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激战至强
    “不要打了!”张梦心拉了单钰莹的胳膊,道,“姐姐,快些劝劝他们,不要再打了!”

    单钰莹轻哼一声,转过头去,道:“妹妹,你怎么能背着大哥做这些事情!便是大哥不说,我也要好好教训这个人一顿!”

    “不是的!”见单钰莹误会自己红杏出墙,张梦心忙解释道,“他是我的爹爹!”

    “咦?”单钰莹恍然大悟起来,想道:怪不得这家伙竟是如此之强,自己的全力一击也被他轻描淡写地给化解掉,便算是当初遇到的“百寂心王”朱红侠,也是不敢轻撄其锋,原是竟是中原第一高手张华庭在此!嗯,小贼被他一掌给劈了回来,中原第一高手果然是名符其实!啊,小贼……

    “登登登”黄羽翔连退几步,方才化解了张华庭掌剑之上的力道,他虽然再度吃亏,心中却是不惊反喜,原来他已然知道对方在内力上的修为虽是远胜于他,但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搏之力,自己的“浩然一剑”专是遇强更强,谁输谁赢还要比过方知。只是对方对内力的操控已是得心应手,远在他之上,以三分力道便足以匹敌他的七成之力。

    气势再聚,抛开一切顾忌,心中唯有“剑”意留下。

    张华庭的眼中微微露出一丝赞挟色,脸上却是木无表情,猛然踏上一步,撮掌如剑,向黄羽翔削去。

    黄羽翔的“水之道”专可捕捉对方的破绽,予以致命一击。生平所遇,只有惜花婆婆奇快无比的身法,方能让他的“水之道”毫无用武之地,盖因她虽有破绽露出,但以她翩若惊鸿般的身法,当真是利剑也难以追上其踪。

    而此刻,明明对方的攻势看得清清楚楚,但黄羽翔却是找不出对方一丝丝的破绽。对方这看似随意的一掌,仿佛带动着天地万物的灵气,整个庭院都好似他身体的一部份,虽然只是从正面劈来一掌,但好像从每个角落都在回应一般,让他生出挡无可挡的感觉。

    暴退一丈,暂避其锋。黄羽翔虽然身退,但浑身的气势却是一阵猛涨,显是内心并没有受到连续失利的影响,战意仍浓。

    张华庭轻哼一声,足尖轻轻点地,整个人跟着追出,掌上的力道却在瞬息之间增大了一倍不止,浩浩荡荡地向黄羽翔涌来。

    黄羽翔虎吼一声,青色光华一阵暴涨之下,“浩然一剑”已然发动,势如万钧地向张华庭猛然削去。他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也不乏示敌以弱之意,引得张华庭全力尽出,无法变招之下,以“浩然一剑”无可抵御的奇幻心法与他一决高下!

    沉厚的剑气如山岳一般凝重,仿佛天地初开时那混沌一刀的莫大威力,直欲将天地也劈开似的,青色匹练带着强烈的逆天之意卷向张华庭。

    张华庭不动声色,右掌疾伸,已是拍在了黄羽翔的剑僧上。

    “轰”,半个苏州城都似轻颤了一下。身处其中的单钰莹几女都觉地皮猛地一阵波动,连脚下都立足不稳了!池中之水猛然窜起了三丈来高,这才落了下来,点点水星洒落了整个庭院。

    黄羽翔只觉一股毫不输于他的大力涌来,他忙扎稳马步,欲硬生生地将这股力道化解。谁知这股力道实在是强得惊人,他的架势虽然不动,但整个人却如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推着一般,平空倒退了半丈之多。所过之处,坚硬的地面硬是被他的双脚划出了两道深深的足沟。

    张华庭也是“登登登”的连退七步,每退一步,便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极深的脚印。

    黄羽翔骇然失色,这“浩然一剑”乃是他压底箱的功夫,以这一剑之威,连“千阳镜”如此宝物都被破坏无余,谁知却仅仅只能将眼前之人退开几步而已,怎不叫他吃惊异常!

    长吸一口气,“抱扑长生”真气浩浩荡荡在体内流转不已,随着这“浩然一剑”的发出,整个人的气势也在瞬间爬升到了最高点。观战两女,已是露出神迷心桩色,被“抱朴长生”真气催发*的气息所引,两女的眼神都开始迷离起来。

    飘飞的水珠洒满了两女的发际,仿佛出水芙蓉一般,端得是更增美丽。

    “好你个小子!”张华庭踏前两步,道,“这二十年来,已经没有一个人能逼得我退出一步了!你能以弱冠之龄将我逼退七步,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对方虽然用得是掌,但黄羽翔明显感受到了对方浓厚的剑意,显然对方也是用剑之人。而且剑术之上的造诣已远远超出了所遇的丁平、陈天劫诸人,功力的精湛,也是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像!

    这个世界上会有这种人存在吗?这绝对强大的存在!

    有!张华庭。

    黄羽翔在瞬间想明白了一切,怪不得心儿会倚躺在他的怀中,对张华庭而言,自己才是最可恶的恶贼,竟要将宝贝女儿从他的身边偷走!他心中虽是明白,形诸于体外的战意却是半丝也不减退。自修成“浩然一剑”来,还没有遇到过能够硬挡他一剑的人来,如今遇到了中原第一高手,怎不让他跃跃欲试!

    身形再动,健硕的身体仿佛箭矢一般,青色的光华再度向张华庭席卷过去。

    其实黄羽翔的攻击是非常简单的,先以莫大的气势压逼对方的心神,使对方唯有剩下与他硬拼一途,再以无坚不摧的“浩然一剑”将对方彻底瓦解。

    但张华庭的精神修为却是远在他之上,岂会为他的压力所左右,只是以他的身份,若是在后辈的攻击中躲避的话,那也太失了他中原第一高手的面子。当下合身而上,毫无花巧地与黄羽翔硬拼起来,也想看看这个年青人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庭院又开始了轻颤,单、任两女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各自在心中替自己的心上人加油起来。若是张华庭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竟是偏帮着“外人”的话,恐怕会一怒之下竟黄羽翔打成了残废也说不定。

    漫天的桂花飘洒不止,终听几声“嘭嘭”的巨响,院落中的几块巨石终是吃受不住两人横溢的力道,突告破裂开来。整个院落一片狼籍,到外都是深深的脚印。

    张华庭轻笑一下,神情之间说不出的轻松,仿佛根本就没有动过手,道:“年青人,你的攻击虽是凌锐,但却失之灵动!你对内力的操控也失之把握,该断不断,该发未发,端得错过了许多良机!”

    这是天下三大宗师的评判,黄羽翔自是凛然恭听,道:“请指教!”合剑在上,照例一剑重重地削了过去。

    “剑乃百兵之主,兵刃之中的王者!你却只是拿它用来横削纵砍,这与破山刀又有何分别!而且——”张华庭左掌劈开,一股巨力涌出,黄羽翔只觉身形一歪,身形已是不由自主的偏转开去。

    “你只知收发内力,却不知灵活应用!殊不知内力既为练武之人的根源,才是最为重要的武器,百兵未练之前,当先练内力。兵器既成,更要将自身内力如同手指一般指挥自如!”张华庭右掌跟着拍出,已是印在了黄羽翔的背心之上。

    他一触即收,仿佛根本没有出过这一掌,但印掌之处,黄羽翔身上的衣服纷纷破裂,露出了白皙的肌肤。以他大宗师的眼光,交手十余招,已是看出黄羽翔的弱点,一举将他击败!

    黄羽翔骇然叹服,刚才一击,正是自己欠缺对己身内力的操控,方被他趁着力弱之处,将自己的攻势化开。他还有最后一击没有使出,当下微微欠身,道:“前辈,晚辈还有一招未出,请前辈不吝赐教!”

    他虽然知道张华庭的身份,却是不叫破,只喊一声前辈,意思是晚辈与您过招,你可要手下留情,不然的话,就成了以大欺小了!

    张华庭负手身后,傲然而立,道:“好!看看你还有什么鬼把戏!”这“鬼把戏”三字自然表明他已是看穿了黄羽翔的图谋。

    举剑指天,庞大的力道开始在长剑上聚集,青色的剑气如同一道眩丽的烟花,从上至下将他包裹起来。黄羽翔在一瞬间仿佛成了天地万物的中心,强大的吸引力之下,竟连光线都产生了几分偏折,空间都出现了扭曲。直等他轰然一击的发出,将所有的一切都破坏无余!

    张华庭清朗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动容之色,他知道黄羽翔此时正在聚势蓄力,以他的一身修为,自能在对方完成聚力之前将黄羽翔击倒。但黄羽翔已是开口在先,言明了要他指点后辈武功,他自是不好在黄羽翔出剑之前抢先出手。

    右掌伸出,空中飘飞的桂花仿佛受到了一只无形之手的牵引,纷纷聚合到他的掌中,转眼之间,已形成了一把“花剑”。张华庭握剑在手,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变了。

    先前的他气势虽然惊人,但却满是恬退隐忍,仿佛一个隐士。但此时此际,却是霸道无比,凌厉的剑气压迫得人像是做了一场恶梦,连每根神经都在呻吟起来,如同杀伐一生的沙场军士,渴望着战斗的洗礼。

    荡漾的水波仿佛沸腾一般,在池中翻滚不已,终于“哗”地一声,犹如一条长龙一般,从池中涌涌而出,盘旋在了张华庭头顶之上。

    是自然之道!

    黄羽翔已是看过丁平使过一次,但与张华庭比起来,丁平简直就是一个才学会走路的婴儿,连与他提鞋的资格也没有!

    “啊!”黄羽翔暴喝一声,狂暴的青色真气如同咆哮的黄河巨浪,猛然向张华庭铺天盖地地狂拍而去!

    他此时被封的六脉已通两脉,虽还赶不上真真受伤、与丁平硬拼一击时的威力,但这些日子来,功力精进异常,也是不逊多少。一时之间,整个庭落中充斥着黄羽翔骇人的青色真气!

    手中的“花剑”挥出!

    挥出的一瞬,千百朵桂花突然破散开来,夹着星星水珠射向院落中的各个角落,无远弗至。

    “噼里啪啦”,飘飞的花瓣遇到黄羽翔暴横的真气纷纷炸裂,但每片花瓣的破裂,总能化去几分真气。随着花瓣的纷纷坠下,黄羽翔强横的真气也被化解得干干净净。

    漫天的池水也落了下来,散满了庭院的每个角落。

    这一场比试,以黄羽翔的完败而告终!

    黄羽翔不惊反喜,心知自己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天下最强的武功,对他日后的修为大有助益。以他弱冠之龄,竟能够让中原第一高手正容以对,假以时日,必能进军这无上境界,成为天下另一宗师!

    “纵算你是心妹妹的父亲,也不能如此嚣张!”单钰莹罕遇敌手,见自己与黄羽翔两人连连告负,心中不服之至。她刚才原也不算落败,只能说是无功无回罢了!身形忽动,娇躯已向张华庭电射而去。

    黄羽翔怕她遇上危险,忙叫一声“莹儿”,也是挺剑而上。

    张华庭修长的身形飘逸如仙,已然飘飞到了单钰莹的身前,迎头一掌劈去,逼得她硬是倒退一步。他得势不让人,连续几掌接连劈出,使得单钰莹连连后退不止。

    黄羽翔虽是紧随在张华庭的身后,但竟是丝毫也没有缩短与张华庭的距离,只能眼怔怔地看着单钰莹连连吃亏。

    张华庭长笑一声,身形突地一折,已是向黄羽翔劈去。

    黄羽翔猝不及防,忙举剑招架。但庞大的力道及僧下,顿时连连后退。

    这边单钰莹退势已近,一声怒叱,又是揉身扑上。

    以黄、单两人的身手,天下虽大,能挡得下两人联手一击的人还真是数不出来。但张华庭凭着占敌机先的本事,竟是让两人始终形不了联手之势,只是各自为战而已!若是单对单,除了另两位宗师之外,哪还有人配做张华庭的对手。

    张梦心叫道:“爹爹,你再不住手的话,心儿便要对你无理了!”见张华庭似是战意正浓,丝毫没有罢手之意,绝美的身形一闪,已是向张华庭扑了过去。

    张华庭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道:“心儿,让为父看看你究竟学了些什么?”再将单钰莹逼退三步,右手已是向张梦心的肩头抓落。

    猛然之间,只见张梦心身上黑光一闪,身形在一瞬间突然加速,犹如飞矢一般向张华庭疾射过去。

    “咦!”张华庭惊异万分,虽然早看出女儿神光内蕴,已是进到了先天之境,但绝想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是修成了魔教的“红日照天下”*!

    一瞬之间,张梦心的精气神已是出现了质的飞跃,以她纯是先天真气的体质,顿时将“红日照天下”*的威力发挥到了十成的境界!

    要将她击败击伤击死,对张华庭而言都是易如反掌,但他又岂会对自己的唯一爱女下手。但饶是以他的身手,要安然无恙的将一个身兼“红日照天下”的人制住,倒也颇费周折。

    护身真气涌出,如蛛网一般将张梦心缠住,让她动弹不得。右掌伸出,已是搂住了她的香肩。但就这一番功夫,黄羽翔与单钰莹终是站到了一起,联手之势已成。

    张华庭脸色一紧,却没有看到他怀中的张梦心正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心儿,你站到一边去!”张华庭将张梦心轻轻推到一边,负手而站,道,“就让我看看你们两个年青人的联手之力吧!”

    “呀!”黄羽翔与单钰莹心意相通,齐齐一声高喝,“浩然一剑”与“红日大圆满”同时向张华庭击去!

    在张华庭面前,这“浩然一剑”与“红日大圆满”都是满是破绽的武学,但两大绝技合在一起,以他的能力,也是没有办法将其一一击破!

    适当此时,一道眩丽无比的白光突然从阁楼之中直飞而出,从张华庭的身后直向他卷席过去。看这一剑之威,绝不会比黄羽翔的“浩然一剑”逊色多少。

    这一下子,张华庭竟成了腹背受敌,同时硬挡三大高手的联手之力。

    浑身白光一闪,张华庭仿佛高山一般,峙立在庭院之中,纵使对方的攻击再凌厉,也是不能让他动摇一下。

    黄羽翔的青色剑气与单钰莹赤红的掌力首先迎到,“噗”地一声闷响中,张华庭白色的护身真气顿告瓦解。两人心头大喜,各自振奋精神,向他攻去。而此时,背后的利剑终于也划到了张华庭的衣襟之上。

    一道耀眼的紫色光华闪过,张华庭的气势再次破突了原先的层次,上升到了黄羽翔等人不敢仰望的高度。他双掌一推,白色的护身真气在一瞬间变成了深紫色,将三人的攻击硬是挡在身外!

    “嘿!”身后的那道白色光华在一瞬间也变成了淡紫色,猛然突破了张华庭的防御,硬是将背后的衣衫给划开了一个口子。

    身躯一震,黄、单两人不由自主地连退几步,方才各自煞住了身形。

    张华庭已将背后偷袭之人的手腕捉住,沉声道:“海若,你怎么连为师也敢偷袭?”

    赵海若的俏脸一红,道:“其实我也没有你说得那么好了!”大大的双眼一眨一眨,“师父,你不是说过,如果我能伤得了你一片衣襟,就要替我照顾小灰,你可不许耍赖!”

    张华庭冷哼一声,道:“你这个孩子,脑子里不能想些正常的东西吗?”

    赵海若垂下俏脸,道:“我、我真得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啦!”

    黄羽翔与单钰莹暗笑不止,想不到堂堂张华庭竟也会被赵海若这个古怪丫头捉弄得方寸大乱!张梦心重新倚在张华庭的怀中,呢声道:“爹爹,你无缘无故与大哥打了一架,我可不准你就这么算了!你怎也得给大哥和姐姐一些见面礼吧!”

    女生外向,张华庭颓然摇了摇头,道:“好,我便把那把‘流明剑’给了这小子如何?”

    其实这场比武对黄、单两人在日后武道上的进益帮助极大,本就是最好的见面礼了,但张梦心既然开了口,黄羽翔自是不好意思拂了她的一番心意。再说了,张华庭出手总不会小气吧,这“流明剑”肯定是把切金断玉的宝剑了!

    “爹爹,这可是你说得啊!”张梦心拍拍而笑,道,“你可不准耍懒啊!”

    张华庭的脸上闪过一丝宠溺之色,道:“反正对我而言,有剑无剑已是全无二致,留着‘流明剑’也是无用!看你这么稀罕这个小子,传给他倒也无妨!”

    “爹爹——”张梦心不依起来,将整个俏脸全部埋在了张华庭的怀中。

    黄羽翔这才恍悟还没有与张华庭打过招呼,当下将剑收好,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道:“晚辈黄羽翔,见过张前辈!多谢前辈赐剑!”单钰莹也是微微一福,她虽是桀傲不驯,但亲眼见识了他的厉害,还真不敢对他无礼。

    “你不觉得应该换个称呼吗?”刚才的一番比武,倒可以说是张华庭在测试准女婿的能力,虽然只要女儿喜欢,怎也由得她去。但黄羽翔一身修为足列上乘,倒是可以让他放心将女儿交托给他!只是美中不足的是,他身边的女子太多,自己的女儿太过温柔,难免要受到旁的女子的欺负。尤其是这个单钰莹,一身修为绝不在黄羽翔之下,假以时日,恐怕无一人能够降得住她了!他若是不乘此为女儿说上几句,把关系给定了下来,日后便少有这种机会了!

    张梦心俏脸红同火烧,埋在张华庭的怀中一动也不敢动一下,心中狂跳不止,又是欢喜又是紧张!

    “这——”想不到这张华庭竟是如此开通,黄羽翔原道以自己薄行浪子的声名,要张华庭接受他这个女婿的话,恐怕要大费周折,没想到只打过一架,便得到了他的承认!虽然浑身骨骼都有些作痛,但却是痛得值得!当下重新拜倒,行了三拜,道,“黄羽翔见过岳父大人!”

    “嗯,羽翔,你们几个年青人好好聊聊吧,我先回房去了!”张华庭怜惜地抚了抚女儿的秀发,长袖一甩,已是飘飞而去。赵海若一怔,突地大叫道:“师父,你别想耍赖!喂,老头子,你可别想走啊!”身形一闪,已是跟着飘飞而去。

    黄羽翔三人对视一笑,都是为这个妮子感到好笑。张华庭收了这么个徒弟,当真是不幸之至,将来也不知是哪个倒霉鬼要收拾这个烂摊子!

    张梦心的脸上红红得,但毫不掩饰地欢喜思念之意,道:“大哥,我好想你!”

    黄羽翔心中感动,已是将她搂到了怀中,道:“大哥也每日都想着你!”转眼看向单钰莹,只见她微微露出几分失落之色,也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低声道:“莹儿,我立刻到你家去提亲,不管你爹爹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你和心儿、真真都会在同一天嫁给我的!”

    单钰莹见张梦心的终身有了着落,自己却仍是逃婚之身,不由得自怜起来。听了黄羽翔之言,脸上泛起一丝红晕,道:“小贼,你可要快一些啊!”

    “哈哈哈,有情人终成眷属!”骆三元朗笑着走到院落之中,拍着双掌说道。

    身边的秦连也道:“恭喜小姐、贺喜小姐!”

    张梦心羞红着脸,拉着黄羽翔的胳膊,将脸藏在他的身后,不敢看向两人。

    “对了!快些去看看真真,我已经寻到血蛤蟆了!”黄羽翔也顾不得张梦心正害着羞,拉着两女向厢房中走去。

    一路行到司徒真真的房间,黄羽翔推门而入,心情紧张至极,连双手都轻颤起来。蓦然之间,只见一个灰衣老者正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床边,替司徒真真搭脉。

    这一次他可不敢鲁莽,再说无喇语。只听张梦心动听的声音道:“大哥,这位便是‘不医活人’冬天下冬前辈!”

    “冬前辈?”黄羽翔猛然记起,当初司徒真真受伤之时,张梦心便说只有冬天下方能救司徒真真一命,只是后来遇到了少林知心,医治真真有了着落,竟是将此人给忘了!只是此人五短身材,小小的眼睛,红红的酒槽鼻子,一颗脑袋已是秃了半边,怎么看都不像是天下第一名医的样子!

    “少林的大还丹果然名不虚传,竟将她小命吊了这么久!”冬天下摇头晃脑了几个,眯着眼睛对张梦心道,“知心这个老秃驴倒也算有些见识,竟知道要用‘千年血蛤蟆’给这个小姑娘续接经脉,以‘千年玄玉’固化!”

    突然将酒槽鼻子抽动几下,冬天下将小小的眼睛转到了黄羽翔的身上,道:“有血蛤蟆的气味,嗯,火候还不低……有大约一千两百年的气数了!”

    黄羽翔与单钰莹都是齐齐吃了一惊,这血蛤蟆装在玉盒之中,他竟也能闻得出来,而且还能猜出它的年数,倒真不愧为天下第一名医,两人到了现在,方才相信此人真得是冬天下。

    冬天下身形一动,已是向黄羽翔纵扑过去,十指如钩,向黄羽翔的怀中抓去。

    作为一个练武人的本能,黄羽翔猛然一掌推出,将冬天下逼退几步。他知道冬天下这种人古里古怪,定然是极欲看看血蛤蟆,才会如此做得,因此这一掌一触及收,只是用了三分力道。

    冬天下轻咦一声,突然伸手去抓黄羽翔的脉搏,黄羽翔微微一怔,便任他捉住了自己的右脉。

    冬天下搭着黄羽翔的脉门,仿佛遇到了一件稀奇古怪的东西一般,竟是久久也没有放手,嘴里也不知在喃喃些什么东西,突然之间,他抬头大笑道:“知心这个老秃驴,真是一个大笨蛋!”说话之间,浑然忘了自己也是个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