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夜访聚福
    “羽郎,他是谁啊?”于雅婷摇了摇黄羽翔的胳膊,当初韩清月来访的时候,她还在床上晕迷不醒。

    “他是楚中郑家的人,怎得又会和龙皓天搅在一起呢?还是正好也是住在这家客栈?”黄羽翔拍了拍于雅婷的秀肩,后者则递给他一个妩媚的笑容。

    “跟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于雅婷轻笑道,“你们在这里瞎猜也是无济于事的!”

    黄羽翔想了想,道:“雨情,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牵着于雅婷的纤手往客栈走去。

    任雨情略一思忖,也是跟了上来。

    此时天色已晚,偌大的客栈中已是没有几个客人,只剩下两三个伙计正在收拾,见到三人进来的时候,都是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来,但一见到任、于两女,俱是双眼放光,没有一个人望向黄羽翔一眼。

    任雨情淡淡然无动于衷,于雅婷却是浅笑盈盈,端得比任雨情要胜过几分。在长相上,任雨情要稍胜一筹,但于雅婷却是胜在练过“天魔魅心”,极具勾人心神之力,这三个伙计看了两女一阵,俱是把目光放到了于雅婷的身上。

    于雅婷妩媚一笑,示威似地向任雨情看去,意思自然是“这一回我可赢了你了”!

    黄羽翔走上前,气势轻发,将三个伙计的目光顿时从两女的身上隔绝开来,不理会三人脸上失望之后的恼怒,道:“三位大哥,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住着一位姓龙的客人?”

    这龙姓天下少有,一般人都会岂避流言,不会用到这种姓氏的。普天之下会用这个姓氏的,恐怕只有龙皓天了。

    三个伙计原本正做得无聊之际,乍睹这两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都是魂飞九天,好不容易才让黄羽翔收回了魂来,自是极其的不愿。不过听到他提到龙皓天时,都是个个浮起了谄媚之色,左首那人道:“这位公子,您要找的莫非就是龙皓天龙公子?他老人家正住在三楼的‘迎宾阁’,刚才还有位爷进去找他呢!”

    中间那人道:“龙公子是我们遇到的最大方的客人,每次打赏起来,都是一锭锭银子扔过来的!”

    最后那人看了看黄羽翔,满脸的贪婪之色,道:“这位公子仪表堂堂,莫不是龙公子的好朋友吗?要不要我们为公子爷通报一声!”

    黄羽翔淡淡一笑,从怀中掏出三块碎银分递给三人,道:“我和龙公子已经约好了,不用你们通报了!”

    说罢,向两女点点头,示意两人往楼上走去。

    三人拾阶而上,底下的三个伙计却是议论开来。

    “我看啊,这爷公子八成是龙公子的朋友,蝗坏幕埃鍪帜挠姓饷创蠓剑?br>

    “勿是格!俚个人浑身都是地痞气,怎么看阿勿像个公子爷,说不定是个龟公!你们看俚不是带着两个女人吗?肯定是他替龙公子和刚才上去的那个客人找来的妓女!”

    “这样吗?不过刚才那两个女人真是漂亮,若是能让我搂着一晚,便是明儿个要了我的老命我也是愿意啊!”

    “臭阿四,你撒泡尿照照镜子吧,就你这德性,也配搂着人家!换了我还差不多!”

    好在黄羽翔都是全神关注在三楼的动静上,没有听到那几个伙计的说话,不然的话,可能便要顾不得龙公子而将这三个异想天开的人一剑刺个透心凉了!

    任雨情却是怪罪起黄羽翔来,道:“黄兄,你可知道刚才给那三人的银两足以让普通的三口之家用上半年了!天下有多少家庭便是连一日三餐也是难以保证,你却随随便便地赏给了他们!”

    黄羽翔想到她自己一身布衣麻裳,绝对是吃苦勤俭惯了,自是不习惯他的大手花钱,便道:“好了雨情,你莫要怪我了,若不是我刚才打赏他们那些银子,他们能这么轻易便让我们上楼?肯定还要装模做样的乱说一气,若是将龙、韩两人惊动了,岂不是得不偿失!顶多我以后扔过去之后再抢回来便是了!”

    “抢回来?也只有羽郎这种小贼才做得出这些事吧?”于雅婷掩口而笑,道,“任姑娘,行走江湖,该花钱的地方就该花钱!像你这般小家子气的,恐怕只适合做个管家的妻子!”

    黄羽翔一听于雅婷又有起衅的意思,忙拉着于雅婷走快了几步。

    三人行到三楼的楼梯口便停了下来,俱是展开六识,凝神搜索整个楼面。

    龙皓天虽然深浅不明,但韩清月却绝对是可以比拟秦连的大高手,三人虽然武功修为俱臻顶尖之流,但仍是不敢有丝毫大意,神意含而不发,小心翼翼地将六识一点点地展开。

    猛然间触到了一团缓缓流动、绝对强大的真气,黄羽翔微微一怔,凑在两女的身边轻声道:“左面第三间屋子!不过,韩清月已经布下了一个气场,听不到两人的谈话,若是要突入的话,恐怕便要被他们发现了!”他当日感受过韩清月的功意,是以知道那团真气正是韩清月所发。

    鼻间凑到两女的身侧,只觉幽香入鼻,一个清淡,一个浓郁,却都是一般得诱人心神,黄羽翔忍不住用力嗅了几口。

    任雨情微一皱眉,让开了数寸的距离,于雅婷却是吃吃一笑,侧过脸让他的嘴唇在自己的粉颊上轻吻了一下。

    “这可怎么办?”任雨情略一迟疑,道,“我虽然有办法突破韩清月的内力封锁,但此人的功力大高,恐怕我的修为不足,仍是会被他发现!黄兄,请助我一臂之力!”

    她伸出左手,复道:“黄兄,请拉着雨情的手,将内力缓缓送到雨婷的体内!”若不是龙皓天身份未明,处处透着古怪;韩清月虽然身为郑家的客卿,却有着不输给秦连的武功,任雨情是绝对不会下这个决定的!要知道,这与送羊入虎口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黄羽翔大喜过望,在于雅婷的微嗔之中,已然将任雨情仿若白玉般的左手握住,大手轻握之下,只觉她的玉手绵软犹若无骨,端得舒服,仿佛全身每一根毛孔都张开了似的。

    轻握她的纤手便已是如此销魂,若是能与她做进一步的亲密接触,又会是怎样得动人呢!

    浑身一激灵,黄羽翔忙凝神静气,“抱朴长生功”缓缓而发,沉厚的真气已是慢慢地涌入了任雨情的体内。两人的内力千年相承,自是如水*融一般,全无半分隔阂。

    片刻间的功夫,任雨情的功力便猛然跃升,达到了两人纵是功力相加也达不到的高度,无声无息的内力已是探到了房内。

    若纯以内力而论,这世上已没有一人可以胜过这两人的联手之力。而且两人的功法在千年前原是一家,融合到一块后的威力却是更强,强悍的真气已是不知不觉将韩清月释放的真气力场破开了一个狭小的漏洞。

    三人俱是耳力一流之辈,破开的洞口虽小,但逸出来的轻微声音足以让三人听得清清楚楚。

    “……我已经安排妥当了,只要张华庭那几个徒弟来郑家,便要让他们有来无回!嘿嘿,真是想看看,张华庭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教了十几年的徒弟全部死在同一天里,脸色会有多难看!”

    听到韩清月如此说,楼梯口的三人都是脸色微变。以秦连、赵海若、温漠然三人的武功,即使受到众人围攻,恐怕也可以安然脱身,断不会被人擒杀!除非有张华庭般的身手,才能将他们击毙。

    而韩清月此人绝不像是个胡言乱语之人,既然如此说,当有六成以上的把握!那么,他究竟是用计还是尚有最后的底牌未掀呢?

    “今日我见过黄羽翔了!此人当真是如传说一般,油腔滑调,不会轻易为言辞所动!不愧是‘浪子’之名,端得是狡猾善辩!不过,听他后来的口气,应该会在明后两天来找我的!”

    听到龙皓天如此评价自己,黄羽翔不禁苦笑,向边上正对他做着鬼脸的于雅婷苦笑一下,低声道:“这家伙倒也聪明,知道我会来找他!只是没有想到我竟会来得这么早!”

    “嘿嘿,只要黄羽翔在纸上签个名,再劝上他几句,他的那几个红粉知己便逃不掉了,定然也会跟着他一块签的!这样一来,张华庭、南宫世家、便都要牵涉进这件事了。有了这些人的影响,恐怕中原武林绝对会有一半以上的门派会加入这次请愿之中!哈哈哈,到时候,只要把那道请愿书轻轻一改,朱棣还不是要龙颜大怒,将这些人都满门抄斩了不可!唉,只是可惜了张华庭的女儿和一个女徒弟,长得都是极美!愚兄活了三十多年,这样美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房外三人都是齐齐一惊,黄羽翔念头飞转,道:“想来龙皓天定是在书信做个手脚,那些请愿的内容可以随时修改!只需得到足够多的人支持,他便将这封书信的内容篡改,换上了辱骂朱棣的话!朱棣经过‘靖难之役’,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夺了侄子的皇位,前两年还将方孝儒诛了十族!只要将事情扯到这上面,朱棣定然会大力对付江湖!”

    黄、任两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任雨情艰涩地道:“朝廷虽然势大,但最怕就是*,况且武林人士一旦闹起来,可绝非平常百姓可比。不但颇多武功高深之人,而且十派之中肯定有七派以上是极有根基的!若是他们趁机作乱造反的话,整个大明朝都会根基不稳了!”

    “如果蒙人在这时候扣关的话,中原极有可能再度陷入虎狼之吻,沦入异族人的统治之中!”黄羽翔对什么事情都是满不在乎,但事关国家兴亡,他虽然惫懒,却也不敢疏忽大意。

    “那岂不是更加好玩!身处乱世的话,当是像羽郎这般的好男儿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说不定还能黄袍加身,做个好色皇帝也是大有可能!”于雅婷虽然娇笑不止,但却是将话声的范围控制在三尺左右的距离。

    黄羽翔瞪了她一眼,道:“天下兴亡,都是百姓之苦!纵使能够身登大宝,但却要看到如此多的生灵涂炭,我又如何能够安心!”

    任雨情投过一记赞赏的眼神,于雅婷却是撇撇嘴道:“羽郎,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悲天悯人了?”

    “我只想与你们平平稳稳地过日子,若是天下大乱的话,我便没有时间与你们好好相处了!”一句话暴露了这个男人好色的本质,任雨情气得闷哼一声,若不是还要偷听两人的谈话,真想一把摔开这个男人的大手,再一把巴掌将他的脑袋打成猪头,让他好生地反省一下。

    三人这一番说话,都将房中两人谈话错过了好多。当下都不再说下去,只是静听两人的交谈。

    “……郑家对你有没有起什么怀疑之心?”

    “这些笨蛋只是一门心思想着与我们共分这片大好河山,哪里会怀疑什么?我便是将他们都卖了,他们还要帮着我数银子呢!再说了,凭着师父的威名,他们纵然心中有所想法,又哪敢说出来!”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你可不要太小看中原武林,其中真是不乏人才!便是这个好色成性黄羽翔,一身的功力修为也绝对不会在我之下!要知道,师父为了栽培我,曾经用‘夺天*’替我扩展了全身的经脉,修习内功起来,要比常人快上许多。却不知道他的武功是怎么练成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张华庭的几个徒弟我见过两个。一个便是‘五岳手’秦连,另一个好像叫做赵海若,修为不在秦连之下,不过为人却是稀奇古怪!听说姓黄的那小子还有一个‘血影杀神’,二十多年前曾在中原武林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却不知怎得也投到了他的麾下!”

    “嗯,如此说来,要在郑家尽歼张氏门徒,还真是颇为扎手!师兄,此事关乎大局,师尊交代过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愚兄定然会小心办事,不会让师尊失望的!”

    两人说到这里,便不再谈这些事情,转而说些风花雪月之事,其中韩清月对张、任、赵三女的姿色大为赞叹,龙皓天却只是淡淡地跟上两句。

    任雨情听韩清月说得越来越是不堪,终是将内力收回,清淡的脸上微微笼上一层红晕,嗔道:“该死!”

    于雅婷却是“格格”地娇笑,道:“任姑娘,看你这副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样子,竟还有男人会为你神魂颠倒,真是异数!”双手搭在柳腰上,丰满的臀部略略向左偏移,摆出了一道极为诱人的曲线,“只是他们没有见过我!不然的话,人家只会当你是根木头而已!”

    任雨情也不知是受黄羽翔功力的影响,还是不惯被他握着,与男人如此亲密,或者是被韩清月的言语所激,更可能是被于雅婷所气,平时清和淡然的样子已经消失不见,俏脸之上的红晕越是越是红润,星眸之中仿佛笼着一层水雾,此番迷人的风姿,便是于雅婷的“八媚”也是无法企及!

    她轻轻一跺脚,转过头对着黄羽翔道:“你怎么还不放手,还要握到几时?”

    虽然被她轻怒薄叱,黄羽翔却是不惊反喜,道:“雨情,你这个样子才像个女人嘛!”

    轻轻扭转过头,将纤手收了回来,雪白的脖颈间还是掩不住的绯红之色,过了好半天,任雨情才回过头来,脸上终是恢复了平时的清和之色,道:“黄兄,那封请愿书事关重大,若是不趁早拿回来,被他往朝廷上一送的话,那可要惹上大麻烦了!”

    “雨情,你先莫急。我看过请愿书上的人名,大多数都是小门小派,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便是呈到朝廷上去,也不会起到多少作用,想来龙皓天绝对不会做这等傻事!他定然还要等我画上个押,哈哈,明天我便来上一趟,大笔一挥,将那些签名画押全部抹成了一团,倒要看看,他又会是什么样的脸色!”

    可惜任雨情娇媚的样子仿如昙花一现,黄羽翔颇有些遗憾地看着她雪白如玉的俏脸,心中却是想道:“雨情只是心神失守,便会如此娇媚!若是能够让她动情的话……辣块妈妈,可能我一身骨头都要被她吞了!”想到荡人处,连粗话也冒了出来。

    “羽郎,你可真是个大坏蛋!”于雅婷再度掩口娇笑,道,“人家可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感觉到韩清月的真气渐收,黄羽翔忙道:“我们快走,韩清月要出来了!”当先拉着于雅婷下到了楼下。

    回过头一看,却见任雨情正站在自己身后,黄羽翔露齿一笑,道:“雨情,明日再陪我来一趟如何?”

    任雨情微微一想,便点了点头,道:“既然黄兄开了口,雨情只好凛然遵从了!”

    听她如此说回答,黄羽翔差点儿想说:“那么你今晚便陪我算了!”好在尚有几分定力在,不然的话,可能便要被两女从客栈中扔出去了。

    三人快步走出客栈,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原先那三个伙计却仍是守在楼下。

    “臭阿四,我说吧,楼上的那两个家伙中看不中用,才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便已经完事了!五钱银子拿来!”

    “唉,没想到那个高大汉子人长得这么粗壮,却是半点用也没有,才这么几下就不行了!若是换作是我,早就让那两个娘们举手求饶了!”

    “侬省省吧,看侬那副样子,替俚提夜壶还差勿多!”

    当韩清月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见到那三个伙计一脸暧昧的样子,心中不由地怪怪起来,想道:“难道我的样子很奇怪吗?”因着这三个伙计身无武功,是个地地道道地打杂人,他自是不会多花功夫深究原因。只是这三个男人笑得实在太过古怪,过几天后竟是越想越是难受,只是那时他已离苏州,终成了无解之迷。日后每每回想起来,都是郁郁不得解。

    “***”

    从大门进去,才行到大堂,却见单钰莹几女正端坐在椅上,一个个板着俏脸,只有赵海若笑兮兮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说不出的兴奋。

    任雨情身形飘飘,已是往内堂走去,边走边道:“黄兄,雨情且先告辞了!”

    于雅婷对他抛过一个媚眼,也是跟着任雨情走去,道:“羽郎,人家在屋里等你!”格格格地一阵娇笑中,婀娜的身姿已是消失在了屏风之后。

    黄羽翔恨得将牙齿暗咬,这个魔门小妖女果然不负恶名,不但不负责任地抛下他一人离开,竟还要乱上添乱,等下到她房中,非要狠狠地在她的臀部上打上几记。

    “小贼,我还道你这些天练功练得累了,想早些睡,才将真真妹子赶了回来,却不料你这个小子竟是不安好心,将任姐姐骗了出去!”单钰莹俨然众女的代表,当先发难。

    黄羽翔连忙道:“莹儿、心儿、楚楚、真真,你们都莫要误会,我晚上出去可是为了天大的事情!”当下不等单钰莹反驳,忙将白天龙皓天来访,又在聚福客栈看到他与韩清月会面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梦心微微一怔,道:“这龙、韩两人究竟是何身份,竟然敢夸下如此海口!他们的野心真是不小,竟想挑起中原纷争,趁机起事!从他们的口气来看,好像不是中原人,难道异族人吗?”

    单钰莹却兀自怒气未消,道:“就算如此,你为何不早点同我们说这件事情,难道我们非要在这里苦苦等待你的回来吗?死小贼,你可知道我们有多惦着你!自从你在雁荡受伤之后,我们就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你还会遇上些什么事!你却是一声不响地出去,难道在你的心中,我们姐妹几个还及不上那个小骚蹄子吗?”

    黄羽翔又是好笑又是感动,道:“好了,莹儿,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先告诉你们的!谁叫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小娇妻呢!”

    南宫楚楚与张梦心都是俏脸一红,低下头来;司徒真真却是娇生生地叫了一声“夫君”,而单钰莹小嘴一撇,道:“各位妹妹,千万不要被这个小贼给骗了!这小子做别的不行,就是特别会骗人!”

    “哎哟,”黄羽翔眉头一皱,双手按在胸口,作出一副痛苦的神情。

    四女都是大惊失色,向黄羽翔抬步走去。单钰莹虽是骂得最凶,但脚步却也是最快,已是将黄羽翔扶住,道:“小贼,你怎么了,又受伤了?你可莫要吓我了!”

    黄羽翔微微一笑,已是将她搂到了怀中,道:“莹儿,不要再生气了!以后定然不会让你们再担心了!”

    单钰莹柳眉一挑,转眼之间却是换过一副温柔的样子,躲在黄羽翔的怀中。黄羽翔张开双臂,将其余三女都圈了起来,道:“我们以后永远也不分开!”

    一场小风波终于化为无形,而因为于雅婷而带来的冷战也在这一搂一抱之间宣告终结。

    赵海若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右手在小嘴上轻拍一下,喃喃道:“原以为还能看到一场好戏,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收场了,真是不过瘾,还是回去睡觉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