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联名上书
    “姓龙的客人?”黄羽翔微微皱眉,道,“我好像没有认识过姓龙的人啊?”

    “大哥,你以前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人物,现在却是名动天下的少年侠客,有多少人会慕名前来看你的!要不是你行踪无定,这里的门槛早就让人踏烂了!”骆三元嘻嘻笑道。

    “这姓龙的值得一见吗?”虽然被人追捧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若对方的价值太小,黄羽翔却也不想浪费时间。十来天之后,便是张氏一门与楚中郑家的大战之期。虽然张氏门徒都是强得离谱的人,但他身为张华庭的女婿,也得尽尽力,自己的武功越强,能出的力也大一些!谁知道这楚中一脉是不是有些老而不死,武功强得吓人的老辈。

    骆三元眼中现出一丝端正之色,道:“此人绝对值得一见!”

    能得到骆三元如此批语,这姓龙的家伙应该有几分过人之处,黄羽翔点点头,道:“我这就去见他!”将流明剑插回剑鞘,他转身往大堂中走去。

    才进到大堂,便见一个男子正端坐在椅上,丝毫没有因为旁边无人而露出歪斜的样子。那人的听觉甚是灵敏,黄羽翔的脚步声才响起,立时激起了他的反应。

    那人长身站起,微微躬身道:“黄兄,在下龙皓天,对黄兄敬仰已久,一直未有机会一睹侠容!今日一见,果然见面胜过闻名!”

    黄羽翔凝目向那人看去,只见他身材高大魁梧,论身量绝不在他之下。一张脸长得极是英俊,只是双目略显内凹,平增了几分彪悍之意。但只以外观而论,卖相绝不在黄羽翔之下。

    这龙皓天虽然双目之中不显精光,但手脚粗大,举手投足之间威态十足。即使不是高人之徒,也是巨富权贵之后。怪不得骆三元会说这龙皓天值得一见,以他做生意人的眼光,这龙皓天的身上绝对有极大的价值可挖。

    黄羽翔也回礼道:“龙兄太客气了,在下只是机缘巧合,恰好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不知龙兄今日前来,是为了何事?”

    聪明人遇上聪明人,便不需要转弯抹角,多说些废话。

    “黄兄既然如此爽快,那我也就直入正题了!”龙皓天的脸上满是爽朗的笑容,让人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出于真心真意,毫无半分虚假的地方,“不知黄兄对朝廷施加于江湖门派的那些禁制有什么看法?”

    “哈哈哈,”黄羽翔大声笑道,“龙兄,朝廷的事岂是我这个升斗小民所能胡乱评论的!况且,龙兄这样问来,是不是有些交浅言深了!”

    龙皓天摇摇头,道:“黄兄,此言差矣!既然身为武林中的一份子,这次朝廷将矛头指到了自己的头上来,自然会有些想法,我这里便有二十多个门派的联名请求书。至于交浅言深吗?我见黄兄是个爽朗之人,才会在初见之下,问出了这个问题,倒是显得我有些唐突了!”

    “联名请求书?”黄羽翔眉头微皱,道,“那是什么意思?”

    龙皓天微微一笑,道:“虽然普天之下,皆是皇土,但武林本是另外一个世界,若是让官府插足的话,岂不是坏了老祖宗传下的规矩!朝廷又将各门各派的规模限制在五十人,这岂不是大大地遏制了门派的发展!”

    “其实以规模而言,每个门派限制为五十人的话,对于绝大多数的门派而言,都是足够了!”黄羽翔略一思忖,才缓缓说道。他一时半会摸不清龙皓天的想法,只好见机行事了。

    “如黄兄所言,那么眼光也就放得太低了!当初清荷剑派发展之初,还不是一个才二十来人的小门派,可是现在却是门人近千,若是将这道圣旨早些发布二十年,这世界上还有如今的清荷剑派吗?”龙皓天的这番话颇有煸动力,试想有哪个门派不想成为第二个清荷剑派,威慑武林。既然当初的清荷剑派能从二十余人的小规模发展成现在的状态,那为什么别的门派就不能呢?只是朝廷的这道圣旨一下,便遏杀了所有的希望。

    黄羽翔大为动容,猛然向龙皓天看去。只见此人依旧一脸诚恳的笑意,双目之中更满是殷切之色。

    “龙兄,依着你的意思,我们又该当如何呢?”虽然对争霸江湖没有什么兴趣,但如今朝廷也卷入了江湖纷争,一个处理不好,便会引起一番大*。江湖人士一旦闹起事来,所产生的破坏力可绝不是暴民做乱可以比拟。当初朱元璋能成气候,其中不乏武林人士的支撑,犹以少林武当为最。龙皓天的居心莫测,不知他到底是安得什么心,只好先套出他的底牌再说。

    “既然朝廷做得不对,我们便当向上进言!我已经联络了如今武林中二十来个门派,决定共同向皇上进言,希望皇上能够收回成命,把江湖事留给江湖人自己来处理!”龙皓天说话的时候表情异常得生动,颇有代入感,黄羽翔虽然身在局外,仍是颇有些心动。

    “龙兄,朝廷插手江湖的缘由就是江湖乃是皇土一隅,容不得私斗结党,若是大家再联名上书的话,岂不是变成与朝廷明着做对了!”黄羽翔虽然不在乎别的门派的生死,但若是江湖纷乱再生的话,若是引得蒙人趁机扣关的话,那真是大大地不妙了!

    龙皓天哈哈大笑,让人觉得黄羽翔的顾虑只是杞人忧天而已,道:“黄兄,若不许私斗结党,那江湖还是江湖吗?那大家还不如回家种田算了!试想,这道圣旨发出,天下武林皆都照旨行事,白道诸派纷纷实力大减。但魔教的势力却是不受影响,此消彼长之下,再加上魔教的凶残,他们会放过我们吗?这还不是死路一条!”

    龙皓天大起激昂之色,站起身来,道:“与其白白等着魔教的人杀上门来,还不如死中求活,向朝廷进言,这才是活命的唯一良机。若是机缘巧合的话,说不定还能藉此成就一番事业!好男儿既不能生于乱世,血战沙场为国效力,这等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若还不牢牢抓住的,岂不是要平庸一生!”

    黄羽翔可以想像,有多少门派的掌权人物在听了他这一番话后,热血沸腾,被他的言语打动而加入他的行列。

    “龙兄,不知你是什么门派的门人,如此辛苦又是为了什么?”黄羽翔对这个龙皓天越来越是忌惮,忍不住便想探他的底了。

    “我只是‘赤鹰教’座下的一个弟子,只是不甘心被朝廷限制了日后的发展,又不愿被魔教给消灭罢了!”龙皓天的脸上充满着无奈与激昂之色。

    “赤鹰教?”黄羽翔喃喃道,“贵派是在哪的?”

    “哈哈哈”,龙皓天笑道,“黄兄不必顾虑,本教才刚成立,你不知道也不奇怪!只是本教原有为武林贡献一番绵力的意思,已然聚合了百多个志同道合的门徒,只是被朝廷的这道旨意一下,却不得不削减一半的门徒!此番辛苦奔走,原就是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已!唉,希望朝廷能够体谅一下我们这些江湖人士的心意!”

    他自承为己,反倒让人更增信任之意。

    “龙兄,不知这个联名请求书究竟是什么内容?”看他说得这么诚恳真挚,一时半会之间,黄羽翔也拿捏不清他到底是安得什么心。

    龙皓天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到黄羽翔的手中,道:“黄兄请看!”

    黄羽翔接过书信,展开一看,过了半晌道:“依着我们这些平民的身份,这道请求书又怎么能到皇上的手里呢?”这封请求书大意是说江湖虽是天下一隅,但历来复杂多变,非是朝廷能够决断,希望能够留给江湖人士自处,并且取消五十人的规模限制。言语之间,极尽婉转之意,颇是中肯,又极顾着朝廷的颜面,措词非常小心。在底下空白的地方,果然有二十来个或是手印或是签名的画押。

    “黄兄请放心,敝教教主与朝中有位大臣交情不浅,这道请求书可以请他转呈给皇上!”看来龙皓天等人早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对策。

    “那——”黄羽翔折好书信,递还给龙皓天,“龙兄又何要找我呢?我无门无派,辈份又低,能帮得了龙兄什么忙吗?”

    龙皓天似是知道他早有此问,展颜道:“黄兄,你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在江湖上有多大的声名?凭着中原第一高手的女婿,就足以让你在任何场合说得上话!况且黄兄武艺高强,屡屡抗击魔教;在‘三仙教’一役中,又救诸大派中于危难之中,如今江湖上风头最劲的人物非黄兄莫属!武林中人人都道,过得十年,中原武林又要多一位旷古绝今的大宗师了!”

    他换上一脸正色,道:“只要黄兄能够在这上面签上个名,再登高一呼,天下定然景从!我虽然奔波了十几天,但却只有这么多的小派愿意加入请愿之列,若是能得到黄兄的支持,定然大事可成!”

    “龙兄你谬赞了!”黄羽翔苦笑一下,道,“我生性懒散,恐怕不适合做这些事!”

    “黄兄此言差矣!”龙皓天道,“既然生为武林中的一份子,便逃不过这份责任!日后芳史留名,人人都会记得黄兄今日所做之事!”

    “好吧!那容我考虑几天吧!”此等事情关系重大,况且黄羽翔总觉事情没有这么单纯,便想要与张、任两女相商一下,毕竟这两个女子都是足智多谋之人。

    龙皓天道:“那就请黄兄仔细考虑一下,以三日为限,我在城东的‘聚福’客栈,静候黄兄大驾!我且先告辞了!”眼光一瞥楼梯口的屏风,向黄羽翔揖了一下手。

    “龙兄好走,我就不远送了!”黄羽翔起身送他到大堂门口,看着他高大的身影从大门口消失,背剪着双手坐回了椅上,道,“雨情,你看他是什么来路,这番举动又是为何?”

    任雨情轻盈的身体从屏风转出,坐到了黄羽翔的对面,道:“他的功意十分的特别,我也不知道他师承何人。但功法之奇奥,绝对是顶尖之学。这龙皓天虽然光华不露,但应该已是到炼虚还实的境界,恐怕功力绝对不会在雨情之下!”

    “我怎么没有感觉到他的功意呢?我只是感觉他绝对不是个凡人!”黄羽翔眉头微皱,道,“雨情你是凭何知道这个的?”

    “问剑心阁的武功对别人的功意波动有着特别的敏感。”任雨情淡淡道,“这龙皓天的这番举动,可大可小,若是惊怒了朝廷,这些画押的门派都逃不过抗旨不遵的下场!”

    “我也是这么看得!”黄羽翔伸指在桌上轻敲一下,道,“不过我看过那封请求书,语中非常地婉转恭敬,即使朝廷不同意,应该也不会怪责下去!”

    他原就有成立自己势力之意,只是前些日子在外奔波,回来的几天又知道了朝廷的旨意,对各方势力的控制极为严格。若是在此时成立自己的势力,恐怕更要受到朝廷的束缚了!

    若是能够请愿成功,于他自己当有莫大的好处。

    “那么黄兄便是要如他所说,参加这请愿一事了?”任雨情的语气平和,听不出是赞同还是反对。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龙皓天此人绝不简单,他的话我又岂能轻信!反正他住在聚福客栈,我便去‘拜访’他一下!”从他脸上露出的神情来看,这“拜访”之举绝对与暗窥无异。

    “黄兄,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了?”任雨情难得地调侃起他来。

    黄羽翔大为惊异,道:“原来雨情也会开玩笑啊?我还道雨情原是个木头美人,被你师父关得只知道一意追求武林的平和,连笑都不会笑了!”

    “黄兄——”任雨情微微一嗔,随即脸上却是恢复了原本的清冷之色,道,“那好,雨情便同黄兄去‘拜访’一下这位龙皓天!”

    “这么好的事情我也要参加!”娇娇糯糯的声音传来,于雅婷已是风情万种地从屏风后走了出来,道,“羽郎,你也真是狠心,一连抛下人家这么多天,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雅婷吗?”这魔门女子性子不拘之极,当着任雨情的面,也敢说出这等闺房怨语。

    黄羽翔这几天一意沉浸在奇妙的功法之中,每日晚上都要到很晚才睡觉。众女又处于冷战状态,谁都没有在晚上陪他。这三天来,他过得倒是颇为清苦。

    “刚才龙皓天的话你都听到了吗?”见于雅婷微微点一下头,黄羽翔复道,“雅婷,正道诸派如今实力大减,你们魔教会不会乘隙进攻他们?”

    “什么你们魔教?”于雅婷娇笑着将黄羽翔的大手圈到了自己的柳腰上,道,“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要同人家这么见外吗?百年约战之期将至,圣门的各位长老已不受拘束,可以自由行动,对付各大门派,乃是意料中的事情!至于那个狗屁皇帝下得什么圣旨,与圣门又有何关系,不管有没有这道圣旨,圣门都将会君临天下!”

    向任雨情看了一眼,于雅婷“格格”一下,倒在黄羽翔的怀中,道:“只是不知道问剑心阁又将会采取什么行动!圣门虽然与问剑心阁已经有千年渊源,但对问剑心阁却仍是不甚了解!任姑娘,若是圣门重现武林的话,不知道你们问剑心阁又会做些什么呢?”

    “于姑娘莫要忘了,问剑心阁的成立便是为了你们魔门的三祖师,如果魔门要重现武林的话,那么问剑心阁也只好全派皆出,尽力不让魔门多造杀孽!”任雨情对两人亲密的动作视若未睹,连语气都没有半分变化。

    “如果任姑娘能够赢得了百年约战,那么圣门便只好再蜇居百年了!”于雅婷娇笑道,“只是依着任姑娘现在的武功,恐怕还不是单师妹的对手吧!这场百年约战,恐怕是问剑心阁要退隐武林百年了!”

    任雨情毫不动容,道:“单妹妹的修为确实在我之上,但雨情的对手如果是单妹妹的话,岂不是让于姑娘大失所望了!你不是为了修成‘十媚惑天’才来到这里的吗?若是不能夺得教主之位,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这两个生死大对头的门人一见到面,总难免一场口舌之战。

    “格格格”,于雅婷娇笑不止,道,“人家现在已经有了羽郎,便是做不做教主,雅婷觉得都没有什么关系了!只是任姑娘风华绝代,却要遵从师门的规矩,一辈子都要过着孤苦无依的日子!若是输了百年约战的话,更要被关在山里,一辈子都对着流水青山,唉,想想都是替任姑娘感到不值啊!”

    纵是知道她睁着眼睛说假话,于雅婷绝对不会放弃争夺教主之位,但听她说得娇媚荡人,仍是忍不住地一阵得意心动,但听她说到后来,黄羽翔却是眉头紧皱,道:“雨情,难道你们问剑心阁的女子都是不能嫁人的吗?”

    任雨情略一迟疑便道:“不错!祖师爷传下的规矩,一入问剑心阁,便要斩断七情,终生都不能想婚嫁之事!否则的话,便要开革出门,追回一身武功!”

    黄羽翔心中暗骂,想道张角的这个女儿自己得不到幸福,却也要害自己的门人,居然订下了这么一个臭规矩!

    “管他什么门规戒条,只要是我黄羽翔喜欢女人,便是阎罗王的女儿,也要把她从地府里抢出来!”黄羽翔暗暗下定决心,只要能够打动任雨情的芳心,不管怎么样,也要魏雅心答应将她这个徒弟嫁给他!

    “雨情,我几天练功颇有心得,不如到后院陪我过上几招!”黄羽翔虽然欲接近这个清冷女子,但任雨情却仿佛清风一般,飘来荡去不会为任何事驻足。

    任雨情看了于雅婷一眼,道:“好啊!不过雨情今儿个有些累了,还是过几日再说吧!”转过话题,复道,“黄兄,你打算今晚去‘拜访’龙皓天吗?”

    “嗯,事不宜迟!若是他有什么图谋的话,还是早些有所防备的好!”见任雨情不肯应承自己,黄羽翔不禁微微有些失望,但晚上还能与她共赴聚福客栈,总也能补偿回一二。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黄羽翔低声嘱咐道。今彤事,权可当做自己与任雨情的幽会,若是再扯上单钰莹、张梦心等人,岂不又要变成众女的大混战了。

    任雨情也不作答,只是往后走去。于雅婷却是妩媚一笑,道:“雅婷知道羽郎的心思,晚上绝不会给羽郎添乱的!不过,羽郎是不是要给人家一点奖励呢?”

    此女受到“抱朴长生功”元阳之气的滋润,越发显得光彩夺目,一举一动之间,更显荡人心神。黄羽翔虽是心中痒痒得,却也不敢白日*!万一被几女知道了,那么表面才恢复平静的局面又要乱成一团了!

    这一天过得真是缓慢,两次吃饭的时候,黄羽翔都是看着任雨情,生怕她露出一丝口风。好在任雨情虽是没有应承黄羽翔什么,但却是没有半句提到关于龙皓天之事,反倒是于雅婷不停地用目光瞄向他,嘴角总是带着勾人的笑意,害得他连吃饭都吃不甚安稳。

    好不容易才熬到晚间,将腻人的司徒真真打发回了房中,黄羽翔换上一身深色衣服,行到了大堂之中,却见任雨情早已俏立一边,也不知她等了有多久了。

    “雨情,你等了很久了吧?”

    “无妨,雨情也是刚到!”任雨情向角落道,“于姑娘,你也可以出来了!”

    于雅婷“格格”一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俏丽的身影在黑暗中更显勾魂,道:“嗯,羽郎你害得人家没有睡上一个好觉,可要好好地赔偿人家!女孩儿家若是睡得不足的话,可会大大地影响容貌的!”

    “好了!”黄羽翔拉过她的纤手,道,“走吧!”

    黄羽翔日间便问了掌柜,知道聚福客栈在哪里,一路出门,三人便直奔城东。不过两柱香的功夫,便到了聚福客栈。

    “黄兄,你看那人!”任雨情突然指着一个走进客栈的人道,“他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黄羽翔眉头一皱,道:“是啊,难道他们也住在这里吗?照理说,他们早该回楚中去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天前来访的楚中郑家的韩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