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乱箭求生
    “清荷李慕然见过林小姐!”“华山田汉升拜见林小姐!”“……”

    除魔联盟的掌门人纷纷向那宫装少女行礼。

    “什么狗屁小姐,居然这么威风?”骆三元嘀咕起来,拍着小白的马身走到黄羽翔等人的身边。

    此时除魔联盟、魔教、黄羽翔三个势力的人马都是各自站到了一边,倒也泾渭分明。

    “神机营历来护卫京畿之地,怎么会出现在此呢?而且神机营从来没有妇人任职之事!难道她是锦衣卫的统领不成?”任雨情既像是问人,又像在自言自语。

    黄羽翔对这些事情一概不知,单钰莹却是摇头道:“锦衣卫四大统领张、陈、李、方,没有姓林的统领,更没有女子担任统领的先例!”她的爹爹是朱棣的宠臣,对锦衣卫极为熟识,李姓统领还与单定坤私交甚好。她平时无聊,便会缠着单定坤问东问西,倒也知道了不少奇闻秘辛。

    那宫装少女甚是倨傲,轻轻一摆手,道:“免礼吧!李掌门,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可要命人放箭了!”

    此言一出,魔教之人还没有说话,除魔联盟却已经先吵翻了起来。

    “林小姐,你是什么意思!怎么只让李掌门一个人过去?”

    “那我们呢,难道连我们也要一起射死吗?”

    后面不知是谁搬出一张椅子,宫装少女懒洋洋地倚靠在椅中,道:“难道我刚才说得不够清楚吗?你们勾党结帮,目无法纪,我管你们是白道也好,黑帮也罢,在朝庭眼里,你们都是执刀犯法的匪人而已!”

    “林小姐,当初你明明请我们对付魔教,怎得现在连我们也要对付呢?我们可都是规规矩矩平良百姓!”崆峒方家华拦在了欲图往后走出的李慕然,满脸的不甘之色。他虽是心中愤恨,但依旧不敢得罪了朝庭,说话之间极尽委曲求全。

    “一群笨蛋!”惜花婆婆骂道,“这就叫兔死狗烹,你们现在已然失去利用价值了,她自然要杀你们了!你们一心想着为朝庭尽忠,没想到却被人当狗一般地玩耍!哈哈哈……”

    虽是被惜花婆婆骂了个狗血淋头,但这些白道大派的掌门人却是个个作声不得。一来她说得有理,二来此时被千百枝利箭所指,又有哪个敢枉动一下。

    李慕然突然一个翻身,猛地向宫装少女那边跃去。

    此时众人已将他看作是护身符,虽是不知道有他在这里,宫装少女会不会投鼠忌器,但此时此景,也只有拿死马当活马医了!再说了,李慕然显然知道宫装少女的安排,却是故意瞒着众人,除魔联盟这边一下子将他恨之入骨,哪能放他脱身。在他身形纵起的一瞬,周文春、方家华、南宫明通已是纷纷跃起,向他拦截过去。

    三人的身形才一纵起,立刻有百来枝利箭向他们射去,箭势奇快无比,而且落点奇准,都是擦过李慕然的身体向三人射去。他们三人纵起之时虽是已有准备,但仍未料到箭势竟是如此之快。方、周两人都是以用剑见长,仓猝之际,哪还得及拔剑,只得用手去格挡。南宫明通一身功夫倒是全在手上,招架之余,却是比另外两人要来得轻松一些。

    “啊——”周文春因为身形实在太胖,又是拦在最前面,射向三人的乱箭中,倒有一大半是往他身上射去的。他身为点苍掌门,武功已列一流之境,但手中无剑,一身功夫已是减了三成,乱箭袭来,才拨开了十来枝,便被箭身所带的奇大力量震得双手发麻,到得第二十五枝以后,终是大显迟钝,被后来的一箭射到了左胸之上。

    中了一箭之后,惊慌之余,动作更显拙笨,转眼之间,已是被射成了一个刺猬。可怜一代掌门,尽是死在乱箭之下,想来点苍历代祖先都要蒙羞不已。他身形肥胖,躺在地上,仿佛一座小山一般。只是脸上的神情兀自带着不可思议与不甘之色,显然也是想不到自己竟会身死此地,而且竟是死在自己一心效力的主子手下。

    方家华与南宫明通身形落地,一个肩上中了一箭,一个腿上插了一箭!若是再来一轮乱箭,恐怕两人怎都挡不下来。

    一时之间,一死两伤。方家华与南宫明通的脸上止不住的害怕之情,身体都有些轻颤起来。虽是暂时躲过了这一劫,但这利箭的厉害兀自让两人后怕不已。

    天空中飘过一片浮云,挡住了如钩的明月,似是老天也不愿见到即将发生的人间大屠杀!

    南宫楚楚一见父亲受伤,便要冲了过去,却被黄羽翔一把抱住,在她的耳边道:“楚楚,你切不要轻举枉动!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留在我的身边,我可不想看到你受了什么伤,让我后悔一辈子!”

    眼看神机营的弓箭竟是如此厉害,以点苍掌门般的身手,竟也在百来枝强弓下横死!若是千弓齐发,还有谁能阻得下吗?

    南宫楚楚求恳似地望了他一眼,道:“大哥,就让我将爹爹搀到这一边,让我照顾他可好?”

    黄羽翔知道她外刚内柔,心地良善无比,虽是痛恨自己的爹爹,但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岂能轻忘,当下便点一下头,让她将南宫明通搀扶到自己的阵营之中。

    楚心月等魔教高手原也想阻拦李慕然的,但看到周文春竟是落得如此下场,都是震惊不已,哪里还敢暴露自己的身形于乱箭之下。恐怕只有惜花婆婆的“千里一瞬间”的奇快身法,才能让射手捕捉不到她的身形。或许,她的身法之速便是利箭也是追之不及。

    李慕然施施然走到宫装少女身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道:“林小姐,一切都在您的安排之下!荡平武林,还我朝一个平和的江湖,看来即将实现!”

    “得了!”宫装少女轻轻摆一下手,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答应过你的事,我自是不会食言的!武林之事,总要有个人替朝庭管着,李掌门雄才大略,又是忠心耿耿,正是最好的人选!你还不闪到一边去,我还要看戏呢!”

    “多谢林小姐!”李慕然再施一礼,站到了她的身后。

    宫装少女的目光一溜,猛然瞥到了任雨情的身上,美目之中顿放异彩,道:“好漂亮的人儿,要是我生为男儿身,那该有多好!”其实她也是个美丽的女人,容貌之美,绝不在单钰莹之下,只是任雨情美丽的出尘,仿佛一朵美丽的白莲花,让人生怜不已。

    单钰莹两手插腰,高声道:“我是浙江布政使单定坤的女儿,你们还不将本小姐请了过去!”

    众人之中,除了黄羽翔、任雨情、南宫楚楚与惜花婆婆外,都是不知道单钰莹的真实身份,听她道来,都是吃了一惊,想不到堂堂朝庭二品大员的女儿竟是与魔教搅和到了一起。

    宫装少女伸手掩在小嘴之上,轻轻打了个哈欠,道:“单定坤吗?好像是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但本小姐要杀的人,便是天生老子在,也阻不了我!”

    单钰莹没想到她全然不把自己的爹爹看在眼里,当真是怒火大盛。她生平最是崇敬自己的父亲,哪能容得她的无礼,直想冲出去将她狠狠地揍上一顿,让她再也不敢胡说八道。

    好在她也知道情势危急,不敢抛下了黄羽翔,只得恨恨地将银牙乱咬,心里一阵咒骂!

    宫装少女轻轻一挥手,道:“放箭!”

    一时之间,千多枝利箭顿时向黄羽翔等人射去,箭势之密,竟是连天上的繁星也给遮住了!

    一般人如果占了绝对的上风,总爱调侃对方几句,耍耍威风。但此女却是无此弊病,心狠手辣,几如历经沧桑的老人一般。

    黄羽翔抽剑在手,猛地舞成了一团,他的“抱朴长生功”已然大成,此刻又是性命交关,当真是丝毫也不敢大意,已是全力尽出。青色光华翻涌之中,利箭纷纷弹开,凌厉的剑气所及,足有一丈左右。

    而陈天劫、任雨情、单钰莹这三个功力最高之人分别护在余下三个方位,将飞来的乱箭一一格开。即使偶尔有流矢漏过,凭着南宫父女、骆三元以及小白的本事,也是构不成威胁!

    这样一来,便能显出各方的实力了。魔教这边有惜花婆婆、楚心月、于雅婷与雷冬邪如法泡制挡在最外面,而余下的如白乘风等高手便躲在其中,等四人谁乏力了,便接替而上,一时之间,倒也没有危险。

    但除魔闻盟这边却是惨了,少了许笑天这个超一流高手,又死了周文春这个点苍掌门,便只剩下梅望春、田汉升、方家华这三个一流高手,况且方家华肩上还中了一箭,根本护不周全。短短的数息时间,已死了百来个弟子,只余下了十来个功夫比较高明之人。

    这样一来,正道的力量算是折了一半,若是魔教的这些高手死在这里,也是实力大损,整个武林算是被毁了半壁江山!这宫装少女心计之狠,下手之毒,当真是远远超出了她的年龄。

    梅望春、田汉升等十几个人边是招架边是往黄羽翔他们移来。在他们的心目之中,魔教乃是与他们水火不融的,当真是死也不能与他们同流合污,而黄羽翔是张华庭的准女婿、任雨情更是问剑心阁的传人,自是与他们大有渊源,到他们这边避难,也不算有违了侠义道的精神。

    他们与黄羽翔只隔了三丈左右的距离,但行到他们身边时,却只剩下田汉升与梅望春两人与三四个弟子了!方家华因是肩上的伤势,终是招架不住,也是一命呜呼了。

    任雨情往旁边挪开一个身位,让几人进到圈中,复又回到原位,继续架挡来箭。

    “烂好人!”黄羽翔虽是不停地招架着来箭,但单钰莹与任雨情两女的情形却是半分也没有错过,见任雨情居然救了这几人,心中不禁暗骂一声。不过换作是他,也不会心狠手辣到见死不救。

    他的真气虽是绵绵然几无止境,但一连格档了百来枝利箭,箭僧上的力道却是格得他手臂都开始发麻起来,恐怕顶多再支持半柱香的时间,手臂便要举也举不起来了!

    那时候,若是神机营的箭矢还没有用完的话,恐怕这个好色小子便只能到地府去风流了。

    黄羽翔再档三箭,大声道:“大家跟着我动,向前面走!”

    众人都知道只是招架的话,终是免不了要被射成了一个刺猜猬。即使以任雨情与陈天劫的身手,也是右手累了换左手,左手累了再换右手,早已是双臂酸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闻言都是齐齐应是。

    黄羽翔所对的正是宫装少女这个方向,距离不过二十来丈,若是换作平时,便是两个起落便能翻跃过去,但此时此刻,却是如同天壑一般,便是每移动一寸,也要付出极大的气力。

    魔教这边,惜花婆婆突然身形一动,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身后的楼衣迅速接替了她的位置,阻格来箭。

    “啊!”神机营的军士中突然传来了一片惊呼之声,七八个军士已是躺倒在地。惜花婆婆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在神机营的军士中飘飞不止,不停地探出手去,凌厉的真气袭僧下,中者无不一一毙命!

    神机营的军士虽然都是百里挑一的军中翘楚,但只是沙场中的英豪,比起惜花婆婆这等大高手来,只要容得她近身,当真是毫无招架之力,如同婴儿一般脆弱。只是神机营的军纪甚明,虽是被她杀了十来个人,但整个队伍却是丝毫不乱!

    宫装少女白玉般的纤手轻轻挥动一下,道:“张忠、方翟衣,你们去把那老太婆拦了下来,别让她再捣乱了!”

    “是,小姐!”背后突地有两人弯腰行礼,身形一动,已是消失不见。

    惜花婆婆今日已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正在大开杀戒,发泄心中的怒火。痛下杀手之际,突觉一股凝重的杀气袭来,她的神经一凛,蓄满力的双掌竟是拍不下去。

    猛地转过头来,却看到一个浑身黑衣的五旬左右的老者,一张脸木无表情,身形甚是高瘦。惜花婆婆却是眸子一紧,沉声道:“沉岳掌方翟衣?”

    那人微微点头,道:“周纤儿,一别三十年,想不到你竟已是如此苍老!”

    惜花婆婆方要说话,突然身形连动,已是翻飞出去,身形之速,当真是让人骇然叹服。她稳稳地站定下来,冷冷地道:“小碎花剑张忠,什么时候变成了背后偷袭人的卑鄙小人了?”

    她原先站立的地方已是多了一个六十左右的锦衣老者,只见他满脸俱是笑容,道:“周纤儿,老夫是上命不可违也,不然的话,哪里敢对你无礼啊!”

    “哼,”惜花婆婆神色凉冷,道,“小碎花剑四十年前便已名动武林,俨然天下用剑第一名家,谁知在三十年前突然隐匿不见,原来躲到大内去了!”

    “哈哈哈,小姐已经说过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张忠不理她的讽刺,仍是欢笑不止,道,“咱们江湖人以武犯禁,本就坏了朝庭的规矩!不若你让魔教向朝庭臣服,我可担保你们平安无事!”

    惜花婆婆知道此人笑面蛇心,最是喜欢在背地里害人,表面越是和气,下手越是狠辣,道:“哦,不知你们口中的这位林小姐究竟是何身份,能够让张忠、方翟衣你们两位名动武林的大高手俯首贴耳!”

    张、方两人的脸上都是闪过一丝恭敬的神色,对看一眼,方道:“林绮思小姐乃是皇上最宠信之人,受皇上圣谕,统领锦衣卫,天下官吏,都要受林小姐节制!”

    张忠道:“魔教纵使势力再强,也不可能是朝庭的对手,周纤儿,你还是劝劝你的同伴吧!你我总算相识一场,我也不忍心看到千年魔教就此毁于一旦!”

    惜花婆婆耸然一惊,“天下官吏都要受其节制”,这可是一个极大的权势,若是她真要对付魔教,还真是麻烦!好在魔教的总坛在昆仑山中,人迹难至,朝庭便是有心却也无力!只是看这姓林的少女,分明仍是处子之身,当不是朱棣的宠妃,怎会如此受宠?而且看她的相貌,与那人的相貌分明有七八分相似,岂难道……

    正分心之际,张忠、方翟衣已是联袂而动,两人一掌一剑,齐向惜花婆婆袭去。他们每个人的武功都不在惜花婆婆之下,两人联手,惜花婆婆顿时只剩下招架的份。好在她轻功了得,却是没有生命之危。只是这么一来,却也难以再杀神机营的军士了!

    黄羽翔等人已是向前走出了五丈,只是就是这么点的距离,来箭的威力却是增强了不少!魔教的等人也顺着黄羽翔等人的行迹移动起来。只是楼衣的武功比起其他挡剑的人,却是差了一筹,腿上已是中了一箭,身后的白乘风已是补了上去,将他换下来。

    单钰莹手中没有兵刃,全凭着双手格架。她生平遇事无不如意,脾气又是暴躁,受了林绮思的气,心中早就愤愤,“红日照天下”*在她的心神盛怒之下,已是攀到了极高的境界。黑色光华缭绕之中,饶是这长箭乃是用最是坚硬的铁杉木所制,坚硬无比,但遇上她融熔万事的神功,所有射到她身前的长箭依旧被化作了灰烬!

    只是箭僧上所附的力道太大,每烧烬一根长箭,必会全身一震。到得融熔百来枝箭后,胸口不禁一片翻腾,难受异常。

    宫装少女林绮思拍手笑道:“这些个人的武功真是不错,陈老,好像先前几人的功夫都不在你之下啊?”

    “小姐慧眼英明!”唤作陈老的朱衣人名叫陈啸天,乃是这一众高手中武功最是厉害之人,年纪也是最大,多受尊崇,是以林绮思对他也甚是客气,“尤其是那两个少女与那个使剑的老头,最是厉害!唉,江山代有人才出,我是老了!”

    林绮思看了任雨情一阵,道:“陈老,你哪里老了!你是老当益壮,人所钦仰!”

    看到单钰莹竟能烧烬袭身的利箭,林绮思不禁奇道:“陈老,你看她用得是什么功夫,竟能将铁杉树所做的箭身都融化了,当真是奇怪!”

    “红日照天下*!”陈啸天骇然叹服,道,“此法乃是魔教的不传之秘,号称天下第一阳刚的武功,绝对不宜让女子修炼,怎得她的功法竟是修到了如此高的境界!”

    “红日照天下*吗?”林绮思绝美的脸上突然露出几分奇怪的表情,道,“只是可惜了那些弓箭,若是让那老头儿知道我拿他的宝贝东西如此浪费的话,恐怕又要骂我了!”

    陈啸天一听之下却是大惊,忙跪下道:“小姐,皇上的圣名岂能胡乱叫的!”

    “你怕什么,又不是你说的!那老头儿若是敢骂我的话,我非要将他的胡子全部拔了下来,看他怎么去见他那帮朝臣!”林绮思笑语嫣嫣,仿佛说得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陈啸天不敢接下话头,只是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一下。

    “咦,”林绮思发出一声惊叹,道,“陈老,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陈啸天抬起头来,却见单钰莹身上环绕的黑色光耀已然消失无踪,但射到她身上的利箭却比先前快上至少一倍的速度烧融灰化!他虽是有着七十多年的经历,但眼前此景,却是大大超出了他的认识范围,也是惊咦一声。

    单钰莹于魔教的掌教令符中得到了纯之又纯的先天真气,功力因此大进,但随即便被惜花婆婆制住,无法磨和这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在被惜花婆婆制住期间,本身浑厚的真气不断冲击着被封的穴道,也激发起了这股无形无相的先天真气,开始了与本身的内力融合的过程。是以,惜花婆婆越来越难以将她制住。

    只是当时她无法行功,两股庞大的内力仍是无法完全磨合。如今,在密集的箭雨之下本身的内力大耗,先天真气趁机占据了她全身的经脉,终开始了与她本身内力的完全融合!

    单钰莹只觉一阵力竭之后,突然全身一轻,每条经脉之中都涌出了醇厚无比的真气,在体内流转不已,仿佛一道道暖流流过,端得舒服异常。

    功意一瞬间攀上了“死寂天下”的最高境界,但以往环绕在绍的黑色光焰却是转化为无形,但比却以往强上好几倍的威势在绍咆哮不止,袭来的长箭还没来得及传出力道之前,便已被她的无形光焰烧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