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携美清荷
    “臣陈啸天、张忠、李明栋、方翟衣,参见平靖公主,公主殿下千岁千千岁!”锦衣卫的四大统领跪伏在地,向林绮思恭身行礼。

    “免了吧!”林绮思摆摆手,道,“出门在外,这些规矩就能免则免!陈老,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启禀公主,正如公主所料,南宫姑娘听到母亲病危的信息,已然随南宫明通折返南宫世家,我们在途中下手,已将南宫姑娘拿住了。只是,对方却是走脱了一人!”陈啸天毕恭毕敬,丝毫没有倚老卖老的威风。

    “走脱了一人……是谁?”林绮思坐在太师椅中,丝毫也没有露出惊惶之色。

    “公主可还记得当日与她一起出现过、使一把血红长剑、管家模样的老头?”陈啸天想了想,道,“据属下的推测,此人便是当年江湖上传说中两大杀神之一的血影杀神!”

    “哦!这个臭小子身边也聚了不少能人吗?”林绮思脸上木无表情,又问了一句,“姓黄的那小子回来没有?”

    “还没有!不过据探子来报,他已经进到蜀中地界!这小子好像得了一匹神驹,能够日行千里,恐怕不需两日,便能赶到苏州!”张忠踏前一步,恭声说道。

    林绮思大起兴趣,从窗中向天空望去,道,“吩咐李慕然一声,既然南宫姑娘已经到了,就让他们两人尽快完婚吧!三日后正是个黄道吉日,就定在那天吧!”

    “后天给张梦心他们送张喜帖去,让他们也来凑凑热闹!”林绮思白玉般的纤手端起一碗香茗,轻轻喝了一口,复道,“他们一行人的底细都打探清楚了吗?”

    “回禀公主,属下已经打探清楚。”李明栋是个五十来岁的瘦高老者,当日便只有他没有出现,“姓单的女子,确实是浙江布政使单定坤的女儿,据梅家家主说,这单钰莹已然与梅家的三公子梅展扬有了婚约!”

    “哦?”林绮思轻轻一笑,道,“姓黄的这小子不愧有‘浪子’之名,总是沾上这些有夫之妇!”素手一抬,指着方翟衣道,“你去向单定坤打声招呼,便说我身边缺个丫头,要借他女儿用上几天。等我回应天的时候,再将他的宝贝女儿还给他!”

    “属下遵命!”方翟衣回身便走,已是退出了房门。

    “另外那名男子姓骆,叫做骆三元,乃是齐玉斋的少东,他的娘舅便是‘百败刀王’倪英!”李明栋接着回报道。

    “陈老,这‘百败刀王’是何许人也?”林绮思扭头向陈啸天看去。

    陈啸天脸上显出一丝敬佩之色,道:“‘百败刀王’倪英乃是天下用刀的第一名家!相传他刚出道的时候,曾经连败了百次,但他反而从百败之中突悟了刀道极致,此后二十来年,没有遇到过十合之敌!所以号称‘百败刀王’。他的一身武功,绝不会张华庭差上多少!”

    林绮思点点头,但脸上却是没有露出丝毫感兴趣之色。轻轻伸了个懒腰,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要歇息了!”

    余下三人恭声应是,慢慢退到了房门之外。

    林绮思坐在椅上一动不动,过了半晌,才喃喃道:“三日后,倒要看看你怎么来救人!”

    ※※※※※

    黄羽翔现在有了疗伤这个借口,晚上自是与司徒真真住到了一起。而单钰莹与张梦心则合居一间屋子,自是要说一下黄羽翔这一个来月的表现。张梦心原先已从南宫楚楚那里听了一遍,但听单钰莹再说一遍的时候,仍是为黄羽翔差点便摔死在悬崖下而芳心猛跳。

    两女唧唧呶呶地说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都是起不来,黄羽翔叫了两次门,都被她们懒洋洋地拒了回去,只好同司徒真真一起用餐。好在司徒真真对他最是崇拜,听他说起这一个来月的遭遇,大大的双眼中满是爱慕敬仰之色,大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听他说收服了一匹神驹,司徒真真大是兴奋,道:“夫君,让我看一下小白好不好?人家最最喜欢马儿了!”

    黄羽翔点点头,道:“好啊!不过这家伙最喜欢的恐怕也是美女,到底像谁呢?”

    搀着司徒真真还没走到马厩,便听到小白宏亮的嘶声。黄羽翔道:“这家伙正在里边呢!”正要走进马厩,却听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道:“小金星,你要吃烤莴苣吗?来啊,你叫声姐姐,我就给你吃!”

    听声音正是赵海若这个丫头,黄羽翔头上顿时冒起了冷汗,对司徒真真道:“真真,我们还是待会再来看小白吧!”

    “大哥——”司徒真真拖着声音,望着黄羽翔,两眼满是求恳之色。

    “好好好!现在就去看它!”黄羽翔最是受不了女人的求恳,只是嘴里嘀咕道,“这个死小白有什么好看的!又没有比平常的马多出两条腿来!”

    走进马厩,却见赵海若正站在小白的身前,手里拿着一根竹签,插着几块黑乎乎的东西,想必是她所谓的烤莴苣。她将竹签在小白的长脸前晃动几下,乘着小白伸嘴之际,已是迅捷无比地将竹签往嘴里塞去,咬下了一块,模模糊糊地道:“小金星,你还没有叫我姐姐呢!不叫的话,我可不会心软的!”

    “赵小姐,你怎么管小白叫小金星呢?还有啊,它只是一匹马,怎么可能叫你姐姐呢?”司徒真真好心好意地纠正她的错误。

    赵海若向司徒真真看去,道:“原来是司徒姐姐啊!小白是匹马,它怎么可能开口说话呢,这是常识嘛!我只是同它开开玩笑,你怎么那么当真呢!”

    同她说话得万分小心,稍一不慎,便会被她气死。黄羽翔忙将司徒真真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道:“真真,你别生气,不要去理她!”

    司徒真真却一点儿也没有动气,只是享受地倚在黄羽翔的怀中,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道:“我怎么会同她生气呢!赵小姐在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也是经常来看我的,我对她感激都不来及呢!”

    “哎呀!”赵海若突然大叫起来,道,“你这头臭马,竟敢偷吃了我的烤莴苣!你可知道,这可是我缠了李师傅三天,他才肯烤给我吃的,你竟然、你竟然——”原来小白乘着她说话之际,竟然将她手中的莴苣连同竹签全部吃到了嘴里。

    黄羽翔忙将司徒真真抱到一边,心道这两个活宝斗在一起,当真要没完没了起来。

    赵海若与小白一人一马斗眼了良久,赵海若终是首先忍受不了,颓然退后两步,道:“好你个臭小白,敢偷吃我的东西,我也要吃你的饲料!”双手箕张,已是将马槽中的饲料全部抱了出来。

    她张口作势欲咬,小巧的嘴巴张大了良久,终是没有下得了口。轻轻哼了一下,道:“臭小白,便宜你了!我才不稀罕你的饲料呢!下次我带小灰小熊来,吓死你这匹臭马!”将饲料全部扔回槽中,赵海若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黄羽翔心中暗笑,脸上却是不敢露出丝毫表情,万一被这个小丫头看到了,那便要成了她的出气筒。

    赵海若向门口走去,走到黄羽翔两人的身边,突然停下,道:“冤有头,债有主!你若是将小白让给我,我便不和你计较小白偷吃我的东西的事了!如果不然,哼,你就等着瞧好了!”

    该来得还是躲不了!黄羽翔微微一笑,道:“不若你做我的丫环吧,我便把照顾小白的任务交给你如何?”这叫漫天要价,就等着看对方如何坐地还钱了!

    狠狠地瞪了黄羽翔一眼,赵海若黑白分明的大眼转个不停,道:“臭小子,你若是敢到咱们听风阁来迎娶心姐姐的话,我定然让小灰小熊将你的小白给吃了!”

    向司徒真真看了一眼,只见她双眼之中流露出鼓励之色,黄羽翔哈哈大笑,道:“你信不信,我会将你吃了!”说着,身躯向前一靠,已是离赵海若不过三寸的距离。

    赵海若后退半步,伸手掩鼻,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

    “怎么样,怕了吧!”黄羽翔见这小丫头也有躲避的时候,不由得大笑起来。

    “唔,你有多少天没有洗澡了,好臭啊!”从水袖中掏出一瓶香精,醮起了一些,抹在自己的鼻间,又将残余的向黄羽翔的身上弹去,道,“嘻嘻,让你也香一下!”

    向司徒真真看了一眼,只见她眼睛中流露出“也有女人不吃你这一套”的神色,黄羽翔心中顿起不服之意,支手撑在门边,拦住赵海若的去路,道:“小丫头,你胆子大吗?敢不敢与我打个赌!”

    “谁是小丫头!”赵海若挺起胸膛,虽然还赶不上司徒真真的丰盈,但已超过单、张两女了,叫她小丫头确实有几分冤枉了她,“好,你说,本姑娘有什么不敢的事!”

    “是吗?”黄羽翔轻蔑地看了她一眼,道,“好,我们就来比亲亲!”

    “亲亲?”赵海若双眼猛眨,道,“什么叫比亲亲?”

    司徒真真从黄羽翔的怀中向他看去,低声道:“夫君,小心让张姐姐知道了!”

    她与单、张两女不同,她们两人都是自主之见极强的女子,对嫁夫从夫,必须服从夫家的伦常当真是不以为然,恨不得一天到晚缠在他的身边,不让旁的女子接近他,都是嫉妒之心十足。司徒真真却是那种自己的夫君越是对女性有魅力,自己越会感到荣耀的女子,她巴不得黄羽翔能够娶上十几个妻妾,好让黄家门丁兴旺。

    对于黄羽翔欺骗赵海若这一节,她只是担心张梦心知道后的反应,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黄羽翔做得到底对不对。

    冲司徒真真点点头,黄羽翔抬头道:“很简单,就是你亲我一下,我再亲你一下,谁先喊停,便算是输了!输的人绝对不能向别人说今日之事,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

    “夫君,你好坏啊!”司徒真真搂着黄羽翔的脖子,道,“人家一直是最小的,也想有个妹妹,夫君要加油啊!”

    “这算什么,一定意思也没有!”赵海若摊摊双手,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好吧,陪你玩玩吧!”

    “那好,”黄羽翔大喜,指着自己的脸颊,道,“你先亲我这里一下!”

    香风逼近,赵海若玲珑的身段已是凑到了他的身前,突听她道:“你先闭上眼睛!”

    黄羽翔心道:女孩子果然还是怕羞!思忖之间,已是将眼睛闭上,道:“好了,你来吧。”

    “你等一下!”赵海若的声音却是飘飞到了远处,黄羽翔正要睁眼,却听她大叫道,“不许睁开眼睛!”

    他无奈地点点头,向司徒真真问道:“真真,她在搞什么鬼?”

    司徒真真“格格”地笑起来,伸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划着圆圈。黄羽翔闷哼一下,低声道:“真真,是不是昨晚疯得还不够啊?”

    “我准备好了!”赵海若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黄羽翔忙抬起头来,只觉一条热热的长舌在自己的脸颊上舔个不停。

    “看不出这个妮子一副小孩儿的样子,没想到居然这么热情!唉,毕竟也是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黄羽翔的心中想着,脸上也是浮起了一丝笑容——等一下,这妮子的舌头有这么长吗?

    黄羽翔猛然睁开了双眼,一张硕大的马脸顿时映入眼帘,赫然正是小白!他一惊之下,连忙后退了几步。

    赵海若一阵娇笑,从小白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黄羽翔,也不知她是怎么在一瞬间与小白从仇敌变得如此亲腻。不过看小白那副色样,恐怕意志之薄弱,只需她勾勾手指,便立刻会改投阵营。

    她一声娇叱,道:“想占本姑娘的便宜,哼,你还以为我真得是傻的啊!”

    黄羽翔低头向怀中的司徒真真看去,只见她正闷笑不已,心中已然明白刚才她会在自己怀里挑逗于他,原就是要分散他的注意力,让赵海若将小白给牵了过来。他板起脸来,佯怒道:“真真,你居然联合外人来欺骗你夫君!”

    司徒真真柔媚的双眼满是荡人的春意,呢声道:“海若是人家最疼爱的妹妹,我自然要帮着她的!”冲黄羽翔妩媚一笑,“不过,人家也是希望海若能够成为我真正的姐妹!”

    赵海若这小丫头虽然人见人怕,但似是颇有人缘。就算是张华庭,昨日被她老头子老头子地叫个不停,也没有见他怒发冲冠啊!

    赵海若轻轻拍了下小白,道:“小白,我们快跑!姐姐带你到西山去捉虾,回头让李师傅煮一下,甭提有多好吃了!”也不管小白是吃荤还吃素,已是策着它往门外跑去。

    黄羽翔连忙追出去,嘴里骂道:“好你个忘恩负义没心没肝没肺的死小白,最好让你一头淹死在太湖里!”小白奔行如风,早已去得无影无踪。

    正要抱着司徒真真回转房内,却见秦连脸色慎重地走了过来,手里却是拿着一张大红喜帖。

    他朗声笑笑,道:“秦前辈,莫非你要成亲了,给我发喜帖吗?”

    秦连双眼向他一瞪,一股凝厚的气势也是直冲过来。黄羽翔此时功力大成,丝毫也不逊色于他,嬉笑之下,已是将他的真气化解干净。秦连却是不动伸色,只是将手一扬,已是将手中的喜帖递了过去。

    黄羽翔接过喜帖一看,一张笑兮兮的俊脸顿时皱成了一团,脸上满是怒气,道:“南宫明通果然要将楚楚嫁给李剑英这小子!哼,八月二十五,糟糕,便是今日了!”

    他在庭中团团转了几下,心中忖道:“南宫明通这招是什么意思呢?如今朝廷既然已经插手江湖,各大门派实力大减,便是与清荷剑派搭上关系,恐怕也是于事无补。莫非,这都是林绮思在暗中搞鬼不成!”

    “不管怎么说,我得马上赶到雁荡去……该死的小白,怎么这当儿跑没了呢!”黄羽翔正咒骂之际,却听小白一声长嘶,已是重新跑进了院子,赵海若从小白背上翻身而下,急匆匆往屋内走去,一边道:“唉呀,竟然忘了带鱼杆!”

    黄羽翔大喜,忙让司徒真真自己站好,将喜帖往秦连手里一塞,道:“秦前辈,请你照顾一下真真,再通知一下其他几人,我先走一步了!”说罢,翻身上马,轻轻拍了马身,道,“小白,快跑!楚楚还等着我们呢!”

    小白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他的话,在司徒真真一声“夫君”的叫喊中,已然往外跑去。只听赵海若一声娇斥,“偷马的小贼,你给我站住!”身形如飞,乘着小白起步之际,已是追到了它的身后,秀手伸出,已是抓住了小白的尾巴。在小白的嘶叫声中,两人一骑已是绝尘而去。

    赵海若单手用力,已是纵到了小白背上,道:“小贼,快点把小白还给我!我还要去钩鱼呢!”

    黄羽翔双足用力,已是将小白勒停,转过身体,厉声道:“我现在要去救人,没空跟你胡闹!你赶紧给我下马,乖乖地回去!”他担心南宫楚楚,忧心之下,眉宇之间已没有了平时嬉笑的样子,自有一股不怒自威之色。

    赵海若心中一寒,竟是不敢反驳于他,随即便兴奋道:“救人吗?听起来很好玩,那我要同你一块去!”

    “若是带着她同去的话,恐怕真个要闹出些事来了……闹出事来?我本来就是去闹事的,闹得越大越好!”黄羽翔念头转过,道:“好,我带你一块去,不过你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话!”

    “好!”赵海若答应得颇为爽快,但黄羽翔知道她不用一会,便立刻会忘得干干净净。他本就希望她去大闹一场,没指望她会安安份份,当下重新策动小白,向温州进发。

    小白的速度惊人,江浙一带地势平坦,少有崎岖之路。小白从巳时一直跑到未时,已是进了温州府的地界。两人一路赶来,连午饭也是未吃,当下黄羽翔买了七八个肉包子,两人正肚饿,一下子便分食干净。只是赵海若对饭菜本就颇为挑剔,边吃边诉着苦,自是抱怨肉包子难吃,早知道就不跟着来了!

    清荷剑派在温州颇具声名,像这等清荷二公子要娶亲之事,早已是尽人皆知,正是温州百姓最近几天津津乐道的大事。黄羽翔随便找个人问问,便打探到南宫楚楚已被迎到李府,就等着晚上拜堂成亲了。

    “小丫头,我们先到李府中去,等到他们拜堂的时候,我们再来大闹一场!嘿,林绮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当初下的决定!”黄羽翔双眼之中寒芒闪动,已是动了真怒。

    赵海若虽是不喜他称自己为“小丫头”,但“大闹一场”却是颇合她的脾胃,也大大方方地不与黄羽翔计较。

    两人胡乱地化妆一下,便照着旁人的指点,一路行到了李府之上。

    李慕然的这座府邸占地极广,府第之内,早已是人头涌动,一派洋洋喜气。黄羽翔与赵海若虽都是生脸,但来往的宾客实在太多,倒是被两人都混了进去。

    赵海若是个不肯安份的主,况且离拜堂还有一个时辰,哪能耐得了等待,转眼之间已是溜到了厨房,七八只鸡腿片刻间的功夫已是进到了她的肚中。她神出鬼没,武功之强已是当年武林一流之选,厨房的小厮哪里知道她曾经来过。见烧好得几只烤鸡都是没有了大腿,还道是狐仙驾临,一个劲的磕起了头来。只是这狐仙忒也挑食,竟是只吃鸡腿,不吃旁的。跪拜之际,又是少了三只鸡腿。

    黄羽翔怕她提早惹事,一直跟在她的身后,见她居然这么能吃,不禁大感惊奇。这赵海若虽然身材修长,但柳腰纤纤,一点也不显肥胖。想来她如此好动,没有这么多的食物下肚,恐怕她也不会如此活蹦乱跳。

    “当当当”,正枯等心急之际,礼官已是唱喝起来,婚礼即将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