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大战在即
    黄羽翔突然从沉睡中惊醒过来,一股浓郁的杀意让他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的精神修为足列当世一流之境,六识一经展开,已然感受到了一股极为浓重的死亡气息正笼罩着整个玉溪。

    他忙翻身跃起,从窗口向外望去,只见正东的方向隐隐有火光冲天。他虽是不知那正是除魔联盟落脚之地,但敏锐的神识却是告诉他那里正在上演着一场大屠杀。在玉溪,能够引发这等争端的,恐怕只有除魔联盟与魔教了!

    黄羽翔披了件衣服,打开门出来,直往单钰莹的房间走去。

    轻轻扣了下房门,过了一会,便听南宫楚楚沉声问道:“谁?”

    黄羽翔忙道:“楚楚,是我。快开门!”

    南宫楚楚一怔,随即便听到她略带羞涩的声音:“大哥,都这么晚了,你就忍一下吧!若是惊醒了单姐姐,你可要有大麻烦了!”

    黄羽翔苦笑一下,这南宫楚楚竟误认为自己欲求不满,跑过来寻欢了。他又道:“楚楚,出大事了,你先开门!”

    过了半响,便听到轻轻地脚步声响起,房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南宫楚楚睡眼蒙胧地站在门口,略带抱怨地道:“大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到明天再说吗?”

    “明天就来不及了!”黄羽翔心道除魔联盟与魔教一场恶战,自己可不能错过。他虽是希望魔教与除魔联盟拼个你死我活,但心中却是关心任雨情这个好管闲事的人会不会去搀和一下,况且青城许笑天却是一个大好人,自己怎都得去看一下。

    看着南宫楚楚钗乱鬓横的慵懒样子,薄薄的亵衣之下,隐隐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与半片高耸的胸脯,黄羽翔不由得心神一荡,随即忙凝神克制,暗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些事情!”

    将目光转开,复道:“快把莹儿叫醒,除魔联盟与魔教可能干了起来!”

    南宫楚楚俏脸一红,道:“什么‘干’了起来!”突然脸色转白,惊道,“爹爹!”在她的心中,虽是恨极了家族,但对南宫明通却是怀着一种复杂的感情,既感激、又痛恨。此际一想到他会有危险,立时紧张起来。

    黄羽翔等不及她,自己走到床边,便要去唤单钰莹。心道:“莹儿这丫头怎么睡得这么沉!若是被采花贼闯了进来,我岂不是要亏大了!”

    看着沉睡中的单钰莹,雪白的双颊上兀自挂着一丝红晕,于秀美之中透着一股详和宁静,与平时的刁蛮横野倒是大异其趣,黄羽翔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室家的安乐,想道:莹儿,等治好了真真,我一定不会让你再过这种生活了!

    正要伸出手去,却见单钰莹猛地踢了一下被子,叫道:“死小贼,看你还敢不敢风流好色!踢死你!”脸上突然浮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又道,“小贼,知道痛了吧!哼,谁要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我!没把你踢死算你运气!”

    黄羽翔大惊,刚刚才涌起的想法顿时烟消云散,这莹儿即使在做梦的时候也是如此蛮横!他伸手去摇单钰莹的肩头,谁知手才伸到她的肩头,还没碰到,却见她突然两眼大睁,整个弹了起来,两道凝重的掌风已是打了过来。

    没想到这妮子虽是雷打不醒,但对外界的触感竟是如此敏锐,黄羽翔闪躲之余,心中却是放心不少,总算不用替这个妮子担心了!

    他却不知,单钰莹从小便是个不肯安份的主。在她十岁之后,便没有佣人敢在她睡着时进到她的房中,以免被她暴打一顿。从她十二岁之后,晚上的时候,屋中便没有半个下人了。幸好那时候她还没有练武,不然的话,对方可就不是一般的惨了!

    “莹儿,住手,是我!”黄羽翔忙叫了起来,生怕这个妮子一旦打了起来,便六亲不认,没完没了起来。

    “小贼,是你!”单钰莹一怔,随即怒火更盛,“果然跟我梦到的一样,你这个花心大白痴要来偷香窃玉,真是无耻之尤!”

    “莹儿、莹儿,”黄羽翔忙纵到窗口,指着外面的火光大燃之处,道,“除魔联盟与魔教打了起来,我们还是去看一下得好!”

    “为什么,让他们打个半死好了,关我们什么事!”单钰莹停下了手中的架势,眉目含嗔。

    “姐姐,家父也在那里,况且,还有任姐姐,她也会到那里去!”南宫楚楚心中惶急,差点儿便要摇着她的脑袋让她答应了。

    单钰莹连忙举起双手,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们,去还不成吗?嗯,先换一下衣服!”她刚醒来,兀自有些迷迷糊糊,解开几颗扣子,露出了雪白弹挺的胸脯,才突然“呀”地一声,拾起床边的枕头就向黄羽翔仍去,嗔道:“死小贼,你还不出去!”

    黄羽翔虽是被她砸了一下,但却是大饱眼福,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外,替她们关上了门,却见斜对面的房门口站着一人,正是陈天劫。

    “陈前辈,你也感觉到这股杀意了吗?”黄羽翔知道陈天劫作为一个杀手,对杀气的感应肯定极为敏感。

    陈天劫冷冷地点一下头,却是不再言语。

    黄羽翔对着他的时候,颇有些无话可说的感觉,丢下一句“我去看看骆兄”,便往骆三元的房间走去。推一下门,却是从里边锁着了。他低喃一声:“一个大男人,锁什么门,难道还怕有人采你的花不成!”

    对待骆三元可就不需要这么客气,一脚踹出,已是将门踢开。“怦”地一声大响中,骆三元从床上猛地跳起,叫道:“小白,你莫要再踢了,我不摸你总行了吧!”

    猛然之间,已是看清了黄羽翔,才知道自己正在做梦,他先是一愣,道:“大哥,这么晚了,你到我房中来做什么?”随即脸色大变,失声道,“莫非,大哥你喜欢的是那调调!”

    黄羽翔呸了一声,道:“骆兄,不要胡说八道了,除魔联盟正与魔教拼斗呢,想不想去看看热闹!”

    骆三元兴奋地从床上跃了下来,道:“他们终于干了起来!太好了,这正是我们扩展势力的时候!”似是觉得言语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感情,双手已是搭在了黄羽翔的身上。

    黄羽翔大感恶心,忙使劲将他推开,道:“骆兄,你先把衣服穿上吧!”已从房中走了出去。

    原来骆三元竟是*的,黄羽翔虽是爱看美丽女子的*,但对男人却是敬谢不敏,哪有不退避三舍之理。

    骆三元喃喃道:“都是大男人,怕什么怕!难道你自己的‘本钱’小得可怜,见不得人吗?”一番胡乱猜测,终于穿好了衣服,出到门外。

    五人便要动身,黄羽翔转念一想,道:“带上小白吧!”惜花婆婆的“千里一瞬间”天下无双无对,除了小白的脚程之外,恐怕无人可以在身法上与她一较高下!若是惜花婆婆再将单钰莹掳了去,有了小白在,当可以赶得上她!而且,小白的本事他可是见识过的,绝对还在骆三元之上,天下能伤得了它的,真得还没有几个。

    单、南宫两女合乘一骑,黄羽翔这三个大男人展开身法,迅速地向城东赶去。

    [***]

    于雅婷纤手一挥,又有两人在她的手上送了性命。她格格格地一阵娇笑,道:“雷师兄,我已经杀了四十二人了,你呢?”

    雷冬邪哈哈一笑,道:“小兄比你厉害一点,有五十七个!”其实死在他手里的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三仙教的人,都被他不分敌我地化成了一具具焦尸。

    “看来小妹要再接再励了!”随着于雅婷的身形飘飞,近处的除魔联盟弟子无不纷纷避开,躲闪之时,却被三仙教的人趁机杀了好多。

    从人数上说,双方倒是势均力敌,都有四百来人左右。不过光凭着于、雷两人就杀了近一百来人,除魔联盟这边,只剩下两百来人。而三仙教这边的教众却是武功太逊,死得人数倒也是相当。

    只是三仙教只是魔教的一个支流,死多少人对魔教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但除魔联盟这边的弟子却是他们的中坚力量了,死一个便是折了一分元气。从这一点看来,除魔联盟当真是输得一败涂地!

    李慕然猛挥三剑,将楼衣逼开几步,身形正要移动,便又被他缠住。李慕然心中恚怒,却是无计可施,魔教这次攻击组织的极为犀利,以上驷对下驷,将除魔联盟的高手绊住,让于、雷这两个大高手趁机屠戳!

    “天地苍生,皆有缘遇,岂可随意造下杀孽!”一道明丽的剑光闪过,于雅婷突然连退七步,原本蓄在掌中的劲道硬是没有发出去。

    平和淡然的气息突然笼罩住了全场,每一个人心中的杀念突然一下子隆到了最低点,连手上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任雨情仗剑站在于雅婷原先站立的地方,素布麻衣,明剑如电,白衣似雪,夜风吹过,荡起了一层雪白的涟漪。

    人类天生对美好的事情有着追求之心,蓦然见到任雨情如此绝美的丰姿,都是从心灵的最深处感动了美丽的触动。饶是以李慕然这等心性修为之人,兀自将雄图霸业在一瞬间抛到了脑后。

    所有人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连喘一下粗气也是不敢,生怕破坏了场中平和美丽的气氛。

    残月之下,一个美丽的女子仗剑独立,周围却是遍地尸首与一群执着刀剑、浑身满是鲜血之人,颇有些诡异的味道。但偏偏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上天慈悲,怜我世人的味道!

    “格格格”,于雅婷突然娇笑一阵,妩媚的味道顿时四下弥散开来,不断地冲击着任雨情布下的平和气场。

    任雨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双眼之中神光大射,道:“清明淡和,明我心镜!”

    于雅婷的笑声忽停,仿佛被人剪刀剪断似的。“大悲明王咒!”她低哼一声,额前的秀发无风自动,猛地飘起了三寸,随即又覆到了她的面上。

    任雨情知道她必不肯甘心认输,已准备应付她的后着,谁知她竟仍是维持着原先的攻势,继续冲击着她布下的气场。她本是聪明绝顶之人,对人性颇有认识,已然猜到这于雅婷必是魔门争夺教主之人,是以不肯暴露实力,故意不敌于自己。

    “哈哈哈”,雷冬邪突然长笑一声,死灭的杀气顿时无休止地笼罩开来,也向任雨情冲击过去。

    “啊——”好多三仙教的弟子与除魔联盟的弟子突然都大叫起来,纷纷向对方砍杀过去。

    雷冬邪与于雅婷虽是都各自保留着几分功力,但在两人的联手之下,任雨情布下的气场顿告破坏!杀伐之气顿时又弥散开来,所有人重又斗了起来。

    任雨情柳眉一皱,突然扬声道:“黄兄,请助雨情一臂之力!”

    躲在暗处的单钰莹眉头一皱,道:“我们才刚到,任姐姐怎么知道你来了呢?莫不是你们说好了的?好你个小贼,你究竟还瞒了我多少事情!”

    黄羽翔在她的腰间轻轻一捏,道:“莹儿,别多心,她只是胡乱猜测的!”他与任雨情之间有着一分极为微妙的联系,都能从对方功意的波动上感知对方的位置,范围极其广大。只是这种事情说出来本就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况且,以单钰莹吃醋的本事,定会以为他们两个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什么的,更增误会。

    他施施然地走了出去,看着满地尸首,两道浓眉不禁皱到了一起。除魔联盟与魔教拼个两败俱伤虽是他乐于见到的,但见到眼前如此惨烈的景象,仍是让他心悸不已。想到:“若是我组织自己的势力,与他们拼斗的话,恐怕日后躺在地上的尸首将会更多,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他心神一凛,又想:“若不将这些豪门铲平,江湖总有纷争,死得人便不止这些了!忍下一时之痛,方能尝到甘甜!我绝不允许再有真真的事情发生!”

    脑中想着,已然走到了任雨情的身前,揖下手,道:“雨情,黄羽翔来了!”说到“雨情”两字的时候,声音颇大,两眼也向雷冬邪瞄去,其中的意思,自是不言而喻。

    雷冬邪似是毫无所觉,道:“黄兄,你就非要和在下做对吗?”

    黄羽翔摊一下手,道:“雷兄,非是在下要找你的麻烦,只是在下每次出现的地方,总会不小心撞见了雷兄!”

    此时单钰莹等人也跟了过来,骆三元牵着小白走在最后,自是乐得与它相处,离前面的陈天劫却是隔了老远。

    南宫楚楚一见雷冬邪,顿时花容色变,道:“雷冬邪,我的丫环小绿呢,你将她怎么了?”

    “小绿?”雷冬邪似是费神想了一阵,方道,“原来你说得是她啊!嘿嘿,她很好,我很中意她做得菜,已经将她收作我的小妾了!”

    “什么!”南宫楚楚一怔,随即道,“你这个恶魔,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小绿呢?快将她还给我!”

    雷冬邪露齿一笑,道:“你放心,她过得很好,你便是要她离开,恐怕她也不会愿意!”

    “楚楚妹子,跟这种人多说有什么用,你让开,让我来教训他一顿,看他交不交出小绿来!”说话这么冲的,除了单钰莹之外,恐怕没有别人了。

    于雅婷在黄羽翔一走过来的时候,就开始暗暗留意起他来。她修习得是最上乘的媚功,对别的媚功修习者的感觉十分的敏锐。黄羽翔虽是没有运起“抱朴长生功”,但护体真气却盈盈然,沛然而动,于雅婷隐隐感觉到了他浑厚的内力与功法中的蛊媚。

    待到他自报姓名,于雅婷心中便道:“果然是他!”她资质虽不是最为上乘,但却是极其适合修炼媚功,以二十芳龄便将“天魔魅心”*练到了“八媚”的境界,实是前无古人。但百尺竿头,想要更尽一步的话,却是极为困难。以她的修为而论,非得要到三十以后,方能达到“九媚”的境界,六十岁以后,或许可以达到“天魔魅心”的最高境界“十媚惑天”。达到此等境界,当真是杀人不见血,天下无人可以违扭了她的意思。

    黄羽翔修习的“抱朴长生功”正是她天生的补药,若是能吸取黄羽翔的元阳,恐怕只需他三分之一的功力,便可以达到“九媚”的境界,若是能得到他全部的元阳之气,纵使不能立时达到“十媚惑天”的最高境界,恐怕也必能在三十岁之前达到大成!只是功法相对,若是被黄羽翔反客为主,夺取了她的元阴的话,恐怕自己的一身修为就要毁于一旦,而让黄羽翔成为足以与张华庭、摩诃罗相比肩的绝世高手!

    一念至此,心中怦怦然急跳一阵,连几人的说话都没有听清,等恢复神智的时候,单钰莹与雷冬邪已是斗了起来。看着黑光缭绕的单钰莹,心中已然猜到她必是惜花婆婆的最后一个徒弟,只是看到她竟能使出“红日照天下”*,虽是已有耳闻,仍是一阵惊奇。

    “人都来齐了吗?”惜花婆婆颤巍巍地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身边却还有一个三十岁来的艳妇,满头的青丝全部盘在了头顶之上。一身华丽的衣着,颇有雍荣端庄之意。看她的样子,完全是个官家的贵妇人,哪有半分江湖客的味道。只是她每轻移莲步,挡在身前的尸体全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挪开了一般,一一移到了一边。

    黄羽翔眉头一紧,心道这妇人好深厚的内力,恐怕不在惜花婆婆之下,与朱红侠是同一级数的高手。

    等她从黑暗中走出,露出了脸容之时,站在场中的几个人都震住了。她的容色极美,但却好像是笼在一层涡,竟是看不清她的长相,只是隐隐觉得她是个绝世美人,让人总想盯着她看,看清她长得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一刻也不想将眼睛转开。

    “红粉骷髅,尽皆虚无!”任雨情突然低哼一声。话声传来,众人都像是从梦中惊醒过来一般,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大悲明王咒?”那艳妇扫了任雨情一眼,极富磁性的声音已是响了起来,道,“你就是那个问剑心阁的那个传人?”

    任雨情淡淡一笑,微微恭身道:“雨情见过楚前辈!”

    于雅婷也恭恭敬敬地道:“雅婷拜见师父!”说完,将眼睛扫了黄羽翔一眼,见他兀自还有色迷迷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奇怪,想道:“以他的功意来看,至少也可以抵到‘九媚’的程度,与师父不相上下,可为什么他对师父的媚术毫无抵抗之力!看他那副色样,便是不用媚功,只需勾勾小指,他便会扑了过来!我是不是眼花了,这人怎得如此不堪!”

    这艳妇便是于雅婷的师父、魔门七大长老之一,也是魔教三圣女之一的“千娇百媚”楚心月了。她一上来便用上来了“天魔魅心”*,盅惑住了黄羽翔等人的心智,若不是任雨情通晓“大悲明王咒”,恐怕便要被魔教一举擒下了。不过陈天劫却是自始至终一副冷冷的表情,一点儿也没有被她蛊惑。作为一个杀手,他早已是心如死灰,岂会受美色所惑。要想将他迷惑住,恐怕只有“十媚惑天”这媚术的最高境界了!

    楚心月灵动的目光从几人的身上一一掠过,突然停在了陈天劫的身上,妩媚的俏脸一紧,似是感到了他骇人的杀意,“这位是何方神圣?”声音不减甜美,“天魔魅心”*已是针对陈天劫一人发动起来。

    刚才她施展出的媚功是对全部人施用的,现在却是只针对陈天劫一人,威力自是不啻倍增,不知道陈天劫冰冷的心性能不能敌得过楚心月的“九媚”,这媚术的奇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