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风雨欲来
    “他们来做什么?”张梦心还没有来得及与黄羽翔说郑雪涛与淡月合谋欲害她一事,被骆三元这么一说,黄羽翔才想到这两天都没有看到淡月与郑雪涛两个人。

    “大哥,此事说来话长!”张梦心看向骆三元,道,“骆大哥,郑家的人在哪,谁接待他们的?”

    “秦大叔与他们正在客厅谈话,不过他们总是嚷着要见张小姐!”

    “喔,”张梦心淡淡一笑,转过头来,对黄羽翔道,“大哥,事情是这样的……”她便将郑雪涛与淡月这两人的卑鄙行径说了一遍。

    “他妈的,这两个浑蛋!”黄羽翔听得大怒,忍不住吐出了脏话,惹得一众女子都是向他娇嗔地看去。他原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况且五大美女齐齐翻飞白眼的景像是何等的诱人,早让他魂飞天外了。

    “大哥,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应付他们!”张梦心站起身来,拉着任雨情的手道,“任姐姐,你陪我去一下吧!”张梦心对任雨情有着一种特殊的好感,并不因为对方在长相上与她不分轩轾而生了嫉妒攀比之心。

    见两女同骆三元已经走了出去,黄羽翔眉头一皱,喃喃道:“郑雪涛可真会挑时间,偏偏在这个时候死掉!这下子麻烦大了,王家若是把王海川的事也算在内的话,四大世家算是都得罪遍了!七大剑派如今门丁冷落,势力大不如前,倒是可以暂时放到一边。不过如今明明有岳父在,郑家又理屈在先,他们为何还敢上门罗嗦?”

    他眉头一蹙,道:“莹儿,把我扶到客堂中去,我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单钰莹一愣,道:“死小贼,张妹妹和任姐姐一定可以处理好这件事的,你不必担心!”

    黄羽翔摇摇头,道:“这件事透着奇怪,若是单单只有郑家的人,估计怎么都不敢欺到门上来。这件事的背后,恐怕还有人在煸风点火。能够与岳父做对的,除了另外两大宗师,便只有林绮思这个女子了!”

    “你是说,又是姓林的女人在背后搞鬼?”另外两大宗师,众人都是只闻其名,不睹其人。况且一个在高丽,一个在塞外,岂会跑到中原来,若说可能性的话,还是林绮思最大。

    “我看以她的可能性最大!”南宫楚楚身为南宫世家家主的女儿,分析事喇明,还在单钰莹之上。

    “嗯,”黄羽翔点一下头,道,“莹儿,我们快些去吧!”

    单钰莹扶着黄羽翔,南宫楚楚搀着司徒真真,四人俱往客厅走去。

    还没有进到客厅,便听一个粗高的声音大吼道:“张姑娘,我家大哥千里追随于你,鞍前马后,极尽曲意!我家大哥英俊倜傥,一表人材,武林好、声名佳,你便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哼哼,你不理他也就罢了,反正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旁人也管不了你!可你为何要将我家大哥害死呢?想你乃是张宗师的女儿,便是将我家大哥害死,想来天下也没有多少人敢站出来说句话!可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还要污陷我家大哥的声名!纵使你爹爹是天下宗师,我郑雪英虽然愚鲁,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誓死也要替我家大哥讨回这个公道!”

    “郑雪英,这个名字怎得从来没有听说过!”黄羽翔在单钰莹的抱扶下,已然隐到了客厅的屏风后面,透着屏风间的缝隙向外看去,只见张梦心、任雨情与秦连俱都背向他而坐,另一面却是做着三个男子:左首那人,约摸四十来岁,身材魁伟,长相不俗,浓眉深目,甚是威猛;中间那人却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满头白发,一双眼眸精光四射,黄羽翔的目光才扫到他的身上,便立时激起了他的反应,斜眼向屏风看去,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最后那人却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长相与郑雪涛颇有七八分相似,但却远远没有郑雪涛英俊风流,但身材之魁梧,却是远胜郑雪涛,想必他就是一口一个“我家大哥”的郑雪英了!

    “大哥,那个白发老头可能便是郑家的第一高手,有‘白魔乱剑’之称的郑冶剑,相传他早已经死了!此人已是年过七十,倒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南宫楚楚凑到黄羽翔的耳边轻声说道,麻痒的感觉顿时让黄羽翔的心头一热。

    他压低声音道:“我的宝贝楚楚便是到了六十岁,也是娇娇俏俏的小老太婆,一点也看不出老来的!”

    “那不是成老妖怪了!”南宫楚楚掩着嘴吃吃而笑,动人的神韵顿时让黄羽翔心跳不止。

    “郑三公子,”张梦心淡淡道,“是非曲折,公道自在人心!我在给你们的信函里已经清清楚楚地交代了郑大公子的事,况且我也顾及到郑家百年侠名,岂能给不肖子孙给玷污了名头!因此并没有告诉旁人有关郑大公子的丑事!”

    “哼!”郑雪英猛然站起,魁梧的身体顿时将射到厅中的光线遮去了大半,整个客厅也一下子暗了好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家大哥会被你这个女人迷惑心神,我可不像我家大哥那么好骗,便是被你卖了也不知道!”

    这人虽然长得粗犷,但言语之间咄咄逼人,极尽曲辩之能,倒是与他的长相颇为不合。

    其他两人总是不说话,任郑雪英说话。那中年汉子一直不断地在喝茶,转眼之间,一壶茶水已被他喝去了大半;那那白发老头却老是用一双眸子投向任雨情与屏风上。

    张梦心面如沉水,满是肃穆之意,道:“郑三公子,正如你所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请郑三公子注意一下自己的说辞,是否与百家郑家的侠名相符!”

    “哈哈哈,”郑雪英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道,“我家大哥被送回寒家的时候,家父曾经替我家大哥检查过伤势——全身的骨头,全部被挤成了粉碎,若不是父子连心,便是家父也难以将那一团碎肉认了出来!”

    盯着张梦心,郑雪英一字一字道:“这你总该不会否认吧!”

    “哼,”秦连冷哼一声,道,“不错,正是秦某人下得手!这郑雪涛狼子野心,这样子杀了他,还算便宜了他!”

    “我还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原来是‘五岳手’秦前辈亲自下得手!”郑雪英寒声道,“秦前辈害死我家大哥在先,张小姐又污陷他的声名再后!我郑雪英忝为我家大哥的兄弟,此等大仇岂能不报!但我家大哥每封家书中,都会提到张小姐,最后的一封信中,更是说他快要与张家结亲!张小姐,你既然已经答应我家大哥的婚事,为何还要下手害他!算了——依着我家大哥对你的迷恋,绝对不会同意我这个做兄弟的与未来的大嫂兵戎相见!只要你嫁给我家大哥的灵位,做我郑家的媳妇,这段恩仇,郑家可以就此揭过!”

    事关淡月的声名,张梦心在给郑家的信函中并没有提到淡月与郑雪涛的丑事,只是说郑雪涛欲对她非礼,慌乱之中被赶来救她的秦连所杀。想不到郑雪涛却在家书提到了与张家的婚事,却又没有说清楚到底与哪个成亲!

    不过,既然郑雪英可以胡说一气,将白纸说成黑纸,即使郑雪涛明明白白告诉他们自己要娶得人是淡月,恐怕他们也能颠倒黑白。

    张梦心眉头紧蹙,若说与郑家翻脸,便是不用张华庭出马,凭着他的几个徒弟,恐怕也能将郑家给覆灭了。但郑家明知此点,还敢与她做对,到底凭借的是什么呢?

    如今江湖大乱,朝廷又是介入了江湖纷争,边关有蒙人扰事,若是与郑家交恶,事情一旦闹大的话,恐怕将是一场大纷争。轻则江湖上十数年内不得安宁,重则会影响朝廷社稷,若是引得蒙人趁机扣关,事态便要一发而不收拾!

    张梦心与任雨情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几分忧虑之色。

    “胡说八道!”秦连也站了起来,与郑雪英的身材倒是差相伯仲,但他的修为是何等的深厚,盛怒之下,慑人的气势顿时让郑雪英连站立也是颇觉困难,“我家小姐乃是天上仙子,便是皇亲国戚,也是难以配得上我家小姐!你们居然敢要我家小姐嫁给一块灵牌?嘿嘿,莫非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秦兄,你何必与小孩子一般见识呢!”那中年人终于放下了茶杯,两道眼神投向了秦连,双方的无形劲道一阵碰撞,俱是身形一晃。

    秦连的脸上突然泛过一道红潮,猛然间坐倒在了椅上,只听“卡嚓”一声,一张水杉木所坐的椅子竟被他生生压裂。显然那中年人的力道太强,秦连与他相抗时,真气全力涌动,已是不能收发自如!

    但那中年人的身形也是一矮,屁股下的椅子已是碎成了一片。

    一团浑厚的真气顿时向四方扩散出去,连屏风后的几人也是感觉到了真气的雄浑。

    这一番比拼,那中年人略占上风。但他以有备攻秦连的无意,两人的功力倒似在伯仲之间。

    “尊驾是谁?”秦连的双眼中闪过一道惊异之色,道,“郑家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么一个大高手了?”

    “哈哈哈,”那中年人大笑道,“在下韩清月,只是武林中的一介无名之辈,岂能入了秦兄法眼!承蒙家主抬爱,将在下聘为客卿,在下实是汗颜之极!”

    “韩清月?”各人都是心中嘀咕一声,想道这江湖之大,真是卧虎藏龙,这韩清月明明是个一流高手,却是声名不显,也不知郑家家主郑仕成是怎么把他挖出来的!

    “韩兄客气了!”秦连沉声道,“以韩兄的本事,天下大可去得!不知韩兄师承何人?”

    “在下只是无名小辈,师承何人又有什么值得探究!”韩清月淡淡地道,“不过,关于敝家大公子身亡一事,家主实是对张小姐颇为不满!大公子乃是家主最为疼受的儿子,又是敝家下一代家主的继承人,张小姐轻描淡写的几句便想要将此事揭过,恐怕于情于理,都是不合!”

    “郑公子犯下这等罪事,原是颇损郑家的威名,张小姐如此做,也是出于为郑家的声名着想!难道各位一定要将事情闹大,让郑家百年的侠名蒙羞吗?”任雨情终于说话了,清和的气息顿时冲淡了韩清月与秦连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韩清月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激赏与惊讶之意,他早就看出任雨情的修为极高,但没有想到竟能达到这种地步,道:“不知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问剑心阁任雨情,见过各位!”任雨情淡淡而笑,但眼神中却是无比的清冷。

    “哼,便是将天王老子抬出来,也争不过一个理字!”郑雪英从秦连的气势中挣脱出来,道,“就算问剑心阁与张华庭联手,我郑家也不能任凭家人的鲜血白流,而让仇人快意!江湖之上,总有人会站在正义这边,不会为你们的威势所屈服的!”

    将话说到这么无理的份上,摆明了已经不肯和议罢休。

    张梦心的俏脸在一瞬间变得清冷无比,倒是与任雨情颇有几分神似的地方,道:“既然你们要一意孤行,张家便一力接着便是!天下虽大,还没有我张家不敢惹的人!”

    “冥冥之中自有天理!我郑家势必要昭告天下人,想来张宗师一生美名,却被他的女儿给玷污了,真是可惜!”以郑雪英的身份地位,原是没有资格说出这等话来。但郑家的另外两人都像是哑了似的,任凭他将事情越闹越大。

    见他已然将事情扯到张华庭的身上,秦连的脸色顿变,道:“郑前辈,你若是再不管管你家后辈的话,可莫怪秦某要欺负小孩子了!”

    “雪英虽是后辈,但只要说得有理,与他的辈份又有什么关系!”白发老头不开口则已,一旦说话,空气中顿时扬溢着一股极为阴寒之气,语声尖锐,仿佛锐器相触发出的刺耳声。

    “咦?”白发老头与韩清月的脸上都是露出了几分惊异之色,颇有几分警觉地望向秦连,以他们的修为,已然发现一团团逼人的气势正从秦连的身上狂涌而出,熊熊的战意让这两人都是全神戒备起来。

    虽然这两人看似漠不经意,但对着秦连这等大高手,岂能等闲视之。这白发老头正是郑家硕果仅存的冶字辈高手郑冶剑,郑家的家传剑法已是修到了绝顶境界,但此时一只右手已是伸到了剑柄之上。

    到了他那种境界,便是拿着一根筷子,使出来的威力也绝不下于利剑。但秦连的武功实在太强,让他没有把握凭着空手便将他敌住!

    “师尊的威名,容不得任何人轻辱!”在秦连的心中,张华庭已是神一般的存在,根本容不得任何人污辱到心目的神灵!

    五指箕张,双手扬起,秦连的脸上已是笼上一层淡淡的晶莹之色。

    他的修为虽是未入先天之境,但却是天生禀赋,一身内力之浑厚便是与张华庭也相差无几。

    “有架打吗?”赵海若猛地窜了进来,娇俏的脸蛋上一片红润,显是为于雅婷拔毒时耗了良多的内力,但身法之灵便,却是丝毫未减。

    “小师妹,这三个人竟敢污辱师父的威名!你要挑哪一个?”秦连的气势有增无减,郑雪英虽然在嘴皮上颇为厉害,但遇上这等高手互拼,却是连对方的气势也是承受不住,身体已是不停地打摆起来。

    “嗯,师父这老头子说话不算话,我还没有找他算帐呢!他自己的内力深厚,却非要我和单姐姐替于姐姐拔毒,真是可恶透了!”赵海若双手插腰,满脸的气愤之色。

    秦连原本的气势犹如一把绷紧的良弓,却是被赵海若淡淡的一句给剪断了!他苦笑一下,道:“小师妹,你究竟是帮哪一边的?”

    虽然一句话便显出赵海若这妮子古里古怪的,但从她跃入厅中的身法来看,一身的修为绝不会差过秦连多少,况且对方还有任雨情这般的高手,若是一味交恶下去,恐怕自己几人都难以走出这个门槛了。

    韩清月淡淡一笑,道:“秦兄,雪英他痛失亲人,说话之间,难免有些疏忽,我便代他向秦兄赔个不是!不过,我家大公子的事情绝不能如此轻易罢休,今日前来,只是替家主传达个意思!既然张小姐不愿嫁入我郑家,那我郑家只能向武林同道求助了!”

    “雪英?郑家?”赵海若虽然刚到,但听了这两个词,已然猜到他们为何前来,扁扁嘴道,“臭不要脸,打不过人家就去找别人帮忙,羞羞!”她刮了下自己的脸皮,吐了吐鲜红的舌头。

    郑雪英原本横得可以,如今却是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低着个头看着地面。

    “哈哈哈,”韩清月却是毫不在乎,道,“论到单打独斗,天下间还有何人会是张宗师的对手呢?找人帮忙,乃是对张宗师的尊重!哈哈,秦兄,我们三个就先告辞了。半个月后,敬请告位到楚中来一趟,敝家当在岳麓山下恭迎各位!”

    这便是下战书了!以张门一氏在江湖上的地位,岂会不接对方的挑战?

    “一言为定!半个月后,家父门下的弟子必会齐聚郑家,倒要看看,楚中郑家究竟能请到什么能人来对付张家人!”既然交战已是不可避免,张梦心也就不再委屈求全,说话之间,充满着傲气。

    郑雪英的脸上顿时闪过一道嫉恨之色,韩清月却是朗声道:“那好,敝家便恭候各位的大驾!”说罢,对郑雪英道,“三公子,我们走吧!”

    三人缓缓而出,竟是雷声大,雨点小,就此收篷了。

    按着江湖规矩,若是双方定下了比斗之期,便不能在比斗前为难了对方。秦连虽是恨得牙齿紧咬,但张梦心既然应承了对方,他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寒着张脸生闷气。

    “秦师兄,你回听风阁一趟,将三位师兄弟都请来罢!张家在武林中傲立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怕一个小小的郑家吗?”此时的张梦心颇有些像是指挥若定的大将军,“此间之事,原是因我而起,用不着爹爹亲自出马!”

    秦连现出一丝尊敬之色,略有些迟疑地道:“也要让李师弟一块来吗?”不同于以往提到赵海若时的惧怕溺爱,秦连的眼中简直有几分像是见到魔鬼一般的惊恐。

    “李师弟也是张门弟子,当然也要一块去!哼,既然郑家要借此事打击爹爹的声名,挑衅爹爹的威名,定然有大图谋,我们岂能让他们如愿!敢轻视我张家,便让他们看看我张家的实力吧!”张梦心的俏脸上已是罩了一层寒意。

    “心儿,你这副样子,可真是英姿飒爽,美丽极了!”黄羽翔由单钰莹扶着,从屏风的背后转了出来,脸上满是笑意。

    “大哥,你就爱笑话人家!”刚才还冷若冰霜的俏脸顿时寒意全解,张梦心娇滴滴地道,“他们胆敢将爹爹都不放在眼里,心儿岂能不生气!”

    任雨情将目光放到黄羽翔的身上,道:“黄兄,你看这件事当真是林绮思在背后指使吗?”

    “若不是她,天下还有谁敢与岳父做对吗?”

    “但她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任雨情柳眉微皱,道,“除了魔教之外,她明明已经掌控江湖,武林中还有谁会与她做对!眼下白道诸派已是落到她的手中,对她而言,当务之急,乃是压制魔教,岂会在这当儿选择与张……前辈为敌!”

    “许是这个朝廷的娇娇女心中挂着我们的花心大白痴,千方百计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故意这么做得也是不无可能!”单钰莹瞪了黄羽翔一眼,她不像旁的女子,即使有了这种想法也是不敢说出来。

    众女都是笑了起来,任雨情道:“单妹妹,这林绮思既然深得朱棣的恩宠,必然有过人之处,像这种感情用事,估计她是不会做的!”摇摇头,道,“那么,郑家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郑家虽然身列四大世家,但要与张前辈对敌的话,恐怕还是差得太远!郑仕成当了二十来年的郑家家主,岂会做这等自取灭亡之事!”

    众人又说了半天,还是理不出个头绪。

    [***]

    “四爷爷,你看我今天的表现如何?”回到借居的客栈,郑雪英满脸的得意之情。

    “不错!”郑治剑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道,“你这孩子,脑子活,又肯用功,不像你死去的大哥,一天到突知道围着女人的衣裙转,便是死了,也是活该!”

    转过头对韩清月道:“尊师也要来吗?若是没有他压阵的话,天下还有何人能够压制得了张华庭!”

    “郑老,你且放心!”韩清月淡淡道,“听张梦心的口气,张华庭是绝不会在那天出现的!师父他老人家是何等身份,又岂会出手对付几个小辈。他们几个,就交给我和几位师弟来处理吧!”

    脸上现出一丝渴求战斗的神色,道:“眼下中原武林大乱,却是还乱得不够彻底!郑家既是除魔联盟的一部份,若是张华庭的几个弟子女儿都折在那里,又找不着郑家的人,肯定会找上清荷剑派,找上林绮思的!这样一来,就等于张华庭在与中原王室做对!我们再从中搅和一下,嗯,就等着看他们窝里斗吧!哈哈哈,大妙、大大地妙啊!”

    郑雪英的脸上露出几分憧憬之色,道:“大明朝经过五年前的‘靖难之役’,国力已是大减,如今内乱纷生,正是我辈人士揭竿而起的时候!朱元璋既能以布衣而成帝王,我郑家百年基业,当无不成之理!”

    郑冶剑冷冷地看了郑雪英一眼,道:“像这种话不要挂在嘴边,大事未成之前,一切都要隐忍!”

    “是,四爷爷!”郑雪英忙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孙儿当记得爷爷的教诲!”

    “你要记住,你日后将是我郑家的家主,日后更要身登大宝,一言一行之间,都要稳重!”郑冶剑看了一眼正微笑着的韩清月,一双眼睛却是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