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各有强援
    单钰莹并没有将黄羽翔认了出来,只是认出了他的声音,但目光一扫到黄羽翔的身上,便立刻定住了,两眼一亮,道:“小贼,快来救我!”

    惜花婆婆一怔,道:“那个小贼也在这?”

    许笑天走上前两步,道:“惜花仙子,二十年不见,你可还好吗?”

    南宫明通、李慕然、柳三芸也是齐齐喝问起来,一时之间,楼中一片混乱!

    惜花婆婆拿眼睛瞄了一下许笑天,淡淡道:“原来是青城许笑天!老太婆早已是人老珠黄,哪还配得上仙子这个称号!现在老太婆叫惜花婆婆了!”

    许笑天眼中突然闪过一道柔情,道:“惜花、惜花……不知你今日前来,却是为了何事?”

    “老太婆正是圣门中人!刚才哪个浑蛋说我圣教的坏话,站出来让老太婆看看!”惜花婆婆眼光一扫,已是射到了李慕然的脸上。

    听许笑天说来,这惜花婆婆当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人物,为何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头?李慕然眉头大皱,只是看这个黑衣老太婆婆一副颤巍巍的样子,却不知在魔教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五大坛主都是男性,四传令使中,只有圣阴使秦怜月是个女子,却显然不是眼前这个老婆婆!莫非是三圣女?魔教三圣女只知其名,未见其人,却不知道是三人中的哪个?

    他站起身体道:“惜花婆婆,魔教倒行逆施,天下共愤,乃是路人皆知之事,非是李某人胡言乱语,污蔑了贵教!”

    “老太婆,快放开我!”单钰莹见黄羽翔连打眼色,却是不肯上前,心头大怒,直想冲过去将这个大胆无义的小贼狠狠地揍上几拳。

    惜花婆婆先是向李慕然狠狠瞪了一眼,才对单钰莹道:“莹儿,你再要乱说,我可要好好责罚你了!”

    黄羽翔原是想隐忍一下,静看事态的发展,等惜花婆婆与李慕然诸人动上了手,再趁机救人。但听得惜花婆婆说是要责罚单钰莹,顿觉全身热血翻涌,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身形急纵,向惜花婆婆跃去。

    他这一手轻功一露,李慕然、南宫明通与柳三芸都是齐齐惊咦一声,浑没想到刚才近在咫尺的鲁笨男子竟是身负上乘轻功,若是他下手暗袭,还真不一定躲得开去。三人心中都是暗呼看走了眼,竟是没将这么一个大高手认了出来。只有许笑天不动不惊,似是早已知晓。

    不过黄羽翔自修成先天真气后,神光早已内蕴。错非内力修为达至许笑天、知心大师这等境界,根本无从探知他的深浅。

    黄羽翔身形一跃,惜花婆婆便将他认了出来,喝道:“你这家伙倒也是个痴情种子,竟是跟到这里来了!”她还以为黄羽翔是一路跟随她们而来,心中倒是隐隐有几分欣赏黄羽翔的痴情。

    心中虽是如此想得,但身体的动作却是丝毫,只见黑影一闪,她已经带着单钰莹飘飞出了两丈。

    黄羽翔一击扑空,立刻转了过来,双掌挥洒如剑,直向惜花婆婆削去。他知道惜花婆婆武功了得,这一击上已是用上了“浩然一剑”的剑理。虽是手中无剑,但沉重无比的剑势却是绵绵不绝地向惜花婆婆压了过去。全身真气鼓荡,双掌之上,已是环绕起了一层青色光华。

    李慕然等三人顿时脸色大变,先前看黄羽翔一扑之势,还只道他轻功了得,但此刻他全力出手,以这三人大高手的眼光,自是知道换了自己身处局中,可也很难抵挡得住这等攻势。

    许笑天的眼中也流露出微微惊讶之色,他虽然早已知道黄羽翔一身内力已近绝顶,但亲眼所见,仍是让他心神一颤。

    最惊慌的却是那些店伙,个个都是想道:“原来麻杆儿竟然像三仙教的那帮人一样会武,飞来飞去的,自己以前那么得罪他,岂不是……”好些人心中发颤,已是往店外逃去。

    惜花婆婆暗暗叫苦,若只是黄羽翔一人,她自是不惧,但手上的单钰莹却是个大麻烦!从两天前起,单钰莹的“红日照天下”*突然变得极为狂暴,自己每每点中她的穴道之后,不过一盏热茶的功夫,她总能自解穴道。现在根本就不敢松开她的穴道,怕一时放开了对她的制钳,便会让她远纵高飞。

    隐隐之间,只觉单钰莹体内真气流通一阵加速,五指之上,更是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反弹之力!她虽是轻功了得,但带着一人,终究不太灵便,除非使出“千里一瞬间”来。但酒楼之中,地势不阔,“千里一瞬间”每个起落都在二十几丈之间,在酒楼之中,又如何能够运用自如!

    无奈之下,只得五指劲力透出,先是封住了单钰莹的大穴,自己合身扑上,双手在刹那之间幻出了二三十个爪形,向黄羽翔抓去。

    见她突然展露的这一手武功,李慕然手中猛地一动,想道四十年前,曾经有个女子在中州一招之间连杀一十七个武林高手,尔后突然消失无踪,据后人描述,她的出手正是如此!

    黄羽翔心中无我无他,右掌举天,猛地向惜花婆婆的头顶劈落,对她的功势竟是看也不看!

    惜花婆婆骂道:“好个无赖的小子!”她的功夫大都在一个“幻”字上,谁料黄羽翔竟是不劈不闪,那么她所有的花招全成了白费!若是换了别人,她定可以在将对方击倒之后,再从容闪开,但黄羽翔这一记掌剑之上已是凝聚了“浩然一剑”的心法,当真是势快力沉,若是她不招架,即使能打到黄羽翔,也必然会在这一掌之上吃上极大的苦头。

    老婆子脚下一点,身形已是如箭般弹回。她没有了单钰莹这个负担,辗转冲折,莫不如意,以身法而论,当真是天下仅此一人而已!只见身形一闪,她已是纵到单钰莹的身边。

    正值此时,原本被封住穴道的单钰莹突然双掌击出,正是惜花婆婆身形无法再变的一刻。

    惜花婆婆又惊又怒,猛地双掌击出,硬架住了单钰莹这两掌!

    “轰”,一声大响,整个酒楼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惜花婆婆猛地被弹飞出了两丈之距,差点儿就撞到了墙上,浑身一阵气血翻腾。她的功力虽在单钰莹之上,但以仓促对有备,单钰莹却是大大地占了上风。

    单钰莹拍手笑道:“老太婆,这下你可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

    黄羽翔也是大喜,道:“莹儿,你没事了?”

    单钰莹遇到黄羽翔后,情绪立时变得极为激动,虽是被惜花婆婆制住了大穴,但转瞬之间便被暴烈无比的“红日照天下”至刚至阳的真气冲击开来,伺机偷袭了惜花婆婆。

    她猛地向黄羽翔扑去,口中叫道:“死小贼!”

    黄羽翔双手张开,便要将她搂到怀中,道:“莹儿,我每天都惦着你,快要……”

    一言未毕,单钰莹猛地扑到他的身前,双掌如轮,在他的胸口猛地连劈了十余掌,嘴里骂道:“你这个死小贼,我每天都求着老天爷让你来救我,你却是一直拖到了现在!你可知道我快发疯掉了,这个老太婆每天都点着我的穴道,将我关在房里,便是爹爹也从不敢如此对我!死小贼,叫你不来救我!打,打死你!”

    黄羽翔心中欢喜,听她说来,更是心生怜惜,一动不动地任她打了起来,反正她虽是怨怒,却也没舍得用上几分真力。直等她打得渐渐有些累了,才将她搂在怀中,道:“莹儿,苦了你了,是我不好!”

    单钰莹发了一顿脾气,心中怨气已消,突然之间,她的鼻子用力嗅了一下,道:“小贼,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香料味?你!你……你这个风流好色的死小贼!”一只纤手伸出,在黄羽翔的肋间死命地捏了下去。

    黄羽翔虽是吃痛,但心中理亏,再加上实在心爱这个女子,却也不敢反抗,只是示威似的瞄了惜花婆婆一眼,随即向许笑天等人揖手道:“各位前辈,在下黄羽翔,失礼之处,请各位多多包涵!”

    南宫明通三人都是齐齐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个让他们吃了一惊的鲁笨之人竟是近一个月来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黄羽翔。原本还道他是藉着张梦心的名头,才会闯下如此声名,没想到一身功夫竟是如此了得!

    李慕然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黄少侠。听小犬说过,黄少侠风流英俊,乃是人中之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黄羽翔听他暗讽自己,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怒火,但此时与单钰莹重逢,心中正喜,也不与他多做争辨,只是淡淡一笑,退到一边,道:“各位前辈有事请继续,晚辈重遇拙荆,正有话说!”

    单钰莹听他说到“拙荆”两字后,俏脸之微微一红,却是没有辨驳。她经过了这么多的波折,那些三从四德,女诫女德全部抛到了一边,心中所想,便是与黄羽翔永远待在一起,永不分离。

    “好,好!”许笑天笑道:“多承少侠替老道倒了几杯酒,老道感激不尽!”

    黄羽翔知道他早已识破自己的身份,虽是不知他为何不揭穿自己,但言下却是对自己甚为友善。

    李慕然原想治他个“闯入四大派密议之处,欲图窍听机密”之罪,但听许笑天轻轻一笔带过,却也不好再说什么。清荷剑派虽是势大,却也不愿与许笑天这个硕果仅存的前辈高人撕开了脸来。

    单钰莹却是不依不饶,拖着黄羽翔走到墙角,低声道:“死小贼,你若是不将这些天的事情老老实实地说给我听,我非要你好看不可!”

    两人在一边絮絮叨叨地说起了离别之情,这边惜花婆婆却是大怒,只是眼前颇有几个强敌,青城许笑天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绝不可轻视。她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顿时将单钰莹的事先放到了一边,道:“许老道,你到底想怎得处理南宫世家与三仙教之事?”

    许笑天一双眼睛又眯了起来,道:“老道儿今日是客,只是陪着南宫家主、李掌门到这里喝喝酒而已,至于其他的嘛,老道是一概不知!”他虽是避过了惜花婆婆的问题,却也表示,无论以后发生何事,他只不过是个看客,绝不会动手。

    惜花婆婆心中一定,心知已是去了一个最大的敌手,转脸向南宫明通道:“南宫家主,‘七像化元,九九归一’,你可知道了?”

    南宫明通神色大变,道:“你、你就是那个人?”

    惜花婆婆道:“难道南宫世家要不遵誓言吗?”

    南宫明通一怔,好半晌才道:“南宫一家虽不算当世大派,却也是一言九鼎,以后有前辈出现的地方,所有南宫世家的弟子当退避三舍!”

    惜花婆婆点点头,对李慕然道:“李掌门,你现在又做何打算?”

    李慕然心中暗叹,先是一个刁嘴的柳三芸,差点儿打乱了自己的算盘,好不容易才将她压了下去,谁知又不知从哪里跑出了个惜花婆婆,竟是将自己的两大助力一一化解!清荷派派的实力虽是远在三仙教之上,但李慕然此次前来,却是没有带多少个派中高手,若是与三仙教硬拼的话,恐怕没有几分胜算!

    他生平做事,都是谋定在先,没出手之前,便已经料定必胜。谁料今日却是毁在了两个妇人手里!李慕然心中犹豫,一时之间却是也说不出话来。

    正骑虎难下之际,却听门外突有人报说:“启禀掌门,华山、崆峒派的掌门人已是带着派中弟子,正在楼外!”

    李慕然大喜,他原以为凭着青城、南宫再加上自己一派的实力必能逼得三仙教就范,是以没有要求其他的剑派尽早赶来,此时多了两大剑派的人马,当真是雪中送碳。他站起身来,道:“快请!”自己已是迎了出去。

    南宫明通想了想,也是走了出去,只有许笑天还在桌边饮斟不已。

    柳三芸一摇三摆地行到惜花婆婆身边,道:“不知前辈是圣教的哪一位,容三芸拜见!”

    惜花婆婆手一扬,掌中已是多了块金色的牌子。柳三芸忙俯身拜倒,道:“三芸见过周长老!”

    一会儿功夫,李慕然等人已是迎进了一大伙儿人进来,当前两人,都是五旬左右的年纪,左首之人偏矮一些,样子都是颇为肃然,颇有大派门主的威势,与许笑天这个吊而郎当的掌门当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四人行到桌边,后到的两人先是向许笑天行了个礼,以辈份而论,他们都是低了许笑天一辈。

    惜花婆婆眉头微皱,想道:“原本清荷的势力已被我分化,怎得华山、崆峒两派出现得竟是如此巧呢?七大剑派纵是联手,我圣门虽是不惧,但此处除了老僧外,却是别无高手,难道要放弃三仙教不成?”

    李慕然有了另外两派的相助,底气大足,道:“柳掌门,世人皆知,我道与魔教乃是生死大敌!南宫世家与我清荷剑派联姻,魔教定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伺机破坏也是可以想像!只是想不到三仙教也是被人利用,做下了如此勾当,当真是令人齿冷!南宫侄女怎也算是李某人的儿媳,三仙教如此欺人,李某人岂能就此罢休,还不快将南宫侄女交出来!”

    他心知南宫楚楚即使活着,也定在魔教手中,此番逼对方交手,倒不如说是逼对方动手倒是真得。

    柳三芸道:“李掌门,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三仙教与此事绝无干系!”此时此际,自己一派实力远远逊于对手,只好一味坚持毫不知情了。

    李慕然微微一笑,道:“柳教主若是执意抵赖的话,李某人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只余下用强一途了!三仙教这些年为非作歹,残害无辜良民,李某人原想给贵教一条生路,但贵教一意孤行,本座也没有办法,只好将贵教从武林中抹去了!”

    说到最后一句,肃杀之气顿时扬溢开来,人人都觉身上一颤。

    惜花婆婆脸色大变,正欲发话,却听一声绵长的尖啸声传来,声音尖锐,似是要将人的耳膜刺穿一般。她的脸上顿时现出一道喜色,悠然在椅上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品了起来。

    李慕然等人听得长啸之声,都是心中一惊,想道:又有高手来了!只是除魔联盟一边的实力庞大,纵使对方来上一两个高手,也是无补于事,除非对方是张华庭这种宗师级的高手,方能力挽狂澜,能人所不能!

    柳三芸突然“格格格”地笑了起来,道:“入了我三仙教的地盘,便得由我三仙教作主,想要动手吗?先查看一下自己的丹田穴吧!”

    一语甫毕,楼中突然传来一阵阵的叫痛之声,清荷、南宫、青城三派的弟子已是倒下了大半。

    李慕然大怒,道:“柳三芸,你竟敢下毒!”

    柳三芸又是一阵娇笑,道:“李掌门,三仙教本就是用毒出名,若是不用毒,难道还用刀剑不成?啧啧啧,小女子体质娇弱,怎么会用这些东西!”

    三仙教下毒的功夫甚是高超,李慕然这一桌上,因是几人都是内功深厚、眼力高明之辈,酒菜之中,毫无异样。但余下人吃得饭菜中,却是下了极为厉害的毒物。

    估不到才来强援,自己这边却立刻折损了这么多的人手。未来之前,众人都已服用过好些解药,但没有料到三仙教的毒物果然厉害,竟是毫无用处。

    李慕然沉声道:“柳掌门,你想怎样?快拿解药出来!”

    “我要你们除魔联盟订下誓言,十年之内绝不与三仙教为敌!”柳三芸仍是巧笑嫣然,一点儿也没有得意之色。

    李慕然眉头大皱,想道:“若是依了她之言,除魔联盟第一次行动便要宣告失败,对己方的士气是个沉重的打击,日后抗击魔教,只怕大大得不利!眼前这些弟子中,本就没有派中精英,莫不如……”

    他定定神,道:“我正道人士,杀身成仁,岂能向邪魔歪道妥协!擒下你们之后,定然可以找到解药!”

    南宫明通却是大惊,站起身体一把抓住李慕然的肩头,道:“李掌门,我可不允许你这么做,老夫可要对南宫世家的弟子负责!”

    李慕然眉头一皱,道:“南宫兄,你可是要惹得那位不高兴了!若是如此,只怕整个南宫世家都保不住了!”他一句话说得又快又轻,却是没有几个人听得到。

    南宫明通颓然坐倒,再也说不出话来。

    李慕然双眼一扫,道:“田掌门、方掌门,今日要仰仗你们两派了!本座与南宫家主会从旁协助,定要将三仙教一举消灭!”

    “除魔卫道,乃是我正道武林人士义不容辞之事!李掌门勿需客气,华山派甘效犬庐力!”偏矮的华山掌门田汉升道。

    崆峒派掌门方家华也道:“三仙教为害武林,恶名昭著,我等今日定要诛此恶瘤!”

    楼中局势突然之间已是变得一触即发。

    单钰莹听黄羽翔说到雷冬邪这个名字时,心中不禁一怔,想道:这个名字似是在哪里听过!随即听到黄羽翔坠身谷底,险些身死,一张俏脸顿时惨白一片,死死地抓住黄羽翔的衣襟,好半天才镇定下来,道:“小贼,你可吓死我了!”

    黄羽翔心中感动,牵过了她的小手,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单钰莹只安静了片刻,便又不肯安份起来,沉声问道:“你还没有说你与那个南宫楚楚到底怎么样了?”

    “南宫楚楚?”楼中本是一片安静,但单钰莹这句略显大声的话一说,顿时如平静的湖中被丢进了块石子,众人的目光都向两人看去。

    黄羽翔苦笑一下,正待推托,却听轰然一阵巨响,站在门口的几个除魔联盟的弟子突然向楼中横飞出去。一道白衣的人影已是出现在了门口,浑身都缠绕着炽白的光华!

    雷冬邪!

    “哈哈哈,这里好生热闹啊!”雷冬邪脸上挂着邪气十足的笑容,慢慢踱了进来,突然回头对着楼外道,“任小姐,你不进来吗?”

    话音才落,楼中已是多了一个素衣麻布的少女,清淡绝丽的容光,顿时冲淡了几分战意。

    “任姐姐!”单钰莹叫了一声。

    这个素衣少女,正是问剑心阁的传人任雨情。