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五章夜袭云来
    李慕然等人寄居的地方是玉溪最大的客栈“云来客栈”,他们还没走到客栈,却已见到一大帮人迎了出来。李慕然凝目一看,突然高声道:“梅兄、周兄,哈哈哈,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当先的两人,左首那人正是梅家的当代家主梅望春。右首那人却是个中等身高的大胖子,横着量他绝对不会比竖着的时候差上多少。

    南宫明通、田汉升等人都是上前与他们打招呼,这个大胖子却是点苍掌门周文春,不知他一生肥肉,却是如何修成上乘武功的。

    “来来来!大家快些里边请!”寒喧了一阵,李慕然忙将众人往客栈中请去,先是将中毒的弟子安顿下来,各大派的掌门与家主都是聚到了李慕然的房中。

    “我们收到林小姐的手谕,务必在今日赶到玉溪!哈哈,老夫与周兄脚快一些,郑兄、王兄与峨眉、恒山派的两位大师却是还没有赶到,看来又要惹得林小姐不高兴了!”梅望春虽是哈哈大笑,但眉宇之间却是隐隐有一丝烦恼,想来想去,定是为了单钰莹这档子事!

    “哼,郑家、王家、峨眉、恒山这四个门派,早在成立除魔联盟的时候就拖拖拉拉的!若不是林小姐施了高压,他们焉肯就范!现在倒好了,竟然扯起后腿来了!”李慕然的目中怒火大盛。他今日吃了平生第一次亏,当真是气恼不已。

    “李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知心大师已然回归少林了,看来,少林派虽然没有答应帮助我们,但还是采取了中立的立场!”梅望春是苏州的地头蛇,知心大师、张梦心每日的举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嘿嘿,也只有林小姐有这等能力!”李慕然轻抚一下颌下胡须,道,“等三日之后,我派弟子的毒解了,就杀上三仙教,引出魔教之人,将他们一举消灭!”

    他想了一下,又道:“魔教妖人诡计多端,不可不防,定然不会让我等休息了三天之后再从容找他们麻烦。今后三天,晚上都要多派人手巡夜,以防他们偷袭!”

    “哈哈哈,”周文春大声笑道,“李掌门,你又何必顾虑太多呢!凭着我们这些门派的实力,天底下还有谁敢轻惹!纵是魔教,除非他们倾巢而出,不然的话,谁能与我争锋!”

    “周兄切莫大意!”若是没有遇到雷冬邪之前,恐怕李慕然也会与他同样的想法,只是今日突然知道除了魔教之外,竟还有个魔门,而且像是魔教的中坚力量。如四大传令使般的高手,魔门竟还能出动六人,当真是恐怖之极!要知道,白乘风比起眼前任何一个掌门人,也是毫不逊色!

    他伸指在桌上轻敲一下,道:“大家一定要小心行事,到了晚间,都留在客栈中,切莫单独行动!”

    [***]

    “好人儿,你一去就是大半年的时间,也不来看看奴家,害得奴家天天望、天天盼!”柳三芸倚靠在雷冬邪赤裸的胸膛里,酥胸半露,俏脸儿微微带着些红晕,妩媚的杏眼中带着一丝云雨初收后的春意。

    雷冬邪在她丰满白腻的胸脯上轻捏一把,低笑道:“美人儿,我也是挺想你的!”

    “想我?”柳三芸突然一阵娇笑,娇躯轻颤,带起了一道*,“怕不是想着问剑心阁的那个丫头吧!”

    雷冬邪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怕人的神色,只是柳三芸靠在他的身上,没有看到。他低下头来,在柳三芸的颈间用力地咬了下去。

    “好痛!”柳三芸呼痛起来,雪白的娇躯不停地扭动起来。但她的双臂被雷冬邪圈在怀中,却是没有推拒之力,只得*着道:“好人儿,你轻一些,奴家受不了得!”

    雷冬邪毫不理她,等他抬起头的时候,柳三芸雪白的颈间已是多了一道鲜红的血迹,顺着她的胸膛直往下延伸。

    柳三芸突然娇躯一颤,道:“好人儿,你又想要了?你饶了奴家吧!让奴家找几个丫头来服侍你!”

    雷冬邪的呼吸越来越是粗重,双手用力地捏着她的酥胸,道:“我只要你,你不是很想我吗?今天我让你满足个够!”

    柳三芸浑杀打冷战,她并不是个*的女人,只是眼染目濡,是以言行之间颇为*。雷冬邪此人,人如其名,当真是邪得可以,便是在床第之间,也是极尽扭曲。

    雷冬邪突然一怔,随即收回了正在肆孽的双手,直起了身形。

    柳三芸大喜,以为他终肯放过自己,呢声道:“好人儿,你可真是体谅奴家!”

    雷冬邪轻轻摆一下手,道:“噤声!”从床上坐起,披了件衣服在身上,对着窗外大声道,“师父,你老人家来了吗?”

    柳三芸脸色突然一阵煞白,陪侍雷冬邪一夜,顶多日后七八天下不得床来。若是与重九呆在一起,只要一柱香的时间,却足以让她一两个月浑身难受,精神郁郁。

    “嘿嘿嘿,不愧是老夫的好徒弟,在这种时候还有这么高的警觉性!”窗户在无声无息之间突然化为乌有,仿佛烂泥一般纷纷掉落下来,一个浑身漆黑的身影已是钻了进来。

    那人站在雷冬邪的身旁,却是比他矮了足有一半,竟是个侏儒。一张脸上满是皱纹,也看不出他是多大的年纪,顶上的头发只剩下了三两根,灰白灰白的,只是一双眼睛竟是淡绿色的。他的声音仿佛是碎瓦相划后发出来的,尖锐刺耳,极是难听。

    他一进入屋中,房中顿时变得十分的压抑起来,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仿佛一个正常人对着一具腐烂的尸体,恶心得连三日前吃下的饭也要呕吐出来。

    柳三芸忙趴伏在床上,颤声道:“柳三芸见过重长老!”

    “嗯,”重九低哼一声,淡绿色的眼珠轻轻瞥了柳三芸一眼,顿时让她浑身都起了一阵哆嗦,“冬邪,楚心月今天傍晚前便能到了!我圣门七大长老如今已有三人,哼哼,天下尚还有哪个门派能与我圣门做对!今晚突袭除魔联盟的大本营,务必将他们一举灭杀!让世人知道,只有我圣门才是这世间唯一的强者!”

    “楚师叔要来了?”雷冬邪双眼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于师妹也要来吗?”

    “这是自然!”重九满脸皱纹的老脸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看起来极是怪异,“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吗?嘿嘿,嘿嘿嘿!”

    衣袖突然一挥,重九的身形已是飘飞出了屋子,尖锐的声音却是传了进来:“今晚二更,都到大堂来集合!”

    柳三芸直等他去了良久,才倒靠在床边,长长地喘了几下粗气,雪白的身体一阵抽搐。

    雷冬邪看了看渐黑的天色,喃喃道:“离二更还有很长的时间……”回头向柳三芸看去,嘴角边不由得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

    陈天劫房间里的东西全部被打成了一团粉末,不得不另外更换一间,好在骆三元财大气粗,大把大把的银子使出去,一点儿也不心疼。要不是不欲太惹人眼,原还想包下整个客栈。

    黄羽翔的如意算盘,自是今晚一箭双雕,大享齐人之福,谁知单钰莹却也问掌柜的开了间房间。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还把南宫楚楚拉了过去。

    他本想再说些花言巧语,没想到单钰莹倚在门口,寒着脸道:“小贼,你难道没有一些自知之明吗?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吗?楚楚的身世很可怜,缺乏别人的同情与关怀,正好被你这个花心大白痴趁虚而入!一切都是你不好,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不然的话,就要你好看!”说着,拳头一握,杏眼圆瞪,只是眼神之中,还是有着一抹温柔的笑意。

    黄羽翔知道她的脾性,也不敢与她多作争辨,只得讪讪地回到了自己房中。心中想道:“莹儿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吃醋,若是换了心儿……心儿跟她也差不多,都不是省油的灯,最爱在这些小事上计较!还是真真好,一门心思只想讨我的开心!唉,真真,你怎么样了?”想到真真,黄羽翔不禁意兴全无,怔怔地看了一会烛火,盘膝行起功来。

    [***]

    明月如弓,群星漫天,天上浮云片片。

    雷冬邪将身形停在客栈门口,转头对身边的一个黑衣女子道:“雅婷,你难道就不想与我说上一句话吗?”

    那黑衣女子身形苗条,身形颇是修长,紧身的黑衣将她美好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她的头发甚长,横披在脸上,连脸形也是看不清楚,但依稀可以看到她黑发间雪白的肌肤。

    她仿佛没有听到雷冬邪的话,仍是一动不动,仿佛融入了黑暗之中一般。

    雷冬邪苦笑一下,道:“雅婷、于师妹、于雅婷,我虽是得罪了你,也是奉了师命。况且,我也让你得到了快乐,是不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脸上又浮起了惯常的邪气。

    于雅婷还是毫不理会他,只是身形突然矮了半寸。原来她功行双足,全凭真气将脚底下踩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整个人都陷下了半寸。

    “雅婷,我现在还是忘不了你在我身下婉转呻吟的景象。”雷冬邪轻笑一下,在她的颈边轻吸了一口气,道,“嗯,好香啊!真是怀念这个味道啊!”

    “雷师兄……”于雅婷的声音仿佛全是用鼻音说不出来的,特别的娇嚅,“我也好想你啊!”轻轻一掠头上的秀发,露出了艳红的半边樱唇,随即便放了下去,乍现还没的景像,让人恨不得动手将她的头发拂开,好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

    雷冬邪的眼神中突然现出一丝迷乱,随即便镇定下来,道:“于师妹,你的‘天魔魅心’*果然已修到了‘七媚’的境界,假以时日,必能突破楚师叔‘九媚’的境界,成为圣门第一个修成‘十媚惑天’之人!”他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有一个人,他的媚术起码已到了令师的境界,而且,他还是个男的!若是于师妹能够将此人蛊惑,必能提前几年修成‘天魔魅心’的无上境界!”

    他从怀中取出一把折扇,轻轻挥动一下。随着他挥扇的动作,几百枝火箭突然从他的身后齐齐往客栈中射去!一时之间,整个夜空一片明亮,仿佛白昼重临大地。火光辉映之中,他复道:“这个人的名字叫黄羽翔,外号‘浪子’!”

    于雅婷的眼中流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道:“男子也能将媚术练到‘九媚’的境界吗?若是如此的话,我岂不是毫无胜算!雷师兄,你只不过想要将我这个圣教教主的竞争者挤掉而已!你放心了,凭你的‘红日照天下’与‘雷动九天’*,世人又有几人是你的对手!”

    看着转眼间已是熊熊燃烧的客栈,于雅婷淡淡一笑,道:“雷师兄,看来除魔联盟的人早有准备,烧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半个人影跑了出来!”

    虽是看不到她轻盈浅笑的样子,但雷冬邪还是心中一荡,升起了几许异样感觉,“我原就没有想过要将他们烧死,这样多没意思,怎及得上一手一个将他们生生捏死来得好玩!”

    他回头看了一下于雅婷,突然道:“于师妹,你该不会已修到了‘八媚’的境界了吧?”

    “格格格,”于雅婷突然笑得一阵花枝乱颤,道,“雷师兄,你真会开玩笑,小妹天姿鲁钝,岂能达到此等境界!不过,我倒是看雷师兄最近的邪气越来越盛,看来‘雷动九天’已是到了六重天!有了六重‘雷动九天’*,恐怕已能发动‘红日照天下’*,几达‘死寂天下’的最高境界了吧!”

    两人有过一段孽缘,又是争夺教主的对手,都是极力将自己的实力隐瞒,直等夺位那天,一举将对方败杀。

    雷冬邪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犹豫的神情,道:“你可知道周师叔有个叫单钰莹的徒弟?”

    “单钰莹?”于雅婷摇摇头,姿态甚是优美。这两人言语之间,都是在寻找对方的弱点,以期在对方的心灵上投下一个阴影,日后大战之时,必能凭此而胜。于雅婷更是不时地施出媚功,减轻他的防御之心。她修习得是最上乘的媚功,并不是靠肉体的裸露来达到媚惑的目的,从她的神态来看,俨然一个端庄无比的大家闺秀。

    她露出思索的样子,道:“我只知道周师伯有两个徒弟,一个是浪风,一个是杜巧真,却不知周师伯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单姓的徒弟!”

    “嘿嘿,周师叔确实有这么一个徒弟,而且这位单师妹的武功还在我之上!”雷冬邪见除魔联盟的众人已是从各个角落涌了出来,脸皮浮起了一丝嗜血的表情。

    “什么!”于雅婷见雷冬邪的表情不似说谎,不禁失声叫了起来,一直暗地施展的“天魔魅心”*顿时中断。

    她早在沉默之时便已发动了媚术,趁雷冬邪得意之际占了先手,如今终被雷冬邪在言语间成功寻到了破绽,从她的*中摆脱出来。

    雷冬邪邪邪一笑,脸上丝毫没有得意之情,道:“这位单师妹竟以女子之身修成了‘红日照天下’*,而且——”看了看走到客栈前面,正一脸怒容的李慕然等人,复道,“她还修到了*的最高境界,死、寂、天、下!”

    见于雅婷终露出震惊的神情,道:“于师妹,看来我们都没有希望了!日后的圣门门主,圣教教主,必是非这位单师妹莫属了!”

    “无耻的魔教妖人,竟敢趁夜偷袭!哼哼,果然是魔教妖人的行径!”李慕然轻晒一声。

    许笑天突然踏前一步,道:“重九,你还不出来,要窝到什么时候?”

    “嘿嘿嘿,”尖锐的声音突地传来,重九仿佛是从黑暗中挤出来的,突然之间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压抑的气息顿时漫延开来,修为差一点的人已是开始呕吐起来。

    他冷冷地一扫许笑天,道:“老杂毛,你还没死啊?”

    李慕然等人都从许笑天口中知道重九便是当年的“十夜天魔”,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让江湖上每个人谈之色变的杀手竟是一个侏儒!

    许笑天一双眼睛眯着,扬声道:“你都没有死,老道怎么会先死呢!重九,你的‘雷动九天’修到第几重了,老道待会可要好好领教一番!”

    “哼,”重九两眼一翻,道,“若是你的‘天翔心法’还没有修到第十五层,只会在老夫的‘雷动九天’之下化为一团灰烬!上一次被你侥幸逃脱,这一次,你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哈哈哈,”许笑天一直眯着的双眼突然大睁,暴射出惊人的神光,“重九,老道总算没有让你失望,‘天翔心法’正好修到了第十五层!”

    “好!”重九浑身的骨骼突然一阵噼里啪啦地作响,整个人突然之间像是涨大了许多,变成比许笑天还要高上一点的中等身材。众人一见,不禁都是轻咦了一声。

    其实他并不是天生的侏儒,只是年青时修习内功的时候不慎走火入魔,以致全身的骨骼都被压挤成了一团。他原就是魔性颇重,遭此不幸后,行事更是变成加厉,两三年的时间,便闯下了“十夜天魔”的不世杀名!

    只有当他的功力运行到十成的境界,才可以逆转骨骼,将身体还原。

    重九满意的舒了口气,扭扭脖子,道:“老杂毛,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这副面貌来对敌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此时虽是可以恢复原貌,但收功之后,浑身的骨骼又会缩成一团,其中的痛苦,非是外人所能了解。

    他身形一转,已是电射而去。

    许笑天长袖一甩,也跟着尾随而去。远远地传来他的长笑之声:“重九,过了这么多年,你的轻功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嘛!”

    雷冬邪瞄了于雅婷一眼,低声道:“这位单师妹,她的如意郎君便是黄羽翔!于师妹,你可知道该如何做了?”嘴里与于雅婷说着,右手轻轻一挥,身后的三仙教弟子,楼衣、司空、白乘风等高手已是向除魔联盟的人杀奔过去。

    于雅婷的水袖轻轻一摆,道:“雷师兄,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不若我们比比看,究竟谁杀的人多一些!”她身形一飘,已是纵到了几个除魔联盟的弟子中间。

    那些人见眼前突地多了一人,都是齐齐举起兵刃欲向她砍去。只是乍然见到她风姿嫣然的娇躯,都是怔了一下。

    于雅婷妩媚一笑,万千风情在她一笑之中顿时弥散开来,说不出的荡人心神。她雪白的纤手突然一圈,也不见她做了什么动作,绍的那些人突然一个个全部头颅暴裂开来,躺倒在地。

    鲜血溅出,飞出老远,好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都是心中大寒,想不到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出手竟是如此狠辣。

    于雅婷身形不停,又是往人群中落去。她绍之人虽是见她心狠手辣,但等到她临到身前,都仿佛发痴了一般,竟是毫无动作,任她宰割!

    “于师妹,‘天魔媚心’*果然是天下第一等的媚功,小兄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雷冬邪的下手也不慢,身形的每一个起落,炽白的光华闪动中,必有好些人闪避不开,而在他的“雷动九天”*下化为一具焦尸。只是他的攻击不分敌我,连三仙教的教徒也在他手上死了好些人。

    这两人一左一右,仿佛虎入羊栏,当真是无抗手之敌。除魔联盟的弟子一看到他们两个跃来,都是远远地避开,根本不敢与他们相抗!

    李慕然又惊又怒,只是他们这边的高手都被楼衣、司空等人缠住,脱不开身。况且,魔教还有惜花婆婆没有出手,若是没有外援,除魔联盟的这些人今晚便要客死异乡了。

    此时此际,李慕然不禁在心中期盼任雨情与黄羽翔等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