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有仇报仇
    到了第二天中午,岳麓山下的武林人士已是人满为患。张华庭成名已垂三十余年,自胜过王天明,夺得中原第一高手的称号后,便再也没有输过!

    四年前魔教大举入侵白道,张华庭几乎是以一己之力给硬挡了下来,终是在他原本就高大的形象上再是添上了一道光环,天底下除了另外两大宗师之外,还有谁敢挑衅张华庭的威严!

    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张华庭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高手这么简单。他是中原武林的一根顶天巨柱,牢牢地支撑起中原武林,与蒙古、高丽分庭抗礼!每一个都会想,只要有张华庭在,就什么也挡得下来。

    如今郑家居然敢向张华庭约战,当真是江湖上这几年来的头号大事!武林中人纷纷聚到长沙,一来争睹宗师风范,二来也想看看,楚中郑家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敢向神一般的张华庭挑战!

    “这个海若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还不回来!”张梦心走进屋内,打断了黄羽翔与几女的絮絮叨叨。

    “她还没有回来?”黄羽翔眉头一皱,想道:“这妮子会不会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啊?像自杀这种事她是绝对不会干的,该不会是在想用什么办法来整我吧!什么歹毒主意竟然要想几天几夜啊……我、我还是先躲一阵子的比较安全!”

    “是啊,这个小丫头!”张梦心摇头道,“若是她自己不想回来的话,谁也别想找到她!”

    虽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但此时却是紧要关头,如何能够一走了之?黄羽翔道:“心儿,你就不用再担心这个丫头了,等她想……玩腻了,自然会回来的!”

    “哎呀!”他对四女笑笑,道,“我要上一趟茅厕,你们先聊会吧,我去去就来!”在众女纷纷掩鼻的表情中,黄羽翔已然溜出了房门。

    “你们有没有发现大哥好像有些不对!”张梦心若有所思地对三女道。

    “是不是他被海若给闹得脑袋出问题了!”单钰莹绝对相信赵海若有这种能力,“不过,后来有几次海若做得也太过份了,连我都看着觉得小贼蛮可怜的!”话虽是这么说着,但单钰莹的脸上绝对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其余三女也都浮起了一丝微笑,张梦心道:“海若这丫头也真是会胡闹,竟然把大哥整得这么惨!不过,大哥这些日子都对海若敬而远之,巴不得她跑到天涯海角去,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得这么关心她!”

    “而且,海若从昨天起就开始闹失踪,你们说会不会是夫君搞得鬼啊?”司徒真真笑道,“可能夫君大人实在受不了海若了,就把她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或者将她囚禁起来了也说不定啊!”

    “小丫头,你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啊?”张梦心向她白了一眼,“大哥岂会是这么小气的人!再说了,就是夫君想要杀了海若的话,恐怕也只能想想而已,凭着海若的功夫,天底下除了爹爹,还有谁能奈何得了她!”

    “说不定夫君就是趁着大家认识,从背后偷偷下得手啊!”司徒真真越想越对,已然从椅上一跃而起,她此时身体已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只要不持续使上大力,与以前已是没有多大的分别。“你们猜猜,夫君会把尸体埋在哪里?”

    “不对!”久未说话的南宫楚楚道,“大哥是天生对女孩子存不了恶心肠的花花大少,怎么可能害我们美丽可爱的海若呢!肯定是他又得罪了海若,将她气走了!”

    “生什么大的气竟能让这个小丫头连饭也顾不得吃啊?”张梦心眉头微蹙,道,“该不会大哥想要非礼海若吧?”

    四女的脸上都升起大有此种可能的表情,单钰莹一拍桌子,道:“若是这小贼敢如此欺负海若的话,我们就罚他一个月不能碰我们一下!”

    对付这个好色小贼,就要用上非常手段。不过司徒真真却是一脸为难的表情,道:“可是,夫君若是一个月都不和人家亲近的话,人家肯定会找他的!”

    另外三女面面相觑,都对这个叛徒没有办法。张梦心道:“若是大哥真得做了什么坏事,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惩罚他!真真若是管不了自己的话,就让单姐姐管着你吧!”

    “……”

    没来由地浑身一阵冷汗,黄羽翔想道:“难道是海若就要回来找我算帐了?”他看看左右无人,突然飞快地向客栈后面跑去,没三两个的功夫,已经来到了昨日“非礼”赵海若的小树丛中。

    “咦?”黄羽翔闷哼一声,赫然看到赵海若正坐在乱草丛中,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面发呆。一时之间,他心乱如麻,转身就要想溜,随即便又强行忍住。

    “海若——”黄羽翔轻轻唤了一声,向她走向了一些,却又保持一段距离,生怕这妮子六亲不认,暴起伤人。

    赵海若茫然抬头向他看去,昔日一双灵动的双眼之中却是毫无神彩,仿佛一个泥塑的娃娃,虽然美丽,但却没有一点生气。

    黄羽翔大感心痛,忍不住走到她的身边,一屁股也坐了下来,道:“快回家吧,你心姐姐正准备了好菜等你呢!”

    知道此女极为贪吃,不知道能不能凭此唤回她的神智。

    赵海若长长的睫毛轻轻一动,却是没有更大的反应,仍是怔怔地看着地面。

    没用!看来还得下点猛药。黄羽翔突然将自己的脸凑到赵海若的身前,大声道:“你看着我,我就是害你的那个人!你快点来报复我啊!”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赵海若脸上的表情仍是没有丝毫变化,仿佛黄羽翔是个透明人一般。

    黄羽翔心中暗暗叫糟,没有想到一时冲动竟会惹出如此结果!他原以为赵海若会藉此想通男女之事,从而在心灵上真正地长大,不复往昔孩童般的脾性,谁知道竟会把她吓得像傻了似的。

    该不会受到的刺激太大,从此以后都变得牖胴税桑?br>

    黄羽翔大是凛然,心中如被刀绞,伸出手将赵海若的秀肩抱住,低声道:“海若,对不起,没有想到竟然把你害成了这样!你放心,不管是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让你恢复原来的面貌!”

    心痛之际,却觉一股劲气袭来。作为一个练武人的本能反应,他猛然上身向后倒去。但他心神分散,又被人存心暗算,终是腰上一麻,手上突然再也使不出力道来。黄羽翔赫然一惊,想道:“难道……”

    赵海若一把将黄羽翔推开,“格格格”地娇笑起来,道:“臭小子,你也上当了吧!哼,看我这次不整死你!”

    黄羽翔又是高兴又是后悔:这妮子一切如常,对他而言自然是个大好消息;可是反过来说,这妮子恢复如常,那就表明自己可要倒大霉了!唉,自己怎么能这么大意,明明知道这个妮子的脾性,岂会因为想不开而变成白痴呢!看来,自己才是天底下的头号白痴。

    “她会怎么样折磨我呢!我将她气走了一夜,这妮子最是贪吃,错过了晚饭、早饭、午饭,该不会想将我生吃了吧!”黄羽翔蓦然色变,陪着笑脸道:“好姑娘,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很喜欢你,所以才——”

    “乱讲!”赵海若柳眉倒竖,一拳重重地打在黄羽翔的小腹上,道,“臭小子,你究竟对我使了什么妖术,会什么我浑身都一直在发烫,每次一闭上眼睛,总会浮起你这个臭小子的脸来!”

    黄羽翔又惊又喜又痛,这赵海若还不是一般的心狠心辣,简直就把他当作杀父仇人一般嘛,不过这妮子竟然会有这种反应,表明她已然情动了,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他换上了一副庄重诚恳的表情,道:“海若,你要相信我!我对你说得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喜欢你,我要娶你做我的媳妇!”

    相信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匹敌得了他如此勾人的眼神、如此令人意乱情迷的俊脸吧!“赵海若,你还嫩着呢,还不是要乖乖地向我投降!”

    “哎哟”,赵海若又是一拳重重地击下,大帅哥顿时变成了一尾醉虾,不但腰身弯了起来,连俊脸也是涨得通红。

    “臭小子!”赵海若将脸伸到黄羽翔的面前,恶狠狠地道:“竟然敢亲我!哼,我一定要让你赔偿回来的!”

    在黄羽翔的心惊胆战中,赵海若突然将脸往前一伸,吻住了黄羽翔的双唇。

    眼前飞过万千个奇怪的小星星,一个个围着自己旋转不已,黄羽翔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妮子真得是被自己吓傻了!

    管他!若是有福不享,岂不是枉负了“浪子”的声名,虽然手足不能动弹,但却不影响舌头的动作,一条灵巧的舌头已经开始为他攻城拔寨、反败为胜了!

    论到接吻,赵海若这个昨日才被他偷去了初吻的小女人岂会是他的对手,只知道一味地压在他的唇上,便没有下文了。黄羽翔却是将一条舌头在她微张的小嘴上轻轻舔舐一下,乘她浑身打颤之际,已是探到了她的檀口之内。

    遇到了她的丁香玉舌,黄羽翔的舌头立时纠缠了过去,甜津入口,让黄羽翔整个人都为之精神大振。

    赵海若的一双大眼立时张得更大,似是愣住了,任凭黄羽翔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中乱闯。

    待到黄羽翔心满意足地将舌头收了回去,赵海若这才回过神来,猛然后退两步,一张俏脸涨得如同娇艳的玫瑰花一般,饱承了一晚的露水,已是明艳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她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呢!他对我使出这一招来,害我一整天都睡不着觉,连饭都不想吃,脑子乱乱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我明明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个办法来,所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现在亲还了他,应该就会恢复正常才对,怎么脑子还是乱乱的,好像要炸了似的……哎呀,我快要死了,怎么心跳得这么快!师父说过,只要在五个弹指内的心跳超过十五下,就表示那个人快要死掉了!可我好像一弹指内就要跳了十五下啊!”身体一歪,慢慢软倒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师父、心姐姐,海若就要死了,你们会记得海若吗?小灰小熊小白,我再也不能骑着你们到处跑了!呜,我爱吃的那些东西,会不会被温师兄他们几个分去呢?唉,不知道地狱里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凭着我的本事,应该可以当个女大王吧!”想到这里,这个妮子似是高兴起来,浑没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已是渐渐缓了下来,“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唉,若是能够将苏州的那个李师傅也带过去那该多好!”

    “海若,你没事吧!”听她自言自语,黄羽翔暗暗好笑,也亏得她会想这种报复人的方法,若是她大小姐愿意,黄羽翔倒是希望她每天都来报复自己一下。

    “咦?”听到黄羽翔说话,赵海若直起身体,惊讶地道,“我怎么没有死啊!”突然欢跳起来,叫道,“哎呀,小灰小熊小白,我还没有死呢,又可以找你们玩呢!唔,肚子饿了,要好好吃一顿了!”

    蹦蹦跳跳几下,便要往客栈中跑去。

    “喂,你快把我穴道解开啊!”黄羽翔叫嚷道,若是被人发现他这个“当代江湖最最杰出、最最英俊、最具魅力的青年”竟然萎靡于此,岂不是大大地折了面子。

    赵海若回过身来,兴冲冲地走到他的身边,娇声道:“要我解开你的穴道吗?”

    看着黄羽翔一脸诚恳希冀的神色,赵海若猛然一脚踩出,毫不留着地在黄羽翔胸前留下了一个黑黑的脚印,嗔道:“臭小子,你害得我少吃了几顿饭,也要让你尝尝这个味道!”脸上突然浮起了一丝妩媚的笑容,轻轻扫了一下正痛得呲牙咧嘴的黄羽翔,白玉似的贝齿轻咬了一下嘴唇。

    轻轻哼了一声,小瑶鼻一皱,赵海若哼着轻快的小调,已是转身走开。一边走一边还叫道:“红烧肉、十锦子鸡、冬坡肉、小炒牛肉、回锅肉……”笑声传过,赵海若的身影终是在视野中消失无踪。

    黄羽翔此时的心情只能用百感交集来形容了,想到赵海若这小妮子似已是对自己种情,不由地傻傻笑了起来。心乱情迷的好一阵子,这才静下心来冲击被封制的穴道。

    赵海若点他穴道的时候已然用上了“真阳诀”的力道,若是换作他人,没有两天的静卧,绝对难以冲开穴道。但“抱朴长生功”实乃王霸之学,岂会受此约束,在没有黄羽翔的意识指挥之下,已然开始冲击起来。现在他一旦凝神,威势顿时百倍地加强起来,才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真气已是豁然而通。

    他一跃而起,心中充满着再看看赵海若的期盼,但却又生怕这个丫头会乱讲一气。略一思索,还是向客栈中走去。

    才走到大堂,便听到赵海若在叫嚷道:“什么!没有红烧肉?我都已经几天没吃了,就是想多吃点肉!心姐姐,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

    “海若,你还没有说你昨天都跑到哪去了?为什么会没有吃饭?还有,你浑身好像都有些怪怪的!你若是不将一切说清楚,我就不准你吃饭!”

    黄羽翔走进屋子的时候,正好看到张梦心与赵海若正在抢着一双筷子。

    “既然你也肚子饿了,我就让你用筷子好了!”赵海若双手一松,张梦心猛然一个踉跄,若不是她内力已有了些火候,恐怕便要摔倒在地了。

    伸出双手,已是抓住了烧鸡,正要往口中凑的时候,猛然看到黄羽翔正笑兮兮地看着自己,赵海若惊叫一声,道:“你怎么会跑过来的,我不是点了你的穴道了吗?”

    说话之间,红晕又开始爬上她的脸颊,赵海若猛然回头就跑,向楼上冲去。虽说如此,手上的烧鸡却仍是抓得紧紧的。

    黄羽翔哈哈一笑,走到张梦心的身边,从她的手中接过筷子,挟了些牛肉,尝了几口,道:“味道还不错!”

    张梦心向他一瞥,道:“大哥,你与海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得她竟会如此怕见到你!”

    “我怎么知道!”黄羽翔双手一摊,放下筷子,拉着张梦心的纤手,道,“你可不要胡思乱想!”

    “是我胡思乱想还是你作贼心虚?”张梦心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道,“海若这丫头的归宿是我最最担心的事!普通的男人根本驾驭不了她,她又一直像个小孩子,我都快要替她急死了!”

    她用手一掠颈边秀发,道:“若是大哥能够娶到海若的话,我还可以同海若在一起,一直照顾着她!可惜,这小妮子竟然会怕你!”

    “她不是怕我,而是怕面对自己的感情!”黄羽翔想了想,道,“等她有一天想明白了,就会变成大人,不用你再操心了!”

    “大哥——”张梦心拖着声音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把海若害成这样子的!你、你都对海若做了什么,她还只是十六岁的小姑娘,大哥,你真是好色无比的大淫贼!”

    “你骗我!”黄羽翔恼羞成怒,道,“心儿,你什么时候竟然也学会骗我的话了?”

    “嘻嘻”,张梦心娇媚一笑,道,“大哥,心儿不是骗你的话。心儿也没有骗你,若是海若喜欢你的话,我是不介意再多这一个姐妹的!不过你可不要得意的太早,海若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于姑娘就免了吧!若是你要娶她的话,你就等着替我收尸吧!”

    黄羽翔忙赔笑道:“心儿,人家一哭二闹三上吊,你怎么就一下子升到了最高阶段!”将她的娇躯抱住,复道,“好了,我瞒不过你,我对海若这丫头确实有些情动,她看来也有几分喜欢我的样子,你替我跟莹儿她们说说,安抚一下她们。”

    现有的四个妻子,司徒真真和南宫楚楚都极好哄骗摆平,单钰莹与张梦心却都不是省油的灯,端得不好对付,既然张梦心已然首肯,剩下的就是对付单钰莹了,以毒攻毒乃是上上之策。

    “唉”,张梦心微微一叹,道,“大哥,你就不能稍稍收收心吗?去一趟巴蜀,就给心儿添了楚楚这个妹妹,又搭上了于姑娘!也不知道你对那位林公主有没有存下什么坏心?这次到楚中来,你可还想替心儿添多少个姐妹啊?”

    林绮思这女人这阵子倒是安静下来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又在动什么歹毒念头!郑家约斗张华庭,如此大的事情,她岂有不知之理,定然会从中掺上一脚。

    “好了,心儿!”黄羽翔拍拍她的肩膀,“现在海若也回来了,你也该安心了!有了你们几个,我还会看得上别的姑娘吗?除非啊,有人比你还美丽!可是天下间还有人会比我的心儿还漂亮吗?”

    张梦心轻啐一下,但听他赞自己美丽,仍是颇为高兴,甩开他的手,道:“我去看一下海若!”走到楼梯口,她回头一笑,道:“大哥,你可别指望单姐姐就这么饶过你啊!”

    张梦心还代他瞒了一阵,但赵海若连续几次都躲着黄羽翔,终是让单钰莹也看出了端倪,一番残酷的内部斗争后,单钰莹几女只得也接受这既成事实。如今蒙在鼓里的,却是只有赵海若自己了。

    她这两日疑神疑鬼的,见到了黄羽翔的身影就躲,一点也没有往昔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性了。

    张梦心终是忍耐不住,找个机会将她逮到房中,问道:“海若,你究竟是怎么了?大哥有什么好怕的,你干嘛老躲着他!”

    “他——”赵海若小嘴一扁,道,“我要是再被他碰到的话,肯定会死掉的!”

    “怎么可能!”张梦心失笑道,“大哥又不是吃人的猛虎,你怎么会死掉呢!”

    赵海若双眼泛红,眼框里满满的泪水,抽噎道:“我上次亲了他一下,结果心跳快地不得了,好像就要死掉的样子!这两天我只要一看到他,心跳就会自动加快,止也止不下来!”

    “什么!你亲了他!”张梦心猛然色变,黄羽翔只提到两人互相之间颇为钟情,可没有说到两人接吻之事,她怎都没有想到两人竟然已经亲热到了这种地步,“那——你们有没有……有没有洞房啊?”

    “洞房?”赵海若摇了摇头,道,“心姐姐,我该怎么办?我看,我明天还是先回苏州算了!那里吃的东西也多些!”

    “那怎么成!”张梦心道,“明天就要到郑家去了,我们少了你这个主力军怎么行呢!海若,你不要怕大哥,只要你明天得胜回来,我就教你一个办法能够不怕大哥!”

    “真的?”赵海若极为不喜欢这种见人怕怕的感觉,跳脱的心灵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绑着一般,再也不能恢复往昔的飞扬,“心姐姐,你该不会帮着这个臭小子骗我吧!”

    “我怎么会骗你呢!”张梦心笑笑道,“海若,你想想,我可曾骗过你吗?”

    赵海若一脸深以为然的样子,道:“当然,你昨天就骗我说那臭小子不在楼下吃饭的,结果差点吓死我了!”

    “好了,海若。我这一次绝对不会骗你,只要你明天得胜归来,我就一定教你一个好办法,你要相信心姐姐啊!”张梦心的眼中闪着明亮的光芒,看得赵海若不由自主地点了下头。

    “嗯,我给你挑件衣服吧!你这件衣服都穿了几天了,这么多的泥巴!海若,你是个女孩儿家,不能再这样邋邋遢遢的!”拿出件衣服,在赵海若的身上比了比,张梦心轻轻一笑,道:“你看,咱们的海若多么漂亮啊!”

    “心姐姐也漂亮啊!”赵海若背转过双手,将张梦心搂着,两女的娇颜在铜镜之中相映成辉,似是将房中也照亮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