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终获灵药
    “浪兄,贵教怎会近二十年来都没有教主继任呢?”黄羽翔想到堂堂黑道第一帮会天魔圣教竟会二十来年群龙无首,总觉得说不过去。

    浪风轻叹一下,道,“不瞒黄兄,本教教主二十几年前突告失踪,无人知道他是生是死,连继任者都没有指定。他原就是一个神出鬼没之人,据说,他的长相只有有限几个人看过,大多数教众根本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他失踪之后,本教几位有实力继任教主之职的前辈便内哄起来,相互攻讦,以致迟迟没有新任的教主出现!”

    “竟有这种事?”黄羽翔大感惊奇,一下子连单钰莹与梅若雪都来了精神。

    “浪师兄,师父她说什么百年约战,那是什么意思?”单钰莹想到任雨情也是因为百年约战的缘故而返回问剑心阁的,不由得问了出来。她身为魔门七大长老之一的徒弟,更是最有希望继任教主之职的人,却是对魔教半分了解也是没有。

    浪风想了想,道:“那就要从千年以前说起了!本门之创始于黄疆乱,当时本门的三位祖师爷烈阳魔尊、九幽魔帝、天魔魅女成立了圣门,原意是要在乱世创出一番事业。结果,最大的敌人却不是当时没落的汉室王朝,而是同为起义军的五斗米教。三位祖师爷都是武功高强之人,但行兵打仗却非所长,被张角率领的五斗米教打得大败。烈阳祖师脾气暴烈,就是他首创出‘红日照天下’*的,一怒之下掩到张角的军营将他生生刺死,凭着一身神功,竟还被他逃出了乱兵的围困!”

    “五斗米教因此大乱,被朝廷压制下去。”浪风显出一丝缅怀的神色,道,“可是张角却有个武艺高强的女儿,千里追杀本门的三位祖师爷。她的修为之深,竟是三位祖师爷联手方能与她打成平手。天意弄人的是,这位张前辈却爱上了烈阳祖师!”

    叹了口气,溜眼一下单钰莹,眼中现出一道一闪而逝的柔情,随即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梅若雪,眼神中泛起一丝幸福的神色,道,“爱上仇人,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而且,烈阳祖师已经有了一个爱人,怎也不会接受她的爱情。”

    梅若雪伸手将他握住,两人都流露出浓浓的情意,惹得黄、单两人也是柔情暗生,互相牵住了对方的手。

    “张前辈情场失意,欲报杀父之仇却又狠不下心杀了烈阳祖师,于是创立了问剑心阁,与三位祖师约定二十年后,各派自己的得意弟子比武,负者便要在其后的二十年内退隐不出!三位祖师爷被她追杀得怕了,见她肯罢手,当下便答应了她。”

    浪风看了看天色,复道:“张前辈虽是不世奇材,而她的传人却是没有她的天赋,只得了她六成的功夫;而天魔祖师却收了一个天纵奇才的弟子,二十年后的大战,却是本门赢了!只是经过二十年后,三位祖师爷与张前辈都已是看破了世事,对所谓的仇恨已是不泯于心,于是便化解了这段恩怨。不过,这比武的约定却是传了下来。问剑心阁接连几代出了碌碌无为的继任者,这比武之约也从二十年之隔,一直拖成了百年之约。直到晋时,葛洪仙长与其妻鲍姑的女儿因情场失意,机缘巧合之下入了问剑心阁,以无上的智慧,精深的修为,一举压倒了当时本门的传人,重新光大了问剑心阁!”

    “至此之后,本门与问剑心阁的百年约战便成了双方的大事!由于关系着双方的荣辱,双方都会派出其门下最为优秀的弟子参加这百年约战,这两位弟子,一般也将是继任双方门主之位的人!只是问剑心阁这三百年连续出了三个惊世绝艳之材,连赢本门三场。于是,本门的长老便成立了天魔圣教,以此为触角探知江湖。若是本门之人能够尽出江湖的话,四年前的那场争斗,恐怕即使有张前辈的插手,本门必也能稳操胜券。”

    像惜花婆婆、重九这些名字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可是一站出来,都是顶儿尖儿的高手,如今百年之期已至,才一个个都从坟墓里爬了出来。只是时光已降,这些魔门中人似是对这个约定已有些不太重视,魔门的这些高手都是在暗底下活动,只是没有明目张胆罢了。

    黄羽翔这才恍悟过来,怪不得惜花婆婆这么急迫地想要将单钰莹带回魔教——将“红日照天下”*修到绝顶境界的单钰莹确实已在修为上超过雷冬邪与于雅婷两人,甚至比起任雨情来,也是只高不低。

    “浪兄,难道你不想坐上教主之位吗?”当黄羽翔看到浪风明朗的笑容时,答案便已经明了了。

    浪风摇摇头,道:“我只想潇洒来去,可不想被这些虚名俗欲给套住了!这些事情,便让雷师弟、于师妹他们去烦恼吧!”

    “哈哈哈,”黄羽翔大笑起来,“浪兄此言,甚合我意!男人若是成天为这些事烦心,身边的小娇妻可就要大发娇嗔了!”说着一瞥梅若雪,心中对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实是充满了敬佩之意。他自己行事不按常规,也对梅若雪不羁的性格大是赞叹。

    梅若雪回瞪他一眼,道:“你看什么看!小心将你的眼珠给挖出来!”

    黄羽翔耸耸肩,道:“好凶!小心浪兄怕了你这个母夜叉,将你给休了!”

    “胡说八道!”梅若雪啐了他一口,看向浪风,道,“风郎,你可要好好教训他!”

    浪风爽朗一笑,清和的笑容顿时让梅若雪忘乎所以。

    黄羽翔突地眉头一皱,道:“浪风,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个人跟在我们的后面?”

    浪风一凝神,倾听片刻,道:“黄兄,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你呢,莹儿?”黄羽翔转头看向单钰莹,后者早在他询问浪风的时候,便已经展开六识,搜索方圆一里的地区,黄羽翔的话刚说完,她正好搜索完毕,摇摇头,道:“我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难道是我的错觉!”黄羽翔也只是隐隐有一种感觉,却连对方在什么位置也感应不到,只得自己疑神疑鬼,便自嘲一番,复又赶路。

    “黄兄,这便是忘云峰了!本门每年都会组织人手到这里来捕捉血蛤蟆,不但可以调制灵约,多出来的还能卖给药店,获得一部份收益!”踏上忘云峰,白皑皑的地面突然积雪全消,地面竟做赤红色。这忘云峰乃是一座活火山,时常有岩浆喷涌而下,造成了这奇异的景像,也为血蛤蟆的滋生提供了绝佳的环境。

    一道奇快无比的乌光闪过,速度之快,足可比拟武林一流轻功好手!浪风身形疾跃,衣袖一展,已是将道乌光兜在袖中。

    “黄兄,这便是血蛤蟆了!”浪风将袖子猛甩几下,方将袖中之物抖落出来,却是一只浑身乌黑的蛤蟆,只在背上多了一条血红色的记印,不过这道指印却是只有筷子粗细。它被浪风重重抖了几下,早已晕死过去了。

    “血蛤蟆遇敌时会从皮肤里渗出一种毒液,会烧灼人的皮肤,所以不能用手直接去捏住它。”

    女孩子都是不喜蛤蟆蜈蚣等物,无关她本身是否胆大。单、梅两女都是刁横之人,可是见到乌七八糟的血蛤蟆时,甭说它只是血蛤蟆,便是金蛤蟆,也是避之不及。

    黄羽翔微微摇一下头,想道:“看来莹儿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浪兄,这只血蛤蟆有多少年的火候了?”

    浪风看了看它背上的印记,道:“大概有百来年左右吧!”

    “什么?”照着知心大师等人的话,这血蛤蟆越活得久,越是活蹦乱跳,飞行绝迹!这只才活了百年的血蛤蟆便纵跃得如此快速,那千年以上的老怪物又会有多么了得呢?

    “黄兄,没有信心了吗?这可不太像你啊!”浪风调侃道。

    若不是为司徒真真治病,黄羽翔真个是对什么事情都是无所谓的态度,但事关真真的一生,他岂敢大意,当下凛然道:“浪兄,我们四下找找吧!”

    结果寻到了晚上,也只捉到了三只血蛤蟆,年龄最长的那只,也才两百年左右,离千年的要求却是差之甚远。

    四人寻了个山洞住了下来,以待明日再寻。

    这山洞倒好,分成了内外两洞。自然由两女睡在内洞,两个大男人负起了守夜的职责。

    梅若雪丢了一根木头到火堆中,轻声道:“表妹,你有没有发现,风郎的心里还有别的女人?”

    单钰莹一怔,将身体蜷曲起来,不自然地道:“那怎么可能,浪师兄心里肯定只有你一个人!表姐你可不要胡思乱想!”

    “不是我胡思乱想!”梅若雪的脸上显出几分无奈,“我早就知道他心中另一个女人,他深爱着这个女人。他虽然没说,但我知道,因为我是女人!”

    见单钰莹脸上开始流露出好笑的神情,正容道:“我会不顾廉耻地将清白之躯交予给他,便是知道,若我只是跟在他的身后,那么纵使过了十年、二十年,我也只能跟在他的身后!我是个女人,过了十年,我便已经芳华渐逝,他怎可能还会喜欢我呢?”

    “表姐,现在浪师兄不是很喜欢你吗?”单钰莹清楚浪风对自己是别有几分异样的感情。

    “这个冤家!”梅若雪的脸上泛过一丝潮红,道,“风郎确实越来越喜欢我了,可是我却知道,他心底里还是装着原来那个女人,我得不到他全部的心!”

    她脸色严肃地看向单钰莹,道:“这个女人就是你!不要跟我说不是,我的直觉是不会错的!我现在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会接受我了,因为我和你有着血缘关系,他可以从我的身上找到你的影子!”

    “表姐,你不要乱猜了!浪师兄喜欢的人是你,再说了,我已经有小贼了,不会喜欢上别人了!”单钰莹双手连摇,忙将关系撇清。

    “瞧你吓成了这副模样!”梅若雪与单钰莹坐到一起,“若是你也喜欢他的话,我是不介意与你共侍一夫的!不过,既然你另有心上人,我自然要将风郎好好地看住,绝不让他再怀有他恋!不管花上多少年的时间,总有一天,他的心里便只有我一个!”

    “表姐,你可吓死我了!”单钰莹舒一口气,突然柳眉一竖,道,“臭表姐,敢吓我,我非要教训教训你!”一双纤手已是向梅若雪的腰下伸去。

    梅若雪岂会怕她,两女顿时纠缠在了一起,发出阵阵嘻笑的声音。

    接下去的几天,情势也是不容乐观,除了在第三天捉到了七只血蛤蟆,其余几天,最多也就两只而已。其中最老的那只血蛤蟆也才三百岁而已,还是单钰莹使出了“红日照天下”*将它拦住,方让黄羽翔一举擒住。几人原不用这些血蛤蟆卖钱,便将它们都放归了回去。

    而黄羽翔总是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而等他全神搜索时,对方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三天之后,他们所带的干粮便已经吃完。几人寻找血蛤蟆之余便兼起了猎人的角色,只是单、梅两女连吃了三天烤野鸡、烤野猪,实是吃受不住,若不是为了真真之故,便要逃下山去,好好吃一顿白米饭了。

    第七天的早上,黄羽翔突地被一阵奇响无比的蛙叫声惊醒,一推浪风,人已经纵到了山洞之外。

    触目之下,不由得愣住了。原来他们的山洞外面,竟是围满了千百只大大小小的蛤蟆。正对着他的那只,体形比别的血蛤蟆要大上一号,背上赫然是一道金黄色、拇指粗细的印记。

    黄羽翔狂喜,连连用双手揉了下眼睛,方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苦思不解,为何这几日遍寻不到的血蛤蟆突然来了这么多只!但千年血蛤蟆突然自动送上门来,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却不知,原本这些血蛤蟆凭着浑身的毒液,已没有了天敌,谁知遇上黄羽翔与浪风这两个大高手,顿时吃了大亏!他们这几日侵入这些血蛤蟆的领地,捉住了几只后却又放生,搅得这些生灵不得安宁,更是颜面大失,终是将老祖宗给请了出来,与黄羽翔他们一决胜负。

    这时候,浪风也出来了,见满地的血蛤蟆,不由地呆了一会,方道:“黄兄,莫不是我眼花了不成?”

    “看见那只血蛤蟆没有?”黄羽翔的眼睛直勾着当先的那只血蛤蟆,道,“浪风,你说要怎得捉它?”

    浪风看了看那只千年血蛤蟆,道:“我慢慢绕过去,等下我们一合围,便同时动手!”

    “好!”黄羽翔的眼睛半分也没有离开过那只千年血蛤蟆,生怕自己一个没留神,便让它逃了!

    浪风慢慢地挪动身体,绕到另一个方向。

    两人的合围之势方成,却听单钰莹一声惊呼道:“表姐,好多的癞蛤蟆,恶心死了!”

    一声尖叫吹响了这些血蛤蟆进攻的号角,只见一道道乌光闪过,每一只血蛤蟆简直比梅家的暗器还要刁钻古怪的多,不但奇怪无比,而且还可以在空中变幻轨迹,当真是防不胜防!

    黄羽翔暗骂一声,青色的护身真气已然发动,将这些扑来的血蛤蟆全部挡住。他听了浪风之言,知道这些血蛤蟆浑身带毒,不敢让它们沾到自己的身上。

    猛然之间,只觉全身一震,护身真气一阵晃动,差点儿便要分崩离析!大惊之下,连忙往身前瞧去,只见那只千年血蛤蟆正“咕咕”叫了两声,蛙头猛摇。

    原来刚才正是这只千年血蛤蟆趁机偷袭于他。它的速度实在快得惊人,产生的冲力也是奇大无比,黄羽翔猝不及防之下,护体真气险些被它震散了。但双方大力撞击之下,这只血蛤蟆却是吃亏更多,一阵头晕眼花,差点儿便要昏死过去。

    想不到这头血蛤蟆个头不大,却有如此大力,当真是难以想像。黄羽翔衣袖疾伸,向它卷去。衣袖罩落,却没有见它躲闪,已是被他罩住。黄羽翔大喜,将衣袖连晃几下,要将它甩晕过去。谁知衣袖一晃,便查觉到袖内空空如也,哪有这只血蛤蟆的踪迹。

    转过身来,却见那只千年血蛤蟆正蹲在自己的身后,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

    黄羽翔赫然大惊,这血蛤蟆的速度已然超出了眼睛反应,根本就没有办法捕捉到它的闪动,又如何将它捉住呢?而且,他要活捉血蛤蟆,势必不能使出破坏力惊人的“浩然一剑”来。

    正犯难间,却听小白一声长嘶,原来有几只血蛤蟆竟是不开眼,惹到了小白的头上。这头天生神驹被黄羽翔压着也就算了,岂能再容旁物的无理,当下四蹄踢出如飞,已是将十余只近身的血蛤蟆全部踢飞出去。

    好在小白的脾性虽是暴躁,毕竟还是继承了马儿温良的本性,没有将那些血蛤蟆踢死。只是身为万兽之王,岂能任人欺辱,雄霸的气息已是展露出来。

    所有的血蛤蟆都静伏不动,臣服在了小白的威严之下。黄羽翔猛地一拍双手,想道:“怎得忘了小白这个惹祸精!”

    突然一声高亢的蛙叫声传来,那只千年血蛤蟆猛然纵到了小白的跟前,冲着小白大声鼓叫起来。小白的大脑袋一阵巨晃,也是轻嘶不已。黄羽翔正纳闷间,却见那只血蛤蟆身形一晃,已是向小白纵去。这一扑之速,纵是以黄羽翔的眼力,却也只能捕捉到模模糊糊的一道乌光。

    小白虽是万兽之尊,但这只血蛤蟆却是活了千年以上的老怪物,甚是桀骜不驯。

    小白夷然不惧,身形在刹那之间已是退开半尺,前蹄曲起,已是狠狠地踢向那只血蛤蟆!

    在空中连翻了好几个跟斗,重重地被嵌入到了石缝之中,这只血蛤蟆活了千年,无往不利,谁知竟遇上了黄羽翔与小白这两个灾星,才一个照面,便在一人一骑之下吃了大亏。

    嵌在石缝中,半分也不能动弹,那只血蛤蟆咕咕地大叫起来。

    黄羽翔哈哈大笑,向小白伸了伸大拇指,赞道:“好个小白!”

    余下的血蛤蟆见老祖宗都陷身敌手,顿作鸟兽散,一时之间,只听“咕咕”的声音响个不停,所有的血蛤蟆已是去得干干净净。

    “小白真是好样的!”单、梅两人终敢出来了,齐齐抚摸着小白的头颅,看它那副样子,哪还有刚才半分王者的味道。

    浪风一掌拍出,正中石边,绵厚的内力涌出,石头已然裂开,内力作用之下,那只血蛤蟆顿时弹射出来。黄羽翔展袖一兜,已是将它收在袖中。

    将袖子连连甩动几下,估摸着这只血蛤蟆已是晕死过去,当下展开袖子,将它往地上一扔,便要取出玉盒将它收好。谁知原本还翻着白肚的血蛤蟆突然一个翻身,已是往旁边纵跃开去。它分别受了黄羽翔与小白的一击,更是被连晃了几下,已是反应不敏,连纵跳速度也是大减,饶是如此,也非黄羽翔可以比拟。

    此时小白正被两女簇拥着,哪有心思追敌,黄羽翔一惊之下,身形已然飞出。但这只血蛤蟆的速度实在是太过惊人,只这两三步的功夫,一人一蛙的距离已是隔了三丈左右。只需这血蛤蟆再有两个起落,便可以纵到乱石之中,消匿无踪。

    黄羽翔正懊悔地想要给自己几个耳括子的时候,突见一道黑色的人影闪过,从血蛤蟆纵身飞扑方向的乱石中蹿出,奇快无比地展袖向血蛤蟆迎头兜落。

    可怜这只血蛤蟆好歹也是千年以上的异物,却在今日连连遭到戏耍。黑影闪过,已是被那人罩在了衣袖之中。

    黄羽翔又惊又喜,忙向那人看去,却是失声道:“怎么是你!”

    ——卷七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