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艰苦考验
    “心儿,你这位李师弟可真是有性格啊!”回到自己的房中,与众女说起方才与刘恒等人见面时的情景,黄羽翔摇摇头,道,“这家伙好重的杀气,简直与陈前辈有得拼!”

    转过头看向张梦心,笑道:“心儿,岳父的功意走得是王霸的路线,怎得你这位师弟却是诡异无比,若不是你亲口对我所说,我是绝对不会相信此人是岳父的弟子!”

    张梦心绝美的脸上现出欢喜的神色,黄羽翔一口一个岳父叫得她开心之极,微微一笑,道:“李师弟从小就性子孤僻,向来不爱说话,这与他小时经历的一桩惨事有关。不过李师弟的悟性却是奇高,内力虽还比不上温、刘几位师兄,但剑术之上的造诣却是冠于诸人。爹爹说李师弟学得是杀人之术,一直没有让他到江湖中走动,生怕他惹出事来。我将他招了过来,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想到一代宗师竟会教出了一个杀手徒弟,倒是与当年的*义有几分相似,不过他的孙子却是因为生活潦倒而被迫做了杀手。但这李梓新年纪虽轻,但杀意之浓,竟连同门手足也能痛下杀手,还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

    黄羽翔暗暗心惊,道:“心儿,你现在的武功怎么样了?我看你要抓紧点练啊,要不你那李师弟脑子一糊涂,把你也给大义灭亲了!”

    南宫楚楚在黄羽翔的背后捶上一拳,道:“张姐姐长得这么美丽动人,有谁会起得了歹意害她!倒是你,整日都是一张贼笑兮兮的脸,生怕别人不将你当成小贼一般!你啊,自己小心点,若是惹怒了张姐姐,让那个李师弟一剑把你刺个透心凉,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的!”

    张梦心轻轻一笑,道:“楚楚,只怕李师弟要行凶的话,你是第一个舍不得!”

    单钰莹却是一脸深以为然的样子,道:“这小贼天生贼头贼脑,满脑子都是偷香窃玉的念头,当初才见到人家的时候,便想要动手动脚!”

    南宫楚楚点点头,道:“是啊,大哥当初虽是救了人家,但谁知道他在人家昏迷的时候有没有做过什么?”

    “我——”黄羽翔刚想申辩,却听司徒真真也道:“夫君真得是非常好色的,当时到我家的时候,就一个劲地冲着人家看,害得我直流冷汗!后来,又引诱人家做些羞人的事!”

    余下三女的脸上顿时飞过一道红晕,单钰莹拉着司徒真真的纤手道:“真真,你真是跟小贼学坏了,连这些事情都说出来了!”

    “有什么好怕羞的!”司徒真真娇躯一斜,已是倒进了黄羽翔的怀中,道,“夫君大人原就是我们最最亲近的人,况且,今天晚上心姐姐、单姐姐就要和夫君洞房花烛了啊!”

    单、张两女齐齐脸色大羞,纷纷向司徒真真瞪了过去,黄羽翔却是哈哈大笑,将司徒真真圈住,意示正偏袒着司徒真真,道:“莹儿、心儿,你们今晚可别想逃了!”指了指底下换过的新床,复道,“你们都把这床换过新的了,自然是想让我晚上与你们胡天胡帝一番了!嗯,这张床又大又结实,估计不会再塌掉了!”

    四女又是一阵脸红,单钰莹轻啐一口,道:“我以前就说过了,你什么时候能够赢得了我,我就任你处置!”

    “好!”黄羽翔拉着单钰莹便往外走,道,“你可要记得说话算说!莹儿,你好久没有和你过招了,不知道你还赢得了我吗?”

    远远地听到单钰莹的声音传来:“死小贼,你就是再练一百年,也还不是我的对手!”

    张梦心三女面面相觑,南宫楚楚道:“张姐姐,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

    张梦心微微一想,道:“若是大哥可以将单姐姐当成生死大敌,凭着他的‘浩然一剑’应该可以赢得了单姐姐!可是大哥便是再狠一百倍,也不会对单姐姐用上这种剑术!嘻嘻,大哥所修的内功虽是夺天地造化的神功,但在技艺上的修为却是极差!这场比斗,赢得肯定是单姐姐!”

    “夫君当真赢不了吗?”虽然都是一家人,但古来向来男尊女卑,若是黄羽翔输给了自己的妻子,连司徒真真与南宫楚楚都觉得怪怪的。

    “除非——”张梦心轻笑一下,双手伸到司徒真真的腰间呵了一下她的痒,惹得她倒在自己怀里一阵扭动,“单姐姐心中惦着大哥,想要成为他的小新娘,故意输给大哥!你们猜是哪个?”

    南宫楚楚道:“单姐姐外刚内柔,虽然一口一个小贼叫得最凶,但恐怕却是最最深爱大哥的!我想,单姐姐应该会输给大哥!”

    “嘻嘻,我看倒是不见得!”司徒真真道,“单姐姐是朝廷命官的女儿,岂会在婚前就与大哥那个!我说单姐姐一定会赢!”

    “真真,你真得学坏了!每日总是将这些羞人的事挂在嘴上!”张梦心也颇有些受不了司徒真真的大胆。

    司徒真真“格格”一笑,道:“心姐姐,你还没有试过,不知道夫君会让你有多少快乐和舒服!”说着,眼睛微闭,脸上飞起了一道醉人的晕红,显是想到了往昔两人温存时的情景。

    “你这个坏女孩!”张梦心大羞,合身扑到司徒真真的身上,用力呵起她的痒来,道,“楚楚,你也来帮我的忙!”

    等了半响,却是不见南宫楚楚的有所动作,张梦心抬起头来,却见南宫楚楚也是微闭着明眸,脸上显出神魂颠倒的神情。张梦心一怔,却被司徒真真趁机逃了出去。

    “张姐姐,你看南宫姐姐定是在怀念夫君!”司徒真真将头凑到张梦心的耳边,道,“张姐姐,反正你已经与夫君定下了名份,干嘛还要束缚着自己。”

    张梦心怦然心动,脸上也露出了意动的神色,正暇想之际,却见司徒真真正偷笑着看自己,当下不由地大羞起来,双手将自己的脸蛋遮了起来,道:“真真你竟然取笑我?我、我定饶不了你!”

    说话之间,却听房门“怦”地一声被推了开来,单钰莹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房中三女齐齐互看几眼,不约而同地问道:“单姐姐,是谁赢了啊?”

    单钰莹轻蔑地将头颈一昂,道:“这个小贼怎么斗得过我!”

    看黄羽翔没有跟进来,便知道这个好色小贼定然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不然的话,他早就进来耀武扬威了,依着此人好色的脾性,说不定便要做些出格的事情!

    “单姐姐,你既然已经赢了,为什么还是一副气恼的样子?”南宫楚楚用手拱了一下张梦心。

    “这个死小贼,以为我不知道他让着我吗?”单钰莹一脸愤愤之色,道,“他没有拿出绝招来,怎么敌得过我的‘红日照天下’*!哼,死小贼,没把你烧死算你运气!”突然双脚一跺,嗔道:“我还故意露了个破绽让他赢我,可是这小贼却是生怕会打伤我,竟是硬生生地放过了这个机会!真是超级浑蛋白痴没心没肝没肺没脑子的笨小贼!”

    听她一连串地骂将下来,三女都是面面相觑,露出古怪的表情来,张梦心道:“姐姐原来是想让大哥赢的?可惜大哥真是个鲁男子,竟是不知道我们家的单大夫人已经急得不耐烦了,这么想要嫁给大哥啊!”

    三女都是娇笑起来,单钰莹一时失言,竟是吐露了心意,顿时一阵大羞。她起身急纵,直扑到了大床之上,与三女纠缠成了一团。她武学修为最深,以一敌三,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一番胡闹下来,已是天色渐黑,四女都是香汗淋漓,各自沐浴完毕,才走到堂中用餐。

    四女都是美貌无比的人儿,一走进堂中,顿时将客堂映得光彩四射。过不多时,任雨情与于雅婷也齐齐来到,这两个生死大敌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已没有了往昔针锋相对的敌意,嫣笑连连,仿佛一对姐妹一般。

    张氏门徒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美女云集的景像,饶是温漠然冷漠、刘恒沉稳、李梓新冷血,都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惊艳的表情。

    好像要与于雅婷憋气,四女都是柔情脉脉地替黄羽翔挟菜倒酒盛饭,不时地还用示威的眼神向于雅婷看去。

    于雅婷毫不以为异,仍是一副颠倒众生的媚态,只是往昔对每个人都嫣笑连连的神情却是只针对黄羽翔一个人,对上温漠然等人,只是淡淡地笑笑而已,一看向黄羽翔时,顿时如百合花开,万千柔情齐齐向他涌去。

    虽说于雅婷的姿容略逊张梦心一筹,但她却胜在练功媚功,一举一动之间,端得优美无比,顿时将容色上的不足补了过去。众女之中,以她与张梦心、任雨情最是引人注目。

    黄羽翔虽是身处温柔乡中,却是颇为众女与于雅婷的关系而头痛。但于雅婷魔门的身份便是与诸女相处的最大障碍,况且于雅婷自承是为了修成“十媚惑天”才来接近于自己,谁知道她此时到底有没有爱上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演戏也是说不定的。

    他原想找个机会与于雅婷谈一下,谁知道四女竟在饭后齐齐聚到了他的房中,一直拖到了深夜也没有离开。

    黄羽翔看着四女都或躺或坐在自己的床上,终是忍不住从椅上站起,道:“好了,各位小娇妻!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你们也该各自回房了吧?”

    单钰莹向他瞪一眼,道:“这样你就可以找你的那个小魔女了?”

    黄羽翔心中一跳,忙将双手连摇,道:“莹儿,你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上次我只是要替她治伤才同她在一起的,岂会送到她门上当她练功的鼎炉!”

    “没有就好!”张梦心接过了话题,道,“天色也不早了,大哥,你也该早些歇息了,明日还要上路呢!”

    “好!”黄羽翔一怔,却见四女都没有各自起身的意思,抓了抓头皮,道,“你们怎么还不回房呢?”

    司徒真真“吃吃”一笑,道:“单姐姐说不能对你疏忽大意,所以我们以后整晚都要监视你!”

    单钰莹脸色大羞,道:“真真,还不是你的主意,怎么说成是我的呢!”

    张梦心回身搂住司徒真真,道:“大哥最爱的人就是你,若是换成是我们说的,大哥定然会不悦,如果是你的话,你看他敢说半个不字吗?”

    “我怎么会不高兴呢!”虽然于雅婷的一身媚术让他食髓知味,但眼前四女都是深爱着自己的小娇妻,于雅婷这个用心难测的女人与她们相比可是相差得太远,怎都是自己要花上一辈子好生牵挂的女子!“既然你们要送羊入虎口,那我岂能与你们客气!”

    张梦心“格格”一笑,道:“大哥,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可是来监视你的,若是你想动什么歪脑筋的话,我们的单姐姐可是头一个饶不过你的!”

    “那你岂不是将一个酒鬼丢到美酒之中,却是不让他饮上一口!”黄羽翔两条浓眉已是皱到了一起,道,“那你们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便是我舍得,这三位姐妹也是舍不得啊!”张梦心妩媚地抛过一道眼神,却是惹得三女齐齐娇嗔起来。

    黄羽翔哈哈大笑,将外衣脱去,吹熄了烛火,猛然向床上跃去。

    他自然而然挤到了四女中间,单钰莹与南宫楚楚睡在最外面,他左中抱着张梦心,右手搂着司徒真真,真个是享尽了艳福。

    “大哥,你可千万不能不规矩啊!”经过白天的胡闹,张梦心已是眼皮渐重。虽然黄羽翔充满男子气息的味道让她陶醉不已,浑身都热了起来,但她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意乱情迷了一阵,便被沉重的睡意占到了上风,已是渐入梦乡。

    这下子真是大大地为难了黄羽翔,要让这个人在众香环绕中“守身如玉”,当真是天大的难事。但他尊重四女,况且既然四女敢与他同床共眠,表明已然走出了最困难的一步,不用多长时间,他便可以得偿所愿,真正享尽艳福。

    躺在其中,一动也不敢动一下,生怕受到她们身体的诱惑而铸成了“大错”。

    睁着眼睛看着床顶,鼻中闻着四女的体香,心中渐渐安定下来,充满着平安喜乐。他从小孤苦,从不知道室家之乐,如今在四女的环绕下,仿佛做梦一般。三个月前,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怎都想像不到此刻竟会坐拥众香!

    想了半晌,终于起了睡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一大早醒来,黄羽翔只觉一阵阵地腰酸腿疼,原来张梦心和司徒真真各自将修长的玉腿压到了他的身上,司徒真真的手还缠着他的脖子,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抱着他的。

    这张床虽然颇大,但三人睡恰是正好,如今睡了五人,顿显拥挤不堪,原先五人还没有睡着时,各自都拘束着自己睡在一个角落,但一旦睡着,都是舒展了开来。

    想不到张梦心这个一举一动间都尽显雍容的女子睡相也是如此不好,黄羽翔不禁有种想要大笑的感觉。轻轻从司徒真真的搂怀中挣脱出来,黄羽翔直起上身,突然轻咦一声,原来司徒真真身边的单钰莹竟已是没有了踪影。

    他还道单钰莹早早便起床了,正在心赞这个妮子竟也有早起的时候,眼光一瞥,却已看到地上正躺着一人,不是单钰莹又是何人?也不知道她是自己滚落下去的,还是被身旁的司徒真真推下去的。

    “大哥,你醒得好早!”南宫楚楚向来是四女中起得最早的人,黄羽翔未醒之前,她便已经睡意全无,看着床顶良久了。只是心中害羞,不敢穿衣起身。

    黄羽翔点点头,道:“你睡得好吗?”

    南宫楚楚俏脸一红,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羞人的事情,道:“大哥你要起身了吗,要不要楚楚替你穿衣服?”

    黄羽翔摆摆手,指了指地上的单钰莹,道:“你看看莹儿,难得见到她这副模样的!”

    南宫楚楚与单钰莹正好在床的两侧,她便是支起上身仍是看不到什么,直将头凑到黄羽翔这边,这才看到单钰莹正四脚朝天,睡得正香。她轻轻一笑,回过头来道:“大哥,你还不将单姐姐抱到床上来?”却见黄羽翔正怔怔地看着自己,双眼直勾勾的。

    低头一看,却见自己的内衣原被张梦心压着,此刻强自撑起上身,已是将内衣扯脱了半边,露出了半边美丽的胸脯。“呀!”她轻呼一声,正要退到自己的原处,却觉柳腰一紧,已是被黄羽翔抱到了怀中。

    他们两人中间还隔着个张梦心,这么一来,南宫楚楚的娇躯自然压到了张梦心的身上。

    “呜,大哥你好重啊!”张梦心猛然睁开了双眼,却见黄羽翔正一副猴急的模样,怀中还搂着半裸的南宫楚楚!她尖叫一声,道:“大哥,你在做什么?”

    一声尖叫之下,旁边的司徒真真也猛然坐起,道:“怎么了?”她兀自睡眼蒙胧,还没有发现眼前的异常。

    突然之间,房门已是被人踢开,赵海若冲了进来,大叫道:“心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眼光一溜地上的单钰莹,床上半裸的南宫楚楚,原本就大大的双眼不禁睁得更大,道,“这小子竟然这么欺负单姐姐和南宫姐姐!”

    南宫楚楚尖叫一声,忙躲进了黄羽翔的怀抱之中。

    黄羽翔在清荷剑派与她并肩作战的时候,便已对这个小妮子产生了异样的感情,见她自己送上门来,虽是一脸色狼的样子,但却是大大方方地靠在了床上,道:“小丫头,你可知道胡乱闯进别人的房间是不对的!你还不出去,可不要让我数到三啊!”

    赵海若微微一怔,道:“你数到三会怎样?”

    黄羽翔不禁一阵气结,道:“总之你快点出去!对了,你是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啊,糊里糊涂就走到了这里,听到心姐姐大叫之后,我便冲进来了!”赵海若满脸的无辜的样子,却是没有半分要退出房间的意思。

    张梦心终是吃受不住,道:“海若,你先出去好吗?”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心姐姐,我还没有帮你出气呢,怎么能退出去吗?”

    张梦心欲待再说,却被黄羽翔拦了下来,这小子贼贼一笑,道:“小丫头,将莹儿叫醒,我们要赶早出门!”

    “告诉你,不准再叫我小丫头!”赵海若恶狠狠地伸出食指指着黄羽翔,却抬步走向单钰莹,低下身体便要去拍单钰莹的肩膀。

    南宫楚楚原本将脸埋在了黄羽翔的怀中,这当儿却是慢慢地探了出来,蓦然见到赵海若正在拍单钰莹的肩头,心中想起一事,也顾不得浑身衣衫不整,叫道:“海若你要小心,单姐姐她——”

    话犹未必,在赵海若满脸的不解之中,手却已是按到了单钰莹的肩膀之上。

    仿佛机敏的猎豹,原先睡得死死的单钰莹突然双眼大睁,双后猛然向赵海若的胸口打去,去势之快,当真是无与伦比!

    好个赵海若,虽然事起仓促,但兀自还是一个大翻身,双手拦在了胸前。

    “轰”地一声闷响,两女都是齐齐向后飞退。黄羽翔早有准备,一个纵身已是将单钰莹搂到怀里。还好这妮子在拼过一掌之后,已是醒了过来,不然的话,黄羽翔害人不成,反倒要将自己也赔了进去。赵海若却是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她一骨碌爬了起来,看到正一脸闷笑的黄羽翔,哪还会不知道正是他搞得鬼。拍拍身上的灰尘,赵海若狠狠道:“小子,我若是不整得连心姐姐也认不出你来,我就不姓赵!”

    黄羽翔哪会怕她,耸耸肩道:“无所谓啊,我还会怕你不成!”

    ※※※※※

    一行人收拾一下,吃过早饭便向楚中进发。随行诸人中,除了张氏门徒,还有黄羽翔和他的小娇妻,于雅婷藉口练功,自然要跟着去的。骆三元却是留在了苏州,开始发展自己的家族事业,顺便安顿了一下张梦心代黄羽翔收服的那些下九流的江湖客。有鉴于此,陈天劫却是留在了苏州,以帮骆三元应付万一。

    张华庭和冬天下却是踪迹难寻,也不知两人是不是回听风阁喝酒去了。而最奇怪的却是任雨情,虽然一直说要回问剑心阁清修,却在此间拖了好些日子,今日早上却也是突然消失,也不知道上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