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魔门雅婷
    血腥气十足的掌风仿佛臭了十几天的海鲜,浓重的腥味足以让人将三天前吃下的饭都吐出来。转眼之间,这股血红色的掌风已将黄羽翔与飞挡过来的那人团团裹住。

    “开!”那人娇叱一声,劈来的掌风仿佛遇到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顿时一化为二,从两边散开,所触之地,俱变为一片暗黑色。

    那人回过头来,对黄羽翔嫣然一笑,一时之间,仿佛满天的星星都似在微笑一般,整个月空顿时浮起了一股绮旎之气,正是魔门于雅婷!

    “于姑娘!”黄羽翔被她莫名其妙地解了一危,心中不禁奇怪万分。

    前次捕捉血蛤蟆时,黄羽翔已是承了她极大的恩情,虽然她只说一笑泯恩仇,但黄羽翔又岂能轻易或忘!在三仙教一役中,于雅婷的狠辣也是让他心惮无比,但此人天生对美女没有抵抗力,自然而然地只记着她的好处,而将她狠辣的一面远远地丢到了一边。

    不过这一次她当真是救了黄羽翔的一条小命,此番恩情有得黄羽翔还了。

    黄羽翔看着焦黑的地面,心有余悸地道:“于姑娘,幸亏你挡住了这双掌!不然的话,我恐怕便要一命归西了!”他原本全身乏力,但见着于雅婷这个一等一的美女,竟似连力气也长了几分,说起话来也连贯起来。此人的好色,还不是一般人可比!

    一片红潮从她的脸上褪下。方翟衣成名武林已垂三十几年,功力之精湛,虽然还赶不上陈啸天,但顶多差之一两筹,比之于雅婷,还要高上几分。以内力硬拼,绝无半分取巧之处,于雅婷虽然是修习“天魔魅心”*的绝佳人材,但毕竟少了方翟衣几十年的苦修之力,顿时吃亏不小!

    “有那么容易吗?”方翟衣一击被阻,身形忽动,双掌在一瞬间劈出十来记,腥气的掌风弥散在空气,让每个人直想把鼻子捂住!

    “果然是‘血杀掌’!”知心大师白眉一抖,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饶!”灰影闪动中,已是向方翟衣扑去。

    适正此时,赵海若正好摆脱了陈啸天的阻拦,已是向黄羽翔纵去。她见知心大师扑来,以为他还想图谋黄羽翔,当下怒喝一声道:“老和尚,看剑!”

    她的功意已是提升到了“紫气东来”的境界,袖剑之上缠绕着一层淡紫色的光华!饶是以知心大师的修为,也是绝对不敢将她的攻击视若无物,当下凝神静气,宽大的衣袖一挥,已是向赵海若的袖剑卷去,正是佛门“被衲功”!

    适正此时,方翟衣的掌力已是掩袭而至!

    于雅婷刚才与他硬拼一掌,已然知道此人内力精湛,实在自己之上,哪还敢与他硬撼。“天魔魅心”*在瞬间已是攀升到了“八媚”,一举一动,仿佛世上最优美的动作,让人生怜不已。

    方翟衣果然神情一愣,双掌之势顿收!

    于雅婷“格格”一笑,整个人如同一朵怒发的红玫瑰,越发得娇艳迷人!她的“天魔媚心”*平生只对黄羽翔一人无效过,余子碌碌,在她的“八媚”之下,任他是百炼金刚,也要化作绕指柔!

    “嘿嘿!”正在于雅婷暗自得意之际,方翟衣突然身形加快,奇重腥气的掌风已然打到!

    于雅婷大惊失色,绝没有想到方翟衣竟然丝毫也没有受到她“天魔魅心”*的蛊惑,仓促之间,只得举掌相迎。

    “轰”一声巨响,方翟衣已然稳稳地站定,但于雅婷却是连退了七八步,娇俏的脸上已是煞白一片,随即却布满了腥红之色,直直地撞在了黄羽翔的怀中。

    黄羽翔原就立足不稳,被她这么一撞,两人顿时跌倒在了一块。

    “于姑娘,你没事吧!”刚才还娇笑不已的俏姑娘此时却是双目紧闭,发际之间更是散发着淡淡有腥味!

    方翟衣将于雅婷解决,身形再动,又向黄羽翔扑去。

    “恶贼看剑!”赵海若与知心大师一触之间便解除了误会,齐齐向方翟衣袭去。

    论身法,方翟衣却是稍逊于赵海若,才扑出一半,便已被赵海若赶上,森冷的袖剑已是逼到了他的身后。

    方翟衣为人甚是果敢,知道已是无法伤得了黄羽翔,当下身形一折,打出两道奇腥无比的掌风,身形已然退开。

    赵海若执剑护在黄羽翔的身侧,夜风轻拂她的衣襟,衣袂飘飘,身姿绝美无比。可惜黄羽翔却是无心于此,将于雅婷搂在怀中,左手搭在她的秀肩之上,右手按在她的命门,急声道:“于姑娘!于姑娘!”他本身的内力已是所剩无几,虽然想要输功给她,但体内的真气只在气海略一盘旋,便重又归于丹田。

    “哈哈哈,”方翟衣连声长笑,道,“她已被我的‘血杀掌’击伤了,十二个时辰内,必定肠穿肚烂而死!你还是赶紧替她办身后事吧!唉,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娇生生的俏女娃!”

    他修炼“血杀掌”,逆天而行,已是断了生机、绝了*。是以于雅婷的“八媚”虽然厉害,但对他却是一点功效也没有,反倒被他将计就计,将这魔门的年青高手给伤了!

    “阿弥陀佛!”知心大师站在方翟衣的身后,道,“方施主,你竟然修炼天地不容的‘血杀掌’,实在是罪孽滔天,不可饶恕!知慧、知嗔、知明,摆下‘天罗阵’,将方施主请回少林!”

    陈天劫虽然为昔年的一代杀神,但毕竟已然退隐了二十来年,况且他当初虽然杀人无数,但也只能算是江湖仇杀!但方翟衣既然修炼“血杀掌”,必然要盗取血河车,造成一尸两命,其中的罪孽,便是知心大师这等修为之人,仍是大动无名之火。

    “四位大师,方统领怎么说都是我手下的人!四位大师想要拿人的话,至少也应该问问我这个主人的意思吧!”林绮思向四知缓缓走去,身后的两个嬷嬷紧紧地跟着。

    “林施主,修炼‘血杀掌’,必然要生啖百具未出世的婴儿心脏,再以婴儿之血洗炼双掌,实是天下最伤天和的武功!林施主身为锦衣卫统帅,难道会不知方施主做的乃是神人共愤之事吗?”知心大师虽然老朽,却绝不拘泥不化,言语之间,已然将矛头指向林绮思这个主子!

    “什么?”林绮思似是颇为震惊,随即看了黄羽翔一眼,脸上却是换过了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道,“或许方统领别辟蹊径,不必使用如此歹毒的方法就修成了‘血杀掌’呢!是不是,方统领!”

    方翟衣知道林绮思在为自己说话,哪会有摇头之理,忙道:“公主所言其是,卑职身为朝廷官吏,怎会做这等知法犯法之事!知心大师恐怕是误会了卑职,才会有此一说!”他修炼这种灭绝人性的武功,若是失去了朝廷的庇护,恐怕天下虽大,也要被人追杀不止。

    林绮思轻轻一笑,道:“知心大师,你看,我说得都对吧!”

    知心大师岂会被两人唱得双簧所骗,白眉一挑,道:“仍你舌绽莲花,也难逃天谴!三位师弟,同我拿人!”

    四知向方翟衣包围过去,看似缓慢,实是如行云流水一般,从四个方向将方翟衣包围起来。

    林绮思妩媚一笑,又缓缓向后退去。她从怀中取出一物,在空气中一甩,突然一道明丽的光芒猛然冲到天际,在黑色的夜空中散发着奇丽无比的色彩。

    “沙沙沙”,一连串整齐的脚步声响起,从四面八方涌来无数背负长弓的军士,将场中所有人都包围在其中,赫然是神机营的那些神射手!

    上次亏得黄羽翔发威,以泥墙遏止箭势在先,再合着单钰莹、任雨情、小白三人一马的气势,方将神机营的军士折服!如今黄羽翔已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赵海若虽然武功高强,但比起单钰莹来,恐怕还是要逊了一筹,情势比上一次还要糟糕!

    “四位大师,”林绮思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得意之色,道,“念在你们也帮过我的份上,少林派又向来忠君爱国,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去吧!”

    四知互看几眼,知心大师道:“除魔卫道,乃是我佛门中的人职责所在!老衲等人虽然愚笨,但也知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日若是放过了方施主,他日还有面目去见佛祖吗?”

    “格格格,”林绮思一阵娇笑,道,“四位大师既然如此执迷不悟,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成全四位大师了!”她的身形退得越来越远,四知又防备着方翟衣趁机逃脱,都是没有擒她为人质的意思。

    “臭小子,你还好吧!”赵海若斜眼一瞥于雅婷,道,“这个女人是谁啊?又是被你骗到的傻女人吗?”

    黄羽翔又是斥责自己的无用,又是心伤于雅婷为己受伤,看着她已然变得血红无比的俏脸,心中的痛楚实非外人所能了解。当下狠狠地瞪了赵海若一眼,道:“这位是于雅婷于姑娘!”看了看围成一圈的神机营士兵,两条浓眉不禁皱得更紧了,道,“小丫头,这下子情势大大地不妙!这些士兵所用的乃是铁杉木所制的利箭,专可破内家真气!”

    赵海若的脸上又起不服之色,也不知是不满黄羽翔叫她小丫头,还是对神机营的厉害不以为然,将俏脸一偏,小嘴已是嘟了起来。

    林绮思已然退到了外围,场中她的手下,只有正在与陈天劫酣斗的陈啸天和被四知包围的方翟衣两人。她微微一笑,道:“只要你们自点穴道,我可以留你们一条小命!”

    四知轻喧一声佛号,都是没有理她。而陈天劫与陈啸天的打斗已是到了紧要关头,便是地震海啸,也难以分了他们的半丝心神!

    黄羽翔暗暗叫苦,心道:“难道今日便要死在此地吗?可惜,我死得时候,最后看到的人却是于姑娘与赵海若这个小丫头,于姑娘也就算了,可是赵海若这丫头……唉,真想再看看真真、莹儿和心儿啊!”他纵是有心反抗,却也无力回天,原本还能勉强站住,但被于雅婷一撞,却是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了。

    将手扬起,林绮思的脸上荡起了一丝笑容,道:“看一眼最后的天空吧!”

    手落的瞬间,千百枝利箭顿时向场中诸人乱射过去,黑鸦鸦的乱箭将星空立时遮蔽得难以见到一丝颜色!

    就在她手落前的一瞬,一道修长的身影已是纵入场中,落在了黄羽翔的身边。身法之快,虽还比不上惜花婆婆的“千里一瞬间”,但已经不会逊色多少了!

    那人一站定,伸手向地上一招,黄羽翔身边的流明剑立时飞到了他的手中。他举剑指天,沉厚的气势在一瞬间全部荡漾开来。

    在空中激射的利箭仿佛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的牵引,纷纷向流明剑的上方聚集,千百枝利箭聚合在那人的头顶之上,此等情景,也颇为壮观!

    神机营的军士个个目瞪口呆,前次看到单钰莹以光轮杀人,黄羽翔以泥墙挡箭,都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但眼下见到如此撼人的场景,仍是让他们吃惊不已。

    紫气缭绕之中,无边的气势从那人的身上狂涌而出。气势之雄,绝不输给黄羽翔在最后那次与天地相结合所释放出的霸气。

    自然之道!只有自然之道方有如此神通!

    “岳父!”“师父!”

    在黄羽翔与赵海若的叫声中,张华庭严肃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随即轻喝一声,所有的利箭顿时纷纷弹射而回,向神机营的军士乱飞过去。

    一连串的惨呼声中,张华庭负手而立,向四知道:“四位大师,自十三年前少林一别,各位还是风采依旧!”神机营的军士在他的乱箭回击之下,已然溃不成军。

    林绮思终于俏脸动容,这神机营的伏兵乃是她的底牌,谁料竟会被张华庭举手投足间便破去了。

    四知的脸上都现出敬佩之色,张华庭刚才那一手,实是他们一辈也难以企及的!这等威力莫名的神功,便是神佛化身,也不过如此而已!

    练武之人到了壮年之后,内力的精进便会停滞,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器官的老化,内力便是不消退,也是殊为不易的事!只有修到了先天之境,才能打破人体的限制,无限地推动本身的修为。

    而先天真气却是与各人所修的功法息息相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修成的。像单钰莹虽然已达“红日照天下”*的最高境界,但若不是机缘巧合,从魔教的掌教令符中得到了先天真气,便是穷一生之力,已难以修成“红日大圆满”!魔门千年历史,却只有三人修到了“红日大圆满”的境界,非是其他,就因为先天真气极难修练之故!

    四知已坐了三十来年的枯禅,虽然已至七旬,内力却是一直保持着精进的状态,但却一直没有修成佛门的“洗髓经”,化后天而入先天。而张华庭在二十六岁便修成了先天真气,此时又方当壮年,功力之进益,实非四知所能望其项背。

    “多谢张施主解危,看来敝寺又要欠下张施主一个恩情了!”好在四知俱是有道高僧,虽然颇有些艳羡,但在心中却是不留痕迹,转眼之间便已经抛到了一边。

    “哈哈哈,”张华庭爽朗一笑,道,“四位大师,若是再说感激的话,岂不是要坠入俗尘了!”

    四知齐齐合什,方翟衣却是趁此机会,猛然翻身跃出。

    身形一闪,张华庭已是拦到了方翟衣的身前,在方翟衣的骇然失色中,左手已是抓向他的肩头。

    方翟衣闷哼一声,双掌推出,“血杀掌”已然向张华庭打去!便算张华庭功力再深厚,若是被他的“血杀掌”击个正着,恐怕也会抵受不住!

    “血杀掌?”张华庭眉头一皱,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右手一挥,亮丽的剑影闪过,在方翟衣的惨呼声中,流明剑的剑身缓缓流下几滴血珠,溅在了地上。

    方翟衣双臂之上一片鲜血,原来双掌已是被张华庭给削了下来。他呆了一下,随即便惨呼起来,声音凄厉之极!

    若论真本事,张华庭至少也得在三十招外,才能将他击伤。但方翟衣一心逃命,气势上便输了好多。而张华庭适才发动了自然之道,整个空间全是他迫人心神的压力,是以会在一招之间便将方翟衣削断了双手!

    正值此际,只见血红的剑影大盛,陈天劫冷冷地收剑回鞘,看了看站着一动不动的陈啸天一眼,向黄羽翔走去,从左肩到右肋,却是留下一道深深地剑痕。

    陈天劫踏足之间,陈啸天的身体猛然之间分成了两半,鲜血狂涌之中,已是分外两边倒下。

    林绮思的脸上露出几丝惊惧之意,轻轻打了个手势,一众人连着李慕然等人,已是向外撤退而出。

    “木头人,还是你比较厉害啊!”赵海若虽是见陈啸天死得极是难看,但这老头刚才耽搁了自己救援黄羽翔这臭小子,实在是罪有应得!她的注意力全被张华庭吸引,没有看到两人是怎么分出胜负的。

    陈天劫看了张华庭一眼,脸上现出一丝狂烈的战意,缓缓道:“他的武功并不在我之下!只是他太追求将人四分五裂,每次出手,总要出两剑,分成十字划出,在速度上便没有我快,而且力道也弱了几分!所以我只是受了轻伤,他却是死了!”

    “阿弥陀佛,”四知齐齐看了陈天劫一眼,随即道,“各位施主,此间事情已然了结,老衲等要赶回少林一趟!这林施主年纪虽轻,但行事毒辣,不可不防她三分!”

    佛号轻讼中,四知已飘然而去。

    “岳父,你快救救于姑娘吧!”黄羽翔病急乱投医,向张华庭求助起来。

    张华庭略一皱眉,道:“被‘血杀掌’击中的人,向来是无药可医的!不过,冬天下既然是天下第一名医,但是可以去问问他!”

    被他一语提醒,黄羽翔猛然想到了在苏州还有冬天下这个怪医!只是小白已被南宫楚楚骑走,要赶回苏州的话,恐怕要耽搁一段时间,可于雅婷却是只有十二个时辰!

    “嘶”,一声清脆的马鸣声响起,小白已是纵跃而至,背上的南宫楚楚一跃而下,落到黄羽翔的身边,道,“大哥,你怎么了?”语声惶急,差点儿便要哭了出来。

    她虽是乘着小白离开,但一直挂心黄羽翔,并没有真正走远。远远地见林绮思等人撤走,马上赶了过来。

    黄羽翔见小白又至,心中大喜,也顾不得责怪南宫楚楚不听自己的劝告,仍是留在此地,道:“楚楚,你与赵姑娘带着于姑娘乘小白先赶回苏州,请冬前辈施救于姑娘!”

    “可是大哥你——”眼下黄羽翔也是身负重伤,若是她们三人先走的话,便只剩下陈天劫伴着他了……还有这个中年人,南宫楚楚看了看张华庭,嚅嚅地说不出话来。

    “哈哈,”黄羽翔知道南宫楚楚在担心些什么,道,“他可是心儿的父亲,有他保护我,你还用得着担心吗?”

    南宫楚楚的一双明眸顿时瞪得老大,惊奇地望着这个中年人,道:“你便是张姐姐的父亲,中原第一高手张伯伯吗?”

    一句“张姐姐”已是让张华庭颇为满意,知道这女子极懂分寸,当下道:“你放心和海若回去吧,有我在,这小子死不了的!”

    “师父,你怎么会来的?”赵海若半天插不上嘴,已是非常不满,如今又要赶她先回,当真是不悦之至。

    “还不是心儿缠着我要来帮这个傻小子!”张华庭看了黄羽翔一眼,道,“这个傻小子只懂使蛮力硬拼,让他受受伤也好,以后应该会变得机灵一点!”

    黄羽翔哪敢与他争辨,若是惹怒了他,他将心儿带回听风阁,那可是大大得麻烦了!

    小白负着三女,在南宫楚楚留恋不已的目光中,终是绝尘而去。

    张华庭看了陈天劫一眼,道:“你要现在就同我交手吗?”

    在黄羽翔的惊诧之中,陈天劫缓缓摇摇头,道:“此刻我虽然胜了一场,战意正浓,但与我的巅峰状态还差了几分,绝对打不赢你的!”

    “嗯!”张华庭点点头,正容道,“你想什么时候交手都可以!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值得我动手的对手了!”

    听他说到“对手”两个字的时候,陈天劫的眼中闪过一道暖意,神色之间更多了几分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