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最强对手
    那人右手连晃几下,估摸着这只血蛤蟆如果可以开口说话,定要将这人从祖宗十八代一路骂了下来,左手却是轻轻掠开了覆在脸上的秀发,露出了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正是魔门于雅婷。

    “怎么了,不欢迎我吗?”于雅婷微微一笑,道,“好吧,那我走了便是!”

    “等等!”救命的灵药还捏在她的手中,岂有让她走人的道理,黄羽翔忙换了一副笑脸,道,“于姑娘,在下岂有不欢迎你的道理!只是,你手中那只血蛤蟆是……”

    “我的!”于雅婷的右手一直在晃动,终是听到一阵“咕咕”的哀鸣之声,估计这只血蛤蟆是怎么也吃受不住,开始求饶起来。

    “不是吧!于姑娘,你也看到了,这明明是我们捉到的,刚才一不小心被它逃了,正好跳到了于姑娘的袖中!还请于姑娘行个方便,将它交还给我!”对付女人,黄羽翔可是得心应手,如鱼得水。他一直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却想不到竟是这个面如桃李、心狠手辣的于雅婷。

    “格格格,”于雅婷笑得花枝乱颤,美好的身形随着她的笑声而轻轻颤动,勾勒出一道道迷人的曲线。

    “表妹,这个*人是谁?你可要小心着点,她摆明了是冲着你那个小贼来的!”梅若雪在单钰莹的耳边轻声说道。

    “于师妹,你怎么会跟到这儿来了?”浪风微微一笑,道,“不要再开玩笑了,这血蛤蟆关系重大,你若是再胡闹下去,惹火了黄兄,可就麻烦了!”

    他虽然不知道于雅婷为何要在此处出现,但依着对她的了解,知道她绝对不会做于己无益的事情。

    “噢,原来是浪师兄啊!”于雅婷轻轻一掠颈边秀发,雪白的贝齿在红润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我怎么敢同黄兄开玩笑呢!只是这血蛤蟆我没偷没抢,确实是我亲手捉住的啊!”

    “哼,明明是你偷机取巧,还敢说这样的鬼话!”单钰莹走到黄羽翔的身旁,俏脸之上已满是怒气。

    对着这个脾性暴烈、武功又强得赫人的师妹,于雅婷倒是不敢对她怠慢,道:“单师妹,我只是开开玩笑,你又何必当真呢?只是我帮你们抓到了这只血蛤蟆总是事实吧,该怎么谢我呢?”

    嘴里虽然说得是你们,但眼光却总是瞄在黄羽翔的身上,水汪汪的大眼之中,毫不掩饰的爱慕之色。

    能让一个美女倾心,本是男人最自豪的事!况且,这个女子还是个绝顶美女,身为圣门传人的于雅婷,岂不让黄羽翔轻飘飘地大起虚荣起来,只是——单钰莹狠狠在他腰间捏了一记,道,“好啊,谢谢你了!你把血蛤蟆交给我们,就可以走了!”

    “黄兄,单师妹也太小气,是不是啊!”于雅婷甩了甩衣袖,让血蛤蟆再次“咕咕”地呻吟起来,道,“若是如此的话,我又何必将它给你们,不若就将它甩死算了!”

    明知道她只是装腔作势,讨价还价而已,但事关司徒真真的一生,黄羽翔倒还真不敢怠慢了她,忙道:“于姑娘,那你要我们怎么谢你呢?”

    “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们不用将我当成仇敌便可以了!”于雅婷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更添媚色。

    魔门之人行事古怪,岂可轻信,哪会有这么便宜的好事,黄羽翔抓抓头,道:“于姑娘,我从来便没有将你当成过仇敌过,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

    于雅婷轻轻一笑,道:“我就知道黄兄乃是惜花之人,定然不会让我们女子伤心的!”

    单钰莹狠狠地瞪了黄羽翔一眼,但他话已出口,自是不好再说反悔的话。

    “于师妹,你怎么会跟到这里来的?前些日子黄兄总说有人在暗在窥视,原来竟是于师妹啊!”浪风淡淡一笑。

    于雅婷心中一惊。她自玉溪遇到黄羽翔之后,便打定主意要从他的身上修成魔门至高无上的“十媚惑天”。黄羽翔等人一离开,她便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只是黄羽翔与骆三元分开后,因是小白奔行速度实在太快,于雅婷虽是从三仙教取了一匹良驹,但又岂能与小白相提并论,一下子便被抛离了。

    她虽然不知道黄羽翔具体要到什么地方,但依稀能辨出是往西行,于是也一路跟到了昆仑之境。这昆仑乃是魔教的大本营,黄羽翔住在热水的这几天里,已是被魔教探知。于雅婷得到消息,便也到了热水镇上。她知道单钰莹武功了得,又对黄羽翔倾心,不会轻易接纳了她。当下只是远远地缀在他们的后面。只是黄羽翔早入先天之境,“抱朴长生功”又玄奥无比,每当她将目光投到黄羽翔的身上时,必能引起他的感应。

    她先前还道是他们之中武功最高的单钰莹在暗中神搜此处,却想不到竟是一副惫懒模样的黄羽翔。她练有魔门的“龟息术”,只要收敛六识,当真是与天地自然融合一体,绝难以将她认了出来。是以黄羽翔凝神再探知她的时候,却是了无踪迹,还道自己疑神疑鬼。

    跟了黄羽翔四人几日,却见他们正在捕捉血蛤蟆,看他们捉捉放放的举动,却是让她大大地好奇起来,终是乘着群蛙压境之际,悄悄地掩到了近处。黄羽翔因是全神分在这些血蛤蟆之上,并没有发现她的走近。

    于雅婷窥准良机,将即将逃逝的千年血蛤蟆一举擒获,卖了个大大的人情给黄羽翔。

    “我、我还不是心里悬着某人,所以才不顾廉耻地跟在你们的身后,你道我喜欢这么偷偷摸摸的吗?”于雅婷突然一跺足下的秀花鞋,娇嗔地大发脾气起来,双手一阵乱挥。

    四人都是没有想到她会当众表明心意,想到此人的脾性如此直率,与梅若雪倒有七八分相似。四人都是心性跳脱之人,也不觉得她当众表白有什么不妥,但仍是为她的大胆所折。

    “于姑娘,你冷静一点,”黄羽翔忙劝慰于雅婷,她发脾气事小,但袖子甩动之下,若是将血蛤蟆也给甩飞出去,那可真是大大地不妙了,“有什么事,慢慢说,千万不要冲动!”

    “还是黄兄对我最好!”于雅婷的脸色说变就变,一张俏脸立刻堆满了柔媚之色,“我只不过同各位开个玩笑而已,各位又何必那么紧张呢!”说着袖子再甩几下,终将那只倒霉的血蛤蟆扔到了地上。

    只见这只血蛤蟆四脚朝天,四条短小的蛙腿不停地抽搐着,大大的蛙口之中白沫直流,显是被于雅婷给整惨了!

    黄羽翔倒是无暇挂心血蛤蟆的待遇问题,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玉盒,将血蛤蟆收在其中。只是这只血蛤蟆体型太大,虽然能够勉强装进去,但却是连四肢也给压挤成了一团。若是它早知道今日的下场,估计便是断子绝孙,也是决计不会从老窝爬出来的。

    将玉盒慎之又慎地收到怀中,一颗心才算安了下来,当下恭恭敬敬地向于雅婷做了个揖,道:“多谢于姑娘玉成之美!”

    “你谢她做什么?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嘛,慷他人之慨,也不知道害躁!”单钰莹的眼睛一勾一勾,瞄向于雅婷。只要她稍露不满之色,便要趁机挑起战端。她早就隐忍了一肚子的气,便开口寻衅起来。

    于雅婷自是知道她的心思,只是掩口轻笑一下,道:“浪师兄、单师妹,我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我们、你们的,这么见外!”

    看她风姿绰约的样子,怎都无法将她与当时杀人如麻的狠辣样子联系在一起。于雅婷练有“天魔魅心”*,能够加强本身的气质,而且她原来的相貌便不在单钰莹之下,当真是娉婷如柳,姣美如仙。

    单钰莹恨恨地挡在黄羽翔身前,压低声音道:“你若是敢再与她说上半句话,我就永远也不理你!”打蛇七寸,单美人直击要害,既然于雅婷的目标是黄羽翔,她就偏偏不让于雅婷接近他。她虽是奈何不了于雅婷,但黄羽翔却是被她吃得死死得。

    黄羽翔点点头,示意知道,伸手搂在了她的腰间。他这些日子虽是与单钰莹单独相处了良久,因着她的吃醋,实无半分与她亲热的机会,如今自己有了翻本的机会,自是要趁机占些便宜。于雅婷身为魔门中人,谁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棍意。黄羽翔虽是不介意再添个枕边人,但这种心如蛇蝎的女子倒也不敢轻易招惹。

    “黄兄,既然我们已经得了血蛤蟆,便赶紧下山吧!”浪风打起了圆场。

    单、梅两女都是吃腻了野味,闻言自是举双手赞成。

    浪风一瞥于雅婷,道:“于师妹,你有什么打算,先回圣教吗?”

    “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回去,反正左右无事,便同你们暂行一程吧!”听她说来,仿佛与黄羽翔四人同行,还是他们千请万恳才终于答应下来的。

    “哼,你要是不愿意,大可以一个人上路,又没有人要你同我们一道!”梅若雪也忍耐不住,终是加入了单钰莹讨伐于雅婷的行列。

    于雅婷微微一笑,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委委屈屈不再挑剔了。快走吧,趁着现在还早,说不定今晚便能到热水镇中了!”说罢,当先领路而去。

    “风郎,你看她、你看她是什么人嘛!”梅若雪忙拉着浪风的胳膊诉起苦来。

    “你不要多心,于师妹就是这样一个人!”拉着梅若雪的手,两人也尾随而去。

    单钰莹左手插腰,右手点在黄羽翔的鼻子上,尽显刁蛮本性,道:“小贼,你可给我记住了,千万千万不要动歪脑筋!”

    黄羽翔双手一圈,将她搂在怀中,道:“莹儿,你可不要老是吃醋,我像是那种见了漂亮女人,就动歪脑筋的人吗?”见单钰莹的脸上露出肯定的神色,又道,“老是吃醋的话,就会很快变老了,变丑的!你要让我不移情别恋,只有将自己的小脸蛋堆满了笑容,这样才会显得漂亮,我也更加喜欢你!”

    两只手将她的颊边的肉挤成一团,硬是将她正待发嗔的俏脸揉成了一个笑脸。单钰莹“噗哧”一声,终于笑了出来,因着南宫楚楚而产生的怨气终是消得干干净净。

    两人对视一笑,小白也凑了上来,大脑袋在单钰莹的颈边轻蹭一下,尽显温馨之气。

    五人的轻功都是不弱,得了血蛤蟆后,更是精神大振,行到晚间,真得被他们赶到了热水镇,比去得时候缩短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单、梅两女先是洗了个澡,又吃了好多的素食,这才满意地坐在一边,细声细气地聊了起来。

    “浪兄,我和莹儿明日便乘着小白赶回苏州。你和梅姑娘有何打算?既然你们两个已然结成了夫妇,也该到梅府去一趟吧!”黄羽翔瞄了梅若雪一眼,让后者又是对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浪风点点头,道:“救人如救火,小白的脚程奇快,你们便先动身吧,我会和若雪到苏州城找你们的!”

    两人说了一下大约见面的时间、地点,便又扯到魔门与问剑心阁百年约战的事情上去了。

    于雅婷轻轻一叹,道:“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关心一下我呢,问问我要到什么地方呢?”

    “你不是要一路跟着我们吗,这还需要问吗,我若是说不让你跟着,你会同意吗?”单钰莹总算逮到机会了,塞了这女人几句。

    于雅婷的脸上却是绽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道:“不会!”

    没想到她竟能问答得如此若无其事,单钰莹颇有些颓废的感觉,恨恨地转过头去。

    第二日,黄、单两人便同三人告辞,踏上回程之路。

    于雅婷娇娇媚媚地看了黄羽翔一眼,道:“黄兄,我会到苏州找你的,你可千万不能忘了我啊!”

    黄羽翔心中苦笑一下,想道:“我岂敢将你这个女魔头给忘了!”在单钰莹一声“狐狸精”的骂声中,小白已是急跃而出,瞬间便奔出了二三十丈,消失得无影无踪。

    出青海,过川、赣、浙,行了四天之后,终入了苏州地界。小白不愧是滦极品,日行千里以上,连续奔行了四日,尽是丝毫不显疲倦之色,反倒更显神骏,惹得黄羽翔暗骂了几声贱骨头。

    从东城入,过西北街、东北街,离张梦心借居的客栈已是越来越近。所谓近乡情更怯,黄羽翔颇有些惴惴然,但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张梦心与司徒真真、南宫楚楚三女,他的心不禁又热切起来。

    两人从马背上翻身而下,牵着小白又行了一阵,终于到了“聚鹤楼”。

    那小气的掌柜正好出得门外,见了两人,不由得大喜道:“黄公子、单小姐,你们将灵药买回来了吗?”这掌柜的多少也知道了一些事,知道他们两人出门是为了司徒真真的伤势,却只道他们到远方去采购药物。

    黄羽翔自是不会同他解释,只是微微点一下头,便牵着单钰莹的手往客栈中奔去。却听那掌柜的道:“好神骏的马儿!”他心叫不妙,正要转身,却只听“嘭”一声,那掌柜已被小白踢飞出去。

    一骨碌爬了起来,那掌柜的满面惊惧之色,只觉这帮人确实古古怪怪,连匹坐骑也是透着邪气。小白用得力道甚是巧妙,只是让他摔了个筋斗,倒是没有将他踢伤。黄羽翔知道他无事,便重又拉着单钰莹往里面跑去。

    进到厅中,便见秦连正端坐在一边,神情严肃。骆三元也坐在一边,却是不见了其余几人。厅中两人看到黄羽翔与单钰莹进来,都是齐齐抬头望来,问道:“可是寻到了血蛤蟆?”

    黄羽翔点点头,问道:“心儿、楚楚她们呢?”

    “小姐正在后院!”秦连才说了一句,黄羽翔便急切地往后跑去,一个多月的分离,已是让他迫不及待想要见她一面。

    “糟了!”秦连突地想起一事,不由叫出声来。骆三元马上醒悟过来,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贼贼的笑容,道:“秦大叔,放心好了,那位肯定有分寸,不会伤了大哥的!”

    黄羽翔一路冲在前头,身形之快,足以比拟当日捕捉血蛤蟆之时,气得身后的单钰莹暗骂不止,心想这个小贼果然颇有偏颇,怎得见着她的时候,连救她也是不肯,当真是该打!

    黄羽翔一冲进后院,便见到了玉人正站在一株桂花树旁,微风拂过,点点花瓣纷纷落下,洒满了她的发际。白衣飘飘如雪,青丝迤逦如云,当真是美到了极点。

    “心儿——”黄羽翔一阵语声哽噻,只叫了个名字,竟是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猛然之间,突然看到张梦心正倚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这原是应该一眼便能看到的,只是他从一进后院,心神便全部被张梦心的身影占领,直到叫出一声,才看到她身旁有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正搂抱着她!

    这一下子当真是怒发冲冠,脑子轰得一震,什么都抛到了脑后。

    张梦心闻声迅捷无比的转过头来,惊喜地叫道:“大哥!”手却丝毫没有松开身边的男子。

    那男子也闻声转过头来,看他约摸四十来岁的年纪,面如冠玉,双目明朗,竟是英俊到了极点,让人难以找出一丝瑕疵。眼神之中,更是闪动着一层温润玉洁之色,内功修为之深,还更在秦连之上。

    “放开她!”黄羽翔双目大睁,凌厉无比的望向那个中年人。他知道张梦心对他的心意,必然不会移情别恋,那么此番举动必然是被迫无疑。只是这个人竟然敢胁迫中原第一高手的女儿,当真是胆大惊天!不过,黄羽翔已然从对方隐隐露出的气息中感到,这个人,绝绝对对是自己遇到的最强的高手,便是朱红侠也是有所不及!

    张梦心忙道:“大哥,你不要误会,他是我……”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那人用眼色制止了。

    那人踏前一步,突然仿佛世界在一瞬间崩塌了似的,凝厚无比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拥挤过来,向黄羽翔狂推而去。

    难受得快要吐血,没想到这个中年人只是简单地踏出一步,便让自己几乎连动弹一根手指也要费尽全力!黄羽翔长吸一口气,猛然大喝一声,浩荡无比的真气透体而出,已然抽剑在手,青蒙蒙的护身真气已是全力展开,将对方施加给自己的压力推出体外,两尺长的剑气如同一道闪电般吞吐不定。

    “抱朴长生功”乃是天底下最为王霸之功,一经展开,黄羽翔整个人的气势便不同先前,充满着让人臣服的无边压力。

    那人微微一笑,迫人的压力突然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黄羽翔反击的力道顿时击了个空,仿佛重重出了一拳,却是打在了空气中一般,浑身又是一阵难受,正当此际,那人的压力又至,轰然交击之下,黄羽翔猛地长咳一声,鲜血已是直涌而出。

    好厉害的身手!只是将形诸体外的内力灵活应用,便已让黄羽翔吐血不止!

    张梦心一见大惊,终是甩开了那人的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立刻跑到黄羽翔的身边,惊惶地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单钰莹却是拦到了黄羽翔的身前,“红日照天下”*在瞬间冲到了“死寂天下”的最高境界,身后已是出现了一道微赤的光圈。她本身已是当世有数的高手,自是知道此人的功夫已是远远超脱了自己的认知范畴,当下已是将功意提到了最高境界。

    灵动的双眼之中闪动着血红之色,单钰莹沉声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来此地放肆!”

    那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激赏之色,道:“红日大圆满吗?小姑娘好强的身手!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绝对打不过你!”

    单钰莹见他居然不问答自己的话,反倒依老卖老起来,心中更是恚怒,猛地娇叱一声,身形向那人扑去,双掌已然推开,身后的赤红光圈迅捷无比向那人推去。

    融熔万物的暴烈真气如同岩浆一般的炽热,便是一块铁板也能烧成铁水。更何况,以单钰莹目前的修为来说,其内力已是不比她师父逊色多少,而且她更修到了先天之境,功力之精纯,实已到了绝顶之境!

    她心中对那人十分的忌惮,这两掌之间,已是全力尽出,丝毫没有半分花巧,直欲以“红日照天下”神奇的心法将这个强大的敌人烧成一团焦炭!

    整个庭院突然出现了一阵极为古怪的扭曲,仿佛地面墙壁都变了形似的,落下的花瓣竟都从地上卷起,重新往天上飞去。

    那人眼中的激赏之色更浓,右手伸出,轻轻一挥,身上突地浮起了一层柔和的白光。

    单钰莹只觉一股浓厚无比的剑气袭来,虽然对方手中无剑,但仿佛那人的手便是利剑一般,森冷的剑气让她每一根毫毛都起了一丝轻颤。她感觉到,若是不闪不避,便要被对方凌厉的剑气给劈成了两半!

    她原是性子孤傲之人,纵知对方的修为在她之上,也不愿退避,而且隐隐觉得对方是以强大的精神修为,在自己的心灵上投下了难以匹敌的假像!当下不闪不劈,仍是全力向那人击去。

    轰然一阵巨响之后,整个庭院突然一阵巨颤,卷起的花瓣重又轻盈的落下,洒满了整个庭院。

    那人的劲道仿佛一把无坚不推的利剑,竟将单钰莹浩大狂暴的力道给生生劈了开来,化作两道残流,从他的身旁涌过。所过之处,青草所铺的地面上一阵焦黑。

    单钰莹骇然失色,想不到对方竟能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她的全力一击!她脾气暴躁,当下柳眉一皱,便要再来一波攻击。

    “莹儿,你让开,这个对手是我的!”抱朴长生功催运如潮,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攀到了最高点。黄羽翔刚才会一击落败,原是对方对内力的操控已是到了绝顶的境界,趁他功力击空之际,趁机给他轰然一击,但是不见得对方的功力高过他多少。

    单钰莹看了他威严十足的俊脸一会,便乖乖地退到一边,与张梦心站到了一起。

    张梦心却是大急,道:“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黄羽翔沉声道:“哼,什么自己人?我今天非杀了他不可!”

    那人也用威严的眼神扫了一下张梦心,道:“心儿,别多事!”

    “心儿?”黄羽翔的怒气更盛,势必要将对方腰斩于剑下。

    两人的气势都开始无止境地攀升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庭院中全是两人势无可阻的雄霸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