郑家虽然不比张家,但好歹也在武林中屹立了百年,难道不知道侠义两个字怎么写吗?”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慷慨激昂之极!

    “知人知面不知心!”既然他们一意抵赖,张梦心也懒得于他们好颜以对,道,“像这种事情,难道梦心会拿女子的清誉当赌注开玩笑吗?”她将俏脸板起,承自父亲不怒而威的气势已是森然直指郑家众人。

    黄羽翔看得心痒痒的,想道将这么一个威严端庄的女子融化成一汪春水,实是男人最大的幸福。张梦心越是端庄肃穆,他越是心痒难忍。此人极是惫懒,既然有张梦心、秦连、刘恒在前面撑着,他才懒得多说什么。

    郑仕成将脸孔板起,思忖了良久方道:“张小姐,我不管事情的曲折到底如何,但从涛儿的家书来看,他分明已是与你快要成亲,你又为何要突然反悔?莫非这都是黄少侠搞得鬼!”说到“黄少侠”三个字的时候,语气之中颇有轻视之意,显是对这个薄行浪子颇含鄙视。

    怎么将事情突然扯到自己的头上来了,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心儿早已与我两心相悦,关郑雪涛屁事,我倒要问问郑家在搞什么鬼,生出了这么一个下流无耻的儿子,居然还要将他立为下一代家主?唉,真是武林大幸,他竟然死在秦大哥的手里了!”

    他见张梦心已然起了薄怒,说话之间便没有了正经。他原就是地痞出身,一旦没有了顾虑,自是乱说一气,毫不管别人的面子。

    单钰莹与张梦心都是暗自好笑,这“下流无耻”的四字批语向来是此人的写照,没有想到他自己听熟了,此时竟然转送给了郑雪涛。

    郑仕成果然怒气直升,沉声道:“张小姐,你就任凭黄少侠在此乱说一气吗?难道不怕折了张宗师的尊严!”

    “家父的尊严不需要我这个做女儿的给他挣来!哼,天底下又有谁不对家父敬仰万分,又岂会因为郑家今日的所作所为而有所改变!”张梦心冷若冰霜的脸上突然现出羞喜之气,道,“况且,出嫁从夫,梦心一切自以夫君为主!”

    黄羽翔得意万分,向郑仕成轻轻眨了下眼睛,嘴角也露出一抹微笑。

    郑仕成气急,没有想到张梦心竟对此人如此死心塌地,一只手握着檀香木所制的扶手,手上青筋直跳。

    韩清月站起身来,淡淡道:“黄兄的声名,在下早已敬仰不已。清荷剑派抢亲,又夺走了梅家的未婚夫人,嘿,便是多添一桩义举,也是极为正常的事!”

    正中黄羽翔的软肋!

    虽说黄羽翔与诸女都是真心相爱,但在外人的眼中,却是黄羽翔不顾王法,强掳别人的妻室!是以黄羽翔虽然如今声名赫赫,却是毁誉参办,都说此人练有魔功,专能勾引女人的灵魂,让女子对他死心塌地,绝无二志。

    郑仕成尚有一女,武功也还不弱,平日宠溺地不得了。原本她执意要到客厅来的,但郑仁成还是将她关在了后院之中,生怕万一被黄羽翔勾去了灵魂,那真是糟糕之极!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道,“再怎么说,也比你这个蒙古人长毛鬼要来得强得多!”既然自己的声名确实不好,若是再在此点上争论不休,难免要陷入被动,只好反守为攻了。

    郑家人纷纷脸上变色,没有想到韩清月是蒙人之事竟会被黄羽翔知道。郑仕成立即缓下脸色,低声道:“不有惊慌,反正他们今日绝不能走出这里的!”

    韩清月却是毫不动声色,显然与龙皓天早通过音讯,突然展颜一笑,道:“黄兄确实厉害,不但坏了了龙师弟联名上书之举,更是误破了今日之局。只是有没有想到,你们虽然走得进来,却是永远也走不出去呢!”

    “如果韩兄有足够的本事,那我们也只好俯首认输了!不知道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又如何将我们留下呢?”黄羽翔转头对刘恒轻轻一笑,两人交换过了一记眼神。

    “如此一来,当真只好兵戎相见了!”韩清月摇摇头,满脸的惋惜之色,道,“黄兄,若是你能听龙师弟之劝,加入我赤鹰教,岂不是大家都好!”

    他说打就打,毫不用征求郑仕成的意思,显然他们一脉在此次的“联合作战”中占了主事权。不过反过来想想,郑家也就郑冶剑算得上是超一流高手,像郑仕成之流,不过与李慕然相当,可能比之温漠然尚且差了很多,如何能够匹敌张氏一门的高手。

    黄羽翔摊摊手,道:“韩兄想要怎么打呢?一个接一个的单挑独斗,还是众人一起围殴,或是就选出一人来决胜负呢?”

    “哈哈,黄兄果然爽快!”韩清月击掌赞道,“围殴的话,也显得我两大宗师的门下太没水准了;只选一人的话,未免让其他的人不甘!黄兄这边有八人,就这样吧,我们这边也出八人,与黄兄这边挨个比斗一番!”

    刘恒想了想,道:“若是双方各赢四场正好不分胜败呢?”

    黄羽翔转过头看向张梦心,笑道:“心儿,你这一场,看来我们非要认输不可了!”既然张梦心身为张华庭的女儿,以前没有武功尚且不论,如今当无不出战之理。

    张梦心对他神秘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韩清月爽朗一笑,道:“若是正好各赢一半的话,那就双方再出一个武功最强的人来决斗!赢得那方将是此次约战的最终胜者!”

    黄羽翔这边除了张梦心外,个个都是一流高手,韩清月敢如此挑战,当是隐藏了极为厉害的高手。

    黄羽翔暗暗思忖道:“我和莹儿、海若当有七成把握能够赢得了对方,只需温兄他们再赢一场,便能将局面拖到对决的地步,以莹儿和我的修为,除了三大宗师,应该再无抗手了吧!即使是龙皓天,我也有把握将他拿了下来!”

    “好!”黄羽翔向众人看看,见众人都没有异议,便道:“一定为定!”

    韩清月又道:“为了公平起见,每方轮流出一人,再由对方选择由何人应战!既然黄兄你们是客,这第一场便由我们先选人出战好了!”

    随着韩清月的一声话落,内堂之中突然走出了五人,当先一人正是在苏州城消失无踪的龙皓天。

    但黄羽翔的目光却放到了最后一人的身上,原因无他,只不过那人是个千娇百媚的美貌女子。她约莫二十多岁,容貌生得极美,只是一双眼晴却是深蓝色,头发微微带着些金黄。她的身量也是远较张梦心几女高大,比之黄羽翔也顶多差了一寸而已。

    黄羽翔从没有见过异族女子,况且这女人的衣着极为暴露,上身仅用一块白块包住了高耸的酥胸,连肚脐都露在了外面,双臂欺雪压霜,决非中原人可比的粉白。下身也只是一条短裙,露出老大一截晶莹的玉腿,看得黄羽翔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他正看得起劲,却见那女子突然转过头对他瞪了一眼,双眼之中顿时一阵疼痛,忍不住转过头去。当日丁平也曾经使出过这种“目剑”,但比之这女子竟然还略有不及!

    等他重新转过头来的时候,这五人已是各自坐了下来,韩清月道:“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在下的师弟妹:龙皓天、博儿赤古,萨摩多,查刚拓,赤莲香。”他指着五人,一一数了下来。

    “赤莲香!”黄羽翔喃喃道,“这名字倒还不错,不知道她的身体是不是也带着一股香气!”微微偏过头,却见单钰莹与张梦心正齐齐向他怒目而视,忙尴尬一笑,不敢再看向赤莲香。

    “黄兄,自姑苏一别,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各位了!哈哈!”龙皓天淡然而言,眼神在三女中略一搜索,复道,“任姑娘呢,她怎么没有一起来呢!”

    “任姑娘乃是不羁人间之人,自然有她的打算,龙兄想要找她的话,除非到问剑心阁一行了!”不需要用脑子想,便知道龙皓天对任雨情肯定另有图谋。

    “唉”,龙皓天的脸上露出惋惜的神色,道,“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问剑心阁的功夫!不过没有关系,我还可以下次再找任姑娘,不过黄兄的话,恐怕便没有这个机会了!”

    “哈哈哈”,黄羽翔一双虎目回敬过去,道,“这番话应该是我对龙兄说才是!你们蒙古人贼心不死,还想枉图侵占我汉人的大好河山,如此狼子野心,我与雨情岂能饶过你们!”

    听他如此亲热地叫唤任雨情,龙皓天眉头一皱,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废话少说,在手底下见高下吧!”

    “早该如此,偏偏你爱这么多的废话!”单钰莹早已无聊万分,道,“快点快点,我还要急着回去吃臭豆腐呢!”长沙的臭豆腐乃是天下一绝,这妮子吃头一块的时候,还是黄羽翔哄着骗她吃下的。当时她一手挟着块臭豆腐,一手却掩着鼻子,模样甚是可爱好笑。只是自吃一块之后,便从此上瘾。

    “头一阵,便由查刚拓师弟出战吧!”韩清月将目光放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身上。

    查刚拓立时站了起来,叽哩瓜啦地说了几句,走到空出的地方,眼睛望天,一副了不得的样子。他大概三十来岁,浑身乌漆妈黑的,满脸的络腮胡子,与骆三元倒是有异曲同功之效,只是身材却是远比骆三元魁梧,便是秦连也远远及不上他。

    “第一场,我们自是要来个开门红!”黄羽翔将目光转向张梦心。张梦心微微一笑,道:“而且要赢得干净俐落!不过这查刚拓如此身材,想必在硬功上下过极大的功夫,又是摩珂罗的弟子……”

    “那就让小师妹出战吧!”刘恒接过话头,三人齐齐一笑。

    “海若,该到你表现的时候了!”张梦心轻轻一拱赵海若。

    赵海若偷眼一瞥黄羽翔,扭捏道:“那小子看着我,我浑身都发软,怎么都使不出力来!”

    张梦心微微一笑,道:“我让他不准看你!你可别忘了,只有赢了他,我才会教你不怕大哥的办法喔!”

    赵海若轻轻哼了一下,道:“小气鬼!”猛然站起身来,向查刚拓走去。

    “喂,就是你这个大黑柱吗?”赵海若突然展颜一笑,道,“与我家的小灰倒是蛮像的!”

    好在查刚拓一来不懂汉语,二来也不知道“我家的小灰”是个什么东西,若是知道她将自己比作山间的土熊,恐怕当真要气得捶胸大吼了。

    赵海若虽然身体修长,但比起查刚拓又高又大的巨型体积来,实在是相去甚远,两个人的身材简直就是不成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