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幕后之人
    “天魔魅心”*乃是媚术中的上乘之学,已然脱离了以肉体的裸露来达到挑逗对方*的目的。反而是以本身的气质、修饰、细微的举动来加强自身的魅力,来达到盅惑对方的目的。修到“五媚”以上,便上升到了精神的高度,一举一动之间,莫不端庄优雅,绝难让人将之与“*”联系在一起。若能达到“十媚惑天”的最高境界,将超脱了“媚术”的范畴,由魔入道,成为天底下最为高明的惑心之术。

    换作旁人,此时的楚心月正如同一个皎洁的神女,正盈盈俏立在自己身前,让自己恨不得跪到在她的跟前,献上自己的一切!

    但陈天劫只是冷冷地回应着楚心月的逼视,双目之中毫无表情,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美女,还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他生戳一生,死在手下的人已然盈千,心性狠辣无比。虽是经过二十来年的修身养性,但只是将以前暴烈的脾性稍微收敛,依然嗜血无比。

    楚心月美貌也好,丑陋也罢,只要是与他为敌的,在他的眼中都与死人无疑。

    右手已然搭在了血影剑的剑柄之上,五指稳健有力,双眼之中一片坚定。

    楚心月暗暗惊讶,没有想到以自己的媚术竟然连让他轻轻震憾的资格都没有!若是换作是张华庭,以他的无上修为,当可以视万物为枯荣,只有修到“十媚惑天”的程度,才能与他一较高下。只是为何这个貌不惊人的老汉竟会有如此深厚的意志力?

    像他们这等功力修到绝高境界之人,功力的进步,已不是靠调息进补才有用的。只有精神修为的进步,才是迈向武道最高境界的无上法门!有时候,灵感忽动,便能取得突破。

    若是不能将张华庭蛊媚,尚还说得过去,但眼前的却是一个毫无惊人之处的老头儿,若是就此罢手,她的心灵深处定会留下一个阴影,永远也难以取得进步!

    陈天劫的身上开始散发出惊人的杀意,铺天盖地地向楚心月卷席过去。以她的功力修为,兀自脸色大变,“天魔魅心”*立时中断!而陈天劫散发的杀气仿佛永无止境一般,杀意之浓,便是场中所有的人加在一起,也是敌不过他一个人!

    所有人都被他的杀意所慑,都是情不自禁地停下手来,面带恐惧地向他看去。心中都是想道:“这个管家模样的老头究竟是谁,怎得会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李慕然却是比别人多了一分焦虑:从黄羽翔以前的作为来看,虽是同魔教不和,但分明也一直与除魔联盟做对。他原就有中原第一高手做为后台,颇是扎手。从眼前的情势来看,与他同来的几人都是以他为首!姓单的女娃儿武功了得,而且又是魔教中人,颇有希望成为魔教教主,而那牵马的汉子渊停岳峙,气宇不凡,实力也绝对不差,最后这管家打扮的人更是惊人,从他展现出的气势来看,便是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恐怕只有青城许笑天这个正道超一流高手才能与他匹敌!黄羽翔现在有如许强大的助力,日后当是自己除魔教外的最大敌手!若是他能并吞魔教,天下之大,还有谁人能是当他的对手!

    楚心月此时已是骑虎难下,虽是被陈天劫的杀意、实力所惊,但气机已是被他锁定,若是稍有逃避的动作,可能便要遭到他的轰然一击。以他们这等大高手而言,无论是精神还是架势,稍有失误,都是致命的!

    陈天劫的杀气稍敛,突然将手从剑柄上收了回来,向黄羽翔微一恭身,道:“少爷,这个妇人欲图迷惑您,请容老奴替少爷将她诛除!”他隐含忍辱已有二十余年,扮起管家来,这几句话倒是颇有下人的味道,一点也难以将他与超一流高手联系在一起。

    黄羽翔知道他是用这一种方式在向自己宣告归服,只是黄羽翔这个人天生对美丽的事物缺乏抵抗力。陈天劫一旦出手,肯定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他倒颇是不愿看到这种结局。只是陈天劫虽是表面恭敬,骨子里却仍是流动着杀手不羁的血液,向自己询问一声,只是顾着自己的面子,其实他心里面定然已经动了下手的决心,倒是与自己点不点头毫无关系。

    他点点头,道:“陈老,略施薄惩便可以了!”这句话说了也等于没说,陈天劫的“略施薄惩”可能便是为对方留下一具全尸吧。

    陈天劫收回了目光,将手重又搭在了剑柄之上,有若实质的杀气再度向楚心月直压过去。

    他们两个的一问一答,众人都是听在耳里,都是想道:“想不到这么一个超一流高手尽是这吊而郎当的男人的手下,真是不可思议!若是我能换作是他……”

    陈天劫的实力足够开派立门,成为一代宗师,如今却是甘做别人的手下,而且对方是那么年轻,看来武功也没有他高深,实在是不可思议至极!也难怪让别人如此羡慕。

    楚心月勃然大怒,她虽然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但真实年龄绝对不会在陈天劫之下。她纵横江湖几有半甲子之久,“天魔魅心”*之下,除了有限几个大高手外,无有抗手之人!黄、陈两人竟将她视为无物,当真是令她老怀大怒,一双眸子闪动着怕人的神色。

    浑身的衣服渐渐鼓起,像是充满了空气一般,使得楚心月看起来如同一个大胖子一般。她的功法奇特,使出这门“回玉功”来,全身都会激发出劲气,将衣服撑开,极为不雅,是以她生平极少用这门功夫对敌。

    但陈天劫却是偏偏不吃她最拿手的“天魔魅心”,而且他的功力实在太高,若是不拿出这套功夫,与他过招,便是自寻短见了!她被逼在大庭广众之下使出这门功夫来,心中恚怒异常,直想将陈天劫斩成十七八段,才能略消心中怒气。

    一声娇叱声中,竟是楚心月抢先发动了进攻。陈天劫低哼一声,也是迎了上去。

    惜花婆婆冷然道:“黄羽翔,你勾引我的宝贝徒弟,今晚便是你的毙命之时!若是你想留个全尸的话,就束手就擒吧!”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婆婆,当初好像是你落荒而逃的吧,这句话由我来说还差不多!”

    惜花婆婆大怒,道:“好个刁嘴的后辈!若不教训你一下,你还不知道天高地厚!”

    正要移步而出,却被于雅婷拦了一来。只见她恭敬地道:“周师伯,这个小子就让雅婷来替师伯收拾吧!您老人家且在一边看着,雅婷一定会将他生擒到师伯面前!”

    惜花婆婆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突然浮起了几丝笑意,道:“好,你且去试试!”

    于雅婷轻移莲步,在黄羽翔身前三尺处停下,娇声道:“黄公子,刚才雅婷的话你可听到了!黄公子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当不会让雅婷失望吧!就请黄公子暂且忍耐一下,随雅婷到圣教一行!”

    声音娇糯得如同蜂蜜一般,配着她楚楚动人的外表,便是铁人也要动心。黄羽翔只觉浑身一热,忍不住便要答应下来。却听任雨情清和的声音传来:“黄兄,抱元守一,清和明镜!”大悲明王咒乃是清心修性的最高功法,立时将于雅婷的媚功破去。

    他猛然一惊,立时清醒过来,心道自己怎得如此意志薄弱,明明知道她是魔教的人,为何还会动心呢?

    惜花婆婆冷冷哼了一声,道:“小娃儿,总爱多管闲事!”衣袖一摆,已是向任雨情攻了过去。

    这下子,魔教这边的手差不多全都动上了手。而黄羽翔这边,小白一跑到这种血腥场合,立马兴奋起来,前蹄猛刨,猛地窜飞出去,见人就踢,满场子乱跑。

    骆三元一见大惊,忙从后面跟着它跑。但小白的速度是何等之快,骆三元哪里追得上它。一人一马,便在场中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而南宫楚楚一见到父亲遇险,已是抢上去帮忙,一时之间,也是脱不开身。

    “黄公子,这下子总算只有我们两个了!”于雅婷甜甜的声音传来,“你倒是说句话啊,到底要不要同人家去圣教嘛?”

    “好啊!”若是单钰莹看到黄羽翔此时的表情,当真会用“红日照天下”*将这个淫贼给一举烧成灰烬!

    “我就知道黄公子最是惜玉之人!”于雅婷原就与他只有三尺的距离,再向他挪动两步,差不多便要投到他的怀中了!她心中暗暗心喜,不管黄羽翔心性修为为何竟是如此薄弱,但她的“天魔魅心”绝对不会欺骗她!黄羽翔身上的元阳之气,足以让她的功力倍增,乃是绝好的练功鼎炉!

    正得意间,突觉一股异香袭来,直冲鼻中,浑身不禁一软,如同功力全散一般,丹田之中却是伸起了一股躁热之气。她骇然失色,知道*已动。像她这等修习媚术之人,本身却是不能动情,不然的话,便不能吸取到对方的元阳,说不定还会赔上自己的元阴!

    她虽是猝不及防,毕竟功力高深,当下气沉百脉,已是后跃出了半丈。

    于雅婷轻轻一掠鬓边的秀发,娇声道:“黄公子,你果然好心计,这扮猪吃虎的本事倒是让雅婷也差点成了手下败将!我还道黄公子明明身怀上乘媚术,怎得会如此轻易便被蛊惑,原来是这么回事!”她伸手掩嘴,突然“吃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番话倒是有些冤枉黄羽翔了。

    黄羽翔虽然知道自己的“抱朴长生功”有让女性情动的能力,但依着他的心性,也只会用在闺房之中,与自己心爱的女子调情,倒不会藉此去挑逗别的女子。他有“抱朴长生功”护身,任何媚术在他面前都只是镜花水月!楚心月、于雅婷虽是让他蠢蠢欲动,却纯是出自他风流的本性,倒却是与她们施用的媚功无关。

    于雅婷对他施用媚术,反倒激起了“抱朴长生功”的反噬,只是神功因不是有意识的催运,效力却是不强。只是她却偏偏要投怀送抱,正好中招。

    黄羽翔虽是不喜魔教,但对美丽女子天生有着怜惜之意,虽是看不清于雅婷的长相,但看她身形娉婷,柳腰纤纤,丰胸弹挺,当是一个大美人,心中已是多了三分好感,不欲与她兵戎相见,便道:“于姑娘,不若你弃暗投明,到我的身边做个丫环如何?”

    “格格格,”于雅婷笑得花枝乱颤,道,“好啊,能够服侍黄公子这等英俊风流的男人,当是我们女子的福份!”微微掠开覆在脸上的秀发,露出半边秀丽的面容。

    她却想不到天下还有一门功夫能天生对媚术具有免疫力,还道自己的修为不够,这一下已借用了色相。她平时将俏脸掩住,就是为了增加神秘感,激发男人的好奇心。只要好奇心一动,心防必会大减,在她的“八媚”之下,必会交械投降。

    果然,黄羽翔的脸上现出了几分恍惚的神色,随即便听他道:“于姑娘,我原还道你脸上长着大麻子,是以用头发掩着,不敢见人,原来你生得如此秀丽!哎,这么漂亮的脸蛋儿藏在发中,岂不是太可惜了!”

    于雅婷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这黄羽翔看来风流倜傥,怎得一下子又是如此的鲁笨。说他是好色男子吧,在自己的媚术面前却是丝毫没有失态;若说他是个守礼君子,但他的一双色眼却比谁都狠毒,在自己的娇躯上游来荡去,一直没有停过。

    她修习的本就是蛊惑男人的媚功,哪会介意被男人巡视,便是光着身体,恐怕也不会让她脸红一下。只是被黄羽翔打量着,心跳却是突地快了起来,脸上也红红得,如同丹抹一般。

    于雅婷长吸了一口气,心知他必是自己修习“天魔魅心”最大的障碍,自己已然对他有几分情动。若是让自己彻底爱上他,再将对他的柔情割去,必能突破“天魔媚心”的瓶颈,无休止地增强自己的精神修为!再加上与他*时吸取的阳气,当可达到前无古人的“十媚惑天”的最高境界。可若是沉迷于对他的痴恋当中,那么她一生的功力便永无增进的机会,成为乞垂他爱怜的小妇人。

    她心智坚定,对权力的欲望极大。看到单钰莹的身手,知道她兀自胜过自己一筹,若是自己不能寻求突破,达到“九媚”乃至“十媚惑天”的境界,必然斗不过单钰莹,从而与教主宝座擦肩而过。一瞬之间,决心已经下定。

    第一步,便是要彻底爱上眼前这个男人!

    双手伸到额前,轻轻将覆在脸上的秀发分开,露出一张宜笑宜嗔的绝美俏脸。完全没有使用媚术,于雅婷刻意将自己的武装解除,将自己暴露在黄羽翔面前。

    双眼之中战意大起,道:“黄公子,若是你能赢得了雅婷,雅婷便甘心做你的丫环,一辈子都不会背叛你!”

    黄羽翔挠挠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于雅婷开始对自己没有信心了,这么一个惫懒无耻的家伙,自己真得有可能爱上他吗?虽是对他动情,但只是受他的媚术所惑,与爱上他是绝然不同的两回事。

    压下心中的烦躁,于雅婷身形忽动,猛地向黄羽翔跃去,凌厉的掌风已是压了过去。

    黄羽翔回了她一掌,将她逼退三步,欲待反击,突然止住了身形,摆一下手,道:“于姑娘,暂且住手!有大队人马正在向这里逼近!”

    他的先天真气已然大成,触感之敏,足列天下前五名。

    于雅婷一怔,展开六识,果然听到正有大队人马向这边赶来。她微微一笑,道:“想必是玉溪的衙吏吧!”一句话才说完,突然脸色一变,“不对!若是衙吏的话,步履之间怎会如此轻快!一个、两个、三个……”

    她的脸色越来越是凝重,喃喃道:“竟然有二十个以上的一流高手!”

    说话间的功夫,惜花婆婆与任雨情已然罢手,两人的脸容都是沉静异常,也看不出是谁占了上风。

    猛然间一道血红的剑影闪过,楚心月暴退三丈,漫天全是她破碎的衣裙,她衩鬓横乱,适才的雍荣之气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楚心月一张俏脸苍白无比,若不是陈天劫适才剑下留情,她的胸口之上便要多出一道剑横,纵是不死,也要终生留下一道伤疤。对于她这个爱美之人,当真是比死了还要难受。看来陈天劫确实是“略施薄惩”!

    她的娇躯一阵抖动,颤声道:“你是‘血影杀神’!”

    “锵”地一声,血影剑已然归鞘,陈天劫冷冷地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血影杀神’这个人了,我是陈天劫!”

    魔门七大长老中,重九、萧海月、朱红侠都是以武技为主,而楚心月、惜花婆婆等人多以旁门左道见长。如楚心月便是以媚术取胜,一旦媚术不灵,等于是失去了一半的功力。陈天劫的武功绝对可以比拟重九之流,楚心月又不能以媚术将他蛊惑,战败乃是理所当然的事。

    惜花婆婆也是心中一悸,向黄羽翔看了一眼,想道:这个年青人究竟是什么人?若说被张梦心看上了,只不过是他长得有些英俊罢了,但凭什么能让“血影杀神”甘心做他的手下呢?

    “来了!”黄羽翔扬声道,“莹儿,快些住手,咱们又有客人到了!”

    说话之间,足有千人之众的队伍突然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每个人的手里都是搭着弓箭,弓身极长,足有一人来高!惜花婆婆、楚心月的脸上齐齐色变,失声道:“神机营!”天下能用这种弓箭的,只有京城神机营的军士!

    只是神机营乃是捍卫京城的铁旅,怎得会突然出现在此?

    任雨情一直挂着的淡淡笑意也收敛了起来,换上了一副凝重的表情,道:“神机营的弓乃是北海寒铁所制,箭身是用铁杉树所做,比平常的弓箭射程要超出两倍。便是穿了坚甲也能洞穿,即使修成了少林‘金刚不坏之身’,在这箭雨之下,恐怕也难以活命!”

    单钰莹已然占了上风,只是雷冬邪的“雷动九天”已到了六重天的境界,一时半会也不能将他伤在手下。听到黄羽翔的叫唤,又隐隐感到了几分危险的气息,已是收手纵到了黄羽翔的身边,道:“小贼,出什么事了?”

    雷冬邪喘了几口大气,颇是艳羡地看了黄羽翔一眼,随即便把目光投到了四周的人群之上,一双眸子猛然紧了起来,沉声道:“神机营!”

    “哈哈哈,”随着神机营军士的出现,双方都是罢手一边,李慕然得意地大笑起来,道,“魔教妖人,你们没有想到吧,我竟然还有这道伏兵!”

    田汉升道:“李掌门,你既然有这个强援,为何不让他们早些出现,累得我派死了这么多的弟子!”

    “田兄,你莫着急,这都是要林小姐的意思,我怎敢违逆了她!”李慕然淡淡道。

    “李慕然,你竟然勾搭官府干涉武林中事,真是无耻之尤!”惜花婆婆双目如电,冷然射向李慕然。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外围的神机营军士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缺口,仿佛波浪一般,瞬时便传到了内圈,二十几个人众星拱月一般拥出一个宫装打扮的少女。她的长相极是动人,华丽的衣裙之下,尽显富贵尊严之气。若说楚心月适才给人的感觉是贵妇人的话,那么她便是贵人之中的王者,天生就有着一股威严之气。

    雪白的玉指向众人一指,道:“你们这些武林中人,勾党结帮,目无法纪,依律当斩!”声音虽是冰寒,却是不减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