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流光之剑
    陈天劫缓缓转过身体,道:“昔日的‘血影杀神’早已经化为尘土,现在只剩下陈天劫这个人了!”

    黄羽翔也拉着南宫楚楚转过身体,道:“这位大师,陈前辈虽然昔年颇有恶名,但如今却已经改邪归正,不再胡乱杀人!”他失血过来,俊俏的脸上已是惨白一片。

    “果然是他!”陈啸天在心中叫了一声,道,“改邪归正?我看不见得吧,我几个奉命看守南宫姑娘的手下,都是被他一剑劈成了两半,这样也叫‘不再胡乱杀人’!”

    “哼!”黄羽翔怒道,“这位老先生,你们拘禁我的妻子,若换作是我,哼,早已将这几个家伙挫骨扬灰了,陈前辈一剑结果了他们,还算便宜了他们!”

    “臭小子,你威风什么!”林绮思美目流转,神色之间总有一股勾人心神的味道,道,“他们都只不过是奉我之命而已!你对他们都这么狠,若是换作是我,你又想怎么样呢!”

    触到黄羽翔转眼之间就变得颇为暧昧不堪的俊脸,林绮思心中突然怦怦地跳了几下,嗔道:“臭小子,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不理他们两个男女近似打情骂趣的言行,知慧大师白眉掀动一下,道:“陈施主,可还记得在三十年前,你在岳州府杀过姓刘的一家吗?”

    陈天劫的脸上木无表情,道:“陈某人昔日杀人如麻,哪还记得杀过的人姓什么!不过,三十年前,陈某人确实到过岳州府。”

    “阿弥陀佛!”知慧大师身上的灰袍无风自动,起了层层涟漪,道,“三位师兄弟,老衲尘事未了,‘杀’念已起!此间事了,必要面壁三年!”

    “师弟!”知心大师拦在他的身前,道,“你已经苦修佛法四十余年,怎还堪不破亲情这一关呢!天下万事,原是虚空,子是父,父是子,因果报应,必有冥冥天定!师弟现在悬崖勒马,也还来得及!否则的话,数十年的苦修,岂不是毁于一旦!”

    知慧大师细想良久,才道:“多谢师兄当头棒喝!”

    黄羽翔耸耸肩,道:“那就是没事了吧!”那姓刘的一家人估计便是知慧大师的俗家亲人,智慧大师能够放得下这段过节,当是万幸!否则的话,若是与少林做对,便是张华庭也要三思。向四知躬身行了一礼,道:“四位大师,在下等就此告辞!”

    “且慢!”知心大师踏前一步,道,“这位陈施主杀性太重,此番重入江湖,恐怕非是黎民之幸!还是让他随老衲回转少林,每日以佛法沐浴,如有十年之功,当可尽洗杀念!”

    这便是要软禁陈天劫了!

    别说以陈天劫孤傲的脾性是绝对不会同意,便是黄羽翔也绝不允许别人欺到自己的头上来。这陈天劫不管怎么说,现在总也算他的手下,岂能让人轻辱!

    陈天劫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但手中的血影剑却是变得异常的血光流动。

    黄羽翔皱皱眉,道:“知心大师,陈前辈在杀人的手法上确实残忍了些,不过他杀的都是该杀的恶人!佛家云人死万事空,身体只是一具臭皮囊罢了,死成何样,又有什么关系!”

    他说得颇有些无赖,但知心大师却是点点头,道:“黄施主所言倒也有理,人也业在,臭皮囊不要也罢!只是陈施主昔年造下的杀孽太重,若不以佛法洗涤他的心灵,恐怕难以将他的劣性化除!”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知心大师,这个你且放心!陈前辈在绵阳已经隐居了二十年,恬退隐忍,早已经不是当年的‘血影杀神’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林绮思突然冷冷地说了一句,一双眼睛却是投在夜空之中,也看不出她是同谁在说话。

    “这是不是叫狗改不了吃屎?”赵海若在黄羽翔的耳边轻声说道,声音软绵绵的,清新的口气吐在黄羽翔的颈间,尽管浑身乏力,仍是让他浑身每一根毫毛都是格外的舒服。

    转过头去瞪了她一眼,黄羽翔道:“你究竟是帮哪边的?”看着赵海若近在咫尺的俏脸,春花般的脸上闪动着明媚的光彩,红艳艳的樱唇仿佛怒绽的红玫瑰。

    强忍着亲她一口的冲动,黄羽翔想道:“这小妮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了!”其实以前他从不敢正眼看向赵海若,生怕引起了她的注意,将自己折磨一番。以前只有赵海若很美的概念,如今才看到,这小妮子竟是如此的动人!

    赵海若将双手放在眼前,仔细地看着春葱般的十指,道:“老和尚和臭小子,应该帮哪个呢?好为难啊!”

    黄羽翔叹了口气,道:“小白让你先用一个月!”

    赵海若双手一拍,道:“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知心大师想了片刻,道:“不管怎么说,陈施主还是随我老衲回一趟少林,先住一段时间再说!”

    “知心大师,陈前辈是绝对不会同你回少林的!”黄羽翔说得斩钉截铁,道,“若是大师执意如此的话,在下只好对大师无礼了!”

    耽搁了这么久,他的小腹已是疼痛难当,肩上的伤口也有越来越难受的趋势。他刚才一鼓作气,强压下身上的伤势,但见到楚楚之后,心情大松,浑身又难受得要命!

    低头对南宫楚楚轻声道:“等下我们一动上手,你便骑上小白先走,不要让我顾虑到你!”

    南宫楚楚原还想与他同生共死,却被他一句话塞了回去,只是怔怔地看了他一下,道:“大哥,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回来见我!”

    赵海若轻拍一下双掌,道:“喔,我也要骑小白!”

    黄羽翔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道:“你留在这里,同我一起打架!”

    “没办法!”赵海若摇摇双手,对南宫楚楚道,“南宫姐姐,你先走吧,我还要照顾这个麻烦家伙!”

    见他们开始往后移动,少林四知突然身形飘飞,已是将黄羽翔四人包围了起来。黄羽翔将南宫楚楚扶上马背,抽剑在手,道:“四位大师,真得不能通融一下吗?”

    “阿弥陀佛,”知心大师轻喧一声佛号,道,“只要陈施主同老衲等回返少林,老衲又岂会为难黄施主几位!”

    黄羽翔长吸一口气,压下身体痛楚,双眼之中,暴射出一道寒芒,道:“那在下只有得罪了!”长剑一划,已是知心大师刺去。对着这四个法相庄严的老和尚,黄羽翔怎都生不了生机,那足以硬撼自然之道的绝学没有了他燃燃斗志的支持,却是怎么也发动不起来。

    他此刻内力大耗,便是要发出“浩然一剑”来,也是颇为吃力,这一剑之上,只是运用了“水之道”连绵不绝的攻击之意。

    以知心大师的绝顶修为,是足以与重九、许笑天相提并论的大高手,便是黄羽翔身体完好之时,若是不用上“浩然一剑”与惊世之剑,恐怕也难以胜过他。此时纯以细密的“水之道”驾御剑势,岂会放在知心大师的眼里!

    好在他手中的流明剑乃是张华庭昔年用过的神兵,锋利无比,知心大师倒也不敢轻撄其锋。凭着“大般若神功”,在黄羽翔连绵的攻势下纯采守势,只是将他困住。以黄羽翔此时的身体条件而言,恐怕支撑不了多少招,便会力竭。

    他这一动手,陈天劫与赵海若自也不会闲着,也是各自挺剑便动。赵海若虽是顽皮异常,但一个人便缠住了知嗔与知名两个老和尚,俏丽的身影游动不止,虽是攻不进两个老和尚的防御,但这两个老和尚却也奈何不了她。

    南宫楚楚轻策小白,这匹绝世神驹已然起身跃起,向圈外纵去。

    少林四知一来被俱被人缠,二来这南宫楚楚原是无关的人物,都是没有关心她的离开。但林绮思早在几人动手之前,便已经吩咐陈啸天等人道:“你们几人守在外面,不可漏了一人!”

    南宫楚楚这一突围,正好跃到了张忠的方向,“小碎花剑”在一瞬间化出千万道明丽的剑花,如同一张巨网向南宫楚楚包了过去。

    小白一声轻嘶,双蹄猛然踢出,晃过张忠所有的花招,直接踢在了他的剑僧上,小白的天生神与张忠深厚的内力顿时来了个大冲撞!

    张忠被赵海若在胸口划了一剑,十成的内力已去了三成。他原想南宫楚楚不过是南宫明通的女儿,便是再高明,也不会超过了她父亲,在他眼中,真是如同对付一只蚂蚁一般。在出剑之时,倒有大半内力仍是护在了胸口之上。而想当初,黄羽翔只有在使出“浩然一剑”的时候,才能将小白击飞出去。以弱击强,张忠岂有不败之理!

    一声惨呼声中,张忠已是连人带剑被小白踢飞出去,直飞出了七八丈,才重重地跌在了地上。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有种既好笑,又心悸的感觉,想不到这匹神骏的白马竟有如此大的力气。

    可怜张忠“小碎花剑”的威名已然在武林中传颂了三十来年,如今却被赵海若一剑刺伤在前,更有小白一踢在后,一生威名,算是尽折于此了。

    小白欢声长嘶,白光闪动中,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绮思冷哼一声,道:“真是个饭桶!”

    众人都是禁若寒蝉,不敢吱上一声。

    陈天劫经过这么长的日子,一身功夫已经恢复到了昔日的八分,血影剑灵动如风、凝重如岳,若是换了次一点的对手,早就在他的剑势之下化成了一半。

    陈啸天看着陈天劫的招式,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想要与此人一决高下的念头。他的剑式之下,对方也休想留得下全尸,都是四分五裂,与陈天劫将人劈成两半的功夫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看到神妙处,不禁击节长叹,恨不得代替知慧一战!倒要看看,究竟是陈天劫将他劈成两半,还是他将陈天劫分成四块!

    一阵阵头晕眼花的感觉涌上脑门,黄羽翔早就失血过多,又接连不断地大耗精神气力,已然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气喘如牛,便是连挥出一剑也要花上好大的气力。即使以“抱朴长生功”的神妙,但他失血如此之多,仍是难挽大损的真气。

    赵海若大急,惊道:“臭小子,你怎么了?”正要甩开知嗔与知名两个老和尚,却觉这两个老和尚身上仿佛带着无比的引力,竟是让自己离不了他们身边一丈的距离。

    她大惊失色,方知道这两个老和尚极不好相与!娇艳的脸上闪过一道紫气,真阳诀瞬间冲到了“紫气东来”的境界,整个人渐渐笼罩在一层紫气当中,赵海若的身形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发出的力道也越来越是沉厚。但一时半会之间,却是极难突破两僧的制束。

    “若是这小子有个好歹,我非你们全部赔葬不可!”俏丽的脸上已布上了一层前所未有的杀气!

    以知心大师的眼光,早看出黄羽翔已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他乃是有道高僧,不欲让黄羽翔元气折耗太多,影响了以后的进展。黄羽翔虽然行事的不按常理,但仍是不脱赤子之心,不失为一个有为青年。假以时日,不难成为天下一大宗师,实是不忍心将他毁于此地。

    食指伸出,已是伸向黄羽翔的黑田睡穴。

    黄羽翔此时连意识都有些模糊起来,只是隐隐看到一根手指点向自己,速度却是慢得惊人,仿佛蚂蚁的爬动一般。作为一个练武人的本能,他已然一剑递出,刺向那根手指,只是出剑之间,浑无半丝力道。

    无法形容这出剑的速度,知心大师只见眼前一道亮丽的剑影闪过,自己的食指猛地一凉,已是被黄羽翔的流明剑刺中。他骇然失色,猛地连退三步。

    好在黄羽翔的手上已无半丝内力,流明剑虽利,却只是割破了知心大师手指上的一块皮肤。

    他这一剑的速度已非肉眼所能捕捉,众人只见到知心大师猛然身退,却是没有看到黄羽翔这神奇的一剑,都是在奇怪知心大师在搞什么鬼。

    知心大师虽是被他刺中,但心中仍是充满着不可置信的感觉。他见黄羽翔如此乏力难支,出指之间,自然有了几分大意,但饶是如此,黄羽翔能够在他的神经反应之前就能刺中他一剑,此等快速绝伦的剑法,真是如流光一般。

    黄羽翔脚下一个踉跄,身形一阵摇晃,仿佛风吹即倒的样子,猛然之间,他支剑撑地,方才将身形稳住。

    明明他已经身无半丝内力,但为何还能使得出仿佛惊电一般的剑法来呢!出剑的速度虽然与每个人使剑之手的反应有关,但练到一定的程度,已是无法提高,只有内力的精进,才是提高速度的关键,可是他明明流血如此之多,浑身的内力恐怕也跟着鲜血流逝殆尽,便是来个不会武功的庄稼汉,恐怕也能轻易打倒他!

    知心大师也算是博闻广识了,但仍是为黄羽翔刚才的神来之剑感到万分的惊奇:“若是他身体完好,如此鬼神难及的一剑,天底下还有什么人能够躲得开呢?”

    “抱朴长生功”原是天底下最为王霸的内功心法,黄羽翔在经过几次功法突增之后,已是攀到了心法的最高境界。只是“抱朴长生功”乃是上古奇学,当今之世,已是没有一种武学能够与之匹配。而黄羽翔在几次三番之间,都是充份释放了自己的生命潜能,逆天而动,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功法。

    他自创的功法乃是基于“抱朴长生功”之上,自是能十成十的发挥“抱朴长生功”的精奥,是以“浩然一剑”沉厚莫名,以他此时的内力修为,兀自能与张华庭平分秋色,其中的厉害,便可见一斑了!

    而此时他因为失血过多,性命垂危,内力大大地折耗,但精神修为却是丝毫也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在肉体的痛楚之下更显敏锐,以常人永难启及的速度高速运转,任何动作在他此时的神经之下,都只是慢得不思议的举动。

    “抱朴长生功”在“力”的方面赐予了他“浩然一剑”,如今终在“速”的方面也有了突破,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流光之剑!

    只有天上闪电的光芒,才能与他在速度上一拼高下吧!

    知心大兀自有不信之意,猛然之间,又是一指向黄羽翔点去。他此时全神戒备着黄羽翔的反击,“大般若神功”已是运转到十成的境界,连“六合舍利*”也是动用起来,凝厚的精神压力首先铺天盖地向黄羽翔涌去。

    在知心大师“六合舍利*”的精神刺激下,黄羽翔的神智猛地清醒过来,心念一动,“抱朴长生功”顿时如海潮一般回击而去。

    仿佛急行之中的马车冲撞到了高山之上,知心大师虽然精研佛法数十年,精神修为已是无比深厚,但比之黄羽翔以“抱朴长生功”培养的霸道气势,又连续几次死中求生所壮大的精神修为还是小巫见大巫,一下子便被黄羽翔击溃!

    气机牵引之下,知心大师的身躯微地狂震几下,连身法的运转都有些滞涩起来。

    “佛光普照,我佛慈悲!”知心大师的身上猛地一阵白光翻涌,身法突快,五指已是扣向黄羽翔的脉门。

    虽是不解知心大师为何要使出如蜗牛爬动一般的招式,黄羽翔仍是勉力起剑,已是刺向知心大师的脉门。

    知心大师早就在全神提防黄羽翔的剑势,一见他右手突动,五指已是即收,饶是如此,仍是脉门一痛,又被他削破了皮肤!

    这一次众人都是全神看着两人,猛然看到知心大师中剑,都是齐声惊咦起来。黄羽翔此刻之快,只有像陈啸天这等大高手才能勉强看到,以李慕然等人的眼光,却隐隐只是看到剑光翻腾而已。

    但众人都不是笨人,知心大师自然不会自己伤了自己,那么剩下只有的可能,便是黄羽翔了!

    真得是他吗?

    每个人仿佛看到了鬼一般,都是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从什么时候起,此人竟有了如此令人惊惧的剑法!

    黄羽翔强自游目一下,却是看到众人仿佛定格一般的动作,精神思索之间,却是连微风中些许灰尘的折向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猛然之间,他已然恍悟,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又有突破!不是别人的动作变慢了,而是他的反应已是千万倍地加强起来!

    仰望苍穹,天地无限辽阔,星月无比浩翰,黄羽翔的精神一下子全部展开,无止无境地向四面八方延展开来。整个雁荡山突然与他结成了一片,再也难分彼此,不分巨细地透过一草一木反映着天地间一举一动。

    明明是逆天而行的功法,却是与天地自然极为融洽地结合成了一体,宇宙之神妙,却非凡人所能想像。

    一时之间,超脱了生死,超脱了荣辱,只是尽情享受着这融入天地间的奇妙感觉。

    黄羽翔心神俱醉,等他收回目光的时候,已是热泪盈眶。

    身形摇摇欲坠,但精神之力却是比适才远为浩大地荡漾在诸人的身边,王霸的气势转为内敛,不是强迫别人在他面前低头,而是让人如仰望高山,起不了一丝动手之意。

    “阿弥陀佛!”四个老僧同喧佛号,都是甩开自己的对手,四人加在一起超过两百年的精神修为联合在了一起,向黄羽翔反击过去。知嗔大师脾气最是火暴,左手一挥,一道真气已是打了出去。

    明明没有交锋,但众人却是感受到了如天地交锋的震撼,四知身躯都是大震,齐齐往后退了几步,八条白眉都是一阵飘动。而黄羽翔也是身形一晃,猛地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单以精神修为而言,黄羽翔此时融入天地,已是远远胜过四知的联手,但身体却是脆弱无比,在知嗔大师的掌力之下,顿时生受一击,所剩无几的鲜血又是一阵狂吐!

    众人这才恍悟,黄羽翔虽然精神修为已是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但身体之脆弱,却是如同婴儿一般。方翟衣离黄羽翔最近,“血杀掌”已然发动,猛然向黄羽翔劈去,心中想道:“这一番功劳必是我的了!”

    他岂惮黄羽翔神鬼般的剑法,这双掌之上,纯是用内力伤人,血红的掌风已是浩浩荡荡地向黄羽翔打去。

    赵海若与陈天劫大喝一声,齐齐向黄羽翔跃去。陈啸天却是早有准备,一柄长剑已是将两人拦了下来。他的武功虽是不足以胜过两人的联手,但要将他们挡下三五招,还是有此实力。

    正危急之间,只听“格格格”地一阵娇笑,众人心头都是一荡之际,一道淡淡的黑影已是飘飞到了黄羽翔的身前,双掌推出,迎向了歹毒无比的“血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