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佳人可期
    “格格格”,于雅婷灵巧地翻了个身,雪白的身躯乍现还没,隐藏在了池水中。

    两人搅和了良久,终是鸣金收兵。由于排出“血杀掌”的毒来,两人的身体上都是沾到了一股奇腥之气,一番“激战”也是搞得大汗淋漓,于是便放了老大一池洗澡水。

    这客栈除了每个客房都有个澡盆之外,还有一个足能容纳七八人的澡池,光光只有两人的话,足以让两人畅游一番了。

    感觉到于雅婷潜到了自己的身边,黄羽翔颇有几分不可思议地看着水中的一团黑影,绝想不到这个与自己共浴的女子,竟是才见过三四回的陌生人。于雅婷的大胆豪情,真是让他大为诧异,便是换作南宫楚楚、单钰莹几女,恐怕也是绝对不会同意与他共浴的。

    “羽郎”,于雅婷从黄羽翔的身边冒了出来,长长的黑发完全贴在身上,腻声道,“你怎么像个死人一般呢!你不是要帮雅婷吗?要让雅婷爱上于你,你便要拿出让雅婷倾心的本事吗?”

    黄羽翔朗声而笑,一把将她拥在怀里,两人在水中的身体顿时毫无阻隔地接触到了一起。黄羽翔一口吻在了她的颈边,道:“你可真是个魔教的小妖女,妖!真是妖极了!我这些年也算在花丛中打滚惯了的人,但还没有遇到像你这么妩媚诱人的小骚货!”

    “格格”,于雅婷笑得一阵乱颤,螓首后仰,“羽郎,你这是夸人家还是损人家啊?”

    “当然是夸你啊!”黄羽翔将她的娇躯托起,从她的颈边一路吻了下去,模模糊糊地道,“雅婷,我终于知道周幽王为何要以峰火戏诸候了!为了你这个小妖女,便是皇图霸业,又有什么值得迷恋的!”

    “啊——”于雅婷虽然是个媚功高手,但受到黄羽翔这个精通“抱朴长生功”的人的刺激,还是被点燃了内心最深处的火焰,鼻息都浓重了起来。

    “哗”地水花翻腾中,黄羽翔已是抱着于雅婷走出了澡池,将她放到了旁边的一张睡椅上。

    将睡椅上的薄毯将自己的娇躯裹住,于雅婷娇声笑道:“羽郎,人家是要你用魅力本事来征服雅婷嘛!你怎么尽想着雅婷的身体呢?这样的话,雅婷便会觉得你与世间的男子没有什么分别,怎还会爱上你呢?”

    拉过她的纤手在唇边一吻,黄羽翔毫不以为异,道:“你不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没有这个更能增进感情吗?况且,你需要我的元阳之气方能功力精进,这不是你一直想要得吗?”

    “你这个男人还真是好色无耻!”于雅婷抽回自己的纤手,在黄羽翔的额头上轻轻一点,道,“你啊,真是女人的克星!本身是个好色之人,又让你练了让我们女孩子抵抗不了你的功夫,你让我们这些可怜的女子怎么办呢?”

    “乖乖地做我的小娇妻啊!”虽然如此说着,但黄羽翔已是开始起身着衣,“你还能找得出比我长得更英俊,武功更好……又让你满意的男人吗?”

    “格格格”,于雅婷在宽大的睡椅上直打滚,薄毯的翻井中,露出了几许雪白的肌肤,经过热水浸泡后,正泛着迷人的绯红之色。

    “你笑什么?”黄羽翔着好衣物,挤到了睡椅之上,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怀中,强自忍住吻她的冲动,只是盯着她仿佛星星般璀璨的明眸。

    于雅婷故意用手扯落掉一边的薄毯,露出了高挺的酥胸,随即立刻用双手捂住,抛过一个勾人的眼神过去,道:“羽郎你又要动什么歪脑筋了?”

    “什么歪脑筋!”黄羽翔将她的双手强自从酥胸上拿开,脸上立刻现出了赞叹的神情,“雅婷,你的家人呢?”时光不早,马上就要到晚膳时间,若是再一昧胡闹下去,恐怕连吃晚饭的时间也没了!

    “死了!”于雅婷的脸上笑意不减,淡淡道,“小时候家里穷,家里人便把我卖给当地的一个土财主!可笑的事,他们过了几天就得了瘟疫死了!若是他们不卖掉我,我便要同他们一块死……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恨他们了!”

    “雅婷——”黄羽翔知道她必然有着一个悲惨的过去,将她搂到自己宽广的胸膛之中,道,“不要再怕了,以后我都会挡在你的前面的!”

    “羽郎,人家现在便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不过,你可不要以为人家已经爱上你了!”于雅婷用薄毯将自己的湿发绞干,“人家只是为了练成‘十媚惑天’,必然要将所有的弱点都暴露在你的面前,在你的面前卸下所有的防备,对你不存丝毫抵抗之心,才能将你全心接纳!不过,若是羽郎你的魅力不大,人家以后可是会对你弃之如遗的!”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你把什么都告诉我了,难道不怕我就不帮你了,只是玩弄你而已!”

    “雅婷是个可怜人,羽郎真要这么对待雅婷的话,也只能怪雅婷命苦,识人不明罢了!”于雅婷突然“格格”娇声起来,“不过人家相信羽郎不是这种人!”

    “什么话都被你说了,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呢?”黄羽翔一方面对这个女人的爱意猛增,另一方面却是对她更为岂惮!

    “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地听人家说话就可以了!”于雅婷娇媚地瞪了他一眼,伸出纤手将黄羽翔正在她胸口作恶的大手给打了下去,道,“以前我那个土地主老爷虽然已经六十多岁,却是个老色狼,把我买过去才十几天,便想要非礼我……”

    她原本总是一口一个“雅婷”、“人家”,但诉说到往事之时,却是改回了“我”,一扫平时的媚态,显然那段往事在她的生命中留下了极为不堪的回忆。

    “雅婷!”黄羽翔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平息着她的颤抖。

    “他是个疯子,总是逼我做一些耻辱不堪的事……我若是不答应他,他便要毁了我的清白!羽郎,人家那时候才十二岁,人家好怕!”于雅婷眼中闪过几分恨意,“一年之后,他终是得寸进尺,想要强暴我……幸亏师父救了我!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要毁了这些人渣,我要毁了这个世界!我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所有的一切,所剩下来的,只有恨意而已!”

    “雅婷,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我一定会照顾你的!”黄羽翔生平最怕的就是女子的眼泪,看着于雅婷眼中滴下的泪水,心中满是怜惜之意。

    “师父教我武功,教我识字,也教会了我,这个世界上还一种东西叫权力!”于雅婷抹掉了眼中的泪水,道,“我的资质虽然不是很好,但却是圣教‘天魔魅心’*的最好修行者,十五岁的时候便已经将*修到了第五媚……可是以处子之身是无法修成第六媚的,师父说我是圣教史上修炼‘天魔魅心’*最好的人选,绝不能因为别的原因而放弃……她制住我,让雷冬邪强奸了我!”

    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终从她的美目中滚滚而下,于雅婷扑倒在黄羽翔的怀中,道:“那时候,我只想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从新开始,找一个心爱自己的男人,平平凡凡地度过一生!可是师父救了我的清白,又亲自毁了我的清白!你说,我该恨她还是该谢她?”

    黄羽翔目瞪口呆,他对这些魔教中人的做事方法大觉惊异,为了自己徒弟能够能够修成更高深的武功,竟然可以让外人夺了她的清白,此等行事除了灭绝人性外,真还找不出其他词来形容。

    “既然我的人生已经毁了,我也要毁了别人的人生!从那以后,我变得特别得嗜杀,我要报复,我要得到更多的权力与更强的力量,去报复更多的人!”于雅婷急喘了几口粗气,方才冷静下来,道,“羽郎,若是你对人家的爱能够冲淡雅婷的恨意,让雅婷觉得留在你的身边,远远比肆意折磨那些人来得值得,雅婷这一辈子便从此留在你的身边,一生都不会背叛你!”

    黄羽翔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紧紧地抱住。于雅婷轻轻叹了口气,也将他回抱住,两人相拥无语,只是静静地坐着。

    直等天色渐黑,两人才松了开来,于雅婷着好衣服,轻飘飘地打了个转,道:“羽郎,我美吗?”话声娇腻,适才的恨意与伤心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黄羽翔却知道她只是重新将恨意放到了心中,仿佛穿上衣服的一瞬,她就重新披上了一层伪装的外套。

    “当然美了!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我看上的人,会差到哪儿去呢!”既然她不想再提这些伤心之事,黄羽翔自是不会再掀开她的伤疤,“那我呢,你看我帅不帅,英挺不英挺?”

    “格格格”,于雅婷掩口娇笑,“那我只好将我的目光放低一点了,将就将就你这个傻小子了!”

    “你敢说你的夫君是傻小子,看为夫怎么收拾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媳妇!”黄羽翔纵身向于雅婷跃去,双手幻成虎爪,直抓她的双肩。

    “啊——”于雅婷娇呼一声,回身便跑,罗袖一挥,已是将门闩卷开,娇躯也跟着纵了出去。只听“哎哟”两声,于雅婷已是凌空翻了回来,正好落到了扑过来的黄羽翔的怀中。

    木门轻摇,现出了外面另一个娇俏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胡闹捣蛋惯了的赵海若。

    “小丫头,你在这里干什么?你可知道,偷听别人说话是不对的!”黄羽翔抱着于雅婷落到地上,想来必是外面那个丫头正在偷听两人的谈话,于雅婷冲得太快,以致她来不及躲闪。

    “什么小丫头!我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许再叫我小丫头了!”赵海若冲到黄羽翔的面前,丝毫没有被人识破自己正做着坏事的羞愧之色,反倒是气势汹汹,嚣张得不可一世,“第一,我不是偷听,我是明目张胆的听,只能怪你们两个太笨了,不知道我在外面而已;第二,你以为我喜欢听你们两个罗嗦吗?要不要心姐姐求我,我才懒得理你们做些什么吗?第三,小白从此以后就归我了!”

    黄羽翔一怔,道:“这跟小白有什么关系?”想来张梦心诸女终是放心不下自己,只是为何却让这个古里古怪的丫头来监视自己。

    “父债子偿,你懂不懂?”赵海若一脸轻蔑的神态,看到黄羽翔点了点头,道,“对啊,你现在欠了我的债,我又不想让你来还,只好马马虎虎接受你的歉意,让小白来替你还债了!”

    这女子的思维跳跃还真是快,但说到对嘴,黄羽翔倒也不见得会逊她几分,道:“不要!父债子还吗,可以!”凑到她的耳边,道,“你和我赶紧生个孩子,以后让他来还就可以了!小白我还有用,不能够给你!”

    “我为什么要和你生个孩子?”赵海若犯起迷糊来了,见黄、于两人已经走远,突道,“哎呀,肚子好饿,还是先吃东西吧!站了半天了,也该好好休息一下!”

    [***]

    气氛颇有几分尴尬,单钰莹、张梦心、南宫楚楚都是寒着脸,端坐在椅上一动不动,只有司徒真真依在黄羽翔的身边,不时地对着巧笑连连的于雅婷看上几眼。

    骆三元待了一会,终是忍受不住,三两口便将碗中的饭扒完,道:“各位,我吃完了,先告辞了!”向黄羽翔投过一道同情的目光,仓皇地逃出了客厅。

    赵海若将自己的小嘴塞得满满得,道:“心姐姐,你们怎么都不吃东西?今天的菜烧得还蛮不错的,难道你们都吃饱了吗?”

    张华庭、陈天劫与冬天下都没有到客厅用饭,秦连已经回听风阁了,此间诸人,除了赵海若、任雨情外,倒都是一家人。

    “她们不是吃饱了,而是气饱了!”于雅婷娇笑着道,“羽郎,你可真是可怜,怎么这几个红粉知己都这么爱吃醋啊!”

    “哼,怎么都比你为了练什么功勾引人家的丈夫要强得多!”此间诸女已是知道于雅婷接近黄羽翔,确实是为了修成魔门无上*“十媚惑天”,对她的行为便是十分的鄙薄。如此轻率随便的女子,在古时确实要受到众人的白眼。

    “格格格”,于雅婷将眼一扫单钰莹,道,“单师妹,我们怎么算都是一家人,说话这么冲干嘛呢!雅婷可是冒了极大的险,与羽郎下了个天大的赌注,若是输的话,可是身心俱没!”将眼睛投到冷冷清清的任雨情身上,道,“任姑娘不是与雷师兄、羽郎也曾有个赌约的吗?”

    不管怎么说,于雅婷当初总是救过黄羽翔的性命,众女虽是不满,但也不好多怪她什么。只是心中想道:以黄羽翔的本事,于雅婷定是逃不过他的死缠烂打,日后肯定是黄家的又一房妻室!不过既然先入为大,长幼有序,到时候可要好好地给她几分颜色看看!

    “那是黄兄与令师兄开得玩笑罢了,雨情对俗世*却是半分也不会沾染!”任雨情淡淡而言,若是于雅婷能够成功修成“十媚惑天”,说不定任雨情百年约战的对手就是她了。

    “那倒不见得!”于雅婷娇媚地看了黄羽翔一眼,道,“雅婷当初也是将男人视为无物,可是遇到羽郎之后,才知道世上还有好男人的!”

    任雨情微微一笑,露出了雪白的贝齿,清冷的光辉顿时将于雅婷给比了下去,道:“红尘百年,仿如梦境,一晃而过!唯有向道之人,方能跳出俗世,看清这芸芸众生,体会这生老病死、人世无常。”

    “格格格”,于雅婷的魅力又成倍地加强起来,道,“既然人生百年匆匆而过,又何必过份拘束自己,不过着自己向往的生活呢!人生只有一次,开心如此,不开心也是如此,任姑娘又何必与自己做对呢?”

    两人借着说话之际,已是暗斗起来,唇枪舌箭,你来我往,俱是要将对方压制下去。

    这一顿饭自是吃得硝烟弥漫,处处扬溢着激斗的气息,黄羽翔心中叫苦连篇,还不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又要有何争执。

    果然,好不容易吃完饭,赵、任两女都是各自出去,众女再度为黄羽翔睡在哪边的问题大起争论。结果闹了半天,黄羽翔还是孤伶伶地一个人睡了。

    一大早起来,黄羽翔便跑到庭中练剑,他自己一个人待了一晚,正生着闷气,将流明剑挥舞得寒光冲天。

    猛然之间,一股慑人的威气直逼过来,他悚然一惊,回过头来恭声道:“岳父!”天下间能发出此等气势的,除了张华庭外,已经再无第二人了。

    他心下惴惴,想道:难道心儿向岳父告状,让他来收收自己的筋骨吗?

    “嗯,”好在张华庭并不如他所想一般地兴师问罪,只是淡淡道,“羽翔,上次我试过你的功力。以你的内力而言,天下间能胜过你的人,已经找不出几个人来了!况且我听心儿说,你的十二正经尚且还有六条被封住,若是六脉齐开的话,恐怕便可一跃成为天下第一!”

    不同于张华庭等人借助自然的力道,黄羽翔靠得全部是激发出本身的潜力,是以单论内力的话,天下间能与他相抗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

    黄羽翔道:“岳父,我已经打通其中的两脉了,现在还剩下四脉未开!”

    张华庭点点头,道:“你的‘浩然一剑’威势猛烈,可说是天下至刚至阳的攻击,而你的最后一击更是可以与我的‘自然之道’相抗,所差的只是火候而已!对了,你那最后一击叫什么名字?”

    黄羽翔伸手挠挠了耳朵,道:“便叫‘灭世之剑’吧!”

    张华庭轻轻一笑,道:“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恐怖,但以你剑招之上的威力而言,倒也是不算过份!只是你对内力的运用太过欠缺,只知道一昧用猛劲硬砍硬削,实在算不上什么剑术!”

    听他这么说,显是要指点自己!有中原第一高手指点一句,当胜过自己苦思三年,黄羽翔忙恭声道:“请岳父指教!”

    张华庭转过身体,指着一汪池水,伸手一招,立时有一片水花飞出池面,他道:“你且试试!”

    黄羽翔心道:“这有何难!”如法泡制,顿时也有一片水花飞了起来,体积之大,却是张华庭先前那片的两三倍之多。

    张华庭淡淡一笑,道:“现在呢?”他伸手再招,突然池面上飞起了三十六朵水花,每六片组成一个梅花形,所有的梅花形又正好组成了一个较大的梅花形,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万千道瑰丽的色彩。

    黄羽翔骇然叹服,道:“岳父,你是如何控制这么多的力道的?”

    要用内力逼起这么多的水花不难,但每片水花都是一般大小,而且还能组成这么整齐的图案,实在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张华庭道:“这关键是对自己内力的把控,你且先试试用六片水花组成梅花形,然后再十二朵,直到三十六朵。等你什么时候能够做到眼前这副样子,便来寻我!到时候,说不定我便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了!”说罢,略略提了下对内力的控制。

    因是各人修习的内力不同,即使以张华庭这等大宗师,也不能手把手地将如何搬运内力的方法全部传授于他,只是告诉了他一些基本的控制。虽是如此,却也是张华庭几十年的经验所在,对黄羽翔的帮助当真是极大。

    他原本的内力只是三流水平,但自从“抱朴长生功”有所突破之后,内力便开始疯涨起来,从获得先天真气到激发自身潜力,内力之精进,比当初已是远胜了十几倍。但若论时间,却只有区区三个月不到,根本就没有驾奴本身功力的经验。是以“浩然一剑”只发不收,一剑劈出,有往无回。对付差一些敌人确实威不可挡,但遇上张华庭这等大宗师,却是轻描淡写间便被破去。

    一连三日,他都在池水边练习控制内力的法门。每多练一分,心中便多升起一股欣喜之意,每多飞起一朵水花,都是让他恨不得在地上连翻几个筋斗。若不是诸女的催促,便是晚上睡觉,也想待在池边。

    十八朵水花在空中轻轻旋转了三个圈子,复又落回了水中,黄羽翔微微一笑之际,却见骆三元跑了过来,一边道:“大哥,有个姓龙的家伙指名要见你!”

    ——卷八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