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坦诚相见
    “大哥,你把这片千年人参吃下去吧!”张梦心将玉盒打开,一股清新的异香顿时扑入众人的鼻中。香味虽不是十分的浓郁,但却是让人精神大振。

    “嗯、嗯、嗯,好香的味道啊!”赵海若一脸的谄媚样,对着张梦心道,“心姐姐,把这片人参给我吃好不好?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都快前胸贴后背了!”

    “哼,这是给大哥补身的,你肚子饿不会到厨房找吃得吗?”张梦心将春葱般的食指点在赵海若的额头上,道,“你这么会吃,天底下最不会饿死的就是你!”

    “我真得有那么好吗?”赵海若低下头来。

    “嗯、嗯、嗯,好香的味道啊!”一个绝不同于赵海若、但带着相同口气的声音从张梦心的身后响了起来,冬天下用力嗅了几下,道,“好姑娘,上次的‘清风醉’你食言没有给我喝,这回就拿这个来顶替吧!”

    “你想得倒美!”张梦心忙把玉盒盖上,收到自己的怀中,道,“冬前辈,你又没伤没病的,要吃这个干嘛?”

    冬天下咧嘴一笑,道:“老头子最近老了,总是感觉腰酸背疼的,若是有这玩意来补充一下体力,便可以多活两年了!”

    “不行不行!”张梦心将螓首连摇,道,“冬前辈精通医理,虽然已经过年七旬,但一眼望去,谁不说你才五十来岁,正年轻着呢!”

    “心姐姐,人家真得快要饿死了!”

    “好姑娘,你就让我尝上一口,就一口而已!”

    “喂,老头子,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吃这个干嘛!”

    “小丫头,你没老不知道我老头子的苦处,吃这玩意又没有害处,为什么不吃呢?”

    “哼,你都活了这么久了,还有什么没吃过!不行,这是我的!”

    “是啊,我都活了这么久了,可就是没吃过这玩意。若是现在不吃的话,以后可没有机会了!”

    冬天下与赵海若这两个活宝越争越是激烈,惹得黄羽翔等人都是慢慢退出了房门。

    “咦?”两人同时停了下来,道,“他们人呢?”

    “海若,交给你的工课都作了没有?不要一天到晚都同这个古怪郎中混在一起!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应有的举止!”张华庭背负着双手从房门口走了进来,沉重的气势顿时两人都噤若寒蝉,道,“老郎中,你都一大把年纪,怎么还同小孩子一般!”

    两人都是喏喏应是,不敢再说什么。

    张梦心等人避到黄羽翔的房中,但黄羽翔仍是坚持要把那片“千年人参”让给司徒真真。

    张梦心道:“大哥,冬前辈说过,他将于姑娘全僧毒都逼于双腿之上,但却不能维持多少时间。若是三天之内还不能将于姑娘身上的毒拔除干净的话,余毒便会扩散,重新传遍她的全身。那时候,除非砍断于姑娘的双腿,否则的话,便是扁鹊在世,也是难救她的性命了!若是你不能将自己的伤势赶紧治好,便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于姑娘了!”

    黄羽翔垂怜司徒真真,见她虽是大见好转,但仍是行动乏力,是以总是不肯自己服用那片“千年人参”,听得张梦心如此说,心中不由得思忖道:“雨情对于姑娘那番猜测,虽然十有八九是正确的,但于姑娘总是救我性命在先,我又岂能见死不救!”

    想了片刻,黄羽翔终于接过玉盒,将那片“千年人参”纳入口中。轻轻咀嚼一下,只觉一道清新的香味顿时直冲脑门,甜香之气顺着喉咙直冲内腑,端得舒服,不知不觉间已是将“千年人参”咽到了肚中,仍觉满齿留香。

    “大哥,你赶紧调息一下,将‘千年人参’的灵气吸纳到本身的真气之中,定可以功力全复!”张梦心见他吃下人参,眉头终于展了开来,拉着单钰莹,同其他几女都走出了房,以免扰了他的静修。

    黄羽翔凝神运气,神志顿时融入了冥想之中。

    他的鲜血大量流失,全身的真气也随之大耗,但内力一物,原就是一种潜能,是人体天生就存在的,只需身体完好,便能十成十的发挥出来。他昏迷的几天,几女都是给他灌下了许多补药,虽然远远及不上千年人参的效力,但以张梦心的财力,所购的药物自也不是凡品。只是黄羽翔的内力几近枯竭,全身的机能萎缩,这些药力便是进到他的体内,所起的作用也是甚微,是以他醒来之时还是气力难继。

    这“千年人参”不愧是疗伤补身的灵药,才下咽喉,立时化作一道火热的长线,直冲到内腑之中。前两天吃下的补药,受到“千年人参”的催发,终是发挥出了功效,俱是化作一团团热气,滋补着黄羽翔的身体。

    一时之间,黄羽翔只觉体热如沸,忍不住便要跳起来渲泻这股奇热之气。但他知道这正是融合药力的最佳时期,若是错过了这个时机,“千年人参”的效用便要大打折扣,便强自忍住,慢慢聚合起微弱的“抱朴长生”真气,导引着这股药力游遍全身。

    张梦心财大气粗,这三天给他灌下的补药倒真是良多,冬天下只不过给他开了些补血之药,但她自己还着秦连买了颇多的人参、茯苓等物,替他补身。

    他原本身体就弱,正是虚不受补之际,一下子吃进了这么多的大补之物,若是换作常人,早已在这些药力下一命呜呼了。好在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不是白练的,终是将他的小命保住,但醒来的时候,却是比先前更糟,连站都站不起来。若是张梦心知道自己险些害死黄羽翔,不知道会做如何想法。

    此时,“千年人参”的药力护住生命本元,导引着所服补药的药力,在全身浩浩荡荡的流转开来,只是片刻的工夫,黄羽翔便只觉丹田发暖,全身经脉都是涌出丝丝热气,与药力结合在一起,化作了一道道真气的小支流,在经脉中游荡不止。

    等到黄羽翔主流真气流过,万千道支流顿时百川归海,齐齐聚到主流真气之中,一时之间,真气充盈之极,连体外也透露出一层晶莹之色。要说这“千年人参”虽然神妙,却也没有这等效力,但三天来几十种大补之药齐齐发挥作用,再加上他“抱朴长生功”的神奇,竟是在一个时辰内尽复元气,实是个奇迹。

    将真气一一收于丹田,黄羽翔猛地睁开了双眼,一双眸子重新恢复了飞扬的神彩。“抱朴长生功”乃是死中求生的心法,经此大亏之后,又似颇有进益。

    “都进来吧!”黄羽翔对着门口扬声道,“就知道你们不会走开!”

    房门推开,单钰莹诸女鱼贯而入。司徒真真讪讪道:“夫君,你怎么知道我们躲在门口?”

    “我的傻真真!”张梦心将司徒真真抱住,道,“夫君已经功力尽复,当然听得出你的呼吸声了!”司徒真真大伤未愈,呼吸沉重一如常人,岂能躲得过黄羽翔的耳目。

    “大哥,你真是厉害!刚才还要人扶着,现在却已经神采奕奕!”南宫楚楚大起佩服之意。女孩子就是这样,只要心中向着某人,便是对方只有三分优点,在她眼中却是足抵十分。况且黄羽翔恢复如此之速,原就是奇迹,眼下除了脸色稍白之外,与平时已是全无二异!

    “是啊,我现在浑身都充满着力气,便是现在要洞房都没有问题!”黄羽翔已是将司徒真真拉到怀中。他知道其他诸女便是心中愿意,但当着其他人的面,肯定不会顺着自己,只有司徒真真才全无顾虑。

    果然司徒真真柔顺地躺在他的怀中,脸上闪过一道满足的神色,看得其三女都是脸色大红。

    “这个臭小子,满脑子都是龌龊不堪的念头!伤一好,就想要胡作非为了!”单钰莹本来想救司徒真真于虎口,但没有想到司徒真真的“叛变”竟是如此之快,直让她措手不及。

    “对了!”黄羽翔猛然想到了自己之所以会服下“千年人参”,原是为了替于雅婷治毒疗伤,岂料一时欣喜,却是与众女调起了情来,忙道,“于姑娘呢,她在哪里?我去看看她,顺便替她治治伤!”说到最后一句时,眼睛瞥向四女,语气之间颇有暧昧之意。

    只见司徒真真依旧俏脸如花,其他三女却是脸色微变,小嘴都不由得嘟了起来。

    虽然明知道黄羽翔只要元气一复,便要替于雅婷“治伤”,只是古来女子最重名节,若是黄羽翔如此替于雅婷“治伤”的话,这于雅婷只能非黄羽翔莫嫁了!当然,这只是一般女子的想法,于雅婷身为魔门中人,可能思想与他人大为迥异也是说不定的。她们几女之间,虽是姐妹称呼得颇为亲密,但却不无争相媚宠之意,相互之间仍是存着嫉意,眼下见自己的夫君便要爬上另一个女子的床上,而且日后还可能多一个人分去黄羽翔的爱怜,心中自然不悦之极!

    好在三女都是聪明人,知道若是自己在这时候劝阻他的话,未免在意中人的眼中落下了“见死不救、蛇蝎心肠”的恶毒形象,都是强自隐忍。单钰莹一只手伸到了黄羽翔的腰间,道:“小贼,你若是不专心替人家治伤,趁机乱来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以双修来治伤,本已是“乱来”到了极点,如何还需“趁机”?黄羽翔微微一笑,知道单钰莹仍是在吃醋,伸手拉过了她的纤手,道:“莹儿、心儿、楚楚,你们都莫再吃醋了!于姑娘救了我的性命,若是没有她的话,我今日便不能坐在这里与你们见面了!不管怎么样,这个救命之恩我总是要还她的!”

    三女都是悚然一惊,心想若是他死了的话……俱是心中一寒,再也不敢想下去了。

    不过单钰莹还是啐了一口,道:“臭小子,嘴里说得好听,什么‘救命之恩我总是要还她’,还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得!”

    “好了好了!”黄羽翔放开司徒真真,拉着南宫楚楚走到门口,回头道,“你们在这边考虑一下今天晚上由谁来陪我,我同楚楚去看一下于姑娘!”

    在单、张两女的白眼翻飞,司徒真真温柔妩媚的眼神中,黄羽翔拉着南宫楚楚长笑而去。

    司徒真真看了两女一眼,道:“两位姐姐,你们都听到夫君的话了,你们说到底由谁来陪……”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已被羞红着脸的两女捂住了嘴巴。

    要说四女之中,还是司徒真真最是温柔不嫉,但她此时行动不便,不好走动,只好退而求其次,将南宫楚楚拉了出来。虽然这个妮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比起单、张两女来,还是要逊色好多。

    一路走来,南宫楚楚一张俏脸上却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过黄羽翔左捏一把,右摸一记,终是让她大感吃不消。一张美丽的脸庞上春意盎然,求饶道:“大哥,你莫要再闹了,替于姑娘治伤要紧!”

    黄羽翔要得正是这种效果,当下重新握着她的纤手,一直走到了于雅婷所在的房间。

    将门推开,只觉一股奇腥的味道突然涌入鼻中,当真是难闻之极。随即一股清淡的檀香味传来,遮去了几分腥味。

    南宫楚楚道:“于姑娘这两天来虽受的毒伤已是越来越严重了。昨天还只是隐隐闻到这股腥味,现在却是更加浓重了,大哥……你会不会有危险啊?”

    这妮子想道这“血杀掌”实在太过歹毒,连冬天下都没有办法将其根除,黄羽翔不通医理,又岂能将于雅婷治好。可不要一个不巧,自己反倒染上了这种剧毒,岂不是糟糕之极!

    “楚楚,你放心吧,冬前辈成名了这么久,肯定不会自砸招牌的!”嘴里虽然如此说着,但心中对冬天下古里古怪的性格大是不以为然,谁知道这老头子会不会突然神经错乱、乱搞一气!

    将南宫楚楚抱到门外,黄羽翔道:“你先回去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南宫楚楚脸色一红,道:“什么一会,你每次都要半个时……”突然之间,脸色绯红无比,猛然调头就跑,转眼之间已是去得无影无踪。

    黄羽翔暗笑一下,随即退入房内,将门掩上。

    行到于雅婷的床边,那股奇腥之气却是越来越是浓重。于雅婷原本巧笑倩兮的俏脸上一抹血红,红润的樱唇却是一片惨白,双目紧闭,已经全然没有了那股颠倒众生的媚态,反如一个楚楚可怜的纯情少女。

    黄羽翔心中垂怜,更增爱意,将她身上的薄被轻轻揭开,现出了她凹凸起伏的动人身体,只是小腿之下,却是粗大无比,仿佛缠着无数的布帛一般。

    事不宜迟、迟恐生变,黄羽翔忙替自己宽衣解带,想道:“于姑娘啊,不知道你事后会不会怪我,不过不是如此的话,便不能救你!我想,你总不会想做一个无腿美人吧!”

    片刻之间,他已是不着丝缕。躺到了床上,双手已是替于雅婷做同样的事情。

    “于姑娘,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我可不会介意你是不是魔教的人!莹儿还不是个魔教小妖女,惹得我的头都大了好几倍,可我却比当初更喜欢她了!”

    一番自言自语中,已是将于雅婷的衣服褪得干干净净。他看着于雅婷的娇躯,一双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想道:“想不到于姑娘的身材竟是不输给真真……哎呀,救人要紧,你都在乱想些什么!”

    温柔地进入她的身体,两人在片刻间便达到了完美的结合。浑厚的“抱朴长生”真气绵绵不绝地涌入于雅婷的体内,刺激着她的内在潜力,逼迫着向她双腿之上的“血杀掌毒”涌去。

    黄羽翔的内力毕竟只是外在力量,于雅婷本身的内力又是微弱之至,初时两人的内力一遇那股掌毒,顿时被逼了回来!而且掌毒受到外力刺激,颇有冲破药物的限制,向她的内腑进发的迹象。

    但随着黄羽翔的元阳之气传入于雅婷的体内,于雅婷的“天魔魅心”*顿时大受滋补,猛然之间茁壮起来。若论媚术,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绝对是其中数一数二的*,得到黄羽翔的元阳之气,对于“天魔魅心”*而言,不啻四五年的苦修之功。于雅婷本已修到“八媚”的境界,一身修为已是足列当世一流,再受此等益处,顿时潜能大释,浩浩荡荡地向掌毒冲击过去。

    只是这掌毒在她的体内已是盘踞了三四天,根基已是扎稳,一时半会之间,两股力道却是难分高下。只是于雅婷的力道还有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作为后盾,绵绵然无止无境!但那掌毒却是背水一战,每磨去一分,便折耗了好多,此消彼长之下,强弱之势终是分了出来。

    但于雅婷的毒伤已是拖了四天,掌毒遍布于经脉之中,这番无形争斗却也耗去了良多的时间。好在黄羽翔刚服用过“千年人参”,中气正足,虽是将真气源源不断地传到于雅婷的体内,却是未见力竭。一个时辰之后,于雅婷身体中的毒素终被两人的联手之力全部一一抹去,一时之间,房中的腥气却是更加的浓烈。

    于雅婷缓缓睁开眼睛,褪去血红、变得惨白的脸上飞过一丝红晕,看着这个正在占有着自己的男人,星眸之中闪过几道迷乱的神情,低声道:“你肯救我?你不是专与圣教作对的吗?”

    “我是专与魔教作对的!不过,我从不与美女作对!”黄羽翔渐渐喘起了粗气,刚才他一心为她治伤,一直憋着心中的*,不敢放纵自己。此刻她毒伤尽去,虽是身体尚虚,却已是无关痛痒,顿时熬不住身体的要求,开始了狂烈的动作。

    不同于司徒真真的内媚,于雅婷原是精于媚术的女子,让黄羽翔得到的快感更为强烈。

    “唔……”于雅婷又似痛苦又似愉悦地呻吟了一声,道,“你这个大坏蛋,欺负人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说到“大坏蛋”三个字的时候,贝齿轻咬下唇,双眼之中媚光四射,端得诱人心神。

    “好!”黄羽翔虎吼一声,终于倒在了她的酥胸之上,喘了几口粗气,“你便一辈子与我纠缠好了!”

    “你想得倒美!”于雅婷温柔地抚摸着黄羽翔满头的黑发,道,“人家可忙得很,哪有空与你纠缠!”

    “是吗?”黄羽翔翻过身体,与她齐头躺下,转过脸凝望着她,道,“你舍得下我吗?”

    于雅婷一愣,也转过头看着他,道:“你是个花心风流的男人,我是个*下流的女人,你我的一生,便只有这一个交叉点,以后必然是生死大敌!我便是舍不下你,也是无可奈何!况且,我已非完璧,你还会要我吗?”

    黄羽翔伸出手抓过她几缕秀发,在手中轻捻着,道:“我并不介意你在我之前已经有过别的男子!况且,我也不是个纯情专一的男人,便是娶你,也不见得是谁吃亏啊!只要你在嫁给我之后,不要让我戴绿帽子就行了!”

    轻轻一笑,眉头微皱,复道:“你……原先为什么要救我?难道你不知道,受了这‘血杀掌’,便是中者无救吗?”

    “为什么?”于雅婷伸出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划过一个圆圈,道,“人家那时候哪有时间去想为什么!只是脑子一糊涂,就挡在你的面前了!你这个小冤家,真是害人不浅!难道我前生欠过你什么吗?”

    “若是前生你真得欠过我,我可不想让你用命来偿还!只要你在床上伴着我一辈子就行了!”黄羽翔抓住她正挑逗自己的纤手,道,“你想当魔教的教主吗?”

    于雅婷一怔,娇躯顿时一阵僵硬,迟疑了半晌,才道:“是!我从懂事的时候,就一直想坐在教主的宝座上,俯瞰众生!”

    “听说代表魔门参战百年约战的人选,便是日后接任教主之职的人……你、是不是会了这个原因才来接近我的?”虽是这番话说来颇不符合两人此时所处的亲密状态,但若不挑明了,实在心中难安。

    “格格格,”于雅婷妩媚无比的一阵娇笑,雪白的娇躯之上顿时带过了一道道美丽的曲线,道,“羽郎,你真是聪明,人家的小心思怎么也逃不过你的眼睛!不错,我是会了修成圣门的无上*‘天魔魅心’才来找你的!不过,人家又不是要平白得了这些好处!”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听你这么说,我觉得自己仿佛一个妓女一般!”

    于雅婷笑得越来越是厉害,道:“羽郎,如果你真得做了妓女,人家肯定将你包了下来,每天都会宠幸于你的!”妩媚地目光扫到黄羽翔变得哭笑不得的脸上,复道,“人家要修成这‘十媚惑天’的无上境界,又不是不要付出代价!首先便是先要爱上你,若是人家能够从你的魅力中成功解脱出来,必能修成圣教千年以来无人修成的‘十媚惑天’!不过,若是羽郎的魅力太大,把人家迷得七晕八素得,那雅婷便只能乖乖地当你的小娇妻了!”

    “哈哈哈,”黄羽翔朗声大笑,道,“好、好,我便应承你,做你练功的鼎炉,若是让你爱上我之后,再让你逃脱得话,那我也是活该!”

    “羽郎,我就知道你对人家好!”于雅婷眼中的妩媚之色越来越是浓烈,道,“况且,羽郎你还占了老大的便宜,若是人家不能在重阳之前悟出‘十媚惑天’的话,只好将就将就,一辈子顺从于你了!嘻嘻!”

    “听来听去,都好像是我在占你的便宜一般!”黄羽翔把她的纤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吻上一下,道,“刚才你有没有得了什么好处?”

    “格格格,”于雅婷抛了个媚眼给他,道,“刚才人家的功力全部用到驱毒上去了,怎还会去修炼什么功夫!羽郎,看来你还要努力一些,再给人家一些好处!说不定,人家每天都想着你,连教主都不想当了!”

    黄羽翔知道此女权力欲望极大,远远超过了男女之情,但看她如此妩媚的样子,还是心中痒痒得,双手将她搂在怀中,道:“好,我一定要让你这个小妖女举双手投降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