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削发明志
    两个美丽的姑娘相互对望的景象其实是十分动人的,就好像两颗灿烂的明珠,相互辉映之下,更显明亮晶莹。

    黄羽翔的心脏不停地乱跳起来。他是个只顾眼前之人,当时情绪一激动,就下了娶南宫楚楚之心。可见到眼前的景象,却不由得有些惴惴,想道:“莹儿,你可要忍住啊!楚楚是个可怜的姑娘,你若怪她的话,我可要帮着楚楚说话了!”

    骆三元无聊地打了个哈欠,道:“我去看看小白。”说着,便往店中走去。

    黄羽翔暗骂一声“不讲义气的死马痴”,只是两女却似对眼对上了瘾,竟是谁也没有理一下骆三元。

    转头到任雨情这边,轻声道:“任姑娘,你说几句话,帮我劝一下!”

    任雨情轻轻一挥衣袖,道:“黄兄,若是你连家务事都管不好,如何治霸天下呢?”

    黄羽翔耸然一惊,道:“任姑娘,你说什么!”

    “楚楚妹妹,”单钰莹突然笑语如花,一张春花般的俏脸上满是明丽动人的笑容,道,“那小贼有没有欺负你啊?你跟我说,我定帮你教训他!”

    敢说教训黄羽翔的女子,恐怕就仅有单大小姐一人了。她虽是比南宫楚楚小了一岁,但既以黄家大妇自居,自是不能对将来的妻妾称之为“姐”。

    南宫楚楚也是笑语嫣然,仿佛两女刚才的剑拔弩张全不存在一般,道:“单姐姐,大哥每日都惦着姐姐,茶饭不思的,想来必是爱煞了姐姐!”

    “嗯,妹妹,我们到房中说会话!”单钰莹伸出纤手,将南宫楚楚握住,两女谁都没有理一下黄羽翔,径自往店中走去。

    “她们是怎么回事?”黄羽翔见刚才还势如水火的两女此刻竟是蜜如调油,不禁大是惊讶,回头看了任雨情一眼,不禁奇怪地问道。想到当日与司徒真真春风一度后,单钰莹也是拉着她进了房中,结果司徒真真立刻“背叛”到了单钰莹的阵营。单钰莹虽然粗枝大叶,但在管家方面确实有一手,不可小窥,黄羽翔若是再大意的话,恐怕日后必要被众妻联合起来欺压!

    任雨情淡淡道:“黄兄,她们不都是你的爱妻吗?你自然应该清楚的了!”

    “你不也是女人吗?”黄羽翔对女子越来越是不了解了,道,“真不明白她们在想些什么?”

    任雨情脸上仍是挂着轻笑,道:“黄兄,雨情乃是跳出红尘之人,这些俗事,雨情也是不懂!黄兄还是替我引见一下陈前辈吧!”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好,任姑娘请随我来!”

    两人也向客栈行去,进到店中,任雨情的相貌自是引起了一片惊呼。店中诸人刚才就为单钰莹的美貌震惊了半天,没有想到又会遇上一个在容貌上兀自胜她一筹的美女,个个都是张口结舌,过了好半天,才将艳羡的目光投到黄羽翔的背影之上。

    两人行到陈天劫的房门前,黄羽翔停下道:“便是这里了!”

    还没等他敲门,任雨情突然身形一动,已是破门而入,一道耀眼之极的亮光突然从她身上发出,随着的她身形猛地扑到了房中。

    房门轻轻一颤之际,一道凌厉之极的杀气顿时从房内急涌而出,铺天盖地向两人涌来。

    黄羽翔大惊,忙跟着任雨情蹿进门内。

    身形才落,便见任雨情已然与陈天劫相对而立。从任雨情身上发出亮光的却是她手中的那把古色古香的宝剑,仿佛一道道水波在荡漾,剑身似是在不停地扭动着。

    陈天劫的血影剑已是出鞘,双眼一片血红,凌厉的杀气已是将任雨情罩住,丝毫不因她是个绝世美女而稍减杀意。

    任雨情的脸上展现出从所未有的慎重,猛地一声轻叱,长剑挥洒如波,圈圈涟漪顿时往陈天劫绍传去。

    黄羽翔轻咦一声,任雨情这一招的剑意,却是与水之道不谋而合,只是她的攻势更为系统,更为慎密。不像他,那些招式只是临时想出来的而已。

    陈天劫身影飘乎如风,间或还上一剑,必能压得任雨情剑势一窒,水之道连绵不绝的意境顿时破坏无余。两人的攻势都是凌厉快捷,转眼之间已是过了七八十招。房中的家俱在两人有若实质的剑下侵袭之下,都是化为了一团碎屑。

    黄羽翔还是第一次看到任雨情正式出手,不禁骇然叹服,心道怪不得她敢孤身行走江湖,不仅是仗着问剑心阁的名头,本身的武技更是足列一流之境。

    他虽是领悟了水之道,却还没有真正的融会贯通,看着两人的交手,不禁在心中暗自印证,颇觉获益良多。只是一个是娇滴滴的美人儿,自己不管有没有那条赌约,都要将她变成自己的小娇妻;另一边却是日后打天下的得力助手,有此人的一把剑,胜过十个一流高手。他自是不希望两人出什么事,只是两人的攻势实在太急,若是自己出声妨碍了他们,反倒要累得他们分心,失手错伤了人。

    任雨情突然一挽长剑,连续点出了三十六个剑花,齐齐往陈天劫飞去。

    陈天劫的眼中显出狂热的战意,虎吼一声,血影剑顿时迎了上去,“血影千杀”已然发动。

    “血影千杀”不愧是陈天劫两大绝技之一,一经使开,万千道血红的剑影顿时将任雨情团团裹住,从声势上讲,当真是大占上风。但任雨情的攻势却是胜在集中,明丽的剑花所过,血红的剑影无不一一破开。

    “千杀归一!”随着陈天劫一声暴喝,所有的剑影都纷纷向任雨情刺去。万千道剑影,仿佛水银泻地一般,当真是无孔不入!

    任雨情的娇躯突然盘旋起来,仿佛一个大陀罗一般,握在手中的长剑也随着她身体的转动而幻化出千百道明丽的剑影。

    “剑轮舞!”

    黄羽翔差点儿便要击节大叹,当日陈天劫使出这一招来的时候,南宫明镜一招毙命,化为一团腐肉,而周启东若不是有“千阳镜”护住身体,恐怕也要落得与南宫明镜同样的下场,这一招的威力当真是恐怖之至。

    只是任雨情每旋转一击,必能破去百来道剑影,等她转过十几下之后,袭身的剑影已是被她化得干干净净。

    黄羽翔转头向陈天劫看去,却见他已稳稳站定,却不知他是如何将那三十六朵剑花化解得。毕竟他的眼睛只有一双,看了这一边必然要落下了那一头。

    陈天劫身随剑动,揉身又向任雨情扑去。

    谁知任雨情却像傻了似的,竟是一动也不动一下。

    黄羽翔大惊,张口欲叫,却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他没有料到任雨情竟会不躲不闪,这一下毫无准备,便是想要阻拦也是不可得也!一时之间,心中也不知转过了什么念头,心痛异常之中,身形已然扑出!

    陈天劫身形忽停,长剑已是刺到了任雨情的咽寒上。

    黄羽翔心中一悸,眼前突然一阵昏暗,全身真气一阵暴烈的涌动,几如真真受伤的那天。

    “你知道我不会杀你?”陈天劫冷冷地道。

    任雨情轻淡的声音响了起来,道:“晚辈只是想试试前辈的功夫,前辈识人甚明,当然不会误杀了好人!”

    黄羽翔心中一阵激动,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顿时涌上脑门,颤声道:“陈前辈,这位姑娘是问剑心阁的传人,名叫任雨情,是晚辈的朋友!”

    陈天劫冷冷地道:“问剑心阁从前的传人不是魏雅心吗?”顿了一下,又道,“岁月催人老,红颜成白发!哼,若不是我感觉到你只有战意而没有杀气,你早就成了一个枉死鬼了!不过,谁都不能辱我陈天劫!”

    长剑轻轻一挥,剑气所及,任雨情几缕青丝已是齐颈而断,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陈天劫收剑回鞘,向房门外走去,经过黄羽翔身边的时候,突然冷冷地道:“小子,她又是你的媳妇?”也不等他回答,径自走了出去。

    随着血影剑的归鞘,窒人的杀气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黄羽翔猛地冲到任雨情的身前,道:“你疯了,刚才你为什么不动不闪!你以为你身着‘千阳镜’啊,你以为你是铜人铁塑的啊!你知不知道,你可差点儿把我吓死了!”

    任雨情目光流转,微微露出一丝感动之色,随即又是一副万物不挂心头的然样子,道:“黄兄,陈前辈武艺了得,确实是一大良助!而且他已能克制自己心中的杀意,诚如黄兄所言,陈前辈确实已悔过向善!”

    “你为了试探陈前辈的杀人之心,竟要以身作饵?不行,太危险了,以后可不准你再这么胡闹了!”黄羽翔一脸惶急的神色,道,“雨情,你答应我,绝不再做这等傻事了!”

    任雨情柳眉一皱,似是对他的亲热称呼颇为不惯,冷冷道:“黄兄,雨情做事自有分寸,黄兄不必挂怀!好了,我也该走了,后会有期!”

    “雨情,你不多留一会吗?”黄羽翔顺阶而上,见她没有驳斥自己的称呼,索性打铁趁热,将这个称呼给定了下来。

    任雨情轻飘飘地走了出去,边走边道:“黄兄,除魔联盟与魔教必有一战,我们必有后会之期!嘻嘻,黄兄还是先去看一下你那两个小娇妻吧!”

    黄羽翔猛然醒悟过来,想道:“莹儿和楚楚会不会大打出手啊?莹儿的脾气这么暴,楚楚的性子也是刚烈无比,两人单独在一起的话,岂不是……”心念电转之间,任雨情早已下得楼下,去得无影无踪了。

    他赶紧跑到自己的房门口,却见房门紧闭,里面竟是没有说话之声。正想在门上刺个洞来,却见房门已然大开,单钰莹挽着南宫楚楚并肩而站,见到他的时候,单钰莹“噗哧”一笑,道:“妹妹,我没有说错吧,这小贼定然又干起了这种勾当!”

    见两女似是十分亲密的样子,黄羽翔走到房内,将门关上,嘻笑着硬是挤到了两女中间,左右手各抱着一个美人儿。这时候,南宫楚楚已是恢复了原来的面貌,露出了一副绝不下于单钰莹的绝美姿容。

    单钰莹倒甚是大方,只是白了他一眼,道:“死小贼,你可莫要得意!楚楚的事我暂且不和你算帐了,不过,我可不准你再去招惹旁的姑娘了!你现在已经有了真真、梦心、楚楚与我了,顶多再加上一个任姐姐,凑满一只手!若是你再给我添个姐妹,我就剪掉你一根手根头!”说到狠处,雪白的牙齿咬得紧紧得。

    南宫楚楚虽是早与黄羽翔“坦陈相见”,但当着旁的女子,还是有些放不开手脚,忸怩了一阵,才趴在黄羽翔的怀中,一动也不敢一下,一张俏脸,早已羞红得如同红布一般。

    只是听到单钰莹说得如此蛮横,不禁抬起头,道:“姐姐,你真厉害,竟敢这么说夫君!”

    “这个小贼,你若是纵容他,他又不知道好歹!以前总说爱我,只对我一个人好!梦心也就罢了,却又惹上了真真妹子!现在又有你,心中又想着任姐姐,不知道海若这小姑娘有没有被他欺负了!”单钰莹越说越气,雪白的纤指在黄羽翔的身上指指点点。

    黄羽翔忙分辩道:“莹儿,海若是绝对没有!你放心好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可不会招惹这个麻烦精!”

    “若是海若长大了,懂事了,你就要她了是不是?”

    黄羽翔不禁想道:“若是这丫头真得长大懂事了,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她长得这么漂亮……”一念未必,已被单钰莹拎住了耳朵。

    只听单钰莹对南宫楚楚道:“妹妹,你也拎着他那一边的耳朵,我们今天要好好审一审他!”

    南宫楚楚虽是痛恨男人的鄙薄,却是没有像单钰莹那么大的胆子,况且她深爱着黄羽翔,哪里舍得给黄羽翔苦头吃。

    正犹豫间,只觉胸前一紧,已是被黄羽翔一把捏住了自己的丰盈,她浑身一颤,娇躯一阵发软。

    原来黄羽翔终于发起反击了,见单钰莹兀自嘟着小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他低下头来,已是将嘴唇压在了思念已久的玉人的樱唇之上。

    一阵头晕目眩,虽是与黄羽翔已有好些次的接吻,但每一次被他吻住,总是有一种全新的体验。单美人的娇躯越来越是绵软,脑袋之中一片混沌,等她恢复了神智的时候,已是到了床上。

    抓住黄羽翔正在解她衣扣的大手,单钰莹娇媚地道:“小贼,你想要干嘛?”

    黄羽翔坏坏一笑,道:“莹儿,我们都担搁了这么多天了,还是早些把名份定下来吧,免得你师父又起坏心!”

    白了他一眼,单钰莹杏眼如波,道:“到底是谁在起坏心?你这个死小贼,还不把我放开!”

    “你猜我会不会放开你?”黄羽翔对身边正看着两人耍花枪的南宫楚楚道,“楚楚,快帮我将莹儿的手拿开,我要让你们成为真正的姐妹!”

    “死小贼,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单钰莹纵是再大胆胡为,也不敢在另一个女子面前,将自己的贞洁献给心爱的男人,浑身黑光缭绕,“红日照天下”*已然发动。

    若是让创出“红日照天下”*的那位前辈知道自己的神功竟被后人用作闺房调情,只怕纵是鬼魂,也要气得再死一次!

    黄羽翔哪容她使出*来,猛地头一低,已是将她吻住。单钰莹一声闷哼,娇躯顿时一阵柔软,“红日照天下”*当即败在了黄羽翔的一吻之下。

    正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却听门上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客官,楼下有三个自称是南宫世家的人前来拜访公子!”

    黄羽翔正在兴头上,闻言知道是南宫明通来了,气得将手在床沿上重重拍了一击,嘴里骂道:“他妈的!”想道这南宫明通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紧要的关头来了,当真是气死人了!

    南宫楚楚却是一怔,问道:“谁,是不是我爹爹?”

    黄羽翔不欲瞒她,点一下头,道:“我已经告诉你爹爹了,不过,我绝对不会让他将你带走的!”

    单钰莹从欲望中清醒过来,忙将自己松开的几颗衣扣系上,嗔道:“死小贼,你死定了,我定要让你死得很难看!”突然见两人都是神情凝重,问道:“怎么了?”

    三人整理好衣物,下到楼下,只见南宫明通与另外两个人正坐在楼中,骆三元正陪着他们说话。

    听到三人的下楼之声,南宫明通猛地抬起头来,看到南宫楚楚的时候,一张威严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喜色,随即将脸板了起来,等他们走近,道:“楚楚,你既然已经脱身,怎得不给家里一个消息,害得大家都为你操心!”

    南宫楚楚虽是下定决心要反抗家族,但父亲十几年的高压之下,一见着他的面,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将头低着,伸手抓住了黄羽翔的衣袖。

    黄羽翔伸出手去,将她的右手握住,轻轻地捏了下。南宫楚楚顿感勇气大增,抬起头来看向南宫明通,道:“爹爹,女儿不孝!”

    南宫明通见两人如此亲呢的样子,不禁勃然大怒,沉声道:“楚楚,你可是已有了夫家的人,怎么能与他拉拉扯扯的!”转头对黄羽翔道,“黄少侠,多谢你救了小女,南宫世家必有所报!”

    黄羽翔微微一笑,道:“南宫前辈,在下正有一事要求您呢!”

    南宫明通眉头一皱,道:“且说!只要南宫世家办得到的,一定不会让黄少侠失望!”

    “那就多谢南宫前辈,哦!不,是多谢岳父大人!”黄羽翔揖了下手,“在下别无他求,只希望岳父大人将楚楚许配给我!”背后的单钰莹却是偷笑不已,想道:若是小贼日后到家中求亲,会不会也是如此腔调呢?爹爹可不比这个臭老头,肯定会要左右人手将这个大胆狂徒拿下去,重打一百大板!嘻嘻。

    “黄少侠,你在开什么玩笑!”南宫明通虽是见两人亲密的样子,但仍想不到黄羽翔竟会当众求婚,道,“小女早已许配给清荷剑派的李剑英李公子,这乃是天下皆知的事,怎得黄少侠竟会说出这番话来!”

    “岳父大人,小婿与楚楚患难之中渐生真情,已是私下结为夫妻!楚楚早已是我黄家的人了,还望岳父大人向李掌门解说一番!”黄羽翔紧紧地捏着南宫楚楚颤动不已的纤手,单钰莹也在背后将南宫楚楚扶住。

    “什么!”南宫明通猛然立起,双眼圆瞪,对南宫楚楚道:“楚楚,你已然与他有了夫妇之实?”

    虽然脑中轰鸣异常,南宫楚楚还是点了下头,低声道:“爹爹,你就成全女儿吧!女儿真得喜欢大哥,若是没有了大哥,女儿怎也活不下去了!”

    南宫明通长吸了几口气,道:“楚楚,你可不要胡闹了!快些随爹爹回去,三日之后就到清荷剑派与李公子完婚!”若是南宫楚楚不幸蓝田种玉,事情可就拖不得了。

    “爹爹,你若是要将女儿嫁给李公子的话,只是将女儿生生逼死罢了!女儿已经下了决心,生是黄家人,死是黄家鬼!此生此世,绝不另嫁他人!”她猛然拉起颈边的头发,化掌为刀,重重挥下,秀发顿时纷纷坠下。

    见她削发明志,南宫明通更是气恼,但他知道自己的武功顶多与黄羽翔也就在仲伯之间,单钰莹更是深不可测,那个姓骆的青年人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己方只有三人,实是毫无胜算。

    女儿又铁了心,当真是软硬皆不行。南宫明通双掌用力一捏,道:“那好,楚楚,你且先在这住上几天,为父过几天定会将你接了回去!”

    三日之后,便可一举摧毁三仙教,大大地打击魔教,那时凭着除魔联盟的势力,还怕打不赢这几个小鬼吗?

    南宫明通一挥衣袖,带着两个手下气冲冲地出门而去。

    骆三元朗声一笑,道:“大哥,你的老丈人脾气可真够大的!”

    黄羽翔苦笑一下,却见单钰莹在他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道:“小贼,楚楚现在无家可归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