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张氏门徒
    “都是你!”四女齐齐向黄羽翔喝斥起来,四张美丽的俏脸凑到一起,倒真是相映成趣。

    “心儿,你的师兄弟来了!”黄羽翔笑笑地转移了话题。

    四女纠缠了半天,终于还是各自分开了。想到刚才众人挤在一起的样子,都是各自暗笑不止,看向对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黄羽翔大喜,这四女虽然表面上非常和睦,但仍是颇有些吃醋的味道,此际一番亲蜜接触,终是将彼此的距离拉进了不少。

    “看来以后要让她们睡在一张床上,免得她们说我厚此薄彼的!”黄羽翔暗暗道,拉过张梦心的纤手,道:“莹儿,你除了秦师兄和温师兄之外,还有别的师兄弟吗?”

    他已然以张家的女婿自居,自是不能再称呼秦连为前辈了。不然的话,这辈份可真要乱套了!

    张梦心俏脸红红的,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意乱情迷的样子有没有被骆三元看到,低着头道:“当然有了!爹爹共有五个徒弟,除了温师兄和秦师兄、小师妹之外,尚有刘师兄和李师弟。刘师兄唤作刘恒,外号‘青衫公子’;李师弟才十七岁,叫做李梓新,还没有闯荡过江湖!”

    见张梦心兀自有些迷糊,黄羽翔道:“心儿,我是说你的师兄弟都已经到了!”

    张梦心猛然“呀”地一声,道:“他们这么快就到了!”掐指算算日子,其实时间已经过得差不多了,她耸耸肩道,“都是大哥不好,把人家害成这副样子,你让心儿如何去见各位师兄弟啊!”

    她此时双颊陀红,星眸迷蒙,实是诱人心神至极,确实不适合见外人。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心儿,你的师兄弟都那么疼你,若是你能幸福的话,他们都会为你高兴的,哪会笑话你呢!你说,你现在幸福开心吗?”

    张梦心抬起头来,温柔地看着黄羽翔道:“心儿很开心!”眼神中除了脉脉的柔情之外,还有几丝黄羽翔极为熟悉的神色。

    司徒真真从背后将张梦心抱住,道:“呀,我们的玉女姐姐动情了!夫君,你今晚可要好好地疼张姐姐啊!”

    “小妮子讨打!”张梦心娇嗔地说道,对黄羽翔久抑的爱意,再加上“抱朴长生功”的刺激,她早已情怀大开,春意盎然!

    “真真最是没有主见,是个大叛徒!”单钰莹将张梦心从司徒真真的怀里夺了过来,道,“小贼,你对真真灌了什么迷魂汤?”

    在男女之事上,司徒真真最是放得开,妩媚的俏脸满是笑意,道:“单姐姐,其实你是最幸福的!即使夫君不说,我们也都知道,他最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

    被她这句马屁一拍,单钰莹虽然颇有些不好意思,但脸上的神情便是瞎子也能看出实是愉悦之极,道:“这个死小贼是见一个爱一个,当着你的面说只爱你一个人,一旦背转身,不知道又会勾搭上多少个美貌女子!”

    “格格格”,南宫楚楚将纤手搭在单钰莹的香肩上,道,“大哥,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今晚也要宠幸一下单姐姐,免得惹怒了母马虎,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难得遇到南宫楚楚开玩笑,黄羽翔将张梦心夺了回来,再将司徒真真塞到单钰莹的怀里,道:“你们三个先在这里待着,我和心儿去见一下她的师兄弟!”眼光一扫四女,颇为暧昧地道,“你们四个都是我的小娇妻,今天晚上谁都逃不了!”

    三女齐齐向他啐了一口,黄羽翔哈哈大笑,抱着张梦心已是行到了门外。

    “心儿,今晚我到你房里去好吗?”既然张华庭已然答应了这桩婚事,黄羽翔可不是个守礼之人,非要等到洞房花烛才行周公之礼。诚然,他是爱着张梦心的,但毕竟此人是个“浪子”,岂能指望他守礼如谦谦君子。

    若是换作单钰莹,纵使千肯万肯,被他当面一说的话,估计会将他一掌劈到太湖里去。但张梦心却是在唇边勾起了一抹微笑,低声道:“大哥,心儿也总是想着你,想要大哥抱着心儿,想念大哥亲吻心儿的感觉!你说,这是不是说心儿不是个端庄的女人?”

    “怎么会呢,那只是你太喜欢我了!”黄羽翔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道,“况且心儿你越是*,我越是喜欢,只要你不对别的男人也这样就行了!”

    张梦心俏脸一正,道:“大哥,心儿生是你黄家人,死是你黄家鬼!虽然心儿只是妇道人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三从四德还是知道的,今生今世,只会喜欢大哥一个人!”

    “我知道,心儿,今天晚上你可要好好表现给我看看!”松开了抱着张梦心的双手,改为用右手牵着她的纤手,免得她见到了几位师兄弟的时候,还是一副春意盎然的样子。

    张梦心对他飞过一个白眼,道:“大哥,你难道不能想些正经的事?”

    “对我来说,与我的宝贝心儿共赴巫山才是最最正经的事!”黄羽翔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随即哈哈一阵大笑,拉着她进到了大堂之内。

    大堂中原有四人,见两人进来,除了坐在最下首的黑衣少年外,余下三个都是向两人看来。其中两个都是黄羽翔认识的,正是温漠然与秦连。

    “张师妹!”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的主人是个二十一二的俊朗青年,一派斯文的样子,身材颇为修长,“小兄已经有半年未见师妹了,听说师妹找到了一位如意郎君!莫非这位就是黄兄吗?”

    闪电般凌厉的眼神扫到了黄羽翔的身上,让他泛起了仿佛要被对方看穿的感觉。这种感觉极为熟悉,正是当日对阵张华庭时才有的刺痛感。看来,张氏五个门徒中,真正继承他道统的,不是排行第一的温漠然,而是这位!

    磅礴的真气轻发即收,只是抵御住对方的进一步侵袭。黄羽翔知道他正在审视自己有没有资格成为张梦心的如意郎君,淡淡一笑,道:“小弟正是黄羽翔,不知道这位师兄可是刘恒刘师兄?”没有见过面的只有刘恒和李梓新,看他的年纪,应该是刘恒了。

    “不敢,在下正是刘恒!”刘恒显然对黄羽翔不卑不亢的反应颇为满意,也知道黄羽翔确有保护张梦心的实力。

    “刘师兄,你的‘真阳诀’好像又有进步了吧?”张梦心已然恢复了平静的表情,但眼角眉楣,仍是带着淡淡的羞意。

    “不敢辜负师尊的期望,愚兄已将‘真阳诀’推进到了‘紫气东来’!不过小师妹却是后发先至,听秦师兄说,小师妹早已达此境界了!”说到这个小妮子,文雅的脸上现出一丝苦恼之色。

    赵海若离开听风阁,留守的几个师兄弟都是喜出望外,都快要大放鞭炮庆贺一下。只是这次却要自己赶到这个瘟神的旁边,当真是自找罪受。归根究底,当是楚中郑家惹得祸!迁怒之下,自是将郑家恨得牙痒痒的。

    “温师兄、秦师兄,你们一路辛苦了!”张梦心向最后那个黑衣青年看去,“李师弟,你又怎么了?”虽然众人已是一阵寒喧,但此人却是一直低着个头,一句话也不说。

    那人仍是一声不坑,黄羽翔正好奇间,却见那人身形一歪,已是从椅上摔倒下来。“嘿,”他猛地轻叱一声,人已在半空之中翻个跟斗,重新坐在椅上。原来他竟是睡着了!

    不过此人长得倒真是英俊,虽然还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但俊雅之气却是座中诸人之冠,若不是身形偏矮,肯定是场中最是夺目之人。只是他的一张俊脸也太冷酷了些,一点表情也没有,好像天下人都欠着他的钱似的。

    张梦心“噗哧”一笑,道:“李师弟,你还是一点儿也没有变!”

    李梓新向张梦心望去,一张冰冷的脸上仍是没有表情,淡淡地道:“师姐好!”一句话说话,又将双眼闭上,竟是再无后文。

    黄羽翔看得佩服无比,只要是男人,见到张梦心之后,无有不震惊万分的。也唯有李梓新,对着这么一个大美人,竟然连多看一眼也是不愿!

    “黄兄,近来可好?听秦师兄说,师父已经把张师妹交托给你了,现在我们可真成了一家人了!”温漠然拉过两张椅子,道,“都坐下吧,张师妹,你且说说我们到郑家去干嘛?”

    “哈哈,原来你们都来了!”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黄羽翔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众人脸上升起的苦恼之色,便是木无表情的李梓新,也是将眉头皱了起来。

    一道花俏的身影翻飞到了空中,灵巧地落在了李梓新的身边,赵海若突然展开双手从背后将李梓新的头颈勒住,道:“小不点,你怎么还是没有长高啊?”

    黄羽翔一怔,转头向张梦心看去,轻声道:“她可以这样子做吗?”

    张梦心耸耸秀肩,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她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李师弟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但却是最岂惮旁人说他的身高!可是海若就偏偏要揭他的伤疤,每次都要弄得李师弟气个半死!”

    李梓新的脸上闪过一道煞气,猛然间身上白光大盛,随着他身体的站起,一下子将赵海若弹了开来,让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赵海若四脚朝天,满脸的委屈之色,道:“小不点,你敢打我?”

    李梓新冷哼一声,又坐回了椅上,不过右手却是抓向了腰间的剑柄之上。

    赵海若突然一声欢笑,猛然间跃起,已是向李梓新扑了过去。

    “锵”,一声脆响声中,李梓新已然长剑出鞘,白森森的剑光如水波一般荡漾起来,向赵海若刺去。

    剑气森冷之极,随着他的长剑出鞘,一股极为浓烈的嗜血之气突然充满了整个大堂。

    赵海若“格格”一笑,身形翩若惊虹,在李梓新的剑尖直指之下灵活自如地驱前突后。

    “啊!”李梓新怒吼一声,手中的长剑在一瞬间化成了七把奇丽无比的光影,向赵海若直击过去。这七剑奇快无比,从各个方向向赵海若挤压过去。

    “龙翔七杀!”温漠然轻轻一叹,道,“李师弟动真格的了!想不到李师弟的脾气越来越是暴躁了,上一次还支持了半柱香的时间,这一次却仅仅只有数息的功夫,便使出了这一招来!”

    感觉到李梓新疯狂的战意,黄羽翔颇有些心悸向张梦心问道:“心儿,这位李师弟当真是你的师弟吗?怎么他对海若这个小丫头这么狠啊,好像恨不得要将她杀了一样!”

    “哎!”张梦心微微一叹,道,“李师弟就是这个脾气,一旦动起手来,便会六亲不认,便是换作爹爹,他也不会手下留情的!爹爹的‘龙翔剑法’原是王道之学,可是到了他的手中,却变成了杀人的剑法!为了他这个脾性,也不知被爹爹关了多少回了,可是他的剑法却是越关越高,害得爹爹都不敢关他了!”

    “叮叮叮”,一连串的脆响声传来,赵海若不知什么时候已将袖剑取出,奇快无比地挡下了李梓新所有的攻势。七道剑影一道道消于无形,最后只剩下一把停留在了李梓新的手中。

    “龙抬头!”李梓新冷然说道,手中去势已尽的长剑突然不可思议地向上撩起,直刺赵海若的小腹。

    温漠然与刘恒齐齐色,纷纷抢出,叫道:“李师弟万万不可!”“师弟手下留情!”

    长剑划到了赵海若的小腹上,却仿佛受到了一股无形之力的牵绊,竟是突然变缓下来。赵海若俏丽的脸上已是布满了紫气,猛然间一个翻身,已是倒纵出了半丈。但李梓新的长剑仍是削破了她的衣服,凌厉的剑气已是将她小腹上的衣服全部破开。

    随着她的翻退,破碎的衣服好像漫天飞舞的花蝴蝶,飘飘摇摇地颇是好看。

    刘恒与温漠然终是停下身形,落到李梓新的身侧,纷纷道:“李师弟,你怎么可以对小师妹用上这么狠毒的招术!”“李师弟,你是什么时候学成这一招的?”

    黄羽翔此时的眼光已是高明之至,自是看得清李梓新方才使出“龙翔七杀”后,剑势已然用尽,怎也不可能再向前进,岂料竟还能向上撩起,当真是防不胜防。想来,当有另一套心法配着这套剑法的运用。

    他在“武”的修为上已是进入了顶尖之流,但在“技”字上,却真是三流水平,乍睹如此神妙的剑法,不禁骇然叹服。

    虽然露出了小腹上老大一片雪白的肌肤,甚至连肚脐也是隐隐可见,赵海若却仍是漫不在乎,道:“小不点,原来你进步得很快吗!下次跟你打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再让着你!”

    李梓新俊逸的脸上泛过一丝怒意,道:“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许叫我‘小不点’!”

    “不许叫什么?”赵海若一脸的无辜表情。

    “小不点!”李梓新早已在怒火之下失去了冷静,不然的话,也不会轻易上她的当了。

    “哈哈哈,”赵海若拍手娇笑起来,道,“这可是你自己说得,跟我可没有关系!”

    “你——”才松开的手重又握到了剑柄之上,李梓新冷冷地看着赵海若,凌厉的杀气比刚才更为强烈地充斥着整个大堂。

    “好了,你们不要闹了!”张梦心连忙喝止两人,向赵海若一瞪,道,“你还不回房换件衣服,这副样子,羞也羞死人了!”

    赵海若朝张梦心吐了吐舌头,对黄羽翔道:“大哥,我好难过!大哥,你快抱着心儿!”她学人说话倒有七八分的本事,这一句话说得娇糥之极。

    张梦心一脸俏脸立时涨得通红,道:“你、你都听见了?你一直都在往面吗?”想到被她看到了自己最是羞人的一面,张梦心又急又羞,都快要哭出来了。

    “心姐姐,人家去换衣服了!你以后一定要待人家好点啊!”赵海若嘻嘻一笑,转身往自己的房中回去。

    将羞红着脸的张梦心拉到自己怀中,黄羽翔轻声道:“心儿,你怕什么?反正岳父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我们爱做什么事,与别人何干呢?”

    刘恒笑笑道:“黄兄,要不要我们先暂退一下,让你们小夫妻独处一会!”

    张梦心向他飞过一道白眼,嗔道:“刘师兄,想不到你也要取笑我!”

    “若是现在还不说上两句,以后便没有机会了!”刘恒的脸上现出一丝宠溺的表情。

    “刘师兄——”张梦心颇是感动,想起了小时候与各个师兄弟一起玩耍的情景,嘴角边不由地浮起了一丝微笑,随即脸色一正,道,“各位师兄弟,十日后到郑家一行,可能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容易!”

    “哦,”温漠然虽然冷漠,但比起李梓新来,还称得上和气,“楚中郑家虽然百年基业,但比起我们来,应该还是差得远了!就算他们还有老一辈的高手未出现,恐怕也敌不过我们师兄弟几人的联手啊!”

    刘恒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却透着相同的意思。

    张梦心道:“两位师兄有所不知道……”便将龙皓天一事说了出来,说到此人正是摩珂罗的徒弟时,温、刘、秦三人的脸上都是一阵动容,温漠然道:“摩珂罗号称蒙古第一高手,乃是天下三天宗师之一,若是他也潜在郑家的话,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昕师妹这么说,好像已经有不少蒙古高手潜到了中原,而为何我们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呢?”刘恒皱起了眉来,道,“郑家既然敢向师尊挑战,定然不会不考虑到他们与师尊的差距有多大!岂会做这等自寻死路的傻事?”

    “可是郑家好歹也是四大世家之一,百余年一直侠名颇著,岂会帮着蒙古人做这等事?”温漠然兀自不信,道,“难道他们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正帮着蒙古人做事?那,我们主要对付他们还是蒙古人啊?”

    张梦心也颇为犯怒,既然郑家与蒙古人勾结,定然不会对他们几个手下留情。但若是不揭开郑家与蒙人勾结的阴谋,而将郑家消灭的话,即使张华庭名头再大,也是难以压下众怒,成为众矢之的。

    “若是郑家不知道韩清月也是蒙人,便将龙皓天的阴谋先抖出来,看他们有没有悔改之心;若是他们甘心做卖国贼的话,便要先找出他们与蒙人勾结的证据,再将他们送交官府!蒙人定然不会只与郑家勾结,可能已是渗透进了中原武林。凭我们几个的力量,也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只有让官府出面,才能将他们驱逐干净!”张梦心闭目想了一阵,方才说道。

    “哪需要这么烦!”李梓新冷冷地说道,“只要我手起剑落,管他什么摩珂罗,都只会做我剑下的亡魂!”

    刘恒轻轻一笑,道:“刘师弟,你还年轻,不知道摩珂罗的厉害!师父与摩珂罗最后一战是在九年前,那时你才八岁而已,没有看到这摩珂罗有多威风,我就只看了他一眼,便有七八天的时间神情郁郁,连‘真阳诀’也退步了好多!”

    “但师兄却借着这个机会,战胜了心魔,在往后的几个月里突飞猛进,连爹爹也直夸你!”张梦心拍着手道。

    “那是师父谬赞了!”刘恒不骄不躁,道,“离郑家的约斗,不过十来天的功夫,我们明日便动身去长沙。路程上可能就要花个四五天的时间,再加上还要探访一下郑家的动静,已是不能拖延了!”他微微一顿,换上一副无比威严的样子,道,“这次郑家之行,绝对大意不得,我们自己输了不打紧,但现在却是关系着师父的威望,只能赢、不能输!”

    “是!”众人轰然应声,连李梓新也是站了起来,只是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