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戏耍大敌
    大清早起来,黄羽翔已成习惯,便到庭中练了一会剑,这才到大堂中用饭。他当日身受重伤之际,曾经使出了奇速无比的“流光之剑”,但此时此际,脑中却没有丝毫怎样使用这种剑法的印像,仿佛随着他的转危为安,这种神奇剑法也随之消失无踪。

    但黄羽翔知道,那种奇速之剑是在他性命垂危之际才体会出的,必然要再经生死考验,才能重新恢复到他的记忆中,如此反复,这种速剑才会真正成为他的本事。而且,他现在虽然只能同时控制十八朵水花,但对内力的掌控,比起四天前来,已不啻脱胎换骨。只是每多增加一朵水花,难度就要翻倍。他在前天已能同时控制十六水花,但直到昨日清早,也才推进到十八朵而已。而昨天下午虽然也是苦练不休,但却是没有丝毫进益。

    话虽如此,但他仿若身有亿万家财,以前却只知道用千万两的银票买根青菜一般,其中的浪费,实在是难以计算;但现在却是学会了将银票兑成了碎银、铜钱,杀鸡绝对不用宰牛的力气。一下子便将本身的韧性提高了很多,攻击之威虽然没有增强,但却胜在后劲十足,攻击之间的空隙已是越来越小。若是他日能够重新使出“流光之剑”,天下虽大,能与他一拼的,恐怕已是绝无仅有!

    经过昨天众女的一番施压,黄羽翔却也不敢单独行动。吃过早饭,就纠合了四女,准备到聚福客栈去看看这个龙皓天。任雨情可能是所有人中起得最早的人,反正黄羽翔无论起得多早,都能看到她早已端坐在客堂之中。

    赵海若原本是定然会凑这个热闹的,但此妮若是睡起懒觉来,足以从早上一直赖到下午,若是谁在此时去打扰她的话,恐怕便要告别幸福人生了。

    于雅婷得知四女都要同去,自是不会去平白挨四女的白眼,俏生生地飞给黄羽翔一道媚眼,在众女的娇叱声中,已是回转了自己房中。

    “大哥——”看到黄羽翔对着于雅婷消失的地方兀自带着不舍之意,张梦心扁扁嘴道,“有这么舍不得吗?”这个美人自从得到父亲的首肯,俨然以黄家的媳妇自居。

    见张梦心也难得吃醋吃得这么明显,黄羽翔哈哈一笑,拉过她的娇躯,道:“心儿,我更舍不得你啊!”眼前的这个妮子,于原本的美丽之中,散发着一种魄人心神的艳丽,一如昨日任雨情情怀微动时的样子,都是美丽的让人心醉!

    黄羽翔头一次发现,这两个绝世美女之间竟然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只是被这两人的绝美所掩,自己却只看到了她们各自最动人的一面,而忽略了共同的部份。

    “嘻嘻,”司徒真真微微一笑,道,“张姐姐,夫君又要使出‘美男计’了!”

    张梦心俏脸一红,道:“小妮子,什么‘美男计’,你连这种话也搬出来了?”

    “心儿,”黄羽翔决定要分化四女的联合阵营,“我可是帮着真真的,可不许你责骂真真!”

    “死小贼!”单钰莹双手插腰,道,“我们姐妹四位一体,岂会内哄!你休想挑拨离间!”

    张梦心对大事把握的颇为精准,但在男女之事上却绝非黄羽翔的对手,听得单钰莹如此说,方才恍然大悟,娇声道:“大哥,你好坏!差点儿便要上你的当了!”美目流盼,万千风情如同瀑布轻垂,齐齐向黄羽翔打去。

    一阵心痒难忍,黄羽翔想道:“昨日的雨情便是这副模样,惹得我连魂儿都快要飞走了!雨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骗到手,可心儿已经是我的人了,岳父也首肯了,干嘛还要让她独守空闺呢!没道理的啊,若是让她到明天还是处子之身,连我都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一番胡思乱想,心中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张梦心尽快成为小妇人!

    五人经过昨晚一事,已是恢复了往日的融洽,这一顿早饭自是吃得温馨无比。只是苦了任雨情,明明是要跳出红尘之人,却要强自忍受堂中弥散的浓浓爱意,一颗古井不波的芳心,昨日便被撩起了几许荡漾,此时看到五人亲密的样子,心中却是泛过了一丝孤独。

    好不容易才将这顿饭熬过,六人便缓缓向聚福客栈进发。

    昨日如同做贼一般,今日却像个大商贾,带着一众妻妾出来游玩。五女的姿色,自是引起了一番哄动,好在黄羽翔、单钰莹、任雨情都是修为顶尖之人,遇到人挤的时候,便放出无形真气,将外人拦在圈外。一路走来,不下于同百多名高手对决,半个多时辰后,终于还是到了聚福客栈的门口。

    六人大模大样的往里走去,此时巳时刚过,客栈中人的却也不算甚多,昨晚那三个伙计正好在抹桌子扫地,乍见到几人,都是呆住了。看着这个,又看看那个,只觉五女各擅胜场,都是娇媚多姿,实是不知道将眼光放在谁的身上。

    黄羽翔轻笑道:“三位大哥,不知道龙公子起身了没有?”

    “回禀公子爷,龙公子早就起身了,正在楼上歇息呢!”

    “嗯,我们去看看他!”黄羽翔当先往楼梯上走去,身后五女自是紧随其后。

    “臭阿四,你看到没有?五个大美女啊!昨天那两人有一个在里边,另一个却不见了!”

    “这位龙公子真是享尽了人间艳福,有这么多的美人儿陪着!哎,我说我都在苏州城住了这么久,怎么没听说过哪个窑子里有这么多一等一的大美人!‘醉仙楼’的小月儿据说是苏州的头号红倌人,不过我前年上香的时候恰好看过她一眼,比起这五个仙女般的人儿,简直就让我恶心得想吐了!”

    “不过这个龙公子也真是厉害!昨晚才应付了两个,这么早又要了五个,你们说,这次他能撑多久?”

    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古怪的笑容,怎么想怎么算,这龙公子也要十天半月下不了床来了。

    黄羽翔轻车熟路一路直指龙皓天所居的屋子,轻轻扣了一下房门,道:“龙兄可在?小弟黄羽翔!”

    只听门内龙皓天热情爽朗的声音道:“原来是黄兄啊!”声音传来,门也在同一时间打了开来。龙皓天一张俊脸上满是笑意,道,“黄兄,真是想不到你会这早就来看我!哈哈!真是绝大的惊喜!”

    “待会给你的惊喜还会更大呢!”黄羽翔心中暗道一句,脸上却是浮起满满的笑意,道:“龙兄,昨天晚上我想了一夜,终是决定要参加这等壮举,为我中原武林尽一份心力!”

    听他在武林前面还加了“中原”二字,龙皓天微微一怔,随即便道:“来来,黄兄,赶紧里边请!”让开身体,让黄羽翔等人进来。

    看到众女婀娜多姿地进到房内,龙皓天显然也为众女的容貌所慑,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了正常,道:“黄兄,这几位便是传闻中你的红颜知己吗?哈哈,果然天香国色,天下少见!”

    “不敢!”黄羽翔微微拱手,道,“龙兄,我昨日已经想清楚了,像这等能够青史留名的佳事,自然不能错过!我这几位红粉知己中,不乏名门之后,大家都想为武林尽一份绵薄之力。这位是张梦心张姑娘,便是‘无双玉女’,想来龙兄必然知道她的父亲便是张宗师了!”将手指直向单钰莹,复道,“这位是单钰莹单姑娘,她的名字最近也应该轰传江湖了吧!”

    看到龙皓天微微有几分色变的俊脸,黄羽翔不禁想道:“莹儿果然厉害,人见人怕,非是我一个人而已!”

    “单姑娘不但是魔门长老之徒,更是浙江布政使单定坤大人唯一的女儿!”

    “什么?”黄羽翔如愿以偿地看到了龙皓天吃惊的表情,单钰莹为魔教惜花婆婆的弟子,这个身份已经轰传江湖,但另一个官府之女的身份却是被压了下去,知道的人不多。

    耐不住心中的狂喜,龙皓天连声音都起了一丝颤抖,道:“单小姐果然深明大义,居然出淤泥而不染,没有与魔教同流合污,真是武林之福!”原本只期望能够让朝廷对付武林,现在却能将堂堂浙江布政使也拉了进来,必然将引起了中原的大震荡!

    单钰莹轻轻一笑,拉着张梦心坐到了一边,对他看也不看上一眼。

    “这位是南宫姑娘,便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了!”虽然南宫楚楚远远及不上前面两女的份量,但能够拉上南宫世家,也足以让武林抖上三抖了!

    黄羽翔拉过司徒真真的娇躯,宠溺地看着她道:“这位是司徒姑娘,她的父亲便是‘九环刀王’司徒远清前辈!”这个妮子经过这几天的休养,已是能够自行走路,但身体仍是大亏。早上走了这半个多时辰,已是让她累得额头之上直冒冷汗。

    这司徒远清虽然没有开帮立派,但却堪称当今刀法名家,已是少有敌手,端地了得。

    最后看向任雨情,黄羽翔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道:“这位乃是问剑心阁的传人任雨情任姑娘,她的大名应该不用小弟来介绍了吧!”

    什么时候任雨情也成了他的红粉知己了?不同于看到其他几女,龙皓天的眼光瞥到任雨情的身上时,双眼之中顿时射出奇特的光芒,道:“原来这位便是任小姐!在下久仰任小姐的芳名,今日一见,总算偿了在下的心愿!”

    若是昨天没有听到他与韩清月的商谈,谁会想到这么一个满身正气的俊朗青年骨子里竟是要颠覆中原!任雨情淡淡一笑,道:“雨情只是沾了师门的光辉,本身却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龙公子的谬赞,雨情愧不敢当!”

    “龙兄,我们先做正事,容后再叙他事!”前面一段虽只是戏耍龙皓天,但黄羽翔就是不惯龙皓天看向任雨情的眼神,没来由地心中不痛快,便忍不住催促他起来。

    “哦!”龙皓天从袖中取出一张信纸,递到黄羽翔的手里,再从书桌上拿起一枝毛笔,蘸了些墨水,反转之后交给黄羽翔,道,“我原本正在练练书法,没想到黄兄这么早就来了,我却只写了几个字!”

    众人向书桌上看去,只见摊平的书桌上正有一张宣纸,上面只写了“龙腾九”三个字。但不用细想,便知道他肯定是想写“龙腾九天”。

    黄羽翔接过纸笔,大笑道:“龙兄,你真是好志气!龙腾九天——嘿嘿,龙兄,你便要化作九天之龙,傲领天下吗?”

    龙皓天眼珠一转,道:“好男儿当有治世之想!不知黄兄是否有此大志呢?”

    黄羽翔环顾几女一眼,道:“我只想陪着我心爱的人快快乐乐地过上一辈子,没有像龙兄这般的雄心壮志!”

    “哈哈哈,黄兄你太谦了!”龙皓天丝毫不动声色,道,“只是从黄兄目前的举止看,分明已是具备了名垂青史的条件,只需再锦上添花,必然能够让后世传讼!”

    黄羽翔握笔在手,道:“龙兄,在下胸无大志,学不了治霸天下的那一套!”笔尖触纸,已是龙飞凤舞地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哎,写得真是太丑了!”黄羽翔左看右看,总是觉得自己的字与他的长相差得太多,“若是让皇上看到这个签名的话,岂不是要龙颜大怒,罚我每天都要练笔了!”他右手一挥,毛笔顿时在纸上划过老大一条痕迹,将自己的名字抹去,顺带着也掩盖了两个旁边的签名。

    “黄兄——”龙皓天猛然站起,随即却又坐了下去,道,“黄兄过虑了!皇上圣明,又岂会以字取人!”

    司徒真真在他怀里倚靠着,道:“夫君,刚才那个签名你不应该抹去的,可以留给真真收藏啊!”

    “哪有人收藏这些垃圾的!”嘴里说着,黄羽翔又在纸上签了个名,摇了摇头,又将之涂去。三两个的功夫,纸上除了东一道横、西一道竖之外,已是不剩一点东西了!

    龙皓天木无表情,待黄羽翔收笔之际,突然露齿一笑,道:“黄兄,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黄羽翔不禁有些佩服此人的定力,图谋许久的事被自己当面破坏,却是没有半丝怒意,光是这位自控力,便足以让他肃然起敬了,“也不是很久!不过在下倒真是龙兄的计谋佩服无比!”

    “哈哈哈”,龙皓天爽朗地大笑起来,道,“在下虽是计划了很久,但比起黄兄的法眼来,还是差得太多!”

    黄羽翔暗叫一声惭愧,若不是任雨情的功法独特,两人的内力又能水*融,完全互用,昨晚还真是不能偷听到龙皓天与韩清月的谈话。而若不是韩清月昨晚突然来访,龙皓天却也绝对不会吐出此等计谋!

    “龙兄,事已至此,不知你又有何打算呢?”黄羽翔轻轻转过话题。

    龙皓天越发显得镇定雍容,道:“在下有什么打算恐怕已是不重要了,不知各位又想要在下怎么办呢?”

    黄羽翔对此人越来越是敬佩,道:“龙兄,只需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们定然不会为难龙兄的!”

    龙皓天微微一笑,道:“若是我不想回答呢?”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我想龙兄绝不是这种笨人!若是龙兄不肯回答的话,在下只能将你先关起来再说。等你什么时候想要说了,再放你出来,或者等到答案已经不重要的时候!”

    “嗯,”龙皓天点点头,道,“黄兄有问题请说,在下尽量问答你便是了!”

    “龙兄的真实身份是什么?”龙皓天的动机不明,若是能够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当可以猜出他的几分意图!

    “赤鹰教座下的一名弟子啊!”龙皓天表情自然,还向任雨情递过一个微笑。

    “哈哈”,黄羽翔笑了一阵,道,“龙兄莫非这么喜欢寄人篱下的生活?”

    龙皓天摊摊手,道:“在下说得原就是实话,若是黄兄不信的话,在下也没有办法!”

    “龙兄,原本是不想与你动粗的,但你既然如此不肯合作的话,那我只好先制住龙兄再说了!”黄羽翔对单钰莹展颜一笑,道,“莹儿,陪龙兄过上几招!”

    单钰莹对他猛瞪一眼,转首对龙皓天道:“喂,你是要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亲自动手啊?”

    对着这个随时随刻都可能暴走的女人,连龙皓天也是不敢大意,脸上收起了微笑,正容看着她,道:“在下久闻单小姐乃是年轻一辈中最顶尖的人物,今日能与单小姐交手,当是三生之幸!”

    黄羽翔心中苦笑,想道:“若是莹儿能将她的一身野性除去,倒真是我的‘三生之幸’,如今看来,却是我的‘三生不幸’还差不多!”

    “哼!”单钰莹在一声冷哼之中,人已经暴窜而出,猛然双掌向龙皓天的胸口打去。

    她此时“红日照天下”*已然大成,不必刻意,这股刚烈的真气早已在全身游走,一下子便将她的功意提升了好多。虽然还没有进入到“死寂天下”的境界,但身法之速,已是目力不可分辨。

    龙皓天双手一合,一股悍然大力勃然而发,将单钰莹高速冲过来的身形硬生生地刹停,狂烈的真气涌出,已是将两边的家俱化作了一团碎木。

    掌随身动,双手幻成虎形,已是向单钰莹的头顶抓落。

    单钰莹轻哼一声,身形猛地一个翻飞,已是后纵而出,落到了书桌之上。

    轻甩一下额前秀发,单钰莹嘴角一勾,微笑道:“你的武功还不错嘛,足以跟姓雷的家伙拼个高下了!”

    “姓雷的家伙?”龙皓天并没有趁势追出,收回双掌,负手背后,一股渊停岳峙的高手风范一展无余,“莫不是魔门的那个雷冬邪?”

    单钰莹轻吸一口气,背后的长发无风自动,俏丽的眼眸飞过一道赤红之色,令人生惧的气势已是暴涌而出。

    龙皓天眉头大皱,眉心突然闪过一道炽白的光芒,浑身的骨骼一阵暴响。

    单钰莹既然要全力以赴,天下间除了三大宗师,恐怕再无一个人敢等闲以待了!

    “莹儿,还是让我来吧!”黄羽翔拦到了单钰莹的前面,道,“你照顾好真真!”

    单钰莹低喃道:“一会让我打,一会又要自己打……哼,现在给你面子,听你的话,回到家的时候,你就求菩萨保佑吧!”

    黄羽翔一阵心惊胆颤,他原也知道此时将单钰莹拦下来的话,必会惹她不高兴。但龙皓天的修为实在太深,若是想要赢过他的话,单钰莹肯定要全力以赴,以她“红日照天下”*的威势,恐怕方圆几里的人都会受到她的气势所逼,轻则头晕目眩几日,重则要在床上躺上好几个月!

    抽剑在手,黄羽翔淡然一笑,道:“龙兄,你不介意将对手换作是我吧?”

    “怎么会呢?”感受到黄羽翔发出的绝不输给单钰莹的雄强气势,龙皓天双袖一甩,手上已是多了两根短棍。说是短棍却也不太恰当,这棍的两头都是削成了尖刺形,正泛着蓝蓝的光芒,显是极为锐利之物。

    左手挡前,右手半弯向上,龙皓天摆开了一个极为奇怪的架势,道:“请黄兄赐招!”

    “好!”黄羽翔暴喝一声,流明剑已然刺出,疾点龙皓天的咽喉。

    龙皓天左手架出,“叮”一声脆响中,已是将黄羽翔的流明剑架住。他踏前一步,右手上的短棍却是借势反刺黄羽翔。

    “嘿!”黄羽翔沉声吐气,全身真气一阵狂涌,身形在瞬那之间已是后退半步,流明剑划过一道美丽的圆弧,已是回削龙皓天,他占了兵器长的便宜,这一剑却是后发而先至。

    黄羽翔这几天得了张华庭的指点,勤练内力控制的法门,已是大有进益。若是换作从前,他回退之后,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反守为攻。现在他的劲道七分发,三分收,一旦击空,立时可以应变。若是能达到张华庭的境界,当真是纵控自如,无不如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